据移民部的一项内部统计,在加拿大境内等待被遣返的人,一个月就有逾4000人,其中积压最多的是中国公民,2016年9月有829人,10月又有836人。 这些人里,大部分是因为居住时间不足而丧失永久居民身份的,另一部分则是在申请移民的过程中造假,比如说无牌移民顾问王迅(Xun Wang,音译)的前客户们。 加拿大边境局提供的照片显示,伪造的出入境章延长了申请人在加拿大的居住时间。 移民律师指出,遣返个案积压的最大原因,是很多人声称自己已没有中国护照,需要向中国申请旅游文件。而旅游文件轮候时间可能长达一年,这些人就利用这段时间继续黑在加拿大,没有了各项福利,为了赚取昂贵的生活费,只能去打黑工。 不能绕过的事实就是:因为加拿大中国移民数量连续几年大幅增加位列第一,所以遣返人数目前基本上也是最多的。另外,非法滞留等人数也在大幅增加。每个月都有很多被要求遣返的华人滞留在加拿大,他们滞留的理由也很简单:声称自己已没有中国护照,需要向中国申请旅游文件。实际操作中利用申请文件拖上一年,问题不大。 即使被遣返,也要风光地走 然而等待被遣返的中国公民中,还有不少人是非富即贵的,即使被遣返也坚持要搭乘商务舱,拒绝与“平民”坐在一起。 多伦多一位移民顾问表示,他曾有一名华人客户,就是这种情况。平时的座驾全是豪车,例如宾利、特斯拉等,被遣返时很自然地提出要坐商务舱,结果反被加拿大航空公司给鄙视了。 Air Canada表示自家商务舱并不欢迎这些被遣返的客人。双方一度僵持不下,最终以“豪华经济舱”(Premium Economy)成交。 还有无牌移民顾问王迅的前客户,也大都是国内的有钱人,靠着伪造这些人在加拿大的实际居住时间,王迅非法获利达数千万加元。 其中一名客户,今年52岁的Peijia Li,因护照上出现出入境假章,现在面临被遣返回国的命运。Li现在的身份是加拿大移民,居住在温哥华一栋价值$700万的豪宅中(下图),驾驶一辆豪华SUV。 王迅移民公司的800名前客户,和Li一样都可能被遣返回国。 中国富豪不服:我们对加拿大有贡献 Guo Liang Lin曾经是王迅的客户,收到了驱逐令,并在5年之内禁止入境加拿大。 问题是,他的妻子和女儿都住在加拿大,一旦他被遣返回国,那就剩下孤身一人了。 他在听证会外面表示:“我们一家人都在加拿大,如果我一个孤孤单单回中国,会很艰难。” 他立即以“人道主义”为由,申请上诉。这可以让他在加拿大多待9至12个月,直到案件被移民上诉部门审理。 他的新移民顾问Eric Leung认为,这一切都归结为王迅公司的虚假手段,Lin先生是无辜的受害者,因为他当时签署的文件都是英文,而他的母语是汉语。 Li的律师Andrew Wlodyka认为,“他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移民顾问是无牌的。” “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对加拿大社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买房、创办企业。现在这样的局面真的很悲惨。”

据移民部的一项内部统计,在加拿大境内等待被遣返的人,一个月就有逾4000人,其中积压最多的是中国公民,2016年9月有829人,10月又有836人。
这些人里,大部分是因为居住时间不足而丧失永久居民身份的,另一部分则是在申请移民的过程中造假,比如说无牌移民顾问王迅(Xun Wang,音译)的前客户们。

加拿大边境局提供的照片显示,伪造的出入境章延长了申请人在加拿大的居住时间。
移民律师指出,遣返个案积压的最大原因,是很多人声称自己已没有中国护照,需要向中国申请旅游文件。而旅游文件轮候时间可能长达一年,这些人就利用这段时间继续黑在加拿大,没有了各项福利,为了赚取昂贵的生活费,只能去打黑工。

不能绕过的事实就是:因为加拿大中国移民数量连续几年大幅增加位列第一,所以遣返人数目前基本上也是最多的。另外,非法滞留等人数也在大幅增加。每个月都有很多被要求遣返的华人滞留在加拿大,他们滞留的理由也很简单:声称自己已没有中国护照,需要向中国申请旅游文件。实际操作中利用申请文件拖上一年,问题不大。
即使被遣返,也要风光地走
然而等待被遣返的中国公民中,还有不少人是非富即贵的,即使被遣返也坚持要搭乘商务舱,拒绝与“平民”坐在一起。

多伦多一位移民顾问表示,他曾有一名华人客户,就是这种情况。平时的座驾全是豪车,例如宾利、特斯拉等,被遣返时很自然地提出要坐商务舱,结果反被加拿大航空公司给鄙视了。
Air Canada表示自家商务舱并不欢迎这些被遣返的客人。双方一度僵持不下,最终以“豪华经济舱”(Premium Economy)成交。

还有无牌移民顾问王迅的前客户,也大都是国内的有钱人,靠着伪造这些人在加拿大的实际居住时间,王迅非法获利达数千万加元。
其中一名客户,今年52岁的Peijia Li,因护照上出现出入境假章,现在面临被遣返回国的命运。Li现在的身份是加拿大移民,居住在温哥华一栋价值$700万的豪宅中(下图),驾驶一辆豪华SUV。
王迅移民公司的800名前客户,和Li一样都可能被遣返回国。

中国富豪不服:我们对加拿大有贡献
Guo Liang Lin曾经是王迅的客户,收到了驱逐令,并在5年之内禁止入境加拿大。
问题是,他的妻子和女儿都住在加拿大,一旦他被遣返回国,那就剩下孤身一人了。
他在听证会外面表示:“我们一家人都在加拿大,如果我一个孤孤单单回中国,会很艰难。”

他立即以“人道主义”为由,申请上诉。这可以让他在加拿大多待9至12个月,直到案件被移民上诉部门审理。
他的新移民顾问Eric Leung认为,这一切都归结为王迅公司的虚假手段,Lin先生是无辜的受害者,因为他当时签署的文件都是英文,而他的母语是汉语。
Li的律师Andrew Wlodyka认为,“他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移民顾问是无牌的。”
“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对加拿大社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买房、创办企业。现在这样的局面真的很悲惨。”

  北京时间12月2日下午3点左右,特朗普的税改方案获得了美国参议院的通过。此次税改方案在参议院获得了51票赞成和49票反对。这是特朗普执政将近一年来,获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   早在11月16日,美国众议院已经以227票对205票通过了税改法案。所以,这次特朗普在参议院获得胜利似乎已经稳操胜券。接下来,是解决众议院通过的版本和参议院版本的差异问题(比如减税的开始时间)。如无意外,特朗普最早会在元旦之前签署减税法案。   根据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公司所得税将从35%下调至20%,税改还鼓励美国公司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在为中产阶级减负方面,个税标准扣除额几乎翻倍。个税从七档减至四档,分别为12%、25%、35%和39.6%。据预测,未来10年将减免税收大约1.4万亿美元。   实际上,特朗普是想通过增加联邦财政赤字,来给企业和个人减税,促进消费和投资增长,从而做大经济这块蛋糕,最终达到剌激美国经济的增长目标。届时美国企业和个人的税负压力减轻了,就会增加投资和消费,而美国政府庞大的财政赤字也能因经济复苏而缩小。当然,通过减税能否最终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从理论上说,特朗普税改对经济剌激有着积极的意义,但仅是税改方案,如果没有相配套措施化解副作用,那么真正执行起来也存在着较大问题。估计后续还有一些减税政策的配套方案出台。那么,特朗普减税计划还存在哪些风险呢?   第一,特朗普的税改将不可避免的推高美国未来10年的财政赤字水平。按照特朗普团队的设想,只要实体经济向好、税基扩大,财政赤字在减税政策出台后的2-4年就会逐步缩小,以实现财政收支的平衡。   所以,如何平衡美国赤字是考验特朗普政府的智慧。如果在减税的同时,尽可能的控制住政府财政赤字扩张速度,在减税和赤字扩张之间找到平衡点,以等待经济全面复苏的步伐,那才是最佳的效果。   第二,减税可能带来更大的贫富差距。研究显示,到2027年近50%的减税福利将由1%的富豪阶层独享。富人所获收益更大,而中低收入群体获益相对较少,贫富差距带来的马太效应将进一步放大。据华盛顿智库税务政策中心的研究,无论是按美元计算还是按税后收入的比例计算,减税的大部分收益都将由高收入家庭获得。   第三,给富人和企业减税只能增加社会贫富差距。在共和党人看来,只要减税,富人和企业就可以把钱用于增加投资和雇佣工人。但情况并非如此,一些美国大企业思科、辉瑞和可口可乐的负责人则公开表示,他们会通过股息和回购的方式将收益,更多的转移给股东,而不是发给员工。目前美国企业已经囤积了超过1.84万亿美元资金,即使政府再加大减税力度,也不太可能激励他们雇佣更多的劳动力。   尽管特朗普给个人和企业减税在效果上各方存在一定的分歧,但实际上,政府减税,让利于民间,这对于促进美国经济复苏却是毫无争议的。所以如果在减税的同时,再出台一些相关的配套措施,比如鼓励富人和企业再投资。最终所产生的效果就可能更加快速高效。那么特朗普税改计划对于中国的影响有多大呢?   首先,特朗普通过减税计划,提升了美国经济对外的竞争力,受此影响其他各国政府也会在降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上“有所作为”。试想美国如果税负更低,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个人和企业投向美国,美国经济就具有极大吸引力。   此前,中国财政部长肖捷已经多次提出过“税制的国际竞争力”的问题。所以中国未来的减税计划也会陆续出台,而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值得期待的好事。去年和今年中国的税制改革着重于“营改增”,相信明年我国的税制改革将更加让利于民。   再者,特朗普减税计划的实施,将会使美国经济得以进一步向好,美国明年将会持续开始加息和缩表进程,近期韩国加息就是打响了亚洲国家加息的第一枪。当美国提高加息和缩表的速度之后,中国央行有可能会被动加息一至二次,这无疑坚定了我国金融“降杠杆,控风险”信心,未来新的金融监管风暴还将持续。   再次,特朗普减税方案一经通过,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强有力的推动效果。美国经济的反弹,对中国的实体经济构成利好。现在问题是,只要国内经济保持平稳发展,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就没有持续宽松的必要,各地政府房地产调控政策还将持续。所以,特朗普说改对于A股和楼市的上涨形成掣肘。   唐納德 特朗普的减税方案目前还存在着各种瑕疵,但减税计划已经获得了美利堅合眾國参众两院的通过,这对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将会起到非常好的推动作用。而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和金融去杠杆进程的持续。而对于国内的股市或者楼市将构成一定的利空。

  北京时间12月2日下午3点左右,特朗普的税改方案获得了美国参议院的通过。此次税改方案在参议院获得了51票赞成和49票反对。这是特朗普执政将近一年来,获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
  早在11月16日,美国众议院已经以227票对205票通过了税改法案。所以,这次特朗普在参议院获得胜利似乎已经稳操胜券。接下来,是解决众议院通过的版本和参议院版本的差异问题(比如减税的开始时间)。如无意外,特朗普最早会在元旦之前签署减税法案。
  根据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公司所得税将从35%下调至20%,税改还鼓励美国公司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在为中产阶级减负方面,个税标准扣除额几乎翻倍。个税从七档减至四档,分别为12%、25%、35%和39.6%。据预测,未来10年将减免税收大约1.4万亿美元。
  实际上,特朗普是想通过增加联邦财政赤字,来给企业和个人减税,促进消费和投资增长,从而做大经济这块蛋糕,最终达到剌激美国经济的增长目标。届时美国企业和个人的税负压力减轻了,就会增加投资和消费,而美国政府庞大的财政赤字也能因经济复苏而缩小。当然,通过减税能否最终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从理论上说,特朗普税改对经济剌激有着积极的意义,但仅是税改方案,如果没有相配套措施化解副作用,那么真正执行起来也存在着较大问题。估计后续还有一些减税政策的配套方案出台。那么,特朗普减税计划还存在哪些风险呢?
  第一,特朗普的税改将不可避免的推高美国未来10年的财政赤字水平。按照特朗普团队的设想,只要实体经济向好、税基扩大,财政赤字在减税政策出台后的2-4年就会逐步缩小,以实现财政收支的平衡。
  所以,如何平衡美国赤字是考验特朗普政府的智慧。如果在减税的同时,尽可能的控制住政府财政赤字扩张速度,在减税和赤字扩张之间找到平衡点,以等待经济全面复苏的步伐,那才是最佳的效果。
  第二,减税可能带来更大的贫富差距。研究显示,到2027年近50%的减税福利将由1%的富豪阶层独享。富人所获收益更大,而中低收入群体获益相对较少,贫富差距带来的马太效应将进一步放大。据华盛顿智库税务政策中心的研究,无论是按美元计算还是按税后收入的比例计算,减税的大部分收益都将由高收入家庭获得。
  第三,给富人和企业减税只能增加社会贫富差距。在共和党人看来,只要减税,富人和企业就可以把钱用于增加投资和雇佣工人。但情况并非如此,一些美国大企业思科、辉瑞和可口可乐的负责人则公开表示,他们会通过股息和回购的方式将收益,更多的转移给股东,而不是发给员工。目前美国企业已经囤积了超过1.84万亿美元资金,即使政府再加大减税力度,也不太可能激励他们雇佣更多的劳动力。
  尽管特朗普给个人和企业减税在效果上各方存在一定的分歧,但实际上,政府减税,让利于民间,这对于促进美国经济复苏却是毫无争议的。所以如果在减税的同时,再出台一些相关的配套措施,比如鼓励富人和企业再投资。最终所产生的效果就可能更加快速高效。那么特朗普税改计划对于中国的影响有多大呢?
  首先,特朗普通过减税计划,提升了美国经济对外的竞争力,受此影响其他各国政府也会在降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上“有所作为”。试想美国如果税负更低,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个人和企业投向美国,美国经济就具有极大吸引力。
  此前,中国财政部长肖捷已经多次提出过“税制的国际竞争力”的问题。所以中国未来的减税计划也会陆续出台,而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值得期待的好事。去年和今年中国的税制改革着重于“营改增”,相信明年我国的税制改革将更加让利于民。
  再者,特朗普减税计划的实施,将会使美国经济得以进一步向好,美国明年将会持续开始加息和缩表进程,近期韩国加息就是打响了亚洲国家加息的第一枪。当美国提高加息和缩表的速度之后,中国央行有可能会被动加息一至二次,这无疑坚定了我国金融“降杠杆,控风险”信心,未来新的金融监管风暴还将持续。
  再次,特朗普减税方案一经通过,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强有力的推动效果。美国经济的反弹,对中国的实体经济构成利好。现在问题是,只要国内经济保持平稳发展,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就没有持续宽松的必要,各地政府房地产调控政策还将持续。所以,特朗普说改对于A股和楼市的上涨形成掣肘。
  唐納德 特朗普的减税方案目前还存在着各种瑕疵,但减税计划已经获得了美利堅合眾國参众两院的通过,这对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将会起到非常好的推动作用。而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和金融去杠杆进程的持续。而对于国内的股市或者楼市将构成一定的利空。

陳斯紅:在2006年,美国人均填写1040表格费用是269美元,到2016年增长至280美元[9],2016年人均为此所花费时间为15个小时,且94%的纳税人需要雇佣专业人士或使用辅助软件,其中60%的纳税人需要雇佣专业人士,而美国财政部为此支付的征税成本是550亿美元。另外,据国家联邦独立商业协会统计,91%的小微企业主需要雇佣专业人士报税[10],花费预计150-160亿美元。 事情如今有了进展。2017年9月27日,白宫发布了税改框架《修补税收法典漏洞的统一框架》[11](Unified framework for fixing our broken tax code)。在这一税改框架中,确立了“为大多数美国人简化为‘明信片式’的纳税申报表”(The simplicity of “postcard” tax filing for the vast majority of Americans)目标。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把这个设想变成了现实,这便是11月2日总统情不自禁亲吻那张卡片情景的由来。那应该是一个令不少美国人感到激动的场面。 税改六大腕儿 让我们回过头来关注一下那张图片中的人物。与总统对话的凯文·布雷迪和保罗·瑞恩,他们属于特朗普税改六人小组,被媒体戏称为“税改六大腕儿”(Tax Reform Big Six),另外四大腕们分别是来自参议院的多数派领导人麦康奈尔、财政委员会主席哈奇以及来自白宫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孔恩、财政部部长努钦(如下表)。 税改六人小组成立近半年多来,定期聚头协商,广泛听取民众及企业家意见,他们的共同目标是抓住这一数十年难得(once-in-a-generation)的机会(共和党掌控国会及白宫)修缮当前破损的税法体系。他们秉持的信条是实现经济增长与扩大中产阶层而采取最重要行动——为家庭、商业、就业的创造者——企业在全球竞争中保持优势[12]而进行税改。 图右一布雷迪,来自德克萨斯州第八选区,注重家庭并支持小微商业,秉持自由企业(free enterprise)的信念[13],致力于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减少政府支出以及淘汰联邦冗员[14]。为了保持与选区民众的密切联系,他并没有移居华盛顿,而是与妻子及两个孩子居住在蒙哥马利市,每星期往返,车程至今已行使近200万英里。数十年如一日,扎根于民的坚强毅力,或许来自从小的磨砺。12岁失去父亲的他,高中毕业时已是学生会主席和四项体育运动的健将,在大学攻读大众传媒专业时,他又从事多项兼职工作如建筑及制造业工人、肉贩、服务生等。 布雷迪 图左一瑞恩[15],来自威斯康辛州第1选区,在2015年,也曾任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致力于联邦政府的多项改革,如修改税法漏洞,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修缮社会安全网,推动签订促进就业的贸易协定,发展以病人为中心的可支付医疗保障体系。2011-2015年,作为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为应对可能出现的财政危机,他着手推动诸多计划,简称“繁荣之路”[16](The Path to Prosperity),以实现创造就业、抑制赤字支出、平衡预算及降低政府债务等目标。在当选议长后,作为一个坚定的保守派官员,投身于为全体美国人拓展机会而寻求解决方案的事业中。 对繁荣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离不开自身的成长经历。瑞恩在16岁时,父亲因心脏病去世,他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祖母,使得母亲可以继续学业。他得到过社会福利机构的帮助,自身也得以完成大学阶段教育。本科时期,他攻读经济学以及政治科学专业,着迷于哈耶克、米塞斯以及弗里德曼等学者的经典著作,并常常到自由学派理查德·哈特教授(Richard Hart)办公室讨论这些学者以及安·兰德(Ayn Rand)的理论,这与他日后着力推动的一系列从政理念密不可分。 来之不易的纳税申报单 从经济学理论角度评价某种更有效率的税收制度,关键在于每单位税收收入的筹集,其所花费的成本应当相对较低。在曼昆[17]看来,纳税人的税收成本,除了支付的税款这一成本自身外,还有两个重要因素需要考虑:第一是税收对市场交易造成的“死角损失”,也就是税率越低,死角损失的面积越小;第二便是纳税人在遵照税法缴纳税款过程中所承担的成本负担,即征纳双方为遵从税法所花费的成本,包括整理文件、计算和避税所付出的时间和金钱,亦是亚当·斯密的税收四原则所强调的便利与最小成本。 相比于常规的1040表格(2016版),仅收入、扣除、减免三方面分别高达16、15、19项,11月2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公布并于同月16日表决通过的纳税表格[18],彰显“简单、公平”,并以“明信片”的大小形式,仅含15项,具体包括1项工资及其他补偿收入、5项扣除(储蓄计划、标准扣除、贷款利息、财产税、慈善捐赠)、1项应税收入项、1项初步应税(preliminary tax)、1项投资所得税(tax on investment income)、以及3项减免(家庭与儿童抵免、劳动所得抵免、高等教育抵免),得出总应税额(total tax)、扣减已纳税额,最后得出实际应退款/纳税额(refund due/tax owed),可谓一目了然。这对于人们填表时间的节省,进而降低纳税遵从成本,赢得更多纳税人对税改的理解和支持,不言而喻。 陈斯红:唐納德 特朗普总统那天在白宫内阁办公室的见面会上,为何对着这张来之不易的纳税申报单,给予了一记深情的“美利堅合眾國总统之吻”。据现场的人说,他甚至“亲”出了声音。

陳斯紅:在2006年,美国人均填写1040表格费用是269美元,到2016年增长至280美元[9],2016年人均为此所花费时间为15个小时,且94%的纳税人需要雇佣专业人士或使用辅助软件,其中60%的纳税人需要雇佣专业人士,而美国财政部为此支付的征税成本是550亿美元。另外,据国家联邦独立商业协会统计,91%的小微企业主需要雇佣专业人士报税[10],花费预计150-160亿美元。
事情如今有了进展。2017年9月27日,白宫发布了税改框架《修补税收法典漏洞的统一框架》[11](Unified framework for fixing our broken tax code)。在这一税改框架中,确立了“为大多数美国人简化为‘明信片式’的纳税申报表”(The simplicity of “postcard” tax filing for the vast majority of Americans)目标。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把这个设想变成了现实,这便是11月2日总统情不自禁亲吻那张卡片情景的由来。那应该是一个令不少美国人感到激动的场面。

税改六大腕儿
让我们回过头来关注一下那张图片中的人物。与总统对话的凯文·布雷迪和保罗·瑞恩,他们属于特朗普税改六人小组,被媒体戏称为“税改六大腕儿”(Tax Reform Big Six),另外四大腕们分别是来自参议院的多数派领导人麦康奈尔、财政委员会主席哈奇以及来自白宫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孔恩、财政部部长努钦(如下表)。

税改六人小组成立近半年多来,定期聚头协商,广泛听取民众及企业家意见,他们的共同目标是抓住这一数十年难得(once-in-a-generation)的机会(共和党掌控国会及白宫)修缮当前破损的税法体系。他们秉持的信条是实现经济增长与扩大中产阶层而采取最重要行动——为家庭、商业、就业的创造者——企业在全球竞争中保持优势[12]而进行税改。
图右一布雷迪,来自德克萨斯州第八选区,注重家庭并支持小微商业,秉持自由企业(free enterprise)的信念[13],致力于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减少政府支出以及淘汰联邦冗员[14]。为了保持与选区民众的密切联系,他并没有移居华盛顿,而是与妻子及两个孩子居住在蒙哥马利市,每星期往返,车程至今已行使近200万英里。数十年如一日,扎根于民的坚强毅力,或许来自从小的磨砺。12岁失去父亲的他,高中毕业时已是学生会主席和四项体育运动的健将,在大学攻读大众传媒专业时,他又从事多项兼职工作如建筑及制造业工人、肉贩、服务生等。

布雷迪
图左一瑞恩[15],来自威斯康辛州第1选区,在2015年,也曾任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致力于联邦政府的多项改革,如修改税法漏洞,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修缮社会安全网,推动签订促进就业的贸易协定,发展以病人为中心的可支付医疗保障体系。2011-2015年,作为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为应对可能出现的财政危机,他着手推动诸多计划,简称“繁荣之路”[16](The Path to Prosperity),以实现创造就业、抑制赤字支出、平衡预算及降低政府债务等目标。在当选议长后,作为一个坚定的保守派官员,投身于为全体美国人拓展机会而寻求解决方案的事业中。
对繁荣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离不开自身的成长经历。瑞恩在16岁时,父亲因心脏病去世,他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祖母,使得母亲可以继续学业。他得到过社会福利机构的帮助,自身也得以完成大学阶段教育。本科时期,他攻读经济学以及政治科学专业,着迷于哈耶克、米塞斯以及弗里德曼等学者的经典著作,并常常到自由学派理查德·哈特教授(Richard Hart)办公室讨论这些学者以及安·兰德(Ayn Rand)的理论,这与他日后着力推动的一系列从政理念密不可分。

来之不易的纳税申报单
从经济学理论角度评价某种更有效率的税收制度,关键在于每单位税收收入的筹集,其所花费的成本应当相对较低。在曼昆[17]看来,纳税人的税收成本,除了支付的税款这一成本自身外,还有两个重要因素需要考虑:第一是税收对市场交易造成的“死角损失”,也就是税率越低,死角损失的面积越小;第二便是纳税人在遵照税法缴纳税款过程中所承担的成本负担,即征纳双方为遵从税法所花费的成本,包括整理文件、计算和避税所付出的时间和金钱,亦是亚当·斯密的税收四原则所强调的便利与最小成本。
相比于常规的1040表格(2016版),仅收入、扣除、减免三方面分别高达16、15、19项,11月2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公布并于同月16日表决通过的纳税表格[18],彰显“简单、公平”,并以“明信片”的大小形式,仅含15项,具体包括1项工资及其他补偿收入、5项扣除(储蓄计划、标准扣除、贷款利息、财产税、慈善捐赠)、1项应税收入项、1项初步应税(preliminary tax)、1项投资所得税(tax on investment income)、以及3项减免(家庭与儿童抵免、劳动所得抵免、高等教育抵免),得出总应税额(total tax)、扣减已纳税额,最后得出实际应退款/纳税额(refund due/tax owed),可谓一目了然。这对于人们填表时间的节省,进而降低纳税遵从成本,赢得更多纳税人对税改的理解和支持,不言而喻。

陈斯红:唐納德 特朗普总统那天在白宫内阁办公室的见面会上,为何对着这张来之不易的纳税申报单,给予了一记深情的“美利堅合眾國总统之吻”。据现场的人说,他甚至“亲”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