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提名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夫婦曾居住在大安森林公園對面巷內的「幸安名廈」社區,但卻不在韓辦公部的房產名單中。韓國瑜競選辦公室聲明,重申韓國瑜夫婦並未持有該房產,將委請律師正式對壹週刊提出告訴。 韓辦再一次重申,韓國瑜夫婦並未持有該房產,該房產屋主是韓國瑜夫婦的親屬,該名親屬並非公眾人物,不便透露,也請外界尊重不是公眾人物的個人,有其隱私權。 聲明指出,當時候選人夫婦因為家庭因素借住親戚家,這屬於個人家庭規劃,卻被特定媒體拿來含沙射影,故意要引導成是韓國瑜個人財產,甚或扣上「炒房」污名,行為惡劣,完全喪失身為媒體的良心,不會姑息這種惡質的選舉操作。針對週刊的報導,我們將委請律師正式對壹週刊提出告訴。 關於候選人夫婦一家人的房產資訊,韓辦已經召開記者會公開說明過,所有交易上並無不法,也籲請媒體報導時務必查核事實,並避免偏頗標題造成民眾誤解,若未來再發生類似情形,韓辦將直接提告,以正視聽。 據壹週刊報導,讀者爆料,韓國瑜和李佳芬曾在大安森林公園對面巷內的「幸安名廈」社區,居住很長一段時間,韓冰也在那度過童年,後來該房產約以6000萬元賣出,由一名在影視圈的陳姓導演購入。但該房子價值不斐卻不在韓辦公布的房產名單中。 經調閱地政公開資訊後發現,「幸安名廈」社區頂樓其中一戶樓中樓房產,從1996年到2009年間,確實是由一名李姓屋主所持有,總坪數約60多坪,若以該戶目前銀行設定抵押的5000多萬元貸款計算,實際貸款8成約4000多萬元,若再加上3成的自備頭期款,實際成交價確實約為6000萬元。週刊質疑,這名無法查到全名的李姓屋主,會不會就是李佳芬?

國民黨提名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夫婦曾居住在大安森林公園對面巷內的「幸安名廈」社區,但卻不在韓辦公部的房產名單中。韓國瑜競選辦公室聲明,重申韓國瑜夫婦並未持有該房產,將委請律師正式對壹週刊提出告訴。
韓辦再一次重申,韓國瑜夫婦並未持有該房產,該房產屋主是韓國瑜夫婦的親屬,該名親屬並非公眾人物,不便透露,也請外界尊重不是公眾人物的個人,有其隱私權。

聲明指出,當時候選人夫婦因為家庭因素借住親戚家,這屬於個人家庭規劃,卻被特定媒體拿來含沙射影,故意要引導成是韓國瑜個人財產,甚或扣上「炒房」污名,行為惡劣,完全喪失身為媒體的良心,不會姑息這種惡質的選舉操作。針對週刊的報導,我們將委請律師正式對壹週刊提出告訴。

關於候選人夫婦一家人的房產資訊,韓辦已經召開記者會公開說明過,所有交易上並無不法,也籲請媒體報導時務必查核事實,並避免偏頗標題造成民眾誤解,若未來再發生類似情形,韓辦將直接提告,以正視聽。

據壹週刊報導,讀者爆料,韓國瑜和李佳芬曾在大安森林公園對面巷內的「幸安名廈」社區,居住很長一段時間,韓冰也在那度過童年,後來該房產約以6000萬元賣出,由一名在影視圈的陳姓導演購入。但該房子價值不斐卻不在韓辦公布的房產名單中。

經調閱地政公開資訊後發現,「幸安名廈」社區頂樓其中一戶樓中樓房產,從1996年到2009年間,確實是由一名李姓屋主所持有,總坪數約60多坪,若以該戶目前銀行設定抵押的5000多萬元貸款計算,實際貸款8成約4000多萬元,若再加上3成的自備頭期款,實際成交價確實約為6000萬元。週刊質疑,這名無法查到全名的李姓屋主,會不會就是李佳芬?

美國聯邦眾議院針對總統川普「電話門」彈劾調查的公開聽證會,將在13日登場。(圖:白宮) 美國聯邦眾議院針對總統川普「電話門」彈劾調查的公開聽證會,將在今天(13日)登場,除了原定的3名證人之外,美國民主黨籍國會議員12日公布另外8名證人的名單,這些證人也將在國會公開聽證會上作證,這是美國總統川普遭彈劾調查的部分程序。 法新社報導,國會議員已在彈劾調查過程的閉門聽證會上,聽取過這8人的證詞。川普彈劾調查是民主黨議員在今年9月間發動,目前民主黨掌控聯邦眾議院過半席次。 這項調查案指控川普濫權施壓烏克蘭政府,要求對方提供有損民主黨政敵、2020年總統大選可能對手拜登(Joe Biden)的相關資訊。若聯邦參議院與眾議院都通過彈劾案,川普就可能在任內下台。 但因為參議院是共和黨掌控多數席次,若參院進行彈劾案最終投票表決,共和黨籍的川普要在任內被彈劾下台可能性並不高。 今天將出席聽證會的3位證人包括:美國駐烏大使泰勒(William Taylor)、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肯特(George Kent)、以及前駐烏大使尤凡諾維契(Marie Yovanovitch)。 根據眾議院情報委員會(Intelligence Committee)聲明,情報委員會將於19日聽取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顧問威廉斯(Jennifer Williams)、陸軍中校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及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成員等人的證詞。

美國聯邦眾議院針對總統川普「電話門」彈劾調查的公開聽證會,將在13日登場。(圖:白宮)
美國聯邦眾議院針對總統川普「電話門」彈劾調查的公開聽證會,將在今天(13日)登場,除了原定的3名證人之外,美國民主黨籍國會議員12日公布另外8名證人的名單,這些證人也將在國會公開聽證會上作證,這是美國總統川普遭彈劾調查的部分程序。

法新社報導,國會議員已在彈劾調查過程的閉門聽證會上,聽取過這8人的證詞。川普彈劾調查是民主黨議員在今年9月間發動,目前民主黨掌控聯邦眾議院過半席次。

這項調查案指控川普濫權施壓烏克蘭政府,要求對方提供有損民主黨政敵、2020年總統大選可能對手拜登(Joe Biden)的相關資訊。若聯邦參議院與眾議院都通過彈劾案,川普就可能在任內下台。

但因為參議院是共和黨掌控多數席次,若參院進行彈劾案最終投票表決,共和黨籍的川普要在任內被彈劾下台可能性並不高。

今天將出席聽證會的3位證人包括:美國駐烏大使泰勒(William Taylor)、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肯特(George Kent)、以及前駐烏大使尤凡諾維契(Marie Yovanovitch)。

根據眾議院情報委員會(Intelligence Committee)聲明,情報委員會將於19日聽取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顧問威廉斯(Jennifer Williams)、陸軍中校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及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成員等人的證詞。

作為 美國當前民主黨2020年總統大選候選人熱門之一的拜登,他的二兒子亨特被指在近年來其父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在經商中,存有不當甚至在國外有着貪腐行為。包括特朗普之內等共和黨要員也在近期逐漸加強了,要求對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的經濟行為加以調查的呼聲。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亨特在2014年4月正式加入烏克蘭最大的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集團董事會,他在擔任該公司董事期間每月的報酬高達5萬美元,而現年49歲的亨特則被指此前沒有任何在能源業工作的經驗。與他在當時共同加入該公司董事會的還包括,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的密友和大學同學阿徹(Devon Archer)。然而,這已經不是亨特和阿徹首次進行經濟合作,他們此前聯手成立了國際私募公司羅斯蒙特資本(Rosemont Capital)。 與此同時,美國保守派作家施魏澤(Peter Schweizer)還在2018年出版的《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是如何隱藏腐敗並使家人和朋友中飽私囊的》書中,指控亨特在他的父親拜登還在擔任副總統,負責與中國官方就南海爭議等問題談判之際曾間接收取中方資金。書中說,亨特2012年曾與中國銀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見面談生意。而在拜登2013年訪問中國期間,亨特亦有特別隨行。後者被指安排拜登與李祥生握手,令這位前副總統之子被指以權謀私。亨特並在李祥生擔任總經理的中國渤海華美基金公司董事會供職。近幾個月中,面對來自民主黨對他的“通烏門”及稅務調查等攻擊,特朗普則多次向媒體呼籲,應對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的經濟行為展開調查。 面對共和黨人的指控及社會的好奇,亨特本人曾於上月上電視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他並通過律師發表聲明稱,特朗普指責他在烏克蘭布里斯馬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期間有不當行為,但五年來,沒有任何外國或國內執法機構指控他有任何過失。亨特的律師說:“亨特獨立地進行了這些商業活動。” “他認為與他的父親討論這些問題不合適,他也沒有與父親討論過。” 他的律師並否認亨特有任何不當行為及貪腐指控的存在。至於有關渤海華美的問題,亨特的律師稱,在他父親2017年卸任前他都是無薪的董事會成員。他出資42萬美元購買了渤海華美基金公司10%的股權,目前仍擁有這些股份,但沒有得到任何回報。聲明稱,亨特在10月底以前退出中國渤海華美基金公司董事會,但未作任何解釋。 據華盛頓方面最新消息,美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資深共和黨議員努涅斯在周六向情報委員會主席、同是來自加州的民主黨人希夫(Adam Schiff)提交了名單。這名單中就包括亨特及揭髮指控特朗普涉嫌“通烏”,試圖以暫停對烏援助迫使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重啟對亨特涉貪問題,進行調查的匿名舉報人。但顯然,作為主要負責對彈劾特朗普展開調查的民主黨人希夫,將不太可能對這份證人名單照單全收。反觀民主黨方面,他們發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在下周的系列公開聽證會將在當地時間13號和15號,有3名彈劾調查重要證人分別出席三場重要聽證。 希夫介紹稱,第一位出席的將是美國駐烏克蘭臨時代辦威廉·泰勒。第二位將是美國負責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幫辦喬治·肯特。此外,美國駐烏克蘭前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將於15號出席另一場聽證會。值得注意的是,這3人在上個月都出席過閉門聽證,他們的證詞也影響着彈劾調查的進程。屆時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可以共同向證人提問。共和黨人則要求拜登的兒子亨特、舉報人以及另外六個人提供證詞。他們的這一要求加劇了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在向公眾呈現調查面貌方面的政治鬥爭。共和黨人在提出證人名單的信中說,領導彈劾調查的民主黨人彈劾程序不當,對特朗普不公平對待,他們指示證人不回答共和黨委員會成員的問題,並扣留筆錄等,信中說,民主黨人未能履行少數派傳喚證人的要求,將構成違反基本公正和正當程序的證據。 分析人士介紹稱,如果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公開聽證會在11月如期舉行,那麼隨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將制定並討論可能的彈劾條款,眾議院可能在年底前舉行彈劾投票。這也就是總統彈劾流程的第四步,一旦眾議院超半數通過投票,則表明國會正式彈劾總統。但根據美國憲法彈劾程序規定和共和黨人對國會參議院的多數掌控,要指望共和黨把持的參議院給特朗普“定罪”致其下台並不現實。

作為當前民主黨2020年總統大選候選人熱門之一的拜登,他的二兒子亨特被指在近年來其父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在經商中,存有不當甚至在國外有着貪腐行為。包括特朗普之內等共和黨要員也在近期逐漸加強了,要求對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的經濟行為加以調查的呼聲。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亨特在2014年4月正式加入烏克蘭最大的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集團董事會,他在擔任該公司董事期間每月的報酬高達5萬美元,而現年49歲的亨特則被指此前沒有任何在能源業工作的經驗。與他在當時共同加入該公司董事會的還包括,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的密友和大學同學阿徹(Devon Archer)。然而,這已經不是亨特和阿徹首次進行經濟合作,他們此前聯手成立了國際私募公司羅斯蒙特資本(Rosemont Capital)。

與此同時,美國保守派作家施魏澤(Peter Schweizer)還在2018年出版的《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是如何隱藏腐敗並使家人和朋友中飽私囊的》書中,指控亨特在他的父親拜登還在擔任副總統,負責與中國官方就南海爭議等問題談判之際曾間接收取中方資金。書中說,亨特2012年曾與中國銀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見面談生意。而在拜登2013年訪問中國期間,亨特亦有特別隨行。後者被指安排拜登與李祥生握手,令這位前副總統之子被指以權謀私。亨特並在李祥生擔任總經理的中國渤海華美基金公司董事會供職。近幾個月中,面對來自民主黨對他的“通烏門”及稅務調查等攻擊,特朗普則多次向媒體呼籲,應對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的經濟行為展開調查。

面對共和黨人的指控及社會的好奇,亨特本人曾於上月上電視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他並通過律師發表聲明稱,特朗普指責他在烏克蘭布里斯馬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期間有不當行為,但五年來,沒有任何外國或國內執法機構指控他有任何過失。亨特的律師說:“亨特獨立地進行了這些商業活動。” “他認為與他的父親討論這些問題不合適,他也沒有與父親討論過。” 他的律師並否認亨特有任何不當行為及貪腐指控的存在。至於有關渤海華美的問題,亨特的律師稱,在他父親2017年卸任前他都是無薪的董事會成員。他出資42萬美元購買了渤海華美基金公司10%的股權,目前仍擁有這些股份,但沒有得到任何回報。聲明稱,亨特在10月底以前退出中國渤海華美基金公司董事會,但未作任何解釋。

據華盛頓方面最新消息,美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資深共和黨議員努涅斯在周六向情報委員會主席、同是來自加州的民主黨人希夫(Adam Schiff)提交了名單。這名單中就包括亨特及揭髮指控特朗普涉嫌“通烏”,試圖以暫停對烏援助迫使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重啟對亨特涉貪問題,進行調查的匿名舉報人。但顯然,作為主要負責對彈劾特朗普展開調查的民主黨人希夫,將不太可能對這份證人名單照單全收。反觀民主黨方面,他們發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在下周的系列公開聽證會將在當地時間13號和15號,有3名彈劾調查重要證人分別出席三場重要聽證。

希夫介紹稱,第一位出席的將是美國駐烏克蘭臨時代辦威廉·泰勒。第二位將是美國負責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幫辦喬治·肯特。此外,美國駐烏克蘭前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將於15號出席另一場聽證會。值得注意的是,這3人在上個月都出席過閉門聽證,他們的證詞也影響着彈劾調查的進程。屆時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可以共同向證人提問。共和黨人則要求拜登的兒子亨特、舉報人以及另外六個人提供證詞。他們的這一要求加劇了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在向公眾呈現調查面貌方面的政治鬥爭。共和黨人在提出證人名單的信中說,領導彈劾調查的民主黨人彈劾程序不當,對特朗普不公平對待,他們指示證人不回答共和黨委員會成員的問題,並扣留筆錄等,信中說,民主黨人未能履行少數派傳喚證人的要求,將構成違反基本公正和正當程序的證據。

分析人士介紹稱,如果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公開聽證會在11月如期舉行,那麼隨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將制定並討論可能的彈劾條款,眾議院可能在年底前舉行彈劾投票。這也就是總統彈劾流程的第四步,一旦眾議院超半數通過投票,則表明國會正式彈劾總統。但根據美國憲法彈劾程序規定和共和黨人對國會參議院的多數掌控,要指望共和黨把持的參議院給特朗普“定罪”致其下台並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