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安理会日前通过了要求以色列停止在被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定居点的决议,美国作为以色列的长期盟友投了弃权票,以色列大为不满,公开发表声明指责奥巴马政府没能为其“撑腰”。不过,以色列方面却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满怀期待。 早在竞选阶段,特朗普就表明极端亲以的立场。而此次事件发生后,特朗普更是在推特上发文鼓励以色列“坚持下去”。 将在下月20日正式就任总统的特朗普表示,他不允许以色列受到“蔑视和不敬”的待遇,他鼓励以色列要坚强,而且“1月20日很快就要来临”。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对于特朗普的表态,美国国务卿克里回应称,巴以最有希望的和平方案现在也面临了危险。 克里说,他坚持认为,联合国对以色列在被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定居点作出谴责,是符合美国的价值观的。 克里进一步指出,以两国共存方式为基础的中东和平方案现在面临危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虽然公开支持巴勒斯坦建国的和平协议方案,但是内塔尼亚胡内阁是“以色列最右派”而且”受到最极端因素驱使”的政府。

联合国安理会日前通过了要求以色列停止在被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定居点的决议,美国作为以色列的长期盟友投了弃权票,以色列大为不满,公开发表声明指责奥巴马政府没能为其“撑腰”。不过,以色列方面却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满怀期待。
早在竞选阶段,特朗普就表明极端亲以的立场。而此次事件发生后,特朗普更是在推特上发文鼓励以色列“坚持下去”。
将在下月20日正式就任总统的特朗普表示,他不允许以色列受到“蔑视和不敬”的待遇,他鼓励以色列要坚强,而且“1月20日很快就要来临”。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对于特朗普的表态,美国国务卿克里回应称,巴以最有希望的和平方案现在也面临了危险。
克里说,他坚持认为,联合国对以色列在被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定居点作出谴责,是符合美国的价值观的。
克里进一步指出,以两国共存方式为基础的中东和平方案现在面临危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虽然公开支持巴勒斯坦建国的和平协议方案,但是内塔尼亚胡内阁是“以色列最右派”而且”受到最极端因素驱使”的政府。

因预期美国经济增长将走强且利率进一步上扬,外界普遍预计美元将成为2017年的“大赢家”。但专家指出,鉴于侯任总统特朗普在政策方面可能“不按规矩出牌”(wild card),美元的命运可能也会发生改变。 (图片来源:FactSet、FX168财经网) 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贸易计划就是变数之一。他已经表示,将就贸易协议重新进行磋商。此外,也还任命了一位对中国不友好的人物——Peter Navarro担任关键的贸易负责人一职。 目前一个备受争议的国会提议——“边境调整税”(border-adjusted tax),这将会对进口商品进行征税——预计最终将成为企业税辩论的一部分。外汇市场对此早已非常关注,认为此举可能会产生重大不确定性——或许会让美元收获两位数增长,或者会让美元遭到打压。 由于美国在收紧货币政策,而其它地区的央行(如欧洲和日本)则在进一步放宽政策,由此引发的利率差异推动美元持续走高。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首席外汇策略师Marc Chandler说道:“眼下我认为美联储政策和潜在经济增速要比这些贸易问题更加重要。有许多未知数。” Chandler认为,明年初美元可能会整固其涨幅,但他预计美元会继续走高。明年中时欧元/美元可能比平价水平要低几个百分点,而美元/日元可能继续上涨。他预计美元/日元可能触及125水平。 在过去六个月中,美元指数上涨约8%,而自11月8日美国大选以来美指已经上涨近6%。 特朗普将在明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职,在那以后,税收和贸易问题预计将在议事日程中处于靠前的位置。众议院税收提议包括将企业税率自当前的35%下调至20%,并将依赖边境调整税来取代部分收入。 BK Asset Management外汇策略主管Boris Schlossberg说道:“市场正押注经济将出现非常全面的增长,假如他的政策组合拳最终无法对增长做出贡献,这将不是好事。” Schlossberg预计美元将走强,欧元/美元料跌破平价,美元/日元或触及125,甚至更高,达到135。 Schlossberg说道:“很难预测,因为你不知道特朗普将做什么。他令人非常难以预测。” 支持“边境调整税”的人士指出,这将鼓励美国生产更多商品,从而为美国创造就业。但反对者则声称,这将令价格进一步上涨,一些行业的获利会遭到不公平地削减,尤其是零售业,并可能引发报复行为。这种想法就类似于其它国家非常常见的增值税,但又不完全像。 (图片来源:Zerohedge、FX168财经网) 花旗集团(Citigroup)策略师们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新计划的拥护者认为这是对税法和WTO规范可行的补充,这可能会发生,因此投资者需要思考其对市场的影响。” 其它机构,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经济团队,认为提议成为新企业税法一部分的概率为1/3。支持者指望美元升值在抵消成本增加的影响,但策略师们对美元究竟会上涨多少存有分歧。 花旗策略师表示,从理论上来看,假如最新的税收计划获批,美元可能会再涨20%。但他们补充道,其它国家,比如中国,可能会采取干预措施来支持本国货币,因此美元涨幅可能不会那么大。 他们写道:“当前的一个模板就是1980-98年,尽管是从被低估的水平上涨,但这期间美元的涨幅仍超过50%。” 花旗策略师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边境调整税是看涨美元的另一原因。对于美元利好的因素包括,美国海外企业持有的数十亿计的美元预计将遣返回国。特朗普及众议院税收提议将会给遣返海外获利的美国企业提供减税优惠。 花旗策略师们写道:“我们目前认为,欧元面临下行风险,欧元/美元可能跌至0.90,而美元/日元将升至125。” 周三(12月28日)纽约交易时段,欧元/美元报1.0392,美元/日元报117.60。 不过,一些策略师认为,边境调整税提议可能利空美元。其它贸易行动仍然不得而知,但假如它们被视为贸易保护主义并引发外界报复,可能导致美元重挫。 BBH的Chandler 说道:“我并不理解为何这会利好美元。我并不认为对进口商品征税会利好美元。这可能推高通胀,从而令美联储更可能加息。”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北美外汇策略主管Daniel Katzive预计,美元会在明年会遭遇回调,他指出,造成美元走软的催化剂因素可能有许多,其中之一就是新政府的贸易政策。 他认为,美元可能不会对边境调整税提议做出积极回应。Katzive说道:“这取决于其它国家会作何反应。基本上来看,利空风险环境或者股市的因素也利空美元。” 不过,Katzive对美元依然持积极看法,预计明年欧元/美元触及平价。 Katzive指出,市场正密切关注特朗普企业税优惠和刺激提议能够成功执行及其相关时机,这对于美元而言将是有利的。自11月8日大选以来,特朗普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并同时削减企业税和个人税的计划已经为美元指数贡献了百分之五的涨幅。 Katzive说道:“棘手的问题在于美元何时会调整,调整的幅度有多大。我认为会在第一季度出现。”他认为,美元回调的原因可能是风险环境遭到破坏或者美联储加息预期降温。 美联储当前预计2017年加息三次,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只会加息两次。 Katzive说道:“你会经历一段市场对美元趋势失去信心的时期。”他预计,第一季度美元兑欧元和日元基本持平。

因预期美国经济增长将走强且利率进一步上扬,外界普遍预计美元将成为2017年的“大赢家”。但专家指出,鉴于侯任总统特朗普在政策方面可能“不按规矩出牌”(wild card),美元的命运可能也会发生改变。

(图片来源:FactSet、FX168财经网)
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贸易计划就是变数之一。他已经表示,将就贸易协议重新进行磋商。此外,也还任命了一位对中国不友好的人物——Peter Navarro担任关键的贸易负责人一职。
目前一个备受争议的国会提议——“边境调整税”(border-adjusted tax),这将会对进口商品进行征税——预计最终将成为企业税辩论的一部分。外汇市场对此早已非常关注,认为此举可能会产生重大不确定性——或许会让美元收获两位数增长,或者会让美元遭到打压。
由于美国在收紧货币政策,而其它地区的央行(如欧洲和日本)则在进一步放宽政策,由此引发的利率差异推动美元持续走高。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首席外汇策略师Marc Chandler说道:“眼下我认为美联储政策和潜在经济增速要比这些贸易问题更加重要。有许多未知数。”
Chandler认为,明年初美元可能会整固其涨幅,但他预计美元会继续走高。明年中时欧元/美元可能比平价水平要低几个百分点,而美元/日元可能继续上涨。他预计美元/日元可能触及125水平。
在过去六个月中,美元指数上涨约8%,而自11月8日美国大选以来美指已经上涨近6%。

特朗普将在明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职,在那以后,税收和贸易问题预计将在议事日程中处于靠前的位置。众议院税收提议包括将企业税率自当前的35%下调至20%,并将依赖边境调整税来取代部分收入。
BK Asset Management外汇策略主管Boris Schlossberg说道:“市场正押注经济将出现非常全面的增长,假如他的政策组合拳最终无法对增长做出贡献,这将不是好事。”
Schlossberg预计美元将走强,欧元/美元料跌破平价,美元/日元或触及125,甚至更高,达到135。
Schlossberg说道:“很难预测,因为你不知道特朗普将做什么。他令人非常难以预测。”
支持“边境调整税”的人士指出,这将鼓励美国生产更多商品,从而为美国创造就业。但反对者则声称,这将令价格进一步上涨,一些行业的获利会遭到不公平地削减,尤其是零售业,并可能引发报复行为。这种想法就类似于其它国家非常常见的增值税,但又不完全像。

(图片来源:Zerohedge、FX168财经网)
花旗集团(Citigroup)策略师们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新计划的拥护者认为这是对税法和WTO规范可行的补充,这可能会发生,因此投资者需要思考其对市场的影响。”
其它机构,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经济团队,认为提议成为新企业税法一部分的概率为1/3。支持者指望美元升值在抵消成本增加的影响,但策略师们对美元究竟会上涨多少存有分歧。
花旗策略师表示,从理论上来看,假如最新的税收计划获批,美元可能会再涨20%。但他们补充道,其它国家,比如中国,可能会采取干预措施来支持本国货币,因此美元涨幅可能不会那么大。
他们写道:“当前的一个模板就是1980-98年,尽管是从被低估的水平上涨,但这期间美元的涨幅仍超过50%。”
花旗策略师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边境调整税是看涨美元的另一原因。对于美元利好的因素包括,美国海外企业持有的数十亿计的美元预计将遣返回国。特朗普及众议院税收提议将会给遣返海外获利的美国企业提供减税优惠。
花旗策略师们写道:“我们目前认为,欧元面临下行风险,欧元/美元可能跌至0.90,而美元/日元将升至125。”
周三(12月28日)纽约交易时段,欧元/美元报1.0392,美元/日元报117.60。
不过,一些策略师认为,边境调整税提议可能利空美元。其它贸易行动仍然不得而知,但假如它们被视为贸易保护主义并引发外界报复,可能导致美元重挫。
BBH的Chandler 说道:“我并不理解为何这会利好美元。我并不认为对进口商品征税会利好美元。这可能推高通胀,从而令美联储更可能加息。”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北美外汇策略主管Daniel Katzive预计,美元会在明年会遭遇回调,他指出,造成美元走软的催化剂因素可能有许多,其中之一就是新政府的贸易政策。
他认为,美元可能不会对边境调整税提议做出积极回应。Katzive说道:“这取决于其它国家会作何反应。基本上来看,利空风险环境或者股市的因素也利空美元。”
不过,Katzive对美元依然持积极看法,预计明年欧元/美元触及平价。
Katzive指出,市场正密切关注特朗普企业税优惠和刺激提议能够成功执行及其相关时机,这对于美元而言将是有利的。自11月8日大选以来,特朗普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并同时削减企业税和个人税的计划已经为美元指数贡献了百分之五的涨幅。
Katzive说道:“棘手的问题在于美元何时会调整,调整的幅度有多大。我认为会在第一季度出现。”他认为,美元回调的原因可能是风险环境遭到破坏或者美联储加息预期降温。
美联储当前预计2017年加息三次,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只会加息两次。
Katzive说道:“你会经历一段市场对美元趋势失去信心的时期。”他预计,第一季度美元兑欧元和日元基本持平。

特朗普:又为美国争取到8000个工作岗位 12月29日   在把海外工作岗位带回美国这一点上,特朗普可谓尽心尽责。   周三特朗普宣布,通信公司Sprint将从海外带回5000个工作岗位,并重申了此前的一个声明:另一家公司OneWeb未来4年内将在佛罗里达增加3000个工作岗位。   特朗普称,这笔交易是通过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达成的。本月早些时候,两人曾在纽约宣布,软银同意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以创造5万个工作岗位。目前,尚不清楚周三所公布的是否为此计划的一部分。   孙正义此前向《纽约时报》表示他安排了与特朗普会面,“非常喜欢”特朗普这个人,并称软银会瞄准美国科技业。      Sprint是美国第四大的电信运营商,软银拥有Sprint约80%的股份。OneWeb则是一家卫星通信公司,正在开发低轨道的小型微型,打算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廉价宽带服务。   孙正义本月向OneWeb投资了10亿美元。他表示,要完成对特朗普的承诺,向OneWeb投资是第一步。   Sprint也紧接着发布新闻稿。   今天Sprint承诺将在美国创造或带回美国5000个工作岗位。公司预计这些职位将涵盖组织内的各类职能,包括客户服务(Customer Care)和销售团队。Sprint将立即开始与商业伙伴、州政府及市政府展开讨论,以确定将创造这些工作岗位的具体地点。公司预计2017年财年结束前完成这一承诺并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不止是Sprint,此前特朗普还利用税收优惠说服了空调制造商Carrier将1000个工作岗位留在印第安纳州。而富士康也在考虑扩大美国业务。   特朗普竞选期间就曾对部分美国公司将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表达不满。特朗普还曾在Twitter上发帖警告,如果企业妄想在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就能将外包的产品卖回美国,那就搞错了,这类海外代工产品将被征收35%的关税。

特朗普:又为美国争取到8000个工作岗位
12月29日

  在把海外工作岗位带回美国这一点上,特朗普可谓尽心尽责。

  周三特朗普宣布,通信公司Sprint将从海外带回5000个工作岗位,并重申了此前的一个声明:另一家公司OneWeb未来4年内将在佛罗里达增加3000个工作岗位。

  特朗普称,这笔交易是通过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达成的。本月早些时候,两人曾在纽约宣布,软银同意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以创造5万个工作岗位。目前,尚不清楚周三所公布的是否为此计划的一部分。

  孙正义此前向《纽约时报》表示他安排了与特朗普会面,“非常喜欢”特朗普这个人,并称软银会瞄准美国科技业。

  

  Sprint是美国第四大的电信运营商,软银拥有Sprint约80%的股份。OneWeb则是一家卫星通信公司,正在开发低轨道的小型微型,打算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廉价宽带服务。

  孙正义本月向OneWeb投资了10亿美元。他表示,要完成对特朗普的承诺,向OneWeb投资是第一步。

  Sprint也紧接着发布新闻稿。

  今天Sprint承诺将在美国创造或带回美国5000个工作岗位。公司预计这些职位将涵盖组织内的各类职能,包括客户服务(Customer Care)和销售团队。Sprint将立即开始与商业伙伴、州政府及市政府展开讨论,以确定将创造这些工作岗位的具体地点。公司预计2017年财年结束前完成这一承诺并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不止是Sprint,此前特朗普还利用税收优惠说服了空调制造商Carrier将1000个工作岗位留在印第安纳州。而富士康也在考虑扩大美国业务。

  特朗普竞选期间就曾对部分美国公司将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表达不满。特朗普还曾在Twitter上发帖警告,如果企业妄想在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就能将外包的产品卖回美国,那就搞错了,这类海外代工产品将被征收35%的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