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会对法庭的事感到紧张吗?| 宾州76名议员要求国会拒绝该州20名选举人票 原创 萧生客 萧参客 今天 拜登团队应该对发生在法庭的事感到紧张 视频译文:Joanne 记者:今天(12月3日)的嘉宾是美国法律与正义中心执行长,乔丹·塞库洛(Jordan Sekulow),他也是川普总统的律师之一。 你好,乔丹,我本来对你今天早上能来不敢抱太大希望,谢谢你能来。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能否先谈谈很多有关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最新声明的头条新闻。他对美联社记者说了这样的话:“迄今为止我们尚未看到规模能够足以影响大选结果的选举欺诈。” 现在,正如前面播放的,白宫新闻秘书在澄清这些评论的时候说:“司法部长还说,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看似应该使用民事诉讼的指控,非要搞到联邦刑事司法系统。”首先,你是否看过所有的评论。是否希望作为司法部长巴尔应该多做些实事,或者至少不要随便发表评论。 乔丹·塞库洛:我认为那些评论被完全断章取义了,因为作为美国的司法部长,他的思维方式是完全停留在刑事法方面的。无论是川普总统的竞选团队,还是代表川普总统的律师提交的这些案子,他们都和像我们这样的人一样。我们是提交于民事法庭的,所以当我们指控欺诈存在时,它不是刑事欺诈。我们可以把刑事案以民事案进行RICO(有组织犯罪控制法)检查。所以他口里说的是刑事法的语言。 但我想指出的是,他说他所看到的不是作弊。如果你看看我们最新一轮递上的案子,你可以告诉你们的听众,我们简直是一周7天,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专心工作着。 与其说是欺诈,不如说是违法行为,欺诈和违犯法律是有区别的。这就是你们在川普总统对威斯康辛州提出的诉讼中看到的。在这桩诉讼中,有五个不同城市的选举官员,和整个州一级的选举委员会,都违反了州选举法。由于没有遵守州选举法,也就是违宪的。因为假若那些非法的选票被计算,就意味着威斯康辛和其他州的合法选票被删掉了。这就升级为联邦问题。所以,还是那句话,这是不只是作弊,而是触犯了法律的违法行为。这正是你们在那里看到的。 你们还看到了在亚利桑那州投票机重新点票。一位监票人看到有100张被修改过的选票,这些选票送来时都有一些问题,所以他们试着去修改。这100张选票里有2张本来是投给川普的,被改成了投给拜登。他们说,因为这个数量范围在亚利桑那和内华达州显得太小,他们需要加大,现在已达到到了检查2500张修改过的票。过两天,你们就会亲眼看到结果。 记者:有趣的是,我是说你和我见到的一样,我们有几个州已经认证了计票是准确的。据我所知,至少在宾夕法尼亚州,推翻这个认证的努力正在进行之中。此事有什么新的进展? 乔丹·塞库洛:宾州的关键是,所有晚到的选票,州里擅自决定了新的截止期,大选后三天以内收到的选票算有效。最高法院下令,州务卿无权这样做。选举日晚上8点以后收到的选票,必须和其他的选票分开存放。阿利托(Alito)大法官下达的命令,州务卿无权那样做。此命令至今仍有效。 认证并不是那么重要。我们需要记住几个时间线:马上就到的2020年12月8日必须选出选举人。然后12月14日是绝大部分州选举结束的日子。这才是关键。 你将从川普总统对威斯康辛州的诉讼中看到,从佐治亚州也可能看到新的诉讼,它涉及到谁可以做这些决定。这些州的选举违法是如此严重,他们已经没必要按选举时间表决定了。因为这只能使我们每次获得数字都不一样。倒是可以按宪法赋予的选择,由立法机构决定该如何进行。 记者:当然,你知道法院也不总是高效的。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几桩诉讼也并非对他的竞选团队和法律团队都那么有利。我可以说。对于提交的这些新的诉讼,我们可以预期在最高法院一级得到解决,还是在下级法院?你是如何预期的? 乔丹·塞库洛:最终你需要做的是把足够多这样的案件放在一起,那么比如对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威斯康辛,佐治亚,和宾夕法尼亚州,可以同时看这些数字,再对被修改过大量选票进行重新计票。如果有足够的案例,都可以把它们放在一起,送到最高法院。在那里,从结果的决定因数(outcome determinative)即可看出高院是否站在我们这一边。它会改变选举的结果。那么,毫无疑问,美国最高法院会做出决定。但在州一级有很强的势力。如果州立法部门要制止,例如在威斯康辛州,他们是可以这样做的。所以还是那句话,可以采取两种不同的途径。但最可能的是,你把足够多的案例放在一起送到最高等法院,得到他们的结果决定因数。 我认为这仍然是我们在宾州继续保留高院对迟到的选票之禁令的原因。因为它篡改了法律。因为法庭在等待,看呈交给最高法院的案例是否多到足以改变大选的结果。这就是你们的观察者清楚地看到的。总统仍然认真地打着这场仗,他的法律团队也一样。 记者:是的,很清楚,你对赢得这场官司很有信心。但我想你也一定看到了很多批评者想取消你们的诉讼,理由是没有足够的证据。甚至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昨晚的福克斯新闻网上也这样评论。(等候视频播放,但没声音)… 抱歉,放不出声音来。尽管如此… 乔丹·塞库洛:我明白他们对先前的一些法律诉讼的担忧,他们认为证明这些大量作弊的指控不是件易事。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非常具体。你也已经开始看到这些诉讼的结果。在亚利桑纳州,当开始进行范本重新点票时,他们意识到,等一下,这些由寥寥无几的选票决定的动过手脚的选票,它们并不是都做的很对。那么,如果100个里面有就两个错的,让我们来看看,2500张里有多少是错的吧。而且我们可能需要现在就将此扩大到克拉克(Clark)郡。 现在,里克·格林内尔(Rick Grinnell)和他的法律团队正在检查克拉克郡的投票机。他们得到命令,可以派人来检查投票机。在佐治亚州,有三个郡被法庭告知,不能停止,不能抹去投票机上的数据。两个郡拜登胜,一个郡川普胜。这三个是真实的命令。拜登胜的两个郡是格温奈特(Gwynette)郡和 考伯(Cobb)郡。川普赢的是切诺基(Cherokee) 郡。 所以,这是目前真实到位的命令,真实而积极的指控。我理解有关这些由上帝大胆设立的诉讼案之忧虑。但我要鼓励参议员,鼓励那些可能的批评者,睁眼观看目前发生在法庭的事。它或许会使他们一天比一天更紧张。我说的不是关于格雷厄姆主席,而是关于拜登团队。因为这些都是正在被人看到结果的、真实的、认真在做的指控和诉讼。 记者:这是由川普总统法律团队的乔丹·塞库洛先生花时间提供的最新消息。非常感谢您。 乔丹·塞库洛:不必客气。 《北美保守评论》评论:我们感谢塞库洛对目前川普法律团队工作进展的更新,也让所有读者了解了某些没有关注到的法律概念。我们感谢川普法律团队这段时间里以非凡的胆识和智慧做出的巨大的贡献。但是我们对塞库洛的解释依然存在很大的疑惑。塞库洛说,司法部长巴尔只关注刑事案件,而不会对民事案件进行调查,难道多米尼投票系统向海外4个国家传送大选数属于民事案件而不是刑事案件?难道29个州使用的多米尼投票系统自动跳转选票是属于民事案件而不是刑事案件?难道州长州务卿和选举官员收受贿赂购买作弊投票机不是刑事案件?难道佐治亚州计票站6名工作人员编造谎言赶走检票人员,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私自大量计票也不是刑事案件?难道计票站工作人员私自把投给川普的选票改成投给拜登也不是刑事案件?似乎总统对巴尔部长还保持着耐心,我们却担心他的不作为延误了取证,导致川普团队要多付出十倍以上的精力。 宾州76名共和党州议员要求国会拒绝该州20名选举人票 作者:约瑟 12月4日周五,宾夕法尼亚州141名共和党众议员(编者注:作者这个数字有混淆,目前宾州众议院共和党议员人数是113人,民主党议员90人;参议院里共和党有28人,民主党19人。所以141人是参众两院共和党议员的总数。)中的76人致信给国会,要求他们拒绝该州由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认证的20张选举人票,这20张给了乔·拜登。 议员们还要求设立独立检察官,并对监督选举的机构进行审查。 信中指出,州长沃尔夫曾多次破坏该州的选举保护措施。 他们写信给州国会代表团说:“由于这些原因,我们在下面签名的宾夕法尼亚州议会成员敦促你们反对……从宾夕法尼亚州联邦州获得的选举团投票。” 这封信是在一份由几名共和党建制派成员签署的备忘录之后发出的,该备忘录称:“州议员无权无视经认证的选举结果,自行任命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团代表。” 《费城问询者报》报道说:“他们的声明在周五引来了川普一些高级顾问的迅速斥责。鲁迪·朱利安尼律师在推特中指责他们‘掩盖了民主党的罪行’,误导了总统。他说,他为他们‘让美国失望’而感到羞耻。”(12/4 1:32pm的推特) 12月1日在“宾州提议撤回选举结果的认证”一文介绍了宾州参议员道格拉斯·马斯特里亚诺正式提出一项联合决议,宣布大选结果有争议,呼吁民主党人州长沃尔夫和州务卿博克瓦尔撤回或取消对选举结果的认证,并提出保留为选举人团指定总统选举人的权力。之后很快有9位议员联署了这项紧急提案,只要征集到20人联署,州议会就可以召集紧急特别会议讨论并通过这个提案。既然他已经争取到了76个议员在这封信上签名,那么召集紧急特别会议讨论并通过他的提案应该很快就能实现了。 朱利安尼律师(12/4 3:37pm)今天下午的推帖让人振奋:“那个视频(Bank Heist,见下面)改变了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 州议会别无选择,只能承担美国宪法第二条第1款[2]规定的权力,根据宪法选举川普为总统。 更重要的是,他们似乎有勇气这样做。” “Bank Heist”视频:民主党工作人员把四个行李箱从一张黑色的桌子下面拿出来。另一监视视频8:22am一位金黄发扎辫子的女士,把这些黑色的桌子放在这里,同一个女士说要清场,所有人都离开不再点数选票了,但她和其他一些人却留在点票处。共4个行李箱被从桌子下拿出来。右上角的视频可看到一个男士拿出一个行李箱。 为什么这些选票跟其他选票不在一起,要等到所有监票的人不在时才拿出来计算?每一台计票机每小时可以处理3000张选票,在计票处有多台计票机,他们在那里两个钟头计票,无法律规定的监票员在监计票,他们在那段时间可以计算多少的选票呢?你自己算一算。我们充分相信在那段时间他们非法计算的选票数轻易超过这一次大选的得胜票数! 如果佐治亚州议会能够按照宪法选出川普总统,其他州的情形势如破竹! 后记: 我们是保守主义者,我们支持在现有的制度和法律框架内解决所有社会矛盾,不赞成轻易用流血革命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问题。但是,如果因为政府和法院的腐败导致矛盾无法解决,那么总统可以采取强制手段。有不少支持川普总统的朋友觉得他对民主党拜登集团的政变行为迟迟不采取断然措施,是过于仁慈了。我们十分理解这样的心情,眼看着大选投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民主党盗窃选举的证据证词堆积如山,美国人民却迟迟得不到公正的大选结果,不少人都希望总统能够运用手里的权力,快刀斩乱麻。但是,这并不符合保守主义的理念,在州一级的政府和联邦法院的两种解决方案都尚未用尽的情况下,采取强制措施可能为时尚过早。

拜登会对法庭的事感到紧张吗?| 宾州76名议员要求国会拒绝该州20名选举人票

原创 萧生客 萧参客 今天
拜登团队应该对发生在法庭的事感到紧张

视频译文:Joanne
记者:今天(12月3日)的嘉宾是美国法律与正义中心执行长,乔丹·塞库洛(Jordan Sekulow),他也是川普总统的律师之一。
你好,乔丹,我本来对你今天早上能来不敢抱太大希望,谢谢你能来。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能否先谈谈很多有关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最新声明的头条新闻。他对美联社记者说了这样的话:“迄今为止我们尚未看到规模能够足以影响大选结果的选举欺诈。”
现在,正如前面播放的,白宫新闻秘书在澄清这些评论的时候说:“司法部长还说,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看似应该使用民事诉讼的指控,非要搞到联邦刑事司法系统。”首先,你是否看过所有的评论。是否希望作为司法部长巴尔应该多做些实事,或者至少不要随便发表评论。
乔丹·塞库洛:我认为那些评论被完全断章取义了,因为作为美国的司法部长,他的思维方式是完全停留在刑事法方面的。无论是川普总统的竞选团队,还是代表川普总统的律师提交的这些案子,他们都和像我们这样的人一样。我们是提交于民事法庭的,所以当我们指控欺诈存在时,它不是刑事欺诈。我们可以把刑事案以民事案进行RICO(有组织犯罪控制法)检查。所以他口里说的是刑事法的语言。
但我想指出的是,他说他所看到的不是作弊。如果你看看我们最新一轮递上的案子,你可以告诉你们的听众,我们简直是一周7天,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专心工作着。
与其说是欺诈,不如说是违法行为,欺诈和违犯法律是有区别的。这就是你们在川普总统对威斯康辛州提出的诉讼中看到的。在这桩诉讼中,有五个不同城市的选举官员,和整个州一级的选举委员会,都违反了州选举法。由于没有遵守州选举法,也就是违宪的。因为假若那些非法的选票被计算,就意味着威斯康辛和其他州的合法选票被删掉了。这就升级为联邦问题。所以,还是那句话,这是不只是作弊,而是触犯了法律的违法行为。这正是你们在那里看到的。

你们还看到了在亚利桑那州投票机重新点票。一位监票人看到有100张被修改过的选票,这些选票送来时都有一些问题,所以他们试着去修改。这100张选票里有2张本来是投给川普的,被改成了投给拜登。他们说,因为这个数量范围在亚利桑那和内华达州显得太小,他们需要加大,现在已达到到了检查2500张修改过的票。过两天,你们就会亲眼看到结果。

记者:有趣的是,我是说你和我见到的一样,我们有几个州已经认证了计票是准确的。据我所知,至少在宾夕法尼亚州,推翻这个认证的努力正在进行之中。此事有什么新的进展?
乔丹·塞库洛:宾州的关键是,所有晚到的选票,州里擅自决定了新的截止期,大选后三天以内收到的选票算有效。最高法院下令,州务卿无权这样做。选举日晚上8点以后收到的选票,必须和其他的选票分开存放。阿利托(Alito)大法官下达的命令,州务卿无权那样做。此命令至今仍有效。
认证并不是那么重要。我们需要记住几个时间线:马上就到的2020年12月8日必须选出选举人。然后12月14日是绝大部分州选举结束的日子。这才是关键。
你将从川普总统对威斯康辛州的诉讼中看到,从佐治亚州也可能看到新的诉讼,它涉及到谁可以做这些决定。这些州的选举违法是如此严重,他们已经没必要按选举时间表决定了。因为这只能使我们每次获得数字都不一样。倒是可以按宪法赋予的选择,由立法机构决定该如何进行。

记者:当然,你知道法院也不总是高效的。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几桩诉讼也并非对他的竞选团队和法律团队都那么有利。我可以说。对于提交的这些新的诉讼,我们可以预期在最高法院一级得到解决,还是在下级法院?你是如何预期的?
乔丹·塞库洛:最终你需要做的是把足够多这样的案件放在一起,那么比如对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威斯康辛,佐治亚,和宾夕法尼亚州,可以同时看这些数字,再对被修改过大量选票进行重新计票。如果有足够的案例,都可以把它们放在一起,送到最高法院。在那里,从结果的决定因数(outcome determinative)即可看出高院是否站在我们这一边。它会改变选举的结果。那么,毫无疑问,美国最高法院会做出决定。但在州一级有很强的势力。如果州立法部门要制止,例如在威斯康辛州,他们是可以这样做的。所以还是那句话,可以采取两种不同的途径。但最可能的是,你把足够多的案例放在一起送到最高等法院,得到他们的结果决定因数。

我认为这仍然是我们在宾州继续保留高院对迟到的选票之禁令的原因。因为它篡改了法律。因为法庭在等待,看呈交给最高法院的案例是否多到足以改变大选的结果。这就是你们的观察者清楚地看到的。总统仍然认真地打着这场仗,他的法律团队也一样。

记者:是的,很清楚,你对赢得这场官司很有信心。但我想你也一定看到了很多批评者想取消你们的诉讼,理由是没有足够的证据。甚至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昨晚的福克斯新闻网上也这样评论。(等候视频播放,但没声音)…
抱歉,放不出声音来。尽管如此…
乔丹·塞库洛:我明白他们对先前的一些法律诉讼的担忧,他们认为证明这些大量作弊的指控不是件易事。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非常具体。你也已经开始看到这些诉讼的结果。在亚利桑纳州,当开始进行范本重新点票时,他们意识到,等一下,这些由寥寥无几的选票决定的动过手脚的选票,它们并不是都做的很对。那么,如果100个里面有就两个错的,让我们来看看,2500张里有多少是错的吧。而且我们可能需要现在就将此扩大到克拉克(Clark)郡。
现在,里克·格林内尔(Rick Grinnell)和他的法律团队正在检查克拉克郡的投票机。他们得到命令,可以派人来检查投票机。在佐治亚州,有三个郡被法庭告知,不能停止,不能抹去投票机上的数据。两个郡拜登胜,一个郡川普胜。这三个是真实的命令。拜登胜的两个郡是格温奈特(Gwynette)郡和 考伯(Cobb)郡。川普赢的是切诺基(Cherokee) 郡。
所以,这是目前真实到位的命令,真实而积极的指控。我理解有关这些由上帝大胆设立的诉讼案之忧虑。但我要鼓励参议员,鼓励那些可能的批评者,睁眼观看目前发生在法庭的事。它或许会使他们一天比一天更紧张。我说的不是关于格雷厄姆主席,而是关于拜登团队。因为这些都是正在被人看到结果的、真实的、认真在做的指控和诉讼。

记者:这是由川普总统法律团队的乔丹·塞库洛先生花时间提供的最新消息。非常感谢您。
乔丹·塞库洛:不必客气。

《北美保守评论》评论:我们感谢塞库洛对目前川普法律团队工作进展的更新,也让所有读者了解了某些没有关注到的法律概念。我们感谢川普法律团队这段时间里以非凡的胆识和智慧做出的巨大的贡献。但是我们对塞库洛的解释依然存在很大的疑惑。塞库洛说,司法部长巴尔只关注刑事案件,而不会对民事案件进行调查,难道多米尼投票系统向海外4个国家传送大选数属于民事案件而不是刑事案件?难道29个州使用的多米尼投票系统自动跳转选票是属于民事案件而不是刑事案件?难道州长州务卿和选举官员收受贿赂购买作弊投票机不是刑事案件?难道佐治亚州计票站6名工作人员编造谎言赶走检票人员,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私自大量计票也不是刑事案件?难道计票站工作人员私自把投给川普的选票改成投给拜登也不是刑事案件?似乎总统对巴尔部长还保持着耐心,我们却担心他的不作为延误了取证,导致川普团队要多付出十倍以上的精力。

宾州76名共和党州议员要求国会拒绝该州20名选举人票

作者:约瑟
12月4日周五,宾夕法尼亚州141名共和党众议员(编者注:作者这个数字有混淆,目前宾州众议院共和党议员人数是113人,民主党议员90人;参议院里共和党有28人,民主党19人。所以141人是参众两院共和党议员的总数。)中的76人致信给国会,要求他们拒绝该州由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认证的20张选举人票,这20张给了乔·拜登。

议员们还要求设立独立检察官,并对监督选举的机构进行审查。
信中指出,州长沃尔夫曾多次破坏该州的选举保护措施。

他们写信给州国会代表团说:“由于这些原因,我们在下面签名的宾夕法尼亚州议会成员敦促你们反对……从宾夕法尼亚州联邦州获得的选举团投票。”
这封信是在一份由几名共和党建制派成员签署的备忘录之后发出的,该备忘录称:“州议员无权无视经认证的选举结果,自行任命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团代表。”

《费城问询者报》报道说:“他们的声明在周五引来了川普一些高级顾问的迅速斥责。鲁迪·朱利安尼律师在推特中指责他们‘掩盖了民主党的罪行’,误导了总统。他说,他为他们‘让美国失望’而感到羞耻。”(12/4 1:32pm的推特)

12月1日在“宾州提议撤回选举结果的认证”一文介绍了宾州参议员道格拉斯·马斯特里亚诺正式提出一项联合决议,宣布大选结果有争议,呼吁民主党人州长沃尔夫和州务卿博克瓦尔撤回或取消对选举结果的认证,并提出保留为选举人团指定总统选举人的权力。之后很快有9位议员联署了这项紧急提案,只要征集到20人联署,州议会就可以召集紧急特别会议讨论并通过这个提案。既然他已经争取到了76个议员在这封信上签名,那么召集紧急特别会议讨论并通过他的提案应该很快就能实现了。

朱利安尼律师(12/4 3:37pm)今天下午的推帖让人振奋:“那个视频(Bank Heist,见下面)改变了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
州议会别无选择,只能承担美国宪法第二条第1款[2]规定的权力,根据宪法选举川普为总统。
更重要的是,他们似乎有勇气这样做。”

“Bank Heist”视频:民主党工作人员把四个行李箱从一张黑色的桌子下面拿出来。另一监视视频8:22am一位金黄发扎辫子的女士,把这些黑色的桌子放在这里,同一个女士说要清场,所有人都离开不再点数选票了,但她和其他一些人却留在点票处。共4个行李箱被从桌子下拿出来。右上角的视频可看到一个男士拿出一个行李箱。
为什么这些选票跟其他选票不在一起,要等到所有监票的人不在时才拿出来计算?每一台计票机每小时可以处理3000张选票,在计票处有多台计票机,他们在那里两个钟头计票,无法律规定的监票员在监计票,他们在那段时间可以计算多少的选票呢?你自己算一算。我们充分相信在那段时间他们非法计算的选票数轻易超过这一次大选的得胜票数!
如果佐治亚州议会能够按照宪法选出川普总统,其他州的情形势如破竹!

后记:
我们是保守主义者,我们支持在现有的制度和法律框架内解决所有社会矛盾,不赞成轻易用流血革命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问题。但是,如果因为政府和法院的腐败导致矛盾无法解决,那么总统可以采取强制手段。有不少支持川普总统的朋友觉得他对民主党拜登集团的政变行为迟迟不采取断然措施,是过于仁慈了。我们十分理解这样的心情,眼看着大选投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民主党盗窃选举的证据证词堆积如山,美国人民却迟迟得不到公正的大选结果,不少人都希望总统能够运用手里的权力,快刀斩乱麻。但是,这并不符合保守主义的理念,在州一级的政府和联邦法院的两种解决方案都尚未用尽的情况下,采取强制措施可能为时尚过早。

关键战场州问题选票超过百万,美国大选轻易翻盘 美国罗文 美国的那些事儿 今天 美国律师团体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阿米斯塔德项目”主任、前堪萨斯总检察长菲尔‧克莱恩(Phill Kline)12月1日表示,近28万张选票从纽约送至宾州兰开斯特市(Lancaster)后,连同送选票的卡车一起消失。 菲尔‧克莱恩 “阿米斯塔德项目”(Amistad Project)近几周已在美国数州提交了诉讼,12月1日该项目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Arlington)召开了记者会。该项目主任克莱恩是原地区检察官和堪萨斯检察长。他在记者会上说,他获得的证据显示,“10月21日,13万张至28万张填好的选票从纽约长岛贝斯佩奇(Bethpage)运送至宾州兰开斯特市,到达后,这些选票及其运送车都不见了。”克莱恩表示,证据来自USPS(美国邮政署)一家外包商。 根据Just the News网站报导,吹哨人杰西‧摩根(Jesse Morgan)是美国邮局(USPS)一家外包商的卡车司机,他在12月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10月21日他驾驶的卡车上装载了大约28.8万张选票,他把车停在宾州兰开斯特市一个USPS仓库的停车位后,这辆卡车连同车上的选票都不见了。 摩根说,那天USPS工作人员的行为举止异常,“完全不按照正常程序工作,行为表现也(与正常情况)大相径庭。”他表示,这些邮寄选票的寄送地址是宾州哈里斯堡市(Harrisburg),但他必须要送到兰开斯特市,这一点也不同寻常。 克莱恩在记者会上还表示,USPS工作人员参与“广泛的非法行为”影响选举,至少一位吹哨人透露,他们跨州运送了数千张提前填好的选票,如果是真的,这属于联邦犯罪。 克莱恩说,他将把这些信息呈交给执法部门,包括FBI、其它地区检察官,以及本地检察官。克莱恩团队已经联络了宾州和纽约州的检察官。 另一位USPS吹哨人是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的伊桑‧皮斯(Ethan Pease)。他在记者会上说,他得知邮政局计划把数万张邮寄选票的日期改填成11月3日投票日之前的时间。皮斯和克莱恩都表示,这是企图避开(邮寄)选票的提交截止日期。 “阿米斯塔德项目”在记者会上还表示,其所获证词显示,“亚利桑那州有超过30万张问题选票,密歇根州有54.8万张,乔治亚州有20.4万张,宾州有12.1万张。” 这些问题选票意味着川普可以轻易翻盘亚利桑大、密歇根、乔治亚州和宾州。 面对上千份宣誓证词、吹哨人的挺身而出和法律团队的不懈努力,民主党的最后一招就是胁迫、恐吓和暴力打击他们,使他们不敢吱声。 前联邦检察官、德州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透露,参与她的2020年选举舞弊法律诉讼活动的证人正受到威胁,甚至有证人遭殴打受伤。 12月1日鲍威尔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的采访,透露了她目前遇到的难题。她说,有些人,包括那些具有政府职责的人,“(若)没有某些保护措施”就无法挺身而出(作证)。她呼吁政府提供此类保护。 鲍威尔说,潜在的证人有失去工作的危险,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鲍威尔还说,一名证人已被“殴打并住院”。“(威胁和恐吓)对挺身而出的人造成各种各样的影响。” 在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署长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致信拜登批准为其提供过渡资源的信中,她也提到,自己及其家人,甚至宠物均受到来自不同渠道的威胁,胁迫她过早做决定。她信中说:“我从网上、通过电话和邮件收到对我、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安全威胁,以胁迫我过早做出这一决定。” 竞选团队律师也受到威胁。领导川普竞选团队对宾夕法尼亚州选举结果提出异议的律师琳达‧科恩斯(Linda Kerns)已经遭受了各种形式的骚扰,目前正处于官方保护之下。11月18日的一份文件称,她“受到了伤害威胁,以至于警方和美国执法官必须介入保护她的安全”。科恩斯还向联邦法院投诉,称她收到了一名柯克兰和埃利斯律师事务所(Kirkland & Ellis)律师的具辱骂性的语音邮件。 川普团队另一名知名律师林伍德(Lin Wood)不久前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最近收到大量的侮辱性和死亡威胁邮件。 压力和打击不仅来自匿名暴力分子,民主党议员也公开对证人施压。在乔治亚州监控录影公开的时候,一位民主党女议员没有追问任何细节,只是质问举证人,为什么不把这样的证据拿到法庭上去。 而在在周三(12月2日)密歇根州听证会上,证人杰西‧雅各布作证选举工作人员要求她篡改邮寄选票的日期后,在场听证的民主党州众议员辛西娅‧约翰逊,问证人的唯一一个问题是:你的真名是什么?让人怀疑她到底是在探询真相还是政治施压? 但是,为了美国的正义和未来,还是有更多勇敢的美国人在最后关头站出来,指证他们经历和看到的非法窃取选票的行为。吹哨人冒着丢掉工作、自己和家人生命收到威胁而说出来的证词,必将扭转2020美国大选的方向,他们的挺身而出将永远被美国人记住并被载入史册。

关键战场州问题选票超过百万,美国大选轻易翻盘

美国罗文 美国的那些事儿 今天
美国律师团体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阿米斯塔德项目”主任、前堪萨斯总检察长菲尔‧克莱恩(Phill Kline)12月1日表示,近28万张选票从纽约送至宾州兰开斯特市(Lancaster)后,连同送选票的卡车一起消失。

菲尔‧克莱恩

“阿米斯塔德项目”(Amistad Project)近几周已在美国数州提交了诉讼,12月1日该项目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Arlington)召开了记者会。该项目主任克莱恩是原地区检察官和堪萨斯检察长。他在记者会上说,他获得的证据显示,“10月21日,13万张至28万张填好的选票从纽约长岛贝斯佩奇(Bethpage)运送至宾州兰开斯特市,到达后,这些选票及其运送车都不见了。”克莱恩表示,证据来自USPS(美国邮政署)一家外包商。
根据Just the News网站报导,吹哨人杰西‧摩根(Jesse Morgan)是美国邮局(USPS)一家外包商的卡车司机,他在12月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10月21日他驾驶的卡车上装载了大约28.8万张选票,他把车停在宾州兰开斯特市一个USPS仓库的停车位后,这辆卡车连同车上的选票都不见了。

摩根说,那天USPS工作人员的行为举止异常,“完全不按照正常程序工作,行为表现也(与正常情况)大相径庭。”他表示,这些邮寄选票的寄送地址是宾州哈里斯堡市(Harrisburg),但他必须要送到兰开斯特市,这一点也不同寻常。

克莱恩在记者会上还表示,USPS工作人员参与“广泛的非法行为”影响选举,至少一位吹哨人透露,他们跨州运送了数千张提前填好的选票,如果是真的,这属于联邦犯罪。

克莱恩说,他将把这些信息呈交给执法部门,包括FBI、其它地区检察官,以及本地检察官。克莱恩团队已经联络了宾州和纽约州的检察官。

另一位USPS吹哨人是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的伊桑‧皮斯(Ethan Pease)。他在记者会上说,他得知邮政局计划把数万张邮寄选票的日期改填成11月3日投票日之前的时间。皮斯和克莱恩都表示,这是企图避开(邮寄)选票的提交截止日期。

“阿米斯塔德项目”在记者会上还表示,其所获证词显示,“亚利桑那州有超过30万张问题选票,密歇根州有54.8万张,乔治亚州有20.4万张,宾州有12.1万张。”

这些问题选票意味着川普可以轻易翻盘亚利桑大、密歇根、乔治亚州和宾州。

面对上千份宣誓证词、吹哨人的挺身而出和法律团队的不懈努力,民主党的最后一招就是胁迫、恐吓和暴力打击他们,使他们不敢吱声。

前联邦检察官、德州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透露,参与她的2020年选举舞弊法律诉讼活动的证人正受到威胁,甚至有证人遭殴打受伤。

12月1日鲍威尔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的采访,透露了她目前遇到的难题。她说,有些人,包括那些具有政府职责的人,“(若)没有某些保护措施”就无法挺身而出(作证)。她呼吁政府提供此类保护。
鲍威尔说,潜在的证人有失去工作的危险,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鲍威尔还说,一名证人已被“殴打并住院”。“(威胁和恐吓)对挺身而出的人造成各种各样的影响。”

在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署长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致信拜登批准为其提供过渡资源的信中,她也提到,自己及其家人,甚至宠物均受到来自不同渠道的威胁,胁迫她过早做决定。她信中说:“我从网上、通过电话和邮件收到对我、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安全威胁,以胁迫我过早做出这一决定。”

竞选团队律师也受到威胁。领导川普竞选团队对宾夕法尼亚州选举结果提出异议的律师琳达‧科恩斯(Linda Kerns)已经遭受了各种形式的骚扰,目前正处于官方保护之下。11月18日的一份文件称,她“受到了伤害威胁,以至于警方和美国执法官必须介入保护她的安全”。科恩斯还向联邦法院投诉,称她收到了一名柯克兰和埃利斯律师事务所(Kirkland & Ellis)律师的具辱骂性的语音邮件。

川普团队另一名知名律师林伍德(Lin Wood)不久前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最近收到大量的侮辱性和死亡威胁邮件。

压力和打击不仅来自匿名暴力分子,民主党议员也公开对证人施压。在乔治亚州监控录影公开的时候,一位民主党女议员没有追问任何细节,只是质问举证人,为什么不把这样的证据拿到法庭上去。

而在在周三(12月2日)密歇根州听证会上,证人杰西‧雅各布作证选举工作人员要求她篡改邮寄选票的日期后,在场听证的民主党州众议员辛西娅‧约翰逊,问证人的唯一一个问题是:你的真名是什么?让人怀疑她到底是在探询真相还是政治施压?

但是,为了美国的正义和未来,还是有更多勇敢的美国人在最后关头站出来,指证他们经历和看到的非法窃取选票的行为。吹哨人冒着丢掉工作、自己和家人生命收到威胁而说出来的证词,必将扭转2020美国大选的方向,他们的挺身而出将永远被美国人记住并被载入史册。

川普“停止窃取大选”行动赢得重大胜利 美国罗文 美国的那些事儿 今天 虽然一些法庭拒绝听取川普法律团队收集的确凿证据,主流媒体也继续选择无视,但是,几个战场州的共和党议员听证会正在进行并且开始显现重大胜利。 在昨天(12月3日)周四的听证会上,自愿协助川普团队工作的律师杰基‧皮克(Jackie Pick)展示了收到的乔州富尔顿县(Fulton)州立农业球馆(State Farm Arena)选票统计室的令人震惊的视频录像。在这个投票中心,共和党投票观察员不被允许观看计票过程。 皮克表示,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左右,一名扎着辫子的金发女子告诉工作人员停止计票,并让每个人都回家。但录像显示,有四个选举工作人员留下来了。他们在扫描区域等待,直到共和党监票员和媒体离开房间后,才于11点左右,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开始“扫描选票”。 录像中可以看到,所有人都撤走后,工作人员从盖着黑桌布的桌子底下拉出装有选票的手提箱。皮克质疑“将选票箱放在桌布下”是否正常。在查看录像后,她表示这不是正常的程序,违反了州和县的法律。 川普总统转发了该监视录影,称它为blockbuster大片,并发推文说,“乔治亚‘共和党’州长和州务卿,必须立即允许总统选举中的签名验证匹配。如果这么做,我们就能迅速而轻松地赢得该州,更重要的是,为大卫和凯利的大获全胜铺平道路。” 川普推文中的大卫和凯利是目前最后两个参议员候选人,他们均位于乔治亚州,他们的胜利与否决定共和党人是否会控制参议院,这场参议员之争已经成了美国史上最烧钱的参议员竞争。一位Super PAC的代表表示目前的广告投入已经超过2.8亿美元,最终可能会到达5亿美元。由于他们对于川普的寻求选票公正的行为一直保持沉默,参与川普法律大战的林伍德律师在昨天的“停止盗窃大选”的集会上公开呼吁民众不要投票给他们。而一些当地共和党人则表示,如果他俩不在支持总统的事上明确公开表态,很多人将拒绝投他们的票。 据事前的声明,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将亲自前往乔治亚州为他俩拉票助力。很多共和党人将他俩能否进入参议院,视为如若川普败选、共和党阻挡民主党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目前参议院的票数虽然是50:48共和党占多数,但如果失去这两席,如果拜登最后成为总统,虽然民主党也是50:50的票数和共和党一样,但是副总统可以投一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共和党将没有办法抵挡民主党的任何提议。 乔治亚州事发时的监控录像被公开后,一直为共和党人不满、并被林伍德和鲍威尔律师称为因购买多米尼机器拿了回扣的该州(共和党)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眼看着纸包不住火,开始转向呼吁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下令对选票的签名进行审计。 昨天(12月3日)坎普在福克斯新闻的 “英格拉汉角”(The Ingraham Angle)节目中表示,州法律赋予州务卿权力,在必要时审计或调整选举程序。“我之前就呼吁进行签名审计”,他说,“很明显,根据法律和(州)宪法,州务卿必须下令这样做,但他还没做。我认为应该做这件事。” 坎普提及录像说,“尤其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它引发了更多问题,在这方面需要有透明度。”“我再次呼吁(审计签名),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希望我们能从立法机构今天举行的听证会上看到更多的东西,我们可以看看接下来怎么发展。” 有鉴于此,有右翼媒体(RSBN)马上预测川普已获得乔治亚州的16张选举人票,随即它的预测被推特贴上蓝标,称“官方来源还没有对此做出预测”。鉴于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的倾向性,很多美国民众认为越是蓝标的新闻越值得关注,因为它们最后总是被发现是真实的。 而昨天内华达州法庭听证会也取得重大胜利。此次听证会,是内华达州的选举舞弊证据首次在法庭上公开,包括12名亲眼见到选举作弊的爆料证人,超过1,000份证人宣誓证词。原告律师杰西·宾纳尔(Jesse R. Binnall),在出庭后向记者表示,向法庭出具了想要呈现的证据,这是有关选举欺诈、选举不合规“令人震惊的证据”。 律师团队表示,希望法庭判决能阻止内华达州将选举人票归拜登的认证。“我们知道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有准备。如果我们要为维护选举公正站出来,我们要保证总统是由选民、合法的选民选出,而不是产生那些窃国者,我们前面还有很长的奋战之路。但今天是非常好的一天,能够将选举舞弊的切实证据,上呈法庭!”律师杰西·宾纳尔说。 听证会期间,民众则在内华达(Nevada)州首府卡森市(Carson)法院外集会,要求排除非法选票,还选举以公平、公正和透明。“计算每一张合法选票,剔除所有非法选票”。 根据内华达州共和党在推特上的公告,目前法律团队提交给法院的证据包含:8000张选票的地址根本不存在、1.5万选票的地址是空地或者商用地址、2468张选票选民已搬走、4.2万选票为重复选票、1500张选票选民已死亡、近2万张选票的地址是外州地址、约6千选票的地址无人居住等等。一位数据专家作证,他分析了200万份资料后发现,内华达州有超过10万个非法选票的案例。 目前拜登在内华达州比川普多33,596张选票,如果剔除以上非法选票,川普将轻松赢得内华达州的6张选举人票。 《华盛顿观察者报》(Washington Examiner)12月2日引述美国保守联盟主席马特‧施拉普(Matt Schlapp)的话表示,“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从未看到像克拉克县这样大规模的非法投票行为,这属于腐败问题,我原本认为这不会在现代、自由的国家发生。”施拉普当时就表示,如果剔除非法选票,川普稳赢内华达州。 施拉普的团队发现,内华达州的问题也同样发生在其它州。他表示,此时是美国的一段耻辱史,他们也在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宾州、密歇根州做出同样的肮脏行为,剥夺了7330万美国选民的投票权,这是一场人权危机。他说:“我们要立即揭露选举欺诈,否则美国永远不会接受这次选举。” 曾参与各类反恐行动的前中情局(CIA)官员加里‧伯恩森(Gary Berntsen)担心,发生在11月大选中的违规行为,可能只是一个大阴谋中的一部分。他进一步指称,大城市的一些投票站之所以停止点票,可能是因为幕后黑手发现,他们需要制作更多的选票来填补比他们预期更大的缺口。 他并不是唯一持这种看法的人,一些美国人认为,目前民主党对大选的窃取就是一场针对川普的政变,一场他们延续了四年、使用了包括弹劾、数千份传票等方法都没有完成的任务。 美国空军退役中将麦金纳尼,最近在接受WVW-TV采访时说,这次大选舞弊不是简单的选票欺诈,而是最高级别的叛国行为;是美国国内的叛国者和美国的敌人合谋,用中情局研发的锤子和积分卡系统,来实时操纵数据,进行电子欺诈,重新分配选票,是一场政变。 美国只有在战争状态下才会以叛国罪指控公民,在没有战争的时期,为了保护公民的言论和结社自由等宪法权力,是不会以叛国罪起诉公民的,但是很多美国人认为窃取大选的行为实质上是叛国性质的。

川普“停止窃取大选”行动赢得重大胜利

美国罗文 美国的那些事儿 今天
虽然一些法庭拒绝听取川普法律团队收集的确凿证据,主流媒体也继续选择无视,但是,几个战场州的共和党议员听证会正在进行并且开始显现重大胜利。

在昨天(12月3日)周四的听证会上,自愿协助川普团队工作的律师杰基‧皮克(Jackie Pick)展示了收到的乔州富尔顿县(Fulton)州立农业球馆(State Farm Arena)选票统计室的令人震惊的视频录像。在这个投票中心,共和党投票观察员不被允许观看计票过程。

皮克表示,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左右,一名扎着辫子的金发女子告诉工作人员停止计票,并让每个人都回家。但录像显示,有四个选举工作人员留下来了。他们在扫描区域等待,直到共和党监票员和媒体离开房间后,才于11点左右,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开始“扫描选票”。

录像中可以看到,所有人都撤走后,工作人员从盖着黑桌布的桌子底下拉出装有选票的手提箱。皮克质疑“将选票箱放在桌布下”是否正常。在查看录像后,她表示这不是正常的程序,违反了州和县的法律。

川普总统转发了该监视录影,称它为blockbuster大片,并发推文说,“乔治亚‘共和党’州长和州务卿,必须立即允许总统选举中的签名验证匹配。如果这么做,我们就能迅速而轻松地赢得该州,更重要的是,为大卫和凯利的大获全胜铺平道路。”

川普推文中的大卫和凯利是目前最后两个参议员候选人,他们均位于乔治亚州,他们的胜利与否决定共和党人是否会控制参议院,这场参议员之争已经成了美国史上最烧钱的参议员竞争。一位Super PAC的代表表示目前的广告投入已经超过2.8亿美元,最终可能会到达5亿美元。由于他们对于川普的寻求选票公正的行为一直保持沉默,参与川普法律大战的林伍德律师在昨天的“停止盗窃大选”的集会上公开呼吁民众不要投票给他们。而一些当地共和党人则表示,如果他俩不在支持总统的事上明确公开表态,很多人将拒绝投他们的票。

据事前的声明,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将亲自前往乔治亚州为他俩拉票助力。很多共和党人将他俩能否进入参议院,视为如若川普败选、共和党阻挡民主党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目前参议院的票数虽然是50:48共和党占多数,但如果失去这两席,如果拜登最后成为总统,虽然民主党也是50:50的票数和共和党一样,但是副总统可以投一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共和党将没有办法抵挡民主党的任何提议。

乔治亚州事发时的监控录像被公开后,一直为共和党人不满、并被林伍德和鲍威尔律师称为因购买多米尼机器拿了回扣的该州(共和党)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眼看着纸包不住火,开始转向呼吁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下令对选票的签名进行审计。

昨天(12月3日)坎普在福克斯新闻的 “英格拉汉角”(The Ingraham Angle)节目中表示,州法律赋予州务卿权力,在必要时审计或调整选举程序。“我之前就呼吁进行签名审计”,他说,“很明显,根据法律和(州)宪法,州务卿必须下令这样做,但他还没做。我认为应该做这件事。”

坎普提及录像说,“尤其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它引发了更多问题,在这方面需要有透明度。”“我再次呼吁(审计签名),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希望我们能从立法机构今天举行的听证会上看到更多的东西,我们可以看看接下来怎么发展。”

有鉴于此,有右翼媒体(RSBN)马上预测川普已获得乔治亚州的16张选举人票,随即它的预测被推特贴上蓝标,称“官方来源还没有对此做出预测”。鉴于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的倾向性,很多美国民众认为越是蓝标的新闻越值得关注,因为它们最后总是被发现是真实的。

而昨天内华达州法庭听证会也取得重大胜利。此次听证会,是内华达州的选举舞弊证据首次在法庭上公开,包括12名亲眼见到选举作弊的爆料证人,超过1,000份证人宣誓证词。原告律师杰西·宾纳尔(Jesse R. Binnall),在出庭后向记者表示,向法庭出具了想要呈现的证据,这是有关选举欺诈、选举不合规“令人震惊的证据”。

律师团队表示,希望法庭判决能阻止内华达州将选举人票归拜登的认证。“我们知道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有准备。如果我们要为维护选举公正站出来,我们要保证总统是由选民、合法的选民选出,而不是产生那些窃国者,我们前面还有很长的奋战之路。但今天是非常好的一天,能够将选举舞弊的切实证据,上呈法庭!”律师杰西·宾纳尔说。

听证会期间,民众则在内华达(Nevada)州首府卡森市(Carson)法院外集会,要求排除非法选票,还选举以公平、公正和透明。“计算每一张合法选票,剔除所有非法选票”。

根据内华达州共和党在推特上的公告,目前法律团队提交给法院的证据包含:8000张选票的地址根本不存在、1.5万选票的地址是空地或者商用地址、2468张选票选民已搬走、4.2万选票为重复选票、1500张选票选民已死亡、近2万张选票的地址是外州地址、约6千选票的地址无人居住等等。一位数据专家作证,他分析了200万份资料后发现,内华达州有超过10万个非法选票的案例。

目前拜登在内华达州比川普多33,596张选票,如果剔除以上非法选票,川普将轻松赢得内华达州的6张选举人票。

《华盛顿观察者报》(Washington Examiner)12月2日引述美国保守联盟主席马特‧施拉普(Matt Schlapp)的话表示,“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从未看到像克拉克县这样大规模的非法投票行为,这属于腐败问题,我原本认为这不会在现代、自由的国家发生。”施拉普当时就表示,如果剔除非法选票,川普稳赢内华达州。

施拉普的团队发现,内华达州的问题也同样发生在其它州。他表示,此时是美国的一段耻辱史,他们也在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宾州、密歇根州做出同样的肮脏行为,剥夺了7330万美国选民的投票权,这是一场人权危机。他说:“我们要立即揭露选举欺诈,否则美国永远不会接受这次选举。”

曾参与各类反恐行动的前中情局(CIA)官员加里‧伯恩森(Gary Berntsen)担心,发生在11月大选中的违规行为,可能只是一个大阴谋中的一部分。他进一步指称,大城市的一些投票站之所以停止点票,可能是因为幕后黑手发现,他们需要制作更多的选票来填补比他们预期更大的缺口。

他并不是唯一持这种看法的人,一些美国人认为,目前民主党对大选的窃取就是一场针对川普的政变,一场他们延续了四年、使用了包括弹劾、数千份传票等方法都没有完成的任务。

美国空军退役中将麦金纳尼,最近在接受WVW-TV采访时说,这次大选舞弊不是简单的选票欺诈,而是最高级别的叛国行为;是美国国内的叛国者和美国的敌人合谋,用中情局研发的锤子和积分卡系统,来实时操纵数据,进行电子欺诈,重新分配选票,是一场政变。

美国只有在战争状态下才会以叛国罪指控公民,在没有战争的时期,为了保护公民的言论和结社自由等宪法权力,是不会以叛国罪起诉公民的,但是很多美国人认为窃取大选的行为实质上是叛国性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