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獨立宣言: 陳斯紅轉發。序文 1776年7月4日,于國會內 美洲十三合衆州全體一致宣告 此時此刻,于人事發展進程中,斯屬必要者,業爲解消一群人民與他群間之政治捆縛,並視其地位─基于自然法與造物主之賜─于塵世諸政權間爲互不隸屬且相互平等,適切尊重人類宣告獨立的目標理想之需求。 前言 我等之見解爲,下述真理不證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擁諸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原意爲:擁有私人資産之權)。 茲確保如此權力,立政府于人民之間,經受統治者之同意取得應有之權力;特此,無論何種政體于何時壞此標的,則人民有權改組或棄絕之,並另立新政府,本此原則,以成此型式之政權,因其影響人民之安全幸福至巨。 深思熟慮後,當得此論,即建立長久之政府,不應以無足輕重之理由改組,而基于已知之過往,世人甯可容忍積重難返之邪僻。然當連串之濫權者與篡奪者執迷不悟,迫人民屈伏于絕對專制下時,推翻此政府,是其權利,是其義務,並爲未來之安穩提供新保障。 控訴 此限制已令各殖民地長久不堪,此事現今亦已成爲必要,即由人民改變過往政府體制。大不列顛今上長久以來剝下益上,直接導致遍及各州之專制暴政。爲證明斯言屬實,且將事實呈交公正之世間。 他拒絕批准,俾益最深且對公衆利益至關緊要之法條。 他禁止轄下總督們通過當前迫切而必要之法條,延宕法條直至得其恩准;而于留中不發期間,他徹底置之不理。 他拒絕通過其他法條以調解廣大行政區內之人民,除非人民放棄于立法機構內之代表權,此爲人民至高無上之權,唯暴君畏之懼之。 他于異常、不當、且遠離公共紀綠保管之處所召集民意代表與會,唯一目的爲使其因疲于奔命而屈從于他個人之意旨。 他反複解散議會,因其勇于堅決反對他侵犯民權。 他長期拒絕─于議會解散之後─使其他人當選以讓立法權─無可消滅者─回歸由多數民意行使;國家長期暴露于一切可能導致動亂之危機。 他力阻各州增加人口,爲達目的而阻撓外籍歸化法,拒絕通過鼓勵移民內附之法 條,並提高撥用新土地之門檻。 他拒絕通過建立司法權之相關法條,藉以妨礙司法。 他置司法于個人意志之下,獨斷決定其職位與薪資之數目與款項。 他設立大量新機構,送來成群的官吏吸取民脂民膏。 他于吾民之間維持常備軍─于承平時期─不經議會同意。 他酬庸軍權,使之自外于,並超逾民權。 他勾吉他人,使我等隸屬之司法體制,既逾越于憲法,亦未經律令之認可。禦准虛有其表之議會所炮制之種種法案: 于吾民中駐紮大軍: 以僞審判卵翼殺人犯逍遙法外: 切斷吾民與他方之貿易往來: 不經吾民同意即開征稅賦: 多次剝奪吾民由陪審團聽審之權益: 押送吾民至海外,審以羅織之罪名: 廢止英式自由法制于一鄰省,立專制政府于其中,並擴展其疆域,作爲樣板與便宜行事之手段,用以推行相同之威權統治至各殖民地中 奪吾民之憲章,廢止我最具價值之律法並根本改變我政府體制: 中斷我之立法職能,而聲稱他們有權爲我一切大小事宜立法。 他抛棄此地之政務,聲明吾民不在其保護之下,對吾民強加戰爭之重荷。 他掠奪我海域,踐踏沿岸,焚燒城鎮,殘民以逞。 他刻正運來大批外籍傭兵以咨意屠戮、蹂躏、與妄爲,其手段之虐酷與卑劣幾與最野蠻之時代毫無二致,作爲一個文明國家之元首,完全失格。 他強俘吾民于公海且武裝之,以對其母國不利,強令其成爲親朋好友之劊子手,或被害者。 他煽動內亂于吾民之間,圖我開疆拓土之民;衆所周知,未開化之印地安野人作戰法則爲不分男女老幼格殺勿論。 于承受如此壓迫之時期吾民謙詞請願興革:吾民一再之請願遭回以反複之傷害。一國之君,其品格已然烙下可稱爲殘虐之措施時,已不配作爲自由民之統治者。 譴責 並非我等未曾顧念我不列顛之同胞。我等曾不時警示其企圖,即外延立法權以將非法之司法管轄權籠罩吾民。我等曾提醒其民,我移民與墾殖者之狀況。我等曾籲其天生之正義感與雅量,我等曾求其以同文同種之情一改前非,其作爲,無可避免地影響雙方之關系與往來。他們對情理之聲充耳不聞。我等必須因而順勢宣告與之分離,並待之如待其余人等,敵視我者敵視之,睦我者睦之,友我者友之。 總結 領銜簽署者們主張(現時人民須改組政府之態勢,不列顛致之),各殖民地有必要推翻與不列顛主權之政治束縛,成爲獨立國家。結論之核心,包含于7月2日通過之李氏決議文。 我等,美利堅合衆國之代表,召開全員大會,爲吾民之公正意向世界最崇高之正義籲求,以各殖民地正直善良民意之名義,及其授權,鄭重發表與宣告,團結之諸殖民地爲,亦有權是,自由獨立之國家,有權宣戰、構和、締盟、建立貿易關系、從事其他獨立國家有權行使之事務。爲支持此宣言,以神賜之洲之屏障爲堅固依靠,吾等相互托付生命、財産、與榮譽。

美國獨立宣言:陈斯红轉發。序文
1776年7月4日,于國會內
美洲十三合衆州全體一致宣告
此時此刻,于人事發展進程中,斯屬必要者,業爲解消一群人民與他群間之政治捆縛,並視其地位─基于自然法與造物主之賜─于塵世諸政權間爲互不隸屬且相互平等,適切尊重人類宣告獨立的目標理想之需求。
前言
我等之見解爲,下述真理不證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擁諸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原意爲:擁有私人資産之權)。
茲確保如此權力,立政府于人民之間,經受統治者之同意取得應有之權力;特此,無論何種政體于何時壞此標的,則人民有權改組或棄絕之,並另立新政府,本此原則,以成此型式之政權,因其影響人民之安全幸福至巨。
深思熟慮後,當得此論,即建立長久之政府,不應以無足輕重之理由改組,而基于已知之過往,世人甯可容忍積重難返之邪僻。然當連串之濫權者與篡奪者執迷不悟,迫人民屈伏于絕對專制下時,推翻此政府,是其權利,是其義務,並爲未來之安穩提供新保障。
控訴
此限制已令各殖民地長久不堪,此事現今亦已成爲必要,即由人民改變過往政府體制。大不列顛今上長久以來剝下益上,直接導致遍及各州之專制暴政。爲證明斯言屬實,且將事實呈交公正之世間。
他拒絕批准,俾益最深且對公衆利益至關緊要之法條。
他禁止轄下總督們通過當前迫切而必要之法條,延宕法條直至得其恩准;而于留中不發期間,他徹底置之不理。
他拒絕通過其他法條以調解廣大行政區內之人民,除非人民放棄于立法機構內之代表權,此爲人民至高無上之權,唯暴君畏之懼之。
他于異常、不當、且遠離公共紀綠保管之處所召集民意代表與會,唯一目的爲使其因疲于奔命而屈從于他個人之意旨。
他反複解散議會,因其勇于堅決反對他侵犯民權。
他長期拒絕─于議會解散之後─使其他人當選以讓立法權─無可消滅者─回歸由多數民意行使;國家長期暴露于一切可能導致動亂之危機。
他力阻各州增加人口,爲達目的而阻撓外籍歸化法,拒絕通過鼓勵移民內附之法  條,並提高撥用新土地之門檻。
他拒絕通過建立司法權之相關法條,藉以妨礙司法。
他置司法于個人意志之下,獨斷決定其職位與薪資之數目與款項。
他設立大量新機構,送來成群的官吏吸取民脂民膏。
他于吾民之間維持常備軍─于承平時期─不經議會同意。
他酬庸軍權,使之自外于,並超逾民權。
他勾吉他人,使我等隸屬之司法體制,既逾越于憲法,亦未經律令之認可。禦准虛有其表之議會所炮制之種種法案:
于吾民中駐紮大軍:
以僞審判卵翼殺人犯逍遙法外:
切斷吾民與他方之貿易往來:
不經吾民同意即開征稅賦:
多次剝奪吾民由陪審團聽審之權益:
押送吾民至海外,審以羅織之罪名:
廢止英式自由法制于一鄰省,立專制政府于其中,並擴展其疆域,作爲樣板與便宜行事之手段,用以推行相同之威權統治至各殖民地中
奪吾民之憲章,廢止我最具價值之律法並根本改變我政府體制:
中斷我之立法職能,而聲稱他們有權爲我一切大小事宜立法。
他抛棄此地之政務,聲明吾民不在其保護之下,對吾民強加戰爭之重荷。
他掠奪我海域,踐踏沿岸,焚燒城鎮,殘民以逞。
他刻正運來大批外籍傭兵以咨意屠戮、蹂躏、與妄爲,其手段之虐酷與卑劣幾與最野蠻之時代毫無二致,作爲一個文明國家之元首,完全失格。
他強俘吾民于公海且武裝之,以對其母國不利,強令其成爲親朋好友之劊子手,或被害者。
他煽動內亂于吾民之間,圖我開疆拓土之民;衆所周知,未開化之印地安野人作戰法則爲不分男女老幼格殺勿論。
于承受如此壓迫之時期吾民謙詞請願興革:吾民一再之請願遭回以反複之傷害。一國之君,其品格已然烙下可稱爲殘虐之措施時,已不配作爲自由民之統治者。
譴責
並非我等未曾顧念我不列顛之同胞。我等曾不時警示其企圖,即外延立法權以將非法之司法管轄權籠罩吾民。我等曾提醒其民,我移民與墾殖者之狀況。我等曾籲其天生之正義感與雅量,我等曾求其以同文同種之情一改前非,其作爲,無可避免地影響雙方之關系與往來。他們對情理之聲充耳不聞。我等必須因而順勢宣告與之分離,並待之如待其余人等,敵視我者敵視之,睦我者睦之,友我者友之。
總結
領銜簽署者們主張(現時人民須改組政府之態勢,不列顛致之),各殖民地有必要推翻與不列顛主權之政治束縛,成爲獨立國家。結論之核心,包含于7月2日通過之李氏決議文。
我等,美利堅合衆國之代表,召開全員大會,爲吾民之公正意向世界最崇高之正義籲求,以各殖民地正直善良民意之名義,及其授權,鄭重發表與宣告,團結之諸殖民地爲,亦有權是,自由獨立之國家,有權宣戰、構和、締盟、建立貿易關系、從事其他獨立國家有權行使之事務。爲支持此宣言,以神賜之洲之屏障爲堅固依靠,吾等相互托付生命、財産、與榮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