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是通过律师科斯特洛(Robert J. Costello)向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求救,而科斯特洛曾与朱利安尼对话十多次。 科斯特洛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在其中一次对话中,他曾直接问朱利安尼,特朗普是否可以“赦免”科恩,当时朱利安尼表示,特朗普不愿意讨论赦免问题,之后两人就没有继续讨论下去。 据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现已对此展开调查。此前,美国联邦检察官曾以可能“违反联邦刑法”为由,要求科斯特洛交出有关邮件及文件。 其中一封邮件显示,科斯特洛在与朱利安尼对话后,于2018年4月给科恩的邮件中表示,“今晚好好睡觉,你有朋友在高处。”他还补充说:“有些来自白宫对你的非常积极的评论。” 对于《纽约时报》的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拒绝置评。报道指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迹象说明美国联邦检察官怀疑科斯特洛有不法之处,至于调查方向亦不清楚。 13日,朱利安尼回应称,他与科斯特洛的对话,主要是科恩担心特朗普“对他非常生气”。 有消息人士透露,科恩上月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闭门听证会中,披露了他与科斯特洛的接触,时间在2018年4月至7月,也就是他被控告之前。 不过他在众议院监督及改革委员会听证时,没有提到有关“赦免”的谈话内容,他也坚称从来没有要求赦免。 此前有报道称,科恩向检察官描述了科斯特洛与朱利安尼的谈话情况,科斯特洛当时拒绝置评。科斯特洛指责科恩将他拉下水,作为争取减刑的一部分。

科恩是通过律师科斯特洛(Robert J. Costello)向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求救,而科斯特洛曾与朱利安尼对话十多次。

科斯特洛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在其中一次对话中,他曾直接问朱利安尼,特朗普是否可以“赦免”科恩,当时朱利安尼表示,特朗普不愿意讨论赦免问题,之后两人就没有继续讨论下去。

据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现已对此展开调查。此前,美国联邦检察官曾以可能“违反联邦刑法”为由,要求科斯特洛交出有关邮件及文件。

其中一封邮件显示,科斯特洛在与朱利安尼对话后,于2018年4月给科恩的邮件中表示,“今晚好好睡觉,你有朋友在高处。”他还补充说:“有些来自白宫对你的非常积极的评论。”

对于《纽约时报》的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拒绝置评。报道指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迹象说明美国联邦检察官怀疑科斯特洛有不法之处,至于调查方向亦不清楚。

13日,朱利安尼回应称,他与科斯特洛的对话,主要是科恩担心特朗普“对他非常生气”。

有消息人士透露,科恩上月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闭门听证会中,披露了他与科斯特洛的接触,时间在2018年4月至7月,也就是他被控告之前。

不过他在众议院监督及改革委员会听证时,没有提到有关“赦免”的谈话内容,他也坚称从来没有要求赦免。

此前有报道称,科恩向检察官描述了科斯特洛与朱利安尼的谈话情况,科斯特洛当时拒绝置评。科斯特洛指责科恩将他拉下水,作为争取减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