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亚太顾问团的王湉(天天)代表MAVNI 大兵进白宫请愿 2017-06-29 AASA 美国华人之声 我们在《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一文中,介绍过因MAVNI计划于去年被取消,导致至少2000已经签约的华人身份无着落,将面临被遣返。(链接: 《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 AASA今年以来一直在多方面跟国会议员接触, 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关注。机会终于来了。川普亚太顾问团在洛杉矶的成员之一王湉,(同时也是AASA发起人之一 )在华盛顿上访期间, 收到川普总统的邀请去白宫参加晚宴,已经把 “讨说法”的请愿书递交给了白宫幕僚长普里博斯 (Priebus), 由他转交到总统手中。 通过服役于军队获得美国身份源于“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军事资源”(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项目,MAVNI项目起始于2008年小布什政府期间。该计划主旨是招募合法的非绿卡非公民在美外籍人士入伍,被招募者需具有军队需要的重要技能,比如某领域保健专家或某语言专家等。一旦被招募,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MAVNI主要面对的是大学本科或更高学历的毕业生或某一领域特别优秀的在校学生。起初每年招募1000人,需在军队服役一年,至2014年每年扩招至5000人,而服役年限也变更为4年。 MAVNI于2016年9月被奥巴马政府中止(closed indefinitely),不再招募新人。至于已经签约的、处于过渡期的人,遭遇了大麻烦,陷入身份尴尬的境地。“在这些处于尴尬境地的人中,大约有我们2000左右的华人,他们已经签约,有的还卖了房子带着家属迁徙到服役区域。而MAVNI政策的改变,使得这些人既失去了之前留美的合法签证,又难以继续服兵役以获得新身份,他们被‘卡’在这里,不知何去何从。他们向国防部了解情况,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他们很可能面临被遣返”,川普亚太顾问王湉说,“他们(面临麻烦的华人群体)联系到我,希望能协助维权,我只能帮助他们向总统请愿。” 在王湉提交的请愿书中,提到了这些人目前面临的困境,“奥巴马政府出台的新政策,使得已经签约的人获得身份的过程无限期延长”。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服役前必须经过一个培训过程(Basic Combat Training,BCT)。这个过程完成后可以获得身份。而新的政策在“通过”BCT之前,增加了不同部门介入审查等项目,使得看似简单的培训变成很可能最终无法完成的过程,而这些人将不能正常进入服兵役阶段,也难以获得身份。 今天华盛顿邮报也刊发了标题为:“五角大楼曾经答应服役就给他们身份,而到今天可能是帮助他们被遣返”。面对该群体中千名华人的迫切需求,王湉于今晚(2017/6/28)参加总统川普的晚宴,他把大家的请愿书递交到了白宫。并且,约了国会的U.S.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副主席,准备详细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

川普亚太顾问团的王湉(天天)代表MAVNI 大兵进白宫请愿
2017-06-29 AASA 美国华人之声
我们在《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一文中,介绍过因MAVNI计划于去年被取消,导致至少2000已经签约的华人身份无着落,将面临被遣返。(链接: 《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

AASA今年以来一直在多方面跟国会议员接触, 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关注。机会终于来了。川普亚太顾问团在洛杉矶的成员之一王湉,(同时也是AASA发起人之一 )在华盛顿上访期间, 收到川普总统的邀请去白宫参加晚宴,已经把 “讨说法”的请愿书递交给了白宫幕僚长普里博斯 (Priebus), 由他转交到总统手中。

通过服役于军队获得美国身份源于“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军事资源”(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项目,MAVNI项目起始于2008年小布什政府期间。该计划主旨是招募合法的非绿卡非公民在美外籍人士入伍,被招募者需具有军队需要的重要技能,比如某领域保健专家或某语言专家等。一旦被招募,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MAVNI主要面对的是大学本科或更高学历的毕业生或某一领域特别优秀的在校学生。起初每年招募1000人,需在军队服役一年,至2014年每年扩招至5000人,而服役年限也变更为4年。

MAVNI于2016年9月被奥巴马政府中止(closed indefinitely),不再招募新人。至于已经签约的、处于过渡期的人,遭遇了大麻烦,陷入身份尴尬的境地。“在这些处于尴尬境地的人中,大约有我们2000左右的华人,他们已经签约,有的还卖了房子带着家属迁徙到服役区域。而MAVNI政策的改变,使得这些人既失去了之前留美的合法签证,又难以继续服兵役以获得新身份,他们被‘卡’在这里,不知何去何从。他们向国防部了解情况,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他们很可能面临被遣返”,川普亚太顾问王湉说,“他们(面临麻烦的华人群体)联系到我,希望能协助维权,我只能帮助他们向总统请愿。”

在王湉提交的请愿书中,提到了这些人目前面临的困境,“奥巴马政府出台的新政策,使得已经签约的人获得身份的过程无限期延长”。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服役前必须经过一个培训过程(Basic Combat Training,BCT)。这个过程完成后可以获得身份。而新的政策在“通过”BCT之前,增加了不同部门介入审查等项目,使得看似简单的培训变成很可能最终无法完成的过程,而这些人将不能正常进入服兵役阶段,也难以获得身份。

今天华盛顿邮报也刊发了标题为:“五角大楼曾经答应服役就给他们身份,而到今天可能是帮助他们被遣返”。面对该群体中千名华人的迫切需求,王湉于今晚(2017/6/28)参加总统川普的晚宴,他把大家的请愿书递交到了白宫。并且,约了国会的U.S.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副主席,准备详细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

《川普亚太顾问团的王湉(天天)代表MAVNI 大兵进白宫请愿 2017-06-29 AASA 美国华人之声 我们在《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一文中,介绍过因MAVNI计划于去年被取消,导致至少2000已经签约的华人身份无着落,将面临被遣返。(链接: 《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 AASA今年以来一直在多方面跟国会议员接触, 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关注。机会终于来了。川普亚太顾问团在洛杉矶的成员之一王湉,(同时也是AASA发起人之一 )在华盛顿上访期间, 收到川普总统的邀请去白宫参加晚宴,已经把 “讨说法”的请愿书递交给了白宫幕僚长普里博斯 (Priebus), 由他转交到总统手中。 通过服役于军队获得美国身份源于“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军事资源”(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项目,MAVNI项目起始于2008年小布什政府期间。该计划主旨是招募合法的非绿卡非公民在美外籍人士入伍,被招募者需具有军队需要的重要技能,比如某领域保健专家或某语言专家等。一旦被招募,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MAVNI主要面对的是大学本科或更高学历的毕业生或某一领域特别优秀的在校学生。起初每年招募1000人,需在军队服役一年,至2014年每年扩招至5000人,而服役年限也变更为4年。 MAVNI于2016年9月被奥巴马政府中止(closed indefinitely),不再招募新人。至于已经签约的、处于过渡期的人,遭遇了大麻烦,陷入身份尴尬的境地。“在这些处于尴尬境地的人中,大约有我们2000左右的华人,他们已经签约,有的还卖了房子带着家属迁徙到服役区域。而MAVNI政策的改变,使得这些人既失去了之前留美的合法签证,又难以继续服兵役以获得新身份,他们被‘卡’在这里,不知何去何从。他们向国防部了解情况,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他们很可能面临被遣返”,川普亚太顾问王湉说,“他们(面临麻烦的华人群体)联系到我,希望能协助维权,我只能帮助他们向总统请愿。” 在王湉提交的请愿书中,提到了这些人目前面临的困境,“奥巴马政府出台的新政策,使得已经签约的人获得身份的过程无限期延长”。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服役前必须经过一个培训过程(Basic Combat Training,BCT)。这个过程完成后可以获得身份。而新的政策在“通过”BCT之前,增加了不同部门介入审查等项目,使得看似简单的培训变成很可能最终无法完成的过程,而这些人将不能正常进入服兵役阶段,也难以获得身份。 今天华盛顿邮报也刊发了标题为:“五角大楼曾经答应服役就给他们身份,而到今天可能是帮助他们被遣返”。面对该群体中千名华人的迫切需求,王湉于今晚(2017/6/28)参加总统川普的晚宴,他把大家的请愿书递交到了白宫。并且,约了国会的U.S.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副主席,准备详细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有2个想法

  1. 中文(繁体)
    川普亞太顧問團的王湉(天天)代表MAVNI 大兵進白宮請願
    2017-06-29 AASA 美國華人之聲
    我們在《奧巴馬毀約華裔美國大兵,MAVNI 大兵集體請願》一文中,介紹過因MAVNI計劃於去年被取消,導致至少2000已經簽約的華人身份無著落,將面臨被遣返。 (鏈接: 《奧巴馬毀約華裔美國大兵,MAVNI 大兵集體請願》)

    AASA今年以來一直在多方面跟國會議員接觸, 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關注。機會終於來了。川普亞太顧問團在洛杉磯的成員之一王湉,(同時也是AASA發起人之一)在華盛頓上訪期間, 收到川普總統的邀請去白宮參加晚宴,已經把“討說法”的請願書遞交給了白宮幕僚長普里博斯(Priebus), 由他轉交到總統手中。

    通過服役於軍隊獲得美國身份源於“國家利益至關重要軍事資源”(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項目,MAVNI項目起始於2008年小布什政府期間。該計劃主旨是招募合法的非綠卡非公民在美外籍人士入伍,被招募者需具有軍隊需要的重要技能,比如某領域保健專家或某語言專家等。一旦被招募,將獲得美國公民身份。 MAVNI主要面對的是大學本科或更高學歷的畢業生或某一領域特別優秀的在校學生。起初每年招募1000人,需在軍隊服役一年,至2014年每年擴招至5000人,而服役年限也變更為4年。

    MAVNI於2016年9月被奧巴馬政府中止(closed indefinitely),不再招募新人。至於已經簽約的、處於過渡期的人,遭遇了大麻煩,陷入身份尷尬的境地。 “在這些處於尷尬境地的人中,大約有我們2000左右的華人,他們已經簽約,有的還賣了房子帶著家屬遷徙到服役區域。而MAVNI政策的改變,使得這些人既失去了之前留美的合法簽證,又難以繼續服兵役以獲得新身份,他們被’卡’在這裡,不知何去何從。他們向國防部了解情況,也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說法。他們很可能面臨被遣返”,川普亞太顧問王湉說,“他們(面臨麻煩的華人群體)聯繫到我,希望能協助維權,我只能幫助他們向總統請願。”

    在王湉提交的請願書中,提到了這些人目前面臨的困境,“奧巴馬政府出台的新政策,使得已經簽約的人獲得身份的過程無限期延長”。按照之前的計劃,他們服役前必須經過一個培訓過程(Basic Combat Training,BCT)。這個過程完成後可以獲得身份。而新的政策在“通過”BCT之前,增加了不同部門介入審查等項目,使得看似簡單的培訓變成很可能最終無法完成的過程,而這些人將不能正常進入服兵役階段,也難以獲得身份。

    今天華盛頓郵報也刊發了標題為:“五角大樓曾經答應服役就給他們身份,而到今天可能是幫助他們被遣返”。面對該群體中千名華人的迫切需求,王湉於今晚(2017/6/28)參加總統川普的晚宴,他把大家的請願書遞交到了白宮。並且,約了國會的U.S.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副主席,準備詳細探討解決問題的方案。Chuān pǔ yàtài gùwèn tuán de wáng tián (tiāntiān) dàibiǎo MAVNI dàbīng jìn báigōng qǐngyuàn 2017-06-29 AASA měiguó huárén zhī shēng wǒmen zài “àobāmǎ huǐyuē huáyì měiguó dàbīng,MAVNI dàbīng jítǐ qǐngyuàn” yī wénzhōng, jièshàoguò yīn MAVNI jìhuà yú qùnián bèi qǔxiāo, dǎozhì zhìshǎo 2000 yǐjīng qiānyuē de huárén shēnfèn wú zhuóluò, jiāng miànlín bèi qiǎnfǎn. (Liànjiē: “Àobāmǎ huǐyuē huáyì měiguó dàbīng,MAVNI dàbīng jítǐ qǐngyuàn”) AASA jīnnián yǐlái yīzhí zài duō fāngmiàn gēn guóhuì yìyuán jiēchù, xīwàng nénggòu dédào tāmen de guānzhù. Jīhuì zhōngyú láile. Chuān pǔ yàtài gùwèn tuán zài luòshānjī de chéngyuán zhī yī wáng tián,(tóngshí yěshì AASA fāqǐ rén zhī yī) zài huáshèngdùn shàngfǎng qíjiān, shōu dào chuān pǔ zǒngtǒng de yāoqǐng qù báigōng cānjiā wǎnyàn, yǐjīng bǎ “tǎo shuōfǎ” de qǐngyuàn shū dìjiāo gěile báigōng mùliáo zhǎng pǔ lǐ bó sī (Priebus), yóu tā zhuǎnjiāo dào zǒngtǒng shǒuzhōng. Tōngguò fúyì yú jūnduì huòdé měiguó shēnfèn yuán yú “guójiā lìyì zhì guān zhòngyào jūnshì zīyuán”(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 xiàngmù,MAVNI xiàngmù qǐ shǐ yú 2008 nián xiǎo bùshí zhèngfǔ qíjiān. Gāi jìhuà zhǔzhǐ shì zhāomù héfǎ de fēi lǜkǎ fēi gōngmín zài měi wàijí rénshì rùwǔ, bèi zhāomù zhě xū jùyǒu jūnduì xūyào de zhòngyào jìnéng, bǐrú mǒu lǐngyù bǎojiàn zhuānjiā huò mǒu yǔyán zhuānjiā děng. Yīdàn bèi zhāomù, jiāng huòdé měiguó gōngmín shēnfèn. MAVNI zhǔyào miàn duì de shì dàxué běnkē huò gèng gāo xuélì de bìyè shēng huò mǒu yī lǐngyù tèbié yōuxiù de zài xiào xuéshēng. Qǐchū měinián zhāomù 1000 rén, xū zài jūnduì fúyì yī nián, zhì 2014 nián měinián kuòzhāo zhì 5000 rén, ér fúyì niánxiàn yě biàngēng wèi 4 nián. MAVNI yú 2016 nián 9 yuè bèi àobāmǎ zhèngfǔ zhōngzhǐ (closed indefinitely), bù zài zhāomù xīnrén. Zhìyú yǐjīng qiānyuē de, chǔyú guòdù qí de rén, zāoyùle dà máfan, xiànrù shēnfèn gāngà de jìngdì. “Zài zhèxiē chǔyú gāngà jìngdì de rén zhōng, dàyuē yǒu wǒmen 2000 zuǒyòu de huárén, tāmen yǐjīng qiānyuē, yǒu de hái màile fángzi dàizhe jiāshǔ qiānxǐ dào fúyì qūyù. Ér MAVNI zhèngcè de gǎibiàn, shǐdé zhèxiē rén jì shī qù liǎo zhīqián liúměi de héfǎ qiānzhèng, yòu nányǐ jìxù fú bīngyì yǐ huòdé xīn shēnfèn, tāmen bèi’kǎ’zài zhèlǐ, bùzhī héqùhécóng. Tāmen xiàng guófáng bù liǎojiě qíngkuàng, yě méiyǒu gěi chū yīgè míngquè de shuōfǎ. Tāmen hěn kěnéng miànlín bèi qiǎnfǎn”, chuān pǔ yàtài gùwèn wáng tián shuō,“tāmen (miànlín máfan de huárén qúntǐ) liánxì dào wǒ, xīwàng néng xiézhù wéiquán, wǒ zhǐ néng bāngzhù tāmen xiàng zǒngtǒng qǐngyuàn.” Zài wáng tián tíjiāo de qǐngyuàn shū zhōng, tí dàole zhèxiē rén mùqián miànlín de kùnjìng,“àobāmǎ zhèngfǔ chūtái de xīn zhèngcè, shǐdé yǐjīng qiānyuē de rén huòdé shēnfèn de guòchéng wúxiàn qí yáncháng”. Ànzhào zhīqián de jìhuà, tāmen fúyì qián bìxū jīngguò yīgè péixùn guòchéng (Basic Combat Training,BCT). Zhège guòchéng wánchéng hòu kěyǐ huòdé shēnfèn. Ér xīn de zhèngcè zài “tōngguò”BCT zhīqián, zēng jiā liǎo bùtóng bùmén jièrù shěnchá děng xiàngmù, shǐdé kàn shì jiǎndān de péixùn biànchéng hěn kěnéng zuìzhōng wúfǎ wánchéng de guòchéng, ér zhèxiē rén jiāng bùnéng zhèngcháng jìnrù fú bīngyì jiēduàn, yě nányǐ huòdé shēnfèn. Jīntiān huáshèngdùn yóu bào yě kān fāle biāotí wèi:“Wǔjiǎodàlóu céngjīng dāyìng fúyì jiù gěi tāmen shēnfèn, ér dào jīntiān kěnéng shì bāngzhù tāmen bèi qiǎnfǎn”. Miàn duì gāi qúntǐ zhōng qiān míng huárén de pòqiè xūqiú, wáng tián yú jīn wǎn (2017/6/28) cānjiā zǒngtǒng chuān pǔ de wǎnyàn, tā bǎ dàjiā de qǐngyuàn shū dìjiāo dàole báigōng. Bìngqiě, yuēle guóhuì de U.S.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fù zhǔxí, zhǔnbèi xiángxì tàntǎo jiějué wèntí de fāng’àn.
    分享此译文

    电子邮件
    WhatsApp
    Twitter
    Google+

  2. 川普亚太顾问团的王湉(天天)代表MAVNI 大兵进白宫请愿
    2017-06-29 AASA 美国华人之声
    我们在《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一文中,介绍过因MAVNI计划于去年被取消,导致至少2000已经签约的华人身份无着落,将面临被遣返。(链接: 《奥巴马毁约华裔美国大兵,MAVNI 大兵集体请愿》)

    AASA今年以来一直在多方面跟国会议员接触, 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关注。机会终于来了。川普亚太顾问团在洛杉矶的成员之一王湉,(同时也是AASA发起人之一 )在华盛顿上访期间, 收到川普总统的邀请去白宫参加晚宴,已经把 “讨说法”的请愿书递交给了白宫幕僚长普里博斯 (Priebus), 由他转交到总统手中。

    通过服役于军队获得美国身份源于“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军事资源”(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项目,MAVNI项目起始于2008年小布什政府期间。该计划主旨是招募合法的非绿卡非公民在美外籍人士入伍,被招募者需具有军队需要的重要技能,比如某领域保健专家或某语言专家等。一旦被招募,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MAVNI主要面对的是大学本科或更高学历的毕业生或某一领域特别优秀的在校学生。起初每年招募1000人,需在军队服役一年,至2014年每年扩招至5000人,而服役年限也变更为4年。

    MAVNI于2016年9月被奥巴马政府中止(closed indefinitely),不再招募新人。至于已经签约的、处于过渡期的人,遭遇了大麻烦,陷入身份尴尬的境地。“在这些处于尴尬境地的人中,大约有我们2000左右的华人,他们已经签约,有的还卖了房子带着家属迁徙到服役区域。而MAVNI政策的改变,使得这些人既失去了之前留美的合法签证,又难以继续服兵役以获得新身份,他们被‘卡’在这里,不知何去何从。他们向国防部了解情况,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他们很可能面临被遣返”,川普亚太顾问王湉说,“他们(面临麻烦的华人群体)联系到我,希望能协助维权,我只能帮助他们向总统请愿。”

    在王湉提交的请愿书中,提到了这些人目前面临的困境,“奥巴马政府出台的新政策,使得已经签约的人获得身份的过程无限期延长”。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服役前必须经过一个培训过程(Basic Combat Training,BCT)。这个过程完成后可以获得身份。而新的政策在“通过”BCT之前,增加了不同部门介入审查等项目,使得看似简单的培训变成很可能最终无法完成的过程,而这些人将不能正常进入服兵役阶段,也难以获得身份。

    今天华盛顿邮报也刊发了标题为:“五角大楼曾经答应服役就给他们身份,而到今天可能是帮助他们被遣返”。面对该群体中千名华人的迫切需求,王湉于今晚(2017/6/28)参加总统川普的晚宴,他把大家的请愿书递交到了白宫。并且,约了国会的U.S.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副主席,准备详细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