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BBC 3月21日报导,乌克兰一位议员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主管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据报曾获得一个秘密基金支付的款项。 乌克兰议员谢尔盖.列先科(Serhiy Leshchenko)说,他有证据显示,马纳福特曾试图掩盖2009年亲俄罗斯派政党支付的一笔75万美元(约600,800英镑)的款项。 保罗.马纳福特的发言人否认这个说法”毫无根据”。 马纳福特曾任乌克兰遭罢黜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的顾问。但他否认曾经收受任何现金付款。 2016年8月,当马纳福特与亚努科维奇之间联系的消息曝光后,马纳福特被迫宣布辞去特朗普竞选总干事的职务。 马纳福特是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被揭与俄罗斯有接触而目前受到当局调查的几位总统助手之一。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周一首次证实,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俄罗斯被指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事件。 曾任调查记者的乌克兰议员列先科周二公布了一张被指是马纳福特签名的单据。该单据显示,有一笔总数75万美元的电脑付款被支付给一家叫做戴维斯?马纳福特(Davis Manafort)的公司。 马纳福特否认 这些资金来自伯利兹的一家离岸公司,经由吉尔吉斯斯坦一家银行付款。 这些文件的真实性目前尚未得到证实。 但列先科表示,有关合同只是为了掩盖有关方面向马纳福特的顾问公司付款。马纳福特曾为亚努科维奇所属的”地区党”提供公关顾问服务。 列先科说,付款的金额和日期与所谓的黑分类帐(据称属于地区党的手写会计帐簿)条目之一相符,马纳福特的名字亦被提及。 马纳福特的发言人马洛尼声称,最新指控”毫无根据”,”不值一驳”。 该发言人说,马纳福特不知道有关文件,而签名也并非他本人的。 2014年,亚努科维奇总统在乌克兰举行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中被推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阵营刚被曝出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在总统竞选期间“私会”俄罗斯大使,又有至少两名竞选助手上了“通俄黑名单”。目前,面临“下课”危机的塞申斯已经宣布回避联邦调查局关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方关系的调查。 当事人纷纷撇清干系 《今日美国报》网络版2日报道,去年7月在共和党全国大会召开期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J·D·戈登和卡特·佩奇在一场“全球伙伴外交”会议上同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见面。 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主任,戈登解释说,他当时与基斯利亚克进行了“非正式的谈话”,他与其他几十位驻美大使及高级外交官进行了类似互动。戈登认为,总统竞选活动上有这样的接触很正常。 另一名委员会成员佩奇说,他同基斯利亚克“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讨论”,并以“保密规定”为由拒绝透露谈话内容。 出席那场会议的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还包括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现任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KT·麦克法兰、竞选团队安全顾问瓦利德·法雷斯和约瑟夫·施米茨。 司法部长要步弗林后尘? 作为司法部长,塞申斯所管辖的联邦机构包括联邦调查局,而后者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助手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联系。塞申斯2日举行记者会宣布,他现在和将来都不会介入任何关于俄罗斯政府与美国大选关系的调查,同时再度否认与任何俄罗斯官员谈论过特朗普的竞选,也否认自己在听证会期间有意误导参议院。 塞申斯为自己辩护称,在去年大选期间,自己作为联邦参议员与俄驻美大使的两次接触没有任何不当,并表示将就谈话内容向参议院提交说明,作为听证会纪录的补充材料。 特朗普当天表示,他不知道塞申斯在大选期间与俄官员有过接触,但他完全信任塞申斯,也不认为塞申斯需要回避涉俄调查。当晚,特朗普还连发数则推文力挺塞申斯,称塞申斯“没说错任何事”,只不过原本可以在听证会上表述更准确些。 美国国会议员接触外国大使并不鲜见,但塞申斯今年1月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称自己“和俄罗斯人没有联络”。在媒体曝料他去年两次接触俄驻美大使后,民主党国会议员纷纷要求他辞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指责他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撒谎,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表示,塞申斯应澄清其听证会发言并回避涉俄调查。 特朗普胜选后任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上任仅约3周,就因去年12月与俄罗斯大使通电话谈及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对俄制裁,但却向副总统彭斯隐瞒这一谈话内容而被迫辞职。

据英国BBC 3月21日报导,乌克兰一位议员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主管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据报曾获得一个秘密基金支付的款项。
乌克兰议员谢尔盖.列先科(Serhiy Leshchenko)说,他有证据显示,马纳福特曾试图掩盖2009年亲俄罗斯派政党支付的一笔75万美元(约600,800英镑)的款项。
保罗.马纳福特的发言人否认这个说法”毫无根据”。
马纳福特曾任乌克兰遭罢黜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的顾问。但他否认曾经收受任何现金付款。
2016年8月,当马纳福特与亚努科维奇之间联系的消息曝光后,马纳福特被迫宣布辞去特朗普竞选总干事的职务。
马纳福特是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被揭与俄罗斯有接触而目前受到当局调查的几位总统助手之一。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周一首次证实,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俄罗斯被指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事件。
曾任调查记者的乌克兰议员列先科周二公布了一张被指是马纳福特签名的单据。该单据显示,有一笔总数75万美元的电脑付款被支付给一家叫做戴维斯?马纳福特(Davis Manafort)的公司。
马纳福特否认
这些资金来自伯利兹的一家离岸公司,经由吉尔吉斯斯坦一家银行付款。
这些文件的真实性目前尚未得到证实。
但列先科表示,有关合同只是为了掩盖有关方面向马纳福特的顾问公司付款。马纳福特曾为亚努科维奇所属的”地区党”提供公关顾问服务。
列先科说,付款的金额和日期与所谓的黑分类帐(据称属于地区党的手写会计帐簿)条目之一相符,马纳福特的名字亦被提及。
马纳福特的发言人马洛尼声称,最新指控”毫无根据”,”不值一驳”。
该发言人说,马纳福特不知道有关文件,而签名也并非他本人的。
2014年,亚努科维奇总统在乌克兰举行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中被推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阵营刚被曝出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在总统竞选期间“私会”俄罗斯大使,又有至少两名竞选助手上了“通俄黑名单”。目前,面临“下课”危机的塞申斯已经宣布回避联邦调查局关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方关系的调查。

当事人纷纷撇清干系

《今日美国报》网络版2日报道,去年7月在共和党全国大会召开期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J·D·戈登和卡特·佩奇在一场“全球伙伴外交”会议上同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见面。

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主任,戈登解释说,他当时与基斯利亚克进行了“非正式的谈话”,他与其他几十位驻美大使及高级外交官进行了类似互动。戈登认为,总统竞选活动上有这样的接触很正常。

另一名委员会成员佩奇说,他同基斯利亚克“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讨论”,并以“保密规定”为由拒绝透露谈话内容。

出席那场会议的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还包括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现任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KT·麦克法兰、竞选团队安全顾问瓦利德·法雷斯和约瑟夫·施米茨。

司法部长要步弗林后尘?

作为司法部长,塞申斯所管辖的联邦机构包括联邦调查局,而后者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助手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联系。塞申斯2日举行记者会宣布,他现在和将来都不会介入任何关于俄罗斯政府与美国大选关系的调查,同时再度否认与任何俄罗斯官员谈论过特朗普的竞选,也否认自己在听证会期间有意误导参议院。

塞申斯为自己辩护称,在去年大选期间,自己作为联邦参议员与俄驻美大使的两次接触没有任何不当,并表示将就谈话内容向参议院提交说明,作为听证会纪录的补充材料。

特朗普当天表示,他不知道塞申斯在大选期间与俄官员有过接触,但他完全信任塞申斯,也不认为塞申斯需要回避涉俄调查。当晚,特朗普还连发数则推文力挺塞申斯,称塞申斯“没说错任何事”,只不过原本可以在听证会上表述更准确些。

美国国会议员接触外国大使并不鲜见,但塞申斯今年1月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称自己“和俄罗斯人没有联络”。在媒体曝料他去年两次接触俄驻美大使后,民主党国会议员纷纷要求他辞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指责他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撒谎,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表示,塞申斯应澄清其听证会发言并回避涉俄调查。

特朗普胜选后任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上任仅约3周,就因去年12月与俄罗斯大使通电话谈及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对俄制裁,但却向副总统彭斯隐瞒这一谈话内容而被迫辞职。

《据英国BBC 3月21日报导,乌克兰一位议员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主管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据报曾获得一个秘密基金支付的款项。 乌克兰议员谢尔盖.列先科(Serhiy Leshchenko)说,他有证据显示,马纳福特曾试图掩盖2009年亲俄罗斯派政党支付的一笔75万美元(约600,800英镑)的款项。 保罗.马纳福特的发言人否认这个说法”毫无根据”。 马纳福特曾任乌克兰遭罢黜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的顾问。但他否认曾经收受任何现金付款。 2016年8月,当马纳福特与亚努科维奇之间联系的消息曝光后,马纳福特被迫宣布辞去特朗普竞选总干事的职务。 马纳福特是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被揭与俄罗斯有接触而目前受到当局调查的几位总统助手之一。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周一首次证实,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俄罗斯被指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事件。 曾任调查记者的乌克兰议员列先科周二公布了一张被指是马纳福特签名的单据。该单据显示,有一笔总数75万美元的电脑付款被支付给一家叫做戴维斯?马纳福特(Davis Manafort)的公司。 马纳福特否认 这些资金来自伯利兹的一家离岸公司,经由吉尔吉斯斯坦一家银行付款。 这些文件的真实性目前尚未得到证实。 但列先科表示,有关合同只是为了掩盖有关方面向马纳福特的顾问公司付款。马纳福特曾为亚努科维奇所属的”地区党”提供公关顾问服务。 列先科说,付款的金额和日期与所谓的黑分类帐(据称属于地区党的手写会计帐簿)条目之一相符,马纳福特的名字亦被提及。 马纳福特的发言人马洛尼声称,最新指控”毫无根据”,”不值一驳”。 该发言人说,马纳福特不知道有关文件,而签名也并非他本人的。 2014年,亚努科维奇总统在乌克兰举行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中被推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阵营刚被曝出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在总统竞选期间“私会”俄罗斯大使,又有至少两名竞选助手上了“通俄黑名单”。目前,面临“下课”危机的塞申斯已经宣布回避联邦调查局关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方关系的调查。 当事人纷纷撇清干系 《今日美国报》网络版2日报道,去年7月在共和党全国大会召开期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J·D·戈登和卡特·佩奇在一场“全球伙伴外交”会议上同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见面。 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主任,戈登解释说,他当时与基斯利亚克进行了“非正式的谈话”,他与其他几十位驻美大使及高级外交官进行了类似互动。戈登认为,总统竞选活动上有这样的接触很正常。 另一名委员会成员佩奇说,他同基斯利亚克“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讨论”,并以“保密规定”为由拒绝透露谈话内容。 出席那场会议的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还包括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现任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KT·麦克法兰、竞选团队安全顾问瓦利德·法雷斯和约瑟夫·施米茨。 司法部长要步弗林后尘? 作为司法部长,塞申斯所管辖的联邦机构包括联邦调查局,而后者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助手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联系。塞申斯2日举行记者会宣布,他现在和将来都不会介入任何关于俄罗斯政府与美国大选关系的调查,同时再度否认与任何俄罗斯官员谈论过特朗普的竞选,也否认自己在听证会期间有意误导参议院。 塞申斯为自己辩护称,在去年大选期间,自己作为联邦参议员与俄驻美大使的两次接触没有任何不当,并表示将就谈话内容向参议院提交说明,作为听证会纪录的补充材料。 特朗普当天表示,他不知道塞申斯在大选期间与俄官员有过接触,但他完全信任塞申斯,也不认为塞申斯需要回避涉俄调查。当晚,特朗普还连发数则推文力挺塞申斯,称塞申斯“没说错任何事”,只不过原本可以在听证会上表述更准确些。 美国国会议员接触外国大使并不鲜见,但塞申斯今年1月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称自己“和俄罗斯人没有联络”。在媒体曝料他去年两次接触俄驻美大使后,民主党国会议员纷纷要求他辞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指责他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撒谎,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表示,塞申斯应澄清其听证会发言并回避涉俄调查。 特朗普胜选后任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上任仅约3周,就因去年12月与俄罗斯大使通电话谈及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对俄制裁,但却向副总统彭斯隐瞒这一谈话内容而被迫辞职。》有一个想法

  1. 美国总统特朗普21日签署一项法案,批准美国航天局2017财年195亿美元的预算方案,并要求其研究2033年送人去火星的可行性。

    这份“过渡授权法案”是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签署的第一份美国航天预算法案,所批准的195亿美元预算比2016财年多出2亿美元。

    这份57页的法案开篇便提出,美国航天的总体目标是要继续与其国际、学术及行业伙伴一道,“把人类触角拓展至深空,包括月地空间、月球、火星表面与其卫星以及更远的地方”,承诺继续发展“猎户座”飞船、大推力火箭“太空发射系统”以及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广域红外巡天望远镜、木星卫星欧罗巴探测项目等。

    在近地轨道方面,此法案确认将支持国际空间站工作到至少2024年,以及继续支持发展美国商业货运与载人航天,从而结束美国对俄罗斯载人航天的依赖。

    在深空探索方面,法案提出美国航天局的长期目标是“拓展人类在近地轨道之外的永久存在”,包括“在另一个天体上建立潜在的人类栖息地”及发展“繁荣的21世纪太空经济”。

    最引人关注的是,法案要求美国航天局制定一份路线图,以便在20世纪30年代实施抵达“火星附近或火星表面”的载人任务。这与奥巴马政府时期提出的美国航天长期目标大体一致。

    法案特别敦促美国航天局研究2033年之前实施载人火星任务的可行性,并要求该机构在180天内向国会提交相关报告。

    特朗普在签署法案时说,这份法案“重申了对美国航天局核心功能的国家承诺”,在继续支持美国商业载人航天发展的同时,支持美国航天局的深空探索任务。

    从现有情况看,特朗普政府高度重视航天探索活动。在白宫上周向国会提交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纲要报告中,美国航天局年预算总额为191亿美元,较2016财年下降2亿美元,但这已是预算萎缩最小的非国防联邦机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