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20日报道称,白宫官员说,特朗普正在把更多的军事行动权交给五角大楼。 这一调整是麦克马斯特管理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组工作的核心内容,表明特朗普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应该专注于战略问题,而不是军事行动和战术。 尽管军方有许多人欢迎这种简化的决策程序,但有人可能会质疑,鉴于特朗普任命了大批现任和前任军方将领担任其政府的关键职务,他是否能实施有效监管。 米歇尔·弗卢努瓦曾任奥巴马总统的五角大楼高级政策官员。她说:“对特朗普总统来说,现在还是执政初期,但他显然要恢复进一步权力下放的模式。” 弗卢努瓦说:“此举的好处是,军事战役可以正常进行,而不会出现不必要的停顿、干扰或拖延。这样一来,军队会有更强的动力,能对战场上的变化做出更快速的反应。但是,如果缺乏有效监管,如果总统不再密切关注,就有可能出现危险。如果最高统帅无法把握战局,或者不再了解战场上的最新情况,那可能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险的。” 由于特朗普1月份迅速批准军方在也门发动袭击的计划,导致一名美国突击队员和至少数名平民死亡,已经遭到了批评。美国近日还在叙利亚实施了空袭。美军说,空袭歼灭了数十名“基地”组织战斗人员,但当地人士说,有平民在空袭中受伤。 与此同时,特朗普尚未拿出击败叙伊恐怖武装的新战略,而这是他在竞选期间屡次阐明的目标。 麦克马斯特当前的重点就是兑现特朗普上个月在国会发表讲话时做出的摧毁恐怖武装的承诺。 尽管特朗普政府仍然希望五角大楼征求白宫的意见,但已经准备让五角大楼拥有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大的部署军队的自主权。奥巴马执政期间,白宫对军事部署慎之又慎,表明政府担心被拖入困境,也体现了白宫与军方的紧张关系。 尽管奥巴马政府的手法确保总统掌握所有军事细节,但也导致一些力度不大的措施要在花费大量时间加以审议之后才能付诸实施。 前陆军突击队员安德鲁·埃克萨姆曾在奥巴马时期的国防部担任要职。他说:“每次我们去找总统,提出更多要求,我们最终都能得到满足,但我们往往要费尽各种周折。” 目前尚不清楚新政府是否能拿出与前任迥然不同的战略,但特朗普团队可以对如何实施他们接手的战略施加影响。 埃克萨姆说:“通过让战地指挥官有更大的自主权去抓住战场上的机会,特朗普政府或许能更有效地实施奥巴马政府的战略。”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20日报道称,白宫官员说,特朗普正在把更多的军事行动权交给五角大楼。
这一调整是麦克马斯特管理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组工作的核心内容,表明特朗普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应该专注于战略问题,而不是军事行动和战术。
尽管军方有许多人欢迎这种简化的决策程序,但有人可能会质疑,鉴于特朗普任命了大批现任和前任军方将领担任其政府的关键职务,他是否能实施有效监管。
米歇尔·弗卢努瓦曾任奥巴马总统的五角大楼高级政策官员。她说:“对特朗普总统来说,现在还是执政初期,但他显然要恢复进一步权力下放的模式。”
弗卢努瓦说:“此举的好处是,军事战役可以正常进行,而不会出现不必要的停顿、干扰或拖延。这样一来,军队会有更强的动力,能对战场上的变化做出更快速的反应。但是,如果缺乏有效监管,如果总统不再密切关注,就有可能出现危险。如果最高统帅无法把握战局,或者不再了解战场上的最新情况,那可能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险的。”
由于特朗普1月份迅速批准军方在也门发动袭击的计划,导致一名美国突击队员和至少数名平民死亡,已经遭到了批评。美国近日还在叙利亚实施了空袭。美军说,空袭歼灭了数十名“基地”组织战斗人员,但当地人士说,有平民在空袭中受伤。
与此同时,特朗普尚未拿出击败叙伊恐怖武装的新战略,而这是他在竞选期间屡次阐明的目标。
麦克马斯特当前的重点就是兑现特朗普上个月在国会发表讲话时做出的摧毁恐怖武装的承诺。
尽管特朗普政府仍然希望五角大楼征求白宫的意见,但已经准备让五角大楼拥有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大的部署军队的自主权。奥巴马执政期间,白宫对军事部署慎之又慎,表明政府担心被拖入困境,也体现了白宫与军方的紧张关系。
尽管奥巴马政府的手法确保总统掌握所有军事细节,但也导致一些力度不大的措施要在花费大量时间加以审议之后才能付诸实施。
前陆军突击队员安德鲁·埃克萨姆曾在奥巴马时期的国防部担任要职。他说:“每次我们去找总统,提出更多要求,我们最终都能得到满足,但我们往往要费尽各种周折。”
目前尚不清楚新政府是否能拿出与前任迥然不同的战略,但特朗普团队可以对如何实施他们接手的战略施加影响。
埃克萨姆说:“通过让战地指挥官有更大的自主权去抓住战场上的机会,特朗普政府或许能更有效地实施奥巴马政府的战略。”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20日报道称,白宫官员说,特朗普正在把更多的军事行动权交给五角大楼。 这一调整是麦克马斯特管理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组工作的核心内容,表明特朗普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应该专注于战略问题,而不是军事行动和战术。 尽管军方有许多人欢迎这种简化的决策程序,但有人可能会质疑,鉴于特朗普任命了大批现任和前任军方将领担任其政府的关键职务,他是否能实施有效监管。 米歇尔·弗卢努瓦曾任奥巴马总统的五角大楼高级政策官员。她说:“对特朗普总统来说,现在还是执政初期,但他显然要恢复进一步权力下放的模式。” 弗卢努瓦说:“此举的好处是,军事战役可以正常进行,而不会出现不必要的停顿、干扰或拖延。这样一来,军队会有更强的动力,能对战场上的变化做出更快速的反应。但是,如果缺乏有效监管,如果总统不再密切关注,就有可能出现危险。如果最高统帅无法把握战局,或者不再了解战场上的最新情况,那可能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险的。” 由于特朗普1月份迅速批准军方在也门发动袭击的计划,导致一名美国突击队员和至少数名平民死亡,已经遭到了批评。美国近日还在叙利亚实施了空袭。美军说,空袭歼灭了数十名“基地”组织战斗人员,但当地人士说,有平民在空袭中受伤。 与此同时,特朗普尚未拿出击败叙伊恐怖武装的新战略,而这是他在竞选期间屡次阐明的目标。 麦克马斯特当前的重点就是兑现特朗普上个月在国会发表讲话时做出的摧毁恐怖武装的承诺。 尽管特朗普政府仍然希望五角大楼征求白宫的意见,但已经准备让五角大楼拥有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大的部署军队的自主权。奥巴马执政期间,白宫对军事部署慎之又慎,表明政府担心被拖入困境,也体现了白宫与军方的紧张关系。 尽管奥巴马政府的手法确保总统掌握所有军事细节,但也导致一些力度不大的措施要在花费大量时间加以审议之后才能付诸实施。 前陆军突击队员安德鲁·埃克萨姆曾在奥巴马时期的国防部担任要职。他说:“每次我们去找总统,提出更多要求,我们最终都能得到满足,但我们往往要费尽各种周折。” 目前尚不清楚新政府是否能拿出与前任迥然不同的战略,但特朗普团队可以对如何实施他们接手的战略施加影响。 埃克萨姆说:“通过让战地指挥官有更大的自主权去抓住战场上的机会,特朗普政府或许能更有效地实施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有一个想法

  1. 据知情人士称,美国政府就朝鲜问题的战略进行了内部讨论,可能的方案包括动用军事力量或推翻朝鲜现政权以挫败朝鲜的核武器威胁,这一前景让美国在亚洲地区的某些盟国陷入紧张。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此前已采取措施安抚盟国,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多年来奠定美国在亚洲政策基调的协议,尽管如此,一些国家的领袖已做好准备迎接美国在政策上的转变,因为特朗普之前承诺,朝鲜今后任何的洲际弹道导弹试射行为都将被阻止,如今又有上述为期两周的战略讨论消息传出。

    据知情人士称,美国官员在近期与盟国的探讨中强调,白宫内部逐渐成形的新战略有可能包括军事层面的行动。

    据知情人士称,2月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与特朗普为期两天的峰会期间,美国官员在几个场合表示,应对朝鲜问题的所有选择方案都在考虑之中。

    知情人士称,日本清楚知晓这些选择方案包括美国对朝鲜予以军事打击,可能在朝鲜似乎准备好试射洲际弹道导弹之际展开。该人士表示,日本认为如果朝鲜准备进行此类试射,情况将令人不安。

    两周前副国家安全顾问K.T. McFarland与国家安全官员会晤,要求其拟定针对朝鲜的计划,一位官员称,这包括采取非主流措施的想法。

    这一要求包括所有选项,比如美国承认朝鲜为核武国家以及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McFarland的指示是要求对美国对朝政策进行全面重估。

    国家安全官员周二将他们的想法和建议汇报给了McFarland。在交给特朗普考虑之前,这些选择方案需要进行修改和整理。

    随着美国在朝鲜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上升,由此引发的军事对抗将可能波及中国,出于这方面的担忧,中国也可能采取行动切断朝鲜的经济生命线,这也是华盛顿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3月17日,曾经在韩国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美国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已经结束,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会考虑“所有选项”,不排除对朝鲜使用武力。

      蒂勒森当日在韩国外交部出席韩美外长联合记者会上表示,将在处理对朝事务时在外交、安全、经济方面谋求一切可行措施,所有选项都在考虑之列。“我们并不愿意看到事态升级为军事矛盾,但万一朝方有威胁韩国及(驻韩)美军的举动,我们将采取相应的措施,一旦朝方的威胁超过一定限度,将采取行动。”

      蒂勒森还表示,只有朝方放弃核武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才会与其对话,现在谈冻结朝核为时尚早。

      蒂勒森自3月16日起对日本、韩国和中国展开为期4天的访问,他将于3月18至19日访问中国,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访问亚太地区。

      蒂勒森3月16日在日本会见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也表示,美国对朝政策需要“不同方式”。“美国为帮助朝鲜走上别的道路援助了13.5亿美元,结果却只换来了其核能力的提升和导弹发射的增加。我们需要不同于过去的新思路。”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多次质疑美国与韩国、日本等国的同盟关系,质疑美国和韩日之间的防务安排,这在韩日两国引发很大反响。不过,自特朗普正式就任以来不再提出类似质疑。美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在2月对韩国和日本的访问中,也向韩日两国传达了美国新政府将继续支持韩美和日美同盟的立场。

      朝鲜方面,韩国军队联合参谋本部3月6日称,朝鲜当天早上在平安北道向朝鲜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了4枚导弹。这是时隔不到一个月朝鲜再次试射导弹。美国白宫当时回应,朝鲜的导弹发射活动符合其一贯的“挑衅性”姿态,对其他国家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威胁”。

      在韩国国内,韩宪法法院于3月13日通过了总统朴槿惠的弹劾议案,现在总统职务由总理黄教安代理。韩国的大选预计于5月9日举行,目前各方正在为迎战大选而做准备。

      民调显示,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大幅领先其他候选人。相比当前属于保守派的韩国政府,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属于自由派,在对朝政策上,立场上更偏向于主张和朝鲜对话。分析指出,如果文在寅成功当选,美国和韩国的关系或因对朝政策面临挑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