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20日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证实,FB I正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涉嫌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方面存在关连。 已调查数月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日举行听证会,科米和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罗杰斯接受质询。美国国会如今针对俄方干预美国大选疑云展开多项调查,众院情报委员会是调查方之一。 “(FBI)正在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一事,”科米在听证会上说,“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和俄政府之间存在何种联系,以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方有过合作。” 他还透露,相关调查从去年7月开始。不过,鉴于这一“敏感”调查仍在进行中,他无法谈及调查涉及的具体内容、人员以及期限。 “我可以承诺,我们一定会追踪事情真相,无论最终得出什么样的结果,”他说。 美俄“黑客门”从去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开始发酵并不断升级。去年12月10日,多家媒体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秘密评估报告,称俄罗斯干扰了美国2016年大选,目的是打击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确保特朗普上台。俄方否认上述指控。 质疑窃听说 按路透社的说法,这场国会听证会持续了5个半小时。除证实关于大选的调查外,科米还指出,特朗普针对奥巴马的窃听指控没有根据。 “至于特朗普发推文指认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一事,眼下没有支持这一指控的信息,”科米说。他表示,监听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总统也不能例外。 本月4日,特朗普通过社交网络指认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实施电话窃听,并要求国会彻查。此后,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还借他人之口为这一指认“加料”,称英国三大情报机构之一政府通信总部替奥巴马实施窃听。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先前宣布,没有发现所谓特朗普大厦遭监听的证据。 白宫作回应 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20日说,他没有发现任何白宫官员接受了FBI的调查。 按美联社的说法,FB I此前一直不愿公开证实正在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疑云。至于为何选择在此时证实调查,科米20日说,这一事件备受关注,加之美国司法部已经批准调查,FB I认为现在公开调查一事“合乎时宜”。 美国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20日在例行吹风会上对联邦调查局局长国会听证作出回应,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关。 当天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公开证实,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可能与俄罗斯存在关连,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 就特朗普在推特上指控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科米说:“我没有支持这些推文的信息。”他说,监听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总统也不能例外。 斯派塞就此回应说,这方面有许多相关信息有待讨论。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德温·努涅斯则在听证会开始时表示,不存在对特朗普大厦的窃听,但仍然可能存在针对特朗普及其助手的其他监视活动。 特朗普3月4日指控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后,奥巴马发言人当即否认,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随后要求白宫提供相关证据。斯派塞13日表示,特朗普“使用‘窃听’一词是宽泛指代监控和其他行为”。 今年1月初,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共同发布报告,指责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俄专家认为,美方调查缺乏真凭实据,结论牵强附会。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表示,俄罗斯没有半点兴趣干涉美国内部事务。美国指责俄涉嫌干扰美大选并妖魔化俄罗斯,这正在阻碍两国关系的改善。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20日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证实,FB I正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涉嫌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方面存在关连。

已调查数月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日举行听证会,科米和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罗杰斯接受质询。美国国会如今针对俄方干预美国大选疑云展开多项调查,众院情报委员会是调查方之一。

“(FBI)正在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一事,”科米在听证会上说,“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和俄政府之间存在何种联系,以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方有过合作。”

他还透露,相关调查从去年7月开始。不过,鉴于这一“敏感”调查仍在进行中,他无法谈及调查涉及的具体内容、人员以及期限。

“我可以承诺,我们一定会追踪事情真相,无论最终得出什么样的结果,”他说。

美俄“黑客门”从去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开始发酵并不断升级。去年12月10日,多家媒体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秘密评估报告,称俄罗斯干扰了美国2016年大选,目的是打击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确保特朗普上台。俄方否认上述指控。

质疑窃听说

按路透社的说法,这场国会听证会持续了5个半小时。除证实关于大选的调查外,科米还指出,特朗普针对奥巴马的窃听指控没有根据。

“至于特朗普发推文指认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一事,眼下没有支持这一指控的信息,”科米说。他表示,监听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总统也不能例外。

本月4日,特朗普通过社交网络指认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实施电话窃听,并要求国会彻查。此后,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还借他人之口为这一指认“加料”,称英国三大情报机构之一政府通信总部替奥巴马实施窃听。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先前宣布,没有发现所谓特朗普大厦遭监听的证据。

白宫作回应

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20日说,他没有发现任何白宫官员接受了FBI的调查。

按美联社的说法,FB I此前一直不愿公开证实正在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疑云。至于为何选择在此时证实调查,科米20日说,这一事件备受关注,加之美国司法部已经批准调查,FB I认为现在公开调查一事“合乎时宜”。

美国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20日在例行吹风会上对联邦调查局局长国会听证作出回应,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关。
当天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公开证实,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可能与俄罗斯存在关连,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
就特朗普在推特上指控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科米说:“我没有支持这些推文的信息。”他说,监听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总统也不能例外。
斯派塞就此回应说,这方面有许多相关信息有待讨论。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德温·努涅斯则在听证会开始时表示,不存在对特朗普大厦的窃听,但仍然可能存在针对特朗普及其助手的其他监视活动。
特朗普3月4日指控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后,奥巴马发言人当即否认,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随后要求白宫提供相关证据。斯派塞13日表示,特朗普“使用‘窃听’一词是宽泛指代监控和其他行为”。
今年1月初,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共同发布报告,指责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俄专家认为,美方调查缺乏真凭实据,结论牵强附会。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表示,俄罗斯没有半点兴趣干涉美国内部事务。美国指责俄涉嫌干扰美大选并妖魔化俄罗斯,这正在阻碍两国关系的改善。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20日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证实,FB I正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涉嫌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方面存在关连。 已调查数月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日举行听证会,科米和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罗杰斯接受质询。美国国会如今针对俄方干预美国大选疑云展开多项调查,众院情报委员会是调查方之一。 “(FBI)正在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一事,”科米在听证会上说,“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和俄政府之间存在何种联系,以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方有过合作。” 他还透露,相关调查从去年7月开始。不过,鉴于这一“敏感”调查仍在进行中,他无法谈及调查涉及的具体内容、人员以及期限。 “我可以承诺,我们一定会追踪事情真相,无论最终得出什么样的结果,”他说。 美俄“黑客门”从去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开始发酵并不断升级。去年12月10日,多家媒体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秘密评估报告,称俄罗斯干扰了美国2016年大选,目的是打击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确保特朗普上台。俄方否认上述指控。 质疑窃听说 按路透社的说法,这场国会听证会持续了5个半小时。除证实关于大选的调查外,科米还指出,特朗普针对奥巴马的窃听指控没有根据。 “至于特朗普发推文指认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一事,眼下没有支持这一指控的信息,”科米说。他表示,监听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总统也不能例外。 本月4日,特朗普通过社交网络指认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实施电话窃听,并要求国会彻查。此后,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还借他人之口为这一指认“加料”,称英国三大情报机构之一政府通信总部替奥巴马实施窃听。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先前宣布,没有发现所谓特朗普大厦遭监听的证据。 白宫作回应 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20日说,他没有发现任何白宫官员接受了FBI的调查。 按美联社的说法,FB I此前一直不愿公开证实正在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疑云。至于为何选择在此时证实调查,科米20日说,这一事件备受关注,加之美国司法部已经批准调查,FB I认为现在公开调查一事“合乎时宜”。 美国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20日在例行吹风会上对联邦调查局局长国会听证作出回应,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关。 当天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公开证实,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可能与俄罗斯存在关连,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 就特朗普在推特上指控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科米说:“我没有支持这些推文的信息。”他说,监听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总统也不能例外。 斯派塞就此回应说,这方面有许多相关信息有待讨论。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德温·努涅斯则在听证会开始时表示,不存在对特朗普大厦的窃听,但仍然可能存在针对特朗普及其助手的其他监视活动。 特朗普3月4日指控奥巴马政府在大选期间对纽约特朗普大厦电话进行窃听后,奥巴马发言人当即否认,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随后要求白宫提供相关证据。斯派塞13日表示,特朗普“使用‘窃听’一词是宽泛指代监控和其他行为”。 今年1月初,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共同发布报告,指责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俄专家认为,美方调查缺乏真凭实据,结论牵强附会。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表示,俄罗斯没有半点兴趣干涉美国内部事务。美国指责俄涉嫌干扰美大选并妖魔化俄罗斯,这正在阻碍两国关系的改善。》有一个想法

  1. 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满两个月,在外交方面的特点初露端倪。为了实现竞选时“美国优先”的承诺,特朗普政府在贸易、移民方面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决心;而对待老盟友欧洲、日本,特朗普政府则是“软硬兼施”,在合作的同时小摩擦不断。

    对外贸易:废除协定 推倒重来

    在竞选时就喊着“美国优先”口号的特朗普政府,首先在最容易让支持者感受到成果的对外贸易政策上迈向强硬路线。

    1月20日,特朗普政权上台之后,按竞选承诺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此外,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也将启动重新谈判。对于支撑美国推进自由贸易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特朗普政权表示未必遵守其争端解决程序。

    3月18日,日美欧和新兴市场国家参加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德国闭幕。美国直到最后仍坚持贸易政策,呼吁在联合声明中删除作为G20共识基本表述的“反保护主义”,写入暗示贸易不均衡问题的“自由公平的贸易”。根据美国的主张,“对抗保护主义”这一表述从联合声明中消失。

    对待移民:坚壁清野 提高门槛

    移民方面,特朗普政府也履行了竞选时的承诺。长达3200公里的美墨边界上已间断地修有高墙以及其它安全设施,不过特朗普政府还是希望通过修筑新墙,将整个边境线变成阻挡非法移民以及毒贩的钢筋水泥“长城”。

    当地时间3月19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公布修墙招标计划。新墙不仅高不可攀,而且纵深至地下,成为阻拦拉美“偷渡者”的无法穿越的“长城”。

    不过,民众格外关注的是,巨额建墙费用到底谁来买单。特朗普多次强调,修筑界墙的费用由墨西哥承担,虽然特朗普仍然坚持这一说法,但可能不是直接要求墨西哥政府付账单,因为墨西哥方面早已拒绝了这种可能。

    另一方面,在连续两版“禁穆令”遇阻后,特朗普政府誓言就法院的禁止令发起上诉,决心提高移民进入美国的门槛。

    对日本:政经分离 软硬兼施

    对于盟友日本,早在特朗普上任伊始,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就代表美国重审对日本的安保承诺。近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日再次确认加强同盟关系,让安倍在与蒂勒森会谈后满意地说,感到“日美同盟又进入了新的阶段”。

    不过,日美在经济领域的关系,显然不如政治领域那么融洽。日本杏林大学名誉教授田久保忠卫在日媒刊文《对日美关系持乐观论为时尚早》。文中称,特朗普就职后,随着安倍成功访美,以及两国在安保协议、经济合作等方面达成共识,日美外交关系取得了罕见的成果,但特朗普倡导“美国优先”,令人怀疑其很可能奉行“保护主义”,日美面临“共同威胁”的认识会不会动摇?日本有必要谨慎看待。

    正如田久保忠卫担心的那样,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提名人莱特希泽就日美在农业领域的贸易谈判明确表示,“日本将成为第一目标”。拟定贸易政策的国家贸易委员会(NTC)主席纳瓦罗摩拳擦掌地表示,“将缩小日本棘手的非关税壁垒。”

    日本共同社说,贸易领域的“鹰派”在特朗普政府影响力增强,并为加大出口对日发起攻势,日本企业界相关人士表示“迟早将面临艰难的谈判。”

    对欧洲:批评不断 咄咄逼人

    与2月同安倍晋三会谈时微笑着握手19秒形成了鲜明对比,3月17日,当到访白宫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要求与特朗普握手时,特朗普面无表情,未作出回应。不仅如此,他还批评德国欠下北约大笔金钱,“美国为德国提供了强有力且十分昂贵的防务援助,必须由德国支付较多经费”。

    虽然白宫出面澄清特朗普“当时没看到”,不是不握手,但有舆论认为这多少折射出特朗普对欧洲的态度——一直以来,特朗普猛烈抨击欧洲的难民政策,也曾对北约组织(NATO)作出批评,让多位欧盟国家领导人不得不回应:欧洲的事务“不需要外人来提供建议”。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就此认为,美国和欧洲的互动“进入了隔阂阶段”,欧盟同美国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历史低点。他还警告说,美国和欧盟有发生贸易战的潜在风险,欧洲“必须要认真对待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言辞,并且要做好准备”。

    正如德国媒体评价此次握手事件所说的,默克尔作为西方自由世界的最后代言人,与主张“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成为对立面。特朗普政府与欧洲的碰撞是“美国优先”与欧洲的“政治正确”的碰撞,最终不欢而散。

    (特朗普政府上台满两月 他的外交政策“软硬兼施”)

    打开客户端
    体验更多精彩
    广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