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关于汽车贸易的大棒似乎快要落到中国厂商的头上,而“日本让美国车卖不出去不公平”,“美国家家户户门口停着奔驰,在德国你能看到多少雪佛兰?”等话语仿佛还萦绕耳畔,看来又是雷同的套路。 3月20日,美国Axios网站报道称,针对中国这一目前世界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美国白宫官员认为中国汽车行业存在不公平做法,包括对来自美国在内的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并要求外资成立合资公司等等,正准备对此展开对抗谈判。 美国抵制“中国制造”的“传统”由来已久,拿整车进出口开刀,还真是头一次。不过拿汽车政策开刀,希望借此缩小中美逆差,虽然算盘打地啪啪响,但这样就真的能扭转美国以汽车为代表的制造业“外流”吗? 白宫的神逻辑 按照白宫人士的逻辑,美国对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且允许外商独资。而中国法律规定,对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如要在本地生产销售,则需通用等美国汽车制造商按照50:50股比成立合资公司。 上世纪90年代,看到中国市场这么有利可图,美国汽车制造商就忍了,但是如今特朗普和包括Steve Bannon、Stephen Miller和Peter Navarro在内的那些民粹主义的顾问可不干,“这不公平”。 最让他们不爽的是,中国市场高达2750万辆的年销量中,有96%都在当地制造,而美国市场所销售的车辆国产化率却远为逊色。 两大市场汽车国产化率的悬殊对比,也就意味着背后就业岗位数量的差距,难怪特朗普打算制裁中国汽车制造商,为自家汽车制造商铺路。据Axios介绍,白宫官员认为,虽然目前中国汽车对美国的出口量很小,但是渴望向美国大批量出口。特朗普在中国汽车制造商的美国市场准入的谈判中处于优势地位,拥有关税水平和所有权政策制定方面的双重优势。 虽然目前白宫还在讨论谈判策略,但是一位在中国汽车市场问题上的“权威”Michael Dunne在名为《美国车,中国路》(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的书中为美国支招,设定了以下几条准则: 1、如果中国人想把汽车卖到美国,他们就必须在美国投资建设汽车生产工厂。 2、中国企业可以在美国自由地拥有100%所有权的业务,不过,美国企业在中国也必须拥有同等的权利,允许美国公司在华设立独资企业。如果中国予以拒绝,美国将开展报复行动。 3、中方在美国的业务所产生的利润必须留在美国境内。利润汇回中国将设置上限,并且需要取得美国政府的批准。 中国车在美国 不过瞧瞧各国汽车制造商在美国车市中所占份额,特朗普的顾问们要先质疑一下自己是不是选错了靶子。 以2016年为例,美国汽车销量“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最终以1,753.9万辆创下新高。其中美系车(底特律三巨头+特斯拉)合计销量为792.6万辆,占有45%的市场份额。 以丰田为首,包括日产、本田 、三菱、富士重工(斯巴鲁)和马自达在内的6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合计销量为666.1万辆,占38%的市场份额。其中仅从日本往美国出口的车辆就高达175万辆,同比增长8%,占美国车市的10%。 德系的宝马、奔驰和大众(含奥迪和保时捷)则累计销量为133.8万辆,虽然占比仅有8%,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豪华车市场;韩国的现代起亚也占8%。 目前中国制造的汽车中,仅有昂科威和沃尔沃S60出口到美国。对于目前中国品牌汽车制造商来说,核心还是在中国国内市场,出口仅占其总产量不到2%,而这2%中,流向美国市场的则更是微乎其微。 至于自主品牌进军美国的计划,目前也还只停留在规划阶段。但特朗普带来的压力可能会让相关产能安排发生改变。 传祺曾于2013、2015和2017年分别参加了底特律车展,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表示:“广汽传祺计划在2019年开始在美国市场销售。” 日前,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接受采访时也透露,迫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压力,可能将选择美国作为其北美首家汽车制造厂的地址。 特朗普的政策“大棒”至多可能堵上自主品牌向美国流动的通道,不过既然目前美国车市场上几乎看不到中国品牌汽车制造商,那特朗普的政策岂非扑了个空? 好一招七伤拳 无论是对进口汽车征收35%的税,还是对进口汽车零部件征收45%的关税,事实证明,这是一招“七伤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Baum Associates报告显示,特朗普的边境税收整体上会提高各汽车制造商的成本。受影响最大的捷豹路虎每辆车价格至少要提高1.7万美元才能补齐所交进口关税。若关税威胁真正来临,捷豹路虎将不得不增加在美零部件采购或在美建立工厂以降低关税负担,否则边境税收政策将抵消捷豹路虎在美销售汽车的所有利润。” 福特每辆车的成本增加不到300美元,可能占据相对优势地位;通用汽车每辆车的成本增加则为约1000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在美国汽车生产量大,日本汽车制造商本田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多支付的成本相差无几。 特朗普的“大棒”暂时落不到中国汽车制造商身上,不过中国汽车零配件2016年对美出口额大约200亿美元,仅次于墨西哥排名第二。特朗普曾在演讲中表示,主张对中国商品征税提至45%,尤其是中国的汽车配件及轮胎产业。从近期汽车零部件、尤其是轮胎贸易经济案频发的动向来看,国内的零部件制造商压力不小。如此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心愿就能实现了吗? 图样图森破! 2009年,奥巴马响应工会起诉,对从中国进口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征收三年25%~35%的关税。但来自韩国、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轮胎进口额则翻了一番,甚至超出了中国轮胎减少的份额。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示,关税拯救了美国国内1,200个制造业工作岗位,但在以更高的成本制造轮胎的同时,美国经济丢掉了约2,500个零售业岗位。 且不说中国从也从美国进口大量零部件,贸易战一旦开启,中国零部件出口不容易,在美汽车制造商的日子也过不好。 无论是美国制造业“向外走”,还是美国车市份额“外流”,都属于制造业和市场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一部分。对于早已实现全球化的汽车产业,车企选择何时何地建厂都是基于全球业务布局考量,特朗普虽然运用政治力量举起了恐吓的大石,但最终落下来可能还是会砸了自己的脚。

特朗普关于汽车贸易的大棒似乎快要落到中国厂商的头上,而“日本让美国车卖不出去不公平”,“美国家家户户门口停着奔驰,在德国你能看到多少雪佛兰?”等话语仿佛还萦绕耳畔,看来又是雷同的套路。

3月20日,美国Axios网站报道称,针对中国这一目前世界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美国白宫官员认为中国汽车行业存在不公平做法,包括对来自美国在内的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并要求外资成立合资公司等等,正准备对此展开对抗谈判。

美国抵制“中国制造”的“传统”由来已久,拿整车进出口开刀,还真是头一次。不过拿汽车政策开刀,希望借此缩小中美逆差,虽然算盘打地啪啪响,但这样就真的能扭转美国以汽车为代表的制造业“外流”吗?

白宫的神逻辑

按照白宫人士的逻辑,美国对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且允许外商独资。而中国法律规定,对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如要在本地生产销售,则需通用等美国汽车制造商按照50:50股比成立合资公司。

上世纪90年代,看到中国市场这么有利可图,美国汽车制造商就忍了,但是如今特朗普和包括Steve Bannon、Stephen Miller和Peter Navarro在内的那些民粹主义的顾问可不干,“这不公平”。

最让他们不爽的是,中国市场高达2750万辆的年销量中,有96%都在当地制造,而美国市场所销售的车辆国产化率却远为逊色。

两大市场汽车国产化率的悬殊对比,也就意味着背后就业岗位数量的差距,难怪特朗普打算制裁中国汽车制造商,为自家汽车制造商铺路。据Axios介绍,白宫官员认为,虽然目前中国汽车对美国的出口量很小,但是渴望向美国大批量出口。特朗普在中国汽车制造商的美国市场准入的谈判中处于优势地位,拥有关税水平和所有权政策制定方面的双重优势。

虽然目前白宫还在讨论谈判策略,但是一位在中国汽车市场问题上的“权威”Michael Dunne在名为《美国车,中国路》(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的书中为美国支招,设定了以下几条准则:

1、如果中国人想把汽车卖到美国,他们就必须在美国投资建设汽车生产工厂。

2、中国企业可以在美国自由地拥有100%所有权的业务,不过,美国企业在中国也必须拥有同等的权利,允许美国公司在华设立独资企业。如果中国予以拒绝,美国将开展报复行动。

3、中方在美国的业务所产生的利润必须留在美国境内。利润汇回中国将设置上限,并且需要取得美国政府的批准。

中国车在美国

不过瞧瞧各国汽车制造商在美国车市中所占份额,特朗普的顾问们要先质疑一下自己是不是选错了靶子。

以2016年为例,美国汽车销量“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最终以1,753.9万辆创下新高。其中美系车(底特律三巨头+特斯拉)合计销量为792.6万辆,占有45%的市场份额。

以丰田为首,包括日产、本田 、三菱、富士重工(斯巴鲁)和马自达在内的6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合计销量为666.1万辆,占38%的市场份额。其中仅从日本往美国出口的车辆就高达175万辆,同比增长8%,占美国车市的10%。

德系的宝马、奔驰和大众(含奥迪和保时捷)则累计销量为133.8万辆,虽然占比仅有8%,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豪华车市场;韩国的现代起亚也占8%。

目前中国制造的汽车中,仅有昂科威和沃尔沃S60出口到美国。对于目前中国品牌汽车制造商来说,核心还是在中国国内市场,出口仅占其总产量不到2%,而这2%中,流向美国市场的则更是微乎其微。

至于自主品牌进军美国的计划,目前也还只停留在规划阶段。但特朗普带来的压力可能会让相关产能安排发生改变。

传祺曾于2013、2015和2017年分别参加了底特律车展,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表示:“广汽传祺计划在2019年开始在美国市场销售。”

日前,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接受采访时也透露,迫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压力,可能将选择美国作为其北美首家汽车制造厂的地址。

特朗普的政策“大棒”至多可能堵上自主品牌向美国流动的通道,不过既然目前美国车市场上几乎看不到中国品牌汽车制造商,那特朗普的政策岂非扑了个空?

好一招七伤拳

无论是对进口汽车征收35%的税,还是对进口汽车零部件征收45%的关税,事实证明,这是一招“七伤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Baum Associates报告显示,特朗普的边境税收整体上会提高各汽车制造商的成本。受影响最大的捷豹路虎每辆车价格至少要提高1.7万美元才能补齐所交进口关税。若关税威胁真正来临,捷豹路虎将不得不增加在美零部件采购或在美建立工厂以降低关税负担,否则边境税收政策将抵消捷豹路虎在美销售汽车的所有利润。”

福特每辆车的成本增加不到300美元,可能占据相对优势地位;通用汽车每辆车的成本增加则为约1000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在美国汽车生产量大,日本汽车制造商本田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多支付的成本相差无几。

特朗普的“大棒”暂时落不到中国汽车制造商身上,不过中国汽车零配件2016年对美出口额大约200亿美元,仅次于墨西哥排名第二。特朗普曾在演讲中表示,主张对中国商品征税提至45%,尤其是中国的汽车配件及轮胎产业。从近期汽车零部件、尤其是轮胎贸易经济案频发的动向来看,国内的零部件制造商压力不小。如此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心愿就能实现了吗? 图样图森破!

2009年,奥巴马响应工会起诉,对从中国进口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征收三年25%~35%的关税。但来自韩国、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轮胎进口额则翻了一番,甚至超出了中国轮胎减少的份额。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示,关税拯救了美国国内1,200个制造业工作岗位,但在以更高的成本制造轮胎的同时,美国经济丢掉了约2,500个零售业岗位。

且不说中国从也从美国进口大量零部件,贸易战一旦开启,中国零部件出口不容易,在美汽车制造商的日子也过不好。

无论是美国制造业“向外走”,还是美国车市份额“外流”,都属于制造业和市场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一部分。对于早已实现全球化的汽车产业,车企选择何时何地建厂都是基于全球业务布局考量,特朗普虽然运用政治力量举起了恐吓的大石,但最终落下来可能还是会砸了自己的脚。

《特朗普关于汽车贸易的大棒似乎快要落到中国厂商的头上,而“日本让美国车卖不出去不公平”,“美国家家户户门口停着奔驰,在德国你能看到多少雪佛兰?”等话语仿佛还萦绕耳畔,看来又是雷同的套路。 3月20日,美国Axios网站报道称,针对中国这一目前世界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美国白宫官员认为中国汽车行业存在不公平做法,包括对来自美国在内的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并要求外资成立合资公司等等,正准备对此展开对抗谈判。 美国抵制“中国制造”的“传统”由来已久,拿整车进出口开刀,还真是头一次。不过拿汽车政策开刀,希望借此缩小中美逆差,虽然算盘打地啪啪响,但这样就真的能扭转美国以汽车为代表的制造业“外流”吗? 白宫的神逻辑 按照白宫人士的逻辑,美国对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且允许外商独资。而中国法律规定,对进口车征收25%的关税,如要在本地生产销售,则需通用等美国汽车制造商按照50:50股比成立合资公司。 上世纪90年代,看到中国市场这么有利可图,美国汽车制造商就忍了,但是如今特朗普和包括Steve Bannon、Stephen Miller和Peter Navarro在内的那些民粹主义的顾问可不干,“这不公平”。 最让他们不爽的是,中国市场高达2750万辆的年销量中,有96%都在当地制造,而美国市场所销售的车辆国产化率却远为逊色。 两大市场汽车国产化率的悬殊对比,也就意味着背后就业岗位数量的差距,难怪特朗普打算制裁中国汽车制造商,为自家汽车制造商铺路。据Axios介绍,白宫官员认为,虽然目前中国汽车对美国的出口量很小,但是渴望向美国大批量出口。特朗普在中国汽车制造商的美国市场准入的谈判中处于优势地位,拥有关税水平和所有权政策制定方面的双重优势。 虽然目前白宫还在讨论谈判策略,但是一位在中国汽车市场问题上的“权威”Michael Dunne在名为《美国车,中国路》(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的书中为美国支招,设定了以下几条准则: 1、如果中国人想把汽车卖到美国,他们就必须在美国投资建设汽车生产工厂。 2、中国企业可以在美国自由地拥有100%所有权的业务,不过,美国企业在中国也必须拥有同等的权利,允许美国公司在华设立独资企业。如果中国予以拒绝,美国将开展报复行动。 3、中方在美国的业务所产生的利润必须留在美国境内。利润汇回中国将设置上限,并且需要取得美国政府的批准。 中国车在美国 不过瞧瞧各国汽车制造商在美国车市中所占份额,特朗普的顾问们要先质疑一下自己是不是选错了靶子。 以2016年为例,美国汽车销量“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最终以1,753.9万辆创下新高。其中美系车(底特律三巨头+特斯拉)合计销量为792.6万辆,占有45%的市场份额。 以丰田为首,包括日产、本田 、三菱、富士重工(斯巴鲁)和马自达在内的6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合计销量为666.1万辆,占38%的市场份额。其中仅从日本往美国出口的车辆就高达175万辆,同比增长8%,占美国车市的10%。 德系的宝马、奔驰和大众(含奥迪和保时捷)则累计销量为133.8万辆,虽然占比仅有8%,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豪华车市场;韩国的现代起亚也占8%。 目前中国制造的汽车中,仅有昂科威和沃尔沃S60出口到美国。对于目前中国品牌汽车制造商来说,核心还是在中国国内市场,出口仅占其总产量不到2%,而这2%中,流向美国市场的则更是微乎其微。 至于自主品牌进军美国的计划,目前也还只停留在规划阶段。但特朗普带来的压力可能会让相关产能安排发生改变。 传祺曾于2013、2015和2017年分别参加了底特律车展,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表示:“广汽传祺计划在2019年开始在美国市场销售。” 日前,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接受采访时也透露,迫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压力,可能将选择美国作为其北美首家汽车制造厂的地址。 特朗普的政策“大棒”至多可能堵上自主品牌向美国流动的通道,不过既然目前美国车市场上几乎看不到中国品牌汽车制造商,那特朗普的政策岂非扑了个空? 好一招七伤拳 无论是对进口汽车征收35%的税,还是对进口汽车零部件征收45%的关税,事实证明,这是一招“七伤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Baum Associates报告显示,特朗普的边境税收整体上会提高各汽车制造商的成本。受影响最大的捷豹路虎每辆车价格至少要提高1.7万美元才能补齐所交进口关税。若关税威胁真正来临,捷豹路虎将不得不增加在美零部件采购或在美建立工厂以降低关税负担,否则边境税收政策将抵消捷豹路虎在美销售汽车的所有利润。” 福特每辆车的成本增加不到300美元,可能占据相对优势地位;通用汽车每辆车的成本增加则为约1000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在美国汽车生产量大,日本汽车制造商本田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多支付的成本相差无几。 特朗普的“大棒”暂时落不到中国汽车制造商身上,不过中国汽车零配件2016年对美出口额大约200亿美元,仅次于墨西哥排名第二。特朗普曾在演讲中表示,主张对中国商品征税提至45%,尤其是中国的汽车配件及轮胎产业。从近期汽车零部件、尤其是轮胎贸易经济案频发的动向来看,国内的零部件制造商压力不小。如此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心愿就能实现了吗? 图样图森破! 2009年,奥巴马响应工会起诉,对从中国进口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征收三年25%~35%的关税。但来自韩国、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轮胎进口额则翻了一番,甚至超出了中国轮胎减少的份额。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示,关税拯救了美国国内1,200个制造业工作岗位,但在以更高的成本制造轮胎的同时,美国经济丢掉了约2,500个零售业岗位。 且不说中国从也从美国进口大量零部件,贸易战一旦开启,中国零部件出口不容易,在美汽车制造商的日子也过不好。 无论是美国制造业“向外走”,还是美国车市份额“外流”,都属于制造业和市场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一部分。对于早已实现全球化的汽车产业,车企选择何时何地建厂都是基于全球业务布局考量,特朗普虽然运用政治力量举起了恐吓的大石,但最终落下来可能还是会砸了自己的脚。》有一个想法

  1. 美国总统川普针对中东六国的“入境禁令”,本应在16日正式实施。但是在上周三,夏威夷的联邦法官德里克·沃森(Derrick Watson)发布了全国性的命令,阻止了该禁令的实施。这是川普在入境禁令上的第二次受阻,也对白宫的管治威信产生了重大打击。

    一个地方法官,为什么能叫停总统的行政令呢?这得从川普的这份“入境禁令”和美国的制度说起。

    新旧禁令有何不同?

    川普早在竞选期间就已经多次高调表示,应该对恐怖活动的高发地区做出对移民入境的限制。因此他上任一周后,就签署了限制7个中东和非洲移民或难民的“入境禁令”。

    该禁令一出,便立刻引起广大美国人民群众在全美各大机场抗议,并且声援和支持移民和难民。紧接着,联邦法院裁定“入境禁令”可能违宪,随即被暂停执行。

    然而川普并没有妥协,扬言宪法赋予总统执行职责的权力不能受到侵犯,并且将会推出修订的新版禁令,使禁令符合宪法。在3月6日公布了新版入境禁令,内容上与旧版并无大不同,只是把伊拉克从名单中剔除,此外特别说明了“已经取得有效签证和永久居留权的人不受影响”。

    因此夏威夷州的联邦法官德里克·沃森认为,这样的修改并不足够,所以新禁令在实施前夕就被暂停执行。

    针对穆斯林还是针对恐怖主义?

    尽管无论是川普还是为他辩护的发言人,都多次强调“旅行禁令”并不是“穆斯林禁令”。然而受禁令影响的国家,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和也门这六个国家,都是穆斯林人口占大多数的。

    2016年10月,俄罗斯空袭阿勒颇后,一名受伤的叙利亚男孩在废墟中哭泣。/CNN

    川普再竞选期间也曾承诺,会通过实行一种临时禁令来限制穆斯林入境美国,但是以宗教信仰为原因禁止入境的做法很可能会受到政界和民众强烈的反对,所以才把禁令的注意力放在了恐怖主义高发的地区。

    不过川普认为的难民或移民为美国社会带来不安全的说法受到广泛的质疑,在911事件之后,有超过78万的难民已经在美国境内定居,而当中只有3名难民因为涉及暴恐被捕。

    受旅行禁令影响的人

    在第一个入境禁令刚实施的时候,因为有部分受禁令影响的人已经在前往美国的飞机上,因此民众和媒体都聚集到全美的各个国际机场,关心来自受禁令影响的国家的人能否入境美国。

    其中来自伊拉克的哈米德·哈立德·达尔维什(Hameed Khalid Darweesh)最受媒体关注,因为他是在伊拉克为美军提供翻译的服务,并且持有有效的签证。他在纽约肯尼迪机场被扣留了两日之后获释。他在机场外向传媒表示,美国是自由的地方,这样的禁令是不符合宪法和不应该出现的。

    Mark Kauzlarich /CNN

    旅行禁令一再受挫,川普依然信心十足

    这一次叫板川普禁令的,是来自夏威夷的美国联邦法官德里克·沃森(Derrick Watson),他认为新版旅行禁令的改变并不够,他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料来看,法院并未能发现新的行政命令和旧版(第13769号)行政命令有何宪法层面上的重大改变。”因此法院颁布了临时暂停执行的命令。

    虽然新禁令被暂停执行,川普在纳什维尔的集会上高调宣布,即使是律师也认为他们可以赢得胜利,而且新禁令已经是旧禁令的缓和版。川普还重申:“危险是明确的,法律是明确的,需要我的行政命令也是毋庸置疑的 (The danger is clear. The law is clear. The need for my executive order is clear. )”。

    川普还认为,自己被选上是为了改变这个已经残破和危险的系统,以及改变这个让国家虚弱和危险、让人民毫无还手之力的政府。

    来自夏威夷的美国联邦法官德里克·沃森。/AP

    有法官支持禁令,但同时也谴责川普的言论

    有5名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共和党提名的法官表示,支持川普的新版禁令,尽管川普之前一直在口头上批评这个法院。但是5名法官表示,无论个人对总统或者总统的行政命令有何感想,都应该尊重法律赋予总统决定的权利(whatever we, as individuals, may feel about the President or the Executive Order, the President’s decision was well within the powers of the presidency.)。

    旧金山的联邦上诉法院外,美国民众抗议“入境禁令”。

    尽管有法官为川普站台,但这对夏威夷的联邦法官暂停新禁令并无影响。并且法官们也谴责了川普早前对于在西雅图的联邦法官詹姆斯·罗巴特(James Robart)的人身攻击的言论,因为这位法官就是冻结川普第一个旅行禁令的人。

    施政屡屡受阻,奥巴马也面对过

    川普的行政命令多次被法院认为违宪的事情,奥巴马也曾经试过。

    奥巴马任内最大争议也是最大成就的“奥巴马医保”。在奥巴马提出的患者保护与可承担医疗法案获得参众两院的通过之后,有州、组织和个人分别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奥巴马医保”的部分或全部内容违宪。

    美国民众在联邦法院前抗议奥巴马医保。/US News

    最终在2012年6月28日,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支持了“奥巴马医保”的大部分内容,只是认为联邦政府以医疗补助(Medicaid)拨款为威胁,要求各州扩大医疗补助覆盖面的立法是违宪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