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没有回应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握手提议,并不是拒绝,而是“没听到”。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9日援引斯派塞的话报道:“我认为,他(特朗普)没有听到这个问题。” 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17日在美国白宫举行。两人在白宫入口握手后,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让媒体记者拍照。然而,特朗普坐下后不理睬媒体记者再次握手的要求,还有意无意把目光从默克尔身上移开。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还轻声提出握手建议,均未得到特朗普回应,令默克尔尴尬不已。 按斯派塞说法,当时的情况是,特朗普并没有听到默克尔的提议。 此前,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多次抨击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称这是“灾难性错误”,默克尔正“毁了德国”。 两人会后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特朗普又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称一些北约盟国没有承担“公平份额”,还要求签订“公平互惠”贸易协定。法新社形容,特朗普讲话时,旁边的默克尔一脸寒霜。 德国《图片报》19日刊文称,整个白宫会晤中,特朗普就没正眼看过默克尔。 特朗普与默克尔会晤结束后,18日又在推特发文称,德国在防务费用上欠了北约和美国债,必须还。对此,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19日回应称,不存在德国“欠债”的说法,德国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但要把这2%单独捆绑给北约就是在混淆概念。 “防务开支还用于联合国维和、欧洲任务和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冯德莱恩在声明中说,要想公平分担北约军费,就得要有“现代安全概念”。ok

美国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没有回应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握手提议,并不是拒绝,而是“没听到”。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9日援引斯派塞的话报道:“我认为,他(特朗普)没有听到这个问题。”
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17日在美国白宫举行。两人在白宫入口握手后,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让媒体记者拍照。然而,特朗普坐下后不理睬媒体记者再次握手的要求,还有意无意把目光从默克尔身上移开。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还轻声提出握手建议,均未得到特朗普回应,令默克尔尴尬不已。
按斯派塞说法,当时的情况是,特朗普并没有听到默克尔的提议。
此前,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多次抨击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称这是“灾难性错误”,默克尔正“毁了德国”。
两人会后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特朗普又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称一些北约盟国没有承担“公平份额”,还要求签订“公平互惠”贸易协定。法新社形容,特朗普讲话时,旁边的默克尔一脸寒霜。
德国《图片报》19日刊文称,整个白宫会晤中,特朗普就没正眼看过默克尔。
特朗普与默克尔会晤结束后,18日又在推特发文称,德国在防务费用上欠了北约和美国债,必须还。对此,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19日回应称,不存在德国“欠债”的说法,德国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但要把这2%单独捆绑给北约就是在混淆概念。
“防务开支还用于联合国维和、欧洲任务和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冯德莱恩在声明中说,要想公平分担北约军费,就得要有“现代安全概念”。ok

《美国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没有回应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握手提议,并不是拒绝,而是“没听到”。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9日援引斯派塞的话报道:“我认为,他(特朗普)没有听到这个问题。” 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17日在美国白宫举行。两人在白宫入口握手后,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让媒体记者拍照。然而,特朗普坐下后不理睬媒体记者再次握手的要求,还有意无意把目光从默克尔身上移开。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还轻声提出握手建议,均未得到特朗普回应,令默克尔尴尬不已。 按斯派塞说法,当时的情况是,特朗普并没有听到默克尔的提议。 此前,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多次抨击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称这是“灾难性错误”,默克尔正“毁了德国”。 两人会后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特朗普又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称一些北约盟国没有承担“公平份额”,还要求签订“公平互惠”贸易协定。法新社形容,特朗普讲话时,旁边的默克尔一脸寒霜。 德国《图片报》19日刊文称,整个白宫会晤中,特朗普就没正眼看过默克尔。 特朗普与默克尔会晤结束后,18日又在推特发文称,德国在防务费用上欠了北约和美国债,必须还。对此,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19日回应称,不存在德国“欠债”的说法,德国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但要把这2%单独捆绑给北约就是在混淆概念。 “防务开支还用于联合国维和、欧洲任务和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冯德莱恩在声明中说,要想公平分担北约军费,就得要有“现代安全概念”。ok》有一个想法

  1. 德国社会民主党19日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一致选举前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为党主席,正式确认他作为这一政党的总理候选人参加今年9月举行的德国大选。

    2017年3月1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德国社民党全国党代会上,马丁·舒尔茨在讲话后致意。

    自舒尔茨1月被初步提名为总理候选人后,社民党士气大振,民意支持率大增。不过,媒体指出,“舒尔茨效应”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社民党的选情,还要等本月底一场地方选举的结果出炉后才能见分晓。这也是社民党“换帅”后所面临的首场考验。

    【确定候选人】

    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1月24日决定放弃参加大选并辞去社民党主席一职,同时提议舒尔茨出任党主席。社民党领导人随后在内部会议上决定提名舒尔茨作为总理候选人。

    3月19日在柏林举行的党代会上,与会人员一致选举舒尔茨为党主席,并正式确认他为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按照德新社的说法,舒尔茨是近80年来首名收获党代表100%支持的社民党主席候选人。

    2017年3月19日,马丁·舒尔茨在柏林参加电视访谈。

    舒尔茨在党代会上说:“我们希望在联邦议会选举后,社民党能够成为全国最强大的政治力量,这样它就能让这个国家更好、更公平,给予公民应有尊重。同志们,我希望成为下一任总理。”

    舒尔茨说,他走访了德国多地,倾听民众诉求,“正义、尊重、尊严”将成为社民党的竞选口号,竞选纲领将在6月底成形。

    【“舒尔茨效应”】

    舒尔茨19岁加入社民党,1994年被选为欧洲议员,2000年被选为社民党欧洲议会党团主席。2012年1月,舒尔茨当选欧洲议会议长,2014年7月获连任,是欧洲议会史上首位两次当选的议长。他去年11月宣布不再寻求第三个议长任期,表明参加德国大选的意图。

    舒尔茨在德国很有声望,又远离国内政治纠葛。法新社称他的受欢迎程度使他成为“唯一足以挑战默克尔的人”。

    2017年3月1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德国社民党全国党代会上,舒尔茨被正式确认为社民党总理候选人。

    社民党1月决定派舒尔茨“出战”后,所获支持率增加了10个百分点,甚至有民调结果显示超过了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以基民盟为主的联盟党。另据法新社报道,社民党近期新添数千名成员。

    今年9月的联邦议会选举前,德国将举行3场地方选举,第一场在萨尔州,定于3月26日。这场选举被外界视为测试“舒尔茨效应”的首场考验。

    科隆大学政治学教授托马斯·耶格说,这场地方选举中,一名默克尔的政治密友将参选,而“选举将告诉我们,社民党是否能把 舒尔茨效应 转化为选票”。

    德国舆论普遍认为,舒尔茨已成为默克尔的强劲对手。3月10日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谋求第四个总理任期的默克尔所获支持率为60%,为2015年9月以来的最高值,舒尔茨所获支持率为52%。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