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特朗普是与默克尔这位欧洲政坛“常青树”打交道的第三位美国总统。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与默克尔均保持了良好关系,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德美关系屡屡“跑调”。默克尔此次顶风冒雪而来,本是要为两国关系“止损”。不过,特朗普无视礼仪,语出惊人,频戳痛点,不仅双边关系没能拉近,反而平添几分不和谐。   究其原因,还是双方政策、利益和观念存在分歧。   在分歧最为严重的移民政策上,特朗普和默克尔保持克制没有公开非难对方,但双方阐述的立场明显不同。特朗普表示,移民是一种优待而非既有权利,必须将国民安全放在首位。默克尔则表示,在保障边境安全的同时,应该考虑到给予难民重塑生活的机会。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两人在隐晦地指责对方的移民政策。   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重申了自己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但敦促北约盟国承担防务开支。特朗普说,许多北约盟国以前没有承担应该担负的开支,这一做法对美国来说非常不公平。默克尔承诺德国将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同时强调北约在阿富汗和其他地区对美国反恐作出的贡献,暗示特朗普不应该只从防务开支上评价北约盟友的贡献。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称他倡导的“美国优先”执政理念不是孤立主义,但同时强调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默克尔则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对于特朗普主张的双边而非多边贸易协议,默克尔强调欧盟成员国由欧盟代表对外一致进行贸易谈判。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特朗普和欧盟传统政治领袖的价值观差异明显,美德关系和美欧关系仍将面临巨大考验。据新华社   这次握手有多难   / 国际观察 /   【尴尬时刻】   “铁娘子”提议握手   特朗普直接无视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不少媒体注意到,当宾主双方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拍照时,特朗普有意无意地把目光从身旁的默克尔身上移开。而当默克尔轻声提出握手建议时,特朗普并不接茬,一幅不置可否的表情,让在国际政坛上惯受礼遇的“铁娘子”一脸尴尬。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发布会上互相“敲打”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在此次会晤前,特朗普与默克尔曾有过多次“隔空喊话”。特朗普曾就移民政策和贸易问题批评过默克尔;默克尔也曾意有所指地回应“欧洲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虽然在随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和默克尔都表示会谈取得了重要的成果,但是双方在贸易、移民及北约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 特朗普坚持要求成员国应该公平分摊北约防务费用,同时认为美国与欧洲的贸易协定明显有利于德国。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坚持认为移民是美国给予外国人的“优惠”而不是权利,这一点与默克尔大不相同。 默克尔承诺将本国北约军费预算提升至GDP的2%,同时强调贸易协定需要求同存异,保证“公平”。 对此,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呈现出积极的态势,两人试着将分歧“放在一旁”,寻求建立更加紧密的双边关系。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会谈堪称德美外交史上最尬的一次会谈,特朗普始终拒绝与默克尔对视,而对记者及默克尔本人提出的握手要求,他也一直“装没听见”。 (视频截图来源:CNN、秒拍) 当时,当摄影师让两人握手时,默克尔在问,你想握手吗?特朗普只是简单将身体转向他,但并没有伸出双手。默克尔随后只能一个人面对着镜头干笑。 中国网友则用了歌词对此进行评论称:“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等等… 国内媒体多用“特朗普拒绝和默克尔握手”为标题,但是从美国主流媒体的标题来看,包括CNN、NBC等等多用了“snub”或者“ignore”,并称之为“awkward moment(尴尬时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尴尬时刻】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路透社指出,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但特朗普似乎并未“会意”。按德新社的说法,这两人“尴尬地”并排坐着。而且,就握手拍照一事,默克尔还曾征询特朗普的意见。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有媒体分析,之所以未能握手合影,或许缘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德方结下“梁子”。特朗普曾经抨击默克尔的开放性移民政策,视为她犯下的“灾难性错误”。特朗普还曾批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想成为“美国版安格拉·默克尔”。而默克尔对特朗普奉行的移民政策等也有诸多不满。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不忘示好】   德新社评论,默克尔此次访美之行或将为今后德美关系定调。西方媒体注意到,尽管在诸多事宜上存在分歧,特朗普与默克尔两人仍不忘相互“示好”。   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初便指出,她和特朗普“面对面会谈总比各自谈及对方要好得多”。   她还措辞谨慎地谈及“美国第一”政策,称自己代表德国利益,而“特朗普代表美国利益,无可厚非。这也是我们两人各自的任务”,但双方正“试图应对那些存在分歧、却又努力想弥合分歧的领域”。   特朗普则说,他期待美德经贸往来可以“进展得非常好”。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特朗普是与默克尔这位欧洲政坛“常青树”打交道的第三位美国总统。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与默克尔均保持了良好关系,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德美关系屡屡“跑调”。默克尔此次顶风冒雪而来,本是要为两国关系“止损”。不过,特朗普无视礼仪,语出惊人,频戳痛点,不仅双边关系没能拉近,反而平添几分不和谐。

  究其原因,还是双方政策、利益和观念存在分歧。

  在分歧最为严重的移民政策上,特朗普和默克尔保持克制没有公开非难对方,但双方阐述的立场明显不同。特朗普表示,移民是一种优待而非既有权利,必须将国民安全放在首位。默克尔则表示,在保障边境安全的同时,应该考虑到给予难民重塑生活的机会。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两人在隐晦地指责对方的移民政策。

  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重申了自己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但敦促北约盟国承担防务开支。特朗普说,许多北约盟国以前没有承担应该担负的开支,这一做法对美国来说非常不公平。默克尔承诺德国将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同时强调北约在阿富汗和其他地区对美国反恐作出的贡献,暗示特朗普不应该只从防务开支上评价北约盟友的贡献。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称他倡导的“美国优先”执政理念不是孤立主义,但同时强调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默克尔则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对于特朗普主张的双边而非多边贸易协议,默克尔强调欧盟成员国由欧盟代表对外一致进行贸易谈判。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特朗普和欧盟传统政治领袖的价值观差异明显,美德关系和美欧关系仍将面临巨大考验。据新华社

  这次握手有多难

  / 国际观察 /

  【尴尬时刻】

  “铁娘子”提议握手

  特朗普直接无视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不少媒体注意到,当宾主双方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拍照时,特朗普有意无意地把目光从身旁的默克尔身上移开。而当默克尔轻声提出握手建议时,特朗普并不接茬,一幅不置可否的表情,让在国际政坛上惯受礼遇的“铁娘子”一脸尴尬。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发布会上互相“敲打”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在此次会晤前,特朗普与默克尔曾有过多次“隔空喊话”。特朗普曾就移民政策和贸易问题批评过默克尔;默克尔也曾意有所指地回应“欧洲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虽然在随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和默克尔都表示会谈取得了重要的成果,但是双方在贸易、移民及北约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

特朗普坚持要求成员国应该公平分摊北约防务费用,同时认为美国与欧洲的贸易协定明显有利于德国。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坚持认为移民是美国给予外国人的“优惠”而不是权利,这一点与默克尔大不相同。

默克尔承诺将本国北约军费预算提升至GDP的2%,同时强调贸易协定需要求同存异,保证“公平”。

对此,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呈现出积极的态势,两人试着将分歧“放在一旁”,寻求建立更加紧密的双边关系。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会谈堪称德美外交史上最尬的一次会谈,特朗普始终拒绝与默克尔对视,而对记者及默克尔本人提出的握手要求,他也一直“装没听见”。

(视频截图来源:CNN、秒拍)

当时,当摄影师让两人握手时,默克尔在问,你想握手吗?特朗普只是简单将身体转向他,但并没有伸出双手。默克尔随后只能一个人面对着镜头干笑。

中国网友则用了歌词对此进行评论称:“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等等…

国内媒体多用“特朗普拒绝和默克尔握手”为标题,但是从美国主流媒体的标题来看,包括CNN、NBC等等多用了“snub”或者“ignore”,并称之为“awkward moment(尴尬时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尴尬时刻】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路透社指出,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但特朗普似乎并未“会意”。按德新社的说法,这两人“尴尬地”并排坐着。而且,就握手拍照一事,默克尔还曾征询特朗普的意见。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有媒体分析,之所以未能握手合影,或许缘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德方结下“梁子”。特朗普曾经抨击默克尔的开放性移民政策,视为她犯下的“灾难性错误”。特朗普还曾批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想成为“美国版安格拉·默克尔”。而默克尔对特朗普奉行的移民政策等也有诸多不满。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不忘示好】
  德新社评论,默克尔此次访美之行或将为今后德美关系定调。西方媒体注意到,尽管在诸多事宜上存在分歧,特朗普与默克尔两人仍不忘相互“示好”。
  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初便指出,她和特朗普“面对面会谈总比各自谈及对方要好得多”。
  她还措辞谨慎地谈及“美国第一”政策,称自己代表德国利益,而“特朗普代表美国利益,无可厚非。这也是我们两人各自的任务”,但双方正“试图应对那些存在分歧、却又努力想弥合分歧的领域”。
  特朗普则说,他期待美德经贸往来可以“进展得非常好”。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特朗普是与默克尔这位欧洲政坛“常青树”打交道的第三位美国总统。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与默克尔均保持了良好关系,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德美关系屡屡“跑调”。默克尔此次顶风冒雪而来,本是要为两国关系“止损”。不过,特朗普无视礼仪,语出惊人,频戳痛点,不仅双边关系没能拉近,反而平添几分不和谐。   究其原因,还是双方政策、利益和观念存在分歧。   在分歧最为严重的移民政策上,特朗普和默克尔保持克制没有公开非难对方,但双方阐述的立场明显不同。特朗普表示,移民是一种优待而非既有权利,必须将国民安全放在首位。默克尔则表示,在保障边境安全的同时,应该考虑到给予难民重塑生活的机会。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两人在隐晦地指责对方的移民政策。   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重申了自己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但敦促北约盟国承担防务开支。特朗普说,许多北约盟国以前没有承担应该担负的开支,这一做法对美国来说非常不公平。默克尔承诺德国将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同时强调北约在阿富汗和其他地区对美国反恐作出的贡献,暗示特朗普不应该只从防务开支上评价北约盟友的贡献。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称他倡导的“美国优先”执政理念不是孤立主义,但同时强调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默克尔则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对于特朗普主张的双边而非多边贸易协议,默克尔强调欧盟成员国由欧盟代表对外一致进行贸易谈判。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特朗普和欧盟传统政治领袖的价值观差异明显,美德关系和美欧关系仍将面临巨大考验。据新华社   这次握手有多难   / 国际观察 /   【尴尬时刻】   “铁娘子”提议握手   特朗普直接无视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不少媒体注意到,当宾主双方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拍照时,特朗普有意无意地把目光从身旁的默克尔身上移开。而当默克尔轻声提出握手建议时,特朗普并不接茬,一幅不置可否的表情,让在国际政坛上惯受礼遇的“铁娘子”一脸尴尬。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发布会上互相“敲打”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在此次会晤前,特朗普与默克尔曾有过多次“隔空喊话”。特朗普曾就移民政策和贸易问题批评过默克尔;默克尔也曾意有所指地回应“欧洲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虽然在随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和默克尔都表示会谈取得了重要的成果,但是双方在贸易、移民及北约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 特朗普坚持要求成员国应该公平分摊北约防务费用,同时认为美国与欧洲的贸易协定明显有利于德国。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坚持认为移民是美国给予外国人的“优惠”而不是权利,这一点与默克尔大不相同。 默克尔承诺将本国北约军费预算提升至GDP的2%,同时强调贸易协定需要求同存异,保证“公平”。 对此,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呈现出积极的态势,两人试着将分歧“放在一旁”,寻求建立更加紧密的双边关系。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会谈堪称德美外交史上最尬的一次会谈,特朗普始终拒绝与默克尔对视,而对记者及默克尔本人提出的握手要求,他也一直“装没听见”。 (视频截图来源:CNN、秒拍) 当时,当摄影师让两人握手时,默克尔在问,你想握手吗?特朗普只是简单将身体转向他,但并没有伸出双手。默克尔随后只能一个人面对着镜头干笑。 中国网友则用了歌词对此进行评论称:“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等等… 国内媒体多用“特朗普拒绝和默克尔握手”为标题,但是从美国主流媒体的标题来看,包括CNN、NBC等等多用了“snub”或者“ignore”,并称之为“awkward moment(尴尬时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尴尬时刻】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路透社指出,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但特朗普似乎并未“会意”。按德新社的说法,这两人“尴尬地”并排坐着。而且,就握手拍照一事,默克尔还曾征询特朗普的意见。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有媒体分析,之所以未能握手合影,或许缘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德方结下“梁子”。特朗普曾经抨击默克尔的开放性移民政策,视为她犯下的“灾难性错误”。特朗普还曾批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想成为“美国版安格拉·默克尔”。而默克尔对特朗普奉行的移民政策等也有诸多不满。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不忘示好】   德新社评论,默克尔此次访美之行或将为今后德美关系定调。西方媒体注意到,尽管在诸多事宜上存在分歧,特朗普与默克尔两人仍不忘相互“示好”。   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初便指出,她和特朗普“面对面会谈总比各自谈及对方要好得多”。   她还措辞谨慎地谈及“美国第一”政策,称自己代表德国利益,而“特朗普代表美国利益,无可厚非。这也是我们两人各自的任务”,但双方正“试图应对那些存在分歧、却又努力想弥合分歧的领域”。   特朗普则说,他期待美德经贸往来可以“进展得非常好”。》有一个想法

  1. 默克尔向特朗普致贺信

    在特朗普获得美国大选胜利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9日在柏林发表讲话。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9日报道,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收到多国领导人的贺信。

    其中,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贺信,她除了表示祝贺和欢迎外,也对特朗普提出了警告。

    默克尔的贺信措辞优雅,但读起来,却更像是一封警告信。

    她在主要段落中写道,“德国与美国联系密切,甚至超过与其他欧盟国家的联系…但这是建立在两国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之上的…无论一个人来自哪里,肤色、性别和性取向如何,我们都应给予他们同等的尊重。我期望我们可以在这些共识的基础上展开密切合作,无论是我个人还是我们国家,都非常欢迎。”

    相比之下,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的言辞就更为直率:“特朗普是当今世界新兴威权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始作俑者…他们主张回到旧时代,女性只能围着灶台和卧床转,同性恋要被关进监狱…除非大众反抗,否则他才不会闭嘴。”

    公平来讲,骂战是由特朗普发起的。
    今年三月,他对默克尔的“开门”难民政策大肆指责,“默克尔在德国的所作所为简直是耻辱,可悲,可悲的耻辱。”
    随后,他称默克尔为“一位非常伟大的世界领袖”,但他还说“我对其难民政策还是深表失望。”

    在默克尔的领导下,德国达到了二战后的顶峰,成为欧洲地区的“决策者”

    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极其务实的她和特朗普必会迎来需要共建合作关系的时刻。

    《泰晤士报》消息称,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接受该报采访时称,打算首先信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特朗普表示:”将首先信任默克尔女士和普京先生,但这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此外,他还说,北约是重要的,但过时的组织,因为该组织不致力于恐怖主义问题。
    特朗普在去年11月8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获胜。
    1月20日在华盛顿举行就职典礼后,他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