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川普今天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首度会面,尽管两人在欧盟及难民议题上歧见深,但川普暗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传出美国涉及监听默克尔,这是他和默克尔有的共同点。 川普和默克尔在难民议题、欧盟、北约及贸易的立场上南辕北辙,他对外大鸣大放,但默克尔低调冷静自持,两人在联合记者会上一开始行礼如仪,各陈立场,直到德国记者问川普,英国已否认有关「协助奥巴马监听川普」的指控,他的回应为何?对自己不断推特发文后悔? 川普先说,「很少(后悔)」,因美国媒体报导不诚实,推特是他和民众直接沟通的管道,这时,他身旁的默克尔露出这场记者会上的少见笑容。 紧接着,川普话锋一转说,「至少,我们有些共同点了,或许吧」!川普没把默克尔曾传出遭奥巴马政府监听直接说出口,台上的他脸上挂着笑容,一旁的默克尔先回看川普,后来皱着眉头,接着低头整理讲台上的资料,一边似露出无奈微笑,台下则爆出有所领会的狂笑声。 当着外国元首面前,暗讽自己的前任,更把美国过去涉监听外国元首的历史搬上檯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时说,川普拿这种议题开玩笑,再度展现他「非典型」及美国「前所未见」的外交方式。 白宫近来深陷指控奥巴马窃听的风波中,白宫发言人史派瑟昨天引用福斯新闻的报导说,奥巴马政府是藉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窃听川普,消息一出,已让原本只是美国国内政治两党斗争的议题,成了英美特殊关系间的外交波澜。 GCHQ更发表罕见的强烈声明,称这样的指控是「无稽之谈」;英国首相梅伊办公室的发言人则称,已收到美方保证,不会再有人提此事。 然而,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报导,包括白宫国安顾问麦马斯特(H.R. McMaster)与白宫发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分别向梅伊的国安顾问葛兰特(Mark Grant)及英国驻华府大使达洛许(Kim Darroch)正式道歉;「纽约时报」则引述白宫不愿具名的官员说,「没有到道歉这回事」。 川普也没有表达要向英国致歉的意思,他说,史派瑟只是引述福新新闻评论员的说法,「我们所做的只是引述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法界人士评价,他才该为他的评论负责」,川普还要求记者「你该去跟福斯(新闻)说才对」。 美国有没有道歉也成罗生门,看在奥巴马团队眼中,仍忍不住评论。 前白宫国安顾问莱斯(Susan Rice)在个人推特上说,政府发言人在台上错误的指控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要付出的代价是不可忽视的;前白宫国安副顾问罗兹(Ben Rhodes)也在个人推特上直言,这种执行外交政策的作法「疯狂」。 2013年,德国媒体报导,美国监听包括默克尔在内的盟国元首,默克尔当时致电奥巴马表明,要美方「立即与全面的解释」,并要求美方「立即停止」。 奥巴马政府选择低调处理,白宫当时说,奥巴马在电话中向默克尔保证,美国「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监听默克尔;但美国是否曾因反恐监听、意外听到默克尔的通话?时任白宫发言人卡尼(Jay Carney)仅重申上述立场,未证实或否认美国曾监听默克尔。

美国总统川普今天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首度会面,尽管两人在欧盟及难民议题上歧见深,但川普暗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传出美国涉及监听默克尔,这是他和默克尔有的共同点。
川普和默克尔在难民议题、欧盟、北约及贸易的立场上南辕北辙,他对外大鸣大放,但默克尔低调冷静自持,两人在联合记者会上一开始行礼如仪,各陈立场,直到德国记者问川普,英国已否认有关「协助奥巴马监听川普」的指控,他的回应为何?对自己不断推特发文后悔?
川普先说,「很少(后悔)」,因美国媒体报导不诚实,推特是他和民众直接沟通的管道,这时,他身旁的默克尔露出这场记者会上的少见笑容。
紧接着,川普话锋一转说,「至少,我们有些共同点了,或许吧」!川普没把默克尔曾传出遭奥巴马政府监听直接说出口,台上的他脸上挂着笑容,一旁的默克尔先回看川普,后来皱着眉头,接着低头整理讲台上的资料,一边似露出无奈微笑,台下则爆出有所领会的狂笑声。
当着外国元首面前,暗讽自己的前任,更把美国过去涉监听外国元首的历史搬上檯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时说,川普拿这种议题开玩笑,再度展现他「非典型」及美国「前所未见」的外交方式。
白宫近来深陷指控奥巴马窃听的风波中,白宫发言人史派瑟昨天引用福斯新闻的报导说,奥巴马政府是藉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窃听川普,消息一出,已让原本只是美国国内政治两党斗争的议题,成了英美特殊关系间的外交波澜。
GCHQ更发表罕见的强烈声明,称这样的指控是「无稽之谈」;英国首相梅伊办公室的发言人则称,已收到美方保证,不会再有人提此事。
然而,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报导,包括白宫国安顾问麦马斯特(H.R. McMaster)与白宫发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分别向梅伊的国安顾问葛兰特(Mark Grant)及英国驻华府大使达洛许(Kim Darroch)正式道歉;「纽约时报」则引述白宫不愿具名的官员说,「没有到道歉这回事」。
川普也没有表达要向英国致歉的意思,他说,史派瑟只是引述福新新闻评论员的说法,「我们所做的只是引述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法界人士评价,他才该为他的评论负责」,川普还要求记者「你该去跟福斯(新闻)说才对」。
美国有没有道歉也成罗生门,看在奥巴马团队眼中,仍忍不住评论。
前白宫国安顾问莱斯(Susan Rice)在个人推特上说,政府发言人在台上错误的指控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要付出的代价是不可忽视的;前白宫国安副顾问罗兹(Ben Rhodes)也在个人推特上直言,这种执行外交政策的作法「疯狂」。
2013年,德国媒体报导,美国监听包括默克尔在内的盟国元首,默克尔当时致电奥巴马表明,要美方「立即与全面的解释」,并要求美方「立即停止」。
奥巴马政府选择低调处理,白宫当时说,奥巴马在电话中向默克尔保证,美国「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监听默克尔;但美国是否曾因反恐监听、意外听到默克尔的通话?时任白宫发言人卡尼(Jay Carney)仅重申上述立场,未证实或否认美国曾监听默克尔。

《美国总统川普今天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首度会面,尽管两人在欧盟及难民议题上歧见深,但川普暗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传出美国涉及监听默克尔,这是他和默克尔有的共同点。 川普和默克尔在难民议题、欧盟、北约及贸易的立场上南辕北辙,他对外大鸣大放,但默克尔低调冷静自持,两人在联合记者会上一开始行礼如仪,各陈立场,直到德国记者问川普,英国已否认有关「协助奥巴马监听川普」的指控,他的回应为何?对自己不断推特发文后悔? 川普先说,「很少(后悔)」,因美国媒体报导不诚实,推特是他和民众直接沟通的管道,这时,他身旁的默克尔露出这场记者会上的少见笑容。 紧接着,川普话锋一转说,「至少,我们有些共同点了,或许吧」!川普没把默克尔曾传出遭奥巴马政府监听直接说出口,台上的他脸上挂着笑容,一旁的默克尔先回看川普,后来皱着眉头,接着低头整理讲台上的资料,一边似露出无奈微笑,台下则爆出有所领会的狂笑声。 当着外国元首面前,暗讽自己的前任,更把美国过去涉监听外国元首的历史搬上檯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时说,川普拿这种议题开玩笑,再度展现他「非典型」及美国「前所未见」的外交方式。 白宫近来深陷指控奥巴马窃听的风波中,白宫发言人史派瑟昨天引用福斯新闻的报导说,奥巴马政府是藉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窃听川普,消息一出,已让原本只是美国国内政治两党斗争的议题,成了英美特殊关系间的外交波澜。 GCHQ更发表罕见的强烈声明,称这样的指控是「无稽之谈」;英国首相梅伊办公室的发言人则称,已收到美方保证,不会再有人提此事。 然而,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报导,包括白宫国安顾问麦马斯特(H.R. McMaster)与白宫发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分别向梅伊的国安顾问葛兰特(Mark Grant)及英国驻华府大使达洛许(Kim Darroch)正式道歉;「纽约时报」则引述白宫不愿具名的官员说,「没有到道歉这回事」。 川普也没有表达要向英国致歉的意思,他说,史派瑟只是引述福新新闻评论员的说法,「我们所做的只是引述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法界人士评价,他才该为他的评论负责」,川普还要求记者「你该去跟福斯(新闻)说才对」。 美国有没有道歉也成罗生门,看在奥巴马团队眼中,仍忍不住评论。 前白宫国安顾问莱斯(Susan Rice)在个人推特上说,政府发言人在台上错误的指控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要付出的代价是不可忽视的;前白宫国安副顾问罗兹(Ben Rhodes)也在个人推特上直言,这种执行外交政策的作法「疯狂」。 2013年,德国媒体报导,美国监听包括默克尔在内的盟国元首,默克尔当时致电奥巴马表明,要美方「立即与全面的解释」,并要求美方「立即停止」。 奥巴马政府选择低调处理,白宫当时说,奥巴马在电话中向默克尔保证,美国「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监听默克尔;但美国是否曾因反恐监听、意外听到默克尔的通话?时任白宫发言人卡尼(Jay Carney)仅重申上述立场,未证实或否认美国曾监听默克尔。》有一个想法

  1.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特朗普是与默克尔这位欧洲政坛“常青树”打交道的第三位美国总统。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与默克尔均保持了良好关系,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德美关系屡屡“跑调”。默克尔此次顶风冒雪而来,本是要为两国关系“止损”。不过,特朗普无视礼仪,语出惊人,频戳痛点,不仅双边关系没能拉近,反而平添几分不和谐。

      究其原因,还是双方政策、利益和观念存在分歧。

      在分歧最为严重的移民政策上,特朗普和默克尔保持克制没有公开非难对方,但双方阐述的立场明显不同。特朗普表示,移民是一种优待而非既有权利,必须将国民安全放在首位。默克尔则表示,在保障边境安全的同时,应该考虑到给予难民重塑生活的机会。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两人在隐晦地指责对方的移民政策。

      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重申了自己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但敦促北约盟国承担防务开支。特朗普说,许多北约盟国以前没有承担应该担负的开支,这一做法对美国来说非常不公平。默克尔承诺德国将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同时强调北约在阿富汗和其他地区对美国反恐作出的贡献,暗示特朗普不应该只从防务开支上评价北约盟友的贡献。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称他倡导的“美国优先”执政理念不是孤立主义,但同时强调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默克尔则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对于特朗普主张的双边而非多边贸易协议,默克尔强调欧盟成员国由欧盟代表对外一致进行贸易谈判。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特朗普和欧盟传统政治领袖的价值观差异明显,美德关系和美欧关系仍将面临巨大考验。据新华社

      这次握手有多难

      / 国际观察 /

      【尴尬时刻】

      “铁娘子”提议握手

      特朗普直接无视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不少媒体注意到,当宾主双方落座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拍照时,特朗普有意无意地把目光从身旁的默克尔身上移开。而当默克尔轻声提出握手建议时,特朗普并不接茬,一幅不置可否的表情,让在国际政坛上惯受礼遇的“铁娘子”一脸尴尬。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发布会上互相“敲打”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在此次会晤前,特朗普与默克尔曾有过多次“隔空喊话”。特朗普曾就移民政策和贸易问题批评过默克尔;默克尔也曾意有所指地回应“欧洲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虽然在随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和默克尔都表示会谈取得了重要的成果,但是双方在贸易、移民及北约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

    特朗普坚持要求成员国应该公平分摊北约防务费用,同时认为美国与欧洲的贸易协定明显有利于德国。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坚持认为移民是美国给予外国人的“优惠”而不是权利,这一点与默克尔大不相同。

    默克尔承诺将本国北约军费预算提升至GDP的2%,同时强调贸易协定需要求同存异,保证“公平”。

    对此,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与默克尔的首次会晤呈现出积极的态势,两人试着将分歧“放在一旁”,寻求建立更加紧密的双边关系。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会谈堪称德美外交史上最尬的一次会谈,特朗普始终拒绝与默克尔对视,而对记者及默克尔本人提出的握手要求,他也一直“装没听见”。

    (视频截图来源:CNN、秒拍)

    当时,当摄影师让两人握手时,默克尔在问,你想握手吗?特朗普只是简单将身体转向他,但并没有伸出双手。默克尔随后只能一个人面对着镜头干笑。

    中国网友则用了歌词对此进行评论称:“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等等…

    国内媒体多用“特朗普拒绝和默克尔握手”为标题,但是从美国主流媒体的标题来看,包括CNN、NBC等等多用了“snub”或者“ignore”,并称之为“awkward moment(尴尬时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7日在白宫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对话。但在会谈中及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就多项议题难掩分歧。
      西方媒体报道,两人会面期间也遭遇“不合拍的”尴尬时刻,包括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有握手,以及默克尔对特朗普的玩笑没反应。
       【尴尬时刻】
      17日会面期间,特朗普与默克尔就一系列共同话题交换看法,内容涉及北约、美德经贸往来以及阿富汗和乌克兰冲突等。
      尽管在抵达白宫时和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特朗普均与默克尔握手,但在椭圆形办公室面对媒体记者拍照期间,两人并未握手。
      路透社指出,默克尔多次向特朗普方向侧身,但特朗普似乎并未“会意”。按德新社的说法,这两人“尴尬地”并排坐着。而且,就握手拍照一事,默克尔还曾征询特朗普的意见。
      德新社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媒体记者多次捕捉到他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来访外国领导人热情握手的瞬间,受此“礼遇”的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有媒体分析,之所以未能握手合影,或许缘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德方结下“梁子”。特朗普曾经抨击默克尔的开放性移民政策,视为她犯下的“灾难性错误”。特朗普还曾批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想成为“美国版安格拉·默克尔”。而默克尔对特朗普奉行的移民政策等也有诸多不满。
      除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期间没握手外,特朗普与默克尔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闹出一段尴尬事。当被记者问及特朗普自称曾被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监听一事时,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回答:“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俩(我和默克尔)感同身受。”
      特朗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曝光“棱镜”秘密监听项目,指认国安局监听对象包括德国公民的电话通话和网络通信。同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默克尔的移动电话可能遭到美国情报机构监听。
      媒体记者注意到,特朗普17日含蓄提起这段往事时,默克尔表情疑惑,没有作出其他回应。
       【分歧不少】
      除出现不合拍的尴尬时刻,默克尔与特朗普会面期间还就一系列话题发表了不同看法。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就北约“份子钱”敲打默克尔。他向默克尔重申了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并敦促盟国承担应有的北约防务上的财务负担。
      对此,默克尔的回应是,德国将按自身“步调”逐步增加军事支出。她说,德国国防开支在2016年增加了8%,并且承诺在2024年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此前,默克尔曾对美方“催账”表达不满。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默克尔虽表示认可公平贸易的重要性,但强调应以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全球化,暗怼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
      针对移民和难民议题,一向倡导限制移民的特朗普强调,移民是“特权”而非“权利”。默克尔则说,全球化应该以开放和公平方式构建。
       【不忘示好】
      德新社评论,默克尔此次访美之行或将为今后德美关系定调。西方媒体注意到,尽管在诸多事宜上存在分歧,特朗普与默克尔两人仍不忘相互“示好”。
      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初便指出,她和特朗普“面对面会谈总比各自谈及对方要好得多”。
      她还措辞谨慎地谈及“美国第一”政策,称自己代表德国利益,而“特朗普代表美国利益,无可厚非。这也是我们两人各自的任务”,但双方正“试图应对那些存在分歧、却又努力想弥合分歧的领域”。
      特朗普则说,他期待美德经贸往来可以“进展得非常好”。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