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4日突然“发飙”,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政府机构窃听,命令来自时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一些共和党议员表示,应该调查特朗普是否真的遭窃听。奥巴马和民主党方面则完全否认特朗普的说法。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4日突然“发飙”,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政府机构窃听 特朗普:这是水门事件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窃听发生在去年10月,地点正是他的竞选总部兼住所、位于纽约市的特朗普大厦。 “太可怕了。刚刚发现,就在我(选举)获胜之前,奥巴马在特朗普大厦里窃听我。不过(奥巴马)一无所获,”特朗普写道。 在更多推文中,他写道:“在神圣的选举期间,奥巴马总统竟然窃听我的电话,太差劲了。这是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坏家伙、令人恶心的家伙。” 水门事件是美国历史上重大政治丑闻。1972年总统竞选期间,共和党候选人、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竞选班子成员潜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企图安装窃听器。这次事件导致尼克松于1974年辞职。 另外,特朗普把奥巴马对他的“窃听”比作麦卡锡主义,即美国上世纪50年代的反共排外运动,许多人受到监视迫害。 奥巴马:坚决否认 奥巴马方面坚决否认他曾下令监听特朗普。奥巴马的发言人凯文·刘易斯在声明中说,白宫不介入司法部实施的独立调查,这是“基本原则”。“奥巴马总统或任何白宫官员从未下令监视任何美国公民。任何与此相反的说法都完全不属实。” 特朗普在推文中也没有出示他遭“监听”的证据。 隶属司法部的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去年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的联络往来。一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保守派网络媒体,包括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先前报道,美国专门法庭已经批准调查特朗普大厦与一家俄罗斯银行的电脑系统之间的通信。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的前首席执行官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 为确保政治中立,白宫不能插手司法部实施的调查。美联社报道,按照《涉外情报监视法》,美国政府部门可以对涉嫌为外国情报部门工作的人员实行监控,但是事先需要由一个专门法院审批。总统无权下达监控命令,然而有权下令给监控记录解密。对于特朗普遭“监听”事件而言,奥巴马可以做的就是确认是否存在这一监听行动。 特朗普被逼急了? 特朗普就任已经一个多月,然而他及其团队仍深陷“通俄”论,施政受到掣肘和质疑。 上月,因曾经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电话,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黯然辞职;本月,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也被曝出曾与俄驻美大使会面,继而他宣布将不参与“俄罗斯干扰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也面临辞职压力。特朗普称塞申斯受到“政治迫害”。 美联社援引一名白宫官员的话报道,特朗普4日早上在总统办公室对他的高级顾问们发火,不满他们对“通俄”风波应对不力。特朗普还要求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和首席战略师班农留在华盛顿,不准随同他去佛罗里达州他的私人俱乐部度周末。普里伯斯和班农最终还是去了。 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晒出一张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尔斯·舒默与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昔日合影,并以此为“证据”,称舒默是“伪君子”,要求“立即调查”舒默“与俄罗斯及普京的关系”。特朗普还晒出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与俄罗斯官员合影旧照,同样要求调查佩洛西。舒默和佩洛西都敦促塞申斯辞职。 特朗普自称遭奥巴马“窃听”,一些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表达了支持。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如果属实,这应该是水门事件后最大的政治丑闻。”参议员本·萨斯说,这是性质严重的指控,特朗普可能受到了非法监控,不过他应该进一步说明详情。 民主党方面则对特朗普的说法嗤之以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毫不客气地说,特朗普“信口雌黄”。“如果真要说‘坏’或者‘令人恶心’,那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行政官在没有丝毫证据的情况下做出最离谱和有害的指责。”

2017年3月6日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4日突然“发飙”,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政府机构窃听,命令来自时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一些共和党议员表示,应该调查特朗普是否真的遭窃听。奥巴马和民主党方面则完全否认特朗普的说法。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4日突然“发飙”,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政府机构窃听

特朗普:这是水门事件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窃听发生在去年10月,地点正是他的竞选总部兼住所、位于纽约市的特朗普大厦。

“太可怕了。刚刚发现,就在我(选举)获胜之前,奥巴马在特朗普大厦里窃听我。不过(奥巴马)一无所获,”特朗普写道。

在更多推文中,他写道:“在神圣的选举期间,奥巴马总统竟然窃听我的电话,太差劲了。这是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坏家伙、令人恶心的家伙。”

水门事件是美国历史上重大政治丑闻。1972年总统竞选期间,共和党候选人、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竞选班子成员潜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企图安装窃听器。这次事件导致尼克松于1974年辞职。

另外,特朗普把奥巴马对他的“窃听”比作麦卡锡主义,即美国上世纪50年代的反共排外运动,许多人受到监视迫害。

奥巴马:坚决否认

奥巴马方面坚决否认他曾下令监听特朗普。奥巴马的发言人凯文·刘易斯在声明中说,白宫不介入司法部实施的独立调查,这是“基本原则”。“奥巴马总统或任何白宫官员从未下令监视任何美国公民。任何与此相反的说法都完全不属实。”

特朗普在推文中也没有出示他遭“监听”的证据。

隶属司法部的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去年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的联络往来。一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保守派网络媒体,包括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先前报道,美国专门法庭已经批准调查特朗普大厦与一家俄罗斯银行的电脑系统之间的通信。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的前首席执行官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

为确保政治中立,白宫不能插手司法部实施的调查。美联社报道,按照《涉外情报监视法》,美国政府部门可以对涉嫌为外国情报部门工作的人员实行监控,但是事先需要由一个专门法院审批。总统无权下达监控命令,然而有权下令给监控记录解密。对于特朗普遭“监听”事件而言,奥巴马可以做的就是确认是否存在这一监听行动。

特朗普被逼急了?

特朗普就任已经一个多月,然而他及其团队仍深陷“通俄”论,施政受到掣肘和质疑。

上月,因曾经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电话,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黯然辞职;本月,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也被曝出曾与俄驻美大使会面,继而他宣布将不参与“俄罗斯干扰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也面临辞职压力。特朗普称塞申斯受到“政治迫害”。

美联社援引一名白宫官员的话报道,特朗普4日早上在总统办公室对他的高级顾问们发火,不满他们对“通俄”风波应对不力。特朗普还要求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和首席战略师班农留在华盛顿,不准随同他去佛罗里达州他的私人俱乐部度周末。普里伯斯和班农最终还是去了。

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晒出一张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尔斯·舒默与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昔日合影,并以此为“证据”,称舒默是“伪君子”,要求“立即调查”舒默“与俄罗斯及普京的关系”。特朗普还晒出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与俄罗斯官员合影旧照,同样要求调查佩洛西。舒默和佩洛西都敦促塞申斯辞职。

特朗普自称遭奥巴马“窃听”,一些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表达了支持。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如果属实,这应该是水门事件后最大的政治丑闻。”参议员本·萨斯说,这是性质严重的指控,特朗普可能受到了非法监控,不过他应该进一步说明详情。

民主党方面则对特朗普的说法嗤之以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毫不客气地说,特朗普“信口雌黄”。“如果真要说‘坏’或者‘令人恶心’,那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行政官在没有丝毫证据的情况下做出最离谱和有害的指责。”

《2017年3月6日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4日突然“发飙”,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政府机构窃听,命令来自时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一些共和党议员表示,应该调查特朗普是否真的遭窃听。奥巴马和民主党方面则完全否认特朗普的说法。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4日突然“发飙”,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政府机构窃听 特朗普:这是水门事件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窃听发生在去年10月,地点正是他的竞选总部兼住所、位于纽约市的特朗普大厦。 “太可怕了。刚刚发现,就在我(选举)获胜之前,奥巴马在特朗普大厦里窃听我。不过(奥巴马)一无所获,”特朗普写道。 在更多推文中,他写道:“在神圣的选举期间,奥巴马总统竟然窃听我的电话,太差劲了。这是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坏家伙、令人恶心的家伙。” 水门事件是美国历史上重大政治丑闻。1972年总统竞选期间,共和党候选人、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竞选班子成员潜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企图安装窃听器。这次事件导致尼克松于1974年辞职。 另外,特朗普把奥巴马对他的“窃听”比作麦卡锡主义,即美国上世纪50年代的反共排外运动,许多人受到监视迫害。 奥巴马:坚决否认 奥巴马方面坚决否认他曾下令监听特朗普。奥巴马的发言人凯文·刘易斯在声明中说,白宫不介入司法部实施的独立调查,这是“基本原则”。“奥巴马总统或任何白宫官员从未下令监视任何美国公民。任何与此相反的说法都完全不属实。” 特朗普在推文中也没有出示他遭“监听”的证据。 隶属司法部的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去年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的联络往来。一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保守派网络媒体,包括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先前报道,美国专门法庭已经批准调查特朗普大厦与一家俄罗斯银行的电脑系统之间的通信。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的前首席执行官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 为确保政治中立,白宫不能插手司法部实施的调查。美联社报道,按照《涉外情报监视法》,美国政府部门可以对涉嫌为外国情报部门工作的人员实行监控,但是事先需要由一个专门法院审批。总统无权下达监控命令,然而有权下令给监控记录解密。对于特朗普遭“监听”事件而言,奥巴马可以做的就是确认是否存在这一监听行动。 特朗普被逼急了? 特朗普就任已经一个多月,然而他及其团队仍深陷“通俄”论,施政受到掣肘和质疑。 上月,因曾经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电话,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黯然辞职;本月,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也被曝出曾与俄驻美大使会面,继而他宣布将不参与“俄罗斯干扰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也面临辞职压力。特朗普称塞申斯受到“政治迫害”。 美联社援引一名白宫官员的话报道,特朗普4日早上在总统办公室对他的高级顾问们发火,不满他们对“通俄”风波应对不力。特朗普还要求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和首席战略师班农留在华盛顿,不准随同他去佛罗里达州他的私人俱乐部度周末。普里伯斯和班农最终还是去了。 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晒出一张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尔斯·舒默与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昔日合影,并以此为“证据”,称舒默是“伪君子”,要求“立即调查”舒默“与俄罗斯及普京的关系”。特朗普还晒出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与俄罗斯官员合影旧照,同样要求调查佩洛西。舒默和佩洛西都敦促塞申斯辞职。 特朗普自称遭奥巴马“窃听”,一些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表达了支持。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如果属实,这应该是水门事件后最大的政治丑闻。”参议员本·萨斯说,这是性质严重的指控,特朗普可能受到了非法监控,不过他应该进一步说明详情。 民主党方面则对特朗普的说法嗤之以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毫不客气地说,特朗普“信口雌黄”。“如果真要说‘坏’或者‘令人恶心’,那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行政官在没有丝毫证据的情况下做出最离谱和有害的指责。”》有一个想法

  1. 美国总统特朗普改口承诺支持“一个中国”政策以来,中美关系逐渐缓和,两国正在商议举行元首峰会的消息也已得到白宫和中国外交部的证实。
    美国一家新媒体Axios3月13日更是透露,特朗普下个月将在佛罗里达州的马阿拉歌(Mar-a-Lago resort)度假村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马阿拉格度假村的奢华程度被美国媒体称为“宛若天堂(like heaven)”,同时具有极高的隐秘性。

    Axios报道截图
    美媒:中美领导人将在马阿拉歌会面
    据Axios报道,根据知道计划的官员透露,在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会晤中,不会有打高尔夫的行程,主要是工作会议,会晤暂定的日期是4月6日和7日。
    这篇报道是由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前驻白宫首席记者、Axios的创始人之一艾伦(Mike Allen)操刀。
    英国路透社等多家外媒纷纷转载了Axios的这篇消息,但是路透社也指出,无法核实Axios报道的真实性,也不为其准确性作保证。
    随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称,一名高级政府官员称,特朗普计划下个月在佛罗里达州的马阿拉歌度假村接待习近平。但是这位官员也警示,目前为止,这只是暂定的计划而已。
    如果报道属实,习近平此访成行,将是和特朗普的首次会晤,也是特朗普在马阿拉歌庄园招待的第二位外国领导人,对中美未来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而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13日表示,特朗普计划邀请习近平访问,但具体日期还在商议之中。

    马阿拉歌庄园内
    安倍曾造访
    马阿拉哥庄园是特朗普常年的冬季度假地,仅十分钟车程外便是他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
    今年2月,特朗普在马阿拉歌招待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时有俱乐部成员偷拍两位领导人碰头讨论朝鲜试射导弹事件的照片,一度招致外界对特朗普的批评。

    特朗普与安倍在马阿拉歌共进晚餐
    安倍的访问行程包括与特朗普打了18洞的高尔夫、两次正式晚宴以及两位领导人的妻子访问当地的一个日本花园。
    据CNN报道,安倍和特朗普当时还即兴参加了正在马阿拉歌场地上举行的一场婚礼,其间特朗普告诉安倍,新娘和新郎是他旗下高尔夫俱乐部的长期成员,多年来向他支付了“不少会费”。
    CNN称,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这个星期的亚洲之行将包括中国,届时他将确认习近平访问美国的细节。目前尚不确定两位领导人是否像安倍造访一样,打一场高尔夫。

    特朗普与妻子梅拉尼娅在庄园
    不去戴维营,偏爱马阿拉歌
    对于特朗普来说,马阿拉歌显然具有特殊的意义,自入主白宫以来,他已经三次乘坐空军一号飞机到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这家俱乐部度周末,而马里兰州僻静的总统传统度假地戴维营却一次也没去过。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马阿拉歌位于近岸内航道和大西洋之间,占地20英亩,拥有126个房间,是一座阳光明媚的地中海式宅邸。整座物业造价800万美元,于1927年落成,当时是通用食品公司(General Foods)的女继承人马乔里?麦利维泽?波斯特(Marjorie Merriweather Post)的豪华冬季住宅。

    马乔里?麦利维泽?波斯特在庄园内
    1973年波斯特去世后,马阿拉歌被作为一个可能的总统度假地遗赠给联邦政府。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曾到这座位于棕榈滩的庄园考察,但它最终被归还给波斯特基金会,因为维护费用过于昂贵(每年100万美元),安保难度太大(它位于棕榈滩国际机场的航线上)。
    1986年,该基金会将这一房产卖给特朗普,后者于1995年将它变成了一个私人俱乐部。如今,这里拥有一个供客人(从海滨大道下方)前往海滩的宾客通道,还有一座长100英尺、宽50英尺的私人泳池。

    据报道,美国人无法进入戴维营接近总统,但花费20万美元的会员费,就可以进入马阿拉歌,可以和特朗普相当接近。甚至可能看到,白宫的官员们就坐在你一英尺开外,在手机的亮光之下,对国际危机做出反应。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