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威起訴11家美國公司向投資者散佈虛假消息

希爾威起訴11家美國公司向投資者散佈虛假消息
2012年03月21日,來源:CCTV央視網

就在不久前,美國紐約最高法院正式受理了一家來自中國公司的訴狀,這家公司在美國,一下子起訴了11個美國公司和個人,這也是迄今為止,中國海外上市企業在海外訴訟,規模最大、被告人數最多的一次。起訴的理由,也寫的非常清楚,就是因為,這些被告向廣大國外投資者散佈虛假消息,導致公司股價大幅下跌,市值在一天內,蒸發了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3億。

按照程序,這起案件在被紐約最高法院受理後,將進入原告和被告雙方各自收集證據的階段,目前,具體的開庭時間,還沒有公佈。

  讓13億蒸發的4份報告

2011年9月13日,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的股價開始下跌,13個億的市值,在一天之內消失。

希爾威,2008年在紐交所上市,2009年,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為在美國業績最好的六支中國股票之一。而這樣一家公司的13億市值,在一天之內消失,僅僅是因為4份調研報告。

究竟是什麼樣的調研報告能夠具有如此的殺傷力呢?

調研報告中,提出了兩項對希爾威的質疑:誇大礦區產量、礦石質量嚴重不達標。

報告中包含了一段視頻,高處的攝像頭,拍下了這家中國公司的來來往往運送石的車輛,進行計數,每經過一輛車,數字都會有變化。 20天下來,通過運送礦石的車輛數和載重量,調研報告估算出這家中國公司,每天的生產量是1146噸,而此前,中國公司自己公佈的數字,是每天1888噸,兩者相差了40%。

報告中,還有一項數據,是對該中國公司礦石含礦量的檢驗。礦石鉛含量0.3%,鋅含量0.066%,國家地質實驗測試中心研究員李冰告訴記者,這一數據,說明礦石的含礦量已經相當低了,“就是一塊普通的礦化岩石,嚴格說,都不能算得上是鉛鋅礦。”

礦石的產量、質量都存在問題,這對於一家礦石公司來說,無疑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依奧斯基金發布的報告,讓美國乃至世界投資者,對來自中國的這家礦石公司失去信心,造成了他們短時間內市值大面積蒸發。

  “跌,也是能賺錢的”

希爾威希望通過上訴,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他們犯了一個誹謗罪,關於我們的這些調查報告,都是沒有事實依據的。”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馮銳說。除了向美國紐約最高法院提起訴訟,希爾威還向美國聯邦調查局、美國證監會報了案。

這家發布調查報告的美國機構,叫依奧斯基金,他們稱,進行調查的目的,是為了“告訴全世界投資者一家公司的真實情況”。

在2011年9月13日,這份調查報告公佈的當天,市場反應速度也超出尋常。短短幾個小時,希爾威的市值減少了2億美金。

對於這一情況,信達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開發中心副總經理劉景德指出,這是有機構明顯地出貨,出現放量下跌,然後,來獲得較大利潤。 “因為如果沒有機構的話,它這個成交量放大到平時的10倍甚至10幾倍,一般講中小投資者很難做到這一點。”

一份調查報告,就能讓一家調查公司下跌慘烈,這利用了美國股票市場上的一種“操作模式”——做空。

劉景德向記者解釋,做空就是對未來行情下跌的一個預期,按照股票目前價格賣出,行情跌后買進,不同於中國市場,在美國可以通過這種“先賣出再買入”的方式獲取差價利潤。除了從股票下跌中獲利之後,做空者還可以第二次獲利。 “通過砸盤然後在使大家出現恐慌,在低位吸貨之後將來拉起來之後再在高位拋出,這樣達到賺錢的目的。”

在美國,無論是“做空”股票,還是傳播關於這支股票的消息,都是合法的。但是如果傳播的消息不真實,那麼,就觸及法律底線了。

“在美國的證券法下,不允許任何人,通過欺騙的手段對市場進行操縱,去橫空捏造出來一些似是而非的-讓股民看了心慌的一些數據,這個,就屬於造謠了。” 盛德國際律師事務所首席代表丁海華說。

而在郵件中,依奧斯基金負責人約翰卡尼斯向記者強調,這家中國公司是在說謊,是要詆毀他們公司的形象。他稱他們公司認同巴菲特的投資理念,進行有價值的投資,還提出記者可以去公司網站看他與巴菲特的合影。

  礦石產量的真假之謎

希爾威在河南的礦石生產區主要位於洛寧縣的山與湖之間,將礦石裝入卡車後,再由船將卡車運過湖面,最後運出礦區,進行進一步加工。

依奧斯基金的報告中顯示,礦區每天的出車量為38.2車。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每天這裡的出車量大概在三十八九車,這與依奧斯基金公佈的數據並沒有區別。那麼,兩方給出的生產量上的巨大差別又從何而來呢?

在礦區的湖邊,已經在礦區工作了8年的海事管理員裴健民為記者估算了每輛卡車的載重量:一艘船運送四輛卡車,從船的吃水線看,拉了200多噸,再除去每輛車的自重15噸,每輛車大約載了四五十噸礦石。十幾分鐘過後,四輛礦石車逐一上岸,裴建民對這些礦石運輸車進行了檢查,司機的運貨單單上顯示的重量都在45噸左右。

而依奧斯基金的報告中稱,車輛載重量為每車30噸。

依奧斯基金進行調查的時間是2011年9月,礦區工作人員向記者出示了去年9月的運貨單,所有的車輛基本上載重量也是在45噸左右,比依奧斯基金給出的數據多了15噸。

工作人員稱,這些單據都是在車輛裝上礦石後,過磅時打出來的。而在礦石產量調查方面,依奧斯基金提及的調查手段,僅有一個拍下了往來車輛的攝像頭。

  被塗黑的檢驗報告

依奧斯基金的調查報告還出包括了對礦區礦石質量的檢驗,數據顯示,礦石的質量是非常低的。而就是這份礦石檢測報告,檢驗單位和送檢單位卻都被塗黑了。國家地質實驗測試中心研究員李冰說,這些信息都是一份檢測報告應該包括的。

翻看檢測報告時,記者發現報告首頁對著光線時,可以隱約看到一些字跡,於是記者對報告進行了加深複印。在反復加深複印了5次之後,這些字跡終於可以看清一部分:一個位於成都的地址和一個電話。

記者撥通了這個電話,對方稱自己是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位於成都市二環路南三段五號,專門進行礦石的檢驗。

在這家成都的礦產研究所,檢測中心劉衛主任確認,這份報告是他們檢驗中心出具的。在這份報告當中寫著礦石的送檢日期是2011年9月5日。記者隨後在檢測中心的數據庫裡,找到了這份檢測報告的原始文件。根據登記信息,記者找到了當時接手這份檢驗的工作人員,但她肯定自己經手這份工作,但對具體過程沒有印象了:“我們反正按照程序來,每個人都是這樣操作的。”

檢驗人員告訴記者,在檢測的過程中,他們並不知道檢驗樣品的具體來源,只要客戶提出檢測要求,他們就會進行檢測並出示檢測結果。

在檢測報告上送檢單位一欄中,寫的是一家名為“四川長順”的投資公司,送檢人名叫張順。為了了解真相,記者又來到了成都市工商局,但沒有查到這家公司,也沒有查到“張順”其人。

查無此人,也就無法核實真正礦石的來歷,而按照依奧斯基金的說法,他們拿去化驗的礦石樣本,是從礦車上掉下來的。

針對這一說法,國家地質科學院礦產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張長青告訴記者,按照國際通行的採樣標準,選礦人員會垂直與礦體,做連續採樣,這個採樣距離通常也在一米以上,然後對採得的樣品分段進行化驗。

“有可能撿到的是邊界部位的石頭,含礦量很低,甚至撿到的就是普通的石頭。”僅憑幾塊撿來幾塊石頭,就推斷礦石含量不達標,並不客觀。

  美國調查公司涉嫌違法

撿來兩塊“樣本”,裝一個攝像頭,這樣得出的調查報告便讓一家中國公司13個億的市值憑空消失。

記者在採訪中得知,依奧斯基金安裝這個攝像頭,礦區的管理人員和工人都不知情。記者與一位礦區的工作人員一起,根據視頻中顯示的畫面找到了攝像頭所在的位置,但早已看不到攝像頭的身影。這位工作人員說,2011年9月,確實有東西掛在樹上:“用鐵絲綁著的。”但他並未意識到這是個攝像頭:“當時不知道,當時要知道我就給他剪掉了。”

而類似的調查手段,除了希爾威,還有不少在海外上市的公司遭遇過。哈爾濱電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調查公司會扮成各種人,根本看不出到底是誰。德爾電力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也遇到過類似情況:“他們給我們打電話說是國家稅務人員,然後問我們,來我們店裡拍照,問保安我們的銷量,人家說銷得好他不管,盡是些說銷售情況差的。”

而早在二零零一年,國家統計局發布的關於涉外社會調查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中,就明確規定,境外的組織和個人、境內的外國企業分支機構及外國企業常駐代表機構、其他國外組織駐華機構不得在中國境內直接進行社會調查活動。

  中國海外上市公司遭“獵殺”

而目前,海外有不少調查公司都特別針對中國的海外上市公司,進行調查,發布報告。他們如此關心中國企業,為的是通過“做空”,“獵殺”中國公司,獲得利益。

美國一家名為渾水公司的調查公司,說自己是做空中國公司的“急先鋒”。

香櫞調查公司,在網站首頁寫滿了對中國在美上市企業的質疑。

在美國依奧斯基金的網站中,一篇名為《我們為什麼這麼自信》的文章提到,他們做空了15家中國企業,“百分之百成功,沒有失敗”。

對於這類“做空”現象,中國社科院中國社科智訊金融風險管理實驗室首席專家劉煜輝稱,他們背後都有一個內幕的動機:“就是要和’空方’資金有一個交易。”

而眼下,這種針對中國企業做空的事件,在美國金融界並不少見。

幾乎所有被外國調查公司質疑過的中國海外上市企業的股價走勢圖都有一個明顯特點,在某一天,股價驟然下跌,而在每一個股價下跌的背後,都有份針對這些公司的調查報告。

一家公司在美國上市,花費也就百萬美元,比起上市後能進行的海外融資,這筆錢並不算什麼。但是在一些美國金融機構看來,這只是他們獵殺中國概念股的一個開始。

奇虎360董事長兼CEO周鴻禕這樣解釋其中的過程:“他幫你包裝,把你包裝上市,掙一道錢。把你包裝上市之後,知道你有問題,他再拿內部材料去找做空機構,大家聯手把你打下去,把你股價打低,掙你第二道錢。你股價低了,就要找人去幫忙,中介機構又來說我幫你,再掙第三道錢。做不下去了,要被迫退市了,退市也不是想退就退,還要有人來幫你解決這個問題,好,掙你第四道錢。”

而這些被做空的中國公司,卻很少有人願意站出來,在記者的調查中,很多被做空的中國公司都拒絕了採訪。

有的企業告訴記者,不想接受采訪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想再次成為美國做空公司的目標。選擇了上訴的德爾電器負責人說:“可能害怕一出來說些什麼,人家就開始針對你了。”正是如此,目前,被做空的中國企業,只有三家選擇了上訴。

不僅如此,美國的高昂的維權花費,也讓不少企業望而卻步。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社科智訊專家尹中立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單是重新進行財務審計一項,所花的費用都至少超過百萬美金,更不要提其中的調查費、律師費。而對於大部分公司來說,即便是做了這些準備,也不一定能贏得官司。

對此,盛德國際律師事務所首席代表丁海華解釋說:“在美國證券市場上,有一種意識,就是要鼓勵對上市公司的七嘴八舌,大家要議論紛紛。因此,如果原告缺少證據,證據不是強有力,那麼法官很可能就駁回了。”

  以信息公開面對質疑

多數海外機構發布調查報告的目的是為了獲利,但在一次次的質疑聲中,中國海外上市企業的經濟利益和聲譽都受到了損害。

2010年,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共有55家,其中50家跌破發行價。 2011年,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有10家,9家跌破發行價。

SOHU——大多數國內網民都熟悉的名字,2000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目前股價53美元,而對於這個數字,作為首席執行官的張朝陽並不滿意。他認為搜狐的市值被“嚴重低估了”。但張朝陽說,即便是現在的股票價格,也著實來之不易。從12年前,敲響納斯達克開市鐘的那一刻開始,他的公司就多了一個工作——向外國人解釋自己是做什麼的,因為在他們在國外的成長始終伴隨著質疑。

“我們是一個大眾消費品牌,就是用戶群都是在中國大陸,投資人全世界各地,他們也不懂中文,所以他們也不知道搜狐這個品牌在中國的影響力,因為陌生所以它就信任感就會低,這也是整個中國概念股面臨的問題。”

2000年,搜狐已經成為中國三大門戶之一,也就是這年,中國互聯網行業迎來了史無前例的高速發展。但是搜狐在美股價卻一直只能用“慘淡”來形容,初始發行價只有13元,一度下跌到4美元,而在華爾街,5美元以下的股票都被定義為垃圾股。

張朝陽認為,跨國界始終是一個很大的障礙,如果不是客場作戰,搜狐的答卷會更加漂亮。 “因為文化的隔閡和監管的跨國界,導致特別容易被別人來指責,也有很多風險,很多東西確實鞭長莫及。”張朝陽說。

對此,擁有100多只中國在美上市企業的納斯達克的亞太區總裁尼爾森解釋,“金錢至上”可以說是華爾街所有公司的辦事原則,正是利益的驅使,讓他們願意拿起放大鏡去需找負面消息,因為一旦找到漏洞,放在他們面錢的就不在是枯燥的數據,而是真金白銀。

在他看來,對於這些被攻擊的中國公司而言,最好的防守策略就是信息透明。特別是受到質疑時,更應該第一時間公開信息並進行澄清。 “中國公司面臨的一大挑戰就是和投資者的距離,如何和美國投資者進行溝通。”尼爾森說。

B.B.E.I.
QQ: 1,779,642,876
E-mail: 1779642876@qq.com
致力於更好地介紹赴美國投資情況;
致力於更好地介紹赴美利堅合眾國投資情況

《希爾威起訴11家美國公司向投資者散佈虛假消息》有一个想法

  1. Jon R.Carnes,现年39岁,美国籍,住拉斯韦加斯市。EOS基金的发起人和公司主席。
    EOS基金的发起人和公司主席叫Jon R.Carnes
    EOS基金亚洲区经理黄晓夫(JeffHuang),持加拿大绿卡

    根据 IFRAgroup.com的域名注册公司提供的信息,找到IFRA在美国旧金山和香港的办公地址。

    IFRA分析师DinoHuang

    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冯锐。
    希尔威是一家在多伦多交易所和纽约证券交易所双板上市的加拿大注册的矿业公司,通过运营在河南等国内省份的六座矿山,成为中国最大的原生白银精粉生产商,公司主要资产在中国,主要高管,都是中国人,属于典型的“中国概念股”。

    10月24日,希尔威公司雇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作出审计报告证实-不存在造假,之后,股价从6.20美元的谷底,逐渐回升至9.5 美元。

    冯锐拍着厚厚的审计报告说:我们审计,花了250万美元,回购股票,花了3500万美元

    2012年1月9日,希尔威公司向美国纽约州高等法院递交了一份修改后的起诉书,追加EOS基金、Jon R.Carnes、Zane Heilig、黄宏发以及IFRA公司作为被告。

    希尔威公司花数百万美元,聘请国外律所进行调查。在律师建议下,2011年9月23日,希尔威公司将Alfred Little等匿名人士告上纽约州高等法院,索赔1亿美元。

    希尔威公司董事长-冯锐
    希尔威公司先后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加拿大皇家骑警、美国证监会、美国证券交易监管协会、加拿大BC省证监会以及中国有关执法机构报案并获得立案。

    转载者:

    B.B.E.I.
    QQ: 1,779,642,876
    E-mail: 1779642876@qq.com
    致力于更好地介绍赴美国投资情况;
    致力于更好地介绍赴美利坚合众国投资情况

    B.B.E.I.
    QQ: 1,779,642,876
    E-mail: 1779642876@qq.com
    致力于更好地介绍赴美国投资情况;
    致力于更好地介绍赴美利坚合众国投资情况

    Jon R.Carnes,現年39歲,美國籍,住拉斯韋加斯市。 EOS基金的發起人和公司主席。
    EOS基金的發起人和公司主席叫Jon R.Carnes
    EOS基金亞洲區經理黃曉夫(JeffHuang),持加拿大綠卡

    根據IFRAgroup.com的域名註冊公司提供的信息,找到IFRA在美國舊金山和香港的辦公地址。

    IFRA分析師DinoHuang

    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馮銳。
    希爾威是一家在多倫多交易所和紐約證券交易所雙板上市的加拿大註冊的礦業公司,通過運營在河南等國內省份的六座礦山,成為中國最大的原生白銀精粉生產商,公司主要資產在中國,主要高管,都是中國人,屬於典型的“中國概念股”。

    10月24日,希爾威公司僱請的會計師事務所作出審計報告證實-不存在造假,之後,股價從6.20美元的谷底,逐漸回升至9.5 美元。

    馮銳拍著厚厚的審計報告說:我們審計,花了250萬美元,回購股票,花了3500萬美元

    2012年1月9日,希爾威公司向美國紐約州高等法院遞交了一份修改後的起訴書,追加EOS基金、Jon R.Carnes、Zane Heilig、黃宏發以及IFRA公司作為被告。

    希爾威公司花數百萬美元,聘請國外律所進行調查。在律師建議下,2011年9月23日,希爾威公司將Alfred Little等匿名人士告上紐約州高等法院,索賠1億美元。

    希爾威公司董事長-馮銳
    希爾威公司先後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加拿大皇家騎警、美國證監會、美國證券交易監管協會、加拿大BC省證監會以及中國有關執法機構報案並獲得立案。

    轉載者:

    B.B.E.I.
    QQ: 1,779,642,876
    E-mail: 1779642876@qq.com
    致力於更好地介紹赴美國投資情況;
    致力於更好地介紹赴美利堅合眾國投資情況

    B.B.E.I.
    QQ: 1,779,642,876
    E-mail: 1779642876@qq.com
    致力於更好地介紹赴美國投資情況;
    致力於更好地介紹赴美利堅合眾國投資情況

    Jon R.Carnes, aged 39, an American citizen living in Las Vegas. EOS founder and Chairman of the Fund.
    Founder and Chairman of EOS Fund, Jon R.Carnes
    EOS fund manager in Asia Huang Xiaofu (JeffHuang) Canada green card holders

    According to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the IFRAgroup.com the domain name registration company, to find the IFRA office address in the United States, San Francisco and Hong Kong.

    IFRA analyst DinoHuang

    Feng Rui, Silvercorp Metals Inc. Chairman and CEO.
    Silvercorp is a Canadian registered mining company listed on the Toronto Stock Exchange and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board, become China’s largest primary silver powder manufacturer, company assets by operating six mines in the provinces of Henan and other domestic In China, key executives, are all Chinese people, belonging to the typical “China concept stocks.

    October 24, the the Silvercorp company hired accountants firm to make the audit report confirmed – there is no fraud, after the stock from a trough of $ 6.20, and gradually rose to $ 9.5.

    Feng Rui, patting the thick audit report, said: We have audited spent $ 2.5 million to buy back shares and spent $ 35 million

    January 9th, 2012, the the Silvercorp company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New York State Supreme Court submitted a revised indictment, additional EOS Fund the Jon R.Carnes, Zane at Heilig, Andrew WONG and IFRA company as a defendant.

    The Silvercorp companies spend millions of dollars to hire foreign law to conduct a survey. A lawyer who advises on September 23, 2011, Silvercorp Anonymous of Alfred the Little, who sued the New York State Supreme Court, the claim of $ 100 000 000.

    The Silvercorp company chairman – Feng Rui
    The Silvercorp company has to the U.S.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 the 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the 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regulatory Association, BC, Canada, the SFC and the relevant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report and obtain a ‘.

    Reproduced by:

    B.B.E.I.
    QQ: 1,779,642,876
    E-mail: 1779642876@qq.com
    Committed to a better introduction to the United States investment situation;
    Committed to better introduction to the investment of w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