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桶正式名稱為:座便器,是大便,小便用的有蓋的桶。俗稱馬子。馬桶的發明,被稱為一項偉大的發明,它解決了人自身吃喝拉撒的進出問題。馬桶的分類很多,有分體的,連體的。隨著科技的發展,出現了許多新奇的品種。

馬桶正式名稱為:座便器,是大便,小便用的有蓋的桶。俗稱馬子。馬桶的發明,被稱為一項偉大的發明,它解決了人自身吃喝拉撒的進出問題。馬桶的分類很多,有分體的,連體的。隨著科技的發展,出現了許多新奇的品種。
馬桶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漢朝,當時的馬桶叫虎子,是皇帝專用的,傳說,是玉制的。由專門服侍皇帝的太監抱著,以備皇帝隨時方便之用。後來,到了唐朝,因為皇帝家族中,有個人,叫李虎,為了避諱,就把虎子,改名為獸子,或者馬子。再之後,在流傳中,就演化成了馬桶的稱呼。

十二五開局年首項工作:上海聚焦舊區改造

中國上海楊浦區舊區改造,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6,000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糞便清運
馬桶糞便清運
馬桶糞便,起初,由農民工走街穿巷,收倒後,運往農村作肥料。公共租界建立後,改由承包商清運。承包商指派糞夫,劃定地段,挨戶收倒。光緒八年(1882年),租界內,開始出現少量手推小鐵輪(鐵桶)糞車,民國19年(1930年)已有水輪(水、箱)糞車(挑桶逐步淘汰) 。挑桶、糞車裝運的糞便,都卸往指定的廣信路、蘭州路等糞碼頭上船,運往農村。 1947年4月,日平均卸糞量為513車(約合2.56萬隻馬桶)。浦東地區直接售與附近農民。
解放後,仍沿襲舊制,由糞車上門,收倒糞便。 1949年9–12月,日均卸糞量,為633車(139噸)。部分郊區,仍有拾野糞者,肩挑糞擔,自設糞缸,收集糞便。 1950年10月,取消野糞包商。 1951年,建立第六清潔管理站後,開始取締沿襲下來的積肥糞缸(坑),動員居民,將糞便,直接倒入糞車。 1956年,控江路以南居民增至9.69萬戶,由糞車上門收集糞便的,有9.22萬戶,佔總戶數的95%。
1960年,為了改善環境衛生,在手推糞車班組,推行“一倒一盪制”,收集積澱污水。同時,將1956年後,在裡弄小便池旁加建的蓄尿地,增建倒糞口,便利居民倒痰盂污物。同年,將通北路134弄公共廁所,改建成可供居民自倒馬桶的綜合廁所。到1962年,已建立綜合廁所8座。
解放後,新建工房,都配建抽水馬桶
境內仍有老式馬桶10萬餘隻。 1973年1月,在周家牌路353號,建成了第一座固定倒糞站,並建有蓄糞池,定期用機動車清運。到1978年,已建成倒糞站409座,收倒馬桶10.96萬隻,佔馬桶總數的95.3%。 1990年,全區有倒糞站378座,收倒馬桶7.18萬隻,收倒痰盂6.35萬隻。 1990年底,僅存平涼路2608~2814號一帶,棚戶居民150戶,因裡弄狹小,無隙地建造倒糞站,只得仍用人力車上門收集。
1991年8月,區環衛局首創在江浦路93弄內,將1座倒糞站,改建成小型裡弄廁所,原蓄糞池,改為2號化糞池,保留了原倒糞口和小便池,每戶配有鑰匙,指定專人打掃,使弄內40戶居民,告別了舊式馬桶。
化糞池糞便清運
民國15年(1926年),東區污水處理廠建成,公共租界中心區的污水管,越蘇州河,經虹口,過大連路,進入揚州路泵站,東入污水廠。抽水馬桶的糞便,有的直接排入污水管,有的排入化糞池,經初步處理後進入雨水管。化糞池糞便的清運,解放前,由市清潔所負責
解放後,由第五清潔管理站清運,1953年,改由第六清潔管理站處理、1954年,原租界境內,僅460戶有獨用抽水馬桶,佔總戶數的0.5%。工人聚居的工房,只有簡陋的公用廁所。
1952年4月,境內興建“二萬戶”型工房,每個單元,10戶合用1個廁所(水沖式大便槽)。 1954年,開始建造3層住宅,每層設有廁所,5戶合用。以後發展為每戶獨用廁所。這些新建住宅的水沖式大便槽,與抽水馬桶的糞便,或流入污水管(或合流管)進入東區污水處理廠,或進入化糞池處理後,由清潔管理站統一清運。 1957年,境內有化糞池510座,1970年為805座,1977年為924座,1983年為2033座,1990年增至4559座。 1987年起,環衛部門對化糞池糞便的清運,制定了定人、定時、定點、定量的“四定”制度。
境內公共廁所都建有化糞池,其糞便由環衛部門負責清運。
倒糞站或化糞池糞便,境內除浦東地區,直接陸運至附近農村外,其餘,都運到蘭州路糞碼頭和軍工路綜合碼頭,由市環衛局水運三隊裝船運往農村。
公共廁所
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租界工部局在境內,建造東威妥瑪路(今懷德路)、韜朋路(今通北路)兩座廁所,後在幾條主要馬路上也相繼建造了公共廁所,並收取使用費。民國15年(1926年),上海市衛生局舉辦私廁登記,凡准許暫可設立之私廁必須改善設備,收取管理費不宜過高。民國16年,始建威妥瑪路沖水式廁所。由於公建廁所少,私營公廁應運而生。這些廁所大都設在居民密集地段,設施簡陋,衛生條件極差。民國35年2月,境內有市建公共廁所18座(其中設有女廁的4座),有水沖設備的11座(係原租界工部局所建)。建造在楊樹浦路1453號的公共廁所,有男蹲位44只、女蹲位15只,蹲位數,居全市之首。民國36年,境內有私營公共廁所7座(榆林區6座、楊樹浦區1座,都集中在原租界境內)。衛生局清潔所只管登記、收取庫金(出賣草紙所得費用,按比例上交金額),不作管理。
19引年,第六清潔管理站成立。 1952年,在棚戶區(海州路、三星路、軍工路及勞動公園等處)新建一批具有化糞池的水沖式公共廁所。改建原設施較差的公共廁所。環衛部門為了盡快緩解“上廁難”的問題,製作了一批活動廁所(木板房、木質便桶、可以搬遷)。 1952年,投入31座,計92只蹲位。 1956年,有公共廁所78座(其中新建7座、翻建2座、活動廁所和簡易廁所55座)。 1961~1966年,經調查整頓,私營公廁,由政府撥款改建成水沖式,對不需要或無法改建的予以拆除,1978年,活動廁所全部由混合結構的公共廁所所取代。
1979年夏,在貴陽路190號建成區內,第一座有磨石子地坪的丙級公共廁所,同年10月,在海州路49號對面,建造了區內第一座乙級廁所。 1980年,境內有37座公共廁所屬房管部門、菜場管理,其中,有的是工房附屬設施。這些廁所大部分設置在弄內深處,面積狹小、因陋就簡,通風采光條件差,日常清潔工作無專人負責。 1980年,環衛部門接管後,逐步翻建或移位重建。原鞍山菜場廁所由於蹲位佈局不妥,門窗嚴重缺損,有礙觀瞻,1983年,改建為區內第一座甲級廁所,與毗鄰建築十分協調。
1983年以來,環衛部門不斷在公共廁所的式樣、設備和深化管理上下功夫,以適應城市建設和市容整潔的要求。
1983~1990年,利用隙地和單位破牆、住宅配套等方式建造公共廁所,使佈局更趨合理。 1990年底,區境共有公共廁所153座,與上海解放時,僅有水沖式公廁11座、缸坑6座相比,不僅數量增加,在設備、裝飾等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公共廁所的管理形式和開放時間,有兩班制(凌晨四時至晚間十時),三班制(通宵開放)和巡迴保洁制。平涼路份州路口的公共廁所,在使用高峰時間,增加一名管理人員,做到男管男廁、女管女廁的文明管理。

普陀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虹口區2012年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5,000 戶,力爭5,000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閘北區2012年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3,000 戶,力爭4,000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長寧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黃浦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3,000 戶;全區尚有137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9.5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2012年1月9日,倒糞站,在黃浦區真不少,區綠化和市容管理局負責人告訴,由於區內,目前有近8萬戶居民,需要“拎馬桶”過日子,使得倒糞站的數量,無法銳減。

嘉定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寶山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靜安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閔行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浦東新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上海城市糞便處理現狀與新出路,時間:2009-03

  1 糞便收集處理現狀
  1.1 糞便收集量
近10 年來,上海居住人口增加,城市糞便的日收集量,均保持在6000 餘車噸,這是由於上海住宅建設和舊房改造進度的加快,使舊式馬桶使用戶數有所減少,加上城市污水排水系統的建設,接納了其服務範圍內抽水馬桶用戶的糞便污水,詳細收集量,見表1 。

1985~1994年城市糞便日均收集t ,表1

上述糞便,主要是通過真空吸糞車從化糞池、倒糞站抽吸收集的,其中,2/3 來自倒糞站。有些地段,由於街巷狹小或施工佔路,只得使用人力車淘取。據1994 年統​​計,全市,有化糞池43125 只,倒糞站2739 座(日均收倒馬桶52 萬餘隻、痰孟40.3 萬隻),使用真空吸糞車431 輛。
  1.2 糞便出路
歷來,上海的糞便,主要靠農田用肥,來消納,供不應求。 80 年代初期,農村需肥量開始下降,為解決用肥淡季的糞便儲存和糞便無害化處理,改善環境衛生條件,市環衛局,曾於1980~1985 年,在市郊10 個縣,先後建造了200 座密閉儲糞池,城市糞便運到農村後,先輸入儲糞池貯放,待達到無害化後,再作農肥應用。每組,可容納糞便500t,總儲存量10 萬t,建造後,對消納城市糞便,起到積極作用。近年來,農村對糞便需求大幅度下降,現基本上,不接受城市的糞肥,已建糞池逐漸被拆除。近期,農村儲糞池使用的點(組)數和儲糞量,見表2 。

近期農村儲糞池使用的點(組)數和儲糞t ,表2

1985 年,鑑於市區糞便出路困難,經市建委批准,同意臨時在污水南幹線的原川沙縣六里鄉東艾生產隊、王港鄉小山三隊、合慶紅星一隊、花木鄉龍溝五隊、北蔡鄉的春塘港,污水西幹線的寶山縣盛橋鄉友誼大隊、楊行鄉泥浦河大隊北周生產隊、大隊鄉大場醫院等8 處,暫時利用污水排放乾管的排氣口排放城市糞便。
上海市無其它糞便處理設施,近年來,除農村接受小部分糞便外,其餘,都由船運至南、西幹線傾倒。近年來,市區糞便卸入南、西幹線數量見表3 。

1986~1994 年,市區糞便卸入南、西幹線數量,表3

上海城市糞便處理對策
根據當前城市環境衛生產業政策,城市糞便,應隨著城市污水管網和城市污水處理率的提高,逐步排入下水道,由城市污水處理系統統一處理,最終實現糞便排放管道化。 2000 年,糞便無害化處理率,達到70 %以上;糞便應先無害化處理後再作肥料使用。據此,城市糞便的出路,應完全依靠上海目前已建成的市區15 個城市污水處理廠和合流污水一期工程,以及將要建設的合流污水二期工程。隨著排水系統和管網的完善,以及城市抽水馬桶的普及,即可實現糞便排放管道化。從而取消化糞池、倒糞站等糞便過渡收集設施,避免運輸車、船、中轉設施在糞便重複裝卸過程中,對環境的污染。
正在實施的《 世界銀行——上海環境項目》在其評估報告中,對城市環境衛生管理中的糞便接入污水系統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即:將現有的化糞池和糞便設施接入城市和郊縣的污水系統作出保證,通過機械脫水和將脫出水排入下水道系統,以減少糞便的體積,然後,再送至農村;逐步淘汰馬桶和化糞池,先在4個街道作試點。
為了解決當前市糞便出路和實施上海環境項目規定的內容,改變糞便重複裝卸和長途運輸-再卸入污水幹線的不合理狀況,近期,應充分利用已建成的合流污水一期工程,建設普陀和閘北2個區的示範性糞便脫水站,在這2個區,選擇適宜的4個街道,作取消化糞池並連接污水管的試點。 2小糞便脫水站建成後,解決了城.行糞便處現中,因含水量高,導致在中轉、運輸、裝卸設施中的矛盾,脫水後的糞渣,經過無害化處理,成為優質有機肥。
  2.1 糞便脫水站選點
2.1.1 普陀區糞便脫水站,日處理量為500 車t,選點在原東新路碼頭與垃圾碼頭,合建為環衛綜合碼頭。該點緊鄰污水泵站,經離心機脫水後的糞液可就近接入污水管系。
2.1.2 閘北區糞便脫水站,處理量,為850 車t/d(相當於510 實t)。選點在柳營路與彭越浦合流污水泵站相鄰,脫水站排出的糞液可就近排入,接管距離短。

黃浦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徐匯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長寧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靜安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普陀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閘北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虹口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楊浦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上海八大中心城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上海郊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閔行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寶山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嘉定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浦東新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金山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松江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青浦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奉賢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中國上海普陀區舊區域-中興村,嵐皋西路,蘭田路,嵐皋路,中山北路內環線棚戶區居民歡迎!

中國上海普陀區舊區域-西合德里,東合德里,蘇州河畔棚戶區居民歡迎!

马桶正式名称为:座便器,是大便,小便用的有盖的桶。俗称马子。马桶的发明,被称为一项伟大的发明,它解决了人自身吃喝拉撒的进出问题。马桶的分类很多,有分体的,连体的。随着科技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奇的品种。
马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汉朝,当时的马桶叫虎子,是皇帝专用的,传说,是玉制的。由专门服侍皇帝的太监抱着,以备皇帝随时方便之用。后来,到了唐朝,因为皇帝家族中,有个人,叫李虎,为了避讳,就把虎子,改名为兽子,或者马子。再之后,在流传中,就演化成了马桶的称呼。

十二五開局年首項工作:上海聚焦舊區改造

中国上海杨浦区旧区改造,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6,000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粪便清运
马桶粪便清运
马桶粪便,起初,由农民工走街穿巷,收倒后,运往农村作肥料。公共租界建立后,改由承包商清运。承包商指派粪夫,划定地段,挨户收倒。光绪八年(1882年),租界内,开始出现少量手推小铁轮(铁桶)粪车,民国19年(1930年)已有水轮(水、箱)粪车(挑桶逐步淘汰)。挑桶、粪车装运的粪便,都卸往指定的广信路、兰州路等粪码头上船,运往农村。1947年4月,日平均卸粪量为513车(约合2.56万只马桶)。浦东地区直接售与附近农民。
解放后,仍沿袭旧制,由粪车上门,收倒粪便。1949年9–12月,日均卸粪量,为633车(139吨)。部分郊区,仍有拾野粪者,肩挑粪担,自设粪缸,收集粪便。1950年10月,取消野粪包商。1951年,建立第六清洁管理站后,开始取缔沿袭下来的积肥粪缸(坑),动员居民,将粪便,直接倒入粪车。1956年,控江路以南居民增至9.69万户,由粪车上门收集粪便的,有9.22万户,占总户数的95%。
1960年,为了改善环境卫生,在手推粪车班组,推行“一倒一荡制”,收集积淀污水。同时,将1956年后,在里弄小便池旁加建的蓄尿地,增建倒粪口,便利居民倒痰盂污物。同年,将通北路134弄公共厕所,改建成可供居民自倒马桶的综合厕所。到1962年,已建立综合厕所8座。
解放后,新建工房,都配建抽水马桶
境内仍有老式马桶10万余只。1973年1月,在周家牌路353号,建成了第一座固定倒粪站,并建有蓄粪池,定期用机动车清运。到1978年,已建成倒粪站409座,收倒马桶10.96万只,占马桶总数的95.3%。1990年,全区有倒粪站378座,收倒马桶7.18万只,收倒痰盂6.35万只。1990年底,仅存平凉路2608~2814号一带,棚户居民150户,因里弄狭小,无隙地建造倒粪站,只得仍用人力车上门收集。
1991年8月,区环卫局首创在江浦路93弄内,将1座倒粪站,改建成小型里弄厕所,原蓄粪池,改为2号化粪池,保留了原倒粪口和小便池,每户配有钥匙,指定专人打扫,使弄内40户居民,告别了旧式马桶。
化粪池粪便清运
民国15年(1926年),东区污水处理厂建成,公共租界中心区的污水管,越苏州河,经虹口,过大连路,进入扬州路泵站,东入污水厂。抽水马桶的粪便,有的直接排入污水管,有的排入化粪池,经初步处理后进入雨水管。化粪池粪便的清运,解放前,由市清洁所负责
解放后,由第五清洁管理站清运,1953年,改由第六清洁管理站处理、1954年,原租界境内,仅460户有独用抽水马桶,占总户数的0.5%。工人聚居的工房,只有简陋的公用厕所。
1952年4月,境内兴建“二万户”型工房,每个单元,10户合用1个厕所(水冲式大便槽)。1954年,开始建造3层住宅,每层设有厕所,5户合用。以后发展为每户独用厕所。这些新建住宅的水冲式大便槽,与抽水马桶的粪便,或流入污水管(或合流管)进入东区污水处理厂,或进入化粪池处理后,由清洁管理站统一清运。1957年,境内有化粪池510座,1970年为805座,1977年为924座,1983年为2033座,1990年增至4559座。1987年起,环卫部门对化粪池粪便的清运,制定了定人、定时、定点、定量的“四定”制度。
境内公共厕所都建有化粪池,其粪便由环卫部门负责清运。
倒粪站或化粪池粪便,境内除浦东地区,直接陆运至附近农村外,其余,都运到兰州路粪码头和军工路综合码头,由市环卫局水运三队装船运往农村。
公共厕所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租界工部局在境内,建造东威妥玛路(今怀德路)、韬朋路(今通北路)两座厕所,后在几条主要马路上也相继建造了公共厕所,并收取使用费。民国15年(1926年),上海市卫生局举办私厕登记,凡准许暂可设立之私厕必须改善设备,收取管理费不宜过高。民国16年,始建威妥玛路冲水式厕所。由于公建厕所少,私营公厕应运而生。这些厕所大都设在居民密集地段,设施简陋,卫生条件极差。民国35年2月,境内有市建公共厕所18座(其中设有女厕的4座),有水冲设备的11座(系原租界工部局所建)。建造在杨树浦路1453号的公共厕所,有男蹲位44只、女蹲位15只,蹲位数,居全市之首。民国36年,境内有私营公共厕所7座(榆林区6座、杨树浦区1座,都集中在原租界境内)。卫生局清洁所只管登记、收取库金(出卖草纸所得费用,按比例上交金额),不作管理。
19引年,第六清洁管理站成立。1952年,在棚户区(海州路、三星路、军工路及劳动公园等处)新建一批具有化粪池的水冲式公共厕所。改建原设施较差的公共厕所。环卫部门为了尽快缓解“上厕难”的问题,制作了一批活动厕所(木板房、木质便桶、可以搬迁)。1952年,投入31座,计92只蹲位。1956年,有公共厕所78座(其中新建7座、翻建2座、活动厕所和简易厕所55座)。1961~1966年,经调查整顿,私营公厕,由政府拨款改建成水冲式,对不需要或无法改建的予以拆除,1978年,活动厕所全部由混合结构的公共厕所所取代。
1979年夏,在贵阳路190号建成区内,第一座有磨石子地坪的丙级公共厕所,同年10月,在海州路49号对面,建造了区内第一座乙级厕所。1980年,境内有37座公共厕所属房管部门、菜场管理,其中,有的是工房附属设施。这些厕所大部分设置在弄内深处,面积狭小、因陋就简,通风采光条件差,日常清洁工作无专人负责。1980年,环卫部门接管后,逐步翻建或移位重建。原鞍山菜场厕所由于蹲位布局不妥,门窗严重缺损,有碍观瞻,1983年,改建为区内第一座甲级厕所,与毗邻建筑十分协调。
1983年以来,环卫部门不断在公共厕所的式样、设备和深化管理上下功夫,以适应城市建设和市容整洁的要求。
1983~1990年,利用隙地和单位破墙、住宅配套等方式建造公共厕所,使布局更趋合理。1990年底,区境共有公共厕所153座,与上海解放时,仅有水冲式公厕11座、缸坑6座相比,不仅数量增加,在设备、装饰等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公共厕所的管理形式和开放时间,有两班制(凌晨四时至晚间十时),三班制(通宵开放)和巡回保洁制。平凉路份州路口的公共厕所,在使用高峰时间,增加一名管理人员,做到男管男厕、女管女厕的文明管理。

普陀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虹口区2012年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5,000 户,力争 5,000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闸北区2012年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3,000 户,力争 4,000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长宁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黄浦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3,000 户;全区尚有137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9.5万只马桶需要淘汰。2012年1月9日,倒粪站,在黄浦区真不少,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负责人告诉,由于区内,目前有 近8万户居民,需要“拎马桶”过日子,使得倒粪站的数量,无法锐减。

嘉定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宝山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静安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闵行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浦东新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上海城市粪便处理现状与新出路 ,时间:2009-03

  1 粪便收集处理现状
  1.1 粪便收集量
  近10 年来,上海居住人口增加,城市粪便的日收集量,均保持在6000 余车吨,这是由于上海住宅建设和旧房改造进度的加快,使旧式马桶使用户数有所减少,加上城市污水排水系统的建设,接纳了其服务范围内抽水马桶用户的粪便污水,详细收集量,见表1 。

1985~1994年城市粪便日均收集t ,表1

  上述粪便,主要是通过真空吸粪车从化粪池、倒粪站抽吸收集的,其中,2/3 来自倒粪站。有些地段,由于街巷狭小或施工占路,只得使用人力车淘取。据1994 年统计,全市,有化粪池43125 只,倒粪站2739 座(日均收倒马桶52 万余只、痰孟40.3 万只),使用真空吸粪车431 辆。
  1.2 粪便出路
  历来,上海的粪便,主要靠农田用肥,来消纳,供不应求。80 年代初期,农村需肥量开始下降,为解决用肥淡季的粪便储存和粪便无害化处理,改善环境卫生条件,市环卫局,曾于1980~1985 年,在市郊10 个县,先后建造了200 座密闭储粪池,城市粪便运到农村后,先输入储粪池贮放,待达到无害化后,再作农肥应用。每组,可容纳粪便500t,总储存量10 万t,建造后,对消纳城市粪便,起到积极作用。近年来,农村对粪便需求大幅度下降,现基本上,不接受城市的粪肥,已建粪池逐渐被拆除。近期,农村储粪池使用的点(组)数和储粪量,见表2 。

近期农村储粪池使用的点(组)数和储粪t ,表2

  1985 年,鉴于市区粪便出路困难,经市建委批准,同意临时在污水南干线的原川沙县六里乡东艾生产队、王港乡小山三队、合庆红星一队、花木乡龙沟五队、北蔡乡的春塘港,污水西干线的宝山县盛桥乡友谊大队、杨行乡泥浦河大队北周生产队、大队乡大场医院等8 处,暂时利用污水排放干管的排气口排放城市粪便。
  上海市无其它粪便处理设施,近年来,除农村接受小部分粪便外,其余,都由船运至南、西干线倾倒。近年来,市区粪便卸入南、西干线数量见表3 。

1986~1994 年,市区粪便卸入南、西干线数量 ,表3

上海城市粪便处理对策
  根据当前城市环境卫生产业政策,城市粪便,应随着城市污水管网和城市污水处理率的提高,逐步排入下水道,由城市污水处理系统统一处理,最终实现粪便排放管道化。2000 年,粪便无害化处理率,达到70 %以上;粪便应先无害化处理后再作肥料使用。据此,城市粪便的出路,应完全依靠上海目前已建成的市区15 个城市污水处理厂和合流污水一期工程,以及将要建设的合流污水二期工程。随着排水系统和管网的完善,以及城市抽水马桶的普及,即可实现粪便排放管道化。从而取消化粪池、倒粪站等粪便过渡收集设施,避免运输车、船、中转设施在粪便重复装卸过程中,对环境的污染。
  正在实施的《 世界银行——上海环境项目》在其评估报告中,对城市环境卫生管理中的粪便接入污水系统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即:将现有的化粪池和粪便设施接入城市和郊县的污水系统作出保证,通过机械脱水和将脱出水排入下水道系统,以减少粪便的体积,然后,再送至农村;逐步淘汰马桶和化粪池,先在4个街道作试点。
  为了解决当前市粪便出路和实施上海环境项目规定的内容,改变粪便重复装卸和长途运输-再卸入污水干线的不合理状况,近期,应充分利用已建成的合流污水一期工程,建设普陀和闸北2个区的示范性粪便脱水站,在这2个区,选择适宜的4个街道,作取消化粪池并连接污水管的试点。2小粪便脱水站建成后,解决了城.行粪便处现中,因含水量高,导致在中转、运输、装卸设施中的矛盾,脱水后的粪渣,经过无害化处理,成为优质有机肥。
  2.1 粪便脱水站选点
  2.1.1 普陀区粪便脱水站,日处理量为500 车t,选点在原东新路码头与垃圾码头,合建为环卫综合码头。该点紧邻污水泵站,经离心机脱水后的粪液可就近接入污水管系。
  2.1.2 闸北区粪便脱水站,处理量,为850 车t/d(相当于510 实t)。选点在柳营路与彭越浦合流污水泵站相邻,脱水站排出的粪液可就近排入,接管距离短。

黄浦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徐汇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长宁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静安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普陀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闸北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虹口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杨浦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上海八大中心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上海郊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闵行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宝山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嘉定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浦东新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金山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松江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青浦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奉贤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中国上海普陀区旧区域-中兴村,岚皋西路,兰田路,岚皋路,中山北路内环线棚户区居民欢迎!

中国上海普陀区旧区域-西合德里,东合德里,苏州河畔棚户区居民欢迎!

《馬桶正式名稱為:座便器,是大便,小便用的有蓋的桶。俗稱馬子。馬桶的發明,被稱為一項偉大的發明,它解決了人自身吃喝拉撒的進出問題。馬桶的分類很多,有分體的,連體的。隨著科技的發展,出現了許多新奇的品種。》有一个想法

  1. 「上隻角」最難念的「馬桶」經,時間:2012年1月09日,南京東路五福弄老太起早“鍛煉”倒馬桶;上隻角,仍聞8萬隻馬桶的洗刷聲。
    黃浦區高樓林立,商業極其繁榮,以前有“上隻角”之稱謂,人人以住在南京路為傲。近期通過實地調查卻發現,至今,黃浦區拎馬桶的居民,仍有8萬戶,倒糞站265個,其中,不少人就居住在外灘附近和南京路步行街沿線背後的老式裡弄之中。
    這是上海城市發展中眾多尷尬問題的一個縮影。它給我們留下的課題是:如何把改善民生,作為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上海,不能一邊是高樓大廈,一邊是危棚簡屋。”這是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在舊區改造調研中-說過的一句話。從南京東路步行街的建成,到美麗防汛牆的修繕,再到外灘源的改造,外灘地區的開發,都毫無疑問地推動了經濟的發展,越發顯現出解決舊里改造的緊迫性。急盼用上抽水馬桶,已經成為幾代人的希望,這鞭策著政府要花大力氣,解決市民的實際困難。
    “上隻角”過得併不“適意”-早晨7點,和平飯店的門衛推開了厚重的金色大門;勞力士和阿瑪尼旗艦店的櫥窗,反射著太陽的光芒;某些建築的露台上,隱約傳出了收拾酒杯的叮叮碰撞聲,那是凌晨才結束的一個“秀場”;白領們走下轎車,邁入“萬國建築群”中……這一切,是屬於外灘表面的風景。
    被高樓大廈遮住的陽光,斑斑點點投射在四川中路409弄的居民王先生家門口。見面才知:竟是以前的老同事,年輕時,他寫過不少文革題材的小說,如今,退休在家。此刻,他和附近居住的100多戶居民,有著一個多年不變,也無法改變的習慣性動作—拎馬桶,慢慢走向附近的倒糞站。於是,在海關的報時鐘聲裡,夾雜著一陣“刷刷刷”、“擦擦擦”的聲音,這就是隱藏在外灘背後的一道獨特的風景。
    黃浦區目前,尚存數百萬平方米二級以下舊里;近年來,市、區兩級政府加速動遷,改善了一部分居民生活,仍有不少人,生活在其中,這些家庭,煤衛成套率極低,多數普遍只有20%,不得不“倒馬桶”過日子的百姓,仍有8萬戶。 “頂級會所喝咖啡”,與“居民天天倒馬桶”,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在這裡,如此相近。
    王先生嘆苦經:“41 年來,親戚朋友上門,都不敢喝茶,只因家中,沒地方上廁所。許多居民急於上班趕時間,只好每月花100元,請個倒桶工。那首歌怎麼唱的?喜刷刷,喜刷刷,喜刷刷……不就是馬桶歌嘛。”和王先生一樣,這裡的不少居民,生於此,長於此,記憶之中的童年,就是伴隨著倒馬桶聲長大,當他們有了子女,甚至孫輩時,這裡的變化,僅僅是馬桶,變成了痰盂罐,馬桶車,變成了倒糞站。王先生淡定地說:“有時,一群迷路的遊客,誤入這條弄堂,見到馬桶,便會大驚小怪,甚至會一擁而上,拍照留念,在我心中,這已是我生活中,無法甩脫的隱痛。”

    外灘街道成為“密集區”
    倒糞站,在黃浦區真不少,區綠化和市容管理局負責人告訴,區內目前,有近8萬戶居民,需要“拎馬桶”過日子,使得倒糞站的數量,無法銳減。從黃浦區的區誌上可以查出,1992年時,全區共有倒糞站329 座。到2007年時,“大黃浦”的倒糞站數字,下降到了301座;
    直到現在,仍有265個倒糞站,分佈在區內。目前,黃浦區共有6個街道,平均每個街道,都有近20個居委會。以此類推,平均每個居委,至少攤到2個左右的倒糞站。
    在265個倒糞站之中,外灘街道佔四分之一,達到64 座。在這個2.18平方公里區域內,正是多家世界500強跨國公司總部的所在地,也是上海金融業集聚地,轄區內,有銀行、證券、保險等中外金融機構、網點近百家。以“中華商業第一街”著稱的南京路步行街、蜚聲海內外的福州路文化街、北京東路機電產品街、金陵東路樂器街,以及雲南路美食街都匯集於此,這裡是馬桶的“重災區”。

    “舊區改造”腳步,從未減慢-如果做一個簡單的比較,就會發現,從1992年至2007年的15年間,黃浦的倒糞站數字,下降了50%左右,平均每年,都能減少22座;
    從2007年,至今的4年間,只減少了36座。倒糞站的消失速度,見證了城區二級舊里改造的速度以及難度。
    絕大多數倒糞站,都分佈在狹小的弄堂中,環衛車輛進出抽糞,成了一大問題,有的時候,不得不依靠人工作業,把糞站內的污物清理出來。據悉,黃浦區現在,還保留著幾部,當年早應該淘汰的人力“馬桶車”,為的就是,在特別狹小的區域,能夠人工接力,把糞便“淘”出來。 “樓上一戶人家,自己搭了一個地馬桶,排了一根管子,到窨溝裡,後來,管子破裂了,樓下人家鬧意見,最終,也是我們去幫他們聯繫人維修。”外灘街道東風居委會黨總支書記吳小麟尷尬地說。由於五福弄是舊式的房子,結構差,樓梯很窄,居民拎著馬桶,走下來時,一不小心踩空,就從樓梯上摔下來,糞便四濺,臭氣熏天。

    政府從未放慢舊區改造速度。新黃浦區區委書記徐逸波說:到2015年,黃浦區將大力推進外灘金融集聚帶舊里地塊動遷。集中力量,整合資源,形成合力,加大黃浦江以西、復興東路以南、中華路以東、陸家濱路以北,成片二級以下舊里改造力度,積極推進13B、15B等地塊動遷,基本完成董家渡地區成片舊里地塊動拆遷任務,為金融等高端服務業務發展,創造新的空間,未來5年,將實施完成舊小區綜合改造,和綜合修繕50萬平方米… …

    舊區改造,要先改“居民心態”-對於在這片土地上叫苦不迭的居民來說,佔地幾百平方米的舊式裡弄,幾十戶人家擠在一起,家家都夢想著有一天-能廚衛獨用。渴望著早點動遷,一旦談起補償,不少居民的心理價位。
    “50平方米,不說多的,3百萬元,總要給我的吧。”在南京東路120號慈安里的頂層閣樓內,一家住戶毫不猶豫地報出了自己的心理價位。他說“這是什麼地方啊?抬頭見外灘,腳下步行街。”
    在這些居民看來,自己要的錢,一點也不多。 “你去打聽打聽,附近的商品房,已經賣到了什麼價格?晚拆一年,少說,每平方米,要給我加5,000元。”居民們連做夢,都想把馬桶拋掉,但是,談及補償款時,“獅子大開口”的,不少。 “我們寧願多付些代價,拿’熟地’,也勝過要’生地’”。一位開發商告訴,一旦遇到“釘子戶”,就會遭遇相當慘重的時間和經濟成本損失。

    據說,廣州有家房產商,被釘子戶纏得15年,不能動工。只有百姓心態的合理調整,才是舊區改造得以順利進行的關鍵,只要多方共同努力,才能破解這天下第一難。

    中國上海楊浦區舊區改造,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6,000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普陀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虹口區2012年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5,000 戶,力爭5,000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閘北區2012年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3,000 戶,力爭4,000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長寧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黃浦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3,000 戶;全區尚有137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9.5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嘉定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寶山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靜安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閔行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浦東新區舊改,確保完成受益居民( )戶,力爭( )戶;全區尚有( )萬平方米的二級以下舊里,棚戶區需要改造,和近( )萬隻馬桶需要淘汰。

    黃浦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徐匯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長寧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靜安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普陀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閘北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虹口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楊浦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上海八大中心城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上海郊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閔行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寶山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嘉定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浦東新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金山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松江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青浦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奉賢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執行情況統計;

    中國上海普陀區舊區域-中興村,嵐皋西路,蘭田路,嵐皋路,中山北路內環線棚戶區居民歡迎!

    中國上海普陀區舊區域-西合德里,東合德里,蘇州河畔棚戶區居民歡迎!

    「上只角」最難念的「馬桶」經,時間:2012年1月09日,南京东路五福弄老太起早“锻炼”倒马桶;上只角,仍闻8万只马桶的洗刷声。
    黄浦区高楼林立,商业极其繁荣,以前有“上只角”之称谓,人人以住在南京路为傲。近期通过实地调查却发现,至今,黄浦区拎马桶的居民,仍有8万户,倒粪站265个,其中,不少人就居住在外滩附近和南京路步行街沿线背后的老式里弄之中。
    这是上海城市发展中众多尴尬问题的一个缩影。它给我们留下的课题是:如何把改善民生,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上海,不能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危棚简屋。”这是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旧区改造调研中-说过的一句话。从南京东路步行街的建成,到美丽防汛墙的修缮,再到外滩源的改造,外滩地区的开发,都毫无疑问地推动了经济的发展,越发显现出解决旧里改造的紧迫性。急盼用上抽水马桶,已经成为几代人的希望,这鞭策着政府要花大力气,解决市民的实际困难。
    “上只角”过得并不“适意”-早晨7点,和平饭店的门卫推开了厚重的金色大门;劳力士和阿玛尼旗舰店的橱窗,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某些建筑的露台上,隐约传出了收拾酒杯的叮叮碰撞声,那是凌晨才结束的一个“秀场”;白领们走下轿车,迈入“万国建筑群”中……这一切,是属于外滩表面的风景。
    被高楼大厦遮住的阳光,斑斑点点投射在四川中路409弄的居民王先生家门口。见面才知:竟是以前的老同事,年轻时,他写过不少文革题材的小说,如今,退休在家。此刻,他和附近居住的100多户居民,有着一个多年不变,也无法改变的习惯性动作—拎马桶,慢慢走向附近的倒粪站。于是,在海关的报时钟声里,夹杂着一阵“刷刷刷”、“擦擦擦”的声音,这就是隐藏在外滩背后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黄浦区目前,尚存数百万平方米二级以下旧里;近年来,市、区两级政府加速动迁,改善了一部分居民生活,仍有不少人,生活在其中,这些家庭,煤卫成套率极低,多数普遍只有20%,不得不“倒马桶”过日子的百姓,仍有8万户。“顶级会所喝咖啡”,与“居民天天倒马桶”,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在这里,如此相近。
    王先生叹苦经:“41 年来,亲戚朋友上门,都不敢喝茶,只因家中,没地方上厕所。许多居民急于上班赶时间,只好每月花100元,请个倒桶工。那首歌怎么唱的?喜刷刷,喜刷刷,喜刷刷……不就是马桶歌嘛。”和王先生一样,这里的不少居民,生于此,长于此,记忆之中的童年,就是伴随着倒马桶声长大,当他们有了子女,甚至孙辈时,这里的变化,仅仅是马桶,变成了痰盂罐,马桶车,变成了倒粪站。王先生淡定地说:“有时,一群迷路的游客,误入这条弄堂,见到马桶,便会大惊小怪,甚至会一拥而上,拍照留念,在我心中,这已是我生活中,无法甩脱的隐痛。”

    外滩街道成为“密集区”
    倒粪站,在黄浦区真不少,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负责人告诉,区内目前,有近8万户居民,需要“拎马桶”过日子,使得倒粪站的数量,无法锐减。从黄浦区的区志上可以查出,1992年时,全区共有倒粪站329 座。到2007年时,“大黄浦”的倒粪站数字,下降到了301座;
    直到现在,仍有265个倒粪站,分布在区内。目前,黄浦区共有6个街道,平均每个街道,都有近 20个居委会。以此类推,平均每个居委,至少摊到2个左右的倒粪站。
    在265个倒粪站之中,外滩街道占四分之一,达到64 座。在这个2.18平方公里区域内,正是多家世界500强跨国公司总部的所在地,也是上海金融业集聚地,辖区内,有银行、证券、保险等中外金融机构、网点近百家。以“中华商业第一街”著称的南京路步行街、蜚声海内外的福州路文化街、北京东路机电产品街、金陵东路乐器街,以及云南路美食街都汇集于此,这里是马桶的“重灾区”。

    “旧区改造”脚步,从未减慢-如果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就会发现,从1992年至2007年的15年间,黄浦的倒粪站数字,下降了50%左右,平均每年,都能减少22座;
    从2007年,至今的4年间,只减少了36座。倒粪站的消失速度,见证了城区二级旧里改造的速度以及难度。
    绝大多数倒粪站,都分布在狭小的弄堂中,环卫车辆进出抽粪,成了一大问题,有的时候,不得不依靠人工作业,把粪站内的污物清理出来。据悉,黄浦区现在,还保留着几部,当年早应该淘汰的人力“马桶车”,为的就是,在特别狭小的区域,能够人工接力,把粪便“淘”出来。“楼上一户人家,自己搭了一个地马桶,排了一根管子,到窨沟里,后来,管子破裂了,楼下人家闹意见,最终,也是我们去帮他们联系人维修。”外滩街道东风居委会党总支书记吴小麟尴尬地说。由于五福弄是旧式的房子,结构差,楼梯很窄,居民拎着马桶,走下来时,一不小心踩空,就从楼梯上摔下来,粪便四溅,臭气熏天。

    政府从未放慢旧区改造速度。新黄浦区区委书记徐逸波说:到2015年,黄浦区将大力推进外滩金融集聚带旧里地块动迁。集中力量,整合资源,形成合力,加大黄浦江以西、复兴东路以南、中华路以东、陆家滨路以北,成片二级以下旧里改造力度,积极推进13B、15B等地块动迁,基本完成董家渡地区成片旧里地块动拆迁任务,为金融等高端服务业务发展,创造新的空间,未来5年,将实施完成旧小区综合改造,和综合修缮50万平方米……

    旧区改造,要先改“居民心态”-对于在这片土地上叫苦不迭的居民来说,占地几百平方米的旧式里弄,几十户人家挤在一起,家家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厨卫独用。渴望着早点动迁,一旦谈起补偿,不少居民的心理价位。
    “50平方米,不说多的,3百万元,总要给我的吧。”在南京东路120号慈安里的顶层阁楼内,一家住户毫不犹豫地报出了自己的心理价位。他说“这是什么地方啊?抬头见外滩,脚下步行街。”
    在这些居民看来,自己要的钱,一点也不多。“你去打听打听,附近的商品房,已经卖到了什么价格?晚拆一年,少说,每平方米,要给我加5,000元。”居民们连做梦,都想把马桶抛掉,但是,谈及补偿款时,“狮子大开口”的,不少。“我们宁愿多付些代价,拿‘熟地’,也胜过要‘生地’”。一位开发商告诉,一旦遇到“钉子户”,就会遭遇相当惨重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损失。

    据说,广州有家房产商,被钉子户缠得15年,不能动工。只有百姓心态的合理调整,才是旧区改造得以顺利进行的关键,只要多方共同努力,才能破解这天下第一难。

    中国上海杨浦区旧区改造,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6,000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普陀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虹口区2012年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5,000 户,力争 5,000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闸北区2012年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3,000 户,力争 4,000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长宁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黄浦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3,000 户;全区尚有137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9.5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嘉定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宝山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静安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闵行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浦东新区旧改,确保完成受益居民( )户,力争( )户;全区尚有( )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旧里,棚户区需要改造,和近( )万只马桶需要淘汰。

    黄浦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徐汇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长宁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静安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普陀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闸北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虹口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杨浦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上海八大中心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上海郊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闵行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宝山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嘉定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浦东新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金山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松江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青浦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奉贤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执行情况统计;

    中国上海普陀区旧区域-中兴村,岚皋西路,兰田路,岚皋路,中山北路内环线棚户区居民欢迎!

    中国上海普陀区旧区域-西合德里,东合德里,苏州河畔棚户区居民欢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