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住得起”城市榜单:中国城市样本仅选上海一家 2014年10月30日 | 据《青年报》报道,本周一,沪上有媒体发布了一篇名为“全球‘住得起’大城市排名:上海是中国唯一上榜城市”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网友质疑,北上广为何只有上海入榜?另外,现在房价那么贵,为何说“住得起”?对此,排名方表示,他们只考虑了租房成本和最低时薪的对比。此外,所谓的上海是中国唯一上榜城市的理解也不全面。沪上专家也表示,这份榜单很多定义和统计都太模糊,不必太当真。 年轻人“可负担”城市 上海排名全球第22名 这两天,青年报记者一直在追踪这份榜单的源头,最终得知,这份全球年轻人“可负担得起”城市指数排行榜是上周末由国际城市文化运动组织YouthfulCities发布的。YouthfulCities以9项指标为例,包括最低工资、电影票、房租、鸡蛋、公共交通、汉堡、飞机航班、税费、演唱会等消费数据,统计出了全球“可负担得起”最高的25个城市。 榜单中,巴黎、多伦多和洛杉矶位列三甲,上海成为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排在榜单第22位。美国共有4个城市上榜,分别是洛杉矶、芝加哥、达拉斯和纽约,成为本次榜单的大赢家。亚洲上榜的城市除了上海外还有东京、首尔、孟买和马尼拉。 其中,YouthfulCities统计的房租指标同样以时间为单位,以该城市的最低时薪为标准,计算出一个月需要工作多少小时能负担当月房租。根据他们的统计,德国柏林以115小时笑傲榜首,罗马和芝加哥分别以185小时和189小时位列二、三位。 专家三大质疑 直指榜单排名权威性 就“住得起”排名的权威性,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房产经济学会秘书长李国华。他表示,“我也看了该知名公众微信号上发的报道,第一反应就是瞠目结舌。排名方说经过了10个月的调查,有很多指标。但仔细想来,疑点重重。” 他表示,首先,排名方是如何选取城市的?选取城市可以有多种标准,譬如各国首都、人口数量最多的城市等。如果定下来是首都,那么所有的样本就全部是首都。如果是人口数量最多的大城市,那么也该按照这个标准来选择样本。“但从现在公布的数据看,选择的这些城市既有大城市,又有小城市,未免太过随意。”李国华说。 其次,衡量一个城市是否住得起的标准是什么?到底是工资收入还是房价水平?这个在榜单中也没有明确说明。 第三,如何定义“住得起”?是以面积还是区域来划分?要知道,住10平方米也是“住得起”,群租(当然不合法)也是“住得起”。这份公布的榜单概念不清,结论显然不能让人信服。同样一间房,在上海的市中心和郊区的房租和房价差距很大。打个比方,你在市中心租100平方米的房子至少要六七千元,但到郊区,则便宜多了。”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篇所谓的‘住得起’报道,定义不清,缺乏数据的支撑,缺乏必要的对比分析,毫无意义。上海和国外城市的国情不同,人口不同,生活水平不同。”李国华解读说。上海市社科院房地产专家晓君(化名)也指出,“我仔细看了看,出品该榜单的机构只是学术型机构,不是联合国、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它采样的方法也主要是采集网上年轻人的看法。” [对话榜单排名方] 去年的调查我们只选了上海 上海真的是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吗?如何界定“住得起”?为了了解真相,近日,青年报记者通过邮件专访了出品该榜单的youthfulCities调研部主任MatthewCosgrove。 样本数量 明年准备选取北京等更多城市 记者:你们此次做的调查,出炉的排名是否只选取了25个城市作为样本?除了这25个城市之外,有没有其他也在考虑中的城市? Cosgrove:是的,这是我们去年的调研(就是最新发布的这份)。从现有数据中来看,我们选取了25个城市。我们正整理今年搜集到的数据,预备明年1月份发布,明年1月份的榜单我们考虑了65个城市,香港也在其中。未来数年,我们计划扩大到更多中国城市。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去年的调查只选择了上海?今年只选取了上海和香港?我的意思是中国还有很多有名的城市,如北京、杭州、西安等。 Cosgrove:理想地说,我希望能够包括所有这些城市,然而目前凭我们的能力只能在全球范围内选取部分城市。按照计划,在榜单开始的第一年我们从每个区域搜集5个城市,然后今年也就是第二年每个区域10个城市。我们从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市开始,这些你提到的当然也是。明年我们准备选取100个城市,将会包括北京和其他区域。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有能力单独建立一个中国城市索引,这是个多么吸引人的项目。我们为这个区域性或国家性的索引的想法雀跃不已。迄今为止,每个区域10-15个城市是我们全球索引的指标。我们觉得这是个合理的数量,让我们能维护引以为傲的调查分析的深度。 指标基础 支付租房成本所需最低工作时间 记者:全球“可负担得起”城市指数排行榜的“住得起”分类排名中上海排名第几?有哪些因素决定了这个排名? Cosgrove:上海在全球住房可负担城市中的排名是第20名。这个排名是基于支付平均租房成本所需最低工作小时数决定的。这个指数我们是从expatistan.com网站收集的住房成本的数据,而最低时薪数据,是我们自己用美元(2012-2013年)和当地货币价值的对比参照出来的结果。 记者:真实的上海房价实际上并不低。那么在你看来,上海的年轻人能还是不能负担得起呢? Cosgrove:要回答这个问题比较难,这既是一个住房市场问题也是一个工作市场问题。我想说的是一个年轻人是否能负担得起住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所从事的工作。高房价是世界上很多大城市都存在的问题。 上海特质 青年失业率低、公共娱乐设施多 记者:此次有2000多名年轻人参与了这次调查,他们是如何抽样的?有什么特殊的统计指标吗? Cosgrove:让我说明下,我们有两个不同但是相关的产品。第一个产品是青年城市指南,是我们提取数据的地方,有100多种指标,这从数量上可以反映多个城市年轻人的概况。我们的指标测量包括公共运输服务小时数、公共娱乐设施数、创业孵化基地数、最低工资、是否有长期青年就业计划等。你可以从我们的索引中了解更多信息。 在我们曾经最初的排行中,上海总体上达到了第20名,青年低失业率和非常高的公共娱乐设施数是这个城市突出的特质。 另一个产品是全球城市青年调查,是一个关于青年人的观点和看法的调查。我们要求这个世界上的年轻人做两件事:一是对我们所提出的问题的重要性从1-10打分,二是对我们所提出的问题“他们的城市做得好不好”进行评判,同样从1-10打分。 国外城市年轻人以租房为主 “我看了所谓‘住得起’的标准,排名方主要参考了房租,但没参考一个城市的购房成本。” 客观地讲,只要要求不高,在上海普通白领还是可以承受房租的。如果按照购房标准来排名,别说上海入不了榜,巴黎、纽约也入不了榜,因为它们的购房成本也很高。 此次发布的榜单不是很具体,但也多少反映了一点问题。“上海的年轻人喜欢往中心城区扎堆,其实,国外的中心城区居住成本也很高。”这些年,上海已经在布局规划城市次中心,这些区域将成为上海未来青年人创业的地方。“在国外,很多年轻人一开始都是以租房度日,靠自己的打拼才逐渐买房。

全球“住得起”城市榜单:中国城市样本仅选上海一家
2014年10月30日
|
据《青年报》报道,本周一,沪上有媒体发布了一篇名为“全球‘住得起’大城市排名:上海是中国唯一上榜城市”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网友质疑,北上广为何只有上海入榜?另外,现在房价那么贵,为何说“住得起”?对此,排名方表示,他们只考虑了租房成本和最低时薪的对比。此外,所谓的上海是中国唯一上榜城市的理解也不全面。沪上专家也表示,这份榜单很多定义和统计都太模糊,不必太当真。

年轻人“可负担”城市

上海排名全球第22名

这两天,青年报记者一直在追踪这份榜单的源头,最终得知,这份全球年轻人“可负担得起”城市指数排行榜是上周末由国际城市文化运动组织YouthfulCities发布的。YouthfulCities以9项指标为例,包括最低工资、电影票、房租、鸡蛋、公共交通、汉堡、飞机航班、税费、演唱会等消费数据,统计出了全球“可负担得起”最高的25个城市。

榜单中,巴黎、多伦多和洛杉矶位列三甲,上海成为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排在榜单第22位。美国共有4个城市上榜,分别是洛杉矶、芝加哥、达拉斯和纽约,成为本次榜单的大赢家。亚洲上榜的城市除了上海外还有东京、首尔、孟买和马尼拉。

其中,YouthfulCities统计的房租指标同样以时间为单位,以该城市的最低时薪为标准,计算出一个月需要工作多少小时能负担当月房租。根据他们的统计,德国柏林以115小时笑傲榜首,罗马和芝加哥分别以185小时和189小时位列二、三位。

专家三大质疑

直指榜单排名权威性

就“住得起”排名的权威性,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房产经济学会秘书长李国华。他表示,“我也看了该知名公众微信号上发的报道,第一反应就是瞠目结舌。排名方说经过了10个月的调查,有很多指标。但仔细想来,疑点重重。”

他表示,首先,排名方是如何选取城市的?选取城市可以有多种标准,譬如各国首都、人口数量最多的城市等。如果定下来是首都,那么所有的样本就全部是首都。如果是人口数量最多的大城市,那么也该按照这个标准来选择样本。“但从现在公布的数据看,选择的这些城市既有大城市,又有小城市,未免太过随意。”李国华说。

其次,衡量一个城市是否住得起的标准是什么?到底是工资收入还是房价水平?这个在榜单中也没有明确说明。

第三,如何定义“住得起”?是以面积还是区域来划分?要知道,住10平方米也是“住得起”,群租(当然不合法)也是“住得起”。这份公布的榜单概念不清,结论显然不能让人信服。同样一间房,在上海的市中心和郊区的房租和房价差距很大。打个比方,你在市中心租100平方米的房子至少要六七千元,但到郊区,则便宜多了。”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篇所谓的‘住得起’报道,定义不清,缺乏数据的支撑,缺乏必要的对比分析,毫无意义。上海和国外城市的国情不同,人口不同,生活水平不同。”李国华解读说。上海市社科院房地产专家晓君(化名)也指出,“我仔细看了看,出品该榜单的机构只是学术型机构,不是联合国、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它采样的方法也主要是采集网上年轻人的看法。”

[对话榜单排名方]

去年的调查我们只选了上海

上海真的是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吗?如何界定“住得起”?为了了解真相,近日,青年报记者通过邮件专访了出品该榜单的youthfulCities调研部主任MatthewCosgrove。

样本数量

明年准备选取北京等更多城市

记者:你们此次做的调查,出炉的排名是否只选取了25个城市作为样本?除了这25个城市之外,有没有其他也在考虑中的城市?

Cosgrove:是的,这是我们去年的调研(就是最新发布的这份)。从现有数据中来看,我们选取了25个城市。我们正整理今年搜集到的数据,预备明年1月份发布,明年1月份的榜单我们考虑了65个城市,香港也在其中。未来数年,我们计划扩大到更多中国城市。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去年的调查只选择了上海?今年只选取了上海和香港?我的意思是中国还有很多有名的城市,如北京、杭州、西安等。

Cosgrove:理想地说,我希望能够包括所有这些城市,然而目前凭我们的能力只能在全球范围内选取部分城市。按照计划,在榜单开始的第一年我们从每个区域搜集5个城市,然后今年也就是第二年每个区域10个城市。我们从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市开始,这些你提到的当然也是。明年我们准备选取100个城市,将会包括北京和其他区域。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有能力单独建立一个中国城市索引,这是个多么吸引人的项目。我们为这个区域性或国家性的索引的想法雀跃不已。迄今为止,每个区域10-15个城市是我们全球索引的指标。我们觉得这是个合理的数量,让我们能维护引以为傲的调查分析的深度。

指标基础

支付租房成本所需最低工作时间

记者:全球“可负担得起”城市指数排行榜的“住得起”分类排名中上海排名第几?有哪些因素决定了这个排名?

Cosgrove:上海在全球住房可负担城市中的排名是第20名。这个排名是基于支付平均租房成本所需最低工作小时数决定的。这个指数我们是从expatistan.com网站收集的住房成本的数据,而最低时薪数据,是我们自己用美元(2012-2013年)和当地货币价值的对比参照出来的结果。

记者:真实的上海房价实际上并不低。那么在你看来,上海的年轻人能还是不能负担得起呢?

Cosgrove:要回答这个问题比较难,这既是一个住房市场问题也是一个工作市场问题。我想说的是一个年轻人是否能负担得起住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所从事的工作。高房价是世界上很多大城市都存在的问题。

上海特质

青年失业率低、公共娱乐设施多

记者:此次有2000多名年轻人参与了这次调查,他们是如何抽样的?有什么特殊的统计指标吗?

Cosgrove:让我说明下,我们有两个不同但是相关的产品。第一个产品是青年城市指南,是我们提取数据的地方,有100多种指标,这从数量上可以反映多个城市年轻人的概况。我们的指标测量包括公共运输服务小时数、公共娱乐设施数、创业孵化基地数、最低工资、是否有长期青年就业计划等。你可以从我们的索引中了解更多信息。

在我们曾经最初的排行中,上海总体上达到了第20名,青年低失业率和非常高的公共娱乐设施数是这个城市突出的特质。

另一个产品是全球城市青年调查,是一个关于青年人的观点和看法的调查。我们要求这个世界上的年轻人做两件事:一是对我们所提出的问题的重要性从1-10打分,二是对我们所提出的问题“他们的城市做得好不好”进行评判,同样从1-10打分。

国外城市年轻人以租房为主

“我看了所谓‘住得起’的标准,排名方主要参考了房租,但没参考一个城市的购房成本。”
客观地讲,只要要求不高,在上海普通白领还是可以承受房租的。如果按照购房标准来排名,别说上海入不了榜,巴黎、纽约也入不了榜,因为它们的购房成本也很高。

此次发布的榜单不是很具体,但也多少反映了一点问题。“上海的年轻人喜欢往中心城区扎堆,其实,国外的中心城区居住成本也很高。”这些年,上海已经在布局规划城市次中心,这些区域将成为上海未来青年人创业的地方。“在国外,很多年轻人一开始都是以租房度日,靠自己的打拼才逐渐买房。

《全球“住得起”城市榜单:中国城市样本仅选上海一家 2014年10月30日 | 据《青年报》报道,本周一,沪上有媒体发布了一篇名为“全球‘住得起’大城市排名:上海是中国唯一上榜城市”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网友质疑,北上广为何只有上海入榜?另外,现在房价那么贵,为何说“住得起”?对此,排名方表示,他们只考虑了租房成本和最低时薪的对比。此外,所谓的上海是中国唯一上榜城市的理解也不全面。沪上专家也表示,这份榜单很多定义和统计都太模糊,不必太当真。 年轻人“可负担”城市 上海排名全球第22名 这两天,青年报记者一直在追踪这份榜单的源头,最终得知,这份全球年轻人“可负担得起”城市指数排行榜是上周末由国际城市文化运动组织YouthfulCities发布的。YouthfulCities以9项指标为例,包括最低工资、电影票、房租、鸡蛋、公共交通、汉堡、飞机航班、税费、演唱会等消费数据,统计出了全球“可负担得起”最高的25个城市。 榜单中,巴黎、多伦多和洛杉矶位列三甲,上海成为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排在榜单第22位。美国共有4个城市上榜,分别是洛杉矶、芝加哥、达拉斯和纽约,成为本次榜单的大赢家。亚洲上榜的城市除了上海外还有东京、首尔、孟买和马尼拉。 其中,YouthfulCities统计的房租指标同样以时间为单位,以该城市的最低时薪为标准,计算出一个月需要工作多少小时能负担当月房租。根据他们的统计,德国柏林以115小时笑傲榜首,罗马和芝加哥分别以185小时和189小时位列二、三位。 专家三大质疑 直指榜单排名权威性 就“住得起”排名的权威性,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房产经济学会秘书长李国华。他表示,“我也看了该知名公众微信号上发的报道,第一反应就是瞠目结舌。排名方说经过了10个月的调查,有很多指标。但仔细想来,疑点重重。” 他表示,首先,排名方是如何选取城市的?选取城市可以有多种标准,譬如各国首都、人口数量最多的城市等。如果定下来是首都,那么所有的样本就全部是首都。如果是人口数量最多的大城市,那么也该按照这个标准来选择样本。“但从现在公布的数据看,选择的这些城市既有大城市,又有小城市,未免太过随意。”李国华说。 其次,衡量一个城市是否住得起的标准是什么?到底是工资收入还是房价水平?这个在榜单中也没有明确说明。 第三,如何定义“住得起”?是以面积还是区域来划分?要知道,住10平方米也是“住得起”,群租(当然不合法)也是“住得起”。这份公布的榜单概念不清,结论显然不能让人信服。同样一间房,在上海的市中心和郊区的房租和房价差距很大。打个比方,你在市中心租100平方米的房子至少要六七千元,但到郊区,则便宜多了。”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篇所谓的‘住得起’报道,定义不清,缺乏数据的支撑,缺乏必要的对比分析,毫无意义。上海和国外城市的国情不同,人口不同,生活水平不同。”李国华解读说。上海市社科院房地产专家晓君(化名)也指出,“我仔细看了看,出品该榜单的机构只是学术型机构,不是联合国、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它采样的方法也主要是采集网上年轻人的看法。” [对话榜单排名方] 去年的调查我们只选了上海 上海真的是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吗?如何界定“住得起”?为了了解真相,近日,青年报记者通过邮件专访了出品该榜单的youthfulCities调研部主任MatthewCosgrove。 样本数量 明年准备选取北京等更多城市 记者:你们此次做的调查,出炉的排名是否只选取了25个城市作为样本?除了这25个城市之外,有没有其他也在考虑中的城市? Cosgrove:是的,这是我们去年的调研(就是最新发布的这份)。从现有数据中来看,我们选取了25个城市。我们正整理今年搜集到的数据,预备明年1月份发布,明年1月份的榜单我们考虑了65个城市,香港也在其中。未来数年,我们计划扩大到更多中国城市。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去年的调查只选择了上海?今年只选取了上海和香港?我的意思是中国还有很多有名的城市,如北京、杭州、西安等。 Cosgrove:理想地说,我希望能够包括所有这些城市,然而目前凭我们的能力只能在全球范围内选取部分城市。按照计划,在榜单开始的第一年我们从每个区域搜集5个城市,然后今年也就是第二年每个区域10个城市。我们从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市开始,这些你提到的当然也是。明年我们准备选取100个城市,将会包括北京和其他区域。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有能力单独建立一个中国城市索引,这是个多么吸引人的项目。我们为这个区域性或国家性的索引的想法雀跃不已。迄今为止,每个区域10-15个城市是我们全球索引的指标。我们觉得这是个合理的数量,让我们能维护引以为傲的调查分析的深度。 指标基础 支付租房成本所需最低工作时间 记者:全球“可负担得起”城市指数排行榜的“住得起”分类排名中上海排名第几?有哪些因素决定了这个排名? Cosgrove:上海在全球住房可负担城市中的排名是第20名。这个排名是基于支付平均租房成本所需最低工作小时数决定的。这个指数我们是从expatistan.com网站收集的住房成本的数据,而最低时薪数据,是我们自己用美元(2012-2013年)和当地货币价值的对比参照出来的结果。 记者:真实的上海房价实际上并不低。那么在你看来,上海的年轻人能还是不能负担得起呢? Cosgrove:要回答这个问题比较难,这既是一个住房市场问题也是一个工作市场问题。我想说的是一个年轻人是否能负担得起住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所从事的工作。高房价是世界上很多大城市都存在的问题。 上海特质 青年失业率低、公共娱乐设施多 记者:此次有2000多名年轻人参与了这次调查,他们是如何抽样的?有什么特殊的统计指标吗? Cosgrove:让我说明下,我们有两个不同但是相关的产品。第一个产品是青年城市指南,是我们提取数据的地方,有100多种指标,这从数量上可以反映多个城市年轻人的概况。我们的指标测量包括公共运输服务小时数、公共娱乐设施数、创业孵化基地数、最低工资、是否有长期青年就业计划等。你可以从我们的索引中了解更多信息。 在我们曾经最初的排行中,上海总体上达到了第20名,青年低失业率和非常高的公共娱乐设施数是这个城市突出的特质。 另一个产品是全球城市青年调查,是一个关于青年人的观点和看法的调查。我们要求这个世界上的年轻人做两件事:一是对我们所提出的问题的重要性从1-10打分,二是对我们所提出的问题“他们的城市做得好不好”进行评判,同样从1-10打分。 国外城市年轻人以租房为主 “我看了所谓‘住得起’的标准,排名方主要参考了房租,但没参考一个城市的购房成本。” 客观地讲,只要要求不高,在上海普通白领还是可以承受房租的。如果按照购房标准来排名,别说上海入不了榜,巴黎、纽约也入不了榜,因为它们的购房成本也很高。 此次发布的榜单不是很具体,但也多少反映了一点问题。“上海的年轻人喜欢往中心城区扎堆,其实,国外的中心城区居住成本也很高。”这些年,上海已经在布局规划城市次中心,这些区域将成为上海未来青年人创业的地方。“在国外,很多年轻人一开始都是以租房度日,靠自己的打拼才逐渐买房。》有一个想法

  1. 求教WV 高手:

    你本人可以打开哪几个WV 总部之域名网站?
    手机、或电脑。
    请拍照截图给我。

    本人需要去世界各地观光旅游!

    谢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