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成帝:偷窥宠妃们裸体沐浴成癖: 汉 成帝刘骜(前51-前7年,前33-前7年在位),西汉第12位皇帝,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荒淫皇帝之一。 他先宠许皇后,再宠班婕妤,同时,他不忘同性恋而养男 宠张放,后“微行”出游觅得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而专宠,最后,精尽而亡。 汉成帝怠于政事,朝政大权逐渐为母后王政君及其王氏外戚掌握,最终,导致西汉灭 亡。 《赵 飞燕别传》是这样描写赵氏姐妹的:“赵后(赵飞燕)腰骨纤细,善踽步行,若人手持荏枝,颤颤然,他人莫可学也。……昭仪(赵合德)尤善笑语,肌骨清滑,二 人皆称天下第一,色倾后宫。” 该书生动描写了赵氏姐妹们裸体沐浴的场景:“后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潦降神百蕴香。” 赵合德“浴荳蔻汤,傅露华百英 粉”,其中,还有汉成帝偷窥赵合德沐浴事:“昭仪方浴,帝私觇,侍者报昭仪,昭仪急趋烛后避。帝瞥见之,心愈眩惑。他日昭仪浴,帝默赐侍者金钱,特令不言。 帝自屏罅觇,兰汤滟滟,昭仪坐其中,若三尺寒泉浸明玉。帝意思飞扬,若无所主。” 话 说某个夜晚,赵合德在汉成帝专为她修的“浴兰室”中洗澡,沐浴着那荳蔻香汤。 这个场景被汉成帝看到了,“帝从帏中窃望之”,从浴室四垂的帷幕的缝隙里,偷 偷看自己的女人洗澡时的裸体。 他的举动遭到宫女们告发,赵合德的反应是:急忙抓过浴巾、遮盖住裸体; 他又让下人把烛火扑灭,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汉成帝为了再次 看到赵合德在浴中诱人的身体,只得悄悄拿黄金贿赂她的奴婢宫女们。 结果,他每偷窥一次的代价,是国库一夜间,就有“百十金”不翼而飞。

汉成帝:偷窥宠妃们裸体沐浴成癖:

汉 成帝刘骜(前51-前7年,前33-前7年在位),西汉第12位皇帝,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荒淫皇帝之一。
他先宠许皇后,再宠班婕妤,同时,他不忘同性恋而养男 宠张放,后“微行”出游觅得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而专宠,最后,精尽而亡。
汉成帝怠于政事,朝政大权逐渐为母后王政君及其王氏外戚掌握,最终,导致西汉灭 亡。

《赵 飞燕别传》是这样描写赵氏姐妹的:“赵后(赵飞燕)腰骨纤细,善踽步行,若人手持荏枝,颤颤然,他人莫可学也。……昭仪(赵合德)尤善笑语,肌骨清滑,二 人皆称天下第一,色倾后宫。”
该书生动描写了赵氏姐妹们裸体沐浴的场景:“后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潦降神百蕴香。”
赵合德“浴荳蔻汤,傅露华百英 粉”,其中,还有汉成帝偷窥赵合德沐浴事:“昭仪方浴,帝私觇,侍者报昭仪,昭仪急趋烛后避。帝瞥见之,心愈眩惑。他日昭仪浴,帝默赐侍者金钱,特令不言。 帝自屏罅觇,兰汤滟滟,昭仪坐其中,若三尺寒泉浸明玉。帝意思飞扬,若无所主。”

话 说某个夜晚,赵合德在汉成帝专为她修的“浴兰室”中洗澡,沐浴着那荳蔻香汤。
这个场景被汉成帝看到了,“帝从帏中窃望之”,从浴室四垂的帷幕的缝隙里,偷 偷看自己的女人洗澡时的裸体。
他的举动遭到宫女们告发,赵合德的反应是:急忙抓过浴巾、遮盖住裸体;
他又让下人把烛火扑灭,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汉成帝为了再次 看到赵合德在浴中诱人的身体,只得悄悄拿黄金贿赂她的奴婢宫女们。
结果,他每偷窥一次的代价,是国库一夜间,就有“百十金”不翼而飞。

《汉成帝:偷窥宠妃们裸体沐浴成癖: 汉 成帝刘骜(前51-前7年,前33-前7年在位),西汉第12位皇帝,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荒淫皇帝之一。 他先宠许皇后,再宠班婕妤,同时,他不忘同性恋而养男 宠张放,后“微行”出游觅得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而专宠,最后,精尽而亡。 汉成帝怠于政事,朝政大权逐渐为母后王政君及其王氏外戚掌握,最终,导致西汉灭 亡。 《赵 飞燕别传》是这样描写赵氏姐妹的:“赵后(赵飞燕)腰骨纤细,善踽步行,若人手持荏枝,颤颤然,他人莫可学也。……昭仪(赵合德)尤善笑语,肌骨清滑,二 人皆称天下第一,色倾后宫。” 该书生动描写了赵氏姐妹们裸体沐浴的场景:“后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潦降神百蕴香。” 赵合德“浴荳蔻汤,傅露华百英 粉”,其中,还有汉成帝偷窥赵合德沐浴事:“昭仪方浴,帝私觇,侍者报昭仪,昭仪急趋烛后避。帝瞥见之,心愈眩惑。他日昭仪浴,帝默赐侍者金钱,特令不言。 帝自屏罅觇,兰汤滟滟,昭仪坐其中,若三尺寒泉浸明玉。帝意思飞扬,若无所主。” 话 说某个夜晚,赵合德在汉成帝专为她修的“浴兰室”中洗澡,沐浴着那荳蔻香汤。 这个场景被汉成帝看到了,“帝从帏中窃望之”,从浴室四垂的帷幕的缝隙里,偷 偷看自己的女人洗澡时的裸体。 他的举动遭到宫女们告发,赵合德的反应是:急忙抓过浴巾、遮盖住裸体; 他又让下人把烛火扑灭,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汉成帝为了再次 看到赵合德在浴中诱人的身体,只得悄悄拿黄金贿赂她的奴婢宫女们。 结果,他每偷窥一次的代价,是国库一夜间,就有“百十金”不翼而飞。》有一个想法

  1. 汉灵帝:建造“裸泳馆”以“共裸浴”:

    汉 灵帝刘宏(156-189年,168-189年在位),东汉第11位皇帝。
    他们执政期间,终日驾驭驴车、逗乐内廷,他开设宫中市场,大施党锢及宦官政治;
    设置西 园,巧立名目搜刮钱财,大肆明码标价卖官鬻爵用于自己享乐,因此,他获得“卖官论价祖师爷”称号。
    在他两个儿子们分别过了一把皇帝瘾后,东汉就结束了。

    汉 灵帝的“灵”气,充分体现到了淫乐上。
    他为便于和后宫美女随时交欢,强令宫女们都穿开裆裤。
    中平三年(186),刘宏下令在西园(上林苑)修建了1000 余间裸游馆,“西域所献茵墀香,煮以为汤,宫人以之浴浣毕,使以余汁入渠,号‘流香渠’”。他让众多妖娆如花、14至18岁宫女们在馆内集体裸身洗澡游 玩、嬉戏追逐(“共裸浴”);
    并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将其覆盖在台阶上,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整个裸游馆。
    他选择玉色肌肤、身体轻盈的歌女执篙划船, 摇漾在渠水中。
    在盛夏酷暑,他命人将船沉没在水中,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艳的肌肤,然后,再演奏《招商七言》的歌曲,用以招来凉气。

    如此浮艳、轻悦的场面,宛如当今情色歌舞巨片。
    刘宏经常尽情与宫女们在裸游馆里“长夜饮宴”、裸游淫乐。
    醉生梦死的刘宏为此不禁感叹而发:“使万岁如此,真上仙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