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突然低调 、或因公司连年亏损,他的“50亿身家”已名不副实! 时间: 2014-8-26 00:13|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摘要: 云南鲁甸地震,自称“身价50亿”的陈光标仅捐献了总值20万元财物。其实,据工商部门资料,2004年至2009年间,陈的主业江苏黄埔公司一直陷于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1696万元……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 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 … 图注:陈光标在盈江平原镇发放红包 云南鲁甸地震,自称“身价50亿”的陈光标仅捐献了总值20万元财物。其实,据工商部门资料,2004年至2009年间,陈的主业江苏黄埔公司一直陷于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1696万元…… 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 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只不过一向“大方”的“首善”这次仅捐献了20万元款物。一向高调炒作的陈光标,自称拥有“大约50多个亿的全部家当”。重庆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陈光标对其资产来源无法自圆其说。或许,这也导致了他近期一改高调作风。“陈总现在想低调了”标哥公司的企宣部负责人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汶川地震获利20亿? 南京市江宁区胜利路1号,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显得异常冷清,这里是陈光标组织开展灾区救援的总部所在地。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陈光标一度被媒体包装成救灾英雄。 事后,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黄埔)对外发布消息称,在抗震救灾结束后,江苏黄埔免费承接了江苏对口支援的德阳、绵竹等地70%的场地平整土方任务。 另据汶川大地震灾害第28场新闻发布会消息,至2008年6月19日,地震中绵竹市农村有13.38万户1914.13万平米,城镇有6.1万户755万平米房屋倒塌或严重受损。 中国新兴建设集团三公司原党委书记戴玉春估算:“ 测算房屋中含有多少钢材,要以当地设计规范为准,但一般情况下,每平米房屋需25到30公斤钢材。绵竹市在地震中倒塌的2669万平米房屋,应该有66.7万吨到80万吨钢材。” 在地震中,绵竹市的工业企业厂房和公共基础设施也遭受重创。戴玉春认为,如果算上这些,陈光标在汶川地震中回收的废钢材保守估计在百万吨以上。 江苏省再生资源协会2008年底会议纪要显示,2008年5月,江苏当地废钢收购价格为每吨4000元,到2008年底时跌至每吨1800元,废钢材收购的均价在3000元左右。 据此推算,陈光标及其公司在绵竹回收的以百万吨计的废钢材,价值30亿元。按其承接70%场地平整土方任务计算,其在绵竹灾区回收的废钢材价值约20亿元。 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时,陈光标对此问题不置可否,并表示“连活动板房拆装工程有关部门也没有交给江苏黄埔做”。 四川省民政厅刘姓工作人员表示,“ 灾民活动板房是由政府负责统一回收,没有交给私人拆装”。灾后重建分农村、城镇、教育等五块进行,具体由重建委统筹推进,某个人要想承接一地所有的场地平整任务,的确不容易。绵竹市住建委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则以时间长了很难查证为由推托。 “标哥”拆迁史 本世纪初,拆迁危旧房并不被人看好。2003年4月,陈光标注册了江苏黄埔公司,开始涉足这一行业。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南京市承办世界华商大会,江苏展览馆旧馆需要拆除。陈光标揽下了此业务。“ 陈光标获知消息后,是他找的南京市领导,还是南京市领导找的他,这个真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展览馆当时不是拆除而是改建。”南京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潘处长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陈光标事后对《京华时报(微博)》称,“ 这笔拆迁业务,刨开工钱和其他开支,纯赚了285万元。”陈光标说。这笔意外的财富让陈光标在拆迁行业一发不可收拾。“2010年4月,接到北京城建集团央视项目总承包的邀请招标,在当年7月23日中标。”陈光标说。 北京城建集团廖安国表示,整栋楼的工程量大约是2.5万平米,“ 这一单下来,陈约有2000万元的利润进账”。其他较大的拆迁业务包括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拆除工程、中央办公厅085工程、商务部老办公大楼拆迁、奥运会建筑物辅助拆除工程等。 陈光标称,南京钢铁厂拆迁是自己在当地接手的二手工程之一。重庆青年报记者在南京钢铁集团了解到,新建成的5号、6号高炉已投入运行半年多。 “2013年初,厂里小高炉改造工程启动到年底投入使用,用时不到一年。” 南京钢铁集团综合部郑斌说,改造工程大部分是集团组织施工。该集团工程部一位汪姓科长表示,自己没有听说陈光标参与小高炉的拆除。 江苏黄埔还先后参与了江苏、上海、北京、香港等十多个省市的废旧拆除工程,拆除面积达2亿平方米,回收废旧钢材数百万吨。 “2亿平米仅废钢材就是150亿到180亿元的产值。按20%的回报率计算,有30亿到54亿元的利润。”戴玉春说。 “一手工程的利润率有10%到20%,而二手工程的利润率只有4%到5%,刨开人员工资、税费、机械损耗等,每年就2个亿左右的利润。”陈光标说。但号称一年2亿利润的陈光标,名下可查固定资产不甚了了。 “600台”虚幻家底儿 “600多台大型设备,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购置有办公楼,再加上其他固定资产和现金一起,大约有50多个亿,这就是我全部家当。”2014年初,陈光标向媒体表示。 陈光标称,公司的大型设备包括200多台“变形金刚”和400多台吊车,分散在上海、山西、广州等地的拆迁工地。 “变形金刚每台价格400万到800万元不等,加上其他400多台设备,不是一个小数目。江苏黄埔不可能有这个购买力。”中工联创研究中心主任隆学武提出质疑。 重庆青年报记者通过工商部门查询到,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仅5000万元,员工人数仅60人,陈光标出资4980万元,另一持股人李德峰仅出资20万元。 据了解,陈光标在北京、成都、香港等地以不同名义注册了公司。其在四川注册的公司,注册资本金仅为3000万港币。2009年5月,陈光标以4979.89万元的竞标价获得“四川浦发置业有限公司”51%的控股权。 令人费解的是,即使公司业务量扩大了,陈光标也不主动申请增加公司注册资金,任由公司处于账面亏损状态。重庆青年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2004年至2009年的6年间,江苏黄埔一直陷于亏损状态,其中2009年亏损高达1696万元。 其公司的固定资产也屈指可数。在南京,陈光标只有两处办公场所。“23层C座的物业是陈光标今年才买的。”8月18日,金鹰国际商城物管处的赵姓工作人员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位于江宁区胜利路的“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占地20余亩,由政府以公益事业的名义划拨给江苏黄埔临时使用,当前市值过亿。 重庆青年报记者查询江苏省民政厅的慈善捐赠明细得知,培训中心办公楼建成后,陈光标连同设备以1.3亿元的数额捐给了政府。“ 名义上是捐献给政府的慈善项目,实际上是陈光标自己控制使用的资产。”中华慈善总会江苏分会有关人士表示。 “陈光标比较喜欢炒作,其到底有多少资产,的确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8月15日,江苏省工商局宣传处处长丁兆平在接受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 因高调慈善,陈光标把自己放到了聚光灯下,也遭到了非议。2007年,陈光标向家乡泗洪县捐建了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和农贸市场项目,但产权却在其弟陈景标名下。 8月7日,陈光标通过网络出示租赁合同、国土使用证等证据自证清白。“ 公益项目应为非营利性,如果产权属于个人,则不能算‘捐赠’,应算投资。”中华慈善联合会副秘书长刘佑平说。 据了解,2007年陈光标有了“中国首善”的称号。此后陈光标的慈善“义举”屡见报端:2011年初,他主动向社会发布成绩单,2010年其捐赠总额超过3亿元,历年累计超过14亿元。 重庆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陈光标的捐赠多处含糊不清,有些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陈光标的解释是,“ 这只是统计上出的问题,我不可能通过捐赠来欺世盗名”。 2011年4月,因被媒体质疑慈善注水的陈光标,落选“中国慈善排行榜”,接下来“砸奔驰车”、“低价卖房”的行为,又将其推向风口浪尖。2013年“4.20”雅安地震,陈光标仅捐出现金30万元。 在搬出16吨钞票助推经济大普查后,2014年陈光标把捐助投向国外。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陈光标于当地时间6月24日在纽约邀请流浪汉共进午餐。 因没有兑现每人发放300美元的承诺,被美国媒体质疑。中国媒体研究公司DANWEI主任杰里米批评说,“ 陈光标所谓的慈善事业完全是在通过施舍进行自我宣传”。 在8月3日鲁甸地震中,陈光标仅捐出20万元款物。江苏黄埔企宣部负责人郑君君说:“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从今往后不再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 “为善之道,全出自内心,岂能与低调、高调画等号?假借慈善之名博取个人名望和利益,迟早都会穿帮。”中国民协原理事、著名民俗学者霍尚德直言。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1 搞笑 陈光标突然低调 或因公司连年亏损“50亿身家”已名不副实。

陈光标突然低调 、或因公司连年亏损,他的“50亿身家”已名不副实!

时间: 2014-8-26 00:13|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摘要: 云南鲁甸地震,自称“身价50亿”的陈光标仅捐献了总值20万元财物。其实,据工商部门资料,2004年至2009年间,陈的主业江苏黄埔公司一直陷于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1696万元……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 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 …

图注:陈光标在盈江平原镇发放红包

云南鲁甸地震,自称“身价50亿”的陈光标仅捐献了总值20万元财物。其实,据工商部门资料,2004年至2009年间,陈的主业江苏黄埔公司一直陷于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1696万元……

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 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只不过一向“大方”的“首善”这次仅捐献了20万元款物。一向高调炒作的陈光标,自称拥有“大约50多个亿的全部家当”。重庆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陈光标对其资产来源无法自圆其说。或许,这也导致了他近期一改高调作风。“陈总现在想低调了”标哥公司的企宣部负责人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汶川地震获利20亿?

南京市江宁区胜利路1号,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显得异常冷清,这里是陈光标组织开展灾区救援的总部所在地。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陈光标一度被媒体包装成救灾英雄。

事后,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黄埔)对外发布消息称,在抗震救灾结束后,江苏黄埔免费承接了江苏对口支援的德阳、绵竹等地70%的场地平整土方任务。

另据汶川大地震灾害第28场新闻发布会消息,至2008年6月19日,地震中绵竹市农村有13.38万户1914.13万平米,城镇有6.1万户755万平米房屋倒塌或严重受损。

中国新兴建设集团三公司原党委书记戴玉春估算:“ 测算房屋中含有多少钢材,要以当地设计规范为准,但一般情况下,每平米房屋需25到30公斤钢材。绵竹市在地震中倒塌的2669万平米房屋,应该有66.7万吨到80万吨钢材。”

在地震中,绵竹市的工业企业厂房和公共基础设施也遭受重创。戴玉春认为,如果算上这些,陈光标在汶川地震中回收的废钢材保守估计在百万吨以上。

江苏省再生资源协会2008年底会议纪要显示,2008年5月,江苏当地废钢收购价格为每吨4000元,到2008年底时跌至每吨1800元,废钢材收购的均价在3000元左右。

据此推算,陈光标及其公司在绵竹回收的以百万吨计的废钢材,价值30亿元。按其承接70%场地平整土方任务计算,其在绵竹灾区回收的废钢材价值约20亿元。

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时,陈光标对此问题不置可否,并表示“连活动板房拆装工程有关部门也没有交给江苏黄埔做”。

四川省民政厅刘姓工作人员表示,“ 灾民活动板房是由政府负责统一回收,没有交给私人拆装”。灾后重建分农村、城镇、教育等五块进行,具体由重建委统筹推进,某个人要想承接一地所有的场地平整任务,的确不容易。绵竹市住建委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则以时间长了很难查证为由推托。

“标哥”拆迁史

本世纪初,拆迁危旧房并不被人看好。2003年4月,陈光标注册了江苏黄埔公司,开始涉足这一行业。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南京市承办世界华商大会,江苏展览馆旧馆需要拆除。陈光标揽下了此业务。“ 陈光标获知消息后,是他找的南京市领导,还是南京市领导找的他,这个真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展览馆当时不是拆除而是改建。”南京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潘处长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陈光标事后对《京华时报(微博)》称,“ 这笔拆迁业务,刨开工钱和其他开支,纯赚了285万元。”陈光标说。这笔意外的财富让陈光标在拆迁行业一发不可收拾。“2010年4月,接到北京城建集团央视项目总承包的邀请招标,在当年7月23日中标。”陈光标说。

北京城建集团廖安国表示,整栋楼的工程量大约是2.5万平米,“ 这一单下来,陈约有2000万元的利润进账”。其他较大的拆迁业务包括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拆除工程、中央办公厅085工程、商务部老办公大楼拆迁、奥运会建筑物辅助拆除工程等。

陈光标称,南京钢铁厂拆迁是自己在当地接手的二手工程之一。重庆青年报记者在南京钢铁集团了解到,新建成的5号、6号高炉已投入运行半年多。

“2013年初,厂里小高炉改造工程启动到年底投入使用,用时不到一年。” 南京钢铁集团综合部郑斌说,改造工程大部分是集团组织施工。该集团工程部一位汪姓科长表示,自己没有听说陈光标参与小高炉的拆除。

江苏黄埔还先后参与了江苏、上海、北京、香港等十多个省市的废旧拆除工程,拆除面积达2亿平方米,回收废旧钢材数百万吨。

“2亿平米仅废钢材就是150亿到180亿元的产值。按20%的回报率计算,有30亿到54亿元的利润。”戴玉春说。

“一手工程的利润率有10%到20%,而二手工程的利润率只有4%到5%,刨开人员工资、税费、机械损耗等,每年就2个亿左右的利润。”陈光标说。但号称一年2亿利润的陈光标,名下可查固定资产不甚了了。

“600台”虚幻家底儿

“600多台大型设备,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购置有办公楼,再加上其他固定资产和现金一起,大约有50多个亿,这就是我全部家当。”2014年初,陈光标向媒体表示。

陈光标称,公司的大型设备包括200多台“变形金刚”和400多台吊车,分散在上海、山西、广州等地的拆迁工地。

“变形金刚每台价格400万到800万元不等,加上其他400多台设备,不是一个小数目。江苏黄埔不可能有这个购买力。”中工联创研究中心主任隆学武提出质疑。

重庆青年报记者通过工商部门查询到,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仅5000万元,员工人数仅60人,陈光标出资4980万元,另一持股人李德峰仅出资20万元。

据了解,陈光标在北京、成都、香港等地以不同名义注册了公司。其在四川注册的公司,注册资本金仅为3000万港币。2009年5月,陈光标以4979.89万元的竞标价获得“四川浦发置业有限公司”51%的控股权。

令人费解的是,即使公司业务量扩大了,陈光标也不主动申请增加公司注册资金,任由公司处于账面亏损状态。重庆青年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2004年至2009年的6年间,江苏黄埔一直陷于亏损状态,其中2009年亏损高达1696万元。

其公司的固定资产也屈指可数。在南京,陈光标只有两处办公场所。“23层C座的物业是陈光标今年才买的。”8月18日,金鹰国际商城物管处的赵姓工作人员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位于江宁区胜利路的“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占地20余亩,由政府以公益事业的名义划拨给江苏黄埔临时使用,当前市值过亿。

重庆青年报记者查询江苏省民政厅的慈善捐赠明细得知,培训中心办公楼建成后,陈光标连同设备以1.3亿元的数额捐给了政府。“ 名义上是捐献给政府的慈善项目,实际上是陈光标自己控制使用的资产。”中华慈善总会江苏分会有关人士表示。

“陈光标比较喜欢炒作,其到底有多少资产,的确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8月15日,江苏省工商局宣传处处长丁兆平在接受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

因高调慈善,陈光标把自己放到了聚光灯下,也遭到了非议。2007年,陈光标向家乡泗洪县捐建了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和农贸市场项目,但产权却在其弟陈景标名下。

8月7日,陈光标通过网络出示租赁合同、国土使用证等证据自证清白。“ 公益项目应为非营利性,如果产权属于个人,则不能算‘捐赠’,应算投资。”中华慈善联合会副秘书长刘佑平说。

据了解,2007年陈光标有了“中国首善”的称号。此后陈光标的慈善“义举”屡见报端:2011年初,他主动向社会发布成绩单,2010年其捐赠总额超过3亿元,历年累计超过14亿元。

重庆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陈光标的捐赠多处含糊不清,有些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陈光标的解释是,“ 这只是统计上出的问题,我不可能通过捐赠来欺世盗名”。

2011年4月,因被媒体质疑慈善注水的陈光标,落选“中国慈善排行榜”,接下来“砸奔驰车”、“低价卖房”的行为,又将其推向风口浪尖。2013年“4.20”雅安地震,陈光标仅捐出现金30万元。

在搬出16吨钞票助推经济大普查后,2014年陈光标把捐助投向国外。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陈光标于当地时间6月24日在纽约邀请流浪汉共进午餐。

因没有兑现每人发放300美元的承诺,被美国媒体质疑。中国媒体研究公司DANWEI主任杰里米批评说,“ 陈光标所谓的慈善事业完全是在通过施舍进行自我宣传”。

在8月3日鲁甸地震中,陈光标仅捐出20万元款物。江苏黄埔企宣部负责人郑君君说:“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从今往后不再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

“为善之道,全出自内心,岂能与低调、高调画等号?假借慈善之名博取个人名望和利益,迟早都会穿帮。”中国民协原理事、著名民俗学者霍尚德直言。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1

搞笑

陈光标突然低调 或因公司连年亏损“50亿身家”已名不副实。

《陈光标突然低调 、或因公司连年亏损,他的“50亿身家”已名不副实! 时间: 2014-8-26 00:13|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摘要: 云南鲁甸地震,自称“身价50亿”的陈光标仅捐献了总值20万元财物。其实,据工商部门资料,2004年至2009年间,陈的主业江苏黄埔公司一直陷于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1696万元……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 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 … 图注:陈光标在盈江平原镇发放红包 云南鲁甸地震,自称“身价50亿”的陈光标仅捐献了总值20万元财物。其实,据工商部门资料,2004年至2009年间,陈的主业江苏黄埔公司一直陷于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1696万元…… 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 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只不过一向“大方”的“首善”这次仅捐献了20万元款物。一向高调炒作的陈光标,自称拥有“大约50多个亿的全部家当”。重庆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陈光标对其资产来源无法自圆其说。或许,这也导致了他近期一改高调作风。“陈总现在想低调了”标哥公司的企宣部负责人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汶川地震获利20亿? 南京市江宁区胜利路1号,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显得异常冷清,这里是陈光标组织开展灾区救援的总部所在地。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陈光标一度被媒体包装成救灾英雄。 事后,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黄埔)对外发布消息称,在抗震救灾结束后,江苏黄埔免费承接了江苏对口支援的德阳、绵竹等地70%的场地平整土方任务。 另据汶川大地震灾害第28场新闻发布会消息,至2008年6月19日,地震中绵竹市农村有13.38万户1914.13万平米,城镇有6.1万户755万平米房屋倒塌或严重受损。 中国新兴建设集团三公司原党委书记戴玉春估算:“ 测算房屋中含有多少钢材,要以当地设计规范为准,但一般情况下,每平米房屋需25到30公斤钢材。绵竹市在地震中倒塌的2669万平米房屋,应该有66.7万吨到80万吨钢材。” 在地震中,绵竹市的工业企业厂房和公共基础设施也遭受重创。戴玉春认为,如果算上这些,陈光标在汶川地震中回收的废钢材保守估计在百万吨以上。 江苏省再生资源协会2008年底会议纪要显示,2008年5月,江苏当地废钢收购价格为每吨4000元,到2008年底时跌至每吨1800元,废钢材收购的均价在3000元左右。 据此推算,陈光标及其公司在绵竹回收的以百万吨计的废钢材,价值30亿元。按其承接70%场地平整土方任务计算,其在绵竹灾区回收的废钢材价值约20亿元。 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时,陈光标对此问题不置可否,并表示“连活动板房拆装工程有关部门也没有交给江苏黄埔做”。 四川省民政厅刘姓工作人员表示,“ 灾民活动板房是由政府负责统一回收,没有交给私人拆装”。灾后重建分农村、城镇、教育等五块进行,具体由重建委统筹推进,某个人要想承接一地所有的场地平整任务,的确不容易。绵竹市住建委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则以时间长了很难查证为由推托。 “标哥”拆迁史 本世纪初,拆迁危旧房并不被人看好。2003年4月,陈光标注册了江苏黄埔公司,开始涉足这一行业。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南京市承办世界华商大会,江苏展览馆旧馆需要拆除。陈光标揽下了此业务。“ 陈光标获知消息后,是他找的南京市领导,还是南京市领导找的他,这个真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展览馆当时不是拆除而是改建。”南京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潘处长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陈光标事后对《京华时报(微博)》称,“ 这笔拆迁业务,刨开工钱和其他开支,纯赚了285万元。”陈光标说。这笔意外的财富让陈光标在拆迁行业一发不可收拾。“2010年4月,接到北京城建集团央视项目总承包的邀请招标,在当年7月23日中标。”陈光标说。 北京城建集团廖安国表示,整栋楼的工程量大约是2.5万平米,“ 这一单下来,陈约有2000万元的利润进账”。其他较大的拆迁业务包括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拆除工程、中央办公厅085工程、商务部老办公大楼拆迁、奥运会建筑物辅助拆除工程等。 陈光标称,南京钢铁厂拆迁是自己在当地接手的二手工程之一。重庆青年报记者在南京钢铁集团了解到,新建成的5号、6号高炉已投入运行半年多。 “2013年初,厂里小高炉改造工程启动到年底投入使用,用时不到一年。” 南京钢铁集团综合部郑斌说,改造工程大部分是集团组织施工。该集团工程部一位汪姓科长表示,自己没有听说陈光标参与小高炉的拆除。 江苏黄埔还先后参与了江苏、上海、北京、香港等十多个省市的废旧拆除工程,拆除面积达2亿平方米,回收废旧钢材数百万吨。 “2亿平米仅废钢材就是150亿到180亿元的产值。按20%的回报率计算,有30亿到54亿元的利润。”戴玉春说。 “一手工程的利润率有10%到20%,而二手工程的利润率只有4%到5%,刨开人员工资、税费、机械损耗等,每年就2个亿左右的利润。”陈光标说。但号称一年2亿利润的陈光标,名下可查固定资产不甚了了。 “600台”虚幻家底儿 “600多台大型设备,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购置有办公楼,再加上其他固定资产和现金一起,大约有50多个亿,这就是我全部家当。”2014年初,陈光标向媒体表示。 陈光标称,公司的大型设备包括200多台“变形金刚”和400多台吊车,分散在上海、山西、广州等地的拆迁工地。 “变形金刚每台价格400万到800万元不等,加上其他400多台设备,不是一个小数目。江苏黄埔不可能有这个购买力。”中工联创研究中心主任隆学武提出质疑。 重庆青年报记者通过工商部门查询到,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仅5000万元,员工人数仅60人,陈光标出资4980万元,另一持股人李德峰仅出资20万元。 据了解,陈光标在北京、成都、香港等地以不同名义注册了公司。其在四川注册的公司,注册资本金仅为3000万港币。2009年5月,陈光标以4979.89万元的竞标价获得“四川浦发置业有限公司”51%的控股权。 令人费解的是,即使公司业务量扩大了,陈光标也不主动申请增加公司注册资金,任由公司处于账面亏损状态。重庆青年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2004年至2009年的6年间,江苏黄埔一直陷于亏损状态,其中2009年亏损高达1696万元。 其公司的固定资产也屈指可数。在南京,陈光标只有两处办公场所。“23层C座的物业是陈光标今年才买的。”8月18日,金鹰国际商城物管处的赵姓工作人员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位于江宁区胜利路的“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占地20余亩,由政府以公益事业的名义划拨给江苏黄埔临时使用,当前市值过亿。 重庆青年报记者查询江苏省民政厅的慈善捐赠明细得知,培训中心办公楼建成后,陈光标连同设备以1.3亿元的数额捐给了政府。“ 名义上是捐献给政府的慈善项目,实际上是陈光标自己控制使用的资产。”中华慈善总会江苏分会有关人士表示。 “陈光标比较喜欢炒作,其到底有多少资产,的确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8月15日,江苏省工商局宣传处处长丁兆平在接受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 因高调慈善,陈光标把自己放到了聚光灯下,也遭到了非议。2007年,陈光标向家乡泗洪县捐建了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和农贸市场项目,但产权却在其弟陈景标名下。 8月7日,陈光标通过网络出示租赁合同、国土使用证等证据自证清白。“ 公益项目应为非营利性,如果产权属于个人,则不能算‘捐赠’,应算投资。”中华慈善联合会副秘书长刘佑平说。 据了解,2007年陈光标有了“中国首善”的称号。此后陈光标的慈善“义举”屡见报端:2011年初,他主动向社会发布成绩单,2010年其捐赠总额超过3亿元,历年累计超过14亿元。 重庆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陈光标的捐赠多处含糊不清,有些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陈光标的解释是,“ 这只是统计上出的问题,我不可能通过捐赠来欺世盗名”。 2011年4月,因被媒体质疑慈善注水的陈光标,落选“中国慈善排行榜”,接下来“砸奔驰车”、“低价卖房”的行为,又将其推向风口浪尖。2013年“4.20”雅安地震,陈光标仅捐出现金30万元。 在搬出16吨钞票助推经济大普查后,2014年陈光标把捐助投向国外。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陈光标于当地时间6月24日在纽约邀请流浪汉共进午餐。 因没有兑现每人发放300美元的承诺,被美国媒体质疑。中国媒体研究公司DANWEI主任杰里米批评说,“ 陈光标所谓的慈善事业完全是在通过施舍进行自我宣传”。 在8月3日鲁甸地震中,陈光标仅捐出20万元款物。江苏黄埔企宣部负责人郑君君说:“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从今往后不再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 “为善之道,全出自内心,岂能与低调、高调画等号?假借慈善之名博取个人名望和利益,迟早都会穿帮。”中国民协原理事、著名民俗学者霍尚德直言。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1 搞笑 陈光标突然低调 或因公司连年亏损“50亿身家”已名不副实。》有一个想法

  1. 日媒:习近平的“发小”李小林将访日本、他曾密会安倍晋三首相。
    时间: 2014-8-25 20:33|
    摘要: 今年5月,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长李小林在北京会晤了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
    大公网曾发表评论员文章解读中日间“冰山外交”的现实——最高层交往冷淡,半官方和民间联系热络。 … …

      今年5月,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长李小林在北京会晤了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数名日中关系消息人士25日透露,中国民间友好团体“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正就9月下旬和10月上旬,她先后访问大阪与东京展开协调。
    大公网曾发表评论员文章解读中日间“冰山外交”的现实——最高层交往冷淡,半官方和民间联系热络。

      有关借11月APEC北京峰会之机,实现日中首脑会谈一事,中方已正式启动摸索打开日中关系僵局的举措。
    李小林此前,她访日时曾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副首相麻生太郎等人进行了闭门会谈。此次,正在协调的访日本一行,很可能展开面向APEC峰会的秘密磋商。

      日媒称,李小林是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关系紧密的重要人物。据大公网此前报道,今年5月初,李小林接见了率领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成员访华的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会谈还出现了一段小插曲——“听说李会长与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发小,所以我们对李会长谈的事情,一定会传到习主席的耳朵里。”在高村这样展开话题之后,李小林居中而坐的中国一侧座位顿时被笑声包围。因为翻译人员误将“发小”译成了“青梅竹马”。

      但李小林和习近平是老朋友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李小林是上世纪80年代曾担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的女儿。与父亲习仲勋曾担任副总理的习近平同样都属于“红二代”,因此一直保持了密切交往。同时两人还是同岁,都出生于1953年。李小林对高村表示民间交流事业得到了习主席的大力支持,并未掩饰与习近平的密切关系。

      据消息人士介绍,李小林拟出席9月22日至23日在大阪市召开的“日中友好交流会议”。该会议每两年举办一次,由两国轮流召开。此次两国要人将以“民间交流的新高潮”为主题进行意见交换。预计日方将由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加藤纮一等人出席。

      10月7日,李小林将出席以日中友好为主题的芭蕾舞剧《朱鹮》在日本的首场演出。该演出由中国对外友协及日本创价学会支持的民主音乐协会联合主办。李小林曾于2012年12月安倍再度上台执政之前不久在东京与安倍进行了秘密会谈。2013年3月至4月期间也曾访问东京,与麻生及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等人闭门会谈。

      刚刚过去的8月9日,中日两国政府举行了两年来的首次外长会谈,双方虽然就有必要改善关系达成了一致,但对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提出的希望11月在北京举行APEC会议时进行首脑会谈,中国外长王毅并没有轻易点头。在钓鱼岛及历史认识问题上双方仍存在巨大分歧,两国将继续进行博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