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道德建設不足證據之一:大是大非面前的裝聾作啞、可恥! 鳳凰網報導,房祖名北京吸毒被逮捕後,和他交情深厚的好友謝霆鋒,連日來,他都沒有發聲。 23日在上海出席由鞋子品牌舉辦的演唱會時,謝霆鋒首度回應他自己的好友被捕一事。 謝霆鋒表示:我自己也很關心案情的進度,但,我覺得:(在大是大非面前)沒必要在這時候,多插一張嘴,其餘的部分,他就不說了。 謝霆鋒和房祖名兩人都是星二代,都在外國求學 Xiānggǎng rén dàodé jiànshè bùzú zhèngjù zhī yī: Dàshìdàfēi miànqián de zhuāng lóng zuò yǎ, kěchǐ! Fènghuáng wǎng bàodǎo, fángzǔmíng běijīng xīdú bèi dàibǔ hòu, hé tā jiāoqing shēnhòu de hǎoyǒu xiètíngfēng, liánrì lái, tā dōu méiyǒu fāshēng. 23 Rì zài shànghǎi chūxí yóu xiézi pǐnpái jǔbàn de yǎnchàng huì shí, xiètíngfēng shǒu dù huíyīng tā zìjǐ de hǎoyǒu bèi bǔ yīshì. Xiètíngfēng biǎoshì: Wǒ zìjǐ yě hěn guānxīn ànqíng de jìndù, dàn, wǒ juédé:(Zài dàshìdàfēi miànqián) méi bìyào zài zhè shíhòu, duō chā yī zhāngzuǐ, qíyú de bùfèn, tā jiù bù shuōle. Xiètíngfēng hé fángzǔmíng liǎng rén dōu shì xīng èr dài, dōu zài wàiguó qiúxué

香港人道德建設不足證據之一:大是大非面前的裝聾作啞、可恥! 鳳凰網報導,房祖名北京吸毒被逮捕後,和他交情深厚的好友謝霆鋒,連日來,他都沒有發聲。 23日在上海出席由鞋子品牌舉辦的演唱會時,謝霆鋒首度回應他自己的好友被捕一事。 謝霆鋒表示:我自己也很關心案情的進度,但,我覺得:(在大是大非面前)沒必要在這時候,多插一張嘴,其餘的部分,他就不說了。 謝霆鋒和房祖名兩人都是星二代,都在外國求學
Xiānggǎng rén dàodé jiànshè bùzú zhèngjù zhī yī: Dàshìdàfēi miànqián de zhuāng lóng zuò yǎ, kěchǐ! Fènghuáng wǎng bàodǎo, fángzǔmíng běijīng xīdú bèi dàibǔ hòu, hé tā jiāoqing shēnhòu de hǎoyǒu xiètíngfēng, liánrì lái, tā dōu méiyǒu fāshēng. 23 Rì zài shànghǎi chūxí yóu xiézi pǐnpái jǔbàn de yǎnchàng huì shí, xiètíngfēng shǒu dù huíyīng tā zìjǐ de hǎoyǒu bèi bǔ yīshì. Xiètíngfēng biǎoshì: Wǒ zìjǐ yě hěn guānxīn ànqíng de jìndù, dàn, wǒ juédé:(Zài dàshìdàfēi miànqián) méi bìyào zài zhè shíhòu, duō chā yī zhāngzuǐ, qíyú de bùfèn, tā jiù bù shuōle. Xiètíngfēng hé fángzǔmíng liǎng rén dōu shì xīng èr dài, dōu zài wàiguó qiúxué

《香港人道德建設不足證據之一:大是大非面前的裝聾作啞、可恥! 鳳凰網報導,房祖名北京吸毒被逮捕後,和他交情深厚的好友謝霆鋒,連日來,他都沒有發聲。 23日在上海出席由鞋子品牌舉辦的演唱會時,謝霆鋒首度回應他自己的好友被捕一事。 謝霆鋒表示:我自己也很關心案情的進度,但,我覺得:(在大是大非面前)沒必要在這時候,多插一張嘴,其餘的部分,他就不說了。 謝霆鋒和房祖名兩人都是星二代,都在外國求學 Xiānggǎng rén dàodé jiànshè bùzú zhèngjù zhī yī: Dàshìdàfēi miànqián de zhuāng lóng zuò yǎ, kěchǐ! Fènghuáng wǎng bàodǎo, fángzǔmíng běijīng xīdú bèi dàibǔ hòu, hé tā jiāoqing shēnhòu de hǎoyǒu xiètíngfēng, liánrì lái, tā dōu méiyǒu fāshēng. 23 Rì zài shànghǎi chūxí yóu xiézi pǐnpái jǔbàn de yǎnchàng huì shí, xiètíngfēng shǒu dù huíyīng tā zìjǐ de hǎoyǒu bèi bǔ yīshì. Xiètíngfēng biǎoshì: Wǒ zìjǐ yě hěn guānxīn ànqíng de jìndù, dàn, wǒ juédé:(Zài dàshìdàfēi miànqián) méi bìyào zài zhè shíhòu, duō chā yī zhāngzuǐ, qíyú de bùfèn, tā jiù bù shuōle. Xiètíngfēng hé fángzǔmíng liǎng rén dōu shì xīng èr dài, dōu zài wàiguó qiúxué》有一个想法

  1. 日本24岁富翁疯狂找年轻女子们代孕:欲生1000个孩子们!

    时间: 2014-8-24 12:47| 来源: 环球网|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泰国电视台曝光了位于曼谷市中心的一处“代孕公寓”,泰国警察们在此发现了1到6个月不等的9名代孕婴儿们。
    这9名婴儿们的父亲竟然是同一个人,是一名来自日本的百万富翁;它们的母亲们是不同的代孕女性 …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泰国电视台曝光了位于曼谷市中心的一处“代孕公寓”,泰国警察在此发现!

    这桩离奇的事件,隐藏了太多的谜团,引来了海外媒体的争相报道。
    据了解,同时,被披露的,还有这位“多产”父亲的年均生产计划,他希望:每年都生产十几个孩子们,最终的生产目标:达到100到1000个孩子。
    国际刑警组织,都被这个离奇的案件所吸引,并宣布:对此案件,展开多国调查。

    “我可以说的是,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案子。我们正在试图了解,什么样的人要这么多孩子。这是国际刑警组织泰国主管阿披乍·苏里汶亚抛出的疑惑。他说的,是目前国际刑警正在调查的泰国“宝贝工厂”现象。
    本月初,泰国警方在打击非法代孕的行动当中,于一所公寓中,发现了9名婴儿们和9名保姆们。
    公寓中的9名婴儿们,外加其他7名婴儿们,被称有着同一个父亲。
    据称,这个父亲是24岁日本“富二代”名叫重田光时。
    日本媒体报道,通过从日本发送的DNA样本证实,重田光时据信为这些孩子们的生理学父亲。
    重田光时的亲属们向警方提交了这些孩子的生活状况照片,其中,显示:有4个孩子们从印度、经泰国,被送入柬埔寨。

    商业代孕一直在泰国暗潮涌动。

    泰国一直是西方国家不孕不育夫妇寻找代孕母亲的最佳选择地。
    商业代孕一直在泰国在暗中进行。
    据统计,仅是联系代孕的中介,在泰国就有大约二十家,其中,大部分都是外国人所开,每年营业额可以达到40亿泰铢,约合8亿元人民币。
    泰国的法律规定,只能由与生物学父母有血缘关系的人担任代孕母亲,并且,禁止商业代孕。

    泰国当局13日批准一项法律草案,将商业代孕正式列为犯罪。
    有一家机构,名叫新生国全球网络。
    它在泰国、格鲁吉亚和其他国家提供代孕服务。
    援引这家机构创始人库库纳希维利的话说,就是她的机构,为这名日本男子,在泰国,介绍两名代孕母亲们,去年,为他生了3个孩子们,包括一对双胞胎。日本人告诉这家代孕服务机构雇员,他想找更多代孕母亲们,“希望:每年要10到15个孩子们”,“最终目标是批量生产100到1000个”。

    医学、科学、生物伦理学:这是滥用了人工辅助生殖技术。

    最大问题就是:滥用人工辅助生殖剂,同时,他可以有这么多的,通过代孕的后代,这项技术是一个自然的,人工生殖的不能的时候,这种能力缺失的时候,通过一个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来进行补充,这个没有限制的使用,作为一项人工技术,一个社会之一定要有一个控制使用的问题。

    这种计数式的代孕成果,是否存在健康风险与伦理悖论?
    其中,人工胚胎移植数量的暗含风险。

    一个代孕母亲在中国,国家规定,在胚胎移植时,不超过两个。
    因为,跟自然分娩的双胎多胎妊娠过程不一样,这个是人工移植,胚胎移植。多胎妊娠:医学上,应该把她看作是人工辅助生殖的并发症,而不是成功的标志。
    因为:在很多医院,可能很多处理多胎妊娠,本身代孕的那个母亲,健康上的风险是很大的。

    目前,据泰国和日本警方人士消息,该男子是以20万泰铢 “借腹、生子”。
    非亲属类的“借腹、生子”在泰国不合法。
    一些家境贫寒泰国女子们加入到了借腹、生子的非法行列。
    对这一起跨国借腹、生子的案件,日本著名儿童福祉专家木村真理做出了严厉批评:他说“连续借他人肚子,生下十多个孩子们,是前所未闻,像这样的非法交易,对妇女们是一种虐待。而且,也把小生命视为物品,有违生命伦理。”
    生物伦理:这种行为是对于代孕母亲们的一种“残剥”。
    他造成了对代孕母亲的残剥,剥削和滥用。
    因为:在那个地方便宜,那个地方法律的漏洞很多,法律没有监管,他可以随意的在那儿做。
    第二,他不是出于一个医学原因,代孕母亲本身,有伦理的问题:
    做代孕母亲的生孩子,生育的动机变成:生了孩子,是为了卖这个孩子。
    从生育动机上来看,动摇了人类社会的一些根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