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婚姻令人惊讶: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这就是滇藏沿线一些藏族村寨的婚姻现实。 (大香格里拉独特婚俗)   不久前,一支由《中国XX杂志》组织的“大香格里拉”科考队深入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浓雾顶村,他们对一妻多夫的婚姻状况感到意外。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谜团被逐渐揭开――土地缺少,人口膨胀,这或许是最适合横断山区峡谷生存的婚姻。   “我们家是祖传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的。”浓雾顶村的藏民格荣定珠说。他和兄弟叫永争只玛共同的妻子叫取品,他有两个儿子。家里的分工非常明确,弟弟负责放牧,他负责农田,妻子负责管理家务和内政。这样的分工充分保证了家庭的和谐与稳定。   一妻多夫的形成与地理条件有关。这里处于横断山脉区域,到处是高山峡谷,不同海拔高度由于气温和降雨的差异形成不同的植被、土壤分布带;河谷气温高,适合耕作,山间或山顶是草场,只能放牧。这样的区域是中国最特殊的区域之一:半农半牧区,这决定了一个男人对农、牧不能同时兼顾,一妻多夫家庭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男人正好可以解决这个矛盾。   考察队队员以外来者的困惑问格荣定珠:一夫一妻和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哪种更好?得到的回答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当然是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好,这样的家庭才能富起来,否则谁放牧?谁种田?   考察队沿滇藏线北上,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的左贡县东坝乡军拥村发现了更多的一妻多夫的家庭。最多的一个家庭是4个兄弟娶了一个女人。   48岁的白玛朗措是4个兄弟的妻子,她已经是8个孩子的母亲。她被问了一个让她有点难为情的问题:兄弟4个,你最爱谁?她的脸红了:4个兄弟我都爱,爱一个不爱另一个不可能。那么,兄弟4个谁最出色?她的回答像外交官一样老练:他们一个比一个出色。   大峡谷的特殊地理造就了一妻多夫,没有人对此感到不安。大家庭是节约资源最好的方式。考察队的专家还找出了文化因素――这一带有强大的女性文化传统,一妻多夫制度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消亡,它在一些特殊的横断山区顽强地延续下来。   “这对他们是一种理想的婚姻模式。”考察队领队单之蔷认为,“它维系了一个大家庭,避免了建房、分地,而且有效控制了人口增长。”   “尽管在中国内地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度,但横断山区部分藏族群众世代相袭的一妻多夫的婚姻制度也得到应有尊重。当地政府没有计划要‘拆散’这些一妻多夫家庭。”单之蔷说。

这样的婚姻令人惊讶: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这就是滇藏沿线一些藏族村寨的婚姻现实。 (大香格里拉独特婚俗)

  不久前,一支由《中国XX杂志》组织的“大香格里拉”科考队深入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浓雾顶村,他们对一妻多夫的婚姻状况感到意外。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谜团被逐渐揭开――土地缺少,人口膨胀,这或许是最适合横断山区峡谷生存的婚姻。

  “我们家是祖传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的。”浓雾顶村的藏民格荣定珠说。他和兄弟叫永争只玛共同的妻子叫取品,他有两个儿子。家里的分工非常明确,弟弟负责放牧,他负责农田,妻子负责管理家务和内政。这样的分工充分保证了家庭的和谐与稳定。

  一妻多夫的形成与地理条件有关。这里处于横断山脉区域,到处是高山峡谷,不同海拔高度由于气温和降雨的差异形成不同的植被、土壤分布带;河谷气温高,适合耕作,山间或山顶是草场,只能放牧。这样的区域是中国最特殊的区域之一:半农半牧区,这决定了一个男人对农、牧不能同时兼顾,一妻多夫家庭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男人正好可以解决这个矛盾。

  考察队队员以外来者的困惑问格荣定珠:一夫一妻和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哪种更好?得到的回答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当然是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好,这样的家庭才能富起来,否则谁放牧?谁种田?

  考察队沿滇藏线北上,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的左贡县东坝乡军拥村发现了更多的一妻多夫的家庭。最多的一个家庭是4个兄弟娶了一个女人。

  48岁的白玛朗措是4个兄弟的妻子,她已经是8个孩子的母亲。她被问了一个让她有点难为情的问题:兄弟4个,你最爱谁?她的脸红了:4个兄弟我都爱,爱一个不爱另一个不可能。那么,兄弟4个谁最出色?她的回答像外交官一样老练:他们一个比一个出色。

  大峡谷的特殊地理造就了一妻多夫,没有人对此感到不安。大家庭是节约资源最好的方式。考察队的专家还找出了文化因素――这一带有强大的女性文化传统,一妻多夫制度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消亡,它在一些特殊的横断山区顽强地延续下来。

  “这对他们是一种理想的婚姻模式。”考察队领队单之蔷认为,“它维系了一个大家庭,避免了建房、分地,而且有效控制了人口增长。”

  “尽管在中国内地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度,但横断山区部分藏族群众世代相袭的一妻多夫的婚姻制度也得到应有尊重。当地政府没有计划要‘拆散’这些一妻多夫家庭。”单之蔷说。

《这样的婚姻令人惊讶: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这就是滇藏沿线一些藏族村寨的婚姻现实。 (大香格里拉独特婚俗)   不久前,一支由《中国XX杂志》组织的“大香格里拉”科考队深入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浓雾顶村,他们对一妻多夫的婚姻状况感到意外。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谜团被逐渐揭开――土地缺少,人口膨胀,这或许是最适合横断山区峡谷生存的婚姻。   “我们家是祖传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的。”浓雾顶村的藏民格荣定珠说。他和兄弟叫永争只玛共同的妻子叫取品,他有两个儿子。家里的分工非常明确,弟弟负责放牧,他负责农田,妻子负责管理家务和内政。这样的分工充分保证了家庭的和谐与稳定。   一妻多夫的形成与地理条件有关。这里处于横断山脉区域,到处是高山峡谷,不同海拔高度由于气温和降雨的差异形成不同的植被、土壤分布带;河谷气温高,适合耕作,山间或山顶是草场,只能放牧。这样的区域是中国最特殊的区域之一:半农半牧区,这决定了一个男人对农、牧不能同时兼顾,一妻多夫家庭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男人正好可以解决这个矛盾。   考察队队员以外来者的困惑问格荣定珠:一夫一妻和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哪种更好?得到的回答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当然是几个兄弟娶一个女人好,这样的家庭才能富起来,否则谁放牧?谁种田?   考察队沿滇藏线北上,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的左贡县东坝乡军拥村发现了更多的一妻多夫的家庭。最多的一个家庭是4个兄弟娶了一个女人。   48岁的白玛朗措是4个兄弟的妻子,她已经是8个孩子的母亲。她被问了一个让她有点难为情的问题:兄弟4个,你最爱谁?她的脸红了:4个兄弟我都爱,爱一个不爱另一个不可能。那么,兄弟4个谁最出色?她的回答像外交官一样老练:他们一个比一个出色。   大峡谷的特殊地理造就了一妻多夫,没有人对此感到不安。大家庭是节约资源最好的方式。考察队的专家还找出了文化因素――这一带有强大的女性文化传统,一妻多夫制度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消亡,它在一些特殊的横断山区顽强地延续下来。   “这对他们是一种理想的婚姻模式。”考察队领队单之蔷认为,“它维系了一个大家庭,避免了建房、分地,而且有效控制了人口增长。”   “尽管在中国内地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度,但横断山区部分藏族群众世代相袭的一妻多夫的婚姻制度也得到应有尊重。当地政府没有计划要‘拆散’这些一妻多夫家庭。”单之蔷说。》有一个想法

  1.   西藏的民俗——一夫多妻与一妻多夫
      在西藏,一夫一妻制家庭占绝对优势。但是,也有一些地方存在一夫多妻与一妇多夫这种在我们眼里看来颇为特殊的家庭。
      西藏的一夫多妻与一妇多夫由来已久,可以说,是古代群婚习俗的遗迹。在1951年前的旧西藏,有许多一夫多妻的贵族家庭,这主要是因为政治、经济的原因,因为通过婚姻贵族家庭可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可以巩固自己的财产地位。这种家庭的妻子一般来说都分别来自不同的土司或部落。也有一些平民实行一夫多妻。这种家庭一般是丈夫娶妻后又与妻妹同居,形成了事实上的夫妻关系。在这种家庭中,姊妹共夫,她们的地位是平等的,无妻妾之分,无贵贱之分。人们也不会对此非议,因为这在大家眼中看来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与一夫多妻相对应,还有许多一妻多夫的家庭。这种家庭一般是兄弟共妻,也有极少数是朋友共妻。妻子最初是哥哥娶回的,后来又与弟弟同居。这种家庭如同一夫多妻家庭,也是被人们认同的,并不会引起非议。
      不论是一夫多妻还是一妻多夫,这一古老的婚姻形式得以流传,主要是因为经济的原因。在昌都地区,一些地方的人们为维护“帕措”宗族制,鼓励一夫多妻。因为“帕措”是以父系血缘为纽带形成的宗族势力,所以人们就特别看重生男,这关系到“帕措”势力的扩大。只有“帕措”势力扩大,才避免本“帕措”财产的流失。于是丈夫们拼命让妻子生男孩,娶一个妻子生不出男孩,就再娶一个,于是形成了一夫多妻家庭。最多的有6个妻子。由于这样的生育目的,这里的女人只是男人生儿育女的工具,没有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而相对于生女孩的妇女而言,生男孩才能使自己抬得起头。这一点,有些像一些地方的汉民族。
      而一妻多夫制的存在同样也因为经济的原因。在1951年前的旧西藏,征收赋税或支差都是以户计算的,一妻多夫的家庭既可以避免了财产的分散,又可以减轻家庭的负担,于是有些地方的人们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几个兄弟不分家共娶一妻,这种家庭为理想家庭;同时,一个女人能嫁给兄弟几人,这个女人也必是贤惠的女人。这种流传已久的婚姻形式持续至今。在察雅县牧区,这种一妻多夫的家庭占到了较高的比例。与之相应,一夫一妻家庭比例少得多,与一妻多夫家庭相比,他们的经济情况要窘迫得多,因为一夫一妻家庭劳力少,子女人数却不比一妻多夫家庭少。这种客观存在的现实事实上起到了鼓励一妻多夫家庭存在的作用。
      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婚姻形式,不仅西藏的藏民族中有,西藏的其他民族中也有,比如门巴族、珞巴族;不仅拉萨及附近地区有,而且西藏各地都有,但主要集中在喜玛拉雅山脉周边地区。简单地认为这种流传已久的婚姻形式是古老群婚制的遗迹肯定是不够的,应该说,这是长期以来西藏自然地理环境和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产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