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1995年5月17日—2007年5月16日任法国总统 因贪获刑的希拉克: 事实上,萨科齐的政治导师,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已为他提供了前车之鉴。但萨科齐仍很有可能会重蹈覆辙。 2011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被判在担任巴黎市长期间贪污罪名成立,获刑两年,缓期执行。希拉克因此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因腐败问题而被起诉并获罪的前总统。 公开信息显示,希拉克在1977年至1995年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涉嫌虚设职位,挪用公款为本党中饱私囊。根据对希拉克的指控显示,1983年至1995年期间,希拉克为回报一些政治盟友而安排他们担任政府顾问等“根本不存在的职务”。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巴黎市长办公室登记在册的“特派员”有四五百人,其中有40多个“特派员”在巴黎市政府挂名,却不在那里工作。但是,这些人的薪水由市政府公款支付,他们的实际工作却是为希拉克所属的政党服务。因此,希拉克被怀疑中饱私囊或为回报政治盟友而滥用权力。 希拉克当时已经78岁,以“身体健康不佳”、“患病失忆”等为由避开出庭,导致庭审期限一再推迟。最后,在律师的斡旋之下,希拉克躲过了最高10年的监禁以及15万欧元的处罚。当时,也有媒体分析,是希拉克和萨科齐之间达成了交易,萨科齐保证希拉克在卸任后不受司法拘禁,希拉克则以自己的政治资源全力支持萨科齐,为自己换来了劫后余生。

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1995年5月17日—2007年5月16日任法国总统

因贪获刑的希拉克:

事实上,萨科齐的政治导师,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已为他提供了前车之鉴。但萨科齐仍很有可能会重蹈覆辙。

2011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被判在担任巴黎市长期间贪污罪名成立,获刑两年,缓期执行。希拉克因此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因腐败问题而被起诉并获罪的前总统。

公开信息显示,希拉克在1977年至1995年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涉嫌虚设职位,挪用公款为本党中饱私囊。根据对希拉克的指控显示,1983年至1995年期间,希拉克为回报一些政治盟友而安排他们担任政府顾问等“根本不存在的职务”。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巴黎市长办公室登记在册的“特派员”有四五百人,其中有40多个“特派员”在巴黎市政府挂名,却不在那里工作。但是,这些人的薪水由市政府公款支付,他们的实际工作却是为希拉克所属的政党服务。因此,希拉克被怀疑中饱私囊或为回报政治盟友而滥用权力。

希拉克当时已经78岁,以“身体健康不佳”、“患病失忆”等为由避开出庭,导致庭审期限一再推迟。最后,在律师的斡旋之下,希拉克躲过了最高10年的监禁以及15万欧元的处罚。当时,也有媒体分析,是希拉克和萨科齐之间达成了交易,萨科齐保证希拉克在卸任后不受司法拘禁,希拉克则以自己的政治资源全力支持萨科齐,为自己换来了劫后余生。

身高1.65米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最喜欢听的绰号是“小拿破仑”,但是他的对手们却总是用“闪亮先生”来揶揄他。

这是因为萨科齐生性高调,穿着时髦,他刚进入总统府时就戴着一块金光闪闪的劳力士手表,被誉为金钱的象征。但被攻击后不久,他居然又选择了一块看上去不太耀眼但价格更令人乍舌的百达翡丽腕表,由此可见其锋芒的个性。

“萨科齐事件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是必然的。倒退10年,一位卸任总统被司法监听和羁押、起诉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法国的政体与英美不同,法国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权威的时代,法国的司法机关也是独立的,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便是位高权重的前总统。”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宪法》第67条明确规定:共和国总统不能在任期内被传唤作证,不能被起诉、被侦讯、被预审和被追诉。“但是,该禁令在总统卸任一个月就解除,总统就和普通人一模一样,且法国政体结构是一个金字塔式的中央集权机构,政治活动离不开金钱帮助,政治献金丑闻层出不穷,难以遏制。”

事实上,这不是萨科齐第一次被卷入“政治献金”的丑闻。

2013年3月,他受到检察机关指控,认为他接受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资助的5000万欧元“政治献金”。当时,萨科齐不满地说,“难道是卡扎菲(已于2011年去世)给我打电话吗?”

然而,萨科齐紧接着便因曾经在2007年2月后多次接受了法国女首富、欧莱雅集团女继承人贝当古夫人大量献金之事而被调查。有媒体报道称,贝当古的女儿2010年向警方提供的录音显示,贝当古的理财师指示下属从银行提取15万欧元现金,给萨科齐做竞选之用。萨科齐的亲信也反水,曝光萨科齐在大选前曾拜访贝当古,并拿走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由于爆料时萨科齐正任总统,享有司法豁免权,调查无果而终。卸任后,这一旧账又被翻了出来。质询者指出,当时贝当古夫人年逾85岁且“神志不清”,萨科齐利用其年迈衰老、心智糊涂等弱点,明示暗示收取金钱。

image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2005年5月31日—2007年5月17日任法国总理

德维尔潘败走“清泉门”

相对于希拉克,萨科齐的老对手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估计对萨科齐目前的处境有点幸灾乐祸。

在和萨科齐的多次对决中,德维尔潘都处于下风,尤其是被喻为曲折、复杂远胜最出色的悬念片的法国著名“清泉门”丑闻。虽然德维尔潘最终被判无罪,但他因此彻底远离了总统宝座。

早在2004年,法国政府接到有人匿名举报一些法国政要在卢森堡一家名为“清泉”金融机构开设秘密账户,接受非法资金,同时提供一份名单,其中包括时任财政部长萨科齐。后来经过漫长的司法调查证实,该名单系伪造,由此牵出丑闻,有人蓄意栽赃萨科齐。法国检察官调查后认为前总理德维尔潘嫌疑很大,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诽谤,但他没有阻止谣言蔓延,袖手旁观,因此是“同谋”。虽然最后证实德维尔潘无罪,但是他在调查期间也由于承认在2004年担任外交部长期间出于保护国家利益,下令调查售台武器案中的可疑人员,而令公众印象不佳导致总统竞选失利,就此远离了政治。

《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1995年5月17日—2007年5月16日任法国总统 因贪获刑的希拉克: 事实上,萨科齐的政治导师,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已为他提供了前车之鉴。但萨科齐仍很有可能会重蹈覆辙。 2011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被判在担任巴黎市长期间贪污罪名成立,获刑两年,缓期执行。希拉克因此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因腐败问题而被起诉并获罪的前总统。 公开信息显示,希拉克在1977年至1995年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涉嫌虚设职位,挪用公款为本党中饱私囊。根据对希拉克的指控显示,1983年至1995年期间,希拉克为回报一些政治盟友而安排他们担任政府顾问等“根本不存在的职务”。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巴黎市长办公室登记在册的“特派员”有四五百人,其中有40多个“特派员”在巴黎市政府挂名,却不在那里工作。但是,这些人的薪水由市政府公款支付,他们的实际工作却是为希拉克所属的政党服务。因此,希拉克被怀疑中饱私囊或为回报政治盟友而滥用权力。 希拉克当时已经78岁,以“身体健康不佳”、“患病失忆”等为由避开出庭,导致庭审期限一再推迟。最后,在律师的斡旋之下,希拉克躲过了最高10年的监禁以及15万欧元的处罚。当时,也有媒体分析,是希拉克和萨科齐之间达成了交易,萨科齐保证希拉克在卸任后不受司法拘禁,希拉克则以自己的政治资源全力支持萨科齐,为自己换来了劫后余生。》有2个想法

  1. 7月:由法中基金会主办、海航集团赞助的“从巴黎到北京万里单车东游丝路活动”,两名法国选手们(西蒙·伯尼埃尔和巴兹乐·波提埃)将沿着古丝绸之路单车骑行约1.3万公里,历时7个月,跨越10个国家。近日,两名法国选手抵达西安,与海航股份西安基地的员工们相遇;预计8月初抵达北京。
      据悉,巴黎到北京万里单车东游丝路活动,于巴黎时间1月27日在法国巴黎启动,此为中法建交50周年系列庆祝活动之一。海航集团为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响应“巴黎到北京万里单车东游丝路活动”,在全国13个城市开展以“为爱前行”为主题的城市骑行活动,共计200余名海航员工参加。
      万里单车东游丝路,相遇西安:
      “我们大约2天前与法国骑行选手Simon 和Basile联系上,他们自今年1月起从法国沿着丝绸之路骑至中国,他们的见闻和感受一定非比寻常,所以一直很期待与他们相遇并交流。同时,西安分队50名员工与两名法国骑行选手在西安世博园开展“辉煌丝绸·古城骑行”活动,大家也为西安至巴黎的成功开航表示庆祝。”海航股份西安基地刘超说。
      参加巴黎-北京万里单车东游丝路活动的两名法国骑行选手之一Simon对记者说:“自今年1月27日起,我和Basile已经骑了近6个月,历经10个城市,中间遇到很多困难,尤其是恶劣天气,比如沙尘暴、暴风雨。但我们为了看到美丽的中国,我们一直坚持着。今天我们和海航的朋友们在西安相聚,看到他们也非常热爱骑行运动,非常开心。我们也喜欢西安的美食,后面我们还将去到郑州,8月份抵达北京”。
      在海南,传递正能量:
      海航骑行协会会长、海口骑行队队长刘彬说:“我们大约8:00从海口海航大厦出发一路骑至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海口被台风破坏很厉害,一路上全是倒下的树和数不清的碎玻璃渣,还有队友的车被扎胎,但队员们排除困难都坚持前行完成骑行计划。”
      海航工会主席张若萍表示:“威马逊台风刚离开,海航与海南人民守望相助、共度难关,积极投入灾后建设。希望以这种形式向社会传递更多热爱生命、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2. 身高1.65米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最喜欢听的绰号是“小拿破仑”,但是他的对手们却总是用“闪亮先生”来揶揄他。

    这是因为萨科齐生性高调,穿着时髦,他刚进入总统府时就戴着一块金光闪闪的劳力士手表,被誉为金钱的象征。但被攻击后不久,他居然又选择了一块看上去不太耀眼但价格更令人乍舌的百达翡丽腕表,由此可见其锋芒的个性。

    “萨科齐事件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是必然的。倒退10年,一位卸任总统被司法监听和羁押、起诉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法国的政体与英美不同,法国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权威的时代,法国的司法机关也是独立的,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便是位高权重的前总统。”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宪法》第67条明确规定:共和国总统不能在任期内被传唤作证,不能被起诉、被侦讯、被预审和被追诉。“但是,该禁令在总统卸任一个月就解除,总统就和普通人一模一样,且法国政体结构是一个金字塔式的中央集权机构,政治活动离不开金钱帮助,政治献金丑闻层出不穷,难以遏制。”

    事实上,这不是萨科齐第一次被卷入“政治献金”的丑闻。

    2013年3月,他受到检察机关指控,认为他接受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资助的5000万欧元“政治献金”。当时,萨科齐不满地说,“难道是卡扎菲(已于2011年去世)给我打电话吗?”

    然而,萨科齐紧接着便因曾经在2007年2月后多次接受了法国女首富、欧莱雅集团女继承人贝当古夫人大量献金之事而被调查。有媒体报道称,贝当古的女儿2010年向警方提供的录音显示,贝当古的理财师指示下属从银行提取15万欧元现金,给萨科齐做竞选之用。萨科齐的亲信也反水,曝光萨科齐在大选前曾拜访贝当古,并拿走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由于爆料时萨科齐正任总统,享有司法豁免权,调查无果而终。卸任后,这一旧账又被翻了出来。质询者指出,当时贝当古夫人年逾85岁且“神志不清”,萨科齐利用其年迈衰老、心智糊涂等弱点,明示暗示收取金钱。

    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1995年5月17日—2007年5月16日任法国总统

    因贪获刑的希拉克:

    事实上,萨科齐的政治导师,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已为他提供了前车之鉴。但萨科齐仍很有可能会重蹈覆辙。

    2011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被判在担任巴黎市长期间贪污罪名成立,获刑两年,缓期执行。希拉克因此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因腐败问题而被起诉并获罪的前总统。

    公开信息显示,希拉克在1977年至1995年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涉嫌虚设职位,挪用公款为本党中饱私囊。根据对希拉克的指控显示,1983年至1995年期间,希拉克为回报一些政治盟友而安排他们担任政府顾问等“根本不存在的职务”。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巴黎市长办公室登记在册的“特派员”有四五百人,其中有40多个“特派员”在巴黎市政府挂名,却不在那里工作。但是,这些人的薪水由市政府公款支付,他们的实际工作却是为希拉克所属的政党服务。因此,希拉克被怀疑中饱私囊或为回报政治盟友而滥用权力。

    希拉克当时已经78岁,以“身体健康不佳”、“患病失忆”等为由避开出庭,导致庭审期限一再推迟。最后,在律师的斡旋之下,希拉克躲过了最高10年的监禁以及15万欧元的处罚。当时,也有媒体分析,是希拉克和萨科齐之间达成了交易,萨科齐保证希拉克在卸任后不受司法拘禁,希拉克则以自己的政治资源全力支持萨科齐,为自己换来了劫后余生。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2005年5月31日—2007年5月17日任法国总理

    德维尔潘败走“清泉门”

    相对于希拉克,萨科齐的老对手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估计对萨科齐目前的处境有点幸灾乐祸。

    在和萨科齐的多次对决中,德维尔潘都处于下风,尤其是被喻为曲折、复杂远胜最出色的悬念片的法国著名“清泉门”丑闻。虽然德维尔潘最终被判无罪,但他因此彻底远离了总统宝座。

    早在2004年,法国政府接到有人匿名举报一些法国政要在卢森堡一家名为“清泉”金融机构开设秘密账户,接受非法资金,同时提供一份名单,其中包括时任财政部长萨科齐。后来经过漫长的司法调查证实,该名单系伪造,由此牵出丑闻,有人蓄意栽赃萨科齐。法国检察官调查后认为前总理德维尔潘嫌疑很大,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诽谤,但他没有阻止谣言蔓延,袖手旁观,因此是“同谋”。虽然最后证实德维尔潘无罪,但是他在调查期间也由于承认在2004年担任外交部长期间出于保护国家利益,下令调查售台武器案中的可疑人员,而令公众印象不佳导致总统竞选失利,就此远离了政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