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特点和趋势(上) 2013-3-6 一、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方式: 二战结束后,日本禁止企业雇用外籍劳动者。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益凸显。1981年,法务省正式在签证类别上设立了“研修”的在留资格,以这种变通办法引进外籍“研修生”来日本研修,缓解劳动力不足。中国对日劳务输出就是在研修生制度下展开的。研修生有别于就学生和留学生,日本把在日本语学校、高中等各种学校学习的外国学生称为就学生,发给就学资格签证;把进入大学以上院校学习的外国学生称为留学生,发给留学资格签证。 研修生是指由日本的公共或私人组织接收,学习技术、技能和知识的人。要求研修生在赴日之前必须已具备一定的实际工作经验,赴日后须进行与所学专业有关的研修,回国后应从事与在日本学到的技术知识相关的工作。根据日本法律,不得让研修生在规定的时间以外或休息日从事被视为劳动的活动。 1993年,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日本政府增设技能实习制度。按照日本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研修·技能实习生在日本总计可以滞留一至三年。第一年称为研修生,不享受法律上的劳动者待遇,也不受劳动法保护,其伙食费等逗留期间的基本所需通常以研修津贴的形式支付,属于“单纯研修型”研修形式。一年研修期满后,经过日方对研修成果、居留情况和技能实习计划的评估,对已达到一定水平以上的研修生可转为技能实习生,然后再在原企业从事一至两年的技能实习。技能实习生属于“技能聘用型”研修形式。技能实习制度是对研修制度的补充。与研修生不同,技能实习生受日本相关法律的保护,可以根据日本雇佣合同发给当地的工资。随着日本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的建立,中日研修生合作广泛地开展起来。 二、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进程与特点: 中国对日本派遣研修生始于1979年,主要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9年至1990年5月):这一阶段是中国对日劳务输出的起步阶段。日本通过合资企业或贸易伙伴接收研修生,日本大企业一般采取这种方式,但人数不多。 第二阶段(1990年6月至2007年11月):这一阶段是外派研修生日益规范,对日劳务输出不断发展的时期。1990年6月1日,日本开始实行新修改的《出入国管理办法》。新入管法对外国人以“研修”名义进入日本的限制也予以放宽。同年8月法务省规定,中小企业也可以接收研修生。向日本中小企业派遣研修生是中国派遣研修生的主要渠道。但是,日本中小企业不能直接接收外国研修生,日本接受研修的机构主要是商工会议所、各协同组合,以及法人组织。其中,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是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这是一个半官方机构,成立于1991年,不仅负责“提供信息和介绍业务”的中介服务,而且承担与接收外国研修生有关的政策制定等政府职能。 1992年,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CSJTCO)成立,专门负责对日研修生业务的指导和协调。该机构的宗旨是协调、指导并监督各成员公司开展对日研修生合作业务,代表成员公司对外协调有关事宜,维护国家、成员公司、外派研修生的合法权益,促进成员公司与日方企业建立业务往来和开展互利合作,维护中日研修生合作业务正常的经营秩序,促进对日研修生合作业务的发展。2004年9月,经商务部批准,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设立了驻日本事务所。 表l:中国对日本签订劳务合同数、合同金额及完成营业额 (单位:万美元)、年份、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 1980-1991 1992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 — — 1021 1291 1518 1764 19ll 1835 2119 2440 2825 3796 4371 4429 38221 15852 17219 27128 32737 35875 49540 61476 60621 76512 88336 118696 146686 141112 145656 1055l 7308 13406 18493 22950 28330 38118 46912 54337 67680 80383 108886 139337 148186 144005 资料来源: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编辑委员会《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各年版;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统计司《中国对外经济统计年鉴》各年版。 为了提高赴日研修生的素质,从1995年10月开始,中国全面实行外派劳务培训制度。原外经贸部先后下发了《外派劳务人员培训工作管理规定》、《外派劳务培训收费标准》等文件,只有取得《外派劳务培训合格证》,方可赴日研修。此外,2007年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制定了《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成员行为准则》,使对日派遣研修生制度逐渐走向规范。 第三阶段(2007年12月至今):这是研修生制度调整的阶段。随着研修生数量、接收工种的增多,随之产生的纠纷、问题,甚至是冲突日益尖锐,成为日本的社会问题。其实,2006年以来,日本政府就开始探讨如何调整外国人研修生制度。2007年6月,日本政府出台了《推进规制改革三年计划》,一方面延长有高度技能的外国人的在留期间,填补劳动力空缺;另一方面着力实施“五年内不法滞在(黑户口)外国人减半”目标,加大在留资格的审查力度。此举实则是对陷入困境的研修制度采取的权宜之计。鉴于社会各界要求改变研修制度现状的呼声强烈,2007年12月17日日本法务省颁布了新的外国研修生管理条例《关于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入国、在留资格管理指针》(以下称新指针),即1999年旧版的修改版,自2008年起实行。 与旧指针相比,新指针强化了针对违规操作企业的惩罚力度,更加注重保护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的权益。例如,接收企业为了防止研修生出走,禁止研修生外出;强迫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超时劳动;经研修生“同意”,代管护照、存折等违规做法一旦被查出,均被停止接收研修生资格三年。新指针还强调将研修生津贴和技能实习生工资直接支付给本人;技能实习生享受与日本人同等金额的工资,工资支付必须遵照日本相关劳动法规;派遣机构的管理费应由签署协议书的接收机构支付,不得从研修津贴中扣除等。另外,新指针还对派遣企业做出了具体规定,如果派遣企业收取高额保证金,接收企业应停止双方合作等。 表2:中国在日从事劳务合作的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1982 1994 1997 1998 1999 1231 14750 21340 27007 32874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44731 56218 71035 87522 98568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118231 142404 161580 159140 162556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统计司编《中国对外经济统计年鉴》各年度;中国商务年鉴编辑委员会编《中国商务年鉴2010年》。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日本新修订的《出入境管理法》(2010年7月1日起实施)。据此,将研修·技能实习制度改为技能实习制度,外国劳务人员进入日本后第一年不受法律保护的研修期被取消,外国人抵日接受一到两个月的日语、法律、生活习惯等培训之后就成为技能实习生,获得劳动者身份,雇主必须与他们签订雇用合同,得到相应的劳动法律保护。这意味着在日本已经存在30多年的“研修生”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为应对日方的这次改革,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在新制度开始实施的第一时间向全行业推出了《技能实习事业协议书》、《赴日技能实习派遣合同》和《委托招收技能实习生合同》,进一步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规定。这三份合同成为今后技能实习合作业务的规范性文件。 纵观中日研修生合作的进程,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对日签订的劳务合作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合同营业额逐年增长 除2007年、20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个别指标有所下降外,中国与日本签订的劳务输出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在各年份都是逐年增加。2009年和2010年中国与日本签订劳务合同数分别是14.7695万份和15.5443万份,同期完成合同营业额分别是15.9073亿美元和16.0836亿美元,同样呈持续上升趋势。2010年对日签订劳务合同数是1997年的152倍,2010年的完成合同营业额是1997年的8.7倍,是1980-1991年完成合同营业额的15.2倍。 (二)中国对日输出劳务人员逐年增多 除2008年外,中国在日从事劳务的人员数一直呈上升趋势。从1982年的1231人增至2009年的16.2556万人,增长了132倍。2010年末,中国在日从事劳务人员有17.2万人,比上年增加近1万人,增幅6%。 (三)中日劳务合作的领域不断拓展 2005年,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从事农业、纺织业、畜牧业、建筑业、食品加工、服装缝纫、金属加工等62个职种的113种作业。到2010年7月,劳务合作领域扩展到66个职种的123种作业。 (四)赴日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的分布特点 从地域分布来看,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几乎遍布尔日本所有的都道府县,但主要集中在太平洋沿岸的茨城县、岐阜县、爱知县、广岛县、千叶县、静冈县、东京都、琦玉县、三重县、爱媛县等工业生产地域。从产业分布看,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从事的大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也是日本的夕阳产业。 三、中日研修生合作的积极作用 首先,中国对日输出研修生已逾30年,中日研修生合作在中日两国对外劳务合作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据日本法务省统计,截至2006年,日本累计接收外国研修生48.4313万名。其中,中国研修生34.3716万名,占总人数的71%,一直位居日本研修生合作国别首位。从中方来看,日本研修生市场是中国对外劳务合作相对稳定、规模最大的市场。如前所述,中日劳务合作在签订合同数、合同金额、劳务合作营业额、在日研修生人数等方面长期以来一直呈持续增长态势。仍以2006年为例,当年中国与日本签订劳务合同3796份,合同金额14.6686亿美元,完成劳务合作营业额13.9337亿美元,在日劳务人员14.2404万人,分别占同年中国对外劳务合作签订劳务合同数的0.4%、合同金额的28%、完成营业额的25.9%、在外劳务人员的29.9%。

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特点和趋势(上)
2013-3-6

一、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方式:

二战结束后,日本禁止企业雇用外籍劳动者。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益凸显。1981年,法务省正式在签证类别上设立了“研修”的在留资格,以这种变通办法引进外籍“研修生”来日本研修,缓解劳动力不足。中国对日劳务输出就是在研修生制度下展开的。研修生有别于就学生和留学生,日本把在日本语学校、高中等各种学校学习的外国学生称为就学生,发给就学资格签证;把进入大学以上院校学习的外国学生称为留学生,发给留学资格签证。

爱知农业是坐落在日本爱知县,主营蔬菜(油菜、小葱、西红柿、生菜)种植、加工、包装和菊花种植、包装的会社。接收技能实习生们

研修生是指由日本的公共或私人组织接收,学习技术、技能和知识的人。要求研修生在赴日之前必须已具备一定的实际工作经验,赴日后须进行与所学专业有关的研修,回国后应从事与在日本学到的技术知识相关的工作。根据日本法律,不得让研修生在规定的时间以外或休息日从事被视为劳动的活动。

1993年,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日本政府增设技能实习制度。按照日本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研修·技能实习生在日本总计可以滞留一至三年。第一年称为研修生,不享受法律上的劳动者待遇,也不受劳动法保护,其伙食费等逗留期间的基本所需通常以研修津贴的形式支付,属于“单纯研修型”研修形式。一年研修期满后,经过日方对研修成果、居留情况和技能实习计划的评估,对已达到一定水平以上的研修生可转为技能实习生,然后再在原企业从事一至两年的技能实习。技能实习生属于“技能聘用型”研修形式。技能实习制度是对研修制度的补充。与研修生不同,技能实习生受日本相关法律的保护,可以根据日本雇佣合同发给当地的工资。随着日本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的建立,中日研修生合作广泛地开展起来。

二、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进程与特点:

中国对日本派遣研修生始于1979年,主要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9年至1990年5月):这一阶段是中国对日劳务输出的起步阶段。日本通过合资企业或贸易伙伴接收研修生,日本大企业一般采取这种方式,但人数不多。

第二阶段(1990年6月至2007年11月):这一阶段是外派研修生日益规范,对日劳务输出不断发展的时期。1990年6月1日,日本开始实行新修改的《出入国管理办法》。新入管法对外国人以“研修”名义进入日本的限制也予以放宽。同年8月法务省规定,中小企业也可以接收研修生。向日本中小企业派遣研修生是中国派遣研修生的主要渠道。但是,日本中小企业不能直接接收外国研修生,日本接受研修的机构主要是商工会议所、各协同组合,以及法人组织。其中,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是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这是一个半官方机构,成立于1991年,不仅负责“提供信息和介绍业务”的中介服务,而且承担与接收外国研修生有关的政策制定等政府职能。

1992年,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CSJTCO)成立,专门负责对日研修生业务的指导和协调。该机构的宗旨是协调、指导并监督各成员公司开展对日研修生合作业务,代表成员公司对外协调有关事宜,维护国家、成员公司、外派研修生的合法权益,促进成员公司与日方企业建立业务往来和开展互利合作,维护中日研修生合作业务正常的经营秩序,促进对日研修生合作业务的发展。2004年9月,经商务部批准,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设立了驻日本事务所。

表l:中国对日本签订劳务合同数、合同金额及完成营业额 (单位:万美元)、年份、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

1980-1991

1992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1021

1291

1518

1764

19ll

1835

2119

2440

2825

3796

4371

4429

38221

15852

17219

27128

32737

35875

49540

61476

60621

76512

88336

118696

146686

141112

145656

1055l

7308

13406

18493

22950

28330

38118

46912

54337

67680

80383

108886

139337

148186

144005

资料来源: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编辑委员会《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各年版;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统计司《中国对外经济统计年鉴》各年版。

为了提高赴日研修生的素质,从1995年10月开始,中国全面实行外派劳务培训制度。原外经贸部先后下发了《外派劳务人员培训工作管理规定》、《外派劳务培训收费标准》等文件,只有取得《外派劳务培训合格证》,方可赴日研修。此外,2007年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制定了《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成员行为准则》,使对日派遣研修生制度逐渐走向规范。

第三阶段(2007年12月至今):这是研修生制度调整的阶段。随着研修生数量、接收工种的增多,随之产生的纠纷、问题,甚至是冲突日益尖锐,成为日本的社会问题。其实,2006年以来,日本政府就开始探讨如何调整外国人研修生制度。2007年6月,日本政府出台了《推进规制改革三年计划》,一方面延长有高度技能的外国人的在留期间,填补劳动力空缺;另一方面着力实施“五年内不法滞在(黑户口)外国人减半”目标,加大在留资格的审查力度。此举实则是对陷入困境的研修制度采取的权宜之计。鉴于社会各界要求改变研修制度现状的呼声强烈,2007年12月17日日本法务省颁布了新的外国研修生管理条例《关于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入国、在留资格管理指针》(以下称新指针),即1999年旧版的修改版,自2008年起实行。

与旧指针相比,新指针强化了针对违规操作企业的惩罚力度,更加注重保护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的权益。例如,接收企业为了防止研修生出走,禁止研修生外出;强迫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超时劳动;经研修生“同意”,代管护照、存折等违规做法一旦被查出,均被停止接收研修生资格三年。新指针还强调将研修生津贴和技能实习生工资直接支付给本人;技能实习生享受与日本人同等金额的工资,工资支付必须遵照日本相关劳动法规;派遣机构的管理费应由签署协议书的接收机构支付,不得从研修津贴中扣除等。另外,新指针还对派遣企业做出了具体规定,如果派遣企业收取高额保证金,接收企业应停止双方合作等。

表2:中国在日从事劳务合作的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1982

1994

1997

1998

1999

1231

14750

21340

27007

32874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44731

56218

71035

87522

98568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118231

142404

161580

159140

162556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统计司编《中国对外经济统计年鉴》各年度;中国商务年鉴编辑委员会编《中国商务年鉴2010年》。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日本新修订的《出入境管理法》(2010年7月1日起实施)。据此,将研修·技能实习制度改为技能实习制度,外国劳务人员进入日本后第一年不受法律保护的研修期被取消,外国人抵日接受一到两个月的日语、法律、生活习惯等培训之后就成为技能实习生,获得劳动者身份,雇主必须与他们签订雇用合同,得到相应的劳动法律保护。这意味着在日本已经存在30多年的“研修生”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为应对日方的这次改革,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在新制度开始实施的第一时间向全行业推出了《技能实习事业协议书》、《赴日技能实习派遣合同》和《委托招收技能实习生合同》,进一步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规定。这三份合同成为今后技能实习合作业务的规范性文件。

纵观中日研修生合作的进程,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对日签订的劳务合作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合同营业额逐年增长

除2007年、20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个别指标有所下降外,中国与日本签订的劳务输出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在各年份都是逐年增加。2009年和2010年中国与日本签订劳务合同数分别是14.7695万份和15.5443万份,同期完成合同营业额分别是15.9073亿美元和16.0836亿美元,同样呈持续上升趋势。2010年对日签订劳务合同数是1997年的152倍,2010年的完成合同营业额是1997年的8.7倍,是1980-1991年完成合同营业额的15.2倍。

(二)中国对日输出劳务人员逐年增多

除2008年外,中国在日从事劳务的人员数一直呈上升趋势。从1982年的1231人增至2009年的16.2556万人,增长了132倍。2010年末,中国在日从事劳务人员有17.2万人,比上年增加近1万人,增幅6%。

(三)中日劳务合作的领域不断拓展

2005年,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从事农业、纺织业、畜牧业、建筑业、食品加工、服装缝纫、金属加工等62个职种的113种作业。到2010年7月,劳务合作领域扩展到66个职种的123种作业。

(四)赴日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的分布特点

从地域分布来看,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几乎遍布尔日本所有的都道府县,但主要集中在太平洋沿岸的茨城县、岐阜县、爱知县、广岛县、千叶县、静冈县、东京都、琦玉县、三重县、爱媛县等工业生产地域。从产业分布看,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从事的大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也是日本的夕阳产业。

三、中日研修生合作的积极作用

首先,中国对日输出研修生已逾30年,中日研修生合作在中日两国对外劳务合作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据日本法务省统计,截至2006年,日本累计接收外国研修生48.4313万名。其中,中国研修生34.3716万名,占总人数的71%,一直位居日本研修生合作国别首位。从中方来看,日本研修生市场是中国对外劳务合作相对稳定、规模最大的市场。如前所述,中日劳务合作在签订合同数、合同金额、劳务合作营业额、在日研修生人数等方面长期以来一直呈持续增长态势。仍以2006年为例,当年中国与日本签订劳务合同3796份,合同金额14.6686亿美元,完成劳务合作营业额13.9337亿美元,在日劳务人员14.2404万人,分别占同年中国对外劳务合作签订劳务合同数的0.4%、合同金额的28%、完成营业额的25.9%、在外劳务人员的29.9%。

《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特点和趋势(上) 2013-3-6 一、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方式: 二战结束后,日本禁止企业雇用外籍劳动者。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益凸显。1981年,法务省正式在签证类别上设立了“研修”的在留资格,以这种变通办法引进外籍“研修生”来日本研修,缓解劳动力不足。中国对日劳务输出就是在研修生制度下展开的。研修生有别于就学生和留学生,日本把在日本语学校、高中等各种学校学习的外国学生称为就学生,发给就学资格签证;把进入大学以上院校学习的外国学生称为留学生,发给留学资格签证。 研修生是指由日本的公共或私人组织接收,学习技术、技能和知识的人。要求研修生在赴日之前必须已具备一定的实际工作经验,赴日后须进行与所学专业有关的研修,回国后应从事与在日本学到的技术知识相关的工作。根据日本法律,不得让研修生在规定的时间以外或休息日从事被视为劳动的活动。 1993年,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日本政府增设技能实习制度。按照日本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研修·技能实习生在日本总计可以滞留一至三年。第一年称为研修生,不享受法律上的劳动者待遇,也不受劳动法保护,其伙食费等逗留期间的基本所需通常以研修津贴的形式支付,属于“单纯研修型”研修形式。一年研修期满后,经过日方对研修成果、居留情况和技能实习计划的评估,对已达到一定水平以上的研修生可转为技能实习生,然后再在原企业从事一至两年的技能实习。技能实习生属于“技能聘用型”研修形式。技能实习制度是对研修制度的补充。与研修生不同,技能实习生受日本相关法律的保护,可以根据日本雇佣合同发给当地的工资。随着日本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的建立,中日研修生合作广泛地开展起来。 二、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的进程与特点: 中国对日本派遣研修生始于1979年,主要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9年至1990年5月):这一阶段是中国对日劳务输出的起步阶段。日本通过合资企业或贸易伙伴接收研修生,日本大企业一般采取这种方式,但人数不多。 第二阶段(1990年6月至2007年11月):这一阶段是外派研修生日益规范,对日劳务输出不断发展的时期。1990年6月1日,日本开始实行新修改的《出入国管理办法》。新入管法对外国人以“研修”名义进入日本的限制也予以放宽。同年8月法务省规定,中小企业也可以接收研修生。向日本中小企业派遣研修生是中国派遣研修生的主要渠道。但是,日本中小企业不能直接接收外国研修生,日本接受研修的机构主要是商工会议所、各协同组合,以及法人组织。其中,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是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这是一个半官方机构,成立于1991年,不仅负责“提供信息和介绍业务”的中介服务,而且承担与接收外国研修生有关的政策制定等政府职能。 1992年,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CSJTCO)成立,专门负责对日研修生业务的指导和协调。该机构的宗旨是协调、指导并监督各成员公司开展对日研修生合作业务,代表成员公司对外协调有关事宜,维护国家、成员公司、外派研修生的合法权益,促进成员公司与日方企业建立业务往来和开展互利合作,维护中日研修生合作业务正常的经营秩序,促进对日研修生合作业务的发展。2004年9月,经商务部批准,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设立了驻日本事务所。 表l:中国对日本签订劳务合同数、合同金额及完成营业额 (单位:万美元)、年份、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 1980-1991 1992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 — — 1021 1291 1518 1764 19ll 1835 2119 2440 2825 3796 4371 4429 38221 15852 17219 27128 32737 35875 49540 61476 60621 76512 88336 118696 146686 141112 145656 1055l 7308 13406 18493 22950 28330 38118 46912 54337 67680 80383 108886 139337 148186 144005 资料来源: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编辑委员会《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各年版;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统计司《中国对外经济统计年鉴》各年版。 为了提高赴日研修生的素质,从1995年10月开始,中国全面实行外派劳务培训制度。原外经贸部先后下发了《外派劳务人员培训工作管理规定》、《外派劳务培训收费标准》等文件,只有取得《外派劳务培训合格证》,方可赴日研修。此外,2007年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制定了《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成员行为准则》,使对日派遣研修生制度逐渐走向规范。 第三阶段(2007年12月至今):这是研修生制度调整的阶段。随着研修生数量、接收工种的增多,随之产生的纠纷、问题,甚至是冲突日益尖锐,成为日本的社会问题。其实,2006年以来,日本政府就开始探讨如何调整外国人研修生制度。2007年6月,日本政府出台了《推进规制改革三年计划》,一方面延长有高度技能的外国人的在留期间,填补劳动力空缺;另一方面着力实施“五年内不法滞在(黑户口)外国人减半”目标,加大在留资格的审查力度。此举实则是对陷入困境的研修制度采取的权宜之计。鉴于社会各界要求改变研修制度现状的呼声强烈,2007年12月17日日本法务省颁布了新的外国研修生管理条例《关于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入国、在留资格管理指针》(以下称新指针),即1999年旧版的修改版,自2008年起实行。 与旧指针相比,新指针强化了针对违规操作企业的惩罚力度,更加注重保护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的权益。例如,接收企业为了防止研修生出走,禁止研修生外出;强迫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超时劳动;经研修生“同意”,代管护照、存折等违规做法一旦被查出,均被停止接收研修生资格三年。新指针还强调将研修生津贴和技能实习生工资直接支付给本人;技能实习生享受与日本人同等金额的工资,工资支付必须遵照日本相关劳动法规;派遣机构的管理费应由签署协议书的接收机构支付,不得从研修津贴中扣除等。另外,新指针还对派遣企业做出了具体规定,如果派遣企业收取高额保证金,接收企业应停止双方合作等。 表2:中国在日从事劳务合作的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年份 在日从事劳务人员 1982 1994 1997 1998 1999 1231 14750 21340 27007 32874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44731 56218 71035 87522 98568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118231 142404 161580 159140 162556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统计司编《中国对外经济统计年鉴》各年度;中国商务年鉴编辑委员会编《中国商务年鉴2010年》。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日本新修订的《出入境管理法》(2010年7月1日起实施)。据此,将研修·技能实习制度改为技能实习制度,外国劳务人员进入日本后第一年不受法律保护的研修期被取消,外国人抵日接受一到两个月的日语、法律、生活习惯等培训之后就成为技能实习生,获得劳动者身份,雇主必须与他们签订雇用合同,得到相应的劳动法律保护。这意味着在日本已经存在30多年的“研修生”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为应对日方的这次改革,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在新制度开始实施的第一时间向全行业推出了《技能实习事业协议书》、《赴日技能实习派遣合同》和《委托招收技能实习生合同》,进一步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规定。这三份合同成为今后技能实习合作业务的规范性文件。 纵观中日研修生合作的进程,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对日签订的劳务合作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合同营业额逐年增长 除2007年、20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个别指标有所下降外,中国与日本签订的劳务输出合同数、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在各年份都是逐年增加。2009年和2010年中国与日本签订劳务合同数分别是14.7695万份和15.5443万份,同期完成合同营业额分别是15.9073亿美元和16.0836亿美元,同样呈持续上升趋势。2010年对日签订劳务合同数是1997年的152倍,2010年的完成合同营业额是1997年的8.7倍,是1980-1991年完成合同营业额的15.2倍。 (二)中国对日输出劳务人员逐年增多 除2008年外,中国在日从事劳务的人员数一直呈上升趋势。从1982年的1231人增至2009年的16.2556万人,增长了132倍。2010年末,中国在日从事劳务人员有17.2万人,比上年增加近1万人,增幅6%。 (三)中日劳务合作的领域不断拓展 2005年,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从事农业、纺织业、畜牧业、建筑业、食品加工、服装缝纫、金属加工等62个职种的113种作业。到2010年7月,劳务合作领域扩展到66个职种的123种作业。 (四)赴日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的分布特点 从地域分布来看,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几乎遍布尔日本所有的都道府县,但主要集中在太平洋沿岸的茨城县、岐阜县、爱知县、广岛县、千叶县、静冈县、东京都、琦玉县、三重县、爱媛县等工业生产地域。从产业分布看,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从事的大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也是日本的夕阳产业。 三、中日研修生合作的积极作用 首先,中国对日输出研修生已逾30年,中日研修生合作在中日两国对外劳务合作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据日本法务省统计,截至2006年,日本累计接收外国研修生48.4313万名。其中,中国研修生34.3716万名,占总人数的71%,一直位居日本研修生合作国别首位。从中方来看,日本研修生市场是中国对外劳务合作相对稳定、规模最大的市场。如前所述,中日劳务合作在签订合同数、合同金额、劳务合作营业额、在日研修生人数等方面长期以来一直呈持续增长态势。仍以2006年为例,当年中国与日本签订劳务合同3796份,合同金额14.6686亿美元,完成劳务合作营业额13.9337亿美元,在日劳务人员14.2404万人,分别占同年中国对外劳务合作签订劳务合同数的0.4%、合同金额的28%、完成营业额的25.9%、在外劳务人员的29.9%。》有4个想法

  1. 2013-3-6

    其次,中日劳务合作是互利共赢、利国利民之举。对日方来说,日本是劳动力比较紧缺的国家,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的引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日本劳动力不足。从地域看,中国研修生补充了日本老龄化和一些农村地区或边远地区由于人口外流造成的劳动力不足。以北海道为例,北海道是全国缝制业和水产业集中的地区,有占全国41%的制衣企业和占65%的水产加工企业,企业募集不到日本员工,只好依靠研修生、技能实习生来维持运营。北海道的农业更是难以募集到日本劳动力。2005年,北海道38个农协接纳中国研修生488人,占接纳外国研修生总数的98.6%。分布在石狩、后志、胆振、日高、上川、留萌、宗谷、网走、十胜、根室等地,从事耕种、园艺、乳制品业等。从行业看,研修生、技能实习生撑起了日本的夕阳产业。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分布在日本的农业、纺织业、畜牧业、纤维制造、食品加工、电子零部件装配、运输及机械制造等行业,上述行业属劳动密集型夕阳产业,靠着以研修生为主的廉价劳动力在支撑。例如,福井县的纤维和纤维制衣业全靠外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支撑;约1800名外国研修生分布在县内64个企业中,其中90%以上是中国研修生、实习生。再以2003年为例,中国技能实习生在日本纺织服装业的从业者超过半数,达51%,从事食品加工业者达14%、机械金属业为13%、建筑业为6%、农业为5%,从事其他行业的为11%。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成为日本劳动力市场上不可或缺的力量,对日本经济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对中方来说,通过研修生合作,一是可以培育劳动者,如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企业劳动、学习技术的同时,掌握了日本的生产方式、管理方法、职业精神和品质意识,在技术和职业精神方面均获提升。2008年,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跟踪调查归国后的技能实习生就业情况,在接受调查的1861人中,60%回到赴日前的公司工作。关于回国后发挥作用的技能,回答“在实习中学习的技术”的占79.5%,回答“对工作的意识”的占65.1%,回答“日语能力”的占60.9%。二是可以解决剩余劳动力问题,缓解国内的就业压力。同时还能增加派出研修生的家庭收入。如江西省对日本外派劳务已涉及园艺、服装、针织、机械等20个行业。2007年末,江西在日本的劳务人员超过4300人,当年外派劳务创收达2亿元人民币。外派劳务人员回国后纷纷利用掌握的先进技术和积累的资金兴业办厂,实现了技术和资金的增值,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当地就业问题,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第三,对日派遣研修生加强了中日企业间的合作,进一步密切了两国的民间交往,加深了友谊,特别是在大灾来临之际结下了生死友谊。在日本2011年的“3·11”大地震中,日本宫城县女川町佐藤水产株式会社日籍专务佐藤充为救助中国20名研修生被海啸吞噬。佐藤充的哥哥,佐藤水产社长佐藤仁不顾弟弟被冲走的伤痛,向朋友借房子安置研修生。冈青株式会社的社长和部长在第一时间将来自大连的5名研修生送到附近山顶避难。此时他们连自己的孩子还没找到。

    四、中国对日劳务输出的走势

    中日研修生合作30多年来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不可否认,其中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和困难。这些问题的产生有人为的因素,也有非人为的因素。

    人为因素主要是指日本许多接收研修生的企业克扣和欠发研修生工资,劳动时间过长,劳动强度过大,限制研修生自由的现象严重,损害了研修生的身心健康。2006年日本劳动基准局认定的涉及“外国人研修生”的劳动法律违反案件多达1209件。根据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截至2006年3月31日,已有137名外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因各种原因死亡,其中中国人83人,占60%以上。这137人中,因劳动事故死亡的有30人,占死亡人数的21.9%。另据厚生劳动省发布的调查结果,2009年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因病和劳动事故死亡的为27人,其中中国人为21人,占死亡总数的78%。死于“脑/心脏疾病”的为9人、工作事故为4人,另有3人自杀。统计显示,外国研修生的年龄一般在20岁到30岁之间,而外国研修生的死亡率却是同年龄段日本人的两倍。日本研修生制度受到美国等国际社会的指责和日本国内知识界、法律界人士的批评。在此情况下,日本修改了入管法,从2010年7月1日开始实施。新修改的入管法规定,外国研修生来日学习两个月日语等知识后,从第三个月开始可以和企业签订雇佣合同,适用劳动基准法和最低工资法等法律。尽管如此,外国研修生权益仍然屡屡受到侵害。据日本新华侨报的网站报道,日本福井县劳动局在2011年4月至7月针对县内企业实施“外国人技能实习与研修制度”进行了调查。县内54个公司的办事机构接受了福井劳动局监督科的检查,其中94.4%是制造企业,主要涉及纺织、成衣制造等行业,技能实习生人数为228人,其中中国人207人,占县内所有研修生数量的90.8%。调查结果显示,接受调查的企业中有25家企业的员工的工作时间严重超标,而未向研修生支付加班和夜间劳动报酬的企业有23家。此次调查显示,有九成福井县企业违反劳动法。此案例只是日本技能实习生状况的冰山一角。可见,日本要担负起其宣称的为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才,为国际社会做贡献的重担还有一段距离。

    非人为因素主要指在中日劳务合作中的外部环境因素,如经济环境、自然环境的恶化给中日劳务合作带来的困难。如前所述,受美国次贷危机而引发的各国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年对日签订劳务合同金额、完成营业额、在日从事劳务人员数都比前一年有所减少。此外,受“3·11”大地震影响,大批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回国,在日劳务人员迅速减少。据JITOC统计,2011年JITOC接收技能实习生、研修生总计4.9088万人,其中中国人3.916万人,占总数的79.8%。大地震后的4-12月,转而申请技能实习生的中国人为2.7786万人,同比下降了3.9%。另据JITOC统计,2012年1-2月JITOC接收技能实习生、研修生总计9304人,其中,中国人7467人,占总数的80.3%。接收的中国技能实习生、研修生比201 1年同期下降了20.1%。

    尽管如此,中日劳务合作中出现的困难是暂时的,双方劳务合作前景广阔。理由有二:一是两国劳动力具有互补性。中国是人口大国,适龄劳动人口充足,城镇登记失业率近10年来皆超过4%,青年失业率远超城镇登记失业率。加之农村尚有1.2亿剩余劳动力,中国需要对外输出劳务以缓解就业压力。而日本是劳动力相对紧缺的国家,虽然有些行业存在着失业人口,但还有些行业劳动力严重不足。日本人口老龄化、少子化趋势严重,致使未来劳动人口缺乏。

    未来几十年,日本总人口和适龄劳动人口呈降幂式发展态势,适龄劳动人口从2015年的占总人口的61.2%下降到2025年的59.8%、2035年的57.9%、2045年的53.5%,到2050年日本适龄劳动人口仅为总人口的52.3%,劳动力严重短缺。尤其是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所从事的日本人不愿从事的服装制作、金属加工、农耕等行业,劳动力缺乏的问题更为严峻。

    二是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劳动力流动成为必然,劳务合作的范围不断扩大。日本长期以来对单纯劳动力输入实行限制政策,作者认为未来日本劳动力市场的基本走向是不断扩大劳动力市场的开放范围,引进各个层次的单纯劳动力,包括“中位劳动者”,即拥有一定技能、技术的技术工人。2006年7月,日本自民党外国劳动力特别委员会通过了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的方针。要求政府新建一项可以接收具备一定日语水平和技能的“优秀人才”的制度,并明确提出,要重点接收具备职业技能或资格的外国劳动力。实际上,在此之前的2003年就开始有日本人才派遣公司通过国内中介机构或在华日资企业招聘软件工程师、机械设计、电子工程技术人员,派往日本企业从事技术工作。

    中日劳务合作必将稳定、持久地发展下去。希望日本政府敦促一些接收企业,遵守劳动法律法规,保障技能实习生、研修生的劳动权益,以真诚、互信、友好的合作,谱写中日劳务合作的新篇章。

    参考文献

    廖小健:中外劳务合作与海外中国劳工的权益保护——以在日中国研修生为例,《亚太经济》2009年第4期

    杨广晖、罗建河:从封闭到开放:日本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及启示,《国际经济合作》,2009年第9期。

    来源:录入 《国际经济合作》

  2. 日本技能实习生政策的变化:
    
    2014-07-03 07:15 !文章来源:山东国际商务网!

    6月27日,日本日本调整了接收技能实习生及入管的相关政策并逐步开始实施。
    一是,技能实习生由原来的三年,延长至五年,该项规定自2015年4月1日开始实施。
    二是,技能实习生回国一年之内,重新返日本的,可再工作两年;
    满一年以上的,重新返日本,可再工作三年。
    该项规定自2015年4月1日实施。
    三是,建筑工按照“特定活动在留资格”,可在日本工作5年,不属于技能实习生,该项规定,自2015年1月1日开始实施,至2020年12月31日为止。
    四是,在特定区域,放开护工(家政)的引进,该项政策,正在制定过程中。
    五是,修改日本《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部分法律条文:
    1、为了吸收高级外国人才,设立了新的在留资格种类《高级专门职业第1号》,即《特定活动》在留资格。
    新制度规定:在享受优惠措施的同时,对已经有《高级专门职业第1号》在留资格的人员,还可以申请《高级专门职业第2号》,取得该在留资格的人员,在留时间没有期限;
    同时,减少对高级人才活动的限制。
    2、外资企业申请「投资·经营」在留资格,放开限制,鼓励外资企业在日本从事经营管理活动。
    3、《技术》、《人文知识国际业务》,将两种在留资格,合为一种。
    4、在留资格《留学》,追加了小学、初中,接收留学的申请。
    来源:(中国山东国际商务网 )

    我美國跨國网络公司的网站们:

    1000000000000.org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庆祝三周年!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0123456789876543210.org ;
    9876543210123456789.org ;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庆祝四周年,又三个月!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email: 郵件一律拒收附件。文字,圖片,請發入郵件正文框內。
    1779642876@qq.com;
    BillionairesDesire@163.com ;
    13901623260@163.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

    漢語意譯 – 跨國公司之名稱: 美國 – 西洋白人女子 西洋白人男子 金發碧眼的億萬富豪們帝國有限公司 多种经营、综合买卖商、日本境內就业服务商網址們。
    U.S.A. –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董事局主席:Mr. Geoorge S.Chen ;

    日本语翻译:郁俊玮!(日文、日语)。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