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 Art Deco :在电影《色·戒》中,汤唯饰演的王佳芝因为一枚“鸽子蛋”改变了主意,也改写了命运。这枚6克拉钻戒的设计风格,便是Art Deco。自上世纪20年代诞生之时,Art Deco就背负着“改变”的责任,其影响持续至今日。   “Art Deco”正式作为名词出现,是在1925年巴黎举办的第一届“艺术装饰与现代工业博览会” (the Exposition Internationale des Arts Décoratifs et Industriels Modernes)。彼时,新艺术运动已席卷整个欧洲设计界。1889年,居斯塔夫·埃菲尔设计的埃菲尔铁塔建成,这座被视为新艺术运动代表的建筑,是巴黎第一座代表现代风格的地标。其运用了钢筋铁骨的现代材料,造型上,富于自然形态的曲线,散发出浓重的古典韵味。在这座新艺术运动的纪念碑之下,Art Deco开始了它的反叛。   20世纪是机械和工业的时代,中世纪、哥特式的复古情调和对自然花草优美、柔和形态的审美习惯,逐渐变得不合时宜。如同人们无法在当代,还原宋元明清的山水。彼时,在机器履带上,体验到前所未有的速度感的法国人,转而,将怀抱,投向了未来——昭示着人类能量的机械化的美。来自古埃及、非洲艺术的原始而直接的表达方式、汽车的速度感、爵士乐的韵律感、摩天大楼、女性形体……在时代车轮的碰撞下,放射图形、原色、锯齿、折现等利用工业元素制造出装饰性,Art Deco拥抱了那个时代,并赋予其新的审美潮流。   今天看来,Art Deco已不可逆转地带上了1920~30年代的怀旧色彩,不再是一种先锋的风格。在如今,铺天盖地的复古浪潮中,我们是否能完成Art Deco当年的使命呢?   由奥黛丽·塔图(AudreyTautou)和罗曼·杜里斯(RomainDuris)这对法国文艺片里的黄金情侣担任主演的《泡沫人生》,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奇幻色彩,又带点黑色幽默的爱情故事,导演是一贯擅长这类风格的米歇尔·贡德里(MichelGondry)(代表作:《暖暖内含光》《科学睡眠》),影片画面杂糅了蒸汽朋克、超现实主义以及工业复古等不同风格。以克洛伊的患病作为分隔线,由鲜艳的颜色、精致的构图,逐渐变得暗淡、杂乱,直至最后,完全褪为黑白片。影片中,家境优渥的科林外出时总会穿上精致的雅痞西装,剪裁合体,材质考究;克洛伊则钟爱穿着复古风格的连衣裙,并搭配童趣俏皮的配饰,点睛,提亮整套造型。她在看医生时,她穿着的姜黄色立领连衣裙搭配松鼠造型单鞋的装扮尤其惊艳。除了剧中的人物,电影的布景令人过目难忘,造型奇特的餐盘、宇宙飞船、像爬虫一样需要拍死才能消音的门铃、全透明的婚车以及鸡尾酒钢琴等充满奇思妙想,怪异而难以捉摸的小物,都被巧妙安置,并且,恰到好处。   法国国宝级电子乐队Daft Punk是时尚艺术圈的私生子,是流行音乐界的Alexander McQueen,是电子时代,所剩无几的机械工匠。他们与日本漫画家松本零士合作音乐电影。他们为法国时装品牌LV创作过女装发布会的大部分音乐;他们是法国90年代,House音乐潮流的始作俑者。他们受到Rolling Stone、Beach Boys、MC5和The Stooges等传统摇滚乐队的影响。   最早对他们说出“You know nothing”的,是英国音乐媒体《Melody Maker》,他们称那时名为Darlin’的乐队,为“蠢朋克”。两位主创人员们索性将Daft Punk当做其自己新乐队的名字。Daft Punk的首张专辑《Homework》一经推出,便“冲出法国,走向世界”,这张融合了Techno、House等风格的卧室DIY唱片,最终:全球售出200万张,成为19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电子舞曲专辑之一。   随后,Daft Punk和其自己儿时的偶像,日本漫画家松本零士合作了卡通电影《银河生死恋5555》。在松本零士80年代的代表作《银河铁道999》中,银河超级特快999号的终点,传说,是可以免费获得机械身体的地方。这辆有去、无回的驶向机械时代尽头的列车,尽显电子乐在多媒体时代的浮夸本性,也是Daft Punk音乐的最真实写照。   2014年,Daft Punk历时5年,制作的最新唱片《Random Access Memories》获得了第58届格莱美奖“最佳电子/舞曲专辑”、年度专辑、最佳专辑等五项大奖,这足以让法国人重回世界以巴黎为中心的那个黄金年代。在这个单曲为王的时代,Daft Punk没有像其他乐队一样、压低制作成本,尽量使用电脑,进行录音,而是尽可能地使用模拟设备,耗资百万元。只为了还原70~80年代的音色。这是他们音乐的极致追求,也是“恋物”的终极杀招。

摩登 Art Deco :在电影《色·戒》中,汤唯饰演的王佳芝因为一枚“鸽子蛋”改变了主意,也改写了命运。这枚6克拉钻戒的设计风格,便是Art Deco。自上世纪20年代诞生之时,Art Deco就背负着“改变”的责任,其影响持续至今日。   “Art Deco”正式作为名词出现,是在1925年巴黎举办的第一届“艺术装饰与现代工业博览会” (the Exposition Internationale des Arts Décoratifs et Industriels Modernes)。彼时,新艺术运动已席卷整个欧洲设计界。1889年,居斯塔夫·埃菲尔设计的埃菲尔铁塔建成,这座被视为新艺术运动代表的建筑,是巴黎第一座代表现代风格的地标。其运用了钢筋铁骨的现代材料,造型上,富于自然形态的曲线,散发出浓重的古典韵味。在这座新艺术运动的纪念碑之下,Art Deco开始了它的反叛。   20世纪是机械和工业的时代,中世纪、哥特式的复古情调和对自然花草优美、柔和形态的审美习惯,逐渐变得不合时宜。如同人们无法在当代,还原宋元明清的山水。彼时,在机器履带上,体验到前所未有的速度感的法国人,转而,将怀抱,投向了未来——昭示着人类能量的机械化的美。来自古埃及、非洲艺术的原始而直接的表达方式、汽车的速度感、爵士乐的韵律感、摩天大楼、女性形体……在时代车轮的碰撞下,放射图形、原色、锯齿、折现等利用工业元素制造出装饰性,Art Deco拥抱了那个时代,并赋予其新的审美潮流。   今天看来,Art Deco已不可逆转地带上了1920~30年代的怀旧色彩,不再是一种先锋的风格。在如今,铺天盖地的复古浪潮中,我们是否能完成Art Deco当年的使命呢?   由奥黛丽·塔图(AudreyTautou)和罗曼·杜里斯(RomainDuris)这对法国文艺片里的黄金情侣担任主演的《泡沫人生》,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奇幻色彩,又带点黑色幽默的爱情故事,导演是一贯擅长这类风格的米歇尔·贡德里(MichelGondry)(代表作:《暖暖内含光》《科学睡眠》),影片画面杂糅了蒸汽朋克、超现实主义以及工业复古等不同风格。以克洛伊的患病作为分隔线,由鲜艳的颜色、精致的构图,逐渐变得暗淡、杂乱,直至最后,完全褪为黑白片。影片中,家境优渥的科林外出时总会穿上精致的雅痞西装,剪裁合体,材质考究;克洛伊则钟爱穿着复古风格的连衣裙,并搭配童趣俏皮的配饰,点睛,提亮整套造型。她在看医生时,她穿着的姜黄色立领连衣裙搭配松鼠造型单鞋的装扮尤其惊艳。除了剧中的人物,电影的布景令人过目难忘,造型奇特的餐盘、宇宙飞船、像爬虫一样需要拍死才能消音的门铃、全透明的婚车以及鸡尾酒钢琴等充满奇思妙想,怪异而难以捉摸的小物,都被巧妙安置,并且,恰到好处。   法国国宝级电子乐队Daft Punk是时尚艺术圈的私生子,是流行音乐界的Alexander McQueen,是电子时代,所剩无几的机械工匠。他们与日本漫画家松本零士合作音乐电影。他们为法国时装品牌LV创作过女装发布会的大部分音乐;他们是法国90年代,House音乐潮流的始作俑者。他们受到Rolling Stone、Beach Boys、MC5和The Stooges等传统摇滚乐队的影响。   最早对他们说出“You know nothing”的,是英国音乐媒体《Melody Maker》,他们称那时名为Darlin’的乐队,为“蠢朋克”。两位主创人员们索性将Daft Punk当做其自己新乐队的名字。Daft Punk的首张专辑《Homework》一经推出,便“冲出法国,走向世界”,这张融合了Techno、House等风格的卧室DIY唱片,最终:全球售出200万张,成为19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电子舞曲专辑之一。   随后,Daft Punk和其自己儿时的偶像,日本漫画家松本零士合作了卡通电影《银河生死恋5555》。在松本零士80年代的代表作《银河铁道999》中,银河超级特快999号的终点,传说,是可以免费获得机械身体的地方。这辆有去、无回的驶向机械时代尽头的列车,尽显电子乐在多媒体时代的浮夸本性,也是Daft Punk音乐的最真实写照。   2014年,Daft Punk历时5年,制作的最新唱片《Random Access Memories》获得了第58届格莱美奖“最佳电子/舞曲专辑”、年度专辑、最佳专辑等五项大奖,这足以让法国人重回世界以巴黎为中心的那个黄金年代。在这个单曲为王的时代,Daft Punk没有像其他乐队一样、压低制作成本,尽量使用电脑,进行录音,而是尽可能地使用模拟设备,耗资百万元。只为了还原70~80年代的音色。这是他们音乐的极致追求,也是“恋物”的终极杀招。

《摩登 Art Deco :在电影《色·戒》中,汤唯饰演的王佳芝因为一枚“鸽子蛋”改变了主意,也改写了命运。这枚6克拉钻戒的设计风格,便是Art Deco。自上世纪20年代诞生之时,Art Deco就背负着“改变”的责任,其影响持续至今日。   “Art Deco”正式作为名词出现,是在1925年巴黎举办的第一届“艺术装饰与现代工业博览会” (the Exposition Internationale des Arts Décoratifs et Industriels Modernes)。彼时,新艺术运动已席卷整个欧洲设计界。1889年,居斯塔夫·埃菲尔设计的埃菲尔铁塔建成,这座被视为新艺术运动代表的建筑,是巴黎第一座代表现代风格的地标。其运用了钢筋铁骨的现代材料,造型上,富于自然形态的曲线,散发出浓重的古典韵味。在这座新艺术运动的纪念碑之下,Art Deco开始了它的反叛。   20世纪是机械和工业的时代,中世纪、哥特式的复古情调和对自然花草优美、柔和形态的审美习惯,逐渐变得不合时宜。如同人们无法在当代,还原宋元明清的山水。彼时,在机器履带上,体验到前所未有的速度感的法国人,转而,将怀抱,投向了未来——昭示着人类能量的机械化的美。来自古埃及、非洲艺术的原始而直接的表达方式、汽车的速度感、爵士乐的韵律感、摩天大楼、女性形体……在时代车轮的碰撞下,放射图形、原色、锯齿、折现等利用工业元素制造出装饰性,Art Deco拥抱了那个时代,并赋予其新的审美潮流。   今天看来,Art Deco已不可逆转地带上了1920~30年代的怀旧色彩,不再是一种先锋的风格。在如今,铺天盖地的复古浪潮中,我们是否能完成Art Deco当年的使命呢?   由奥黛丽·塔图(AudreyTautou)和罗曼·杜里斯(RomainDuris)这对法国文艺片里的黄金情侣担任主演的《泡沫人生》,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奇幻色彩,又带点黑色幽默的爱情故事,导演是一贯擅长这类风格的米歇尔·贡德里(MichelGondry)(代表作:《暖暖内含光》《科学睡眠》),影片画面杂糅了蒸汽朋克、超现实主义以及工业复古等不同风格。以克洛伊的患病作为分隔线,由鲜艳的颜色、精致的构图,逐渐变得暗淡、杂乱,直至最后,完全褪为黑白片。影片中,家境优渥的科林外出时总会穿上精致的雅痞西装,剪裁合体,材质考究;克洛伊则钟爱穿着复古风格的连衣裙,并搭配童趣俏皮的配饰,点睛,提亮整套造型。她在看医生时,她穿着的姜黄色立领连衣裙搭配松鼠造型单鞋的装扮尤其惊艳。除了剧中的人物,电影的布景令人过目难忘,造型奇特的餐盘、宇宙飞船、像爬虫一样需要拍死才能消音的门铃、全透明的婚车以及鸡尾酒钢琴等充满奇思妙想,怪异而难以捉摸的小物,都被巧妙安置,并且,恰到好处。   法国国宝级电子乐队Daft Punk是时尚艺术圈的私生子,是流行音乐界的Alexander McQueen,是电子时代,所剩无几的机械工匠。他们与日本漫画家松本零士合作音乐电影。他们为法国时装品牌LV创作过女装发布会的大部分音乐;他们是法国90年代,House音乐潮流的始作俑者。他们受到Rolling Stone、Beach Boys、MC5和The Stooges等传统摇滚乐队的影响。   最早对他们说出“You know nothing”的,是英国音乐媒体《Melody Maker》,他们称那时名为Darlin’的乐队,为“蠢朋克”。两位主创人员们索性将Daft Punk当做其自己新乐队的名字。Daft Punk的首张专辑《Homework》一经推出,便“冲出法国,走向世界”,这张融合了Techno、House等风格的卧室DIY唱片,最终:全球售出200万张,成为19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电子舞曲专辑之一。   随后,Daft Punk和其自己儿时的偶像,日本漫画家松本零士合作了卡通电影《银河生死恋5555》。在松本零士80年代的代表作《银河铁道999》中,银河超级特快999号的终点,传说,是可以免费获得机械身体的地方。这辆有去、无回的驶向机械时代尽头的列车,尽显电子乐在多媒体时代的浮夸本性,也是Daft Punk音乐的最真实写照。   2014年,Daft Punk历时5年,制作的最新唱片《Random Access Memories》获得了第58届格莱美奖“最佳电子/舞曲专辑”、年度专辑、最佳专辑等五项大奖,这足以让法国人重回世界以巴黎为中心的那个黄金年代。在这个单曲为王的时代,Daft Punk没有像其他乐队一样、压低制作成本,尽量使用电脑,进行录音,而是尽可能地使用模拟设备,耗资百万元。只为了还原70~80年代的音色。这是他们音乐的极致追求,也是“恋物”的终极杀招。》有一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