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手机拍于4月16日上午)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老大哥气象”   文:多国丽      因为工作关系,去了几次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每次去,都要惊叹一番——俄罗斯是曾经的“老大哥”,虽然“老大哥”的威力已风吹雨打去,但从建筑上看,昔日的帝国气象还是余存的。   俄罗斯大使馆不在使馆区,而是在东直门北中街4号,一个绿树掩映的路口深处。它不仅位置清净,而且占地面积非常大,约250亩地,是北京占地面积最大的外国驻华大使馆,比美国新建的大使馆还要大四倍——说“大使馆”不确切,确切地说,它是一座俄罗斯式的园林。   俄罗斯大使馆前是一个不宽阔的丁字路口,但进到大使馆里,立刻觉得视野异常开阔,进入眼睛的首先是一座喷泉,喷泉后面是即是一座宏伟的欧式建筑,这是使馆的主楼。绕过主楼,又看到一座喷泉,这部分的区域分布着办公楼、大使官邸、官员宿舍、园林等。   这块地方与俄罗斯可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康熙年间,俄罗斯东正教传入北京后先后在北京修建了“圣尼古拉教堂”和“奉献节教堂”,即“北馆”和“南馆”。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中国政府与苏联的特殊友谊,北馆连同建筑与财产成为苏联财产,南馆移交给中国政府,苏联就在北馆的基础上盖起一片新建筑,成为苏联驻华大使馆。   文革中,苏联驻华大使馆受到过红卫兵的冲击。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中苏关系恶化,两国的大使馆都成为攻击的对象,1967年1月,中国驻苏联大使馆遭到了苏联警方的“清洗”,在当年中国政府的一份声明中称,“160至170名便衣警察进入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场地,用暴力清除了陈列品并殴打31名使馆工作人员,其中3人严重受伤。” 闻讯后的红卫兵把苏联驻华外交官员围困在车里达16小时。   而在那时,通向使馆的那条街道也被改名为“反修路”,当时“改名仪式”的报道现在还能在网络上搜寻得到。在1966年9月11日的北京《串联小报》上有一篇名为《反修的大示威——北京“反修路”命名大会记实》的报道,我摘录几段,可以看出当时那种即使是对一条马路,也会产生狂热的、反常的气氛——   今天《反修路》上空几条横幅的大标语,特别醒目在紧靠使馆的第一条就是“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毛泽东主义磅礴全球!”马路两旁的墙壁上贴满了造修正主义之反的火字报和祝贺《反修路》命名的贺信。当使馆的中国革命工作人员抬着喜报和主席的画象来到全埸时,全埸沸腾,爆发出一片“打倒现代修正主义”的口号声。八时许外国记者赶到,纷纷抢拍镜头,红卫兵手举红色语录本,高呼“打倒现代修正主义!”   九时正大会开始,致开幕词后,献《反修路》的路牌,这时军乐队高奏《东方红》两遍。红卫兵小将将《扬威路》旧路牌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集中对修正主义的仇恨猛烈敲击。在一片口号声和欢呼声中《反修路》崭新的路牌立在了路口。这时全体红卫兵面向新路牌长时间欢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照片:1969年北京市市民在前苏联驻华大使馆门前抗议“苏修”侵犯中国领土珍宝岛)   在两国关系恶化的时期,双方都撤了大批外交官回国,除了有限的经贸往来,其他交往都停止了。使馆的部分工作就是发抗议照会,人数更是降到最低限度。当时,中国驻苏使馆只剩下20多人;在北京的苏联人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使馆工作人员,以及塔斯社的几名记者。   80年代,中苏两国使馆工作逐渐恢复正常,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接管了苏联驻华大使馆。如今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约有1000多名,但奇怪的是,我几乎没有看到中方的工作人员,连大使馆主楼的保安、餐饮服务人员都是俄罗斯人。这大概是为了保密的需要,北京市外交人员服务局自1962年成立起,从没向前苏联和俄罗斯使馆派遣过中方工作人员。   有一则道听途说来的消息称,苏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从本国带来的,连清洁工都来自苏联,甚至是使馆里的所有垃圾都不会倒在外面,都是“内部消化”,因为害怕他国特工会将切碎的文件拼起来而造成泄密,所以使馆里都有一个用于彻底焚烧资料的地方。   不知道这样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得找个机会求证一下。   俄罗斯大使馆的“霸气”可不止体现在占地面积和建筑上,大家还记得3月9日,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痛斥美国的事吗?那一天,俄罗斯大使馆官微连发8条微博,以“恬不知耻”、“说一不二的法官大人”等严厉措辞形容美国干预乌克兰等国际事务,引起了很多中国网友的围观。   这样的官方微博态度在各国使馆界的官微里可真是石破天惊,这种“隔空掐架”的姿态也让人惊愕不已,要知道其它国家大使馆的微博大多都在发诸如旅游、文化等不涉及政治的软信息。我最近对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先生进行了一次专访,就这个事情,我问他,“微博掐架的事情,让人感觉俄罗斯和美国正在微博进行地缘政治斗争?”大使的回答当然也是毫不含糊的,他说,“乌克兰危机是一场由外部势力导演的悲剧,我们全力捍卫国际法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准则。”   每次走出大使馆主楼,我总会在喷泉旁回望一下悬挂于主楼上的俄罗斯国徽——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图案,一对略显狰狞的双头金鹰一只向东一只向西,这代表着俄罗斯是一个地跨亚欧两大洲的国家,当然,也可以解释为这只张牙舞爪的金鹰既紧盯着东方,也紧盯着西方。 俄罗斯国徽! 作者: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image

image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手机拍于4月16日上午)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老大哥气象”   文:多国丽      因为工作关系,去了几次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每次去,都要惊叹一番——俄罗斯是曾经的“老大哥”,虽然“老大哥”的威力已风吹雨打去,但从建筑上看,昔日的帝国气象还是余存的。   俄罗斯大使馆不在使馆区,而是在东直门北中街4号,一个绿树掩映的路口深处。它不仅位置清净,而且占地面积非常大,约250亩地,是北京占地面积最大的外国驻华大使馆,比美国新建的大使馆还要大四倍——说“大使馆”不确切,确切地说,它是一座俄罗斯式的园林。   俄罗斯大使馆前是一个不宽阔的丁字路口,但进到大使馆里,立刻觉得视野异常开阔,进入眼睛的首先是一座喷泉,喷泉后面是即是一座宏伟的欧式建筑,这是使馆的主楼。绕过主楼,又看到一座喷泉,这部分的区域分布着办公楼、大使官邸、官员宿舍、园林等。   这块地方与俄罗斯可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康熙年间,俄罗斯东正教传入北京后先后在北京修建了“圣尼古拉教堂”和“奉献节教堂”,即“北馆”和“南馆”。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中国政府与苏联的特殊友谊,北馆连同建筑与财产成为苏联财产,南馆移交给中国政府,苏联就在北馆的基础上盖起一片新建筑,成为苏联驻华大使馆。   文革中,苏联驻华大使馆受到过红卫兵的冲击。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中苏关系恶化,两国的大使馆都成为攻击的对象,1967年1月,中国驻苏联大使馆遭到了苏联警方的“清洗”,在当年中国政府的一份声明中称,“160至170名便衣警察进入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场地,用暴力清除了陈列品并殴打31名使馆工作人员,其中3人严重受伤。” 闻讯后的红卫兵把苏联驻华外交官员围困在车里达16小时。   而在那时,通向使馆的那条街道也被改名为“反修路”,当时“改名仪式”的报道现在还能在网络上搜寻得到。在1966年9月11日的北京《串联小报》上有一篇名为《反修的大示威——北京“反修路”命名大会记实》的报道,我摘录几段,可以看出当时那种即使是对一条马路,也会产生狂热的、反常的气氛——   今天《反修路》上空几条横幅的大标语,特别醒目在紧靠使馆的第一条就是“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毛泽东主义磅礴全球!”马路两旁的墙壁上贴满了造修正主义之反的火字报和祝贺《反修路》命名的贺信。当使馆的中国革命工作人员抬着喜报和主席的画象来到全埸时,全埸沸腾,爆发出一片“打倒现代修正主义”的口号声。八时许外国记者赶到,纷纷抢拍镜头,红卫兵手举红色语录本,高呼“打倒现代修正主义!”   九时正大会开始,致开幕词后,献《反修路》的路牌,这时军乐队高奏《东方红》两遍。红卫兵小将将《扬威路》旧路牌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集中对修正主义的仇恨猛烈敲击。在一片口号声和欢呼声中《反修路》崭新的路牌立在了路口。这时全体红卫兵面向新路牌长时间欢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照片:1969年北京市市民在前苏联驻华大使馆门前抗议“苏修”侵犯中国领土珍宝岛)   在两国关系恶化的时期,双方都撤了大批外交官回国,除了有限的经贸往来,其他交往都停止了。使馆的部分工作就是发抗议照会,人数更是降到最低限度。当时,中国驻苏使馆只剩下20多人;在北京的苏联人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使馆工作人员,以及塔斯社的几名记者。   80年代,中苏两国使馆工作逐渐恢复正常,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接管了苏联驻华大使馆。如今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约有1000多名,但奇怪的是,我几乎没有看到中方的工作人员,连大使馆主楼的保安、餐饮服务人员都是俄罗斯人。这大概是为了保密的需要,北京市外交人员服务局自1962年成立起,从没向前苏联和俄罗斯使馆派遣过中方工作人员。   有一则道听途说来的消息称,苏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从本国带来的,连清洁工都来自苏联,甚至是使馆里的所有垃圾都不会倒在外面,都是“内部消化”,因为害怕他国特工会将切碎的文件拼起来而造成泄密,所以使馆里都有一个用于彻底焚烧资料的地方。   不知道这样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得找个机会求证一下。   俄罗斯大使馆的“霸气”可不止体现在占地面积和建筑上,大家还记得3月9日,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痛斥美国的事吗?那一天,俄罗斯大使馆官微连发8条微博,以“恬不知耻”、“说一不二的法官大人”等严厉措辞形容美国干预乌克兰等国际事务,引起了很多中国网友的围观。   这样的官方微博态度在各国使馆界的官微里可真是石破天惊,这种“隔空掐架”的姿态也让人惊愕不已,要知道其它国家大使馆的微博大多都在发诸如旅游、文化等不涉及政治的软信息。我最近对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先生进行了一次专访,就这个事情,我问他,“微博掐架的事情,让人感觉俄罗斯和美国正在微博进行地缘政治斗争?”大使的回答当然也是毫不含糊的,他说,“乌克兰危机是一场由外部势力导演的悲剧,我们全力捍卫国际法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准则。”   每次走出大使馆主楼,我总会在喷泉旁回望一下悬挂于主楼上的俄罗斯国徽——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图案,一对略显狰狞的双头金鹰一只向东一只向西,这代表着俄罗斯是一个地跨亚欧两大洲的国家,当然,也可以解释为这只张牙舞爪的金鹰既紧盯着东方,也紧盯着西方。 俄罗斯国徽! 作者: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手机拍于4月16日上午)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老大哥气象”   文:多国丽      因为工作关系,去了几次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每次去,都要惊叹一番——俄罗斯是曾经的“老大哥”,虽然“老大哥”的威力已风吹雨打去,但从建筑上看,昔日的帝国气象还是余存的。   俄罗斯大使馆不在使馆区,而是在东直门北中街4号,一个绿树掩映的路口深处。它不仅位置清净,而且占地面积非常大,约250亩地,是北京占地面积最大的外国驻华大使馆,比美国新建的大使馆还要大四倍——说“大使馆”不确切,确切地说,它是一座俄罗斯式的园林。   俄罗斯大使馆前是一个不宽阔的丁字路口,但进到大使馆里,立刻觉得视野异常开阔,进入眼睛的首先是一座喷泉,喷泉后面是即是一座宏伟的欧式建筑,这是使馆的主楼。绕过主楼,又看到一座喷泉,这部分的区域分布着办公楼、大使官邸、官员宿舍、园林等。   这块地方与俄罗斯可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康熙年间,俄罗斯东正教传入北京后先后在北京修建了“圣尼古拉教堂”和“奉献节教堂”,即“北馆”和“南馆”。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中国政府与苏联的特殊友谊,北馆连同建筑与财产成为苏联财产,南馆移交给中国政府,苏联就在北馆的基础上盖起一片新建筑,成为苏联驻华大使馆。   文革中,苏联驻华大使馆受到过红卫兵的冲击。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中苏关系恶化,两国的大使馆都成为攻击的对象,1967年1月,中国驻苏联大使馆遭到了苏联警方的“清洗”,在当年中国政府的一份声明中称,“160至170名便衣警察进入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场地,用暴力清除了陈列品并殴打31名使馆工作人员,其中3人严重受伤。” 闻讯后的红卫兵把苏联驻华外交官员围困在车里达16小时。   而在那时,通向使馆的那条街道也被改名为“反修路”,当时“改名仪式”的报道现在还能在网络上搜寻得到。在1966年9月11日的北京《串联小报》上有一篇名为《反修的大示威——北京“反修路”命名大会记实》的报道,我摘录几段,可以看出当时那种即使是对一条马路,也会产生狂热的、反常的气氛——   今天《反修路》上空几条横幅的大标语,特别醒目在紧靠使馆的第一条就是“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毛泽东主义磅礴全球!”马路两旁的墙壁上贴满了造修正主义之反的火字报和祝贺《反修路》命名的贺信。当使馆的中国革命工作人员抬着喜报和主席的画象来到全埸时,全埸沸腾,爆发出一片“打倒现代修正主义”的口号声。八时许外国记者赶到,纷纷抢拍镜头,红卫兵手举红色语录本,高呼“打倒现代修正主义!”   九时正大会开始,致开幕词后,献《反修路》的路牌,这时军乐队高奏《东方红》两遍。红卫兵小将将《扬威路》旧路牌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集中对修正主义的仇恨猛烈敲击。在一片口号声和欢呼声中《反修路》崭新的路牌立在了路口。这时全体红卫兵面向新路牌长时间欢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照片:1969年北京市市民在前苏联驻华大使馆门前抗议“苏修”侵犯中国领土珍宝岛)   在两国关系恶化的时期,双方都撤了大批外交官回国,除了有限的经贸往来,其他交往都停止了。使馆的部分工作就是发抗议照会,人数更是降到最低限度。当时,中国驻苏使馆只剩下20多人;在北京的苏联人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使馆工作人员,以及塔斯社的几名记者。   80年代,中苏两国使馆工作逐渐恢复正常,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接管了苏联驻华大使馆。如今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约有1000多名,但奇怪的是,我几乎没有看到中方的工作人员,连大使馆主楼的保安、餐饮服务人员都是俄罗斯人。这大概是为了保密的需要,北京市外交人员服务局自1962年成立起,从没向前苏联和俄罗斯使馆派遣过中方工作人员。   有一则道听途说来的消息称,苏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从本国带来的,连清洁工都来自苏联,甚至是使馆里的所有垃圾都不会倒在外面,都是“内部消化”,因为害怕他国特工会将切碎的文件拼起来而造成泄密,所以使馆里都有一个用于彻底焚烧资料的地方。   不知道这样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得找个机会求证一下。   俄罗斯大使馆的“霸气”可不止体现在占地面积和建筑上,大家还记得3月9日,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痛斥美国的事吗?那一天,俄罗斯大使馆官微连发8条微博,以“恬不知耻”、“说一不二的法官大人”等严厉措辞形容美国干预乌克兰等国际事务,引起了很多中国网友的围观。   这样的官方微博态度在各国使馆界的官微里可真是石破天惊,这种“隔空掐架”的姿态也让人惊愕不已,要知道其它国家大使馆的微博大多都在发诸如旅游、文化等不涉及政治的软信息。我最近对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先生进行了一次专访,就这个事情,我问他,“微博掐架的事情,让人感觉俄罗斯和美国正在微博进行地缘政治斗争?”大使的回答当然也是毫不含糊的,他说,“乌克兰危机是一场由外部势力导演的悲剧,我们全力捍卫国际法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准则。”   每次走出大使馆主楼,我总会在喷泉旁回望一下悬挂于主楼上的俄罗斯国徽——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图案,一对略显狰狞的双头金鹰一只向东一只向西,这代表着俄罗斯是一个地跨亚欧两大洲的国家,当然,也可以解释为这只张牙舞爪的金鹰既紧盯着东方,也紧盯着西方。 俄罗斯国徽! 作者: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有一个想法

  1. 揭秘:杜鲁门为什么要对日本使用原子弹?

    1945年6月18日,美国海军金上将放弃了原定的作战计划,不再进攻福磨萨,新的计划是直接进攻日本最南端的九州。
    6月29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将进攻九州的日期定在1945年11月1日,杜鲁门总统批准了这个作战计划。
    根据这项作战计划,克吕格尔将军指挥的美军第6军将在九州实施两栖登陆。4个月后,美军第8军、第10军进行第二次进攻,并且还要从欧洲抽调一个军。
    进攻的地点选择在距日本首都东京不远的地方。按照这个计划,要到1946年11月15日,即欧洲战争胜利一年半之后,才能打败日本。
    这是一项十分庞大的作战计划。届时,战斗一定会非常惨烈,而且人员伤亡也很严重。
    丘吉尔回忆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打算用可怕的空中轰炸和大量军队的进攻来打击日本本土。我们所想到的是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他们拼命抵抗,直到战死。

    资料图:杜鲁门
    不仅是对阵作战如此,而且在每一个洞穴里,每一条壕沟里都是这样。我心中有着冲绳岛的可怕情景,有好几千日本士兵不愿意投降,等他们的指挥官行完切腹礼后,站成一排,拉响手雷炸死。
    要一个一个地消灭日军的抵抗,一寸一寸土地征服那个国家,很可能要丧失100万美国人和50万英国人的生命。”
    马歇尔将军也作了一个令人沮丧的估计,他说在日本本土迫使日本投降,可能要牺牲50万美国军人的生命。可是,原子弹出现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7月17日凌晨,陆军部长史汀生带着原子弹的机密电报来见国务卿贝尔纳斯,他说:“我们应该向日本人提出可能使用原子弹的警告,在保留天皇的前提下,促使他们投降。”然而,贝尔纳斯对史汀生的建议不屑一顾。
    同贝尔纳斯相反,当史汀生把这个消息告诉丘吉尔后,首相得意洋洋,“这么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快要结束了。”丘吉尔眼里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看来,我们一夜之间就已经有把握缩短东方的流血战争了。”
    史汀生走后,丘吉尔意犹未尽,忽然想起要去参观弗里德里希大帝的无忧宫。很快,车子便开到无忧宫。其实,丘吉尔并非真的想参观无忧宫,只不过是一时的冲动而已。
    丘吉尔只用了15分钟就参观完了。丘吉尔站在大厦里,眼睛盯着五光十色的地板,仿佛心不在焉。此时,丘吉尔的思绪早已飞到波茨坦会议上了。
    尽管波茨坦会议主题是处理战后欧洲和德国的一些重大问题,但是,有关对日作战问题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会议期间,苏、美、英三方围绕日本投降的条件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7月17日晚,斯大林神秘兮兮地对丘吉尔说:“在我们来波茨坦之前,日本大使送给我们一份日本天皇发来的电报。
    尽管电报没有说是给谁的,但我想,要么是给我的,要么是给加里宁主席,或者苏联政府其他什么人。电报说,日本政府不能接受无条件投降。”
    第二天,丘吉尔在同杜鲁门总统共进午餐的时候,提起了这件事情。杜鲁门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我已经知道了,这只不过是日本人的一种试探性议和。”但是,杜鲁门迷惑不解地问丘吉尔:“斯大林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斯大林也许不想因此而影响美国”,丘吉尔说:“我敢保证,我们英国人是愿意打下去的,直到日本投降。”
    不过,丘吉尔也担心,“如果盟国强迫日本无条件投降的话,美国可能会蒙受巨大的牺牲,而且英国也将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接着,丘吉尔便用商谈的口气对杜鲁门说:“关于日本投降的条件,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表达?我们既可以得到和平与安全,又能给日本人保全一点面子,不至于使日本军人的荣誉扫地。”

    “不!一定要坚持让日本无条件投降。”杜鲁门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杜鲁门这样做,自然有他的想法。只有坚持让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可能会继续打下去。那么,美国就有理由投放原子弹,从而迫使日本向美国投降。
    当听到丘吉尔提起日本军人的“荣誉”问题时,杜鲁门有点不耐烦了,他对日本袭击珍珠港一直耿耿于怀,以至于他直截了当地对丘吉尔说:“珍珠港事件以后,日本军人已经没有什么荣誉可言了。”
    还在5月份,美国助理国务卿格鲁起草完波茨坦公告草稿后,史汀生打算加上保存“现王朝下的君主立宪制”这句话,以此作为日本投降的条件。但后来,杜鲁门将其删掉了。
    美国负责研制原子弹的专门委员会在试爆之前曾建议:“在条件具备时,应立即使用原子弹对付敌人,而且不必向对方发出警告。”至于轰炸目标,委员会建议选择在“能够造成巨大破坏力的地方”。
    当时,美国人认为,原子弹可以从两个方面威胁敌人。一是作为技术上的武器,如在荒岛上投放,以威慑敌方,但这很难结束战争;二是军事上的武器,直接打击敌人。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必须用原子弹袭击敌人。”至于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投放原子弹,那是美国总统决定的事情了。
    杜鲁门在谈到原子弹的用途时,把它看作是一种纯粹的武器。他直言不讳地说:“我认为原子弹是一种战争武器,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可以使用它。”
    在波茨坦,当杜鲁门把他的这种想法告诉丘吉尔时,这位首相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如果原子弹有助于结束战争,我主张运用它。”
    7月23日,美国首都华盛顿,格罗夫斯将军正在这里起草投掷原子弹的指令。
    起初在选择目标时,美国陆军航空队总司令阿诺德将军曾主张把京都也列入其中,因为它是日本的军事活动中心。但是,史汀生坚持认为京都是日本的文化和宗教圣地,不同意向那里投放原子弹。史汀生的建议被接受,所以,京都就从轰炸名单上勾掉了。
    经过讨论,最终确定广岛、小仓、新泻和长崎四个城市作为轰炸目标。这些城市是按照作为第一次袭击的先后顺序排列出来的。美国人确立这样一个名单,其依据是这些城市所发挥的军事作用的大小,同时考虑到投弹时的气候条件。
    目标选定以后,杜鲁门、史汀生、马歇尔、阿诺德就投掷的时间和第一个目标进行了仔细的研究。
    斯帕茨将军指挥的空军战略大队,负责按照上述目标进行投弹。7月24日,美国陆军部给斯帕茨将军下达指令:“美国陆军战略空军司令官卡尔·斯帕茨将军:第20航空队509混合大队应于1945年8月3日以后,在气候许可目击轰炸条件下,对下列目标之一投放第一颗特种炸弹:广岛、小仓、新泻和长崎。”陆军部要求,在准备就绪后,应立即运去投放于目标的炸弹。但是,关于上述地区以外的其他轰炸目标,则由陆军部另行通知。
    另外,指令还强调:“一切发布有关对日使用武器的情报均由美国陆军部和总统掌握。非经事先特别批准,司令官不得对此发布公告或透露消息。”
    7月25日,杜鲁门总统批准了陆军部的指令,并指示陆军部长史汀生执行这项命令。当天,史汀生在结束波茨坦的使命后,便返回美国。不久,这位77岁的陆军部长向总统递交了辞呈和一份备忘录。
    无独有偶,同一天,丘吉尔在波茨坦发表了他作为英国首相的最后一次演说,于下午携女儿玛丽飞回伦敦。临行前,他丢下一句话:“希望我能回来。”他的妻子赶到诺索尔特机场迎接,然后丘吉尔同家人们在一起平静地吃了一顿午饭。
    7月26日,英国大选揭晓,艾德礼担任新首相。这个结果对可怜的老温斯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丘吉尔于当天发表了告全国人民书,遗憾地说:“我没有机会完成对于日本的工作。”
    晚上7时,丘吉尔步入王宫,向英国女王提出辞呈。他最终没有回到波茨坦,取而代之的是艾德礼。
    这一年,丘吉尔70岁。

    女性、男性 之 仟萬、亿萬富豪們(仟万、亿万富豪们think tank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