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地下代孕市场禁而不止! 2007-04。借助因特网 ;受孕英格兰!   “大家好,我名叫加沃丽娜,今年21岁,已有3个孩子。我愿意当代孕母亲。当然,在法国这是违法的。我要强调的是,我并不提供卵子,我仅仅帮你怀上一个你们的孩子。如有兴趣者,请来信联系。”   加沃丽娜希望当代孕母亲的愿望、由来已久。 她嫂子曾为不育而深感痛苦,加沃丽娜一直想帮她怀个孩子,但,她遭到她男友的竭力反对。 如今,她嫂子已有了她自己的孩子,而她也与她的男友分了手。 于是,她将该电子邮件发在法国女性健康网站上,她希望借助因特网,来实现她当代孕母亲的梦。    加沃丽娜很快收到了吕丝和她丈夫阿兰的回信。 28岁的吕丝是个公务员,她患子宫缺乏症,她能正常排卵,但,无法怀孕,找个代孕母亲,是他们希望获得孩子的唯一方法。 加沃丽娜很快和他们见了面,为了彼此更好地熟悉,他们一起度了周末。 由于法国的法律严禁代孕母亲,他们首先选择比利时。    比利时是允许代孕母亲的欧洲国家之一,还有英国、荷兰、丹麦、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和希腊。 接待他们的医生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说,他们的计划过于草率。 于是,他们三人一同去了英国,伦敦的CRM诊所的伦理委员会接受了他们的请求。 2005年4月,他们夫妇的受孕胚胎植入了加沃丽娜的子宫里。 但,没成功,加沃丽娜流产了。 直至9月,两个受孕胚胎再次植入加沃丽娜的子宫,幸运的是:其中一个存活了。在进产院时,加沃丽娜冒用了吕丝的姓名。 加沃丽娜很清楚,这不是她的孩子。 孩子出生后,在律师帮助下,吕丝的丈夫阿兰认下了这个孩子,加沃丽娜放弃了她自己的相关权利。 作为报酬,吕丝夫妇支付给加沃丽娜1.5万欧元。    目的各异 、需求旺盛:    为他人生孩子的做法,源于70年代的美国。 美国共有18个州没有立法禁止这一做法。 通过中介机构的介绍,不育夫妇找到愿意当代孕母亲的自愿者,公开支付整个过程中所需要的一切费用。 30年来,美国约有2.3万个孩子们诞生于代孕母亲们的肚子。 80年代初,法国才有人开始寻求代孕母亲的帮助,来解决不育的问题。    愿当代孕母亲的自愿者,往往是20岁至35岁的女性,她们大多数有她们自己的职业: 她们有当兽医助手、小学教师和公务员,等等。 她们都有她们自己的孩子。她们提供帮助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她们愿意提供她们自己卵子;有的,她们希望对方夫妇在人工授精后,将受孕的胚胎,移植到她子宫里。 她们之所以愿意这样做,其目的,各有不同。    来自法国塞纳圣德尼斯省的代孕母亲库易娜说,她为了让那些不育夫妇能享受到当父母的快乐。 当然,有不少自愿者是冲了钱,她们干上这一行的。 公开讨价还价的女性不很多。 35岁的玛丽是个公开要价的代孕母亲,她有5个孩子,她坦然地说:“我急切需要钱,我的房东正要将我撵走。” 她在网上、她发出当代孕母亲的帖子后,她收到了不少夫妇回信,在这些回信者中,有同性恋夫妇,有更年期的老年妇女,还有子宫缺损的女性。 各人要求不同,有的要借她的子宫,有的要她的卵子。 价格在1.5万欧元和2万欧元之间。 玛丽没急于成交。 她认为:这个价格,可能还有上涨的空间。 30岁的莎拉,是在网上,她公开宣布:出租她自己子宫和卵子,她愿意做代孕母亲。 她的要价分两个部分:在人工授精时,她要收5千欧元; 如分娩成功的话,需追加1万欧元。    市场的需求使法国的地下代孕母亲市场兴盛不衰,那些缺少让胚胎正常发育的子宫的女性、独身男性、同性恋夫妇,他们都希望:有个他们自己血缘的孩子,哪怕付出极为昂贵的代价。 充满诱惑的市场,使不少具有生育力的女性跃跃欲试。 不少法国女性们、比利时女性们、魁北克女性们和瑞士女性们纷纷在网上、登出广告,她们愿意将她们自己的肚子租给他人,既可以帮助他人享天伦之乐,同时,她们可以有钱进账。 她们何乐不为呢?    对那些不育夫妇来说,从怀孕、到婴孩的诞生,一路上,充满了千辛万苦,且不说,手术失败?给身体和精神带来的伤害! 有时,那些出尔反尔的代孕母亲,令他们头痛不已。 一切困难都不能阻挡他们希望拥有他们的孩子的决心。    30岁的法国人嘉蒂在15岁时,她发现她自己患有子宫缺乏症,她在医院接受了手术。 从理论上说,今天的嘉蒂和其他女性在性生活上,没很大差别。 她无法怀上孩子。 医生建议她去寻找代孕母亲帮忙。 法国立法、禁止这一做法,嘉蒂和她的丈夫只得先去英国。 后来,他们夫妻又到了美国。 他们将他们自己的遭遇,用邮件,发在美国一家网站上。 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一位40来岁、有两个孩子们的护士,她给他们来了热情洋溢的回信。 在律师的安排下,双方达成了协议。 如果生一个孩子的话,酬金为1.8万美元; 如果两个孩子的话,为2.3万元。    学者支持 ;议会禁止:    1991年,法国最高法院根据“人体不能随意支配”的原则,颁布了禁止代孕母亲的条例,并在1994年,通过了生命伦理法律。 法国这些法律条文,全面禁止了代孕母亲的做法。 任何涉嫌代孕母亲的夫妇,都将受到法国检察机关的密切监控。 如果有妻子提出收养丈夫孩子的请求,这将受到严格调查。 在国外的法国夫妇提出:申请婴孩登记户口,同样,将受到法国司法机关的严密监控。 那些组织策划代孕母亲的协会或医生们,都将面临3年监禁和4.5万欧元的罚款。    法国实施的是属地原则,那些需要代孕母亲帮忙的不育夫妇,去那些法律并不禁止代孕母亲的国家生孩子,即使没受司法追究。 但是,他们无法为出生在国外的婴孩,在法国使领馆登记户口。    通过代孕母亲出生的孩子和养育他的母亲之间,没有任何合法文件,以证明他们之间的亲子关系。 一旦遇上父母离婚,或者父亲过世,由于缺少这方面的法律文书,可能会酿就悲剧。 28岁的法国人萨拉同丈夫一起到加拿大,在一家事务所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一个代孕母亲,一年后,他们得到了一个女儿,取名丽拉。 萨拉和那位代孕母亲保持了很好的关系。她说:“代孕母亲使我成了母亲,她使我们的夫妻生活,改成了充满温馨的家庭生活。” 但,由于缺乏合法的文件证明,萨拉对这孩子没任何权利。 如果萨拉去世的话,丽拉没有任何继承权。    法国玛雅协会每年要帮助200对至400对不育夫妇们前往美国、寻找代孕母亲。 几乎所有的玛雅协会成员们都希望:对代孕母亲的行为,进行立法。 他们提议,寻求代孕母亲的不育夫妇必须出具医生证明。 作为代孕母亲的自愿者,必须是成年人,她们自己曾经生育过孩子。 他们的主张,得到许多医生们的支持。    斯特拉斯堡的妇科医生伊丝拉埃勒承认,在刚开始时,他是反对代孕母亲的。 当他看到那些不育夫妇向他求援时,那一张张充满困惑的脸,尤其是:其看到不少陪同那些不育夫妇们一同前来,愿意替他们怀孕的姐姐妹妹满怀希望的神情时,他意识到,是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他呼吁医学界:应该正视这个客观存在的问题,应该有勇气跨出这一步。 他提出:建立一个顾问委员会,那些希望得到代孕母亲帮助的不育夫妇,必须向该委员会提出申请,并给那些当代孕母亲的自愿者,提供每月100欧元的津贴,这笔费用,应该由法国社保体系来承担。    人类学家和心理学家戴莱。 巴丝瓦勒女士对法国司法的自相矛盾提出了批评。 她认为,既然法国允许捐赠精子、卵子,胚胎,来帮助不育夫妇解决生育孩子的问题。 那为什么不同意代孕母亲这一方法呢? 她指出:“法国在医学上,已同意:通过活体移植,来拯救病人的生命。那为何不能同意其他女性或者姐妹,来代替一个在医学上已经证明无法会怀孕的女性的怀孕呢?这样做,虽然,不是拯救一个人的生命。但,它的结果是:在创造一个生命。这是最为重要的。”    学者们、医生们提出了不少希望为代孕母亲立法的建议。 法国议会还是拒绝了这些批评和建议,他们以“孩子权利与家庭信息委员会”的名义,起草了一份报告,在报告中,他们再次声明,将继续维持禁止代孕母亲做法的法律现状。 该委员会的成员们认为,即便在欧洲其他国家里存有允许代孕母亲的做法。 但,这并不意味:法国立法机构必须放弃自己的原则和立场。 法国议会对那些渴望通过代孕母亲来生孩子的不育夫妇,再次关上了大门。 法国媒体调侃地说,他们的痛苦,只得“靠她们自己想方设法、去解决了”。   很多伦理学家认为:尽管“代孕”可能会对某些家庭来说,是福音,完成不孕家庭多年来的心愿,但,在这一切的背后,除了育儿行为的商品化,还会造成更多的人为伦理关系的混乱。   肖巍:出卖生育能力和出卖自己性能力,这两个,是不是一样的画等号啊?所以,代孕母亲是不是就是一种生育妓女啊?如果是把它商业化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就用性的这种生育的能力,来获取自己的一种收入也好?还是作为一项工作也好?所以,代孕母亲就这一点,这个是争论很大的问题,   肖教授认为,“代孕”的整个行为过程中,人为地打破了良好的社会体系,使得生儿育女,成为“交易”的“标的物”。“代孕”所孕育的后代子女,会使得社会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其后代子女的生存与发展所带来的一切社会问题,将与建立在家庭伦理基础上的社会伦理相冲突。   肖巍:女的,也可以自己去生一个。男的,要是有这样的想法的话,我找一个卵子,然后,他用他自己的精子,有他自己的孩子。包括,现在,很多同性恋的一些人,他们希望有这样的。所以,会带来传统家庭结构的一种变化。那么,伦理道德就会想,我们能不能接受这样家庭的一种变化?   “代孕”引起了中国大陆的法律界和社会伦理学界的讨论。 在其它国家,同样,有很多争议。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些国家出现代孕母亲开始,就一直有着批评和赞同两种意见。 具体国情的差异,代孕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法律规定。 在美国,商业代孕是合法的。 在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代孕。 法国就禁止代孕母亲。 英国禁止代孕母亲的广告。 德国发现代孕母亲,要罚款。等等。 一部分国家以立法的形式,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 其实,对于代孕,中国大陆在2001年8月1日起施行的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是这样规定的: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们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这是中国大陆卫生部颁发的行政规章,其所指向的是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 目前,中国大陆对于代孕行为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这是诸多代孕网站打“擦边球”的原因之一。 肖巍:如果允许这样的一个事情发生的话,必须得有法律的政策的,包括,伦理的,各个方面的一种基础和保障。 而且,要严格的限制: 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去当代理母亲; 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去组成这样的家庭。   樊革:在非商业化的情况之下,代孕,应该是由法律来引导和规范。但是,目前的环境,要走到那一步,会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随着生命科学的发展和人类生育技术的进步,试管婴儿、人工授精、克隆技术等这样一些生命伦理问题,越来越走近平常百姓的身边。 有越来越多的人正面临着技术、法律和伦理的“艰难选择”。 一位代孕妈妈的话,就显得意味深长。 你介意别人怎么看待你这个工作吗?   代孕妈妈:那怎么能不介意呢?如果说不介意的话,就不害怕被别人知道了,我现在,至少,我还没发现:有一个人他不介意。 假设它以后合法化了,你觉得:你还会介意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吗?   代孕妈妈:也介意,有很多事情,他是合法化的。但是,不合理化。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说,老百姓不接受这个现象。 但,不代表它是违法的。 我是一个喜欢浪漫、幻想、实在的、罗曼蒂克的男人! 我也只愿意与此类人士们深交! 女性、男性 之 仟萬、亿萬富豪們(仟万、亿万富豪们think tank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法国地下代孕市场禁而不止!

2007-04。借助因特网 ;受孕英格兰!

  “大家好,我名叫加沃丽娜,今年21岁,已有3个孩子。我愿意当代孕母亲。当然,在法国这是违法的。我要强调的是,我并不提供卵子,我仅仅帮你怀上一个你们的孩子。如有兴趣者,请来信联系。”

  加沃丽娜希望当代孕母亲的愿望、由来已久。
她嫂子曾为不育而深感痛苦,加沃丽娜一直想帮她怀个孩子,但,她遭到她男友的竭力反对。
如今,她嫂子已有了她自己的孩子,而她也与她的男友分了手。
于是,她将该电子邮件发在法国女性健康网站上,她希望借助因特网,来实现她当代孕母亲的梦。
  
加沃丽娜很快收到了吕丝和她丈夫阿兰的回信。
28岁的吕丝是个公务员,她患子宫缺乏症,她能正常排卵,但,无法怀孕,找个代孕母亲,是他们希望获得孩子的唯一方法。
加沃丽娜很快和他们见了面,为了彼此更好地熟悉,他们一起度了周末。

由于法国的法律严禁代孕母亲,他们首先选择比利时。
  
比利时是允许代孕母亲的欧洲国家之一,还有英国、荷兰、丹麦、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和希腊。

接待他们的医生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说,他们的计划过于草率。
于是,他们三人一同去了英国,伦敦的CRM诊所的伦理委员会接受了他们的请求。
2005年4月,他们夫妇的受孕胚胎植入了加沃丽娜的子宫里。
但,没成功,加沃丽娜流产了。
直至9月,两个受孕胚胎再次植入加沃丽娜的子宫,幸运的是:其中一个存活了。在进产院时,加沃丽娜冒用了吕丝的姓名。
加沃丽娜很清楚,这不是她的孩子。
孩子出生后,在律师帮助下,吕丝的丈夫阿兰认下了这个孩子,加沃丽娜放弃了她自己的相关权利。
作为报酬,吕丝夫妇支付给加沃丽娜1.5万欧元。
  
目的各异 、需求旺盛:
  
为他人生孩子的做法,源于70年代的美国。
美国共有18个州没有立法禁止这一做法。
通过中介机构的介绍,不育夫妇找到愿意当代孕母亲的自愿者,公开支付整个过程中所需要的一切费用。
30年来,美国约有2.3万个孩子们诞生于代孕母亲们的肚子。

80年代初,法国才有人开始寻求代孕母亲的帮助,来解决不育的问题。
  
愿当代孕母亲的自愿者,往往是20岁至35岁的女性,她们大多数有她们自己的职业:
她们有当兽医助手、小学教师和公务员,等等。
她们都有她们自己的孩子。她们提供帮助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她们愿意提供她们自己卵子;有的,她们希望对方夫妇在人工授精后,将受孕的胚胎,移植到她子宫里。
她们之所以愿意这样做,其目的,各有不同。
  
来自法国塞纳圣德尼斯省的代孕母亲库易娜说,她为了让那些不育夫妇能享受到当父母的快乐。
当然,有不少自愿者是冲了钱,她们干上这一行的。
公开讨价还价的女性不很多。
35岁的玛丽是个公开要价的代孕母亲,她有5个孩子,她坦然地说:“我急切需要钱,我的房东正要将我撵走。”
她在网上、她发出当代孕母亲的帖子后,她收到了不少夫妇回信,在这些回信者中,有同性恋夫妇,有更年期的老年妇女,还有子宫缺损的女性。
各人要求不同,有的要借她的子宫,有的要她的卵子。
价格在1.5万欧元和2万欧元之间。
玛丽没急于成交。
她认为:这个价格,可能还有上涨的空间。

30岁的莎拉,是在网上,她公开宣布:出租她自己子宫和卵子,她愿意做代孕母亲。
她的要价分两个部分:在人工授精时,她要收5千欧元;
如分娩成功的话,需追加1万欧元。
  
市场的需求使法国的地下代孕母亲市场兴盛不衰,那些缺少让胚胎正常发育的子宫的女性、独身男性、同性恋夫妇,他们都希望:有个他们自己血缘的孩子,哪怕付出极为昂贵的代价。
充满诱惑的市场,使不少具有生育力的女性跃跃欲试。
不少法国女性们、比利时女性们、魁北克女性们和瑞士女性们纷纷在网上、登出广告,她们愿意将她们自己的肚子租给他人,既可以帮助他人享天伦之乐,同时,她们可以有钱进账。
她们何乐不为呢?
  
对那些不育夫妇来说,从怀孕、到婴孩的诞生,一路上,充满了千辛万苦,且不说,手术失败?给身体和精神带来的伤害!
有时,那些出尔反尔的代孕母亲,令他们头痛不已。
一切困难都不能阻挡他们希望拥有他们的孩子的决心。
  
30岁的法国人嘉蒂在15岁时,她发现她自己患有子宫缺乏症,她在医院接受了手术。
从理论上说,今天的嘉蒂和其他女性在性生活上,没很大差别。
她无法怀上孩子。
医生建议她去寻找代孕母亲帮忙。

法国立法、禁止这一做法,嘉蒂和她的丈夫只得先去英国。
后来,他们夫妻又到了美国。
他们将他们自己的遭遇,用邮件,发在美国一家网站上。
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一位40来岁、有两个孩子们的护士,她给他们来了热情洋溢的回信。
在律师的安排下,双方达成了协议。
如果生一个孩子的话,酬金为1.8万美元;
如果两个孩子的话,为2.3万元。
  
学者支持 ;议会禁止:
  
1991年,法国最高法院根据“人体不能随意支配”的原则,颁布了禁止代孕母亲的条例,并在1994年,通过了生命伦理法律。
法国这些法律条文,全面禁止了代孕母亲的做法。
任何涉嫌代孕母亲的夫妇,都将受到法国检察机关的密切监控。
如果有妻子提出收养丈夫孩子的请求,这将受到严格调查。
在国外的法国夫妇提出:申请婴孩登记户口,同样,将受到法国司法机关的严密监控。
那些组织策划代孕母亲的协会或医生们,都将面临3年监禁和4.5万欧元的罚款。
  
法国实施的是属地原则,那些需要代孕母亲帮忙的不育夫妇,去那些法律并不禁止代孕母亲的国家生孩子,即使没受司法追究。
但是,他们无法为出生在国外的婴孩,在法国使领馆登记户口。
  
通过代孕母亲出生的孩子和养育他的母亲之间,没有任何合法文件,以证明他们之间的亲子关系。
一旦遇上父母离婚,或者父亲过世,由于缺少这方面的法律文书,可能会酿就悲剧。
28岁的法国人萨拉同丈夫一起到加拿大,在一家事务所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一个代孕母亲,一年后,他们得到了一个女儿,取名丽拉。
萨拉和那位代孕母亲保持了很好的关系。她说:“代孕母亲使我成了母亲,她使我们的夫妻生活,改成了充满温馨的家庭生活。”
但,由于缺乏合法的文件证明,萨拉对这孩子没任何权利。
如果萨拉去世的话,丽拉没有任何继承权。
  
法国玛雅协会每年要帮助200对至400对不育夫妇们前往美国、寻找代孕母亲。
几乎所有的玛雅协会成员们都希望:对代孕母亲的行为,进行立法。
他们提议,寻求代孕母亲的不育夫妇必须出具医生证明。
作为代孕母亲的自愿者,必须是成年人,她们自己曾经生育过孩子。
他们的主张,得到许多医生们的支持。
  
斯特拉斯堡的妇科医生伊丝拉埃勒承认,在刚开始时,他是反对代孕母亲的。
当他看到那些不育夫妇向他求援时,那一张张充满困惑的脸,尤其是:其看到不少陪同那些不育夫妇们一同前来,愿意替他们怀孕的姐姐妹妹满怀希望的神情时,他意识到,是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他呼吁医学界:应该正视这个客观存在的问题,应该有勇气跨出这一步。
他提出:建立一个顾问委员会,那些希望得到代孕母亲帮助的不育夫妇,必须向该委员会提出申请,并给那些当代孕母亲的自愿者,提供每月100欧元的津贴,这笔费用,应该由法国社保体系来承担。
  
人类学家和心理学家戴莱。
巴丝瓦勒女士对法国司法的自相矛盾提出了批评。
她认为,既然法国允许捐赠精子、卵子,胚胎,来帮助不育夫妇解决生育孩子的问题。
那为什么不同意代孕母亲这一方法呢?
她指出:“法国在医学上,已同意:通过活体移植,来拯救病人的生命。那为何不能同意其他女性或者姐妹,来代替一个在医学上已经证明无法会怀孕的女性的怀孕呢?这样做,虽然,不是拯救一个人的生命。但,它的结果是:在创造一个生命。这是最为重要的。”
  
学者们、医生们提出了不少希望为代孕母亲立法的建议。
法国议会还是拒绝了这些批评和建议,他们以“孩子权利与家庭信息委员会”的名义,起草了一份报告,在报告中,他们再次声明,将继续维持禁止代孕母亲做法的法律现状。
该委员会的成员们认为,即便在欧洲其他国家里存有允许代孕母亲的做法。
但,这并不意味:法国立法机构必须放弃自己的原则和立场。
法国议会对那些渴望通过代孕母亲来生孩子的不育夫妇,再次关上了大门。
法国媒体调侃地说,他们的痛苦,只得“靠她们自己想方设法、去解决了”。

  很多伦理学家认为:尽管“代孕”可能会对某些家庭来说,是福音,完成不孕家庭多年来的心愿,但,在这一切的背后,除了育儿行为的商品化,还会造成更多的人为伦理关系的混乱。

  肖巍:出卖生育能力和出卖自己性能力,这两个,是不是一样的画等号啊?所以,代孕母亲是不是就是一种生育妓女啊?如果是把它商业化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就用性的这种生育的能力,来获取自己的一种收入也好?还是作为一项工作也好?所以,代孕母亲就这一点,这个是争论很大的问题,

  肖教授认为,“代孕”的整个行为过程中,人为地打破了良好的社会体系,使得生儿育女,成为“交易”的“标的物”。“代孕”所孕育的后代子女,会使得社会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其后代子女的生存与发展所带来的一切社会问题,将与建立在家庭伦理基础上的社会伦理相冲突。

  肖巍:女的,也可以自己去生一个。男的,要是有这样的想法的话,我找一个卵子,然后,他用他自己的精子,有他自己的孩子。包括,现在,很多同性恋的一些人,他们希望有这样的。所以,会带来传统家庭结构的一种变化。那么,伦理道德就会想,我们能不能接受这样家庭的一种变化?

  “代孕”引起了中国大陆的法律界和社会伦理学界的讨论。
在其它国家,同样,有很多争议。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些国家出现代孕母亲开始,就一直有着批评和赞同两种意见。
具体国情的差异,代孕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法律规定。
在美国,商业代孕是合法的。
在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代孕。
法国就禁止代孕母亲。
英国禁止代孕母亲的广告。
德国发现代孕母亲,要罚款。等等。
一部分国家以立法的形式,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

其实,对于代孕,中国大陆在2001年8月1日起施行的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是这样规定的: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们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这是中国大陆卫生部颁发的行政规章,其所指向的是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
目前,中国大陆对于代孕行为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这是诸多代孕网站打“擦边球”的原因之一。

肖巍:如果允许这样的一个事情发生的话,必须得有法律的政策的,包括,伦理的,各个方面的一种基础和保障。
而且,要严格的限制:
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去当代理母亲;
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去组成这样的家庭。

  樊革:在非商业化的情况之下,代孕,应该是由法律来引导和规范。但是,目前的环境,要走到那一步,会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随着生命科学的发展和人类生育技术的进步,试管婴儿、人工授精、克隆技术等这样一些生命伦理问题,越来越走近平常百姓的身边。
有越来越多的人正面临着技术、法律和伦理的“艰难选择”。
一位代孕妈妈的话,就显得意味深长。

你介意别人怎么看待你这个工作吗?

  代孕妈妈:那怎么能不介意呢?如果说不介意的话,就不害怕被别人知道了,我现在,至少,我还没发现:有一个人他不介意。

假设它以后合法化了,你觉得:你还会介意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吗?

  代孕妈妈:也介意,有很多事情,他是合法化的。但是,不合理化。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说,老百姓不接受这个现象。
但,不代表它是违法的。

我是一个喜欢浪漫、幻想、实在的、罗曼蒂克的男人!

我也只愿意与此类人士们深交!

女性、男性 之 仟萬、亿萬富豪們(仟万、亿万富豪们think tank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