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一年半! 作者:张佳玮。    我筹划往巴黎,是在2008年。那年夏天,我25岁,人在上海,大学里读了4年电子商务,拿了学位;从大二开始写作,已经出版过5本书;在同龄人工作到第二年时,我已经做了4年自由撰稿人。   来巴黎的念头起得很早,后来我在面签时,也和签证官如此说道:小时候看李青崖先生译的大仲马《三个火枪手》,看傅雷先生译的巴尔扎克的《高老头》,看海明威的《流动的盛宴》,就会寻思往巴黎去;确定学艺术市场方向,则是稍后的了。   自由撰稿人这一身份,在筹谋过程里作用颇大。有经济收入,而能不拘泥于工作地域; 不必功利地算着饭碗,可以学自己有兴趣的事。毕竟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所学非所好。于是就开始了:继续写字,积攒收入,同时学法语。   2011年我和女朋友一并申请了学校,之后预备签证等事。因为年纪略大,而且并无固定工作,又打算自力更生——我上大学后便算是经济独立了,毕竟成年之后还出国求学,是自己任性的决定,不好意思再劳动父母——过程比预想中艰难。好在诸位编辑们很帮忙,到2012年夏天,我和女朋友的签证都下来了:那时我过了29岁生日。   到巴黎后第一年,环境变了,颇多不便。因为初来,住得偏远,每天上课,坐公车10分钟,坐地铁半小时。其他如购物、银行账户、住房补贴申请等,细碎繁琐,好在是两个人并肩携手,都还好过。平时白天上课,晚上写作,除了跟编辑们有点时差无法即时联系外,还算方便。虽则如此,来巴黎的新鲜感压倒了一切。周末逛博物馆,逛老街,找以前书里读到的传奇所在,心情有点像电影迷到拍摄基地;逢假期,去瑞士、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   上一代留学生会慨叹的最大障碍,即孤寂感,对我而言问题不大。一来如今中国留学生遍布世界,找乡谈不难;二来网络通讯过于发达,跟父母随时视频亦不费事;三来我在上海时,本就是自由撰稿人,也习惯独往独来。兼学带写颇累,但往好处说,纯自由撰稿人生活很容易昼夜颠倒不规律起来;在巴黎,因为还得上课,生活必须规律,对写作大有益处。第二年开始,换了住房,环境改善,生活里诸般细节也算踏实下来。   当然,我的情况特殊些,谈不上普适性,但大体上,年龄长了,对留学谈不上大坏处。一来大多数游学者的心态,颇像《围城》里的方鸿渐:出国了,看什么都有趣,但学什么都无心得。如果你已经有了职业方向,学习就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二来年纪长了,对环境变迁,也更容易游刃有余地担当下来,度过最初的不适应期。到最后,熟悉了之后,哪里都还是过日子——这是个信息化促成国际化的时代,游学群体大概是受科技益处最大的一族了。   作者为“80后”作家,2012年到巴黎,读艺术市场与鉴定专业。 转载人: 我是一个喜欢浪漫、幻想、实在的、罗曼蒂克的男人! 我也只愿意与此类人士们深交! 女性、男性 之 仟萬、亿萬富豪們(仟万、亿万富豪们think tank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巴黎一年半!

作者:张佳玮。
  
我筹划往巴黎,是在2008年。那年夏天,我25岁,人在上海,大学里读了4年电子商务,拿了学位;从大二开始写作,已经出版过5本书;在同龄人工作到第二年时,我已经做了4年自由撰稿人。
  来巴黎的念头起得很早,后来我在面签时,也和签证官如此说道:小时候看李青崖先生译的大仲马《三个火枪手》,看傅雷先生译的巴尔扎克的《高老头》,看海明威的《流动的盛宴》,就会寻思往巴黎去;确定学艺术市场方向,则是稍后的了。
  自由撰稿人这一身份,在筹谋过程里作用颇大。有经济收入,而能不拘泥于工作地域; 不必功利地算着饭碗,可以学自己有兴趣的事。毕竟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所学非所好。于是就开始了:继续写字,积攒收入,同时学法语。
  2011年我和女朋友一并申请了学校,之后预备签证等事。因为年纪略大,而且并无固定工作,又打算自力更生——我上大学后便算是经济独立了,毕竟成年之后还出国求学,是自己任性的决定,不好意思再劳动父母——过程比预想中艰难。好在诸位编辑们很帮忙,到2012年夏天,我和女朋友的签证都下来了:那时我过了29岁生日。
  到巴黎后第一年,环境变了,颇多不便。因为初来,住得偏远,每天上课,坐公车10分钟,坐地铁半小时。其他如购物、银行账户、住房补贴申请等,细碎繁琐,好在是两个人并肩携手,都还好过。平时白天上课,晚上写作,除了跟编辑们有点时差无法即时联系外,还算方便。虽则如此,来巴黎的新鲜感压倒了一切。周末逛博物馆,逛老街,找以前书里读到的传奇所在,心情有点像电影迷到拍摄基地;逢假期,去瑞士、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
  上一代留学生会慨叹的最大障碍,即孤寂感,对我而言问题不大。一来如今中国留学生遍布世界,找乡谈不难;二来网络通讯过于发达,跟父母随时视频亦不费事;三来我在上海时,本就是自由撰稿人,也习惯独往独来。兼学带写颇累,但往好处说,纯自由撰稿人生活很容易昼夜颠倒不规律起来;在巴黎,因为还得上课,生活必须规律,对写作大有益处。第二年开始,换了住房,环境改善,生活里诸般细节也算踏实下来。
  当然,我的情况特殊些,谈不上普适性,但大体上,年龄长了,对留学谈不上大坏处。一来大多数游学者的心态,颇像《围城》里的方鸿渐:出国了,看什么都有趣,但学什么都无心得。如果你已经有了职业方向,学习就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二来年纪长了,对环境变迁,也更容易游刃有余地担当下来,度过最初的不适应期。到最后,熟悉了之后,哪里都还是过日子——这是个信息化促成国际化的时代,游学群体大概是受科技益处最大的一族了。
  作者为“80后”作家,2012年到巴黎,读艺术市场与鉴定专业。

转载人:

我是一个喜欢浪漫、幻想、实在的、罗曼蒂克的男人!

我也只愿意与此类人士们深交!

女性、男性 之 仟萬、亿萬富豪們(仟万、亿万富豪们think tank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