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朗德:赢了巴黎,输了法国! 2014年04月:法国总统奥朗德;法国总理已经交接;巴黎女市长伊达尔戈!   法国总统奥朗德于4月2日公布了法国新一届内阁成员名单,共16名成员们,以法国前任内阁核心成员们为班底,法国外长法比尤斯、掌玺和司法部长托比拉以及国防部长勒德里昂留任。 法国负责预算事务的部长级代表卡泽纳夫出任内政部长。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法国社会党2007年总统候选人、与奥朗德育有4名子女们的罗雅尔出任生态、可持续发展和能源部长! 当地时间3月30日,法国6年一次的地方市政选举第二轮投票,落下帷幕。 法国执政党一一社会党遭遇溃败,痛失至少155个城市们的控制权。 次日,法国政坛风云突变。上午,法国总统奥朗德与总理艾罗谈了两小时。傍晚6时许,法国总理府宣布:埃罗及其政府辞职。晚8时,奥朗德出现在电视上,他发表了8分钟电视讲话。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他宣布,任命现年52岁的法国内政部长曼努埃尔·瓦尔斯为新总理,由他负责组建法国新一届政府。花了两个小时,完成法国新旧总理交接,其“神速”,被法国《费加罗报》形容为“疯狂的一天”。 曾在法国St Nom la Breteche市担任15年议员、法国高斯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麦琪·戈尔斯表示,“埃罗试图通过辞职,给法国社会党过去两年的执政失败,他当替罪羊。然而,他的辞职,不但没有平息怒火,反而增加了人们对奥朗德的直接指责。很多人认为,奥朗德执政,根本就缺乏明确目标,他只是一味地作出承诺,却不加以落实。他那优柔寡断的样子,仿佛根本就不敢采取任何行动。在市镇选举失败后,他紧急任命右翼的瓦尔斯担任法国新总理,他的目的,还是为了挽回法国民心。” 法国社会党“溃败”! “请掀起一场法国革命吧!”这是不满法国社会党执政人士的心里话。 回想1789年著名的法国大革命,不管是法国穷人,还是富人,人们都主张:社会平等和财富均衡。 其实,这一诉求,至今,仍是法国人的一个理想。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法国人对金融市场和资本家失望至极,从而,把法国社会党捧到了一个重要位置。 因为:法兰西这个党派奉行反资本主义和反市场自由化。然而,两年过去了,其竞选承诺,虽然,很振奋人心。 但,法兰西财富并未实现均等化,法国政府多次干预市场,并未给法国人带来好处。如今的法国经济,问题丛生:法国国家预算已为负值,法国债务一直增加。截至2013年底,法国公共债务达1.925万亿欧元,占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93.5%,比前一年,增长2.9个百分点;法国企业竞争力,在欧盟里,最弱。对法国富裕阶层和大公司而言,高昂的税收,令他们有点吃不消;法国失业率不降、反升。法国工人们薪水没有提高,等。 很多人开始有所怀疑,一场推翻法国社会党的“法国二次大革命”在悄悄酝酿当中。 奥朗德及其领导的法国社会党的支持率,近期,连创新低,就是征兆。 法国市镇选举中,法国大多数大中型城市都落入右翼手中; 法国左翼社会党失去了在法国地方政治势力中第一大党的地位。 法国右派现在掌握了22个居民们人数在10万人以上的大城市们; 法国左派只保住19个。 此前,法国左派掌握29个大城市们; 法国右派只拥有12个。 这将导致法国地方政治版图的改变。 预示:日后,法国参议院选举时,法国右派将夺回参议院。 法国媒体已经开始为法国社会党唱衰歌,他们毫不留情使用“溃败”、“被扇耳光”、“被惩罚”、“被踢屁股”、“被痛打”、“被斥责”等字眼,来形容法国左派在这次选举中,其遭遇的惨败。 在埃罗刚刚宣布辞职后,就让瓦尔斯火速上位,仿佛早已谋划好。 在法国人看来,提拔法国右翼担任法国总理是奥朗德能使的最后一个杀手锏,他就是想借助右翼,在法国经济改革方面的建树,来解决法国政府当前的困局。 51岁的瓦尔斯曾因其“亲商”理念和锐气十足的风格,被用来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相比较。“瓦尔斯可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有当法国总统的野心和能力,他和他党内的许多同伴们有着明显不一样的风格。可以说,法国社会党缺什么,他就有什么。法国社会党在改善就业和刺激经济方面,一直没有起色!瓦尔斯高调地自诩:他为经济改革家。”戈尔斯称,为了重新取得法国人的信任,奥朗德不惜抛开束缚,让法国新总理的经济主张,抢了他自己的风头。 可见,奥朗德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就像其他经济出现问题的国家一样,这个著名的葡萄酒国(法国),可在两个方面下功夫:试着创造更多的收入或削减开支。 法国经济能否回归正轨,就要看法国新总理的内阁班子如何。 保住巴黎! 失去了法国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 令法国社会党感到欣慰的是,首都巴黎仍在其掌控之下。 在巴黎市长竞选中,法国左派社会党候选人、巴黎第一副市长阿娜·伊达尔戈以54.5%的得票率,战胜法国右派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莫里泽,她成为巴黎历史上首位女市长。 “我是巴黎第一位女市长,我深知:我自己面临的挑战。”这是伊达尔戈在胜选后说的第一句话,她这句话,流露出了一点她作为女市长的骄傲之情。 更多的,是她面对未来挑战的沉重感。 在法国总理埃罗辞职之前,女市长伊达尔戈是国际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因为:她创造了女性在政坛的又一笔辉煌。 除了性别之外,伊达尔戈本人还有以下几点不为外人所熟知的背景:第一:她本不是法国人,原籍西班牙。1961年,伊达尔戈随她父母们举家迁往法国里昂。 随后,她就在里昂读书、长大。她在父母返回西班牙后,她继续留在法国学习、生活。 1973年,伊达尔戈选择加入法国籍,并保留双重国籍,至今; 第二:她是奥朗德绯闻女友之一。 伊达尔戈35岁时,她加入法国社会党,她是3个孩子们的母亲。 在她参加法国政界选举后,她一度成为法国社会党大将德拉诺埃的“得意门生”。2001年,她当选巴黎市议员,并随即担任巴黎市第一副市长。 2012年5月,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后,法国政府改选,法国左翼再次执政,伊达尔戈本来有可能当上法国部长,但她婉言谢绝了进入法国政府的机会,她决心竞争下任巴黎市长。 更值得玩味的是,伊达尔戈与奥朗德关系有点“不寻常”。 法国《快报》此前报道称,奥朗德曾与伊达尔戈之间,出现过“奇怪的谣言”。 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后,社交网站“推特”上曾流传一则两人的绯闻,称,伊达尔戈曾在1988年,她与奥朗德诞下一名私生子。 伊达尔戈对此予以强烈否认,她让律师向“推特”发去正式通知,要求删除相关内容。 伊达尔戈语不惊人死不休。看着伦敦轻松成为世界顶级的金融中心,伊达尔戈很想让巴黎成为世界首都城市的典范。 于是,她的至理名言是:“伦敦是巴黎的郊区。” 她这一言论,引发英国的强烈抗议。 后来,伊达尔戈解释称,她指的,是两座城市们,现在,其交织在一起,互为彼此的郊区。 伊达尔戈是十足的山达基派成员。 山达基是由L·罗恩·贺伯特发明的、一种应用性宗教哲学,其研究和处理灵魂与其本身、宇宙和其他生命形态之间关系的学问。 山达基一经面世,就饱受争议,常被媒体描述为一个邪教,有人妄称其进行财务诈骗并虐待其成员们。 法国国民议会于1995年,在2468号报告中,将山达基教会列为“纯粹邪教”,并建议:禁止该教会的所有活动。 在2005年,伊达尔戈担任山达基教会组织的要员,并参与各类活动。 如今,这位身份特殊的女人,她摇身一变成了巴黎市长。 法兰西难有女总统!? 媒体如此关注巴黎女市长,有另一层原因,她很可能登顶法国总统宝座。 人们说,谁成为巴黎市府的主人,谁就能掌握法国。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入主爱丽舍宫前,他就当了18年的巴黎市长。 对此,戈尔斯分析,“综合历史因素看,巴黎市长当选法国总统的例子很罕见。”且不说伊达尔戈有没有这个雄心,就算有,她能与希拉克匹敌吗?“伊达尔戈已经创造了女性在巴黎政坛上的奇迹。 她的‘法国女总统梦’,并不现实。 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如果今天就举行法国总统选举,不管是右翼,还是左翼,法国社会党绝对不可能赢!因为:市镇选举中,他们已经一败涂地。”戈尔斯断言。 法国人没有强烈的希望出现“女总统”的想法。 因为:法国政坛,从来就不缺乏女性光芒。 曾经,法国社会党政治家、前总理克勒松在1991年,她以法国历史首位女总理之姿,入主玛堤翁府。 法国前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是一位成功的法国女性。 有很多女性们早已是法国其他城市的市长们。 伊达尔戈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戈尔斯分析称,“女总统”话题之所以当下很流行,完全是因为:此次,巴黎市长选举中,两个关键候选人,都是女性,她们之间的争斗,让外界有了这种想法。 事实上,奥朗德选择让伊达尔戈担任巴黎市长,其实,她是帮了他自己一个“倒忙”。 伊达尔戈的最大挑战,是改善法国安保问题。 因为:近年来,巴黎和周边地区的犯罪率大幅上升,每天,登记在案的抢劫案件,就高达40起,令巴黎人们人心惶惶。 节节攀升的巴黎房价,让很多巴黎人痛苦不堪。 在这样一个国际化都市里,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富有。 加之,法国经济停滞不前和失业率居高不下,这种矛盾,日益激化。 很多人会认为,热衷于环保的“生态政客”伊达尔戈会很容易让巴黎变得“更绿”。 在预算赤字背景下,如何筹集资金,以实现她承诺的,在巴黎,新栽建两万棵树、兴建100公顷的楼顶花园、新增6500套社会保障房,以及新开办一家动物医院,来保护野生动物,都还是个谜。 粗略计算,这些项目,至少要求巴黎市政府每年新增两亿欧元税款。 难题在于,“巨富税”已经让巴黎的很多能人志士们、资金和企业们有了逃离的情绪。 法国如果继续强行加税,巴黎最终可能走向萧条。 法国中央统计机构INSEE的数据,至2030年,巴黎人口数量,将会降低3%,其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一些媒体悲观地认为,巴黎正走向死亡。 其不得民心!? 按理来说,法国富人们居多的巴黎应该是一个非常痛恨“巨富税”、最想脱离法国左翼社会党控制的大都市,为何主张强征高税收的伊达尔戈能征服这座浪漫之都呢?对此,戈尔斯回答,市长胜选,并不一定代表法国民意,巴黎的富人们虽然有钱,但,他们没有选举权,伊达尔戈胜选,首先,她是得益于巴黎竞选过程的复杂性。巴黎被划分为20个不同的区,并以顺时针方向,加以编号,每个区都有区长,并且在“巴黎中央政府”有一定量的席位,这些席位,最终决定巴黎市长的最终人选。其次,巴黎很多人已经厌烦了法国左右两派间的争斗,部分选民们弃选,是造成法国右翼候选人莫里泽败选的原因之一。 据悉,在这次法国地方市镇选举中,平均弃选率高达36%,一些城市,甚至高达58%。这意味着1/3的选民们存在不喜欢候选人或者不信任法国政府的可能性。 在戈尔斯看来,在“抢占巴黎”的过程中,法国社会党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们的主要精力,只放在那些拥有多数席位的大区。仔细观察可以看出,巴黎城市左边的区域被右翼控制。这些区,大多财力薄弱。 法国左翼社会党控制的,是城区右边那些富裕地区,最富的第六区、第七区、第八区、第十六区、第十七区,都支持伊达尔戈。 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位于巴黎第八区。 法国总理的官邸马提尼翁府位于巴黎第七区。 法国上议院位于第六区。 这几个关键区域的议席较多。 最终,成就了法国社会党女市长。 在巴黎市长选出之前,戈尔斯和其他选民们一样,非常看好伊达尔戈的对手莫里泽。“我曾是莫里泽祖父担任St Nom la Breteche市长时的女议员,我非常了解这个家族的行事风格,我对莫里泽的经济主张很看好,她的主张,很贴近当今法国经济面临的困境。但,很遗憾,法国当前的政治结构和复杂的党派关系,注定了莫里泽的败选命运。” 对于伊达尔戈的当选,巴黎人和巴黎媒体与戈尔斯的态度一样。“我很遗憾伊达尔戈当选为巴黎市长,她的上任,意味着:她会继续推行法国现任政府一些不得民心的政策。”法国右翼选民约瑟菲在“巴黎沦陷”后的第一时间,在邮件中,她表达了她的真实想法。 巴黎当地人其实更关注法国社会党失去了对法国许多城市们的控制权这一大新闻。 埃罗辞职的消息,更将这位女市长的光辉覆盖。 法国右派归来? 今年9月,法国参议院将举行部分换届选举。 届时,全国15万“大选民”(选民代表)们将在348个参议员们席位中,以间接普选的形式,选出178名新参议员们。 这些“大选民们”来自法国地方行政单位,包括,法国民议会议员们、地区议会和省议会议员们,以及市议员们。其中,市议员占大选民团体的大约95%。 法国右派和中间派在这次市镇选举中获胜,法国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将获得重要突破,届时,法国右派可能重新掌握参议院的大多数。 现任法国社会党籍参议院议长让-皮埃尔·贝尔已表示:他将不竞选连任。 法国参议院重新落入右派手中并不会阻止法案的通过。 因为:根据法国宪法,立法的最终决定权在法国国民议会。 法国参议院的阻挠将大大拖延法案审议的程序,这将加剧奥朗德执政的困难度。 法国右派夺权,几乎稳操胜券。 除了法国民意向右转和议会选票优势,法国右翼在经济方面的改革政策,很吸引人。 以巴黎市长候选人之一、前总统萨科齐的美女发言人科希丘什科·莫里泽为例,在她的竞选主张中,将鼓励法国商业活动、降低税率,并创建一个更加有活力的经济氛围,作为优先项。 改革政策更加靠近法国民生,莫里泽提出,要集中精力,让巴黎地区的教育体系,更加现代化。 最终,莫里泽败选。 至少,从她的竞选承诺中,可以瞥见:法国右翼人士们的经济主张。 他们很清楚,只有法国经济增长,才能调动法国各个阶层的积极性。 因此,其政策主张完全围绕法国经济和福利体系展开。 法国右翼的政策主张非常适合当下的法国经济现状,很受企业们欢迎。 据欧洲统计署称,法国公司们盈利率2012年是28.36%,在28个成员国们中,最低。 相比之下,欧盟2012年的平均盈利率是37%,德国是40.14%,意大利是39.25%。 法国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法国企业们的盈利率2013年平均为28.1%,仍在走下坡路。 法国企业的投资,从2012年,下降1.9%之后; 2013年,再降2.3%。 法国家庭的新担忧在于,通货紧缩正在蔓延,他们急切盼望能够振兴法国经济的党派当选。 戈尔斯指出,法国政坛的民主竞选形势,在发生变化。 全球很多国家们使用的,是美国和英国式的两党竞选模式。 法国是多党派和多候选人竞争。 比如,2014年的巴黎市长竞选候选人共有8位; 2012年,奥朗德竞选法国总统时,候选人共10人; 萨科齐竞选法国总统时,共有16个候选人参与总统之位的角逐。 法国很多小党派在左右翼的斗争中,其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以巴黎市长选举为例,法国两个非主流小党派扮演的角色,具有决定性作用,他们分别是:支持左派的绿党和支持右派的国民阵线。 法国绿党奉行“挽救地球和我们的健康”策略。 法国国民阵线的代表人物是勒庞,该党更多关注的,是移民政策,以及法国是否退出欧元区、甚至欧盟? 其具有强烈的国家保护主义色彩,这个党派认为,只有法国重返过去,孤立自身,所有难题,才能迎刃而解。 法国绿党帮了伊达尔戈胜选很大的忙。 当初,为了换取法国绿党的支持,伊达尔戈承诺,将减少汽车使用、增加植树量、保护野生动物等条件。 法国新总理瓦尔斯并不支持绿党,他已经明确表示,在法国新内阁当中,不会保留现任的两个来自绿党的部长们。 由此可见,巴黎新市长与法国新总理并不是一条战线的,他们二者成为对手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合作者。 法国企业总体经营状况有所改善!2014-04。法国《回声报》报道,法国企业们总体经营状况有所改善,其面临风险出现下降,业绩趋向好转。 法国公共投资银行(BPI)统计,2013年10-11月份,法国企业们贷款申请数量激增,4季度,法国企业们自融资率,增加至67.1%。企业们投资,开始增加,企业家们已经走出了2012年底时的悲观状态。 法国企业们仍面临一些困难。 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3月底发布的数据称,法国企业们平均利润率仅为28%,接近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ELLISPHERE事务所预计,未来一年内,仍有8.9%的法国企业们面临破产风险。 通知:中国大陆网络太差,整天地,整天地,将我禁言,我“赞”也点不了了,/委屈

奥朗德:赢了巴黎,输了法国!
2014年04月:法国总统奥朗德;法国总理已经交接;巴黎女市长伊达尔戈!

  法国总统奥朗德于4月2日公布了法国新一届内阁成员名单,共16名成员们,以法国前任内阁核心成员们为班底,法国外长法比尤斯、掌玺和司法部长托比拉以及国防部长勒德里昂留任。
法国负责预算事务的部长级代表卡泽纳夫出任内政部长。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法国社会党2007年总统候选人、与奥朗德育有4名子女们的罗雅尔出任生态、可持续发展和能源部长!
当地时间3月30日,法国6年一次的地方市政选举第二轮投票,落下帷幕。
法国执政党一一社会党遭遇溃败,痛失至少155个城市们的控制权。
次日,法国政坛风云突变。上午,法国总统奥朗德与总理艾罗谈了两小时。傍晚6时许,法国总理府宣布:埃罗及其政府辞职。晚8时,奥朗德出现在电视上,他发表了8分钟电视讲话。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他宣布,任命现年52岁的法国内政部长曼努埃尔·瓦尔斯为新总理,由他负责组建法国新一届政府。花了两个小时,完成法国新旧总理交接,其“神速”,被法国《费加罗报》形容为“疯狂的一天”。
曾在法国St Nom la Breteche市担任15年议员、法国高斯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麦琪·戈尔斯表示,“埃罗试图通过辞职,给法国社会党过去两年的执政失败,他当替罪羊。然而,他的辞职,不但没有平息怒火,反而增加了人们对奥朗德的直接指责。很多人认为,奥朗德执政,根本就缺乏明确目标,他只是一味地作出承诺,却不加以落实。他那优柔寡断的样子,仿佛根本就不敢采取任何行动。在市镇选举失败后,他紧急任命右翼的瓦尔斯担任法国新总理,他的目的,还是为了挽回法国民心。”

法国社会党“溃败”!
“请掀起一场法国革命吧!”这是不满法国社会党执政人士的心里话。
回想1789年著名的法国大革命,不管是法国穷人,还是富人,人们都主张:社会平等和财富均衡。
其实,这一诉求,至今,仍是法国人的一个理想。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法国人对金融市场和资本家失望至极,从而,把法国社会党捧到了一个重要位置。
因为:法兰西这个党派奉行反资本主义和反市场自由化。然而,两年过去了,其竞选承诺,虽然,很振奋人心。
但,法兰西财富并未实现均等化,法国政府多次干预市场,并未给法国人带来好处。如今的法国经济,问题丛生:法国国家预算已为负值,法国债务一直增加。截至2013年底,法国公共债务达1.925万亿欧元,占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93.5%,比前一年,增长2.9个百分点;法国企业竞争力,在欧盟里,最弱。对法国富裕阶层和大公司而言,高昂的税收,令他们有点吃不消;法国失业率不降、反升。法国工人们薪水没有提高,等。
很多人开始有所怀疑,一场推翻法国社会党的“法国二次大革命”在悄悄酝酿当中。
奥朗德及其领导的法国社会党的支持率,近期,连创新低,就是征兆。

法国市镇选举中,法国大多数大中型城市都落入右翼手中;
法国左翼社会党失去了在法国地方政治势力中第一大党的地位。
法国右派现在掌握了22个居民们人数在10万人以上的大城市们;
法国左派只保住19个。
此前,法国左派掌握29个大城市们;
法国右派只拥有12个。
这将导致法国地方政治版图的改变。
预示:日后,法国参议院选举时,法国右派将夺回参议院。
法国媒体已经开始为法国社会党唱衰歌,他们毫不留情使用“溃败”、“被扇耳光”、“被惩罚”、“被踢屁股”、“被痛打”、“被斥责”等字眼,来形容法国左派在这次选举中,其遭遇的惨败。

在埃罗刚刚宣布辞职后,就让瓦尔斯火速上位,仿佛早已谋划好。
在法国人看来,提拔法国右翼担任法国总理是奥朗德能使的最后一个杀手锏,他就是想借助右翼,在法国经济改革方面的建树,来解决法国政府当前的困局。

51岁的瓦尔斯曾因其“亲商”理念和锐气十足的风格,被用来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相比较。“瓦尔斯可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有当法国总统的野心和能力,他和他党内的许多同伴们有着明显不一样的风格。可以说,法国社会党缺什么,他就有什么。法国社会党在改善就业和刺激经济方面,一直没有起色!瓦尔斯高调地自诩:他为经济改革家。”戈尔斯称,为了重新取得法国人的信任,奥朗德不惜抛开束缚,让法国新总理的经济主张,抢了他自己的风头。
可见,奥朗德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就像其他经济出现问题的国家一样,这个著名的葡萄酒国(法国),可在两个方面下功夫:试着创造更多的收入或削减开支。
法国经济能否回归正轨,就要看法国新总理的内阁班子如何。

保住巴黎!
失去了法国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
令法国社会党感到欣慰的是,首都巴黎仍在其掌控之下。
在巴黎市长竞选中,法国左派社会党候选人、巴黎第一副市长阿娜·伊达尔戈以54.5%的得票率,战胜法国右派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莫里泽,她成为巴黎历史上首位女市长。
“我是巴黎第一位女市长,我深知:我自己面临的挑战。”这是伊达尔戈在胜选后说的第一句话,她这句话,流露出了一点她作为女市长的骄傲之情。
更多的,是她面对未来挑战的沉重感。

在法国总理埃罗辞职之前,女市长伊达尔戈是国际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因为:她创造了女性在政坛的又一笔辉煌。
除了性别之外,伊达尔戈本人还有以下几点不为外人所熟知的背景:第一:她本不是法国人,原籍西班牙。1961年,伊达尔戈随她父母们举家迁往法国里昂。
随后,她就在里昂读书、长大。她在父母返回西班牙后,她继续留在法国学习、生活。
1973年,伊达尔戈选择加入法国籍,并保留双重国籍,至今;
第二:她是奥朗德绯闻女友之一。
伊达尔戈35岁时,她加入法国社会党,她是3个孩子们的母亲。
在她参加法国政界选举后,她一度成为法国社会党大将德拉诺埃的“得意门生”。2001年,她当选巴黎市议员,并随即担任巴黎市第一副市长。
2012年5月,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后,法国政府改选,法国左翼再次执政,伊达尔戈本来有可能当上法国部长,但她婉言谢绝了进入法国政府的机会,她决心竞争下任巴黎市长。
更值得玩味的是,伊达尔戈与奥朗德关系有点“不寻常”。
法国《快报》此前报道称,奥朗德曾与伊达尔戈之间,出现过“奇怪的谣言”。
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后,社交网站“推特”上曾流传一则两人的绯闻,称,伊达尔戈曾在1988年,她与奥朗德诞下一名私生子。
伊达尔戈对此予以强烈否认,她让律师向“推特”发去正式通知,要求删除相关内容。

伊达尔戈语不惊人死不休。看着伦敦轻松成为世界顶级的金融中心,伊达尔戈很想让巴黎成为世界首都城市的典范。
于是,她的至理名言是:“伦敦是巴黎的郊区。”
她这一言论,引发英国的强烈抗议。
后来,伊达尔戈解释称,她指的,是两座城市们,现在,其交织在一起,互为彼此的郊区。

伊达尔戈是十足的山达基派成员。
山达基是由L·罗恩·贺伯特发明的、一种应用性宗教哲学,其研究和处理灵魂与其本身、宇宙和其他生命形态之间关系的学问。
山达基一经面世,就饱受争议,常被媒体描述为一个邪教,有人妄称其进行财务诈骗并虐待其成员们。
法国国民议会于1995年,在2468号报告中,将山达基教会列为“纯粹邪教”,并建议:禁止该教会的所有活动。
在2005年,伊达尔戈担任山达基教会组织的要员,并参与各类活动。
如今,这位身份特殊的女人,她摇身一变成了巴黎市长。

法兰西难有女总统!?
媒体如此关注巴黎女市长,有另一层原因,她很可能登顶法国总统宝座。
人们说,谁成为巴黎市府的主人,谁就能掌握法国。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入主爱丽舍宫前,他就当了18年的巴黎市长。

对此,戈尔斯分析,“综合历史因素看,巴黎市长当选法国总统的例子很罕见。”且不说伊达尔戈有没有这个雄心,就算有,她能与希拉克匹敌吗?“伊达尔戈已经创造了女性在巴黎政坛上的奇迹。

她的‘法国女总统梦’,并不现实。
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如果今天就举行法国总统选举,不管是右翼,还是左翼,法国社会党绝对不可能赢!因为:市镇选举中,他们已经一败涂地。”戈尔斯断言。

法国人没有强烈的希望出现“女总统”的想法。
因为:法国政坛,从来就不缺乏女性光芒。
曾经,法国社会党政治家、前总理克勒松在1991年,她以法国历史首位女总理之姿,入主玛堤翁府。
法国前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是一位成功的法国女性。
有很多女性们早已是法国其他城市的市长们。
伊达尔戈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戈尔斯分析称,“女总统”话题之所以当下很流行,完全是因为:此次,巴黎市长选举中,两个关键候选人,都是女性,她们之间的争斗,让外界有了这种想法。

事实上,奥朗德选择让伊达尔戈担任巴黎市长,其实,她是帮了他自己一个“倒忙”。
伊达尔戈的最大挑战,是改善法国安保问题。
因为:近年来,巴黎和周边地区的犯罪率大幅上升,每天,登记在案的抢劫案件,就高达40起,令巴黎人们人心惶惶。
节节攀升的巴黎房价,让很多巴黎人痛苦不堪。
在这样一个国际化都市里,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富有。
加之,法国经济停滞不前和失业率居高不下,这种矛盾,日益激化。
很多人会认为,热衷于环保的“生态政客”伊达尔戈会很容易让巴黎变得“更绿”。
在预算赤字背景下,如何筹集资金,以实现她承诺的,在巴黎,新栽建两万棵树、兴建100公顷的楼顶花园、新增6500套社会保障房,以及新开办一家动物医院,来保护野生动物,都还是个谜。
粗略计算,这些项目,至少要求巴黎市政府每年新增两亿欧元税款。
难题在于,“巨富税”已经让巴黎的很多能人志士们、资金和企业们有了逃离的情绪。
法国如果继续强行加税,巴黎最终可能走向萧条。
法国中央统计机构INSEE的数据,至2030年,巴黎人口数量,将会降低3%,其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一些媒体悲观地认为,巴黎正走向死亡。

其不得民心!?
按理来说,法国富人们居多的巴黎应该是一个非常痛恨“巨富税”、最想脱离法国左翼社会党控制的大都市,为何主张强征高税收的伊达尔戈能征服这座浪漫之都呢?对此,戈尔斯回答,市长胜选,并不一定代表法国民意,巴黎的富人们虽然有钱,但,他们没有选举权,伊达尔戈胜选,首先,她是得益于巴黎竞选过程的复杂性。巴黎被划分为20个不同的区,并以顺时针方向,加以编号,每个区都有区长,并且在“巴黎中央政府”有一定量的席位,这些席位,最终决定巴黎市长的最终人选。其次,巴黎很多人已经厌烦了法国左右两派间的争斗,部分选民们弃选,是造成法国右翼候选人莫里泽败选的原因之一。
据悉,在这次法国地方市镇选举中,平均弃选率高达36%,一些城市,甚至高达58%。这意味着1/3的选民们存在不喜欢候选人或者不信任法国政府的可能性。

在戈尔斯看来,在“抢占巴黎”的过程中,法国社会党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们的主要精力,只放在那些拥有多数席位的大区。仔细观察可以看出,巴黎城市左边的区域被右翼控制。这些区,大多财力薄弱。
法国左翼社会党控制的,是城区右边那些富裕地区,最富的第六区、第七区、第八区、第十六区、第十七区,都支持伊达尔戈。
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位于巴黎第八区。
法国总理的官邸马提尼翁府位于巴黎第七区。
法国上议院位于第六区。
这几个关键区域的议席较多。
最终,成就了法国社会党女市长。

在巴黎市长选出之前,戈尔斯和其他选民们一样,非常看好伊达尔戈的对手莫里泽。“我曾是莫里泽祖父担任St Nom la Breteche市长时的女议员,我非常了解这个家族的行事风格,我对莫里泽的经济主张很看好,她的主张,很贴近当今法国经济面临的困境。但,很遗憾,法国当前的政治结构和复杂的党派关系,注定了莫里泽的败选命运。”

对于伊达尔戈的当选,巴黎人和巴黎媒体与戈尔斯的态度一样。“我很遗憾伊达尔戈当选为巴黎市长,她的上任,意味着:她会继续推行法国现任政府一些不得民心的政策。”法国右翼选民约瑟菲在“巴黎沦陷”后的第一时间,在邮件中,她表达了她的真实想法。
巴黎当地人其实更关注法国社会党失去了对法国许多城市们的控制权这一大新闻。
埃罗辞职的消息,更将这位女市长的光辉覆盖。

法国右派归来?
今年9月,法国参议院将举行部分换届选举。
届时,全国15万“大选民”(选民代表)们将在348个参议员们席位中,以间接普选的形式,选出178名新参议员们。
这些“大选民们”来自法国地方行政单位,包括,法国民议会议员们、地区议会和省议会议员们,以及市议员们。其中,市议员占大选民团体的大约95%。
法国右派和中间派在这次市镇选举中获胜,法国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将获得重要突破,届时,法国右派可能重新掌握参议院的大多数。
现任法国社会党籍参议院议长让-皮埃尔·贝尔已表示:他将不竞选连任。

法国参议院重新落入右派手中并不会阻止法案的通过。
因为:根据法国宪法,立法的最终决定权在法国国民议会。
法国参议院的阻挠将大大拖延法案审议的程序,这将加剧奥朗德执政的困难度。
法国右派夺权,几乎稳操胜券。

除了法国民意向右转和议会选票优势,法国右翼在经济方面的改革政策,很吸引人。
以巴黎市长候选人之一、前总统萨科齐的美女发言人科希丘什科·莫里泽为例,在她的竞选主张中,将鼓励法国商业活动、降低税率,并创建一个更加有活力的经济氛围,作为优先项。
改革政策更加靠近法国民生,莫里泽提出,要集中精力,让巴黎地区的教育体系,更加现代化。
最终,莫里泽败选。
至少,从她的竞选承诺中,可以瞥见:法国右翼人士们的经济主张。
他们很清楚,只有法国经济增长,才能调动法国各个阶层的积极性。
因此,其政策主张完全围绕法国经济和福利体系展开。

法国右翼的政策主张非常适合当下的法国经济现状,很受企业们欢迎。
据欧洲统计署称,法国公司们盈利率2012年是28.36%,在28个成员国们中,最低。
相比之下,欧盟2012年的平均盈利率是37%,德国是40.14%,意大利是39.25%。
法国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法国企业们的盈利率2013年平均为28.1%,仍在走下坡路。
法国企业的投资,从2012年,下降1.9%之后;
2013年,再降2.3%。
法国家庭的新担忧在于,通货紧缩正在蔓延,他们急切盼望能够振兴法国经济的党派当选。

戈尔斯指出,法国政坛的民主竞选形势,在发生变化。
全球很多国家们使用的,是美国和英国式的两党竞选模式。
法国是多党派和多候选人竞争。
比如,2014年的巴黎市长竞选候选人共有8位;
2012年,奥朗德竞选法国总统时,候选人共10人;
萨科齐竞选法国总统时,共有16个候选人参与总统之位的角逐。

法国很多小党派在左右翼的斗争中,其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以巴黎市长选举为例,法国两个非主流小党派扮演的角色,具有决定性作用,他们分别是:支持左派的绿党和支持右派的国民阵线。
法国绿党奉行“挽救地球和我们的健康”策略。
法国国民阵线的代表人物是勒庞,该党更多关注的,是移民政策,以及法国是否退出欧元区、甚至欧盟?
其具有强烈的国家保护主义色彩,这个党派认为,只有法国重返过去,孤立自身,所有难题,才能迎刃而解。

法国绿党帮了伊达尔戈胜选很大的忙。
当初,为了换取法国绿党的支持,伊达尔戈承诺,将减少汽车使用、增加植树量、保护野生动物等条件。
法国新总理瓦尔斯并不支持绿党,他已经明确表示,在法国新内阁当中,不会保留现任的两个来自绿党的部长们。
由此可见,巴黎新市长与法国新总理并不是一条战线的,他们二者成为对手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合作者。

法国企业总体经营状况有所改善!2014-04。法国《回声报》报道,法国企业们总体经营状况有所改善,其面临风险出现下降,业绩趋向好转。
法国公共投资银行(BPI)统计,2013年10-11月份,法国企业们贷款申请数量激增,4季度,法国企业们自融资率,增加至67.1%。企业们投资,开始增加,企业家们已经走出了2012年底时的悲观状态。

法国企业们仍面临一些困难。
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3月底发布的数据称,法国企业们平均利润率仅为28%,接近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ELLISPHERE事务所预计,未来一年内,仍有8.9%的法国企业们面临破产风险。

通知:中国大陆网络太差,整天地,整天地,将我禁言,我“赞”也点不了了,/委屈/委屈/委屈!请友友们谅解。

美国B.B.E.I.韩国事业、韩国文化、韩剧、韩国语顾问、济州岛人阿元启!

女性、男性 之 仟萬、亿萬富豪們(仟万、亿万富豪们think tank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