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5日 1分钟前 阅读:0 日本《东方时报》报道,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公布:在2010年4月至2011年3月的一年里,共有34名外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死亡。其中,中国人22名、印度尼西亚人4名、越南人4名、菲律宾人2名、蒙古国人和泰国人各1名。这在近些年的历史统计中为最高。 据国际研修协力机构调查,在死亡的34人中,有16个人死于心脏和大脑疾病,包括9名中国人,其中5人还不到30岁。调查显示在日外国研修生因大脑和心脏疾病死亡的比例比同龄日本人高出一倍。 6月22日,3名来自中国的研修生在日本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代表的陪同之下,在东京召开记者会,指责企业廉价雇用他们,强迫加班,劳动和居住条件恶劣,让他们从事危害健康的工作。 想去日本学习先进技术,并赚到更多的钱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沦为身陷日本乡间中小工厂的廉价劳动力。 2004年5月9日,9名赴日本德岛市打工的中国女研修生在其洗浴的地方发现了摄像头,遂报警。9名被偷窥的女研修生中小婕告诉记者,她们住的宿舍周围有很多象中国蔬菜大棚似的建筑,小婕她们说:“我们在这里是为日本老板搞兰花种植工作的。在这里冒着高温为日本老板拼命工作。由于出汗比较多,所以经常洗澡,洗完澡后喜欢在更衣处用电风扇吹吹风凉快一下,没有想到日本老板就把摄像镜头安装在我们更衣的地方。我们刚来的时候,日本老板一般一周只有两天留在公司值班,可是最近来日本老板一周有四天到六天呆在办公室不回家,原来是另有不良的企图啊。” 2005年,来自湖北的几名女实习生在日本山梨县的一个洗衣公司“研修”期间,被要求长时间加班,每半年只能休息三天,而得到的工资却只有协议的一半。该公司为了逃避检查,还逼迫她们写下领取了加班费和工资的伪证。 女实习生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要求老板改善待遇,但却遭到了公司的报复——被强行遣送回国。在女实习生们和公司抗争的过程中,有日本百姓看到了公司人员推打她们的一幕。 2006年2月,8名中国女性离开故乡家人,作为研修生远渡日本进入神户市一件缝纫工厂工作。谁知等待8个人的却是长达三年非人般的残酷劳动和无休止的疯狂剥削。 8名研修人员全部是26至38岁的已婚女性,而且都当了妈妈,每家有一个孩子。所在公司是位于神户市北区铃兰台东町的川上株式会社。 从2006年2月至2009年2的3年间,“川上株式会社”强迫从事缝纫工作的8名女工大量加班。他们被公司安排住在神户市郊区人烟稀少的山上的一间破旧的木屋里,8个人挤在二楼一间仅有10个榻榻米大小的小房子。但是就是这样一间破旧拥挤的房子,公司居然每月要收取每人22500日元的房租,8个人合计就是176000日元,这么高昂的房租在当地足可以租一整栋豪华别墅。 三年间8个人每天午休只有45分钟,晚餐时间居然仅有短短的15分钟,每天都加班到深夜,连周末也不能休息,每月加班时间累计将近200小时。其中一名女工介绍,加班到深夜时大家困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吃咖啡粉提神,忍着身体不适继续工作。 兵库县当地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12日元,加班费要加额25%为每小时最低890日元。但8名女工第一年作为研修生每小时的加班费只有285日元,第二年转为实习生后,每小时加班费仅有351.5日元,第三年每小时加班费也仅有440日元,连法律规定最低额的一半都不到,与法定加班费的差额,三年间每人合计达到400万日元。 2009年研修结束后,为了协助8个人解决与工厂间的纠纷,入国管理局特别批准将8个人的签证延长了一个月。期间8人找到工厂厂长川上忠男,谁知对方不仅拒绝支付加班费,还反要找8个人要房租。8个人拿着写有“川上忠男 支付400万加班费”的字条找到川上,对方气急败坏地将纸条当场撕毁,夺门而出。女工们追出门时,工厂的日本工人也追出,工人们居然帮着厂长对女工们破口大骂。 为还巨额借贷,无奈成为“黑户口”: 近年来,亚洲各国前往日本的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频频失踪。据日本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的统计显示,2002-2006年的5年时间内,共有9607人失踪。这一结果表明,以学习技能为名的研修制度已名存实亡,部分外国人到达日本后实为从事低薪工作,许多研修生为了寻找条件更为优越的工作场所而从原来的进修地“失踪”。日本入国管理局根据接受研修生机构提交的报告做出了一份统计,按失踪者的国籍来看,中国人最多,达4521人(占总人数的47.06%),其次为越南2674人和印尼1610人,分别占总人数的27.83%和16.76%。2002年的失踪人数为1376人,而到2003年这一数字已激增至2304人,2006年的失踪人数也高达2201人。 许多来日研修的中国研修生靠东拼西凑,才交上了中介费。这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第一年那是本钱费。也就是说,第一年的研修所得,都得用来还债,那是为了来日本的本钱–这一整年的劳力,是为了换来后面那两年。如果运气好,遇上一个不怎么克扣工资的中介组织和接收单位,靠后面的两年能攒出300万日元。 据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驻日本代表事务所首席代表刘江介绍,在日本研修生制度还不是引进劳动力的前提下,它并不是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中介”不适合研修生。中国研修生来日研修是因为中日双方政府有协议,日本政府指定的接受组合与中国政府指定的派遣公司是二级接受二级派遣,而在中国有日资、合资的日本企业可采取直接招聘研修生的方式。 那什么叫黑中介?黑中介就是从中搭桥以收费为目的,收了费用后具体事宜就什么都不管了,这种牵线搭桥收费的“黑中介”,现在已经成为中日研修生合作事业的一块心病,就像肿瘤似的,“黑中介”把中国研修生介绍到日本来,然后从中对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盘剥。这些“黑中介”已经引起中日媒体的高度关注,目前大家都在谴责这些“黑中介”,不尽早打掉这些“黑中介”,将给中国研修生带来很大的不便,让中国研修生出国的成本明显增加,也让日本接受单位的成本增加,中国研修生来日后不仅劳动强度增加,生活也更加艰苦。 目前日本企业接纳研修生方式,分为大企业直接招聘和中小企业事业协同组合团体接纳两种方式。眼下,日本中小企业对廉价劳动力需要高涨,导致团体接纳研修生剧增,占全体九成以上。这种团体接纳方式,正是将研修生当作劳动力来“黑中介”的温床,也彻底暴露出日本接纳研修生制度上“千疮百孔”,已经到了不得不修改的地步。 厚生劳动省研究会指出,部分接受外国人的团体通过向中小企业介绍劳动力收取中介费,从中受益。这些团体逐渐变成了中介机构,而外国人研修生、实习生回国后能否真正发挥学到的技能值得怀疑。外国人雇用问题专家、中京女子大学教授驹井洋批评说,接受团体大赚手续费,这是明显剥削,不能容忍这种以外国年轻人的血汗中饱私囊的欺骗制度继续扩大,要求尽早“废除”现行制度。 2008年度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发病比例,约是同龄日本人的两倍: 据日本《读卖新闻》、《每日新闻》、时事通讯社等媒体2009年6月23日报道,日本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22日向日本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提交了一份质疑书,要求对由于过苛的劳动环境而导致外国研修生、实习生过劳死的现状进行调查,并及早采取相应对策。但目前未得到政府具体答复。 该联络会是专门维护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的人权,并帮助其进行诉讼的日本民间律师组织。日本把第一年来日本工作的人称为研修生,按规定第一年不能加班;第二年变为技能实习生。媒体通常把研修生、实习生统称为研修生。 当天,来自中国的研修生丁建辉等3人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对媒体痛陈自己的遭遇:每月加班100到130个小时,月工资只有11万日元(约合7887元人民币),这样的工资在日本连起码的生活都无法保障。而且企业安排他住的地方竟是一个集装箱!企业还在去年年底突然解雇他。另一位名叫姜祥义的中国研修生则说,原先对方告诉他,到日本是从事木匠工作,实际上却从事对健康伤害极大的石棉清除工作。 一些研修生因长期背负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健康状态堪忧。据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负责为日本企业及经营者接收外国研修生提供指导与帮助)的统计,2008年度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死亡人数达到34人,比上年增13人,其中脑血管及心脏疾病高居死亡原因首位,共16人,发病比例约是同龄日本人的两倍。 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负责人之一的指宿昭一律师指出,研修生每月加班时间超过200小时的不在少数。因脑血管和心脏疾病死亡的人当中,很多其实是“过劳死”。他分析认为,2008年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死亡事件突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经济恶化的大背景下,许多报酬较高的日本雇员遭到解雇,导致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的工作负担过重。 多名研修生死亡,日本政府却不认真调查: 日本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研修制度,本意是让发展中国家人员学习技术,但近年来多次出现研修生指责遭企业剥削的事情,研修生起诉企业的案例日渐增多。研修生“过劳”等被侵权问题也引起日本社会的关注。今年3月,日本明石书店出版了《外国人研修生——时薪300日元的劳动者2》一书,实际上实习生时薪低于300日元(约合22元人民币)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而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07年发布最低工资标准,当时平均时薪是673日元。 日本的研修、技能制度本是日本和发展中国家实现“双赢”的制度,遗憾的是,它现在已经很大程度上背离了初衷。一些企业接收研修生的真实目的是使用廉价劳动力,造成频频侵犯研修生的人权。 日本政府对研修生问题很少正式表态。律师指宿昭一说:“我感到非常愤慨。日本政府接收研修生,应该为他们提供良好环境,让他们安全回国。但这么多研修生死亡,很多人可能是过劳死,政府却不认真调查。作为日本人,感到非常惭愧。” 在日外国人研修生与实习生中60%以上为中国人。有一群来自中国丹东的研修生在日本山口县的缝纫工厂工作,他们每月工资只有五六万日元,加班费每小时250到300日元。他们没有保险和任何其他福利待遇,手上也没有任何个人证件。工厂为了防止他们逃跑,连护照都没收了。工厂禁止在日本的中国朋友到公司来找他们,禁止令就贴在公司的大门上,条款最后一条是警告研修生们:如果违反规定就把他们送回国。更为糟糕的是,当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的调查员来工厂调查情况时,工厂为了应付调查,特意做了一张假的全体研修生工资表,上面记载的工资比实际高了一倍以上。 虽然日本受经济形势影响,失业率增加,很多日本人找不到工作,但对研修生待遇差、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遭遇,日本民间多持同情态度。因为研修生的“工作”日本人是不干的,被称为“3K”(即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的工作令日本劳动者“敬而远之”。 近年来日本许多民间团体为研修生仗义执言。去年6月,由家庭主妇组成的“彩虹团体”在熊本市成立,该团体专门倾听研修生的心声,为他们仗义执言。“彩虹团体”成员表示:我们要求外国人得到和日本人一样的报酬,向我们求助的外国人很多,真不理解一些企业和农家为什么要那样榨取外国人。我们要尽可能地为外国人说话。 去年夏天,在玉名市缝纫会社工作的外国实习生向“彩虹团体”反映,她们每月加班时间为200小时,已经3个月没有休息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该被折磨死了。”还有在当地农家干活的研修生,加班费只有400日元,研修生们说“我们被当作机器使用”。“彩虹团体”为此制作了实习生被侵权的资料,反映给劳动基准监督署。 制度到了彻底该检讨的时候: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就在日研修生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北京中日关系研究学者刘柠先生。刘柠先生表示,研修生从字面上很容易将其与研究生及日本大学中真正意义上的研修生混淆。然而事实上这里所说的研修生是日本特有的一种制度。从外国引进研修生,一方面是日本政府应该说它的出发点它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引进的一些研修生,让他们在日本的各个专业的领域,让他们来进修,不是在学校,主要是在企业。既是一边在工作,一边可以学到一些日本比较先进的一些技术,这个制度已经是存在多年了。在日本的大型知名企业中的研修生的确也是这样的,但是在日本的一些中小企业里所谓的研修生已经变质了。那些接收了所谓派遣研修生的这些日本中小企业,根本就不是打算让这些研修生在研修的,就是把他们当做一个廉价的劳动力来使用的。甚至连很微薄的工资都拿不到,这不是廉价的劳动力是什么呢?研修生大多从事的是日本人不愿从事的“3K工作”(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目前,日本政府对待这样的研修生问题所采取的态度是暧昧的。 日本作为一个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而且是亚洲最先进最文明的国家,研修生这样现正能够在这样的国家长期存在,这是非常不相称的。 我想,每个劳累过,努力过,艰辛过的研修生,技能生,都不想抱有任何遗憾的回到中国。 我的在日研修生生涯 我们现在的研修津贴大约一个月七万日元左右,在成为技能实习生后,一个月能领到十万以上左右的工资。也许对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算是高薪,但是对比日本员工,我们的工资少的可怜。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中国人 ,他们有一个华而不实的名字—-研修生。也许,你一看到这名字,会认为他们是高知识分子吧!您错了,要不怎么说他们的名字华而不实呢,虽然研修生与研究生仅一字之差,但是他们却有着天壤之别,而我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研修生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中国人呢?说白了,我们就是一群充斥在日本各行各业的打工者。首先,我们需要在中国经过一系列的选拔,其中包括中国相关部门的、日本相关部门的选拔。在通过之后,也就是选上了,还需要经过短期的语言培训,大约三个月左右。然后,向中国的相关部门递交有关材料领取签证,还需要得到日本的“在日居留资格证”。最后,再交纳四万元左右的手续费用,我们就可以坐着飞机漂洋过海,成为一名“光荣”的、肩负“使命”的在日研修生了。 我们肩负什么样的使命呢?在培训期间,我看过在日研修生的国家有关文件,详细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个大概:早在几十年前,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就签订一项协议,协议规定,由中国的工作单位派遣员工到日本相关企业,进行以学习日本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理念为目的的研修,日本相关企业为其提供研修场所,并为其支付研修津贴。研修以年满一年为限,在其通过了技能考核之后,转为技能实习生,企业以雇佣方式,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发放以日本最低工资保障为保障的工资。整个研修与技能实习过程,年满三年为止。结束技能实习后,不得在日逗留,必须立即回国。技能实习生在回国后,在未接到企业邀请的情况下,两年内不能再以研修为目的,进入日本。 综上所述,我们是以学习先进技术和先进理念为目的来日本的。其实,只不过是中国与日本的一种说辞而已。对中国来说,能挣去一笔可观的外汇,还能解决国内剩余的劳动力,这才是目的。日本国内的老龄化问题严重,能雇佣一批工资低廉、年轻力壮的中国人,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啊!既然皆大欢喜,又何乐不为呢! 对我们来说,钱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能研修什么呢?至少我是完不成国家交给我的“研修”使命,因为我的研修项目中国人早就会了。如果我回国后,国家问我有什么研修成果,恐怕我只能说:“对不起,我辱没了研修的使命。 我们现在的研修津贴大约一个月七万日元左右,在成为技能实习生后,一个月能领到十万以上左右的工资。也许对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算是高薪,但是对比日本员工,我们的工资少的可怜,现在我所在的公司据我所知,一般的员工都能领到二十五万以上的工资!!!!! 我们吃的是日本最清淡的饭菜,买廉价的食品,买减价的蔬菜。日本的物价昂贵,举两个例子,一颗白菜有时10到20元人民币,一瓶500ml的罐装啤酒也要15元左右人民币。我们一个月的工资面对如此昂贵的物价,不得不省吃俭用。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来挣钱,如果全部花掉的话,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啊!我的一个同事,每日以馒头、咸鸡蛋、咸菜就打发了一天的伙食,就连炒个菜都有些奢侈。没有取笑他的意思,倒是敬佩他,这种忍耐的精神是我做不到的。我倒是没觉得清贫,因为我在中国时,家里平常吃的和我现在差不了多少。有时候我们也会奢侈一下,买点好肉好菜打打馋虫,不过只是偶尔而已。 我们几乎不买衣服,身上穿的不是工作服就是从中国带来的。用我一同事的话说:“在这又不是在家,穿身好衣服给谁看啊?”爱美的女性也一样。走在大街上,一眼就能认出她们是中国人,原因有三:一是她们总是结伴而行,二是中国人有着和日本人大致相同的长相,三是她们穿的与日本人衣着光鲜艳丽有着鲜明的对比。其实,日本的衣服比中国贵不了多少,只是我们舍不得买。 一般研修企业都提供住宿,或租或盖。中国人讲究四海为家,对“住”倒是不太在意。我现在的“家”,还算不错,令我的朋友羡慕。两层的小楼,生活设施齐全。只是一月两万日元的住宿费,要比其他研修生贵一些。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公司给我们拉上了互联网,随时都可以上网。 我们的交通工具只有一样—–腿,因为我们只有11路车和自行车可以坐。我们在日本被告诫,不得驾驶机动车辆。 也许,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挣到了比中国相同行业多几倍的工资。也许,我们是不幸的,我们必须忍耐三年离乡背井的生活。我们还要忍耐日本同事时不时,似是而非的中国玩笑。比如,最经典的询问:“中国有这个吗?”更有甚者做过一超白痴举动,手里拿着中国产的电动工具问我:“中国有这东西吗?” 我们大多是初中学历,但我们也有梦想。有的想着挣了钱回家盖房子娶媳妇,有的想着挣点本钱回家做生意,有的想着挣了钱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有理想远大的,有理想现实的。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2014年4月5日
1分钟前 阅读:0
日本《东方时报》报道,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公布:在2010年4月至2011年3月的一年里,共有34名外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死亡。其中,中国人22名、印度尼西亚人4名、越南人4名、菲律宾人2名、蒙古国人和泰国人各1名。这在近些年的历史统计中为最高。 据国际研修协力机构调查,在死亡的34人中,有16个人死于心脏和大脑疾病,包括9名中国人,其中5人还不到30岁。调查显示在日外国研修生因大脑和心脏疾病死亡的比例比同龄日本人高出一倍。 6月22日,3名来自中国的研修生在日本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代表的陪同之下,在东京召开记者会,指责企业廉价雇用他们,强迫加班,劳动和居住条件恶劣,让他们从事危害健康的工作。 想去日本学习先进技术,并赚到更多的钱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沦为身陷日本乡间中小工厂的廉价劳动力。 2004年5月9日,9名赴日本德岛市打工的中国女研修生在其洗浴的地方发现了摄像头,遂报警。9名被偷窥的女研修生中小婕告诉记者,她们住的宿舍周围有很多象中国蔬菜大棚似的建筑,小婕她们说:“我们在这里是为日本老板搞兰花种植工作的。在这里冒着高温为日本老板拼命工作。由于出汗比较多,所以经常洗澡,洗完澡后喜欢在更衣处用电风扇吹吹风凉快一下,没有想到日本老板就把摄像镜头安装在我们更衣的地方。我们刚来的时候,日本老板一般一周只有两天留在公司值班,可是最近来日本老板一周有四天到六天呆在办公室不回家,原来是另有不良的企图啊。” 2005年,来自湖北的几名女实习生在日本山梨县的一个洗衣公司“研修”期间,被要求长时间加班,每半年只能休息三天,而得到的工资却只有协议的一半。该公司为了逃避检查,还逼迫她们写下领取了加班费和工资的伪证。 女实习生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要求老板改善待遇,但却遭到了公司的报复——被强行遣送回国。在女实习生们和公司抗争的过程中,有日本百姓看到了公司人员推打她们的一幕。 2006年2月,8名中国女性离开故乡家人,作为研修生远渡日本进入神户市一件缝纫工厂工作。谁知等待8个人的却是长达三年非人般的残酷劳动和无休止的疯狂剥削。 8名研修人员全部是26至38岁的已婚女性,而且都当了妈妈,每家有一个孩子。所在公司是位于神户市北区铃兰台东町的川上株式会社。 从2006年2月至2009年2的3年间,“川上株式会社”强迫从事缝纫工作的8名女工大量加班。他们被公司安排住在神户市郊区人烟稀少的山上的一间破旧的木屋里,8个人挤在二楼一间仅有10个榻榻米大小的小房子。但是就是这样一间破旧拥挤的房子,公司居然每月要收取每人22500日元的房租,8个人合计就是176000日元,这么高昂的房租在当地足可以租一整栋豪华别墅。 三年间8个人每天午休只有45分钟,晚餐时间居然仅有短短的15分钟,每天都加班到深夜,连周末也不能休息,每月加班时间累计将近200小时。其中一名女工介绍,加班到深夜时大家困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吃咖啡粉提神,忍着身体不适继续工作。 兵库县当地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12日元,加班费要加额25%为每小时最低890日元。但8名女工第一年作为研修生每小时的加班费只有285日元,第二年转为实习生后,每小时加班费仅有351.5日元,第三年每小时加班费也仅有440日元,连法律规定最低额的一半都不到,与法定加班费的差额,三年间每人合计达到400万日元。 2009年研修结束后,为了协助8个人解决与工厂间的纠纷,入国管理局特别批准将8个人的签证延长了一个月。期间8人找到工厂厂长川上忠男,谁知对方不仅拒绝支付加班费,还反要找8个人要房租。8个人拿着写有“川上忠男 支付400万加班费”的字条找到川上,对方气急败坏地将纸条当场撕毁,夺门而出。女工们追出门时,工厂的日本工人也追出,工人们居然帮着厂长对女工们破口大骂。 为还巨额借贷,无奈成为“黑户口”: 近年来,亚洲各国前往日本的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频频失踪。据日本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的统计显示,2002-2006年的5年时间内,共有9607人失踪。这一结果表明,以学习技能为名的研修制度已名存实亡,部分外国人到达日本后实为从事低薪工作,许多研修生为了寻找条件更为优越的工作场所而从原来的进修地“失踪”。日本入国管理局根据接受研修生机构提交的报告做出了一份统计,按失踪者的国籍来看,中国人最多,达4521人(占总人数的47.06%),其次为越南2674人和印尼1610人,分别占总人数的27.83%和16.76%。2002年的失踪人数为1376人,而到2003年这一数字已激增至2304人,2006年的失踪人数也高达2201人。 许多来日研修的中国研修生靠东拼西凑,才交上了中介费。这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第一年那是本钱费。也就是说,第一年的研修所得,都得用来还债,那是为了来日本的本钱–这一整年的劳力,是为了换来后面那两年。如果运气好,遇上一个不怎么克扣工资的中介组织和接收单位,靠后面的两年能攒出300万日元。 据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驻日本代表事务所首席代表刘江介绍,在日本研修生制度还不是引进劳动力的前提下,它并不是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中介”不适合研修生。中国研修生来日研修是因为中日双方政府有协议,日本政府指定的接受组合与中国政府指定的派遣公司是二级接受二级派遣,而在中国有日资、合资的日本企业可采取直接招聘研修生的方式。 那什么叫黑中介?黑中介就是从中搭桥以收费为目的,收了费用后具体事宜就什么都不管了,这种牵线搭桥收费的“黑中介”,现在已经成为中日研修生合作事业的一块心病,就像肿瘤似的,“黑中介”把中国研修生介绍到日本来,然后从中对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盘剥。这些“黑中介”已经引起中日媒体的高度关注,目前大家都在谴责这些“黑中介”,不尽早打掉这些“黑中介”,将给中国研修生带来很大的不便,让中国研修生出国的成本明显增加,也让日本接受单位的成本增加,中国研修生来日后不仅劳动强度增加,生活也更加艰苦。 目前日本企业接纳研修生方式,分为大企业直接招聘和中小企业事业协同组合团体接纳两种方式。眼下,日本中小企业对廉价劳动力需要高涨,导致团体接纳研修生剧增,占全体九成以上。这种团体接纳方式,正是将研修生当作劳动力来“黑中介”的温床,也彻底暴露出日本接纳研修生制度上“千疮百孔”,已经到了不得不修改的地步。 厚生劳动省研究会指出,部分接受外国人的团体通过向中小企业介绍劳动力收取中介费,从中受益。这些团体逐渐变成了中介机构,而外国人研修生、实习生回国后能否真正发挥学到的技能值得怀疑。外国人雇用问题专家、中京女子大学教授驹井洋批评说,接受团体大赚手续费,这是明显剥削,不能容忍这种以外国年轻人的血汗中饱私囊的欺骗制度继续扩大,要求尽早“废除”现行制度。 2008年度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发病比例,约是同龄日本人的两倍: 据日本《读卖新闻》、《每日新闻》、时事通讯社等媒体2009年6月23日报道,日本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22日向日本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提交了一份质疑书,要求对由于过苛的劳动环境而导致外国研修生、实习生过劳死的现状进行调查,并及早采取相应对策。但目前未得到政府具体答复。 该联络会是专门维护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的人权,并帮助其进行诉讼的日本民间律师组织。日本把第一年来日本工作的人称为研修生,按规定第一年不能加班;第二年变为技能实习生。媒体通常把研修生、实习生统称为研修生。 当天,来自中国的研修生丁建辉等3人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对媒体痛陈自己的遭遇:每月加班100到130个小时,月工资只有11万日元(约合7887元人民币),这样的工资在日本连起码的生活都无法保障。而且企业安排他住的地方竟是一个集装箱!企业还在去年年底突然解雇他。另一位名叫姜祥义的中国研修生则说,原先对方告诉他,到日本是从事木匠工作,实际上却从事对健康伤害极大的石棉清除工作。 一些研修生因长期背负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健康状态堪忧。据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负责为日本企业及经营者接收外国研修生提供指导与帮助)的统计,2008年度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死亡人数达到34人,比上年增13人,其中脑血管及心脏疾病高居死亡原因首位,共16人,发病比例约是同龄日本人的两倍。 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负责人之一的指宿昭一律师指出,研修生每月加班时间超过200小时的不在少数。因脑血管和心脏疾病死亡的人当中,很多其实是“过劳死”。他分析认为,2008年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死亡事件突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经济恶化的大背景下,许多报酬较高的日本雇员遭到解雇,导致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的工作负担过重。 多名研修生死亡,日本政府却不认真调查: 日本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研修制度,本意是让发展中国家人员学习技术,但近年来多次出现研修生指责遭企业剥削的事情,研修生起诉企业的案例日渐增多。研修生“过劳”等被侵权问题也引起日本社会的关注。今年3月,日本明石书店出版了《外国人研修生——时薪300日元的劳动者2》一书,实际上实习生时薪低于300日元(约合22元人民币)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而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07年发布最低工资标准,当时平均时薪是673日元。 日本的研修、技能制度本是日本和发展中国家实现“双赢”的制度,遗憾的是,它现在已经很大程度上背离了初衷。一些企业接收研修生的真实目的是使用廉价劳动力,造成频频侵犯研修生的人权。 日本政府对研修生问题很少正式表态。律师指宿昭一说:“我感到非常愤慨。日本政府接收研修生,应该为他们提供良好环境,让他们安全回国。但这么多研修生死亡,很多人可能是过劳死,政府却不认真调查。作为日本人,感到非常惭愧。” 在日外国人研修生与实习生中60%以上为中国人。有一群来自中国丹东的研修生在日本山口县的缝纫工厂工作,他们每月工资只有五六万日元,加班费每小时250到300日元。他们没有保险和任何其他福利待遇,手上也没有任何个人证件。工厂为了防止他们逃跑,连护照都没收了。工厂禁止在日本的中国朋友到公司来找他们,禁止令就贴在公司的大门上,条款最后一条是警告研修生们:如果违反规定就把他们送回国。更为糟糕的是,当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的调查员来工厂调查情况时,工厂为了应付调查,特意做了一张假的全体研修生工资表,上面记载的工资比实际高了一倍以上。 虽然日本受经济形势影响,失业率增加,很多日本人找不到工作,但对研修生待遇差、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遭遇,日本民间多持同情态度。因为研修生的“工作”日本人是不干的,被称为“3K”(即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的工作令日本劳动者“敬而远之”。 近年来日本许多民间团体为研修生仗义执言。去年6月,由家庭主妇组成的“彩虹团体”在熊本市成立,该团体专门倾听研修生的心声,为他们仗义执言。“彩虹团体”成员表示:我们要求外国人得到和日本人一样的报酬,向我们求助的外国人很多,真不理解一些企业和农家为什么要那样榨取外国人。我们要尽可能地为外国人说话。 去年夏天,在玉名市缝纫会社工作的外国实习生向“彩虹团体”反映,她们每月加班时间为200小时,已经3个月没有休息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该被折磨死了。”还有在当地农家干活的研修生,加班费只有400日元,研修生们说“我们被当作机器使用”。“彩虹团体”为此制作了实习生被侵权的资料,反映给劳动基准监督署。 制度到了彻底该检讨的时候: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就在日研修生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北京中日关系研究学者刘柠先生。刘柠先生表示,研修生从字面上很容易将其与研究生及日本大学中真正意义上的研修生混淆。然而事实上这里所说的研修生是日本特有的一种制度。从外国引进研修生,一方面是日本政府应该说它的出发点它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引进的一些研修生,让他们在日本的各个专业的领域,让他们来进修,不是在学校,主要是在企业。既是一边在工作,一边可以学到一些日本比较先进的一些技术,这个制度已经是存在多年了。在日本的大型知名企业中的研修生的确也是这样的,但是在日本的一些中小企业里所谓的研修生已经变质了。那些接收了所谓派遣研修生的这些日本中小企业,根本就不是打算让这些研修生在研修的,就是把他们当做一个廉价的劳动力来使用的。甚至连很微薄的工资都拿不到,这不是廉价的劳动力是什么呢?研修生大多从事的是日本人不愿从事的“3K工作”(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目前,日本政府对待这样的研修生问题所采取的态度是暧昧的。 日本作为一个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而且是亚洲最先进最文明的国家,研修生这样现正能够在这样的国家长期存在,这是非常不相称的。 我想,每个劳累过,努力过,艰辛过的研修生,技能生,都不想抱有任何遗憾的回到中国。 我的在日研修生生涯 我们现在的研修津贴大约一个月七万日元左右,在成为技能实习生后,一个月能领到十万以上左右的工资。也许对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算是高薪,但是对比日本员工,我们的工资少的可怜。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中国人 ,他们有一个华而不实的名字—-研修生。也许,你一看到这名字,会认为他们是高知识分子吧!您错了,要不怎么说他们的名字华而不实呢,虽然研修生与研究生仅一字之差,但是他们却有着天壤之别,而我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研修生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中国人呢?说白了,我们就是一群充斥在日本各行各业的打工者。首先,我们需要在中国经过一系列的选拔,其中包括中国相关部门的、日本相关部门的选拔。在通过之后,也就是选上了,还需要经过短期的语言培训,大约三个月左右。然后,向中国的相关部门递交有关材料领取签证,还需要得到日本的“在日居留资格证”。最后,再交纳四万元左右的手续费用,我们就可以坐着飞机漂洋过海,成为一名“光荣”的、肩负“使命”的在日研修生了。 我们肩负什么样的使命呢?在培训期间,我看过在日研修生的国家有关文件,详细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个大概:早在几十年前,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就签订一项协议,协议规定,由中国的工作单位派遣员工到日本相关企业,进行以学习日本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理念为目的的研修,日本相关企业为其提供研修场所,并为其支付研修津贴。研修以年满一年为限,在其通过了技能考核之后,转为技能实习生,企业以雇佣方式,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发放以日本最低工资保障为保障的工资。整个研修与技能实习过程,年满三年为止。结束技能实习后,不得在日逗留,必须立即回国。技能实习生在回国后,在未接到企业邀请的情况下,两年内不能再以研修为目的,进入日本。 综上所述,我们是以学习先进技术和先进理念为目的来日本的。其实,只不过是中国与日本的一种说辞而已。对中国来说,能挣去一笔可观的外汇,还能解决国内剩余的劳动力,这才是目的。日本国内的老龄化问题严重,能雇佣一批工资低廉、年轻力壮的中国人,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啊!既然皆大欢喜,又何乐不为呢! 对我们来说,钱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能研修什么呢?至少我是完不成国家交给我的“研修”使命,因为我的研修项目中国人早就会了。如果我回国后,国家问我有什么研修成果,恐怕我只能说:“对不起,我辱没了研修的使命。 我们现在的研修津贴大约一个月七万日元左右,在成为技能实习生后,一个月能领到十万以上左右的工资。也许对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算是高薪,但是对比日本员工,我们的工资少的可怜,现在我所在的公司据我所知,一般的员工都能领到二十五万以上的工资!!!!! 我们吃的是日本最清淡的饭菜,买廉价的食品,买减价的蔬菜。日本的物价昂贵,举两个例子,一颗白菜有时10到20元人民币,一瓶500ml的罐装啤酒也要15元左右人民币。我们一个月的工资面对如此昂贵的物价,不得不省吃俭用。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来挣钱,如果全部花掉的话,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啊!我的一个同事,每日以馒头、咸鸡蛋、咸菜就打发了一天的伙食,就连炒个菜都有些奢侈。没有取笑他的意思,倒是敬佩他,这种忍耐的精神是我做不到的。我倒是没觉得清贫,因为我在中国时,家里平常吃的和我现在差不了多少。有时候我们也会奢侈一下,买点好肉好菜打打馋虫,不过只是偶尔而已。 我们几乎不买衣服,身上穿的不是工作服就是从中国带来的。用我一同事的话说:“在这又不是在家,穿身好衣服给谁看啊?”爱美的女性也一样。走在大街上,一眼就能认出她们是中国人,原因有三:一是她们总是结伴而行,二是中国人有着和日本人大致相同的长相,三是她们穿的与日本人衣着光鲜艳丽有着鲜明的对比。其实,日本的衣服比中国贵不了多少,只是我们舍不得买。 一般研修企业都提供住宿,或租或盖。中国人讲究四海为家,对“住”倒是不太在意。我现在的“家”,还算不错,令我的朋友羡慕。两层的小楼,生活设施齐全。只是一月两万日元的住宿费,要比其他研修生贵一些。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公司给我们拉上了互联网,随时都可以上网。 我们的交通工具只有一样—–腿,因为我们只有11路车和自行车可以坐。我们在日本被告诫,不得驾驶机动车辆。 也许,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挣到了比中国相同行业多几倍的工资。也许,我们是不幸的,我们必须忍耐三年离乡背井的生活。我们还要忍耐日本同事时不时,似是而非的中国玩笑。比如,最经典的询问:“中国有这个吗?”更有甚者做过一超白痴举动,手里拿着中国产的电动工具问我:“中国有这东西吗?” 我们大多是初中学历,但我们也有梦想。有的想着挣了钱回家盖房子娶媳妇,有的想着挣点本钱回家做生意,有的想着挣了钱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有理想远大的,有理想现实的。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2014年4月5日 1分钟前 阅读:0 日本《东方时报》报道,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公布:在2010年4月至2011年3月的一年里,共有34名外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在日死亡。其中,中国人22名、印度尼西亚人4名、越南人4名、菲律宾人2名、蒙古国人和泰国人各1名。这在近些年的历史统计中为最高。 据国际研修协力机构调查,在死亡的34人中,有16个人死于心脏和大脑疾病,包括9名中国人,其中5人还不到30岁。调查显示在日外国研修生因大脑和心脏疾病死亡的比例比同龄日本人高出一倍。 6月22日,3名来自中国的研修生在日本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代表的陪同之下,在东京召开记者会,指责企业廉价雇用他们,强迫加班,劳动和居住条件恶劣,让他们从事危害健康的工作。 想去日本学习先进技术,并赚到更多的钱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沦为身陷日本乡间中小工厂的廉价劳动力。 2004年5月9日,9名赴日本德岛市打工的中国女研修生在其洗浴的地方发现了摄像头,遂报警。9名被偷窥的女研修生中小婕告诉记者,她们住的宿舍周围有很多象中国蔬菜大棚似的建筑,小婕她们说:“我们在这里是为日本老板搞兰花种植工作的。在这里冒着高温为日本老板拼命工作。由于出汗比较多,所以经常洗澡,洗完澡后喜欢在更衣处用电风扇吹吹风凉快一下,没有想到日本老板就把摄像镜头安装在我们更衣的地方。我们刚来的时候,日本老板一般一周只有两天留在公司值班,可是最近来日本老板一周有四天到六天呆在办公室不回家,原来是另有不良的企图啊。” 2005年,来自湖北的几名女实习生在日本山梨县的一个洗衣公司“研修”期间,被要求长时间加班,每半年只能休息三天,而得到的工资却只有协议的一半。该公司为了逃避检查,还逼迫她们写下领取了加班费和工资的伪证。 女实习生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要求老板改善待遇,但却遭到了公司的报复——被强行遣送回国。在女实习生们和公司抗争的过程中,有日本百姓看到了公司人员推打她们的一幕。 2006年2月,8名中国女性离开故乡家人,作为研修生远渡日本进入神户市一件缝纫工厂工作。谁知等待8个人的却是长达三年非人般的残酷劳动和无休止的疯狂剥削。 8名研修人员全部是26至38岁的已婚女性,而且都当了妈妈,每家有一个孩子。所在公司是位于神户市北区铃兰台东町的川上株式会社。 从2006年2月至2009年2的3年间,“川上株式会社”强迫从事缝纫工作的8名女工大量加班。他们被公司安排住在神户市郊区人烟稀少的山上的一间破旧的木屋里,8个人挤在二楼一间仅有10个榻榻米大小的小房子。但是就是这样一间破旧拥挤的房子,公司居然每月要收取每人22500日元的房租,8个人合计就是176000日元,这么高昂的房租在当地足可以租一整栋豪华别墅。 三年间8个人每天午休只有45分钟,晚餐时间居然仅有短短的15分钟,每天都加班到深夜,连周末也不能休息,每月加班时间累计将近200小时。其中一名女工介绍,加班到深夜时大家困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吃咖啡粉提神,忍着身体不适继续工作。 兵库县当地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12日元,加班费要加额25%为每小时最低890日元。但8名女工第一年作为研修生每小时的加班费只有285日元,第二年转为实习生后,每小时加班费仅有351.5日元,第三年每小时加班费也仅有440日元,连法律规定最低额的一半都不到,与法定加班费的差额,三年间每人合计达到400万日元。 2009年研修结束后,为了协助8个人解决与工厂间的纠纷,入国管理局特别批准将8个人的签证延长了一个月。期间8人找到工厂厂长川上忠男,谁知对方不仅拒绝支付加班费,还反要找8个人要房租。8个人拿着写有“川上忠男 支付400万加班费”的字条找到川上,对方气急败坏地将纸条当场撕毁,夺门而出。女工们追出门时,工厂的日本工人也追出,工人们居然帮着厂长对女工们破口大骂。 为还巨额借贷,无奈成为“黑户口”: 近年来,亚洲各国前往日本的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频频失踪。据日本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的统计显示,2002-2006年的5年时间内,共有9607人失踪。这一结果表明,以学习技能为名的研修制度已名存实亡,部分外国人到达日本后实为从事低薪工作,许多研修生为了寻找条件更为优越的工作场所而从原来的进修地“失踪”。日本入国管理局根据接受研修生机构提交的报告做出了一份统计,按失踪者的国籍来看,中国人最多,达4521人(占总人数的47.06%),其次为越南2674人和印尼1610人,分别占总人数的27.83%和16.76%。2002年的失踪人数为1376人,而到2003年这一数字已激增至2304人,2006年的失踪人数也高达2201人。 许多来日研修的中国研修生靠东拼西凑,才交上了中介费。这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第一年那是本钱费。也就是说,第一年的研修所得,都得用来还债,那是为了来日本的本钱–这一整年的劳力,是为了换来后面那两年。如果运气好,遇上一个不怎么克扣工资的中介组织和接收单位,靠后面的两年能攒出300万日元。 据中国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驻日本代表事务所首席代表刘江介绍,在日本研修生制度还不是引进劳动力的前提下,它并不是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中介”不适合研修生。中国研修生来日研修是因为中日双方政府有协议,日本政府指定的接受组合与中国政府指定的派遣公司是二级接受二级派遣,而在中国有日资、合资的日本企业可采取直接招聘研修生的方式。 那什么叫黑中介?黑中介就是从中搭桥以收费为目的,收了费用后具体事宜就什么都不管了,这种牵线搭桥收费的“黑中介”,现在已经成为中日研修生合作事业的一块心病,就像肿瘤似的,“黑中介”把中国研修生介绍到日本来,然后从中对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盘剥。这些“黑中介”已经引起中日媒体的高度关注,目前大家都在谴责这些“黑中介”,不尽早打掉这些“黑中介”,将给中国研修生带来很大的不便,让中国研修生出国的成本明显增加,也让日本接受单位的成本增加,中国研修生来日后不仅劳动强度增加,生活也更加艰苦。 目前日本企业接纳研修生方式,分为大企业直接招聘和中小企业事业协同组合团体接纳两种方式。眼下,日本中小企业对廉价劳动力需要高涨,导致团体接纳研修生剧增,占全体九成以上。这种团体接纳方式,正是将研修生当作劳动力来“黑中介”的温床,也彻底暴露出日本接纳研修生制度上“千疮百孔”,已经到了不得不修改的地步。 厚生劳动省研究会指出,部分接受外国人的团体通过向中小企业介绍劳动力收取中介费,从中受益。这些团体逐渐变成了中介机构,而外国人研修生、实习生回国后能否真正发挥学到的技能值得怀疑。外国人雇用问题专家、中京女子大学教授驹井洋批评说,接受团体大赚手续费,这是明显剥削,不能容忍这种以外国年轻人的血汗中饱私囊的欺骗制度继续扩大,要求尽早“废除”现行制度。 2008年度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发病比例,约是同龄日本人的两倍: 据日本《读卖新闻》、《每日新闻》、时事通讯社等媒体2009年6月23日报道,日本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22日向日本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提交了一份质疑书,要求对由于过苛的劳动环境而导致外国研修生、实习生过劳死的现状进行调查,并及早采取相应对策。但目前未得到政府具体答复。 该联络会是专门维护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的人权,并帮助其进行诉讼的日本民间律师组织。日本把第一年来日本工作的人称为研修生,按规定第一年不能加班;第二年变为技能实习生。媒体通常把研修生、实习生统称为研修生。 当天,来自中国的研修生丁建辉等3人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对媒体痛陈自己的遭遇:每月加班100到130个小时,月工资只有11万日元(约合7887元人民币),这样的工资在日本连起码的生活都无法保障。而且企业安排他住的地方竟是一个集装箱!企业还在去年年底突然解雇他。另一位名叫姜祥义的中国研修生则说,原先对方告诉他,到日本是从事木匠工作,实际上却从事对健康伤害极大的石棉清除工作。 一些研修生因长期背负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健康状态堪忧。据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负责为日本企业及经营者接收外国研修生提供指导与帮助)的统计,2008年度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死亡人数达到34人,比上年增13人,其中脑血管及心脏疾病高居死亡原因首位,共16人,发病比例约是同龄日本人的两倍。 外国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负责人之一的指宿昭一律师指出,研修生每月加班时间超过200小时的不在少数。因脑血管和心脏疾病死亡的人当中,很多其实是“过劳死”。他分析认为,2008年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死亡事件突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经济恶化的大背景下,许多报酬较高的日本雇员遭到解雇,导致外国研修生与实习生的工作负担过重。 多名研修生死亡,日本政府却不认真调查: 日本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研修制度,本意是让发展中国家人员学习技术,但近年来多次出现研修生指责遭企业剥削的事情,研修生起诉企业的案例日渐增多。研修生“过劳”等被侵权问题也引起日本社会的关注。今年3月,日本明石书店出版了《外国人研修生——时薪300日元的劳动者2》一书,实际上实习生时薪低于300日元(约合22元人民币)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而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07年发布最低工资标准,当时平均时薪是673日元。 日本的研修、技能制度本是日本和发展中国家实现“双赢”的制度,遗憾的是,它现在已经很大程度上背离了初衷。一些企业接收研修生的真实目的是使用廉价劳动力,造成频频侵犯研修生的人权。 日本政府对研修生问题很少正式表态。律师指宿昭一说:“我感到非常愤慨。日本政府接收研修生,应该为他们提供良好环境,让他们安全回国。但这么多研修生死亡,很多人可能是过劳死,政府却不认真调查。作为日本人,感到非常惭愧。” 在日外国人研修生与实习生中60%以上为中国人。有一群来自中国丹东的研修生在日本山口县的缝纫工厂工作,他们每月工资只有五六万日元,加班费每小时250到300日元。他们没有保险和任何其他福利待遇,手上也没有任何个人证件。工厂为了防止他们逃跑,连护照都没收了。工厂禁止在日本的中国朋友到公司来找他们,禁止令就贴在公司的大门上,条款最后一条是警告研修生们:如果违反规定就把他们送回国。更为糟糕的是,当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的调查员来工厂调查情况时,工厂为了应付调查,特意做了一张假的全体研修生工资表,上面记载的工资比实际高了一倍以上。 虽然日本受经济形势影响,失业率增加,很多日本人找不到工作,但对研修生待遇差、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遭遇,日本民间多持同情态度。因为研修生的“工作”日本人是不干的,被称为“3K”(即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的工作令日本劳动者“敬而远之”。 近年来日本许多民间团体为研修生仗义执言。去年6月,由家庭主妇组成的“彩虹团体”在熊本市成立,该团体专门倾听研修生的心声,为他们仗义执言。“彩虹团体”成员表示:我们要求外国人得到和日本人一样的报酬,向我们求助的外国人很多,真不理解一些企业和农家为什么要那样榨取外国人。我们要尽可能地为外国人说话。 去年夏天,在玉名市缝纫会社工作的外国实习生向“彩虹团体”反映,她们每月加班时间为200小时,已经3个月没有休息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该被折磨死了。”还有在当地农家干活的研修生,加班费只有400日元,研修生们说“我们被当作机器使用”。“彩虹团体”为此制作了实习生被侵权的资料,反映给劳动基准监督署。 制度到了彻底该检讨的时候: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就在日研修生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北京中日关系研究学者刘柠先生。刘柠先生表示,研修生从字面上很容易将其与研究生及日本大学中真正意义上的研修生混淆。然而事实上这里所说的研修生是日本特有的一种制度。从外国引进研修生,一方面是日本政府应该说它的出发点它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引进的一些研修生,让他们在日本的各个专业的领域,让他们来进修,不是在学校,主要是在企业。既是一边在工作,一边可以学到一些日本比较先进的一些技术,这个制度已经是存在多年了。在日本的大型知名企业中的研修生的确也是这样的,但是在日本的一些中小企业里所谓的研修生已经变质了。那些接收了所谓派遣研修生的这些日本中小企业,根本就不是打算让这些研修生在研修的,就是把他们当做一个廉价的劳动力来使用的。甚至连很微薄的工资都拿不到,这不是廉价的劳动力是什么呢?研修生大多从事的是日本人不愿从事的“3K工作”(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目前,日本政府对待这样的研修生问题所采取的态度是暧昧的。 日本作为一个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而且是亚洲最先进最文明的国家,研修生这样现正能够在这样的国家长期存在,这是非常不相称的。 我想,每个劳累过,努力过,艰辛过的研修生,技能生,都不想抱有任何遗憾的回到中国。 我的在日研修生生涯 我们现在的研修津贴大约一个月七万日元左右,在成为技能实习生后,一个月能领到十万以上左右的工资。也许对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算是高薪,但是对比日本员工,我们的工资少的可怜。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中国人 ,他们有一个华而不实的名字—-研修生。也许,你一看到这名字,会认为他们是高知识分子吧!您错了,要不怎么说他们的名字华而不实呢,虽然研修生与研究生仅一字之差,但是他们却有着天壤之别,而我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研修生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中国人呢?说白了,我们就是一群充斥在日本各行各业的打工者。首先,我们需要在中国经过一系列的选拔,其中包括中国相关部门的、日本相关部门的选拔。在通过之后,也就是选上了,还需要经过短期的语言培训,大约三个月左右。然后,向中国的相关部门递交有关材料领取签证,还需要得到日本的“在日居留资格证”。最后,再交纳四万元左右的手续费用,我们就可以坐着飞机漂洋过海,成为一名“光荣”的、肩负“使命”的在日研修生了。 我们肩负什么样的使命呢?在培训期间,我看过在日研修生的国家有关文件,详细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个大概:早在几十年前,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就签订一项协议,协议规定,由中国的工作单位派遣员工到日本相关企业,进行以学习日本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理念为目的的研修,日本相关企业为其提供研修场所,并为其支付研修津贴。研修以年满一年为限,在其通过了技能考核之后,转为技能实习生,企业以雇佣方式,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发放以日本最低工资保障为保障的工资。整个研修与技能实习过程,年满三年为止。结束技能实习后,不得在日逗留,必须立即回国。技能实习生在回国后,在未接到企业邀请的情况下,两年内不能再以研修为目的,进入日本。 综上所述,我们是以学习先进技术和先进理念为目的来日本的。其实,只不过是中国与日本的一种说辞而已。对中国来说,能挣去一笔可观的外汇,还能解决国内剩余的劳动力,这才是目的。日本国内的老龄化问题严重,能雇佣一批工资低廉、年轻力壮的中国人,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啊!既然皆大欢喜,又何乐不为呢! 对我们来说,钱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能研修什么呢?至少我是完不成国家交给我的“研修”使命,因为我的研修项目中国人早就会了。如果我回国后,国家问我有什么研修成果,恐怕我只能说:“对不起,我辱没了研修的使命。 我们现在的研修津贴大约一个月七万日元左右,在成为技能实习生后,一个月能领到十万以上左右的工资。也许对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算是高薪,但是对比日本员工,我们的工资少的可怜,现在我所在的公司据我所知,一般的员工都能领到二十五万以上的工资!!!!! 我们吃的是日本最清淡的饭菜,买廉价的食品,买减价的蔬菜。日本的物价昂贵,举两个例子,一颗白菜有时10到20元人民币,一瓶500ml的罐装啤酒也要15元左右人民币。我们一个月的工资面对如此昂贵的物价,不得不省吃俭用。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来挣钱,如果全部花掉的话,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啊!我的一个同事,每日以馒头、咸鸡蛋、咸菜就打发了一天的伙食,就连炒个菜都有些奢侈。没有取笑他的意思,倒是敬佩他,这种忍耐的精神是我做不到的。我倒是没觉得清贫,因为我在中国时,家里平常吃的和我现在差不了多少。有时候我们也会奢侈一下,买点好肉好菜打打馋虫,不过只是偶尔而已。 我们几乎不买衣服,身上穿的不是工作服就是从中国带来的。用我一同事的话说:“在这又不是在家,穿身好衣服给谁看啊?”爱美的女性也一样。走在大街上,一眼就能认出她们是中国人,原因有三:一是她们总是结伴而行,二是中国人有着和日本人大致相同的长相,三是她们穿的与日本人衣着光鲜艳丽有着鲜明的对比。其实,日本的衣服比中国贵不了多少,只是我们舍不得买。 一般研修企业都提供住宿,或租或盖。中国人讲究四海为家,对“住”倒是不太在意。我现在的“家”,还算不错,令我的朋友羡慕。两层的小楼,生活设施齐全。只是一月两万日元的住宿费,要比其他研修生贵一些。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公司给我们拉上了互联网,随时都可以上网。 我们的交通工具只有一样—–腿,因为我们只有11路车和自行车可以坐。我们在日本被告诫,不得驾驶机动车辆。 也许,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挣到了比中国相同行业多几倍的工资。也许,我们是不幸的,我们必须忍耐三年离乡背井的生活。我们还要忍耐日本同事时不时,似是而非的中国玩笑。比如,最经典的询问:“中国有这个吗?”更有甚者做过一超白痴举动,手里拿着中国产的电动工具问我:“中国有这东西吗?” 我们大多是初中学历,但我们也有梦想。有的想着挣了钱回家盖房子娶媳妇,有的想着挣点本钱回家做生意,有的想着挣了钱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有理想远大的,有理想现实的。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有一个想法

  1. 这7个日本地方没去?等于你没来过日本!

    日本一直是一个很心仪的旅行目的地。

    东京、大阪,北海道、京都,各有各的味道。

    在北海道生活,0k!

    周游世界,心在旅途。

    Episode 1 、清水寺,京都:

    清水寺是日本京都最古老、最知名的佛教寺庙。
    目前的主建筑是德川幕府【编者注:日本第三个封建军事政权】于1633年所建。

    这里,最早的清水寺建筑应该要追溯到公元798年。
    清水寺坐落于音羽山之上,以周围秀丽的风景著称。
    清水寺得名于脚下的清水瀑布,瀑布高13米。
    这里曾经一度允许游人们从寺庙窗口跳下,直入水中。
    出于安全问题的考虑,这种行为,现在已被严令禁止。
    “从清水寺跳下”这句话,已经成为“做事大胆”的代名词,作为日本俗语流传下来。

    Episode 2 、姬路城,姬路:

    姬路城(姬路乔)是日本保存最为完好的城堡之一,始建于1331年,不同于广岛和大阪城堡,姬路城在二战期间并没有受到破坏,被公认为日本最伟大的三大城堡之一,与松本城和熊本城齐名。

    城堡周边,地势平缓,是理想的军事要塞之地。
    除了厚厚的砖墙以外,其内部仿若迷宫般的通道和小径是迷惑敌方的重要防御系统。

    游客们可以乘坐新干线,从京都或广岛,到达姬路城,车站离城堡,仅几步之遥。

    Episode 3 和平公园,广岛:

    1945年8月6日,日本广岛上空,一枚原子弹无情的落下,烟尘落定之后,仅剩一片废墟。
    日本政府在广岛重建过程中,决定:保留原爆屋顶(原子弹爆炸遗址),以时刻提醒和告诫人们战争的残酷,原爆屋顶成为和平公园的中心。
    作为原子弹爆心投影点,这片美丽的公园曾经目睹了10万人瞬间丧生的惨剧。

    和平公园一直吸引着各国游客们来此参观,它的存在是对逝者的铭记与追思,是对未来和平的真诚向往。

    除了原爆屋顶,园内设有罹难孩童纪念碑、和平图书馆、和平博物馆,园内的“和平之火”夜夜不息,“和平之钟”被无数鄙夷战争的人们敲响,钟声回荡在广岛上空。

    Episode 4 金阁寺,京都:

    金阁寺是日本最美丽的建筑之一,于1397年以足利义满将军【室町幕府第三代将军】之名所建,专为举办佛教纪念活动所设。
    金阁寺至高的两层楼,被金叶全部包裹,金阁寺因此得名。

    1950年,金阁寺被一个日本疯和尚付之一炬,后于1955年重建,阁亭和周围的花园池塘,是日本最美丽的取景地之一。

    Episode 5 新干线:

    在日本,没有子弹头列车,可谓寸步难行。

    新干线是日本复杂铁路系统的中心。
    实际上,日本大多列车们仍是普通列车。
    只有新干线一直秉承着迅速第一的理念,以一套独立的铁路运输系统,引领指挥着整个日本交通网。
    新干线列车最高时速可达300千米每小时(180英里每小时),全程无任何道路和铁路与其交错。
    这种速度如果出了事故,那就是毁灭性的。

    这条线路覆盖日本的大部分地区,南至鹿儿岛,北到八户,都可以乘坐到高速新干线。

    Episode 6 富士山:

    日本七大奇迹榜单,若没有富士山怎么可能!
    富士山是日本最高的山峰,是日本国家的象征。
    在描画日本的无数艺术作品中,无不见富士山的影子。
    富士山实际上是一座层状活火山。
    自1707年以来,它就未再爆发过。

    每年有大约20万人攀登富士山,富士山成为日本最著名的旅游景点。
    若天气晴朗,您在东京市区,就能眺望到富士山顶。
    富士山的攀登旺季是每年的7月和8月,游客们从东京出发,可轻易的到达富士山脚下。

    Episode 7 福冈拉面:

    日本料理一直跻身于世界顶级料理前列。寿司作为独特的日本料理,受到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和喜爱。
    少有人知的是,日本最流行的主食,其实是拉面。

    源自中国的拉面,于19世纪的明治时期,在日本,逐渐流行起来。
    许多西方人都认为,日本拉面与方便面差不太多。
    实际上,两者大相径庭。

    据说,拉面,最初由中国商人,带往日本福冈。
    福冈拉面,以其丰富的用料和种类,受到广大日本人的喜爱,其中,以豚骨拉面最为知名。
    如果你不相信面条能成为奇迹,那是因为:你还没去过日本。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享乐、享受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