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1分钟前 阅读:0 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报道,就4名原中国研修生被强迫从事低工资、长时间劳动案,日本名古屋地方法院的审判长于29日判处接纳研修生的窗口机构和研修生从业的缝纫厂赔偿100万日元,并命令缝纫厂支付13280万日元的拖欠工资。 现在,窗口机构在一年的研修期间,有义务监督研修生的从业企业,但从2012年7月起,监督义务将延长到研修期间后的两年技能实习期间。 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指出“只是名义上的研修,实际上是劳动”,并认定窗口机构的责任,称“没有对研修生的从业企业进行充分的监督,向入国管理局的报告,极不充分,与事实不符”,判断:在研修生的技能实习期间,“导致了企业违法行为持续”。 据悉,4名女研修生们的年龄在22~25岁之间,她们于2011年4月至7月,来到日本。从事了低工资、从早8点半,到凌晨3点的缝纫工作。一个月的休息日,只有2、3天。 据外国人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介绍,该协会正在处理的研修生的类似案件,现在,无数起。 我们《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认为:中国派遣机构只是片面将日本研修生制度作为一种劳动力输出手段;日本雇佣方片面将研修生作为一种廉价劳动力。这是目前研修生问题的所在。 对于现在研修生制度所存在的这些问题,我们希望:与中国有关方面,取得密切的联系。希望中国大陆国内派遣机构完善自己的职能,教育出国研修人员明确目的。来日本,不仅仅是打工,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学习日本先进的技术和知识,遵守日本的各项法律法规。 对于日本雇佣方面,我们希望:要自觉遵守日本劳动法和有关研修生制度。对于违反有关日本劳动法及日本研修生有关制度的雇佣者,我们会向雇佣者提出我们自己的意见,督促,让其尽快改进。如果执迷不悟,不思悔改,在日本研修生支援联合会,以联合会名义,对其进行正式交涉。

2014年3月28日
1分钟前 阅读:0
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报道,就4名原中国研修生被强迫从事低工资、长时间劳动案,日本名古屋地方法院的审判长于29日判处接纳研修生的窗口机构和研修生从业的缝纫厂赔偿100万日元,并命令缝纫厂支付13280万日元的拖欠工资。 现在,窗口机构在一年的研修期间,有义务监督研修生的从业企业,但从2012年7月起,监督义务将延长到研修期间后的两年技能实习期间。 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指出“只是名义上的研修,实际上是劳动”,并认定窗口机构的责任,称“没有对研修生的从业企业进行充分的监督,向入国管理局的报告,极不充分,与事实不符”,判断:在研修生的技能实习期间,“导致了企业违法行为持续”。 据悉,4名女研修生们的年龄在22~25岁之间,她们于2011年4月至7月,来到日本。从事了低工资、从早8点半,到凌晨3点的缝纫工作。一个月的休息日,只有2、3天。 据外国人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介绍,该协会正在处理的研修生的类似案件,现在,无数起。 我们《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认为:中国派遣机构只是片面将日本研修生制度作为一种劳动力输出手段;日本雇佣方片面将研修生作为一种廉价劳动力。这是目前研修生问题的所在。 对于现在研修生制度所存在的这些问题,我们希望:与中国有关方面,取得密切的联系。希望中国大陆国内派遣机构完善自己的职能,教育出国研修人员明确目的。来日本,不仅仅是打工,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学习日本先进的技术和知识,遵守日本的各项法律法规。 对于日本雇佣方面,我们希望:要自觉遵守日本劳动法和有关研修生制度。对于违反有关日本劳动法及日本研修生有关制度的雇佣者,我们会向雇佣者提出我们自己的意见,督促,让其尽快改进。如果执迷不悟,不思悔改,在日本研修生支援联合会,以联合会名义,对其进行正式交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