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在巴黎书展上,签售也是一个神圣的环节。现场的一位漫画家,用五分钟时间为读者在扉页上画一幅漫画。 等等,给你的书上画幅漫画! 2014年3月23日下午,天文学家、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皮埃尔·雷纳来到巴黎书展,带着他的新书《月亮的阴影与001协和飞机》做演讲。这本书记录的是皮埃尔·雷纳40年前乘坐协和飞机追踪日全食的经历,在整个飞行过程中,他作了五项科学记录,有些结果,是在数年后,才在天文界被证实。当年,驾机完成这一震惊了天文学界壮举的年轻人,如今,他们都已经是这样的白发苍苍的老人。 “不管有没有新书出版,我每年都会来,喜欢这里自由交流的气氛。”皮埃尔·雷纳说。 皮埃尔·雷纳的演讲,只是巴黎书展500场演讲和讨论会中的一个。在书展按照出版内容划分的各个不同区域里,都有这样的讲座在同时进行。作家们大多穿着休闲。但,他们话题严肃,读者听得认真。 第34届巴黎书展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举行,在书展的四天时间里,参观人达到20万人次。巴黎书展从最初的不到5000平方米,发展到现在的5万平方米,扩大的,不仅是空间,作为欧洲最有影响的书展之一,巴黎书展有别于偏重版权交易的法兰克福书展,它更偏向于读者,其运作娴熟有序。如今,已是欧洲参加人数最多的大型书展。 签售是神圣的环节。在现场看到:一位漫画家会用五分钟时间,为读者在扉页上,画一幅漫画。在伽里玛出版社的签售台前,作者和读者像老朋友一样交流。有的交谈和签名,长达七八分钟,排着长队的读者,人们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演讲结束后,皮埃尔·雷纳赶到本次书展主宾国阿根廷的展区,用法文写作的阿根廷小说家劳拉·阿尔科巴正在那里,她签售她的新书。为了躲避迫害,劳拉·阿尔科巴七岁时跟随母亲,流亡到法国,避难,同情左翼人士的皮埃尔·雷纳,为劳拉·阿尔科巴母女俩在巴黎提供了庇护所,两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劳拉·阿尔科巴的小说《白色公园》,写的,就是她幼年时,从阿根廷,逃亡到法国的经历。 阿根廷作家代表团中,既有劳拉·阿尔科巴和2013年参加过上海写作计划、《吃鸟的女孩》的作者萨曼塔·施维伯林这样的年轻小说家,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作家,更受瞩目的是经典作家,女摄影家莎拉·法西奥为博尔赫斯、科塔萨尔等拉美作家拍摄的多本肖像摄影集,颇受关注。 真正的明星,当推多年前,在巴黎去世的作家胡利奥·科塔萨尔。2014年,是胡利奥·科塔萨尔诞辰一百周年,阿根廷为此,搭建了一座巨大的椭圆形展台,用一个墙面的多幅漫画,表现胡利奥·科塔萨尔的生平和创作道路,大眼睛、络腮胡子的小说家,经过漫画处理后,他的形象更为亲切生动。漫画数量较多,直到23日傍晚,漫画家爬在木梯上,为漫画着色。另外一面墙上,是胡利奥·科塔萨尔的生平照片。展厅中央的一个玻璃柜子里,陈列着胡利奥·科塔萨尔创作《跳房子》的笔记本,在旁边的电子屏幕上,通过触摸翻页,可以看到笔记本的全貌。 阿根廷展台对面是主宾城市的展台,巴黎书展从2011年起,设立主宾市,2014年的主宾城市是上海。上海展台以“魅力上海,美丽中国”为主题,近20位中国作家们在书展上亮相。王安忆等人的作品,都有相当数量,被翻译成了法文出版。2013年,广受好评的长篇小说《繁花》,受到包括门槛出版社在内的多家出版社的关注。如何将这本大部头小说,翻译成法文?是一大难题。著名汉学家、莫言小说的法文译者尚德兰对《繁花》作者金宇澄说:翻译成法文,篇幅,至少要多出一倍。 书展第一天,王安忆在题为《上海:文学之城》的演讲中,她形容她自己的创作:“在上海写作,有时候,是很愚蠢的职业,写作给我们的回报,非常微薄。所以,在上海写作,只有一个理由,我们非常喜欢写作。它可以使我们在幻想中生活。因为:上海是一个现实、非常强大的城市。有时候,我们的幻想非常脆弱。所以,在上海写作的人,都经得起失败。” 每位进出书展的参观者,都会看到:一个老者站在大门入口处,他举着普鲁斯特作品朗读会的招贴,反复吆喝着“马塞尔·普鲁斯特、马塞尔·普鲁斯特”。不远处的地铁车站外,挂在铁栏杆上的普鲁斯特肖像,正随着风雨飘摇。在巴黎如此当街吆喝的,不会是当下时髦的流行作家,只能是经得起失败的、脆弱的普鲁斯特。 2014年2月,巴黎书展主席孟泰屹(Vincent Montagne)来到上海推广巴黎书展时,他使用的,就已经是印着他中文名字的名片,他同时是法国国家出版业联合会主席。巴黎书展期间。 巴黎书展主席孟泰屹。 书展不是一个卖书的地方: 你说过“上海作家将借此提高在法知晓度”,巴黎书展几天下来,这个目标完成得如何? 孟泰屹:巴黎书展在2004年,就把中国作为主宾国,法国所有的大出版社,都跟我一起,去过北京,北京书展让我们很受震动。十年之后,中文几乎成了所有国家争相翻译的语言。法国作家的作品,被翻译成中文;中国作家的作品,翻译成法文。进步很快,特别是:上海作家的翻译介绍,更是明显。这种出版社和出版社、作家和作家之间的交流,是一种缓慢,但却可靠的互动。35年前,法国电视为了赢得更多的观众,开始播放日本动画片;35年后,日本的动漫书在法国已经非常流行,从零,发展到现在的1500万册。这明显应该有很长的过程,来消化外来的文化。所以,(介绍中国作家)十年的时间,已经算很快了,我觉得:很光荣。 法国是一个阅读大国,在地铁、咖啡馆、公园,都可以看到很多人在读书,这种全民的阅读习惯是怎样形成的? 孟泰屹:教育。在法国对文学、对作家,有着极大的尊敬,这样的传统,有着悠久的历史。阅读是一个国家的事业,读一本书,对于建立完善人格的人格,有很大的帮助。而且,会给予我们每一个人内在的选择的自由。 但,巴黎现在,有很多书店都消失了。 孟泰屹:因为,欧洲遭遇到经济危机,书店赚到的钱,越来越少,生存变得不容易。另外,一家经营书店多年的老板,他尽管对书有热情,但,如果他退休或者去世了,不太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接替他,所以,要考虑的是,怎么样把那些书店,传给年轻的一代?其实,巴黎剩下的书店,还是不少的。 书店减少,不一定是数字出版物冲击的缘故,还在于我们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辞书和百科全书的出版减少了。因为:片断的知识,上网都可以找到。但是,互联网对文学、对小说,没有什么影响。 法国法律规定,无论是大小书店,书的价钱,都是一样的。在网络商店卖的书和实体书店的价格,也是一样的。从网上订书,是纸质书的价钱,是一样。如果是数字书,就会便宜30%到40%。 数字出版物会影响纸质书的销量吗? 孟泰屹:数字出版物比较便宜,但,它们不是纸。这是两种不一样的东西,可能有一天,你买书的时候,既买纸质书,也买电子书。在家里摸着那些纸,就很舒服。如果旅行的话,带着纸质书,会不方便。那么,就看电子书。 你曾经说过:巴黎书展最大的价值,就是让孩子们体验到现场阅读的乐趣。这些现场的互动,是怎么去设计和去完成的? 孟泰屹:在书展的四天时间内,如何把35000个孩子们和3500个作家们联系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组织了500场演讲和讨论会,还有一个朗读比赛,每一个参赛的孩子,他们有三四分钟时间,朗读一位法国作家的作品,朗诵得最好的孩子,获得的奖品是书。巴黎书展吸引的,是巴黎及附近地区的孩子们。到了6月,会有全国范围的朗读比赛,全法国的孩子们都可以来参加,全国比赛的优胜者,会被请到广播电台一个很重要的节目,朗读他们喜爱的作品,分享他们阅读的乐趣。 让大家感兴趣,还有什么秘诀? 孟泰屹:今天早上,我在书展,碰到一个14岁的女孩,她要找厨艺方面的书,我就带她去陈列厨艺图书的展台,那里,正好有大厨在现场演示,她看了很开心。电视节目会有厨艺比赛的节目,观众看了,就会到书店和书展,来找相关的图书。读者对厨艺有兴趣,书展就应该有厨艺的书;读者对赛马有兴趣,书展就应该有赛马的书。所以,不要排斥媒体,媒体可以互相补充。 有人说,书卖不出去!事实不是这样的。文化是热情的事业,出版也是这样,要让读者感兴趣,书展要呼应那些对知识有兴趣的人们,满足他们的要求。书展不是一个卖书的地方,要有主题,还要有作家,让读者有机会,了解作家,让他们有机会,面对面地交流。我们会邀请名人和作家,来推荐和分享他们正在看的图书,他们会告诉大家,书籍如何让生活改变了模样。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逍遥享乐、享受浪漫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2014年。在巴黎书展上,签售也是一个神圣的环节。现场的一位漫画家,用五分钟时间为读者在扉页上画一幅漫画。 等等,给你的书上画幅漫画! 2014年3月23日下午,天文学家、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皮埃尔·雷纳来到巴黎书展,带着他的新书《月亮的阴影与001协和飞机》做演讲。这本书记录的是皮埃尔·雷纳40年前乘坐协和飞机追踪日全食的经历,在整个飞行过程中,他作了五项科学记录,有些结果,是在数年后,才在天文界被证实。当年,驾机完成这一震惊了天文学界壮举的年轻人,如今,他们都已经是这样的白发苍苍的老人。 “不管有没有新书出版,我每年都会来,喜欢这里自由交流的气氛。”皮埃尔·雷纳说。 皮埃尔·雷纳的演讲,只是巴黎书展500场演讲和讨论会中的一个。在书展按照出版内容划分的各个不同区域里,都有这样的讲座在同时进行。作家们大多穿着休闲。但,他们话题严肃,读者听得认真。 第34届巴黎书展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举行,在书展的四天时间里,参观人达到20万人次。巴黎书展从最初的不到5000平方米,发展到现在的5万平方米,扩大的,不仅是空间,作为欧洲最有影响的书展之一,巴黎书展有别于偏重版权交易的法兰克福书展,它更偏向于读者,其运作娴熟有序。如今,已是欧洲参加人数最多的大型书展。 签售是神圣的环节。在现场看到:一位漫画家会用五分钟时间,为读者在扉页上,画一幅漫画。在伽里玛出版社的签售台前,作者和读者像老朋友一样交流。有的交谈和签名,长达七八分钟,排着长队的读者,人们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演讲结束后,皮埃尔·雷纳赶到本次书展主宾国阿根廷的展区,用法文写作的阿根廷小说家劳拉·阿尔科巴正在那里,她签售她的新书。为了躲避迫害,劳拉·阿尔科巴七岁时跟随母亲,流亡到法国,避难,同情左翼人士的皮埃尔·雷纳,为劳拉·阿尔科巴母女俩在巴黎提供了庇护所,两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劳拉·阿尔科巴的小说《白色公园》,写的,就是她幼年时,从阿根廷,逃亡到法国的经历。 阿根廷作家代表团中,既有劳拉·阿尔科巴和2013年参加过上海写作计划、《吃鸟的女孩》的作者萨曼塔·施维伯林这样的年轻小说家,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作家,更受瞩目的是经典作家,女摄影家莎拉·法西奥为博尔赫斯、科塔萨尔等拉美作家拍摄的多本肖像摄影集,颇受关注。 真正的明星,当推多年前,在巴黎去世的作家胡利奥·科塔萨尔。2014年,是胡利奥·科塔萨尔诞辰一百周年,阿根廷为此,搭建了一座巨大的椭圆形展台,用一个墙面的多幅漫画,表现胡利奥·科塔萨尔的生平和创作道路,大眼睛、络腮胡子的小说家,经过漫画处理后,他的形象更为亲切生动。漫画数量较多,直到23日傍晚,漫画家爬在木梯上,为漫画着色。另外一面墙上,是胡利奥·科塔萨尔的生平照片。展厅中央的一个玻璃柜子里,陈列着胡利奥·科塔萨尔创作《跳房子》的笔记本,在旁边的电子屏幕上,通过触摸翻页,可以看到笔记本的全貌。 阿根廷展台对面是主宾城市的展台,巴黎书展从2011年起,设立主宾市,2014年的主宾城市是上海。上海展台以“魅力上海,美丽中国”为主题,近20位中国作家们在书展上亮相。王安忆等人的作品,都有相当数量,被翻译成了法文出版。2013年,广受好评的长篇小说《繁花》,受到包括门槛出版社在内的多家出版社的关注。如何将这本大部头小说,翻译成法文?是一大难题。著名汉学家、莫言小说的法文译者尚德兰对《繁花》作者金宇澄说:翻译成法文,篇幅,至少要多出一倍。 书展第一天,王安忆在题为《上海:文学之城》的演讲中,她形容她自己的创作:“在上海写作,有时候,是很愚蠢的职业,写作给我们的回报,非常微薄。所以,在上海写作,只有一个理由,我们非常喜欢写作。它可以使我们在幻想中生活。因为:上海是一个现实、非常强大的城市。有时候,我们的幻想非常脆弱。所以,在上海写作的人,都经得起失败。” 每位进出书展的参观者,都会看到:一个老者站在大门入口处,他举着普鲁斯特作品朗读会的招贴,反复吆喝着“马塞尔·普鲁斯特、马塞尔·普鲁斯特”。不远处的地铁车站外,挂在铁栏杆上的普鲁斯特肖像,正随着风雨飘摇。在巴黎如此当街吆喝的,不会是当下时髦的流行作家,只能是经得起失败的、脆弱的普鲁斯特。 2014年2月,巴黎书展主席孟泰屹(Vincent Montagne)来到上海推广巴黎书展时,他使用的,就已经是印着他中文名字的名片,他同时是法国国家出版业联合会主席。巴黎书展期间。 巴黎书展主席孟泰屹。 书展不是一个卖书的地方: 你说过“上海作家将借此提高在法知晓度”,巴黎书展几天下来,这个目标完成得如何? 孟泰屹:巴黎书展在2004年,就把中国作为主宾国,法国所有的大出版社,都跟我一起,去过北京,北京书展让我们很受震动。十年之后,中文几乎成了所有国家争相翻译的语言。法国作家的作品,被翻译成中文;中国作家的作品,翻译成法文。进步很快,特别是:上海作家的翻译介绍,更是明显。这种出版社和出版社、作家和作家之间的交流,是一种缓慢,但却可靠的互动。35年前,法国电视为了赢得更多的观众,开始播放日本动画片;35年后,日本的动漫书在法国已经非常流行,从零,发展到现在的1500万册。这明显应该有很长的过程,来消化外来的文化。所以,(介绍中国作家)十年的时间,已经算很快了,我觉得:很光荣。 法国是一个阅读大国,在地铁、咖啡馆、公园,都可以看到很多人在读书,这种全民的阅读习惯是怎样形成的? 孟泰屹:教育。在法国对文学、对作家,有着极大的尊敬,这样的传统,有着悠久的历史。阅读是一个国家的事业,读一本书,对于建立完善人格的人格,有很大的帮助。而且,会给予我们每一个人内在的选择的自由。 但,巴黎现在,有很多书店都消失了。 孟泰屹:因为,欧洲遭遇到经济危机,书店赚到的钱,越来越少,生存变得不容易。另外,一家经营书店多年的老板,他尽管对书有热情,但,如果他退休或者去世了,不太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接替他,所以,要考虑的是,怎么样把那些书店,传给年轻的一代?其实,巴黎剩下的书店,还是不少的。 书店减少,不一定是数字出版物冲击的缘故,还在于我们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辞书和百科全书的出版减少了。因为:片断的知识,上网都可以找到。但是,互联网对文学、对小说,没有什么影响。 法国法律规定,无论是大小书店,书的价钱,都是一样的。在网络商店卖的书和实体书店的价格,也是一样的。从网上订书,是纸质书的价钱,是一样。如果是数字书,就会便宜30%到40%。 数字出版物会影响纸质书的销量吗? 孟泰屹:数字出版物比较便宜,但,它们不是纸。这是两种不一样的东西,可能有一天,你买书的时候,既买纸质书,也买电子书。在家里摸着那些纸,就很舒服。如果旅行的话,带着纸质书,会不方便。那么,就看电子书。 你曾经说过:巴黎书展最大的价值,就是让孩子们体验到现场阅读的乐趣。这些现场的互动,是怎么去设计和去完成的? 孟泰屹:在书展的四天时间内,如何把35000个孩子们和3500个作家们联系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组织了500场演讲和讨论会,还有一个朗读比赛,每一个参赛的孩子,他们有三四分钟时间,朗读一位法国作家的作品,朗诵得最好的孩子,获得的奖品是书。巴黎书展吸引的,是巴黎及附近地区的孩子们。到了6月,会有全国范围的朗读比赛,全法国的孩子们都可以来参加,全国比赛的优胜者,会被请到广播电台一个很重要的节目,朗读他们喜爱的作品,分享他们阅读的乐趣。 让大家感兴趣,还有什么秘诀? 孟泰屹:今天早上,我在书展,碰到一个14岁的女孩,她要找厨艺方面的书,我就带她去陈列厨艺图书的展台,那里,正好有大厨在现场演示,她看了很开心。电视节目会有厨艺比赛的节目,观众看了,就会到书店和书展,来找相关的图书。读者对厨艺有兴趣,书展就应该有厨艺的书;读者对赛马有兴趣,书展就应该有赛马的书。所以,不要排斥媒体,媒体可以互相补充。 有人说,书卖不出去!事实不是这样的。文化是热情的事业,出版也是这样,要让读者感兴趣,书展要呼应那些对知识有兴趣的人们,满足他们的要求。书展不是一个卖书的地方,要有主题,还要有作家,让读者有机会,了解作家,让他们有机会,面对面地交流。我们会邀请名人和作家,来推荐和分享他们正在看的图书,他们会告诉大家,书籍如何让生活改变了模样。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逍遥享乐、享受浪漫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