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1分钟前 阅读:0 长期加班克扣工资 :部分在日本研修生生活状态堪忧: 据《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报道,在日本爱知县一家缝纫公司工作的中国研修生遭到了非人待遇。目前有5名中国女研修生告发了日本老板的违法行为。据报道,研修生们的工资少得可怜,一小时的工资才350~400日元(约合人民币25元)。被迫长期加班,没有加班工资。甚至上厕所时间被从休息时间中扣除,稍有意见就会被遣返回国。 7月28日,5名21岁~27岁的中国女研修生向爱知原劳动基准监督署《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告发了老板的违法行为。中国研修生们称她们的工资很低,每小时只有350~400日元。远远低于当初合同规定工资、也就是爱知县最低小时工资829日元。并且每个月老板都说将工资汇入到每个人的存折中了,不提供工资条。并且存折和护照也在老板那里“保管”。 研修生被强迫每月加班209小时,一年加班2000小时。在最忙的时候,中国研修生们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2点,有时候一个月一天都不休息。研修生去厕所,老板会看着表计算上厕所时间,并从休息时间中扣除。据日本的劳动法规定,加班费用为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1.25~1.6倍。但是老板并没有支付加班工资。 有人了解到中国研修生的劳动状况以后,在今年8月份上旬通过日本爱知县联合会联系到《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经过交涉后,老板返还了研修生的工资存折,但是差额部分的工资和加班费等的追讨还在进展。 女研修生们说:“我们是怀着希望来到日本的,但是老板没有把我们当人看。有一个研修生说了一句‘工资太少’就被遣返回国了。我们要在公正的环境中工作。”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最后称,批判这种“劳动榨取”的声音在日本国内此起彼伏。日本政府在今年7月改正了入境管理法,明年7月伴随新法实施更多的制度会被完善。 美国方面的报告说,2006年日本的劳动基准局认定涉及“外国人研修生”的劳动法律违反案例多达1209件,可是只有2例是判定雇主有罪。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想去日本学习先进技术,并赚到更多的钱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沦为身陷日本乡间中小工厂的廉价劳动力。8月,一则《湖北女工被卖身现代“野麦岭”》的报道再次暴露了赴日研修生们的悲惨遭遇,引起中日两国的高度重视。来自日本法务省的统计数据表明,目前,中国已有10余万赴日研修生。在日本,近20万世界各国研修生劳工拿着低于日本最低工资标准的报酬,夜以继日超负荷地工作着。他们的境遇,令人想到讲述资本家对打工少女残酷压榨的日本电影《啊!野麦岭》以及中国作家夏衍在其名作《包身工》中的描述。 近年来,有关赴日研修生人身受到伤害、甚至失踪死亡的薪酬纠纷等事件不时爆出。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记者赴日采访了解到,为弥补日本劳动力短缺而衍生出来的研修生制度已到了检讨弊端的时候,是修改法律使其继续存在,还是彻底废除这一制度,让灰色存在的研修生变为合法劳工,日本新内阁和国会将做出新选择。 中国女工呼救出逃 3年工期将满才知加班费远远低于当地最低标准,6女工与老板协商工资遭强行遣送及暴打。3名女工被送上回国的飞机,李琪琪等3人逃了出来,张丽在逃跑时摔断了腿 李琪琪 伸出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指着从肘部至手腕的伤痕。“已经三个星期了,你看,伤痕还没痊愈。”在《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办公室里,这位来自中国湖北省黄石市的女工,和她的同伴储小丽,即便是在《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全程保护下,仍然未能从20余天前的惊恐中走出来。 8月19日,她们在《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律师陪同下,重新回到她们做工的岐阜县,对她们遭受工厂社长等人驱赶的场景进行了还原,以便律师取证,为未来不久的诉讼寻找帮助。她们的另一位同伴张丽仍然在一家不方便透露名称的医院里接受治疗,因为她的腿被打断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提供了严密的保护,以防工厂和赶来处理事端的中国中介公司的再次暴力驱赶。 “我们6个人向老板提交了一份协商工资的申请,社长说8月22日下午给我们答复。”李琪琪等6位中国女工,她们以研修生的身份为日本会社一家洗衣工厂做工,已经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多的时光,今年12月将到期。 6位女工提交的协议希望和老板商谈工资及加班费的上涨,因为她们突然从一份《研修生之友》的杂志上看到了岐阜县的工资标准,加班费晚上不得低于每小时1000日元,白天不得低于每小时860日元。可是,这些女工在第一年里的加班费为每小时300日元,第二年为350日元,今年6月1日后,才调整为450日元每小时。 “按说,《研修生之友》是应该发到每一位研修生手上的,老板应该让她们知道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加班费标准,这是日本的法律规定的。”全统《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主任说,“这些中国女工竟然三年时间快满了才知道这个标准。” 8月22日的早上,社长内田正文带着15个人闯进了中国女工的宿舍,强行要带她们去机场,送她们回国。 6位女工遭袭的一幕被当地一位日本妇女看到了。她那天早上听到了一些女性的呼救声,她赶去一看,在自己家房子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一些男女正在强硬拖拉着几位说中国话的女工,有的女工抱着桌子腿不愿被拉走。她走到跟前问为什么,一位自称老板的人让她走开,不要管闲事。 “我的伤就是被社长内田正文打的,他朝我的后背重重打了一拳。”李琪琪说,内田是一位60多岁的日本男子,她被打倒在地,胳膊等多处受伤。 3位女工被内田正文等人送上了回中国的飞机,李琪琪等人逃了出来。张丽在逃跑时,从2楼跳窗时摔断了腿。二人逃出后躲在野外的葡萄园里露宿到第二天早上,被好心的日本人发现。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鼎力相救 从20世纪60年代末起,日本企业开始单独引进研修生。当时正值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期,那时,引进研修生的主要是进驻海外的国际企业和合资企业,这些企业为了加强公司在海外的竞争优势,把在当地雇佣的员工接到日本进行短期培训。而如今,研修生大多从事的是日本人不愿从事的“3K工作”(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工种也集中分布在服装制作、金属加工、农耕等行业。目前,研修生的规模正在不断壮大。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主任决定给予保护。“像这类事件,每年我们都要接手很多。”他问打来电话的岐阜县居民:“能不能协助把中国女工送过来?” 当晚6时,善良的岐阜居民将研修女工送到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两天后,公司老板内田正文也来到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当着日本《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人员的面承认,如果是日本工人,不会做出强行遣送那样的举动,很觉得对不起,答应可以商量赔偿的问题。” 可是,在内田回去与中国中介湖北东创公司商量后,再回答的语气全变了。 8月2日,《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日本众议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为什么选择这里召开呢?《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考虑让此事件成为一个影响中日关系的案例,政治家可以在第一时间参与。 可是,就在新闻发布会开完,女工在中国的家人就接到了恐吓电话:“你们的孩子还要不要?” 中国女工怕了,她们告诉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希望《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能帮忙,我想尽量和日本工厂商量解决就可以了,时间和精神成本都让女工们耗不起。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早已做好了让这个公司上黑名单的准备。” 这事必须管了,女工们回国后的安危就在于此事件的影响有多大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维护中国女工的合法权益。 研修生的“包身工”生活 早8点上班,加班到深夜12点,半年没有休息:“51%的招纳研修生企业为50人以下的小型工厂,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学习。”工资被百般克扣,“只能通过不停加班,才能将债务还上” “我想看下日本是什么样的,想学习一点技术,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中国女工说。 “当然,我们来到日本做研修生,就是为了钱,这里的收入比国内高。”来自中国山东省济宁市的小郭说,他之前也曾经是一家日本工厂的研修生,在通过一次为自己的薪酬维权后,现在则是《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志愿者。 2011年的一天,在黄石电视台看到了东创公司的招赴日研修生的广告。她报了名,一起报名的还有另外8人。“我们先是被安排在自己的工厂里做服装工人,每月有300-500元人民币不等的工资。”几个月后,日方的老板前来面试,段等6人被选中。 研修在中文和日文中的含义是一样的,都是指培训、进修等,并非是简单劳力的代名词。日本相关法律对研修生制度的解释为,发展中国家的人通过进修的方式,学习日本先进的技术技能,回国后为祖国的技术发展做出贡献,美其名曰“日本对国际做出的贡献”。 可是,她们等人以到服装厂做工的名义被招为赴日研修生,而接待她们的却是岐阜县这家洗衣工厂。“日本法律规定洗衣工厂是不可以招纳研修生的,这家工厂的行为涉嫌造假。《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说 “现在51%的招纳研修生的企业为50人以下的小型工厂,在那里,是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学习的。” 2011年12月18日,她们6人登陆日本,之前,她们每人向东创公司交纳了3.3万元的介绍费。“来时去哪儿并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每月5万日元的工作,折合人民币是每月3000多元———“这要比国内高多了。” 但是,工厂对她们有严格的规定。“不准有手机,不准买电脑,不准上网,更不准跟外界接触。”就连买菜,也必须乘坐工厂的车,并有人跟着才可以。近三年内,她们的路线是从住处到工厂3分钟的路程上熬过。 第一年,她们是早上8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第二年,工作时间延长至深夜12点。“我们有半年都没有休息过,有一天,我想休息一下,被社长骂了一顿。”段艳红说,每天,她们要把东芝、松下等工厂送来的工作服洗干净、叠好、装包,“学习日语的环境是不存在的,就连外人也接触不了几个。” 因为洗衣工厂不能招收研修生,她们不得不遵照老板的命令,一次次将工厂伪造成服装厂,以应付可能到来的日方监管部门的检查。“摆了几台缝纫机,从别处借来一些衣服,可是,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衣服。”检查到来时,她们还要按老板的吩咐,将加班的时间表修改,“不能写加班到深夜12点,只能写到下午6点,因为日本的法律规定,每月的加班时间不能超过33小时。”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在多年帮助研修生维权时,接触过一个极端的案例:“一些越南研修生,工厂限定他们去厕所的时间,超过一分钟罚款15日元。” 她们在第二年被转为“技能实习生”,基本工资没变,加班费增长了一些。“可是,老板开始扣我们的钱,要交房费、家具使用费等等的钱。”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见到过一张类似于她们的工资明细单。“那个工人的月工资为112000日元,但每月要扣除房租55000,被褥使用费6000,洗衣机费1500,电视机费1800,餐具费1000,煤气灶费1000……甚至还要交1000日元的化粪池管理费。”最后,这位工人除去所有的钱被扣完后,反倒欠公司2万日元的债务。“他只能通过不停地加班,才能将债务还上,再加班的钱才是自己的。” 研修生外衣下的新奴工: 美国国务院发表《全球贩卖人口问题报告》,批评日本政府“执法意识严重欠缺”;日本不法雇主和外国中介联手对付研修生,参照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受到法律惩罚的可能性为零 “这些年,来日本的国际研修生发生了变化,女性在增加,工种也在变化。社长都是日本男子,他们每隔半年就要去中国面接一次,他可以决定要谁或不要谁。”鸟井一平说,“我认为这就是人口贩卖。” 自从1998年与莫邦富一道第一次解救过中国研修生以后,全统一工会每年都要接到很多研修生寻求帮助的案例。“这让我们的工会会员有些不满,他们交的工会会费很多都支付在上面了。”鸟井一平说,一年下来要帮300多人,全部都是中国研修生。 “日本的少子化导致人口老化,劳动力短缺,而日本政府对于一些劳动力密集的产业又不愿淘汰,就只能从中国、印尼、菲律宾,甚至南非等国家寻找廉价的劳动力。”莫邦富于1985年赴日后,对正式形成于1993年的研修生制度了解颇多。 全统一工会注意到,研修生数量正逐年递增,仅在2006年,一年申请技能实习生(研修生第二年转)的就达41072人。日本法务省统计,2007年全日本的研修生和实习生加起来总人数已达16万人,这比10年前翻了2番。“中国研修生占到了67%,大多集中在东北三省、山东省等地,大部分是农业研修生。”鸟井一平拿出一份工会递交日本国会的报告显示,仅在2006年,农业研修生就增加了很多。 他指着一份报告说:“今年6月4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全球贩卖人口问题报告》,批评了日本政府‘执法意识严重欠缺’,我认为,这些研修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新奴工。”美国方面的报告说,2006年日本的劳动基准局认定涉及“外国人研修生”的劳动法律违反案例多达1209件,可是只有2例是判定雇主有罪。 日本雇主在雇佣研修生时,递交给移民局的“雇用契约书”上,写明的劳动报酬为每月125000日元。“可是,研修生却远远拿不到这么多钱,剩下的钱去哪里了呢?”鸟井一平怀疑,被中国中介、日本中介、日方公司合伙分掉了,“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中介能为日本工厂招募到研修生,那么,他每月都可以拿到固定的收入。” 日本不法雇主和外国中介联手对付研修生,参照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受到法律惩罚的可能性为零。 比起其他命运更糟的研修生来说,段艳红等人还算是幸运的。日方的统计显示,仅在广岛县,扣留工资等行为的案件已经从2005年的9件上升为2007年的66件。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研修生制度,不废也要改 “2008年3月25日,日本内阁定出了修订研修制度的死时间,最迟要在2009年向国会提交法案。”日本内阁也已决定,对于中国”之类的中介,要通过外交渠道,制订处理人贩子的对策 中国女工期待着《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协助,通过诉讼途径拿到自己该得的。9月下旬,《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律师许靖等人已向法院递交了诉状。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希望,通过这一个案例,警醒日本国会和内阁,以尽快修改法律。“我认为应该废除这个制度,要真正给予那些研修生以技术教育,如果缺少劳动力,就要光明正大地接收劳工,而非以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和支付低廉的报酬的手段,获取他国的劳动力。”他说,如果没有人身自由,那就是奴隶。 11月,《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递交日本国会的建议书将会公布,并将在国会正式审议。“每年的6月,是日本法律修改或通过新法律的高峰,我想,应该在那时,有关研修生制度的法律得以修改。”律师许靖说,“可是,问题是能改到什么程度,我尽力而为。” 为外国研修生尽力而为的日本组织屈指可数,律师许靖处理过45个国家的研修生案件,可是,在东京,类似的组织却只有3个。“按照日本法律,研修生也有组建《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权利,可是,日本人自己都很少加入《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他为此感到遗憾,“或许,中国研修生的案例,也能让日本人注意到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 日本政府近年也意识到了研修生制度的缺陷,也试图从法律角度纠正。“我作为民间人士,多次参与了修订有关研修制度的法律前期提案。”作为有影响的旅日华人,《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代表了一部分华人的想法,“2011年3月25日,日本内阁作出决定,定出了修订研修制度的死时间,最迟要在2009年向国会提交法案。”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全体人员参与起草的修改意见提出,要开设研修生(含技能实习生)热线,接线员语言为汉语、越南语、印尼语等研修生的母语。除工作日外,周末及夜间,热线也要有人值班,并要做到让每个研修生都知道热线的存在。 日本内阁也已决定,对于中国之类的中介,要通过外交渠道,加强劳务派出国政府强化对中介公司的审核,制订处理人贩子的对策。从今年开始,法律规定发现劳务派出国的中介公司收取保证金并不归还者,不容许该公司继续向日本输入研修生。 对于彻底废除研修生制度,支持者不仅是《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日本东京入国管理局(移民局)前局长坂田英德也公开称:“现有制度已经无法改变日本劳动力市场萎缩现状。”他提出,日本应在未来50年内引进1000万移民。 日本厚生劳动省也支持废除研修生制度,应将所有人纳入日本《劳动基准法》的保障体系内,可是,维护中小企业利益的经济产业省却予以反对。 经济产业省早在2007年已提出了“亚洲人才构想”,计划选拔日本各高校的亚洲留学生在还未毕业时到日本公司实习,这一政策意图弥补研修生制度一旦被废除后的空缺。 1.申请永住所需的基本条件○在留年数条件连续在日本居住10年以上。从留学签证变成就劳签证的情况、连续在日本居住10年里面要有5年以上是就劳签证。「连续」是没有明确规定的,一般是指不能连续离开日本3个月,1年之内不能合计离开日本超过半年。※关于是否可以提前申请,入管给的答案是如果条件一般的人提前1,2个月申请是没有什么影响的。○签证年数条件现在所持的签证必须是3年或者3年以上。○素行条件?有没有尽纳税的义务。?有没有违反交通,犯罪等记录。※如果有免停以上的记录会有很大影响。○生计条件有足够维持生活的收入或者资产。一般就劳签证需要300万以上,如果因为抚养人数过多而变成非课税也是有影响的。○关于健康保险和年金现在申请永住对是否有加入健康保险要求一点一点的变严,如果没有交纳不许可的可能性非常大。关于年金入管回答的比较暧昧,没有交年金属于不许可理由,不过会不会因为这一个原因而不许可,不好说,还要看其他的综合条件。根据入管担当的不同,判断标准也会有些出入,所以还是建议大家最好把年金和健康保险都加入比较安心。2.申请永住所需在留年数条件的缓和(日配,永配,定住者必读)○日本人配偶者,永住者配偶者,特别永住者配偶者实际的婚姻生活3年以上,并且在日本在留1年以上。所谓实际的婚姻生活原则上是指在一起生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在一起生活,可以提交送金证明书,经常都会通电话的交往记录来证明在生计上的抚养,一直都保持联系来提高被认定有实际的婚姻生活的可能性。○日本人,永住者,特别永住者的孩子在日本在留1年以上。○定住者在日本在留5 年以上。○得到认定的难民被认定后在日本在留5 年以上。○被认可对日本社会有卓越贡献的人在日本在留5 年以上。到现在为止,博士学历,在国际上有发表过论文,现在在从事专业性比较高的工作的事例最多。3.永住申请的不许可事例○在日本生活了10年以上,不过就职年数没有达到5年。○没有可以保证安定生活的收入和存款。○过去3年的纳税情况有问题。○没有加入年金或者保险○有对申请永住产生影响的交通违反和犯罪记录。○1年中离开日本的日数合计超过200天,或者连续离开日本的日数超过3个月。○申请永住的资料交到入国管理局后,1年中离开日本的日数合计超过180 天○申请永住的资料交到入国管理局后,因转职或辞职而造成收入减少导致生活不稳定。○申请永住的资料交到入国管理局后,发生了违反交通,犯罪等。○持有家族滞在等打工时间受限制的申请人,有打工超时记录。○永住申请资料里写的内容和以前申请签证时有出入。○用来证明事实的资料不充分。 ※ 以上的内容只不过是不许可事例,即使自己有上面的问题也不是说永住肯定下不来。4.申请永住需要的基本资料□ 永住許可申請書□ パスポート□ 外国人登録証明書又は在留カード□ 理由書-证明身份的资料—日本人の配偶者の場合:日本人の戸籍謄本日本人の子の場合:日本人親の戸籍謄本、出生証明書永住者の配偶者の場合:婚姻証明書(結婚証の写し等)永住者の子の場合:出生証明書、両親の婚姻証明書—日本的资料—□住民票(家族全員分)□ 在職証明書(申請人又は申請人を扶養する方の分)※会社経営や自営業などの方は会社謄本、確定申告書控えのコピーが必要です。□直近3年間の住民税の課税(非課税)証明書□直近3年間の住民税の納税証明書(直近3年分)□ 預貯金通帳又は残高証明書のコピー(適宜)—身元保証人的资料—□身元保証書□ 住民票□ 在職証明書(会社経営の方は会社謄本が必要です。)□ 直近1年間の住民税の課税(非課税)証明書□ 直近1年間の住民税の納税証明書—その他(对申请有帮助的资料)—□表彰状、感謝状等のコピー□ 所属会社、大学、団体等の推薦状以上是申请永住需要的基本资料,根据个人情况会有一些变动。5.关于申请签证时需要的身元保证人的定义和责任所谓在入管法的身分保证人,为能使外国人在日本安定生活而且能完成其期待的入境目的,向法务大臣约定对该外国人的经济保证及法令遵守等的生活指导的人。关于关于身分保证书,向法务大臣保证的保证事项(负担滞在費用、出入国費用等)对身分保证人没有法律上的强制力,即使没有履行也只是接受入国管理局的指导而已。所以可以说只是道义上保证人。这是入管网页上写的,如果要委托的人有些担心,可以给他看看这个。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逍遥享乐、享受浪漫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

2014年3月26日
1分钟前 阅读:0
长期加班克扣工资 :部分在日本研修生生活状态堪忧: 据《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报道,在日本爱知县一家缝纫公司工作的中国研修生遭到了非人待遇。目前有5名中国女研修生告发了日本老板的违法行为。据报道,研修生们的工资少得可怜,一小时的工资才350~400日元(约合人民币25元)。被迫长期加班,没有加班工资。甚至上厕所时间被从休息时间中扣除,稍有意见就会被遣返回国。 7月28日,5名21岁~27岁的中国女研修生向爱知原劳动基准监督署《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告发了老板的违法行为。中国研修生们称她们的工资很低,每小时只有350~400日元。远远低于当初合同规定工资、也就是爱知县最低小时工资829日元。并且每个月老板都说将工资汇入到每个人的存折中了,不提供工资条。并且存折和护照也在老板那里“保管”。 研修生被强迫每月加班209小时,一年加班2000小时。在最忙的时候,中国研修生们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2点,有时候一个月一天都不休息。研修生去厕所,老板会看着表计算上厕所时间,并从休息时间中扣除。据日本的劳动法规定,加班费用为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1.25~1.6倍。但是老板并没有支付加班工资。 有人了解到中国研修生的劳动状况以后,在今年8月份上旬通过日本爱知县联合会联系到《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经过交涉后,老板返还了研修生的工资存折,但是差额部分的工资和加班费等的追讨还在进展。 女研修生们说:“我们是怀着希望来到日本的,但是老板没有把我们当人看。有一个研修生说了一句‘工资太少’就被遣返回国了。我们要在公正的环境中工作。”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最后称,批判这种“劳动榨取”的声音在日本国内此起彼伏。日本政府在今年7月改正了入境管理法,明年7月伴随新法实施更多的制度会被完善。 美国方面的报告说,2006年日本的劳动基准局认定涉及“外国人研修生”的劳动法律违反案例多达1209件,可是只有2例是判定雇主有罪。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想去日本学习先进技术,并赚到更多的钱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沦为身陷日本乡间中小工厂的廉价劳动力。8月,一则《湖北女工被卖身现代“野麦岭”》的报道再次暴露了赴日研修生们的悲惨遭遇,引起中日两国的高度重视。来自日本法务省的统计数据表明,目前,中国已有10余万赴日研修生。在日本,近20万世界各国研修生劳工拿着低于日本最低工资标准的报酬,夜以继日超负荷地工作着。他们的境遇,令人想到讲述资本家对打工少女残酷压榨的日本电影《啊!野麦岭》以及中国作家夏衍在其名作《包身工》中的描述。 近年来,有关赴日研修生人身受到伤害、甚至失踪死亡的薪酬纠纷等事件不时爆出。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记者赴日采访了解到,为弥补日本劳动力短缺而衍生出来的研修生制度已到了检讨弊端的时候,是修改法律使其继续存在,还是彻底废除这一制度,让灰色存在的研修生变为合法劳工,日本新内阁和国会将做出新选择。 中国女工呼救出逃 3年工期将满才知加班费远远低于当地最低标准,6女工与老板协商工资遭强行遣送及暴打。3名女工被送上回国的飞机,李琪琪等3人逃了出来,张丽在逃跑时摔断了腿 李琪琪 伸出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指着从肘部至手腕的伤痕。“已经三个星期了,你看,伤痕还没痊愈。”在《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办公室里,这位来自中国湖北省黄石市的女工,和她的同伴储小丽,即便是在《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全程保护下,仍然未能从20余天前的惊恐中走出来。 8月19日,她们在《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律师陪同下,重新回到她们做工的岐阜县,对她们遭受工厂社长等人驱赶的场景进行了还原,以便律师取证,为未来不久的诉讼寻找帮助。她们的另一位同伴张丽仍然在一家不方便透露名称的医院里接受治疗,因为她的腿被打断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提供了严密的保护,以防工厂和赶来处理事端的中国中介公司的再次暴力驱赶。 “我们6个人向老板提交了一份协商工资的申请,社长说8月22日下午给我们答复。”李琪琪等6位中国女工,她们以研修生的身份为日本会社一家洗衣工厂做工,已经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多的时光,今年12月将到期。 6位女工提交的协议希望和老板商谈工资及加班费的上涨,因为她们突然从一份《研修生之友》的杂志上看到了岐阜县的工资标准,加班费晚上不得低于每小时1000日元,白天不得低于每小时860日元。可是,这些女工在第一年里的加班费为每小时300日元,第二年为350日元,今年6月1日后,才调整为450日元每小时。 “按说,《研修生之友》是应该发到每一位研修生手上的,老板应该让她们知道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加班费标准,这是日本的法律规定的。”全统《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主任说,“这些中国女工竟然三年时间快满了才知道这个标准。” 8月22日的早上,社长内田正文带着15个人闯进了中国女工的宿舍,强行要带她们去机场,送她们回国。 6位女工遭袭的一幕被当地一位日本妇女看到了。她那天早上听到了一些女性的呼救声,她赶去一看,在自己家房子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一些男女正在强硬拖拉着几位说中国话的女工,有的女工抱着桌子腿不愿被拉走。她走到跟前问为什么,一位自称老板的人让她走开,不要管闲事。 “我的伤就是被社长内田正文打的,他朝我的后背重重打了一拳。”李琪琪说,内田是一位60多岁的日本男子,她被打倒在地,胳膊等多处受伤。 3位女工被内田正文等人送上了回中国的飞机,李琪琪等人逃了出来。张丽在逃跑时,从2楼跳窗时摔断了腿。二人逃出后躲在野外的葡萄园里露宿到第二天早上,被好心的日本人发现。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鼎力相救 从20世纪60年代末起,日本企业开始单独引进研修生。当时正值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期,那时,引进研修生的主要是进驻海外的国际企业和合资企业,这些企业为了加强公司在海外的竞争优势,把在当地雇佣的员工接到日本进行短期培训。而如今,研修生大多从事的是日本人不愿从事的“3K工作”(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工种也集中分布在服装制作、金属加工、农耕等行业。目前,研修生的规模正在不断壮大。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主任决定给予保护。“像这类事件,每年我们都要接手很多。”他问打来电话的岐阜县居民:“能不能协助把中国女工送过来?” 当晚6时,善良的岐阜居民将研修女工送到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两天后,公司老板内田正文也来到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当着日本《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人员的面承认,如果是日本工人,不会做出强行遣送那样的举动,很觉得对不起,答应可以商量赔偿的问题。” 可是,在内田回去与中国中介湖北东创公司商量后,再回答的语气全变了。 8月2日,《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日本众议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为什么选择这里召开呢?《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考虑让此事件成为一个影响中日关系的案例,政治家可以在第一时间参与。 可是,就在新闻发布会开完,女工在中国的家人就接到了恐吓电话:“你们的孩子还要不要?” 中国女工怕了,她们告诉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希望《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能帮忙,我想尽量和日本工厂商量解决就可以了,时间和精神成本都让女工们耗不起。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早已做好了让这个公司上黑名单的准备。” 这事必须管了,女工们回国后的安危就在于此事件的影响有多大了。《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维护中国女工的合法权益。 研修生的“包身工”生活 早8点上班,加班到深夜12点,半年没有休息:“51%的招纳研修生企业为50人以下的小型工厂,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学习。”工资被百般克扣,“只能通过不停加班,才能将债务还上” “我想看下日本是什么样的,想学习一点技术,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中国女工说。 “当然,我们来到日本做研修生,就是为了钱,这里的收入比国内高。”来自中国山东省济宁市的小郭说,他之前也曾经是一家日本工厂的研修生,在通过一次为自己的薪酬维权后,现在则是《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志愿者。 2011年的一天,在黄石电视台看到了东创公司的招赴日研修生的广告。她报了名,一起报名的还有另外8人。“我们先是被安排在自己的工厂里做服装工人,每月有300-500元人民币不等的工资。”几个月后,日方的老板前来面试,段等6人被选中。 研修在中文和日文中的含义是一样的,都是指培训、进修等,并非是简单劳力的代名词。日本相关法律对研修生制度的解释为,发展中国家的人通过进修的方式,学习日本先进的技术技能,回国后为祖国的技术发展做出贡献,美其名曰“日本对国际做出的贡献”。 可是,她们等人以到服装厂做工的名义被招为赴日研修生,而接待她们的却是岐阜县这家洗衣工厂。“日本法律规定洗衣工厂是不可以招纳研修生的,这家工厂的行为涉嫌造假。《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说 “现在51%的招纳研修生的企业为50人以下的小型工厂,在那里,是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学习的。” 2011年12月18日,她们6人登陆日本,之前,她们每人向东创公司交纳了3.3万元的介绍费。“来时去哪儿并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每月5万日元的工作,折合人民币是每月3000多元———“这要比国内高多了。” 但是,工厂对她们有严格的规定。“不准有手机,不准买电脑,不准上网,更不准跟外界接触。”就连买菜,也必须乘坐工厂的车,并有人跟着才可以。近三年内,她们的路线是从住处到工厂3分钟的路程上熬过。 第一年,她们是早上8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第二年,工作时间延长至深夜12点。“我们有半年都没有休息过,有一天,我想休息一下,被社长骂了一顿。”段艳红说,每天,她们要把东芝、松下等工厂送来的工作服洗干净、叠好、装包,“学习日语的环境是不存在的,就连外人也接触不了几个。” 因为洗衣工厂不能招收研修生,她们不得不遵照老板的命令,一次次将工厂伪造成服装厂,以应付可能到来的日方监管部门的检查。“摆了几台缝纫机,从别处借来一些衣服,可是,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衣服。”检查到来时,她们还要按老板的吩咐,将加班的时间表修改,“不能写加班到深夜12点,只能写到下午6点,因为日本的法律规定,每月的加班时间不能超过33小时。”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在多年帮助研修生维权时,接触过一个极端的案例:“一些越南研修生,工厂限定他们去厕所的时间,超过一分钟罚款15日元。” 她们在第二年被转为“技能实习生”,基本工资没变,加班费增长了一些。“可是,老板开始扣我们的钱,要交房费、家具使用费等等的钱。”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见到过一张类似于她们的工资明细单。“那个工人的月工资为112000日元,但每月要扣除房租55000,被褥使用费6000,洗衣机费1500,电视机费1800,餐具费1000,煤气灶费1000……甚至还要交1000日元的化粪池管理费。”最后,这位工人除去所有的钱被扣完后,反倒欠公司2万日元的债务。“他只能通过不停地加班,才能将债务还上,再加班的钱才是自己的。” 研修生外衣下的新奴工: 美国国务院发表《全球贩卖人口问题报告》,批评日本政府“执法意识严重欠缺”;日本不法雇主和外国中介联手对付研修生,参照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受到法律惩罚的可能性为零 “这些年,来日本的国际研修生发生了变化,女性在增加,工种也在变化。社长都是日本男子,他们每隔半年就要去中国面接一次,他可以决定要谁或不要谁。”鸟井一平说,“我认为这就是人口贩卖。” 自从1998年与莫邦富一道第一次解救过中国研修生以后,全统一工会每年都要接到很多研修生寻求帮助的案例。“这让我们的工会会员有些不满,他们交的工会会费很多都支付在上面了。”鸟井一平说,一年下来要帮300多人,全部都是中国研修生。 “日本的少子化导致人口老化,劳动力短缺,而日本政府对于一些劳动力密集的产业又不愿淘汰,就只能从中国、印尼、菲律宾,甚至南非等国家寻找廉价的劳动力。”莫邦富于1985年赴日后,对正式形成于1993年的研修生制度了解颇多。 全统一工会注意到,研修生数量正逐年递增,仅在2006年,一年申请技能实习生(研修生第二年转)的就达41072人。日本法务省统计,2007年全日本的研修生和实习生加起来总人数已达16万人,这比10年前翻了2番。“中国研修生占到了67%,大多集中在东北三省、山东省等地,大部分是农业研修生。”鸟井一平拿出一份工会递交日本国会的报告显示,仅在2006年,农业研修生就增加了很多。 他指着一份报告说:“今年6月4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全球贩卖人口问题报告》,批评了日本政府‘执法意识严重欠缺’,我认为,这些研修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新奴工。”美国方面的报告说,2006年日本的劳动基准局认定涉及“外国人研修生”的劳动法律违反案例多达1209件,可是只有2例是判定雇主有罪。 日本雇主在雇佣研修生时,递交给移民局的“雇用契约书”上,写明的劳动报酬为每月125000日元。“可是,研修生却远远拿不到这么多钱,剩下的钱去哪里了呢?”鸟井一平怀疑,被中国中介、日本中介、日方公司合伙分掉了,“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中介能为日本工厂招募到研修生,那么,他每月都可以拿到固定的收入。” 日本不法雇主和外国中介联手对付研修生,参照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受到法律惩罚的可能性为零。 比起其他命运更糟的研修生来说,段艳红等人还算是幸运的。日方的统计显示,仅在广岛县,扣留工资等行为的案件已经从2005年的9件上升为2007年的66件。 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显示,2008年4-7月,在日本意外死亡的研修生为15人,9名为中国人。失踪的研修生数量也在上升,2006年为1849人,而2007年则有3314人不知所终。 研修生制度,不废也要改 “2008年3月25日,日本内阁定出了修订研修制度的死时间,最迟要在2009年向国会提交法案。”日本内阁也已决定,对于中国”之类的中介,要通过外交渠道,制订处理人贩子的对策 中国女工期待着《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协助,通过诉讼途径拿到自己该得的。9月下旬,《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律师许靖等人已向法院递交了诉状。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希望,通过这一个案例,警醒日本国会和内阁,以尽快修改法律。“我认为应该废除这个制度,要真正给予那些研修生以技术教育,如果缺少劳动力,就要光明正大地接收劳工,而非以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和支付低廉的报酬的手段,获取他国的劳动力。”他说,如果没有人身自由,那就是奴隶。 11月,《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递交日本国会的建议书将会公布,并将在国会正式审议。“每年的6月,是日本法律修改或通过新法律的高峰,我想,应该在那时,有关研修生制度的法律得以修改。”律师许靖说,“可是,问题是能改到什么程度,我尽力而为。” 为外国研修生尽力而为的日本组织屈指可数,律师许靖处理过45个国家的研修生案件,可是,在东京,类似的组织却只有3个。“按照日本法律,研修生也有组建《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的权利,可是,日本人自己都很少加入《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他为此感到遗憾,“或许,中国研修生的案例,也能让日本人注意到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 日本政府近年也意识到了研修生制度的缺陷,也试图从法律角度纠正。“我作为民间人士,多次参与了修订有关研修制度的法律前期提案。”作为有影响的旅日华人,《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代表了一部分华人的想法,“2011年3月25日,日本内阁作出决定,定出了修订研修制度的死时间,最迟要在2009年向国会提交法案。”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全体人员参与起草的修改意见提出,要开设研修生(含技能实习生)热线,接线员语言为汉语、越南语、印尼语等研修生的母语。除工作日外,周末及夜间,热线也要有人值班,并要做到让每个研修生都知道热线的存在。 日本内阁也已决定,对于中国之类的中介,要通过外交渠道,加强劳务派出国政府强化对中介公司的审核,制订处理人贩子的对策。从今年开始,法律规定发现劳务派出国的中介公司收取保证金并不归还者,不容许该公司继续向日本输入研修生。 对于彻底废除研修生制度,支持者不仅是《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日本东京入国管理局(移民局)前局长坂田英德也公开称:“现有制度已经无法改变日本劳动力市场萎缩现状。”他提出,日本应在未来50年内引进1000万移民。 日本厚生劳动省也支持废除研修生制度,应将所有人纳入日本《劳动基准法》的保障体系内,可是,维护中小企业利益的经济产业省却予以反对。 经济产业省早在2007年已提出了“亚洲人才构想”,计划选拔日本各高校的亚洲留学生在还未毕业时到日本公司实习,这一政策意图弥补研修生制度一旦被废除后的空缺。 1.申请永住所需的基本条件○在留年数条件连续在日本居住10年以上。从留学签证变成就劳签证的情况、连续在日本居住10年里面要有5年以上是就劳签证。「连续」是没有明确规定的,一般是指不能连续离开日本3个月,1年之内不能合计离开日本超过半年。※关于是否可以提前申请,入管给的答案是如果条件一般的人提前1,2个月申请是没有什么影响的。○签证年数条件现在所持的签证必须是3年或者3年以上。○素行条件?有没有尽纳税的义务。?有没有违反交通,犯罪等记录。※如果有免停以上的记录会有很大影响。○生计条件有足够维持生活的收入或者资产。一般就劳签证需要300万以上,如果因为抚养人数过多而变成非课税也是有影响的。○关于健康保险和年金现在申请永住对是否有加入健康保险要求一点一点的变严,如果没有交纳不许可的可能性非常大。关于年金入管回答的比较暧昧,没有交年金属于不许可理由,不过会不会因为这一个原因而不许可,不好说,还要看其他的综合条件。根据入管担当的不同,判断标准也会有些出入,所以还是建议大家最好把年金和健康保险都加入比较安心。2.申请永住所需在留年数条件的缓和(日配,永配,定住者必读)○日本人配偶者,永住者配偶者,特别永住者配偶者实际的婚姻生活3年以上,并且在日本在留1年以上。所谓实际的婚姻生活原则上是指在一起生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在一起生活,可以提交送金证明书,经常都会通电话的交往记录来证明在生计上的抚养,一直都保持联系来提高被认定有实际的婚姻生活的可能性。○日本人,永住者,特别永住者的孩子在日本在留1年以上。○定住者在日本在留5 年以上。○得到认定的难民被认定后在日本在留5 年以上。○被认可对日本社会有卓越贡献的人在日本在留5 年以上。到现在为止,博士学历,在国际上有发表过论文,现在在从事专业性比较高的工作的事例最多。3.永住申请的不许可事例○在日本生活了10年以上,不过就职年数没有达到5年。○没有可以保证安定生活的收入和存款。○过去3年的纳税情况有问题。○没有加入年金或者保险○有对申请永住产生影响的交通违反和犯罪记录。○1年中离开日本的日数合计超过200天,或者连续离开日本的日数超过3个月。○申请永住的资料交到入国管理局后,1年中离开日本的日数合计超过180 天○申请永住的资料交到入国管理局后,因转职或辞职而造成收入减少导致生活不稳定。○申请永住的资料交到入国管理局后,发生了违反交通,犯罪等。○持有家族滞在等打工时间受限制的申请人,有打工超时记录。○永住申请资料里写的内容和以前申请签证时有出入。○用来证明事实的资料不充分。 ※ 以上的内容只不过是不许可事例,即使自己有上面的问题也不是说永住肯定下不来。4.申请永住需要的基本资料□ 永住許可申請書□ パスポート□ 外国人登録証明書又は在留カード□ 理由書-证明身份的资料—日本人の配偶者の場合:日本人の戸籍謄本日本人の子の場合:日本人親の戸籍謄本、出生証明書永住者の配偶者の場合:婚姻証明書(結婚証の写し等)永住者の子の場合:出生証明書、両親の婚姻証明書—日本的资料—□住民票(家族全員分)□ 在職証明書(申請人又は申請人を扶養する方の分)※会社経営や自営業などの方は会社謄本、確定申告書控えのコピーが必要です。□直近3年間の住民税の課税(非課税)証明書□直近3年間の住民税の納税証明書(直近3年分)□ 預貯金通帳又は残高証明書のコピー(適宜)—身元保証人的资料—□身元保証書□ 住民票□ 在職証明書(会社経営の方は会社謄本が必要です。)□ 直近1年間の住民税の課税(非課税)証明書□ 直近1年間の住民税の納税証明書—その他(对申请有帮助的资料)—□表彰状、感謝状等のコピー□ 所属会社、大学、団体等の推薦状以上是申请永住需要的基本资料,根据个人情况会有一些变动。5.关于申请签证时需要的身元保证人的定义和责任所谓在入管法的身分保证人,为能使外国人在日本安定生活而且能完成其期待的入境目的,向法务大臣约定对该外国人的经济保证及法令遵守等的生活指导的人。关于关于身分保证书,向法务大臣保证的保证事项(负担滞在費用、出入国費用等)对身分保证人没有法律上的强制力,即使没有履行也只是接受入国管理局的指导而已。所以可以说只是道义上保证人。这是入管网页上写的,如果要委托的人有些担心,可以给他看看这个。 女性、男性 之 亿萬富豪們(亿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海外逍遥享乐、享受浪漫团队:吃喝玩乐接待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欢迎世界各地各项业务定期书面推广: 面向上海(1万名以上)每月一万元以上收入者! 欢迎委托我们支持你的生意书面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