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修生”制度怎样被日本的企业和无良中介机构共同利用了。从20世纪80年代起,在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同时,日本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呈递增趋势。然而,日本本国的劳动力费用,高居世界前列,并且有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必要的福利保险制度,日本企业感叹劳动力成本过高,转而从国外招工,特别招从事脏、重、险工作的蓝领工人,但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受到日本严格的签证制度所限,二是同样受制于劳动法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谓“研修生”制度,恰好被利用来解决这个问题。由于“研修生”来日的目的是技术实习和进修,所以对于语言的要求较低,因此较容易获得日本方面的签证,为廉价劳动力进入日本打开方便之门。同时,既然“研修生”来日的名义是学习,他们在日本企业的工作,便被视为“实习”的一部分,所以,一切有关劳资的法律对“研修生”并不适用。他们的收入,也不叫“工资”,而被称为“补贴”。这补贴之少实在让日本的老板们心花怒放 。日本现行规定最低工资为700日元/小时,然而,研修生们的补贴很多情况下只有一个月5万日元,以研修生每月工作22天,每天8小时计算,每个小时不过两百多日元,为日本最低工资标准的三分之一,而研修生们每日的工作,很少有真正仅8个小时的。对于日本老板来说,使用“研修生”,每月每人要花费几万日元的退休年金,失业保险自然可以省去,甚至在很多“研修生”的合同中,明确地规定:生病也要自己负责。然而,这一切,在“先进文明”的日本法律之下,居然是合理合法的!   就是这样的条件,每年都有大批“研修生”涌进日本,其中包括四五万名中国人。上面提到的那些土政策,也往往得到“研修生”们的某种配合,比如,收缴他人护照,或者扣留劳动所得当然是非法的,但如果是研修生们“主动自愿地要求公司协助保管”,就没有问题。法定休息时间不让休息自然也是违法,但如果是研修生们“自愿在休息时间学习和熟悉生产技术”自然也不是违法。在很多涉及研修生的劳资案件中,日本公司一方正是拿出这样有研修生们签字认可的书面材料,而立于不败之地。

“研修生”制度怎样被日本的企业和无良中介机构共同利用了。从20世纪80年代起,在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同时,日本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呈递增趋势。然而,日本本国的劳动力费用,高居世界前列,并且有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必要的福利保险制度,日本企业感叹劳动力成本过高,转而从国外招工,特别招从事脏、重、险工作的蓝领工人,但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受到日本严格的签证制度所限,二是同样受制于劳动法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谓“研修生”制度,恰好被利用来解决这个问题。由于“研修生”来日的目的是技术实习和进修,所以对于语言的要求较低,因此较容易获得日本方面的签证,为廉价劳动力进入日本打开方便之门。同时,既然“研修生”来日的名义是学习,他们在日本企业的工作,便被视为“实习”的一部分,所以,一切有关劳资的法律对“研修生”并不适用。他们的收入,也不叫“工资”,而被称为“补贴”。这补贴之少实在让日本的老板们心花怒放 。日本现行规定最低工资为700日元/小时,然而,研修生们的补贴很多情况下只有一个月5万日元,以研修生每月工作22天,每天8小时计算,每个小时不过两百多日元,为日本最低工资标准的三分之一,而研修生们每日的工作,很少有真正仅8个小时的。对于日本老板来说,使用“研修生”,每月每人要花费几万日元的退休年金,失业保险自然可以省去,甚至在很多“研修生”的合同中,明确地规定:生病也要自己负责。然而,这一切,在“先进文明”的日本法律之下,居然是合理合法的!
  就是这样的条件,每年都有大批“研修生”涌进日本,其中包括四五万名中国人。上面提到的那些土政策,也往往得到“研修生”们的某种配合,比如,收缴他人护照,或者扣留劳动所得当然是非法的,但如果是研修生们“主动自愿地要求公司协助保管”,就没有问题。法定休息时间不让休息自然也是违法,但如果是研修生们“自愿在休息时间学习和熟悉生产技术”自然也不是违法。在很多涉及研修生的劳资案件中,日本公司一方正是拿出这样有研修生们签字认可的书面材料,而立于不败之地。

《“研修生”制度怎样被日本的企业和无良中介机构共同利用了。从20世纪80年代起,在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同时,日本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呈递增趋势。然而,日本本国的劳动力费用,高居世界前列,并且有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必要的福利保险制度,日本企业感叹劳动力成本过高,转而从国外招工,特别招从事脏、重、险工作的蓝领工人,但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受到日本严格的签证制度所限,二是同样受制于劳动法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谓“研修生”制度,恰好被利用来解决这个问题。由于“研修生”来日的目的是技术实习和进修,所以对于语言的要求较低,因此较容易获得日本方面的签证,为廉价劳动力进入日本打开方便之门。同时,既然“研修生”来日的名义是学习,他们在日本企业的工作,便被视为“实习”的一部分,所以,一切有关劳资的法律对“研修生”并不适用。他们的收入,也不叫“工资”,而被称为“补贴”。这补贴之少实在让日本的老板们心花怒放 。日本现行规定最低工资为700日元/小时,然而,研修生们的补贴很多情况下只有一个月5万日元,以研修生每月工作22天,每天8小时计算,每个小时不过两百多日元,为日本最低工资标准的三分之一,而研修生们每日的工作,很少有真正仅8个小时的。对于日本老板来说,使用“研修生”,每月每人要花费几万日元的退休年金,失业保险自然可以省去,甚至在很多“研修生”的合同中,明确地规定:生病也要自己负责。然而,这一切,在“先进文明”的日本法律之下,居然是合理合法的!   就是这样的条件,每年都有大批“研修生”涌进日本,其中包括四五万名中国人。上面提到的那些土政策,也往往得到“研修生”们的某种配合,比如,收缴他人护照,或者扣留劳动所得当然是非法的,但如果是研修生们“主动自愿地要求公司协助保管”,就没有问题。法定休息时间不让休息自然也是违法,但如果是研修生们“自愿在休息时间学习和熟悉生产技术”自然也不是违法。在很多涉及研修生的劳资案件中,日本公司一方正是拿出这样有研修生们签字认可的书面材料,而立于不败之地。》有一个想法

  1. 2014年3月20日
    1分钟前 阅读:0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首席劳资法律顾问7月18日报,日本岐阜县劳动局公布了2008年4月到2013年3月实施监督指导的情况,结果显示:岐阜县接受外国研修实习生的企业中,有7成存在着超时劳动及拒付加班费等违法行为。目前,根据岐阜县劳动局和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整改意见,已经有48家企业们向166名外国实习生们补发了总计大约有9972万日元的工资。 岐阜县劳动局和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这次监督指导,是针对县内106家接受外国研修实习生企业进行的。结果发现:发现其中有74家存在违反《劳动基准法》等的行为。具体则是有9家没有公开劳动条件;6家违法管理存款;19家没有按时支付工资;17家工资低于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20家没有遵守劳动时间规定;50家没有支付补贴工资。 在发现的74家企业的违法行为中,岐阜县劳动局和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已经针对2起恶性事件,向日本地方检察机构提交了《建议起诉书》。2007年7月至2013年5月期间,位于该县养老町的一家缝制公司,对2名中国实习生,每月仅支付5到6万日元的基本工资,大大低于岐阜县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同时,不支付加班费,导致她们的工资,每小时仅合350到400日元。 2007年12月至2013年4月期间,位于岐阜市的一家缝制公司,存在类似违法行为。其支付3名中国实习生的工资,为每月76000~81000日元,低于县内最低工资标准。 另外,去年秋天,岐阜县内发生过以“经营困难”为理由,在研修期间,无理解雇外国实习生的事情。 岐阜县劳动局和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许靖说,截至2013年3月,该县有近2000家接收外国研修实习生的企业们,有大约21000名外国研修实习生们在这里工作。他们的人数,仅次于爱知县的外国研修实习生,居于日本全国第2位。 岐阜县劳动局和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许靖指出,“我们发现的企业,这些违法事件,只能说冰山一角而已。今后,还需要继续加强监督指导的力度”。 在日研修生支援联合会: 电话;090—8072—5033 SB ;QQ 1428289488 ; 275065091 ; 电话24小时可接听,随时为你解决疑难问题 。希望有更多的研修生得到帮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