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少女们有变漂亮的渴望和为了变漂亮、愿意付出代价。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整形国家,那么会是韩国吗?国际美容整形手术协会(ISAPS)的统计结果显示,美国是世界上做整形手术最多的国家!单位人数内、接受整形手术人数最多的国家:韩国。每1000名韩国人中,就会有16名做过整形手术。 走在首尔江南街道上,你就会知道:韩国被称作“整形共和国”。到处都挂着整形医院的广告牌,许多建筑完全被整形医院占据。统计结果显示,江南地区的整形医院共有336处,加上雇佣医生,超过1000名医生们活跃在江南地区。在全世界整形市场中,韩国就占了25%的比重。 韩国上个月、就业人员人数,同比增加了83万5000人。超过了就业人数增加最多的2002年3月(84万2000人)的记录。雇佣率(15岁~64岁),比去年2月(62.7%),有所增加,达到64.4%。 韩国政府的雇佣率目标是70%。 3月12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月雇佣动向》显示,有工作的国民们为2481万9000人。其中,在职场上、拿工资工作的“工资劳动者”人数,比去年2月同期,增加80万3000人。统计人数为1829万6000人。临时工为632万5000人。比一年前,增加了16万9000人。 韩国朴槿惠政府评价称,随着经济得到改善,工作岗位一起增加了。即指这反映了是受1月产业生产量,比一个月前,增加了1.4%,工矿业领域的生产,连续四个月、增加的影响。实际制造业就业人数增加了13万5000人,连续20个月,保持了增加势头。 韩国! 美国廉租房的老人们正在享受他们一周两次的“咖啡时间”! 米雪仙(音译Xue Xian Mi)从来没有想过:她和她先生的晚年,将分居,租在旧金山Tenderloin区的两个独立的出租单房里。 今年74岁的米女士是一名中国移民,现在,她住在安东尼庄园(Antonia Manor)内的一间出租屋里。她的丈夫王玉谭(音译Yu Tan Wang)今年84岁,就住在一个街区以外的、另外一间出租房内。这栋楼叫亚历山大住所(Alexander Residence)。米女士和王先生均来自中国天津。他们受过很好的教育,都曾经有体面的工作。在移民美国之前,米女士在一家贸易公司供职,她的丈夫在中国大型钢铁企业工作。 900美元的月生活费: 米女士每个月,她可以得到900美元、补充保障收入(SSI ) 。其中,不到三分之一,用来支付房租;剩下的,用来购买食品和医药,用于牙科和视力保健。米女士表示:她的经济非常拮据。 她说,她尽量不去看牙医或眼科医生。有一次,实在没有办法,去看了牙医:诊断,她花了80美元;拔牙,她花了30美元。 2007年,当上法国总统才半年,萨科齐就带着270位法国政商要员们赴华,签下了20多个合作文件,还有金额高达2000亿元人民币的合同,包括,核电项目、铀矿投资等。中国将从法国购买160架空客飞机的合同。 1949年,中英贸易进出口额为2300万美元;英国承认新中国后,1950年,中英直接贸易、大陆和香港贸易总额,增加了两倍。 本土的以及海外的风险资本找上门来。向资本低头?可能会失去公司的控制权;拒绝?又会错失机会。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接受,那是通向成功的正确的一扇门。几年过去,内敛低调的李彦宏和马化腾失去了最大股东的地位,他们依然通过各种巧妙的方式、牢牢把持着公司的控制权。最高调张扬的马云,陷入资本的迷局之中。 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它们都姓马吗? 腾讯“姓马”——马化腾;阿里巴巴“姓马”——马云;许多人不知道:百度也“姓马”——马东敏,这是李彦宏妻子的名字。 在百度,到底谁说了算?几年前,公司发布的年报无意之中,泄露了创始人夫妇之间的一个小秘密:李彦宏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他的妻子多,他放弃了他的妻子那部分股票的权益;马东敏没有放弃李彦宏的股票权益。换句话说,李彦宏的股份两人共享,马东敏的股份只属于她自己。一旦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利益冲突”。比如,如果离婚,那马东敏就会压倒李彦宏,成为百度公司的实际控制者。 百度和腾讯作为上市公司,必须每季度披露财务报告,列出的,往往只是公司营利状况以及股权变化情况。李彦宏和马化腾拥有的股票各自值多少钱?以及,为什么他们都不是自己创建的公司的最大股东? 德丰杰风险投资(DFJ),一家投资过Hotmail和Skype的美国创投公司,是市值600亿美元的百度公司最大的股东。1999年,互联网泡沫高涨时,德丰杰集团从硅谷来到中国、寻觅机会。可惜不到一年,互联网泡沫就告破灭。正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DFJ”中的“F”——创始合伙人约翰·费舍尔听说了一个叫李彦宏的年轻人,以及一家叫做“百度”的小公司。 2000年9月,德丰杰联合其他几家国际风险投资基金,向成立刚九个月、员工们只有十几个人的百度注资1000万美元。从此,德丰杰就成为百度公司的最大股东,一直到今天,仍持有1/4左右的股份,超过李彦宏夫妇股份之和。目前,德丰杰持有的股份市值已达150亿美元。 德丰杰是目前硅谷最热公司特斯拉背后的资本推手。 百度的股东名单里,有长长的一串英文名字。除了德丰杰,主要股东,还有Integrity Partners、Peninsula Capital Fund,以及大名鼎鼎的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 证明IDG在中国互联网投资圈的地位:一位求职者要去见IDG的高级合伙人杨飞,临行前,猎头对他说:“你今年31岁。曾有个人,他在31岁的时候,去见了杨飞,后来,这个人排在了富豪榜首位,他叫李彦宏。”猎头接着说:“我今年27岁,还有个人在27岁的时候,去见了杨飞。后来,他也成了首富,他叫马化腾……” 那是在1999年到2000年之间,马化腾的OICQ刚刚网罗了大量用户们,公司急需资金,购买服务器和发工资,准备打官司——美国AOL已经就OICQ抄袭ICQ,连续发来两份律师函。年轻的马化腾决定:寻求国际风险投资的帮助。 IDG和李泽楷的盈科数码,以各占腾讯20%股份的代价,投资了220万美元。马化腾及其团队持股60%。正是这22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帮助腾讯成长为价值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帝国。 “巴菲特在中国做的投资,他没有我们的多,”IDG创始人兼董事长麦戈文在第99次访问中国时这样说。早在1980年,IDG就在中国、成立了第一家合资公司,在邓小平时代,它已经在中国成立了专门的风险投资基金。1998年,在拜会了江泽民之后,麦戈文宣布:要向中国企业投资10亿美元,李彦宏和马化腾,受惠于他的这个承诺。 IDG在中国网络投资界享有极高声誉,投资网站数量和投资总额,都名列前茅。甚至,他们投资了波司登、如家酒店和物美超市等多种行业。在美国本土,它是一家专门投资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的公司。几乎没有美国人知道,它有风险投资部门。 曼德拉当年的敌人,他们现在成了腾讯的最大股东 IDG对腾讯的投资,遵循了典型的风险投资规律:在介入创业公司的同时,往往就规划好了退出的时间表。今天,市值已超千亿美元的腾讯。它会不会后悔当年退出得太早? 2001年6月,盈科以126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20%腾讯股权,悉数出售给MIH集团。以110万美元的投资,不到一年,即获得1000余万美元的回报。在那个互联网的萧条时代,已经堪称奇迹。事实证明,盈科低估了腾讯的成长潜力。这部分股权,目前,价值超过270亿美元。同样,低估腾讯的,还有IDG。 到2003年8月,IDG分两次将腾讯股权分别出售给MIH和腾讯管理层,MIH成为腾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30%。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和副总裁张志东的股份加起来,不到15%。 在十几年前,最初的几篇新闻报道里,MIH被描述成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国际化投资集团。随后,它的面纱被一点点揭开——它隶属于南非最大的传媒集团Naspers,后者,拥有南非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以及全非洲规模最大的收费电视网络,在世界各国,投资了多家媒体。其中,包括《北京青年报》和《体坛周报》,甚至,还是Facebook的早期投资人。一直到现在,其神秘而强大的背景,没有几个人能彻底说清楚。 抛开这些光鲜的投资业绩,Naspers曾有过一段黑暗的历史,这些内容,现在已经不会再出现在公司的官方宣传中。 1915年,英属南非联邦刚刚成立五年,由一群南非白人民族主义者们组成的国民党 (National Party)决定:成立一家报纸,来宣扬其政治思想。不久后,一份名为De Burger(意为“公民”)的日报诞生,其第一任主编马兰、后来在1948年,他当选南非总理。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正是由他制定并推行的。 而Naspers集团,正是源于这份报纸,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充当起了白人政府宣讲队的角色。直到1990年,曼德拉出狱,De Burger彻底切断了与南非国民党的关联。 1997年,Naspers集团的127位记者们正式就他们在宣扬种族隔离政策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道歉。同一年,Naspers任命库斯·贝克(Koos Bekker)为CEO。在贝克的带领下,Naspers进军付费电视市场,进入了另一个利润丰厚的领域——互联网风险投资,MIH就是其专门设立的投资业务部。 在大举收购腾讯股票的时候,Naspers的主营业务是互动电视和收费电视,年营业额约2.5亿美元,市值40多亿美元,是个实实在在的传媒巨头;当时的腾讯只是个为盈利模式苦苦思索的通讯平台,负担不起过多用户们同时在线的带宽,申请一个QQ号?都要收费。一直到今天,Naspers当时是如何做出的投资腾讯的决定。在腾讯股票飞涨的时候,它从未抛售过一股、套现。 随着腾讯的不断成长,Naspers成为南非本土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超过那些挖遍全球钻石和黄金的矿业巨头和能源大佬,市场对它的认可,主要来自于其持有的腾讯股票。 这笔投资,感叹“在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合适的人”。Naspers旗下的付费电视公司,垄断了CCTV在南非的播放权;从1999年开始,胡锦涛、李瑞环、朱镕基和李长春等人先后到南非访问这家公司;在其总部大楼中,最醒目的位置,有一堵展示墙,几位中国领导人用毛笔书写的题词,就挂在那里。 马云——联合“国字号”抗衡“美日”: 尽管不是最大股东,百度和腾讯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李彦宏和马化腾的手里。 在美国上市的百度,实行AB股制度:A股向公众发售,可以分红、表决权低;B股面向创始人和管理层,拥有A股十倍的表决权,不能分红。李彦宏的股份,大多是B股。这样的股权设置,能保证李彦宏夫妇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能防止竞争对手谷歌的收购。 腾讯,马化腾面对的环境更为轻松。MIH与腾讯创业团队经过一番良好的协商,即便在MIH短暂控股的时期,腾讯的具体经营管理,是由马化腾等主要创办人负责,MIH派出的两名外籍非执行董事们并未参与腾讯公司的具体管理事务。 与这两家公司相比,BAT的另外一极——阿里巴巴,有苦说不出。 李彦宏和马化腾的个性都是低调内敛、精打细算。马云修禅、打太极,他的性情过于高调,他身在烧钱成风的电商领域,吸纳投资时,不免贪多。结果:引狼入室。 阿里巴巴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历程,就是马云不断融资、利用巨额资本,战胜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的过程。他没有李彦宏和马化腾那么幸运,他遇到的投资者拥有更强的控制欲。 2000年,阿里巴巴完成第二轮2500万美元融资,其中,来自日本的软银一家,即拿出2000万;第三轮投资中,软银再砸下6000万美元。 这些资本、帮助阿里巴巴熬过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萧条期。马云嗅到了“失控”的味道:他和创业团队的持股比例,已下降到不足一半。前后投入8000万美元的软银,持股比例上升到20%。 马云与孙正义之间的故事。马云只用了六分钟,就说服了孙正义。一个数字:孙正义说,他的投资惯例:要30%的股份。 与渐渐进入盈利期的腾讯和百度不同,当时刚刚推出淘宝网的阿里巴巴,“烧钱行动”刚刚开始。已经触摸到危险的马云,他不得不继续加大融资力度。 2005年8月,雅虎以10亿美元和中国资产,换取了阿里巴巴40%的股权。利用这笔资金,淘宝网和支付宝迅速做大,马云成功渡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奠定了阿里巴巴日后在中国互联网中的“江湖地位”。 这一交易的代价:马云及创始团队彻底让出了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截至2007年,阿里巴巴旗下B2B业务上市之前,雅虎、软银分别持有阿里巴巴39%和29.3%的股权。以马云为代表的管理层及其他股东们,加起来,仅持股31.7%。 七年之后的2012年,阿里巴巴出资76亿美元,仅仅赎回了雅虎持有的20%的股权。为了获取回购资金,阿里巴巴不得不引入了中投、国开金融等“国字号”的新股东。 截至现在,根据雅虎、软银等分别公布的信息,软银依然持有阿里巴巴30%以上的股权,雅虎持股24%,马云个人持股7.43%。 互联网大佬们背后的“隐形控制者”: 单从股权结构上看,百度属于美国;腾讯属于南非;阿里巴巴属于日本!李彦宏和马化腾都通过巧妙的设置,保留了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擅长打太极的马云、他遇到了麻烦。 那一年,马化腾27岁,李彦宏31岁,马云36岁。他们都有了一个伟大的想法、几位脚踏实地的帮手们,以及一个看似充满希望的小公司;他们只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钱。为了成功,他们需要很多很多钱。 女性、男人之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百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法国、德国、欧盟、欧洲事业促进合作双赢、推动中心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2014年3月:少女们有变漂亮的渴望和为了变漂亮、愿意付出代价。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整形国家,那么会是韩国吗?国际美容整形手术协会(ISAPS)的统计结果显示,美国是世界上做整形手术最多的国家!单位人数内、接受整形手术人数最多的国家:韩国。每1000名韩国人中,就会有16名做过整形手术。 走在首尔江南街道上,你就会知道:韩国被称作“整形共和国”。到处都挂着整形医院的广告牌,许多建筑完全被整形医院占据。统计结果显示,江南地区的整形医院共有336处,加上雇佣医生,超过1000名医生们活跃在江南地区。在全世界整形市场中,韩国就占了25%的比重。 韩国上个月、就业人员人数,同比增加了83万5000人。超过了就业人数增加最多的2002年3月(84万2000人)的记录。雇佣率(15岁~64岁),比去年2月(62.7%),有所增加,达到64.4%。 韩国政府的雇佣率目标是70%。 3月12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月雇佣动向》显示,有工作的国民们为2481万9000人。其中,在职场上、拿工资工作的“工资劳动者”人数,比去年2月同期,增加80万3000人。统计人数为1829万6000人。临时工为632万5000人。比一年前,增加了16万9000人。 韩国朴槿惠政府评价称,随着经济得到改善,工作岗位一起增加了。即指这反映了是受1月产业生产量,比一个月前,增加了1.4%,工矿业领域的生产,连续四个月、增加的影响。实际制造业就业人数增加了13万5000人,连续20个月,保持了增加势头。 韩国!

美国廉租房的老人们正在享受他们一周两次的“咖啡时间”! 米雪仙(音译Xue Xian Mi)从来没有想过:她和她先生的晚年,将分居,租在旧金山Tenderloin区的两个独立的出租单房里。 今年74岁的米女士是一名中国移民,现在,她住在安东尼庄园(Antonia Manor)内的一间出租屋里。她的丈夫王玉谭(音译Yu Tan Wang)今年84岁,就住在一个街区以外的、另外一间出租房内。这栋楼叫亚历山大住所(Alexander Residence)。米女士和王先生均来自中国天津。他们受过很好的教育,都曾经有体面的工作。在移民美国之前,米女士在一家贸易公司供职,她的丈夫在中国大型钢铁企业工作。 900美元的月生活费: 米女士每个月,她可以得到900美元、补充保障收入(SSI ) 。其中,不到三分之一,用来支付房租;剩下的,用来购买食品和医药,用于牙科和视力保健。米女士表示:她的经济非常拮据。 她说,她尽量不去看牙医或眼科医生。有一次,实在没有办法,去看了牙医:诊断,她花了80美元;拔牙,她花了30美元。

2007年,当上法国总统才半年,萨科齐就带着270位法国政商要员们赴华,签下了20多个合作文件,还有金额高达2000亿元人民币的合同,包括,核电项目、铀矿投资等。中国将从法国购买160架空客飞机的合同。 1949年,中英贸易进出口额为2300万美元;英国承认新中国后,1950年,中英直接贸易、大陆和香港贸易总额,增加了两倍。

本土的以及海外的风险资本找上门来。向资本低头?可能会失去公司的控制权;拒绝?又会错失机会。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接受,那是通向成功的正确的一扇门。几年过去,内敛低调的李彦宏和马化腾失去了最大股东的地位,他们依然通过各种巧妙的方式、牢牢把持着公司的控制权。最高调张扬的马云,陷入资本的迷局之中。 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它们都姓马吗? 腾讯“姓马”——马化腾;阿里巴巴“姓马”——马云;许多人不知道:百度也“姓马”——马东敏,这是李彦宏妻子的名字。 在百度,到底谁说了算?几年前,公司发布的年报无意之中,泄露了创始人夫妇之间的一个小秘密:李彦宏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他的妻子多,他放弃了他的妻子那部分股票的权益;马东敏没有放弃李彦宏的股票权益。换句话说,李彦宏的股份两人共享,马东敏的股份只属于她自己。一旦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利益冲突”。比如,如果离婚,那马东敏就会压倒李彦宏,成为百度公司的实际控制者。 百度和腾讯作为上市公司,必须每季度披露财务报告,列出的,往往只是公司营利状况以及股权变化情况。李彦宏和马化腾拥有的股票各自值多少钱?以及,为什么他们都不是自己创建的公司的最大股东? 德丰杰风险投资(DFJ),一家投资过Hotmail和Skype的美国创投公司,是市值600亿美元的百度公司最大的股东。1999年,互联网泡沫高涨时,德丰杰集团从硅谷来到中国、寻觅机会。可惜不到一年,互联网泡沫就告破灭。正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DFJ”中的“F”——创始合伙人约翰·费舍尔听说了一个叫李彦宏的年轻人,以及一家叫做“百度”的小公司。 2000年9月,德丰杰联合其他几家国际风险投资基金,向成立刚九个月、员工们只有十几个人的百度注资1000万美元。从此,德丰杰就成为百度公司的最大股东,一直到今天,仍持有1/4左右的股份,超过李彦宏夫妇股份之和。目前,德丰杰持有的股份市值已达150亿美元。 德丰杰是目前硅谷最热公司特斯拉背后的资本推手。 百度的股东名单里,有长长的一串英文名字。除了德丰杰,主要股东,还有Integrity Partners、Peninsula Capital Fund,以及大名鼎鼎的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 证明IDG在中国互联网投资圈的地位:一位求职者要去见IDG的高级合伙人杨飞,临行前,猎头对他说:“你今年31岁。曾有个人,他在31岁的时候,去见了杨飞,后来,这个人排在了富豪榜首位,他叫李彦宏。”猎头接着说:“我今年27岁,还有个人在27岁的时候,去见了杨飞。后来,他也成了首富,他叫马化腾……” 那是在1999年到2000年之间,马化腾的OICQ刚刚网罗了大量用户们,公司急需资金,购买服务器和发工资,准备打官司——美国AOL已经就OICQ抄袭ICQ,连续发来两份律师函。年轻的马化腾决定:寻求国际风险投资的帮助。 IDG和李泽楷的盈科数码,以各占腾讯20%股份的代价,投资了220万美元。马化腾及其团队持股60%。正是这22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帮助腾讯成长为价值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帝国。 “巴菲特在中国做的投资,他没有我们的多,”IDG创始人兼董事长麦戈文在第99次访问中国时这样说。早在1980年,IDG就在中国、成立了第一家合资公司,在邓小平时代,它已经在中国成立了专门的风险投资基金。1998年,在拜会了江泽民之后,麦戈文宣布:要向中国企业投资10亿美元,李彦宏和马化腾,受惠于他的这个承诺。 IDG在中国网络投资界享有极高声誉,投资网站数量和投资总额,都名列前茅。甚至,他们投资了波司登、如家酒店和物美超市等多种行业。在美国本土,它是一家专门投资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的公司。几乎没有美国人知道,它有风险投资部门。 曼德拉当年的敌人,他们现在成了腾讯的最大股东 IDG对腾讯的投资,遵循了典型的风险投资规律:在介入创业公司的同时,往往就规划好了退出的时间表。今天,市值已超千亿美元的腾讯。它会不会后悔当年退出得太早? 2001年6月,盈科以126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20%腾讯股权,悉数出售给MIH集团。以110万美元的投资,不到一年,即获得1000余万美元的回报。在那个互联网的萧条时代,已经堪称奇迹。事实证明,盈科低估了腾讯的成长潜力。这部分股权,目前,价值超过270亿美元。同样,低估腾讯的,还有IDG。 到2003年8月,IDG分两次将腾讯股权分别出售给MIH和腾讯管理层,MIH成为腾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30%。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和副总裁张志东的股份加起来,不到15%。 在十几年前,最初的几篇新闻报道里,MIH被描述成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国际化投资集团。随后,它的面纱被一点点揭开——它隶属于南非最大的传媒集团Naspers,后者,拥有南非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以及全非洲规模最大的收费电视网络,在世界各国,投资了多家媒体。其中,包括《北京青年报》和《体坛周报》,甚至,还是Facebook的早期投资人。一直到现在,其神秘而强大的背景,没有几个人能彻底说清楚。 抛开这些光鲜的投资业绩,Naspers曾有过一段黑暗的历史,这些内容,现在已经不会再出现在公司的官方宣传中。 1915年,英属南非联邦刚刚成立五年,由一群南非白人民族主义者们组成的国民党 (National Party)决定:成立一家报纸,来宣扬其政治思想。不久后,一份名为De Burger(意为“公民”)的日报诞生,其第一任主编马兰、后来在1948年,他当选南非总理。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正是由他制定并推行的。 而Naspers集团,正是源于这份报纸,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充当起了白人政府宣讲队的角色。直到1990年,曼德拉出狱,De Burger彻底切断了与南非国民党的关联。 1997年,Naspers集团的127位记者们正式就他们在宣扬种族隔离政策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道歉。同一年,Naspers任命库斯·贝克(Koos Bekker)为CEO。在贝克的带领下,Naspers进军付费电视市场,进入了另一个利润丰厚的领域——互联网风险投资,MIH就是其专门设立的投资业务部。 在大举收购腾讯股票的时候,Naspers的主营业务是互动电视和收费电视,年营业额约2.5亿美元,市值40多亿美元,是个实实在在的传媒巨头;当时的腾讯只是个为盈利模式苦苦思索的通讯平台,负担不起过多用户们同时在线的带宽,申请一个QQ号?都要收费。一直到今天,Naspers当时是如何做出的投资腾讯的决定。在腾讯股票飞涨的时候,它从未抛售过一股、套现。 随着腾讯的不断成长,Naspers成为南非本土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超过那些挖遍全球钻石和黄金的矿业巨头和能源大佬,市场对它的认可,主要来自于其持有的腾讯股票。 这笔投资,感叹“在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合适的人”。Naspers旗下的付费电视公司,垄断了CCTV在南非的播放权;从1999年开始,胡锦涛、李瑞环、朱镕基和李长春等人先后到南非访问这家公司;在其总部大楼中,最醒目的位置,有一堵展示墙,几位中国领导人用毛笔书写的题词,就挂在那里。 马云——联合“国字号”抗衡“美日”: 尽管不是最大股东,百度和腾讯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李彦宏和马化腾的手里。 在美国上市的百度,实行AB股制度:A股向公众发售,可以分红、表决权低;B股面向创始人和管理层,拥有A股十倍的表决权,不能分红。李彦宏的股份,大多是B股。这样的股权设置,能保证李彦宏夫妇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能防止竞争对手谷歌的收购。 腾讯,马化腾面对的环境更为轻松。MIH与腾讯创业团队经过一番良好的协商,即便在MIH短暂控股的时期,腾讯的具体经营管理,是由马化腾等主要创办人负责,MIH派出的两名外籍非执行董事们并未参与腾讯公司的具体管理事务。 与这两家公司相比,BAT的另外一极——阿里巴巴,有苦说不出。 李彦宏和马化腾的个性都是低调内敛、精打细算。马云修禅、打太极,他的性情过于高调,他身在烧钱成风的电商领域,吸纳投资时,不免贪多。结果:引狼入室。 阿里巴巴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历程,就是马云不断融资、利用巨额资本,战胜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的过程。他没有李彦宏和马化腾那么幸运,他遇到的投资者拥有更强的控制欲。 2000年,阿里巴巴完成第二轮2500万美元融资,其中,来自日本的软银一家,即拿出2000万;第三轮投资中,软银再砸下6000万美元。 这些资本、帮助阿里巴巴熬过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萧条期。马云嗅到了“失控”的味道:他和创业团队的持股比例,已下降到不足一半。前后投入8000万美元的软银,持股比例上升到20%。 马云与孙正义之间的故事。马云只用了六分钟,就说服了孙正义。一个数字:孙正义说,他的投资惯例:要30%的股份。 与渐渐进入盈利期的腾讯和百度不同,当时刚刚推出淘宝网的阿里巴巴,“烧钱行动”刚刚开始。已经触摸到危险的马云,他不得不继续加大融资力度。 2005年8月,雅虎以10亿美元和中国资产,换取了阿里巴巴40%的股权。利用这笔资金,淘宝网和支付宝迅速做大,马云成功渡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奠定了阿里巴巴日后在中国互联网中的“江湖地位”。 这一交易的代价:马云及创始团队彻底让出了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截至2007年,阿里巴巴旗下B2B业务上市之前,雅虎、软银分别持有阿里巴巴39%和29.3%的股权。以马云为代表的管理层及其他股东们,加起来,仅持股31.7%。 七年之后的2012年,阿里巴巴出资76亿美元,仅仅赎回了雅虎持有的20%的股权。为了获取回购资金,阿里巴巴不得不引入了中投、国开金融等“国字号”的新股东。 截至现在,根据雅虎、软银等分别公布的信息,软银依然持有阿里巴巴30%以上的股权,雅虎持股24%,马云个人持股7.43%。 互联网大佬们背后的“隐形控制者”: 单从股权结构上看,百度属于美国;腾讯属于南非;阿里巴巴属于日本!李彦宏和马化腾都通过巧妙的设置,保留了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擅长打太极的马云、他遇到了麻烦。 那一年,马化腾27岁,李彦宏31岁,马云36岁。他们都有了一个伟大的想法、几位脚踏实地的帮手们,以及一个看似充满希望的小公司;他们只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钱。为了成功,他们需要很多很多钱。

女性、男人之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百万富豪们社交圈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拒收附件):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法国、德国、欧盟、欧洲事业促进合作双赢、推动中心组);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