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二战后、迅速崛起成经济大国。 如今,日本面临深程度的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很多行业都极度缺乏劳动力。 日元的大幅升值,使其制造业与亚洲邻国相比,在成本上,日本处于很大劣势。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日本发明了研修生制度,让外国人体力劳动者以”研修生”身份赴日本就业、打工,人们拿着比普通日本劳动者低很多的工资,从事简单、危险、肮脏工作! 日本年轻人都不愿意做这种工作。 很多的中国研修生在日本遇到了非常不公的待遇,发生的一些事,在网上,引起了广泛争议,使得一些想去日本打工的中国年轻人感到迷惑。 一年前, 日本的中国研修生,他们工作和生活的经历,供想以”研修生”身份赴日本打工 和欲了解”在日研修生”生存状态的社会人士们,作为参考。 日本岐阜县岐阜市人口200万人,居住在岐阜县的外国人、总数50,769人。 其中,中国人24,112人,占外国人总数的27.8%。 岐阜的产业,以服装为主。 走进这些工厂,你会惊奇的发现: 这里,工作的工人们,凡是年轻的,年龄在20——30岁以下的,90%都是中国人。 年长的日本工人,很多都60岁,甚至70岁。 这样,年轻的中国工人和年老的日本工人,在这些工厂里一起工作,相映成趣。 日本的年轻人从小就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对于工作的选择面很宽。 日本涂装的艰苦工作,他们是不愿意去做的,这些工厂的社长们不用苦恼,他们可以去中国,招来价钱便宜,能吃苦、做活的”研修生”,以供其榨取剩余价值。 这些”研修生”: 他们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来自东北的贫困农村; 有来自中国江苏或其他一些地方的人! 中国工人是勤劳淳朴的,这些20多岁的同龄人,来日本,是由一种叫做”组合”的劳务派遣公司一手操办的,并交给了”组合”2万多到4万多元不等的人民币,作为中介费,签订了三年合同。 “组合”为这些中国人办理”研修生”签证,来日本,将他们任意分配到乡间的各个工厂做工。 要是能干满三年,据说,可以退掉1万元,到2万元的中介费; 要是中途离开的话,退费的事,根本就别要想哦。 看看”研修生”们的工资吧,不同的厂,有所不同。 其中一个例子,第一年:6万日元(管住),第二,三年,8万日元(不管住)。住宿,水电费用,就要扣掉2 万多日元。 日本的物价是相当昂贵的,这点钱,顶多只能吃个饭。 “研修生”来日本打工,是要挣钱的,为此,人们只有疯狂的去加班。 加班费给多少?看工人自己是跟哪个”组合”过来的: 好的组合,能多拿些;差的组合,只能少拿了。 要是遇到活少的厂,没有加班,每月,干领6万日元工资,还得交寮费,水电煤气费。 加班费,以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第一年,每小时400多日元; 第二、三年,拿到500多日元,和工资比是很高了! 加班成为”研修生”们挣钱的唯一途径。 好不容易来了趟日本,只有出卖劳动力、尽可能的多挣些钱,回去,好给家人们一个交代。 加班到什么程度呢?只要工厂里有活,”研修生”们基本是:早七点、干到晚九点的; 中午,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在工厂里忙碌。 忍受着干同样的活,比周围日本人以及中国留学生们拿的要少很多的钱,忍受着工厂里日本老头们的斥责,忍受着日本工厂和中国”组合”的双方剥削,艰辛地去赚取宝贵的外汇。 “研修生”朋友们那里,他们每日这么辛苦地劳作,一个月只休息了一天,努力换来了钞票,在扣除日本国民年金,健康保险,寮费水电、煤气后,他们的工资单,上面,写了个鲜红的12万。 如今,1万人民币都没有。 这样,要是被”组合”分去一些活多、比较忙的厂,三年,大概能往家里,寄个20多万人民币。 这算是高的了! 一位在岐阜县琵琶湖旁一个缝纫公司工作的中国研修生。在日本三年、其往家里寄了十万元。其逢人便美滋滋的说:“我这是剩了十万元,买了笔记本,数码相机和其它很多东西!要是在家里,我哪里三年能弄到十万块呢?” 还有,一位在岐阜市工作的东北女孩,她们厂工作轻松,只是:每月,就6万日元”研修费”,得交寮费,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了。 “研修生”们做的工作,很多是充满危险性的。 曾经有研修生晚上上网,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睡眠不足,精神恍惚,做焊工作时候,受伤。 研修生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给身体带来的潜在的伤害! 日本高昂的生活费让”研修生”们的这点收入捉襟现肘,乐观的人们想出N种方式,去省钱: 比如,理发?都是彼此之间互相理! 日本超市,每晚,都会将白天卖剩的熟 食,以及快过期的肉类及各种食品打半折。 每周,会有定期的优惠。 此时的超市,就成了”研修生”们的乐园,一旦下班或放假,便成群结队,骑着自行车,奔向超市,抢购打折商品,这在当地成为了一道风景。 从日本人的眼中,总能捕捉到鄙视的目光,人们不会在乎这些,只是为自己能抢着便宜的打折商品、高兴。 研修生们不会为料理的调味料而发愁,中国家里,总是会整箱的寄来土特产。 人们会用自己的血汗钱,去买高昂的日本消费电子,寄给家乡的亲戚,不经意之间,促进了日本的内需。 日本的交通费用及其昂贵,这阻碍了”研修生”们的出行,大家想出了很多种逃票的方式。 走远途时,票价是根据你坐车的距离,来计算的,慢车,一般不查票。 这样,经过的站很多,只要先买一张一站的票进车,到目的站后、补票,说,自己是目的站前一站上的车,就行。 如此,只需买两站的车票,想坐多长,坐多长。 有的时候 ,偶然被查到了。 让中国”研修生”给日本人带来了不好的印象。 游戏规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研修生”拿着这么低的工资,凭什么要去高价消费服务呢? 日本人自己基本都有车,除了孩子上学,很少有人骑自行车。 在当地,看见骑”自行车”的,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中国人。 日本的警察表面友善,总喜欢盘问骑自行车的中国人,这让人敢怒、而不敢言。 有一次,厂里来了一位从金沢来的、在日本呆了五年的留学生(日本的大学,社会,少子化问题,招不到学生,面临破产。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帮助其摆脱了生源的困境),他上了一年的语言学校和四年的大学,专业中文,上课睡觉,其它时间打工,就这么的,过了五年。 他,一位日本通了,不知怎么,找到了这家厂,他的工资比”研修生”要高很多,基本给料18W,被外号叫做”咸鱼”的日本社长安排在厂外的ア パート。 相对于”研修生”宿舍来讲,一种要高级得多的住宅。 这位留学生是江苏省南通人,他格外热情豪迈,总是将”研修生”们请来アパート一起聚餐,此时,”研修 生”们兴奋得确已然不在乎日本的昂贵物价了,人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换来啤酒和美食,一起狂餐暴饮。 异国的生活是寂寞的,工厂的劳作是幸苦的,大家总可以抽出时间来,附近工厂的,更远地方的研修生们都会骑上数小时的单车,相聚一堂,毋分男女,一同抒怀畅饮,以歌振兴,以酒消忧,在弥蒙中,消却自己内心的烦 愁。 为什么要忍受剥削,来日本打工? 中国在世界产业链分工中,处于下游,利润微薄,在老家种地,换不来纸钞,去工厂打工,薪水微薄的吓死人,为了生活,为了家人,可爱的”研修生”们远赴倭岛,出卖苦力,为了自己和家人,换取更多的纸钞,在现有社会制度和他们的自身情况下,似乎找不到什么更好的挣钱方式 了。 命运的无奈,丝毫未能已掩盖住发薪时的喜悦,人们始终未可以想像到自己的艰辛,正在拯救一个极端老龄化的国家。 “咸鱼”社长的这个小公司,毋庸说,厂里主要的年轻劳动力,都来自中国! 屡次前往中国的”咸鱼”社长,都做过 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日本工厂,其实都是在由中国养活。 雪季到了,工厂里迎来了一批刚毕业不多久的、中国高等院校培育出来的本科生们。 人们办的是日本技术签证,心比”研修生” 们大,只是时运不济,面临了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只有”暂时”在日本这个会社里卖卖苦力,赚点钱,人们的给料,要比”研修生”高很多,比留学生要低些。 和”研修生”不同,人们目标是:要远赴东京打工,去那里冒险,哪能安逸于这个小地方?… 这一次,”研修生”们终于获得了一次赏樱花、吃烤肉的机会! 大家谁有心思,去欣赏那如蜉蝣一般短暂的樱花,大家喝得酩酊大醉,席间,一片狼藉,在场的日本人略带有嘲弄,无语去说些什么。 作为研修生,到日本,必须要向中国的劳动派遣机构交付上述手续费和保证金。 手续费里,包括机票钱和给负责研修生招募的中介的报酬。 保证金作为押金,必须满足毫无问题,结束研修和实习这一条件。 归国后,才能拿回这笔押金。 这是一种不同于人质的“钱质”,成为日后束缚中国研修生的有力武器。 正因为“钱质”的存在,在日本,不管被强加了多么恶劣的劳动条件,中国研修生们都只能默默地忍受。 除了钱之外,还有很多中国研修生把房产证作为担保、抵押了。 了解“钱质”的事情后,给中国研修生强加过酷劳动环境的日本经营者不在少数。 从几位日本经营者那里听过这样的话“只要对不听话的研修生说一句‘马上把你送回中国’,立马,他们就会变得老老实实”。 这些日本经营者非常了解“钱质”的效果,充分加以利用。 这样变质的外国人研修生制度,跟人身买卖,有什么区别?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亚太共同体促进组;亚洲太平洋共同体推动组)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本公司(日本劳务输入、输出,打工、研修生业务)陈副总经理!

日本是二战后、迅速崛起成经济大国。
如今,日本面临深程度的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很多行业都极度缺乏劳动力。
日元的大幅升值,使其制造业与亚洲邻国相比,在成本上,日本处于很大劣势。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日本发明了研修生制度,让外国人体力劳动者以”研修生”身份赴日本就业、打工,人们拿着比普通日本劳动者低很多的工资,从事简单、危险、肮脏工作!
日本年轻人都不愿意做这种工作。

很多的中国研修生在日本遇到了非常不公的待遇,发生的一些事,在网上,引起了广泛争议,使得一些想去日本打工的中国年轻人感到迷惑。

一年前, 日本的中国研修生,他们工作和生活的经历,供想以”研修生”身份赴日本打工 和欲了解”在日研修生”生存状态的社会人士们,作为参考。

日本岐阜县岐阜市人口200万人,居住在岐阜县的外国人、总数50,769人。
其中,中国人24,112人,占外国人总数的27.8%。
岐阜的产业,以服装为主。
走进这些工厂,你会惊奇的发现:
这里,工作的工人们,凡是年轻的,年龄在20——30岁以下的,90%都是中国人。
年长的日本工人,很多都60岁,甚至70岁。
这样,年轻的中国工人和年老的日本工人,在这些工厂里一起工作,相映成趣。

日本的年轻人从小就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对于工作的选择面很宽。
日本涂装的艰苦工作,他们是不愿意去做的,这些工厂的社长们不用苦恼,他们可以去中国,招来价钱便宜,能吃苦、做活的”研修生”,以供其榨取剩余价值。
这些”研修生”:
他们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来自东北的贫困农村;
有来自中国江苏或其他一些地方的人!

中国工人是勤劳淳朴的,这些20多岁的同龄人,来日本,是由一种叫做”组合”的劳务派遣公司一手操办的,并交给了”组合”2万多到4万多元不等的人民币,作为中介费,签订了三年合同。
“组合”为这些中国人办理”研修生”签证,来日本,将他们任意分配到乡间的各个工厂做工。
要是能干满三年,据说,可以退掉1万元,到2万元的中介费;
要是中途离开的话,退费的事,根本就别要想哦。

看看”研修生”们的工资吧,不同的厂,有所不同。
其中一个例子,第一年:6万日元(管住),第二,三年,8万日元(不管住)。住宿,水电费用,就要扣掉2 万多日元。

日本的物价是相当昂贵的,这点钱,顶多只能吃个饭。
“研修生”来日本打工,是要挣钱的,为此,人们只有疯狂的去加班。
加班费给多少?看工人自己是跟哪个”组合”过来的:
好的组合,能多拿些;差的组合,只能少拿了。
要是遇到活少的厂,没有加班,每月,干领6万日元工资,还得交寮费,水电煤气费。
加班费,以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第一年,每小时400多日元;
第二、三年,拿到500多日元,和工资比是很高了!
加班成为”研修生”们挣钱的唯一途径。
好不容易来了趟日本,只有出卖劳动力、尽可能的多挣些钱,回去,好给家人们一个交代。

加班到什么程度呢?只要工厂里有活,”研修生”们基本是:早七点、干到晚九点的;
中午,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在工厂里忙碌。
忍受着干同样的活,比周围日本人以及中国留学生们拿的要少很多的钱,忍受着工厂里日本老头们的斥责,忍受着日本工厂和中国”组合”的双方剥削,艰辛地去赚取宝贵的外汇。
“研修生”朋友们那里,他们每日这么辛苦地劳作,一个月只休息了一天,努力换来了钞票,在扣除日本国民年金,健康保险,寮费水电、煤气后,他们的工资单,上面,写了个鲜红的12万。
如今,1万人民币都没有。
这样,要是被”组合”分去一些活多、比较忙的厂,三年,大概能往家里,寄个20多万人民币。
这算是高的了!
一位在岐阜县琵琶湖旁一个缝纫公司工作的中国研修生。在日本三年、其往家里寄了十万元。其逢人便美滋滋的说:“我这是剩了十万元,买了笔记本,数码相机和其它很多东西!要是在家里,我哪里三年能弄到十万块呢?”
还有,一位在岐阜市工作的东北女孩,她们厂工作轻松,只是:每月,就6万日元”研修费”,得交寮费,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了。

“研修生”们做的工作,很多是充满危险性的。
曾经有研修生晚上上网,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睡眠不足,精神恍惚,做焊工作时候,受伤。
研修生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给身体带来的潜在的伤害!

日本高昂的生活费让”研修生”们的这点收入捉襟现肘,乐观的人们想出N种方式,去省钱:
比如,理发?都是彼此之间互相理!
日本超市,每晚,都会将白天卖剩的熟 食,以及快过期的肉类及各种食品打半折。
每周,会有定期的优惠。
此时的超市,就成了”研修生”们的乐园,一旦下班或放假,便成群结队,骑着自行车,奔向超市,抢购打折商品,这在当地成为了一道风景。
从日本人的眼中,总能捕捉到鄙视的目光,人们不会在乎这些,只是为自己能抢着便宜的打折商品、高兴。
研修生们不会为料理的调味料而发愁,中国家里,总是会整箱的寄来土特产。
人们会用自己的血汗钱,去买高昂的日本消费电子,寄给家乡的亲戚,不经意之间,促进了日本的内需。

日本的交通费用及其昂贵,这阻碍了”研修生”们的出行,大家想出了很多种逃票的方式。
走远途时,票价是根据你坐车的距离,来计算的,慢车,一般不查票。
这样,经过的站很多,只要先买一张一站的票进车,到目的站后、补票,说,自己是目的站前一站上的车,就行。
如此,只需买两站的车票,想坐多长,坐多长。
有的时候 ,偶然被查到了。
让中国”研修生”给日本人带来了不好的印象。
游戏规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研修生”拿着这么低的工资,凭什么要去高价消费服务呢?
日本人自己基本都有车,除了孩子上学,很少有人骑自行车。
在当地,看见骑”自行车”的,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中国人。
日本的警察表面友善,总喜欢盘问骑自行车的中国人,这让人敢怒、而不敢言。

有一次,厂里来了一位从金沢来的、在日本呆了五年的留学生(日本的大学,社会,少子化问题,招不到学生,面临破产。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帮助其摆脱了生源的困境),他上了一年的语言学校和四年的大学,专业中文,上课睡觉,其它时间打工,就这么的,过了五年。
他,一位日本通了,不知怎么,找到了这家厂,他的工资比”研修生”要高很多,基本给料18W,被外号叫做”咸鱼”的日本社长安排在厂外的ア パート。
相对于”研修生”宿舍来讲,一种要高级得多的住宅。
这位留学生是江苏省南通人,他格外热情豪迈,总是将”研修生”们请来アパート一起聚餐,此时,”研修 生”们兴奋得确已然不在乎日本的昂贵物价了,人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换来啤酒和美食,一起狂餐暴饮。
异国的生活是寂寞的,工厂的劳作是幸苦的,大家总可以抽出时间来,附近工厂的,更远地方的研修生们都会骑上数小时的单车,相聚一堂,毋分男女,一同抒怀畅饮,以歌振兴,以酒消忧,在弥蒙中,消却自己内心的烦 愁。

为什么要忍受剥削,来日本打工?
中国在世界产业链分工中,处于下游,利润微薄,在老家种地,换不来纸钞,去工厂打工,薪水微薄的吓死人,为了生活,为了家人,可爱的”研修生”们远赴倭岛,出卖苦力,为了自己和家人,换取更多的纸钞,在现有社会制度和他们的自身情况下,似乎找不到什么更好的挣钱方式 了。
命运的无奈,丝毫未能已掩盖住发薪时的喜悦,人们始终未可以想像到自己的艰辛,正在拯救一个极端老龄化的国家。

“咸鱼”社长的这个小公司,毋庸说,厂里主要的年轻劳动力,都来自中国!
屡次前往中国的”咸鱼”社长,都做过 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日本工厂,其实都是在由中国养活。
雪季到了,工厂里迎来了一批刚毕业不多久的、中国高等院校培育出来的本科生们。
人们办的是日本技术签证,心比”研修生” 们大,只是时运不济,面临了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只有”暂时”在日本这个会社里卖卖苦力,赚点钱,人们的给料,要比”研修生”高很多,比留学生要低些。 和”研修生”不同,人们目标是:要远赴东京打工,去那里冒险,哪能安逸于这个小地方?…
这一次,”研修生”们终于获得了一次赏樱花、吃烤肉的机会!
大家谁有心思,去欣赏那如蜉蝣一般短暂的樱花,大家喝得酩酊大醉,席间,一片狼藉,在场的日本人略带有嘲弄,无语去说些什么。

作为研修生,到日本,必须要向中国的劳动派遣机构交付上述手续费和保证金。
手续费里,包括机票钱和给负责研修生招募的中介的报酬。
保证金作为押金,必须满足毫无问题,结束研修和实习这一条件。
归国后,才能拿回这笔押金。
这是一种不同于人质的“钱质”,成为日后束缚中国研修生的有力武器。
正因为“钱质”的存在,在日本,不管被强加了多么恶劣的劳动条件,中国研修生们都只能默默地忍受。
除了钱之外,还有很多中国研修生把房产证作为担保、抵押了。

了解“钱质”的事情后,给中国研修生强加过酷劳动环境的日本经营者不在少数。
从几位日本经营者那里听过这样的话“只要对不听话的研修生说一句‘马上把你送回中国’,立马,他们就会变得老老实实”。
这些日本经营者非常了解“钱质”的效果,充分加以利用。
这样变质的外国人研修生制度,跟人身买卖,有什么区别?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亚太共同体促进组;亚洲太平洋共同体推动组)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本公司(日本劳务输入、输出,打工、研修生业务)陈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