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稍息片刻,悄悄回看走过的壮丽风景——《漫漫自由路》 。 作者:曼德拉! 1994年4月,这是南非首次实行“一人一票”平等选举的日子。 当时,已76岁的曼德拉戴着助听器、穿着矫形袜,他每天奔走12个小时,鼓舞着那些挤满了尘土飞扬的足球场的人群,他跋涉来到纳塔尔的土坡上,他投上他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张选票,他为了告诉人们:不用害怕。 一个月后的南非总统就职演说中,曼德拉激动的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永远、永远、永远,再不会经历人对人的压迫,以及遭全球唾弃的屈辱”。 这是一次自由对抗压迫、宽容对抗仇恨的胜利,这是一次漫长的斗争。 这场斗争是曼德拉的一生。 回望这段日子,听他意气风发的说自由,这是我能想到的、对故人最好的纪念。 《漫漫自由路》作者:曼德拉 ! 我之所以选择在纳塔尔参加投票,是想向住在这个分离省份中的人民显示,去投票站投票,并没有什么危险。 我是在位于德班正北一个青翠的小山城伊南达的奥哈兰治高等学校参加投票的。 因为,非洲人国民大会的第一任主席约翰·杜比就安葬在这里。 这位非洲爱国战士于1912年帮助建立了非洲人国民大会,在他的坟墓旁边,投上我神圣的一票,让历史,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因为,他82年前,他开创的历史使命,马上就要完成了。 当我来到位于一所小学上面的土坡上,伫立在他的坟墓前的时候,我所想的,不是现在,而是将来。 当我走到投票站的时候,我脑了里想的,是那些用他们的生命,换来了今天的英雄们,他们为了现在即将完成的事业,作出了最后的牺牲。 我想到了奥利佛·塔博、克里斯·哈尼、鲁图利酋长和布拉姆·费希尔。 我怀念那些伟大的非洲英雄们,正是因为他们作出了伟大的牺牲,几百万南非人,才能在这个日子里,参加投票选举。 我想起了乔西亚·古麦德、G. M.奈克、阿布杜拉·阿布杜拉赫曼、莉莲·恩高义、海伦·约瑟夫、玉苏福·达杜、摩西·考塔尼。4月27日那天,我并不是一个人去投票站,我与他们一起、投上了我那神圣的一票。 在我走进投票站之前,一位媒体记者问:“曼德拉,你要选谁?” 我笑了,我说:“你知道,整个上午,我一直在为选谁而感到苦恼。” 我在非洲人国民大会几个字后面的空格中,打了个“X”号,然后,我把折叠起来的选票,投进了一个简易的木箱中。 我投下了我有生以来第一张选票。 非洲人那天去投票站投票的情景,一直在我记忆中燃烧。 耐心的人们排着长龙,蜿蜒穿过乡镇和城市那尘土吃扬的道路和街道。 那些等了半个世纪,才等来一生中、第一次投票选举的老年妇女说,她们一生中,第一次感觉:她们自己像人类; 白人说,他们为最终生活在一个白由的国家里而感到白豪。 投票期问,全国人民沉浸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之中。 暴力和爆炸事件不再发生,我们的国家宛若获得了新生。 投票选举工作中,后勤服务方面,发生了问题,选票放错了位置,有的地方,出现了非法投票站和骗人的谎言。 但,与民主和正义的压倒性胜利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统计投票结果,花了好儿天的时问。 我们获得了全国选票的62. 8%,略低于我们希望的三分之二的得票率(不需其他政党帮助,就可以通过最终的宪法),从而,使我们有资格,在南非国家机构中的400个席位中,占有252个席位。非洲人国民大会在北德兰士瓦和东德兰士瓦、西北地区、东开普和白由邦取得了绝对优势。 在西开普,我们的得票率是33%; 南非国民党在这个地区获得了胜利,他们在有色选民中的得票率特别高。 在夸祖鲁/纳塔尔,我们获得了32%的选票,因卡塔白由党在这一地区的大选中胜出。 在纳塔尔,由于害怕发生暴力和恐吓,我们许多选民们都待在家中,没有能参加投票。 有人举报,出现了许多假票和废票。 但是,这些问题并没有影响大局。 我们低估了因卡塔白由党在夸祖鲁的力量,他们在选举那天,充分显示了白己的影响力。 在非洲人国民大会中,有人因我们没有进入三分之二这个门槛,而感到失望。 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 事实上,我倒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得到三分之二的选票,并能够起草南非宪法而不受因别的政党的介入而带来的影响。 那么,人们就会说,我们通过了一个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宪法,而不是南非的宪法。我要的,是一个真正全国统一的南非政府。 5月2日晚,德克勒克先生发表了一个措词温和的讲话,他承认竞选失败。 在经过了三个多世纪的统治之后,占少数的白人终于承认:在南非大选中失败,并把权力,交给了占多数的黑人们。 那天晚上,非洲人国民大会准备在约翰内斯堡市中心的卡尔顿大酒店舞厅里举行庆祝大会。 当时,我患了重感冒,我的医生要我待在家中休息。 但是,没有什么事情能阻止我去参加庆祝大会。 大约9点钟,我走上了舞台,我看到的是一个个幸福、快乐的笑脸。 我向大家解释说,我的声音由于感冒有些沙哑,我的医生劝我不要来参加这个庆祝会。然后,我说:“我希望:你们不要告诉他,我没能遵守医嘱。” 我向德克勒克先生表示祝贺,他表现得很得体。 我感谢所有的非洲人国民大会成员们和民主运动组织的成员们:他们工作得如此出色,如此长久。 那天晚上,伟大的白由战士马丁·路德·金的夫人科雷塔·斯科特·金也在舞台上,当我引用她丈夫那段不朽的名言时,我敬重地看了她一眼。 这是我们国家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我满怀骄傲和欣喜,我站在你们的面前—我为这个国家的每一个普通老白姓而骄傲。 你们表现了这样一种镇定而有忍耐的决心,要求收回自己的国家政权。 现在,令人高兴的是,我们可以公开大声宣布:我们终于得到了白由!我们终于得到了自由! 我为你们的勇气所折服,并怀着对你们大家充满热爱的心情,站在你们面前。 在我们历史上的这个时刻,领导非洲人国民大会,对我来说,是最高的荣誉。我是你们的公仆…… 重要的,不是个人,而是集体…… 现在,医治旧伤、建设一个新南非的时候已经到来。 自从统计结果明确显示:将由非洲人国民大会组建政府的那一刻起,我就把呼吁和解、包扎这个国家的伤口、加强信任和信心作为白己的使命。 我知道,许多人,特别是在人数上,占少数的、白人、有色人和印度人,都正在对前途感到忧虑,我希望他们放心。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我利用一切机会表明,全南非人现在必须团结起来,我们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种族,我们要携手并肩,走向未来。 5月10日拂晓,天空中,万里无云。 在过去的儿天里,我一直高兴地忙于接待政要们和前来在就职典礼之前、表示敬意的各国领导人们。 这次就职典礼将是国际领导人们在南非土地上的一次最盛大的聚会。 就职典礼在比勒陀利亚由工会大厦组成的一个美丽的圆形露天戏场举行。 几十年来,这里,一直是白人霸权的象征。 现在,这里变成了各种肤色和民族织成的一道彩虹,南非第一个民主的、没有种族歧视的政府,就要在这里诞生。 在这个秋风送爽的日了里,我在我女儿泽尼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会场。 在讲台上,德克勒克先生首先宣誓:就任南非第二副总统。 然后,塔博·姆贝基宣誓:就任南非第一副总统。 当轮到我宣誓就职的时候,我庄严地说出了自己的誓言: 遵守和坚持宪法,为南非共和国的繁荣、昌盛,和共和国的人民,贡献我自己的一切。 面对在座的嘉宾和全世界的目光,我说: 今天,我们大家欢聚一堂…… 为新生的自由带来了光荣和希望。 南非经受了太长、太长的人道灾难之后,一个全人类都为之骄傲的社会,就要诞生了。 …… 我们,不久前,还是囚犯; 今天,我们被给予了宝贵的特权—— 在自己的土地上,我们作为主人接待世界各国的客人们。 我感谢我们尊贵的国际友人们出席这个大会,与我国人民共同庆祝这个属于正义、和平、人类尊严的伟大胜利。 我们终于获得了政治解放。 我们决心把我们所有的人民都从贫穷、被剥夺、痛苦、性别歧视及其他歧视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决不能让这个美丽的国家,再次发生一伙人压迫另一伙人的悲剧,决不能!决不能!…… 太阳将永远照耀在这个辉煌的人类成就之上。 让自由主宰一切。上帝保佑非洲! 不长时间之后,当南非喷气式飞机、直升机和军事运输机壮观地编队,从工会大厦上空,呼啸着进行各种造型表演的时候,我们都惊奇地抬头、望着天空。 这不仅是尖端技术和军事力量的展示,而且,是南非军队忠于民主、忠于自由公正选举出来的政府的表现。 仅仅不长时间之前,南非国防军和警察们的最高将领们,他们胸前挂着功勋带和功勋章向我敬礼,并宣誓效忠。 我不由得想起没有多少年前,他们不但不向我敬礼,而且,他们还逮捕过我。 最后,排成 V字形的黑斑羚喷气式飞机在其尾部,喷出了黑、红、绿、蓝和金黄色的彩烟,那是新南非国旗的图案。 那天,我认为:更有象征意义的是黑人、白人,分别用考撒语和南非荷兰语演唱我们的国歌——《上帝保佑非洲》。 白人唱的是“NkosiSikelel iArika”; 黑人唱的是“Die Stem”。 尽管那天,黑人和白人都不熟悉各自唱的歌词。 但是,他们将很快从心底里,他们体会到这些话语的含义。 就职典礼那天,我一直沉浸在一种历史感之中。 20世纪中的第一个十年期间,也就是残酷的英布战争之后,以及我本人降生之前,不几年,南非的白人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分歧,并建立起了一种白人统治本土上的黑人的社会制度。 他们创造的这种制度,形成了世人皆知的最残酷、最野蛮的社会基础。 现在,在 20 世纪最后一个十年,也就是在作为我个人的第八个十年里,这个制度被永远地推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承认所有的人,不分他们是什么肤色,都享有权利和自由的社会制度。 正是由于成千上万的,难以想象的牺牲,才换来了今天,这些人作出的牺牲,是绝对无法计算的,也是绝对无法得到回报的。 正如过去的那么多其他日子一样,那一天,我感到: 我仅仅是那些先我而去的南非爱国者的代表。 那条漫长而崇高的斗争道路,似乎已经到了终点。 现在,将由我把它延续下去。 我为不能向他们表示感谢和他们不能看到自己的牺牲换来的今天,而感到难过。 种族隔离政策,在我的国家和我的人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持久的伤痕。 我们大家要从深深的伤害中,得到康复,即使不需要花费几代的时间,也可能要花费许多年的时间。 但是,几十年的压迫和野蛮统治,还有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那就是: 它造就了像奥利佛·塔博、瓦尔特·西苏陆、鲁图利酋长、玉苏福·达杜、布拉姆·费希尔、罗伯特·索布克韦这样的时代伟大人物。 对于这些如此勇敢、智慧、慷慨大方的人物,可能再也没有人去了解他们。 也许,只有如此深重的压迫,才能打造出这种高尚的人格。 我们国家的地底下,蕴藏着许多矿产和宝石。 但是,我总认为,我们国家最宝贵的,还是它的人民,他们比最纯正的钻石,还要纯净和宝贵。 我正是从这些斗争中的同志们身上,我弄清楚了勇敢的含义。 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 人们不分男女,为了一个理想而去冒险和牺牲生命,我亲眼目睹了我们的人民勇敢地、不屈不挠地面对攻击和折磨,显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和坚韧。 我知道,勇敢并不是不畏惧,而是战胜了畏惧。 我记不清我自己有多少次感到畏惧,但是,我把这种畏惧藏在了勇敢的面具后面。 勇敢的人并不是感觉不到畏惧的人,而是征服了畏惧的人。 我从来也没有对发生这种伟大转变丧失希望。 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提到的那些伟大的英雄人物们,而且,因为:我们国家的普通老百姓表现出来的勇敢精神。 我知道,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存在着仁慈和慷慨。 没有一个人由于他的皮肤、背景或宗教而天生仇恨另一个人。 人们一定是通过学习,才会有恨,如果他们能够学会恨,那么,他们也一定能够学会爱。 因为,爱在人类的心中,比恨,来得更自然。 即使是在监狱里,那些最冷酷无情的日子里,我也会从某个狱警身上,看到若隐若现的人性,可能仅仅是一秒钟。 但是,它足以使我恢复信心并坚持下去。人的善良,就像是一条可以隐藏,但绝对不会熄灭的火焰。 我们睁大眼睛,开展斗争,决不能幻想斗争的道路是一帆风顺的。 当我作为一个年轻人参加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同志们为他们的信仰付出的代价。 并且,这种代价往往是十分昂贵的。 对于我自己,我决不会为献身于斗争而后悔,我随时准备去面对影响我个人的各种困难。 但是,我的家庭为我献身斗争,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或许,他们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 在生活中,每个男人都有两项义务: 一项是对家庭、对父母、对妻子、对孩子的义务; 另一种是对人民、对社会、对国家的义务。 在文明的社会中,每个男人都能根据自己的爱好和能力,尽到这些义务。 但是,在像南非这样的国家里,对于像我这样的出身和肤色的男人,要想尽到这两项义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南非,一个黑人要想作为一个人去生活,可能会受到处罚和隔离; 在南非,一个想为他的人民尽义务的人,必然会被迫离开他的家和家人,去过一种孤身奋战、带有秘密和反叛性质的生活。我并非一开始就作出了把我的人民置于我的家人之上的选择。 但是,为了我的人民服务,我被剥夺了我作为一个儿子、兄弟、父亲和丈夫,尽自己的义务的权利。 这样,我献身于我的人民—— 我从来不认识、从来没见过面的数百万非洲人,是以牺牲我最了解、最热爱的人为代价的。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也是在一个孩子问他父亲时,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们在一起?” 这位父亲一定会说出这样一句近乎可怕的话:“还有与你一样的别的孩子,许许多多的孩子们……” 然后,他的声音就渐渐地听不清了。 我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渴望着自由。 因为,我生下来就是自由的,我以我能知道的各种方式,享受着自由: 我在我母亲那个小房子周围,自由地奔跑; 我在穿过我村庄的清清的小河里,自由地游泳; 我在星光下,自由地烤玉米; 我骑在牛背上,自由地歌唱。 只要我听我父亲的话,并遵守部落的风俗习惯,人间和天上的律条,都不会找我的麻烦。 只有当我开始知道:我童年的自由之梦,其实,是幻想的时候。 我才发现:作为一个年轻人,我的自由已经被剥夺。 因此,我开始渴望自由。开始,作为一个学生,我仅仅是要我自己的自由: 晚上能待在户外的自由,想读什么书,就读什么书的自由;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自由。 这些都是一些暂时的自由。 后来,作为约翰内斯堡市的一个年轻人,我渴望得到基本的、有尊严的自由: 发挥自己潜力的自由,维持生计的自由,结婚的自由和拥有家庭的自由,这些都是在遵纪守法的生活中,不受束缚的自由。 但是,后来,我慢慢地发现: 不仅我没有自由,而且,我的兄弟姐妹也没有自由。 我发现: 不仅我的自由被剥夺,而且,像我一样的每个人的自由都被剥夺了。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加入了非洲人国民大会;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对自己自由的渴望,转变成了对人民自由的更大的渴望。 正是这种更大的渴望,即为人民争取尊严和自尊地生活的自由,才使我的生活充满了活力。 因此,我从一个胆怯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勇敢的青年,从一个遵纪守法的律师变成了一个“罪犯”,从一个热爱家庭的丈夫转变成了一个没有家的人,从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转变成了一个“修道士”。 我并不比别人道德高尚和富有自我牺牲精神。 但是,我发现,我甚至不能享受在我知道:我的人民不自由的时候,我被允许享受的最起码、最有限的自由。 自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的人民任何一个人身上戴着枷锁,就等于所有人身上都戴着枷锁; 我的人民身上都戴着枷锁,也就等于我的身上,也戴着枷锁。 正是在那些漫长而寂寞的岁月里,我对我自己的自由的渴望,才变成了我对所有的、不论黑人或白人的自由的渴望。 我同时也知道,正像被压迫者的亲身感受一样,压迫者必须得到解放。 剥夺别人自由的人是可恨的囚犯,他被锁在偏见而心胸狭窄的铁窗背后。 如果我要剥夺别人的自由,我也就不是真正的自由,就像当我的自由被别人剥夺时我也一定不自由一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同样都被剥夺了人性。 当我走出监狱的时候,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双方就成了我的使命。 有人说,这个使命已经完成了。 但是,我认为,情况并非如此。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自由,我们仅仅是获得了要自由的自由,获得了不被压迫的权利。 我们还没有迈出旅途中的最后一步,而且,在更漫长、更困难的道路上,我只不过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因为,获得自由不仅仅是摆脱自己身上的枷锁,而是尊重和增加别人的自由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献身于自由的考验还刚刚开始。 我已经走过了漫漫的自由之路。我一直在努力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但,在这条路上,我也迈错过脚步。 我已经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在登上一座大山之后,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的山要去攀登。 我在这里稍停片刻,悄悄地看一看周围的壮丽景观,回头看看我已经走过的那段路程。 不过,我只能稍息片刻,因为:伴随着自由而来的责任,使我不敢就此却步,我的漫漫自由路、还没有到达终点。 女性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 반지 여성 백만장 자 ; Nǚxìng bǎi wàn fùháomen shèjiāo quān; 女性百万富豪们社交圈 ; リング女性億万長者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亚太共同体促进组;亚洲太平洋共同体推动组)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我稍息片刻,悄悄回看走过的壮丽风景——《漫漫自由路》 。

作者:曼德拉!

1994年4月,这是南非首次实行“一人一票”平等选举的日子。
当时,已76岁的曼德拉戴着助听器、穿着矫形袜,他每天奔走12个小时,鼓舞着那些挤满了尘土飞扬的足球场的人群,他跋涉来到纳塔尔的土坡上,他投上他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张选票,他为了告诉人们:不用害怕。

一个月后的南非总统就职演说中,曼德拉激动的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永远、永远、永远,再不会经历人对人的压迫,以及遭全球唾弃的屈辱”。
这是一次自由对抗压迫、宽容对抗仇恨的胜利,这是一次漫长的斗争。
这场斗争是曼德拉的一生。

回望这段日子,听他意气风发的说自由,这是我能想到的、对故人最好的纪念。

《漫漫自由路》作者:曼德拉 !

我之所以选择在纳塔尔参加投票,是想向住在这个分离省份中的人民显示,去投票站投票,并没有什么危险。
我是在位于德班正北一个青翠的小山城伊南达的奥哈兰治高等学校参加投票的。
因为,非洲人国民大会的第一任主席约翰·杜比就安葬在这里。
这位非洲爱国战士于1912年帮助建立了非洲人国民大会,在他的坟墓旁边,投上我神圣的一票,让历史,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因为,他82年前,他开创的历史使命,马上就要完成了。

当我来到位于一所小学上面的土坡上,伫立在他的坟墓前的时候,我所想的,不是现在,而是将来。
当我走到投票站的时候,我脑了里想的,是那些用他们的生命,换来了今天的英雄们,他们为了现在即将完成的事业,作出了最后的牺牲。
我想到了奥利佛·塔博、克里斯·哈尼、鲁图利酋长和布拉姆·费希尔。
我怀念那些伟大的非洲英雄们,正是因为他们作出了伟大的牺牲,几百万南非人,才能在这个日子里,参加投票选举。
我想起了乔西亚·古麦德、G. M.奈克、阿布杜拉·阿布杜拉赫曼、莉莲·恩高义、海伦·约瑟夫、玉苏福·达杜、摩西·考塔尼。4月27日那天,我并不是一个人去投票站,我与他们一起、投上了我那神圣的一票。

在我走进投票站之前,一位媒体记者问:“曼德拉,你要选谁?”
我笑了,我说:“你知道,整个上午,我一直在为选谁而感到苦恼。”
我在非洲人国民大会几个字后面的空格中,打了个“X”号,然后,我把折叠起来的选票,投进了一个简易的木箱中。

我投下了我有生以来第一张选票。

非洲人那天去投票站投票的情景,一直在我记忆中燃烧。
耐心的人们排着长龙,蜿蜒穿过乡镇和城市那尘土吃扬的道路和街道。
那些等了半个世纪,才等来一生中、第一次投票选举的老年妇女说,她们一生中,第一次感觉:她们自己像人类;
白人说,他们为最终生活在一个白由的国家里而感到白豪。
投票期问,全国人民沉浸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之中。
暴力和爆炸事件不再发生,我们的国家宛若获得了新生。
投票选举工作中,后勤服务方面,发生了问题,选票放错了位置,有的地方,出现了非法投票站和骗人的谎言。
但,与民主和正义的压倒性胜利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统计投票结果,花了好儿天的时问。
我们获得了全国选票的62. 8%,略低于我们希望的三分之二的得票率(不需其他政党帮助,就可以通过最终的宪法),从而,使我们有资格,在南非国家机构中的400个席位中,占有252个席位。非洲人国民大会在北德兰士瓦和东德兰士瓦、西北地区、东开普和白由邦取得了绝对优势。
在西开普,我们的得票率是33%;
南非国民党在这个地区获得了胜利,他们在有色选民中的得票率特别高。
在夸祖鲁/纳塔尔,我们获得了32%的选票,因卡塔白由党在这一地区的大选中胜出。
在纳塔尔,由于害怕发生暴力和恐吓,我们许多选民们都待在家中,没有能参加投票。
有人举报,出现了许多假票和废票。
但是,这些问题并没有影响大局。
我们低估了因卡塔白由党在夸祖鲁的力量,他们在选举那天,充分显示了白己的影响力。

在非洲人国民大会中,有人因我们没有进入三分之二这个门槛,而感到失望。
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
事实上,我倒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得到三分之二的选票,并能够起草南非宪法而不受因别的政党的介入而带来的影响。
那么,人们就会说,我们通过了一个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宪法,而不是南非的宪法。我要的,是一个真正全国统一的南非政府。

5月2日晚,德克勒克先生发表了一个措词温和的讲话,他承认竞选失败。
在经过了三个多世纪的统治之后,占少数的白人终于承认:在南非大选中失败,并把权力,交给了占多数的黑人们。
那天晚上,非洲人国民大会准备在约翰内斯堡市中心的卡尔顿大酒店舞厅里举行庆祝大会。
当时,我患了重感冒,我的医生要我待在家中休息。
但是,没有什么事情能阻止我去参加庆祝大会。
大约9点钟,我走上了舞台,我看到的是一个个幸福、快乐的笑脸。

我向大家解释说,我的声音由于感冒有些沙哑,我的医生劝我不要来参加这个庆祝会。然后,我说:“我希望:你们不要告诉他,我没能遵守医嘱。”
我向德克勒克先生表示祝贺,他表现得很得体。
我感谢所有的非洲人国民大会成员们和民主运动组织的成员们:他们工作得如此出色,如此长久。
那天晚上,伟大的白由战士马丁·路德·金的夫人科雷塔·斯科特·金也在舞台上,当我引用她丈夫那段不朽的名言时,我敬重地看了她一眼。

这是我们国家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我满怀骄傲和欣喜,我站在你们的面前—我为这个国家的每一个普通老白姓而骄傲。
你们表现了这样一种镇定而有忍耐的决心,要求收回自己的国家政权。
现在,令人高兴的是,我们可以公开大声宣布:我们终于得到了白由!我们终于得到了自由!
我为你们的勇气所折服,并怀着对你们大家充满热爱的心情,站在你们面前。
在我们历史上的这个时刻,领导非洲人国民大会,对我来说,是最高的荣誉。我是你们的公仆……
重要的,不是个人,而是集体……
现在,医治旧伤、建设一个新南非的时候已经到来。

自从统计结果明确显示:将由非洲人国民大会组建政府的那一刻起,我就把呼吁和解、包扎这个国家的伤口、加强信任和信心作为白己的使命。
我知道,许多人,特别是在人数上,占少数的、白人、有色人和印度人,都正在对前途感到忧虑,我希望他们放心。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我利用一切机会表明,全南非人现在必须团结起来,我们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种族,我们要携手并肩,走向未来。

5月10日拂晓,天空中,万里无云。
在过去的儿天里,我一直高兴地忙于接待政要们和前来在就职典礼之前、表示敬意的各国领导人们。
这次就职典礼将是国际领导人们在南非土地上的一次最盛大的聚会。

就职典礼在比勒陀利亚由工会大厦组成的一个美丽的圆形露天戏场举行。
几十年来,这里,一直是白人霸权的象征。
现在,这里变成了各种肤色和民族织成的一道彩虹,南非第一个民主的、没有种族歧视的政府,就要在这里诞生。

在这个秋风送爽的日了里,我在我女儿泽尼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会场。
在讲台上,德克勒克先生首先宣誓:就任南非第二副总统。
然后,塔博·姆贝基宣誓:就任南非第一副总统。
当轮到我宣誓就职的时候,我庄严地说出了自己的誓言:

遵守和坚持宪法,为南非共和国的繁荣、昌盛,和共和国的人民,贡献我自己的一切。

面对在座的嘉宾和全世界的目光,我说:

今天,我们大家欢聚一堂……
为新生的自由带来了光荣和希望。
南非经受了太长、太长的人道灾难之后,一个全人类都为之骄傲的社会,就要诞生了。
……
我们,不久前,还是囚犯;
今天,我们被给予了宝贵的特权——
在自己的土地上,我们作为主人接待世界各国的客人们。
我感谢我们尊贵的国际友人们出席这个大会,与我国人民共同庆祝这个属于正义、和平、人类尊严的伟大胜利。

我们终于获得了政治解放。
我们决心把我们所有的人民都从贫穷、被剥夺、痛苦、性别歧视及其他歧视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决不能让这个美丽的国家,再次发生一伙人压迫另一伙人的悲剧,决不能!决不能!……
太阳将永远照耀在这个辉煌的人类成就之上。

让自由主宰一切。上帝保佑非洲!

不长时间之后,当南非喷气式飞机、直升机和军事运输机壮观地编队,从工会大厦上空,呼啸着进行各种造型表演的时候,我们都惊奇地抬头、望着天空。
这不仅是尖端技术和军事力量的展示,而且,是南非军队忠于民主、忠于自由公正选举出来的政府的表现。
仅仅不长时间之前,南非国防军和警察们的最高将领们,他们胸前挂着功勋带和功勋章向我敬礼,并宣誓效忠。
我不由得想起没有多少年前,他们不但不向我敬礼,而且,他们还逮捕过我。
最后,排成 V字形的黑斑羚喷气式飞机在其尾部,喷出了黑、红、绿、蓝和金黄色的彩烟,那是新南非国旗的图案。

那天,我认为:更有象征意义的是黑人、白人,分别用考撒语和南非荷兰语演唱我们的国歌——《上帝保佑非洲》。
白人唱的是“NkosiSikelel iArika”;
黑人唱的是“Die Stem”。
尽管那天,黑人和白人都不熟悉各自唱的歌词。
但是,他们将很快从心底里,他们体会到这些话语的含义。

就职典礼那天,我一直沉浸在一种历史感之中。
20世纪中的第一个十年期间,也就是残酷的英布战争之后,以及我本人降生之前,不几年,南非的白人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分歧,并建立起了一种白人统治本土上的黑人的社会制度。
他们创造的这种制度,形成了世人皆知的最残酷、最野蛮的社会基础。
现在,在 20 世纪最后一个十年,也就是在作为我个人的第八个十年里,这个制度被永远地推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承认所有的人,不分他们是什么肤色,都享有权利和自由的社会制度。

正是由于成千上万的,难以想象的牺牲,才换来了今天,这些人作出的牺牲,是绝对无法计算的,也是绝对无法得到回报的。
正如过去的那么多其他日子一样,那一天,我感到:
我仅仅是那些先我而去的南非爱国者的代表。
那条漫长而崇高的斗争道路,似乎已经到了终点。
现在,将由我把它延续下去。
我为不能向他们表示感谢和他们不能看到自己的牺牲换来的今天,而感到难过。

种族隔离政策,在我的国家和我的人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持久的伤痕。
我们大家要从深深的伤害中,得到康复,即使不需要花费几代的时间,也可能要花费许多年的时间。
但是,几十年的压迫和野蛮统治,还有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那就是:
它造就了像奥利佛·塔博、瓦尔特·西苏陆、鲁图利酋长、玉苏福·达杜、布拉姆·费希尔、罗伯特·索布克韦这样的时代伟大人物。
对于这些如此勇敢、智慧、慷慨大方的人物,可能再也没有人去了解他们。
也许,只有如此深重的压迫,才能打造出这种高尚的人格。
我们国家的地底下,蕴藏着许多矿产和宝石。
但是,我总认为,我们国家最宝贵的,还是它的人民,他们比最纯正的钻石,还要纯净和宝贵。

我正是从这些斗争中的同志们身上,我弄清楚了勇敢的含义。
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
人们不分男女,为了一个理想而去冒险和牺牲生命,我亲眼目睹了我们的人民勇敢地、不屈不挠地面对攻击和折磨,显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和坚韧。
我知道,勇敢并不是不畏惧,而是战胜了畏惧。
我记不清我自己有多少次感到畏惧,但是,我把这种畏惧藏在了勇敢的面具后面。
勇敢的人并不是感觉不到畏惧的人,而是征服了畏惧的人。

我从来也没有对发生这种伟大转变丧失希望。
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提到的那些伟大的英雄人物们,而且,因为:我们国家的普通老百姓表现出来的勇敢精神。
我知道,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存在着仁慈和慷慨。
没有一个人由于他的皮肤、背景或宗教而天生仇恨另一个人。
人们一定是通过学习,才会有恨,如果他们能够学会恨,那么,他们也一定能够学会爱。
因为,爱在人类的心中,比恨,来得更自然。
即使是在监狱里,那些最冷酷无情的日子里,我也会从某个狱警身上,看到若隐若现的人性,可能仅仅是一秒钟。
但是,它足以使我恢复信心并坚持下去。人的善良,就像是一条可以隐藏,但绝对不会熄灭的火焰。

我们睁大眼睛,开展斗争,决不能幻想斗争的道路是一帆风顺的。
当我作为一个年轻人参加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同志们为他们的信仰付出的代价。
并且,这种代价往往是十分昂贵的。
对于我自己,我决不会为献身于斗争而后悔,我随时准备去面对影响我个人的各种困难。
但是,我的家庭为我献身斗争,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或许,他们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

在生活中,每个男人都有两项义务:
一项是对家庭、对父母、对妻子、对孩子的义务;
另一种是对人民、对社会、对国家的义务。
在文明的社会中,每个男人都能根据自己的爱好和能力,尽到这些义务。
但是,在像南非这样的国家里,对于像我这样的出身和肤色的男人,要想尽到这两项义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南非,一个黑人要想作为一个人去生活,可能会受到处罚和隔离;
在南非,一个想为他的人民尽义务的人,必然会被迫离开他的家和家人,去过一种孤身奋战、带有秘密和反叛性质的生活。我并非一开始就作出了把我的人民置于我的家人之上的选择。
但是,为了我的人民服务,我被剥夺了我作为一个儿子、兄弟、父亲和丈夫,尽自己的义务的权利。

这样,我献身于我的人民——
我从来不认识、从来没见过面的数百万非洲人,是以牺牲我最了解、最热爱的人为代价的。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也是在一个孩子问他父亲时,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们在一起?”
这位父亲一定会说出这样一句近乎可怕的话:“还有与你一样的别的孩子,许许多多的孩子们……”
然后,他的声音就渐渐地听不清了。

我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渴望着自由。
因为,我生下来就是自由的,我以我能知道的各种方式,享受着自由:
我在我母亲那个小房子周围,自由地奔跑;
我在穿过我村庄的清清的小河里,自由地游泳;
我在星光下,自由地烤玉米;
我骑在牛背上,自由地歌唱。
只要我听我父亲的话,并遵守部落的风俗习惯,人间和天上的律条,都不会找我的麻烦。

只有当我开始知道:我童年的自由之梦,其实,是幻想的时候。
我才发现:作为一个年轻人,我的自由已经被剥夺。
因此,我开始渴望自由。开始,作为一个学生,我仅仅是要我自己的自由:
晚上能待在户外的自由,想读什么书,就读什么书的自由;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自由。
这些都是一些暂时的自由。
后来,作为约翰内斯堡市的一个年轻人,我渴望得到基本的、有尊严的自由:
发挥自己潜力的自由,维持生计的自由,结婚的自由和拥有家庭的自由,这些都是在遵纪守法的生活中,不受束缚的自由。

但是,后来,我慢慢地发现:
不仅我没有自由,而且,我的兄弟姐妹也没有自由。
我发现:
不仅我的自由被剥夺,而且,像我一样的每个人的自由都被剥夺了。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加入了非洲人国民大会;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对自己自由的渴望,转变成了对人民自由的更大的渴望。
正是这种更大的渴望,即为人民争取尊严和自尊地生活的自由,才使我的生活充满了活力。
因此,我从一个胆怯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勇敢的青年,从一个遵纪守法的律师变成了一个“罪犯”,从一个热爱家庭的丈夫转变成了一个没有家的人,从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转变成了一个“修道士”。
我并不比别人道德高尚和富有自我牺牲精神。
但是,我发现,我甚至不能享受在我知道:我的人民不自由的时候,我被允许享受的最起码、最有限的自由。
自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的人民任何一个人身上戴着枷锁,就等于所有人身上都戴着枷锁;
我的人民身上都戴着枷锁,也就等于我的身上,也戴着枷锁。

正是在那些漫长而寂寞的岁月里,我对我自己的自由的渴望,才变成了我对所有的、不论黑人或白人的自由的渴望。
我同时也知道,正像被压迫者的亲身感受一样,压迫者必须得到解放。
剥夺别人自由的人是可恨的囚犯,他被锁在偏见而心胸狭窄的铁窗背后。
如果我要剥夺别人的自由,我也就不是真正的自由,就像当我的自由被别人剥夺时我也一定不自由一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同样都被剥夺了人性。

当我走出监狱的时候,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双方就成了我的使命。
有人说,这个使命已经完成了。
但是,我认为,情况并非如此。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自由,我们仅仅是获得了要自由的自由,获得了不被压迫的权利。
我们还没有迈出旅途中的最后一步,而且,在更漫长、更困难的道路上,我只不过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因为,获得自由不仅仅是摆脱自己身上的枷锁,而是尊重和增加别人的自由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献身于自由的考验还刚刚开始。

我已经走过了漫漫的自由之路。我一直在努力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但,在这条路上,我也迈错过脚步。
我已经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在登上一座大山之后,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的山要去攀登。
我在这里稍停片刻,悄悄地看一看周围的壮丽景观,回头看看我已经走过的那段路程。
不过,我只能稍息片刻,因为:伴随着自由而来的责任,使我不敢就此却步,我的漫漫自由路、还没有到达终点。

女性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
반지 여성 백만장 자 ;
Nǚxìng bǎi wàn fùháomen shèjiāo quān;
女性百万富豪们社交圈 ;
リング女性億万長者 !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13901623260@163.com;
美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亚太共同体促进组;亚洲太平洋共同体推动组)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