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曝光了东莞多家高级酒店们容留性交易的新闻。事实上,东莞的性产业并非始于今日。早在1990年代,东莞闻名海内外。非正式的统计显示,目前,东莞性产业的从业人员们在50万人到80万人左右。东莞产生的GDP(中国大陆国内生产总值)占东莞的10%左右。中国大陆官方从来不承认,认定“性都”是外界的偏见或外来打工者受过委屈后的泄愤心理作祟,是在“妖魔化”东莞。2012年以来,东莞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形象宣传运动,邀请易建联等名人们拍摄形象宣传片。2013年12月,东莞在CCTV央视《新闻30分》后、《新闻联播》前等几个黄金时段,投放约10秒的宣传广告,计划持续3个月,意图洗刷“性都”污名。不料,尚未播完,就被(央视)CCTV曝光。 让东莞之前煞费苦心的正名运动前功尽弃,媒体随后披露的种种细节,让“性都”的名号,再次被坐实。性交易在中国,名义上是非法的!在现实生活中,是半公开的。从北京极尽奢华的“天上人间”俱乐部,到广西小镇的10元性交易旅馆,性产业在中国各地其实都非常蓬勃。为何只有东莞成了屡禁不止的“性都”? 东莞:亚热带的气候,往来广州和深圳、香港之间必经之地的便捷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大量的五星级酒店们,官方的默许和纵容,都是将东莞塑造成“性都”的因素。根本的原因:东莞同时是中国的“制造业之都”,800万背井离乡的外来打工者们和外企老板们、员工们,为东莞的性产业提供了最早的买方们和卖方们;后来,业者们吸收制造业标准化精神,成就的所谓“莞式服务”,大量从中国和世界各地慕名来此的嫖客们和“小姐们”,东莞性产业渐渐有了今日的影响力和规模。 两次金融危机,客观上对东莞性产业的推动作用,是“性都”建基于“制造业之都”的明证:1997年,金融危机发生时,东莞市场萎靡,工厂倒闭,部分失业女工们因生活所迫、从事性服务,壮大了东莞性产业,“性都”渐成东莞标签;2008以来的金融危机,对东莞大量依赖出口的经济结构,带来了严重的冲击,劳动力成本和人民币汇率上升等因素,2009年第一季度东莞的GDP,遭遇了30年来,首次负增长,工厂们大量倒闭。在那一年,东莞第三产业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达到了51.9%,第一次超过了制造业。东莞的第三产业,很大部分是由酒店、浴足、桑拿和各种娱乐经济构成的,这些行业与性产业密切相关。 产业升级转型、蹉跎了十年: 此次,针对东莞的扫黄行动,在时机的选择上,有偶然性。确实证明了:产业和社会转型的迫切性:如果东莞能早些摆脱对外向型低端制造业的依赖,就不会面临这么剧烈的周期性震荡,就不会有意无意地将性产业作为东莞的救命稻草;如果东莞在城市规划和文化建设上,早下功夫,在农民工的维权和落户等政策上,更为人性化,也许,就会有更多的外商们和打工者们举家移居此地,减少对性产业的需求;如果东莞对性产业早做规划和提升,也许,这里能成为中国的拉斯维加斯。现实中,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自2004年下半年,中国突现“用工荒”以来,产业升级和转型的话题,就不绝于耳。10年过去了,东莞的产业转型,离成功仍然很远。 东莞原来的成功来得太容易了。改革开放之初,东莞是一个农业县,工业基础,在海外的乡亲人脉,都没有多少突出的地方。那个时候,中国全国估计:没有多少人能准确读出“莞”字。优越的地理位置,成就了东莞:当时,深圳特区实行严格的边防证制度,不利于劳动力的自由进出,很多港资更多选择距离香港只有一个小时车程的东莞;在2008年,台湾海峡两岸开通直航之前,台湾人往返大陆,必须经过香港。独一无二的地缘优势,中国全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外资提供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使得东莞迅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变身为闻名世界的制造业名城。 在这一过程中,看不到多少前瞻性的规划和智慧,更多是地理位置的一本万利。简单、有效,成本很低,东莞渐渐形成了对这种模式的依赖:除了土地是自己的,其他都不是自己的;只要修了路和厂房,引进了外资,招到了工人们,就能很轻易地拿订单,流水线生产、出口,收钱。在这种模式下,对工人们进行培训、维护他们的权益,增加人文气息,让外商们在此地扎根,都没有多大的迫切性,中国的劳动力似乎是无限量供给的,外商们一直源源不断。 东莞一直感觉良好,当用工荒、人民币升值和金融危机接踵而至时,转型升级所需要的各方面条件,东莞都不具备。在转型升级最需要的人才方面,东莞处于广深之间的传统优势,在此时,变成了劣势,恶劣的治安和“性都”的名声在外,都足以让高端人才望而却步。目前,东莞85%以上劳工们都是初中或以下学历。这些人,据今年春节后的统计,有三成人不打算再回到东莞,流动率居中国全国之首。 东莞过分向外的产业结构。在东莞,中小企业普遍缺乏升级能力,外资们,特别是世界500强企业们的技术水平比较高。人们会想当然地认为,它们会成为转型的推动者。现实是,外资是逐利而动的:哪里有利可图?就到那里去!外资不大可能会费心、费力地参与自主创新。台湾、韩国经济转型成功的经验是:必须培养一批扎根本土的当地企业们,它们的属地性,决定了它们更有可能和本国经济同甘共苦。和长三角、广东本省的佛山等地相比,东莞民营经济(20%左右,苏州66%左右,广州45%左右)的不足,是一个转型升级的不利因素。 东莞本地人的食利经济模式。东莞是中国全国少数几个不设区的地级市,市的下面,直接是32个镇(街道),这些镇(街道)直接拥有招商引资权,村、镇自建工业区和厂房吸引外资。东莞的人口,估计:有1000万左右,户籍人口只有180万人。后一部分人大多以房租和厂租为生,他们的生活方式,已完全现代化;他们的生产方式,是原始的地租经济,过分务实的性格,往往对转型,持怀疑、抵制的态度。东莞政府对转型三令五申;东莞村镇一级大多抱着“新鸟不来,旧鸟不走”的态度,不肯牺牲眼前利益。东莞转型升级动力不足,深层原因:土地出租这一食利经济模式没有找到更优的替代。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东莞有些乡镇、村会建一些酒店,或自营或出租,将收入给村民们进行年终分红。在此情况下,不少东莞本地人对色情行业异常宽容。 东莞成为“性都”是“制造业之都”的副产品,是后者转型升级不力的明证。此次的扫黄风暴,估计:很难像以往一样很快过去,东莞的性产业短期将难以恢复旧观。东莞官员们可以通过基建等方式拉升GDP;东莞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不利,给“中国制造”敲响了警钟。伴随近年来中国沿海工厂向内地的转移,中国全国很多地方都在急切克隆着“东莞化”这一看起来很美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在30年改革开放过程中,没有保护本国市场、尽量只面向本土企业开放。利用各种手段,抑制本土、尤其是本土民营企业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东莞目前遭遇的困境,可能是中国很多地方的未来。 莫斯科:正当乌克兰亲俄国势力与乌克兰临时政府持续对峙、冲突可能升温之际,数以万计乌克兰人越境、涌入俄罗斯。 俄罗斯上议院副议长布什明周末在电视演讲中说:“根据俄罗斯边境守卫局,自乌克兰时局动乱以来,已有14万3000人离开乌克兰,进入俄罗斯。” 俄罗斯联邦移民服务局国籍部门主管卡扎科娃证实了这个数字,她说:“乌克兰的悲剧性事件,导致我们的区域移民办事处所接到的申请大增。2月最后两周,申请者达到约14万3000人,这对与乌克兰接壤的地区,造成很大的压力。他们显得手足无措、惊恐不安、意志消沉。” 卡扎科娃说,已经定居在俄罗斯境内的乌克兰人,最近,申请俄罗斯公民权的人,比平时来得多。 俄罗斯边境守卫局说,今年的1月和2月,有约67万5000乌克兰人涌进俄罗斯。这显示:乌克兰境内已经出现“人道灾难”。 位于俄乌边界的五个俄罗斯州当中,其中,三个州的数以千计的乌克兰人正从边界涌入。 布良斯克州州长德宁说,他发现“大批乌克兰人民入境,他们准备待在俄罗斯,直至乌克兰国内局势恢复正常为止”。 罗斯托夫州州长勾鲁别夫表示,看到:乌克兰人民大量涌入俄国。 别尔歌罗德州州长萨夫申科说:“数以千计的人,来到别尔歌罗德州,他们来自乌克兰东南部,来自中部地区,为的是:躲避目无法纪的基辅夺权叛乱者。” 乌克兰总人口约4600万人。被亲俄国民兵们占据的克里米亚,有大约200万人。 俄国总统普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普京为俄国在乌克兰的行动辩护。 德国政府发言人在默克尔与普京通话后说,默克尔指责“俄国干预不可接受”、违反了国际法。 发言人说,默克尔呼吁普京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 周日(3日),北约召开乌克兰问题紧急会议。 会议持续八个多小时。之后,欧盟秘书长拉斯穆森呼吁俄军撤回自己的军营。 拉斯姆森提议向乌克兰派遣国际观察员、化解紧张局势。 拉斯穆森警告俄国,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违反国际法,并呼吁双方立刻通过对话寻求和平途径。 如果人民币继续走弱,中国企业们将在复杂的对冲产品上,遭受数十亿美元亏损。 中国内地企业们和全球投资者们购买了价值数千亿美元的结构性产品,此类产品,在过去一年,受益于人民币升值。在人民币跌至去年7月以来的最低位之后,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指出,银行对冲这些产品的方式,意味着,若跌破某个关口水平,可能引发人民币汇率的更剧烈下滑。 此类产品,均追踪离岸人民币(CNH)。CNH可自由买卖,是国际投资者的关注焦点。 过去一周,在岸和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均大幅走软。令人担忧:投资者通过结构性产品和套利交易建立的敞口。 近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2005年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仅在周五一日内,人民币下跌0.5%,使得过去9个交易日的累计跌幅,达到1.5%。 自去年初开始,银行出售了大约3500亿美元的复杂衍生品——“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简称TRF)。据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介绍,其中,约1500亿美元的合约,尚未了结。此类产品,多数是被中国企业们买下的。 一位投资者表示,这个市场的真实规模更大,并已在过去一周,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了“实质性影响”。 TRF让买家们得益于人民币的走强,过去几年里,这一直是一个受欢迎的押注。很多人押注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只会越来越坚挺。 外汇分析师警告称,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6.20元人民币的水平(汇率在1美元,兑6.11元人民币附近),对冲策略可能会迫使银行收回抵押品,加快人民币的跌势。 “TRF持有者的潜在亏损是,CNH在关键水平上方,每变动0.1。亏损?就为大约每月2亿美元,”上述分析师写道。鉴于TRF合约期为24个月,如果人民币持续低于关键的1美元兑6.20元人民币水平,总亏损将达到大约50亿美元。 “即使在突破关键水平之前,银行有可能:会要求高达30亿美元的抵押品,以覆盖潜在的损失,从而,打击中国本已紧张的企业部门,”这些分析师补充道。 巴克莱(Barclays)外汇策略师哈米什•佩珀(Hamish Pepper)表示,这些产品,大部分在1美元兑6.20至6.30元人民币的区间售出。在出现任何问题之前,人民币需要进一步下跌、至少1.5%。 “此类产品会感受的很多痛苦,将取决于人民币汇率相对目前水平如何变动。” 中国企业们已严重暴露于人民币汇率走低。近年来,境外借款(这是套利交易的另一种形式)总额飙升。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教授申铉松(Hyun Song Shin)在分析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后得出结论:中国企业发行的国际债务(大多以美元计价),总额已从2010年底的大约500亿美元,飙升至去年年中的、大约2200亿美元。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关注世界局势信息组)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2014年2月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曝光了东莞多家高级酒店们容留性交易的新闻。事实上,东莞的性产业并非始于今日。早在1990年代,东莞闻名海内外。非正式的统计显示,目前,东莞性产业的从业人员们在50万人到80万人左右。东莞产生的GDP(中国大陆国内生产总值)占东莞的10%左右。中国大陆官方从来不承认,认定“性都”是外界的偏见或外来打工者受过委屈后的泄愤心理作祟,是在“妖魔化”东莞。2012年以来,东莞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形象宣传运动,邀请易建联等名人们拍摄形象宣传片。2013年12月,东莞在CCTV央视《新闻30分》后、《新闻联播》前等几个黄金时段,投放约10秒的宣传广告,计划持续3个月,意图洗刷“性都”污名。不料,尚未播完,就被(央视)CCTV曝光。 让东莞之前煞费苦心的正名运动前功尽弃,媒体随后披露的种种细节,让“性都”的名号,再次被坐实。性交易在中国,名义上是非法的!在现实生活中,是半公开的。从北京极尽奢华的“天上人间”俱乐部,到广西小镇的10元性交易旅馆,性产业在中国各地其实都非常蓬勃。为何只有东莞成了屡禁不止的“性都”? 东莞:亚热带的气候,往来广州和深圳、香港之间必经之地的便捷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大量的五星级酒店们,官方的默许和纵容,都是将东莞塑造成“性都”的因素。根本的原因:东莞同时是中国的“制造业之都”,800万背井离乡的外来打工者们和外企老板们、员工们,为东莞的性产业提供了最早的买方们和卖方们;后来,业者们吸收制造业标准化精神,成就的所谓“莞式服务”,大量从中国和世界各地慕名来此的嫖客们和“小姐们”,东莞性产业渐渐有了今日的影响力和规模。 两次金融危机,客观上对东莞性产业的推动作用,是“性都”建基于“制造业之都”的明证:1997年,金融危机发生时,东莞市场萎靡,工厂倒闭,部分失业女工们因生活所迫、从事性服务,壮大了东莞性产业,“性都”渐成东莞标签;2008以来的金融危机,对东莞大量依赖出口的经济结构,带来了严重的冲击,劳动力成本和人民币汇率上升等因素,2009年第一季度东莞的GDP,遭遇了30年来,首次负增长,工厂们大量倒闭。在那一年,东莞第三产业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达到了51.9%,第一次超过了制造业。东莞的第三产业,很大部分是由酒店、浴足、桑拿和各种娱乐经济构成的,这些行业与性产业密切相关。 产业升级转型、蹉跎了十年: 此次,针对东莞的扫黄行动,在时机的选择上,有偶然性。确实证明了:产业和社会转型的迫切性:如果东莞能早些摆脱对外向型低端制造业的依赖,就不会面临这么剧烈的周期性震荡,就不会有意无意地将性产业作为东莞的救命稻草;如果东莞在城市规划和文化建设上,早下功夫,在农民工的维权和落户等政策上,更为人性化,也许,就会有更多的外商们和打工者们举家移居此地,减少对性产业的需求;如果东莞对性产业早做规划和提升,也许,这里能成为中国的拉斯维加斯。现实中,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自2004年下半年,中国突现“用工荒”以来,产业升级和转型的话题,就不绝于耳。10年过去了,东莞的产业转型,离成功仍然很远。 东莞原来的成功来得太容易了。改革开放之初,东莞是一个农业县,工业基础,在海外的乡亲人脉,都没有多少突出的地方。那个时候,中国全国估计:没有多少人能准确读出“莞”字。优越的地理位置,成就了东莞:当时,深圳特区实行严格的边防证制度,不利于劳动力的自由进出,很多港资更多选择距离香港只有一个小时车程的东莞;在2008年,台湾海峡两岸开通直航之前,台湾人往返大陆,必须经过香港。独一无二的地缘优势,中国全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外资提供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使得东莞迅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变身为闻名世界的制造业名城。 在这一过程中,看不到多少前瞻性的规划和智慧,更多是地理位置的一本万利。简单、有效,成本很低,东莞渐渐形成了对这种模式的依赖:除了土地是自己的,其他都不是自己的;只要修了路和厂房,引进了外资,招到了工人们,就能很轻易地拿订单,流水线生产、出口,收钱。在这种模式下,对工人们进行培训、维护他们的权益,增加人文气息,让外商们在此地扎根,都没有多大的迫切性,中国的劳动力似乎是无限量供给的,外商们一直源源不断。 东莞一直感觉良好,当用工荒、人民币升值和金融危机接踵而至时,转型升级所需要的各方面条件,东莞都不具备。在转型升级最需要的人才方面,东莞处于广深之间的传统优势,在此时,变成了劣势,恶劣的治安和“性都”的名声在外,都足以让高端人才望而却步。目前,东莞85%以上劳工们都是初中或以下学历。这些人,据今年春节后的统计,有三成人不打算再回到东莞,流动率居中国全国之首。 东莞过分向外的产业结构。在东莞,中小企业普遍缺乏升级能力,外资们,特别是世界500强企业们的技术水平比较高。人们会想当然地认为,它们会成为转型的推动者。现实是,外资是逐利而动的:哪里有利可图?就到那里去!外资不大可能会费心、费力地参与自主创新。台湾、韩国经济转型成功的经验是:必须培养一批扎根本土的当地企业们,它们的属地性,决定了它们更有可能和本国经济同甘共苦。和长三角、广东本省的佛山等地相比,东莞民营经济(20%左右,苏州66%左右,广州45%左右)的不足,是一个转型升级的不利因素。 东莞本地人的食利经济模式。东莞是中国全国少数几个不设区的地级市,市的下面,直接是32个镇(街道),这些镇(街道)直接拥有招商引资权,村、镇自建工业区和厂房吸引外资。东莞的人口,估计:有1000万左右,户籍人口只有180万人。后一部分人大多以房租和厂租为生,他们的生活方式,已完全现代化;他们的生产方式,是原始的地租经济,过分务实的性格,往往对转型,持怀疑、抵制的态度。东莞政府对转型三令五申;东莞村镇一级大多抱着“新鸟不来,旧鸟不走”的态度,不肯牺牲眼前利益。东莞转型升级动力不足,深层原因:土地出租这一食利经济模式没有找到更优的替代。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东莞有些乡镇、村会建一些酒店,或自营或出租,将收入给村民们进行年终分红。在此情况下,不少东莞本地人对色情行业异常宽容。 东莞成为“性都”是“制造业之都”的副产品,是后者转型升级不力的明证。此次的扫黄风暴,估计:很难像以往一样很快过去,东莞的性产业短期将难以恢复旧观。东莞官员们可以通过基建等方式拉升GDP;东莞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不利,给“中国制造”敲响了警钟。伴随近年来中国沿海工厂向内地的转移,中国全国很多地方都在急切克隆着“东莞化”这一看起来很美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在30年改革开放过程中,没有保护本国市场、尽量只面向本土企业开放。利用各种手段,抑制本土、尤其是本土民营企业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东莞目前遭遇的困境,可能是中国很多地方的未来。

莫斯科:正当乌克兰亲俄国势力与乌克兰临时政府持续对峙、冲突可能升温之际,数以万计乌克兰人越境、涌入俄罗斯。 俄罗斯上议院副议长布什明周末在电视演讲中说:“根据俄罗斯边境守卫局,自乌克兰时局动乱以来,已有14万3000人离开乌克兰,进入俄罗斯。” 俄罗斯联邦移民服务局国籍部门主管卡扎科娃证实了这个数字,她说:“乌克兰的悲剧性事件,导致我们的区域移民办事处所接到的申请大增。2月最后两周,申请者达到约14万3000人,这对与乌克兰接壤的地区,造成很大的压力。他们显得手足无措、惊恐不安、意志消沉。” 卡扎科娃说,已经定居在俄罗斯境内的乌克兰人,最近,申请俄罗斯公民权的人,比平时来得多。 俄罗斯边境守卫局说,今年的1月和2月,有约67万5000乌克兰人涌进俄罗斯。这显示:乌克兰境内已经出现“人道灾难”。 位于俄乌边界的五个俄罗斯州当中,其中,三个州的数以千计的乌克兰人正从边界涌入。 布良斯克州州长德宁说,他发现“大批乌克兰人民入境,他们准备待在俄罗斯,直至乌克兰国内局势恢复正常为止”。 罗斯托夫州州长勾鲁别夫表示,看到:乌克兰人民大量涌入俄国。 别尔歌罗德州州长萨夫申科说:“数以千计的人,来到别尔歌罗德州,他们来自乌克兰东南部,来自中部地区,为的是:躲避目无法纪的基辅夺权叛乱者。” 乌克兰总人口约4600万人。被亲俄国民兵们占据的克里米亚,有大约200万人。

俄国总统普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普京为俄国在乌克兰的行动辩护。 德国政府发言人在默克尔与普京通话后说,默克尔指责“俄国干预不可接受”、违反了国际法。 发言人说,默克尔呼吁普京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 周日(3日),北约召开乌克兰问题紧急会议。 会议持续八个多小时。之后,欧盟秘书长拉斯穆森呼吁俄军撤回自己的军营。 拉斯姆森提议向乌克兰派遣国际观察员、化解紧张局势。 拉斯穆森警告俄国,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违反国际法,并呼吁双方立刻通过对话寻求和平途径。

如果人民币继续走弱,中国企业们将在复杂的对冲产品上,遭受数十亿美元亏损。 中国内地企业们和全球投资者们购买了价值数千亿美元的结构性产品,此类产品,在过去一年,受益于人民币升值。在人民币跌至去年7月以来的最低位之后,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指出,银行对冲这些产品的方式,意味着,若跌破某个关口水平,可能引发人民币汇率的更剧烈下滑。 此类产品,均追踪离岸人民币(CNH)。CNH可自由买卖,是国际投资者的关注焦点。 过去一周,在岸和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均大幅走软。令人担忧:投资者通过结构性产品和套利交易建立的敞口。 近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2005年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仅在周五一日内,人民币下跌0.5%,使得过去9个交易日的累计跌幅,达到1.5%。 自去年初开始,银行出售了大约3500亿美元的复杂衍生品——“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简称TRF)。据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介绍,其中,约1500亿美元的合约,尚未了结。此类产品,多数是被中国企业们买下的。 一位投资者表示,这个市场的真实规模更大,并已在过去一周,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了“实质性影响”。 TRF让买家们得益于人民币的走强,过去几年里,这一直是一个受欢迎的押注。很多人押注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只会越来越坚挺。 外汇分析师警告称,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6.20元人民币的水平(汇率在1美元,兑6.11元人民币附近),对冲策略可能会迫使银行收回抵押品,加快人民币的跌势。 “TRF持有者的潜在亏损是,CNH在关键水平上方,每变动0.1。亏损?就为大约每月2亿美元,”上述分析师写道。鉴于TRF合约期为24个月,如果人民币持续低于关键的1美元兑6.20元人民币水平,总亏损将达到大约50亿美元。 “即使在突破关键水平之前,银行有可能:会要求高达30亿美元的抵押品,以覆盖潜在的损失,从而,打击中国本已紧张的企业部门,”这些分析师补充道。 巴克莱(Barclays)外汇策略师哈米什•佩珀(Hamish Pepper)表示,这些产品,大部分在1美元兑6.20至6.30元人民币的区间售出。在出现任何问题之前,人民币需要进一步下跌、至少1.5%。 “此类产品会感受的很多痛苦,将取决于人民币汇率相对目前水平如何变动。” 中国企业们已严重暴露于人民币汇率走低。近年来,境外借款(这是套利交易的另一种形式)总额飙升。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教授申铉松(Hyun Song Shin)在分析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后得出结论:中国企业发行的国际债务(大多以美元计价),总额已从2010年底的大约500亿美元,飙升至去年年中的、大约2200亿美元。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关注世界局势信息组)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