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晨报》:揭秘东莞色情的“黄色链条”:在东莞10余年,阿红(化名)已是所谓的“妈咪”,她也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对于这一轮的扫黄,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和阿红有一样想法的,在东莞,还不是少数,虽然,新一轮的扫黄风暴动了真格,以往的几次扫黄,从未像这一次、这般猛烈。 扫黄于东莞而言,绝非搞几次行动那么简单,也不是取缔一些色情场所、就能结束的。东莞的色情毒瘤,几乎已渗透到城市的每个角落、每个行当,已形成一条“黄色产业链”。要斩断“黄色链条”,必须面对如何妥善安置他们(她们)、如何帮助她们(他们)走上正轨的更大难题。 “黄色链条”·酒店业主: 租给别人搞色情 ;他们自己通风报信! 提起东莞厚街镇,当地人第一印象是“酒店们最多,小姐们最多”。2月9日的新一轮扫黄风暴,涉及厚街多家高级酒店们。 厚街的外来加工工业兴盛!没有一个当地人会否认:支撑这么多酒店们生存下去的根本,就是色情业。朱峰(化名)跟两个亲友们合资,在厚街镇的康乐南路,开了一家5层楼的小酒店。酒店的四层、五层,都承包给了一家提供色情服务的会所。包括,此次被CCTV(央视)曝光的喜来登酒店在内,东莞绝大多数酒店内的色情场所,经营方与酒店方并不相同。每次扫黄开始,酒店的业主们会纷纷通过其自己的关系,打探消息,通风、报信。如果会所没了生意,酒店很难做下去。 按朱峰的说法,如果单靠住宿赚钱,他根本就不可能收回成本。“四星、五星的酒店,才两三百元,每一晚,我们这样的酒店只能靠低价、吸客。即便如此,入住率很差。” 类似朱峰这样的酒店业主,在厚街镇仍有很多。整个东莞的四星、五星酒店数量,在中国大陆,全国仅次于上海、北京。诸多从业者心知肚明的一点是,酒店的利润来源,绝对不能只靠住宿费,房间过剩,同业竞争激烈,得以维系的根本,就是色情业。这一点,在厚街镇康乐路一带的体现最为明显,酒店的密集程度,远远超出了正常需求。扫黄风暴之前,每天晚上的五六点钟,到各家酒店准时上班的“小姐们”人流相当壮观。 “黄色链条”·“桑拿部长”给送客人们来的的哥们“返点”! 自2月9日的扫黄风暴开始以来,东莞全城的地下色情业基本全员“放假”,类似小伟(化名)这样的“桑拿部长”,迎来一段难得的清闲时光。小伟在厚街镇一家四星级酒店的桑拿部上班,混了几年,当初的“小马仔”捞到个“部长”当。“部长”的工作,主要就是负责给客人们介绍色情服务的项目和报价,以及在遇到外来骚扰、内部纠纷时,出面协调。小伟每个月的工资,只有4000元,加上提成、小费等,他每个月,都有上万元的收入。用小伟的话说,他们这一行,近两年来,风声都很紧,不是熟人介绍的客人不接,报不出手机号码的客人,即便到了门口,根本进不了门。 除了老顾客,一些出租车司机会帮他拉客!仅限于风声不紧时,还得是“聪明”的司机带来的,才会接客。司机每介绍一个客人,小伟会在他的积点卡上,敲一个章,积满6次,他可以持卡,来桑拿免费玩一次。这种变相的抽成,能增加不少生意!东莞的色情业同业竞争激烈,各家只能八仙过海,想法儿拉客。 对于目前的“放假”会持续多久,小伟表示:他不敢确定,只能从他“有后台”的老板那里,打探些风声。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扫黄,比以往都要更猛、更严。 “黄色链条”·“妈咪”幻想“这阵风总会过去”! 1999年,阿红(化名)从老家来到东莞。一年后,在一个她同乡姐妹的介绍下,颇有姿色的阿红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在夜总会上班。 如今,阿红已经在东莞生活了十多年,她手下带着20多个小妹们,她当起“妈咪”。阿红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如今,共有6个女孩们跟着她在东莞的夜总会“打拼”。 从当初的“小姐”,混成如今的“妈咪”,阿红得益于她手里有很多相熟的老客户们,有了客源,就能保证足够多的订房,跟着她的“小姐们”才有饭吃。 抛开要支付给营业场所的进场费、提成,阿红手下的“小姐”们,每个月,基本收入都会过万元。当然,如果她们愿意跟客人出去过夜,收入更多。阿红说,以东莞此次扫黄查处的喜来登酒店为例,其中,桑拿部的“小姐们”不少人,月收入都在5万元人民币以上。 在东莞十余年,阿红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就在2012年,东莞的一次大规模扫黄行动,让阿红的不少同行,都转战外地,其中,很多人都前往惠州重操旧业。阿红并不愿意离开东莞,她的客源都在这里,换了城市,她不可能接到那么多生意。对于这一轮的扫黄,阿红说,她现在暂时给手下的小妹们放假,让她们自己玩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看情况开工。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黄色链条”·“大客户”谈生意,离不开“莞式服务”! 在东莞生活了5年的王磊(化名),做鞋厂的订单生意,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从外面拿到单子,再在厚街找合适的、具备资质的鞋厂生产。 对于东莞发达的色情业,王磊不陌生,他坦言:他自己出去谈生意,去的最多的,就是高级酒店的桑拿房。“这里的风气、习惯,就是这样!你不这样,就会少很多单子。” 王磊的手机里,存了许多桑拿中心“妈咪们”、“部长们”的电话,有专门的“桑拿群”,给他这样的大客户不时提供最新信息。只是这一周,那个“桑拿群”一下子变得安静了。 王磊说,他在东莞的业余生活,根本就绕不开色情业这个话题。“跟客户们吃完饭、喝点酒,就有人会提出:要去‘活动’一下。说白了,就是去嫖娼。”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猖獗的那天,王磊正在家看电视,一位跟他很熟,还经常一起吃饭的“妈咪”赫然出现在电视新闻画面里,这让王磊惊得躲到阳台上、给朋友们打电话一一告知。喜来登是王磊常去的酒店,酒店的桑拿部,就位于主楼旁边的辅楼内,入口,要从地下车库过去,极为隐蔽。此前,这里的桑拿生意一向被认为是东莞的“标杆”。这次,被央视曝光后,喜来登的酒店仍照常营业!但,桑拿部彻底关停。 近年,赴港旅游的中国大陆居民们越来越多,在去年,逾5000万访港旅客们之中,中国大陆客就占了七成半。 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林建岳认为,毋须为访港旅客人数设上限。 香港旅发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去年,共有5430万人次访港,较前年,增长11.7%。当中,4074万人次为中国大陆旅客,较前年,增长16.7%。 逾4000万的大陆旅客们人次,大约占了香港总体旅客人数的75%。 香港旅发局的预测,今年,整体访港旅客人数将会增长8.6%,达到近5900万人次,当中,中国大陆旅客会增加10.8%,达4500多万人次。 中国大陆游客人数上升! 东亚和东南亚的“短途地区市场”,旅客人数有所减少,去年,只有840万人次,较前年,减少0.8%。其中,到日本旅客跌幅最大,去年,有105万人次,减少15.7%。 欧美为主的“长途地区市场”的跌幅更大,去年,有427万人次,减少3.3%。当中,加拿大跌幅最大,去年,有35万人次,减少9.8%。 去年,多达77%入境新加坡旅客们,来自亚洲地区,其中,高居榜上前三名的国家是:印度尼西亚、中国和马来西亚; 中国、台湾和香港是增长最迅速的三大客源市场。 新加坡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入境旅客们预计:增长7.2%,从前年的1450万人,增至1550万人;旅游收益,从2012年的231亿元,增至235亿元,增幅仅1.6%,是2009年来,增长最缓慢的一年。商务旅客人数,去年,增加6%!经济前景不明朗花费减少6%!一般消闲旅客们的花费,增加10%。 初步的新加坡2013年旅游数据,去年首九个月,中国旅客们数量比印尼旅客们少37万人,花费上,增加26%,达到23亿8300万元,比227万9000个印尼旅客们的花费,多了1亿3000万元。 印尼旅客们自2007年,在新加坡花费最多,在四年前,印尼旅客们,比中国旅客们花多11亿元! 去年,中国旅客们首次超越印尼旅客们,成为本地旅游业最大花费者,这样的趋势,吸引更多中国旅客们前来观光和购物。 外国旅客们在新加坡本地景点、餐饮、娱乐、住宿和购物方面的花费仍见上涨! 中国旅客们的花费更突出,他们将旅费的46%花在购物上,只有9%花在吃方面,加上观光、娱乐和上赌场,中国旅客们已成为新加坡旅游业的豪客。 中国去年10月1日出台新《旅游法》,包括,规定旅行社不能以不合理低价(即,零团费)组织旅游团!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出国旅游的人数一直在增长。 中国上个月公布的官方数据,去年,出国旅游的中国人达到9700万人,比前年,增加了1400万人! 中国政府估计:今年会超过1亿人,到了2018年,将超过4亿人。 估计:今年,中国旅客们在全球的旅游花费将达1290亿美元(合1630亿新元)!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新闻晨报》:揭秘东莞色情的“黄色链条”:在东莞10余年,阿红(化名)已是所谓的“妈咪”,她也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对于这一轮的扫黄,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和阿红有一样想法的,在东莞,还不是少数,虽然,新一轮的扫黄风暴动了真格,以往的几次扫黄,从未像这一次、这般猛烈。 扫黄于东莞而言,绝非搞几次行动那么简单,也不是取缔一些色情场所、就能结束的。东莞的色情毒瘤,几乎已渗透到城市的每个角落、每个行当,已形成一条“黄色产业链”。要斩断“黄色链条”,必须面对如何妥善安置他们(她们)、如何帮助她们(他们)走上正轨的更大难题。 “黄色链条”·酒店业主: 租给别人搞色情 ;他们自己通风报信! 提起东莞厚街镇,当地人第一印象是“酒店们最多,小姐们最多”。2月9日的新一轮扫黄风暴,涉及厚街多家高级酒店们。 厚街的外来加工工业兴盛!没有一个当地人会否认:支撑这么多酒店们生存下去的根本,就是色情业。朱峰(化名)跟两个亲友们合资,在厚街镇的康乐南路,开了一家5层楼的小酒店。酒店的四层、五层,都承包给了一家提供色情服务的会所。包括,此次被CCTV(央视)曝光的喜来登酒店在内,东莞绝大多数酒店内的色情场所,经营方与酒店方并不相同。每次扫黄开始,酒店的业主们会纷纷通过其自己的关系,打探消息,通风、报信。如果会所没了生意,酒店很难做下去。 按朱峰的说法,如果单靠住宿赚钱,他根本就不可能收回成本。“四星、五星的酒店,才两三百元,每一晚,我们这样的酒店只能靠低价、吸客。即便如此,入住率很差。” 类似朱峰这样的酒店业主,在厚街镇仍有很多。整个东莞的四星、五星酒店数量,在中国大陆,全国仅次于上海、北京。诸多从业者心知肚明的一点是,酒店的利润来源,绝对不能只靠住宿费,房间过剩,同业竞争激烈,得以维系的根本,就是色情业。这一点,在厚街镇康乐路一带的体现最为明显,酒店的密集程度,远远超出了正常需求。扫黄风暴之前,每天晚上的五六点钟,到各家酒店准时上班的“小姐们”人流相当壮观。 “黄色链条”·“桑拿部长”给送客人们来的的哥们“返点”! 自2月9日的扫黄风暴开始以来,东莞全城的地下色情业基本全员“放假”,类似小伟(化名)这样的“桑拿部长”,迎来一段难得的清闲时光。小伟在厚街镇一家四星级酒店的桑拿部上班,混了几年,当初的“小马仔”捞到个“部长”当。“部长”的工作,主要就是负责给客人们介绍色情服务的项目和报价,以及在遇到外来骚扰、内部纠纷时,出面协调。小伟每个月的工资,只有4000元,加上提成、小费等,他每个月,都有上万元的收入。用小伟的话说,他们这一行,近两年来,风声都很紧,不是熟人介绍的客人不接,报不出手机号码的客人,即便到了门口,根本进不了门。 除了老顾客,一些出租车司机会帮他拉客!仅限于风声不紧时,还得是“聪明”的司机带来的,才会接客。司机每介绍一个客人,小伟会在他的积点卡上,敲一个章,积满6次,他可以持卡,来桑拿免费玩一次。这种变相的抽成,能增加不少生意!东莞的色情业同业竞争激烈,各家只能八仙过海,想法儿拉客。 对于目前的“放假”会持续多久,小伟表示:他不敢确定,只能从他“有后台”的老板那里,打探些风声。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扫黄,比以往都要更猛、更严。 “黄色链条”·“妈咪”幻想“这阵风总会过去”! 1999年,阿红(化名)从老家来到东莞。一年后,在一个她同乡姐妹的介绍下,颇有姿色的阿红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在夜总会上班。 如今,阿红已经在东莞生活了十多年,她手下带着20多个小妹们,她当起“妈咪”。阿红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如今,共有6个女孩们跟着她在东莞的夜总会“打拼”。 从当初的“小姐”,混成如今的“妈咪”,阿红得益于她手里有很多相熟的老客户们,有了客源,就能保证足够多的订房,跟着她的“小姐们”才有饭吃。 抛开要支付给营业场所的进场费、提成,阿红手下的“小姐”们,每个月,基本收入都会过万元。当然,如果她们愿意跟客人出去过夜,收入更多。阿红说,以东莞此次扫黄查处的喜来登酒店为例,其中,桑拿部的“小姐们”不少人,月收入都在5万元人民币以上。 在东莞十余年,阿红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就在2012年,东莞的一次大规模扫黄行动,让阿红的不少同行,都转战外地,其中,很多人都前往惠州重操旧业。阿红并不愿意离开东莞,她的客源都在这里,换了城市,她不可能接到那么多生意。对于这一轮的扫黄,阿红说,她现在暂时给手下的小妹们放假,让她们自己玩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看情况开工。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黄色链条”·“大客户”谈生意,离不开“莞式服务”! 在东莞生活了5年的王磊(化名),做鞋厂的订单生意,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从外面拿到单子,再在厚街找合适的、具备资质的鞋厂生产。 对于东莞发达的色情业,王磊不陌生,他坦言:他自己出去谈生意,去的最多的,就是高级酒店的桑拿房。“这里的风气、习惯,就是这样!你不这样,就会少很多单子。” 王磊的手机里,存了许多桑拿中心“妈咪们”、“部长们”的电话,有专门的“桑拿群”,给他这样的大客户不时提供最新信息。只是这一周,那个“桑拿群”一下子变得安静了。 王磊说,他在东莞的业余生活,根本就绕不开色情业这个话题。“跟客户们吃完饭、喝点酒,就有人会提出:要去‘活动’一下。说白了,就是去嫖娼。”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猖獗的那天,王磊正在家看电视,一位跟他很熟,还经常一起吃饭的“妈咪”赫然出现在电视新闻画面里,这让王磊惊得躲到阳台上、给朋友们打电话一一告知。喜来登是王磊常去的酒店,酒店的桑拿部,就位于主楼旁边的辅楼内,入口,要从地下车库过去,极为隐蔽。此前,这里的桑拿生意一向被认为是东莞的“标杆”。这次,被央视曝光后,喜来登的酒店仍照常营业!但,桑拿部彻底关停。

近年,赴港旅游的中国大陆居民们越来越多,在去年,逾5000万访港旅客们之中,中国大陆客就占了七成半。
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林建岳认为,毋须为访港旅客人数设上限。 香港旅发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去年,共有5430万人次访港,较前年,增长11.7%。当中,4074万人次为中国大陆旅客,较前年,增长16.7%。
逾4000万的大陆旅客们人次,大约占了香港总体旅客人数的75%。
香港旅发局的预测,今年,整体访港旅客人数将会增长8.6%,达到近5900万人次,当中,中国大陆旅客会增加10.8%,达4500多万人次。 中国大陆游客人数上升!

东亚和东南亚的“短途地区市场”,旅客人数有所减少,去年,只有840万人次,较前年,减少0.8%。其中,到日本旅客跌幅最大,去年,有105万人次,减少15.7%。

欧美为主的“长途地区市场”的跌幅更大,去年,有427万人次,减少3.3%。当中,加拿大跌幅最大,去年,有35万人次,减少9.8%。

去年,多达77%入境新加坡旅客们,来自亚洲地区,其中,高居榜上前三名的国家是:印度尼西亚、中国和马来西亚; 中国、台湾和香港是增长最迅速的三大客源市场。
新加坡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入境旅客们预计:增长7.2%,从前年的1450万人,增至1550万人;旅游收益,从2012年的231亿元,增至235亿元,增幅仅1.6%,是2009年来,增长最缓慢的一年。商务旅客人数,去年,增加6%!经济前景不明朗花费减少6%!一般消闲旅客们的花费,增加10%。
初步的新加坡2013年旅游数据,去年首九个月,中国旅客们数量比印尼旅客们少37万人,花费上,增加26%,达到23亿8300万元,比227万9000个印尼旅客们的花费,多了1亿3000万元。
印尼旅客们自2007年,在新加坡花费最多,在四年前,印尼旅客们,比中国旅客们花多11亿元!
去年,中国旅客们首次超越印尼旅客们,成为本地旅游业最大花费者,这样的趋势,吸引更多中国旅客们前来观光和购物。
外国旅客们在新加坡本地景点、餐饮、娱乐、住宿和购物方面的花费仍见上涨!
中国旅客们的花费更突出,他们将旅费的46%花在购物上,只有9%花在吃方面,加上观光、娱乐和上赌场,中国旅客们已成为新加坡旅游业的豪客。
中国去年10月1日出台新《旅游法》,包括,规定旅行社不能以不合理低价(即,零团费)组织旅游团!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出国旅游的人数一直在增长。
中国上个月公布的官方数据,去年,出国旅游的中国人达到9700万人,比前年,增加了1400万人!
中国政府估计:今年会超过1亿人,到了2018年,将超过4亿人。
估计:今年,中国旅客们在全球的旅游花费将达1290亿美元(合1630亿新元)!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新闻晨报》:揭秘东莞色情的“黄色链条”:在东莞10余年,阿红(化名)已是所谓的“妈咪”,她也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对于这一轮的扫黄,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和阿红有一样想法的,在东莞,还不是少数,虽然,新一轮的扫黄风暴动了真格,以往的几次扫黄,从未像这一次、这般猛烈。 扫黄于东莞而言,绝非搞几次行动那么简单,也不是取缔一些色情场所、就能结束的。东莞的色情毒瘤,几乎已渗透到城市的每个角落、每个行当,已形成一条“黄色产业链”。要斩断“黄色链条”,必须面对如何妥善安置他们(她们)、如何帮助她们(他们)走上正轨的更大难题。 “黄色链条”·酒店业主: 租给别人搞色情 ;他们自己通风报信! 提起东莞厚街镇,当地人第一印象是“酒店们最多,小姐们最多”。2月9日的新一轮扫黄风暴,涉及厚街多家高级酒店们。 厚街的外来加工工业兴盛!没有一个当地人会否认:支撑这么多酒店们生存下去的根本,就是色情业。朱峰(化名)跟两个亲友们合资,在厚街镇的康乐南路,开了一家5层楼的小酒店。酒店的四层、五层,都承包给了一家提供色情服务的会所。包括,此次被CCTV(央视)曝光的喜来登酒店在内,东莞绝大多数酒店内的色情场所,经营方与酒店方并不相同。每次扫黄开始,酒店的业主们会纷纷通过其自己的关系,打探消息,通风、报信。如果会所没了生意,酒店很难做下去。 按朱峰的说法,如果单靠住宿赚钱,他根本就不可能收回成本。“四星、五星的酒店,才两三百元,每一晚,我们这样的酒店只能靠低价、吸客。即便如此,入住率很差。” 类似朱峰这样的酒店业主,在厚街镇仍有很多。整个东莞的四星、五星酒店数量,在中国大陆,全国仅次于上海、北京。诸多从业者心知肚明的一点是,酒店的利润来源,绝对不能只靠住宿费,房间过剩,同业竞争激烈,得以维系的根本,就是色情业。这一点,在厚街镇康乐路一带的体现最为明显,酒店的密集程度,远远超出了正常需求。扫黄风暴之前,每天晚上的五六点钟,到各家酒店准时上班的“小姐们”人流相当壮观。 “黄色链条”·“桑拿部长”给送客人们来的的哥们“返点”! 自2月9日的扫黄风暴开始以来,东莞全城的地下色情业基本全员“放假”,类似小伟(化名)这样的“桑拿部长”,迎来一段难得的清闲时光。小伟在厚街镇一家四星级酒店的桑拿部上班,混了几年,当初的“小马仔”捞到个“部长”当。“部长”的工作,主要就是负责给客人们介绍色情服务的项目和报价,以及在遇到外来骚扰、内部纠纷时,出面协调。小伟每个月的工资,只有4000元,加上提成、小费等,他每个月,都有上万元的收入。用小伟的话说,他们这一行,近两年来,风声都很紧,不是熟人介绍的客人不接,报不出手机号码的客人,即便到了门口,根本进不了门。 除了老顾客,一些出租车司机会帮他拉客!仅限于风声不紧时,还得是“聪明”的司机带来的,才会接客。司机每介绍一个客人,小伟会在他的积点卡上,敲一个章,积满6次,他可以持卡,来桑拿免费玩一次。这种变相的抽成,能增加不少生意!东莞的色情业同业竞争激烈,各家只能八仙过海,想法儿拉客。 对于目前的“放假”会持续多久,小伟表示:他不敢确定,只能从他“有后台”的老板那里,打探些风声。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扫黄,比以往都要更猛、更严。 “黄色链条”·“妈咪”幻想“这阵风总会过去”! 1999年,阿红(化名)从老家来到东莞。一年后,在一个她同乡姐妹的介绍下,颇有姿色的阿红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在夜总会上班。 如今,阿红已经在东莞生活了十多年,她手下带着20多个小妹们,她当起“妈咪”。阿红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如今,共有6个女孩们跟着她在东莞的夜总会“打拼”。 从当初的“小姐”,混成如今的“妈咪”,阿红得益于她手里有很多相熟的老客户们,有了客源,就能保证足够多的订房,跟着她的“小姐们”才有饭吃。 抛开要支付给营业场所的进场费、提成,阿红手下的“小姐”们,每个月,基本收入都会过万元。当然,如果她们愿意跟客人出去过夜,收入更多。阿红说,以东莞此次扫黄查处的喜来登酒店为例,其中,桑拿部的“小姐们”不少人,月收入都在5万元人民币以上。 在东莞十余年,阿红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就在2012年,东莞的一次大规模扫黄行动,让阿红的不少同行,都转战外地,其中,很多人都前往惠州重操旧业。阿红并不愿意离开东莞,她的客源都在这里,换了城市,她不可能接到那么多生意。对于这一轮的扫黄,阿红说,她现在暂时给手下的小妹们放假,让她们自己玩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看情况开工。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黄色链条”·“大客户”谈生意,离不开“莞式服务”! 在东莞生活了5年的王磊(化名),做鞋厂的订单生意,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从外面拿到单子,再在厚街找合适的、具备资质的鞋厂生产。 对于东莞发达的色情业,王磊不陌生,他坦言:他自己出去谈生意,去的最多的,就是高级酒店的桑拿房。“这里的风气、习惯,就是这样!你不这样,就会少很多单子。” 王磊的手机里,存了许多桑拿中心“妈咪们”、“部长们”的电话,有专门的“桑拿群”,给他这样的大客户不时提供最新信息。只是这一周,那个“桑拿群”一下子变得安静了。 王磊说,他在东莞的业余生活,根本就绕不开色情业这个话题。“跟客户们吃完饭、喝点酒,就有人会提出:要去‘活动’一下。说白了,就是去嫖娼。”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猖獗的那天,王磊正在家看电视,一位跟他很熟,还经常一起吃饭的“妈咪”赫然出现在电视新闻画面里,这让王磊惊得躲到阳台上、给朋友们打电话一一告知。喜来登是王磊常去的酒店,酒店的桑拿部,就位于主楼旁边的辅楼内,入口,要从地下车库过去,极为隐蔽。此前,这里的桑拿生意一向被认为是东莞的“标杆”。这次,被央视曝光后,喜来登的酒店仍照常营业!但,桑拿部彻底关停。 近年,赴港旅游的中国大陆居民们越来越多,在去年,逾5000万访港旅客们之中,中国大陆客就占了七成半。 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林建岳认为,毋须为访港旅客人数设上限。 香港旅发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去年,共有5430万人次访港,较前年,增长11.7%。当中,4074万人次为中国大陆旅客,较前年,增长16.7%。 逾4000万的大陆旅客们人次,大约占了香港总体旅客人数的75%。 香港旅发局的预测,今年,整体访港旅客人数将会增长8.6%,达到近5900万人次,当中,中国大陆旅客会增加10.8%,达4500多万人次。 中国大陆游客人数上升! 东亚和东南亚的“短途地区市场”,旅客人数有所减少,去年,只有840万人次,较前年,减少0.8%。其中,到日本旅客跌幅最大,去年,有105万人次,减少15.7%。 欧美为主的“长途地区市场”的跌幅更大,去年,有427万人次,减少3.3%。当中,加拿大跌幅最大,去年,有35万人次,减少9.8%。 去年,多达77%入境新加坡旅客们,来自亚洲地区,其中,高居榜上前三名的国家是:印度尼西亚、中国和马来西亚; 中国、台湾和香港是增长最迅速的三大客源市场。 新加坡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入境旅客们预计:增长7.2%,从前年的1450万人,增至1550万人;旅游收益,从2012年的231亿元,增至235亿元,增幅仅1.6%,是2009年来,增长最缓慢的一年。商务旅客人数,去年,增加6%!经济前景不明朗花费减少6%!一般消闲旅客们的花费,增加10%。 初步的新加坡2013年旅游数据,去年首九个月,中国旅客们数量比印尼旅客们少37万人,花费上,增加26%,达到23亿8300万元,比227万9000个印尼旅客们的花费,多了1亿3000万元。 印尼旅客们自2007年,在新加坡花费最多,在四年前,印尼旅客们,比中国旅客们花多11亿元! 去年,中国旅客们首次超越印尼旅客们,成为本地旅游业最大花费者,这样的趋势,吸引更多中国旅客们前来观光和购物。 外国旅客们在新加坡本地景点、餐饮、娱乐、住宿和购物方面的花费仍见上涨! 中国旅客们的花费更突出,他们将旅费的46%花在购物上,只有9%花在吃方面,加上观光、娱乐和上赌场,中国旅客们已成为新加坡旅游业的豪客。 中国去年10月1日出台新《旅游法》,包括,规定旅行社不能以不合理低价(即,零团费)组织旅游团!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出国旅游的人数一直在增长。 中国上个月公布的官方数据,去年,出国旅游的中国人达到9700万人,比前年,增加了1400万人! 中国政府估计:今年会超过1亿人,到了2018年,将超过4亿人。 估计:今年,中国旅客们在全球的旅游花费将达1290亿美元(合1630亿新元)!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有一个想法

  1. 武汉拟5年里花2万亿,搞城建 !被指“豪可敌英国”!
    大武汉,我爱你!
    一个武汉=一个英国!
    中国多地城建“豪可敌国”!
    武汉拟5年花2万亿搞城建;英国今后20年支出3.75万亿!
    武汉出租车司机杨师傅不敢在上下班高峰期出车,武汉已然变作一个大工地。“前两年,是武昌不敢走,如今,轮到汉口。”杨师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汉口城区主干道建设大道被城建工程拦腰斩断,八车道的主干道被围板拦得只剩三车道,有的城建项目不分昼夜地施工,“路堵!心更堵”。
    上万个工地同时开工,每平方公里投资近亿元的城建规模,也令一名曾在武汉大学求学的外地学子找不到回校的路。他感叹道,大拆、大建之下的武汉,长江隧道、三环、二环,串起武汉三镇,出行比5年前方便得多,但在改变城市面貌的同时,这座曾经充满生活气息的城市,已是满目的“水泥森林”,格外陌生。
    多名武汉市民向本报感叹,大规模同步建设影响到交通和空气质量,“城市建设可以加强规划,适当慢一点没有关系,当下的出行感受和长远的生态环境也很重要。”
    在这背后,则是武汉近年来有目共睹的城建速度。武汉市市长唐良智日前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称,武汉5年内的建设计划将花费200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万亿元)。该媒体则称,单单武汉一座城市在基础设施上的支出,就与英国全国更新和改善基础结构的支出相同,其资金和实力会使伦敦市市长鲍里斯·约翰逊自惭形秽。
    但多重疑虑随之而来。武汉曾以2037.05亿元的债务余额,被指“中国负债最高的城市”,当地主要投融资平台近期亦被下调信用等级。尽管官方仍对债务形势表示乐观,但2万亿元的巨额投入仍旧引发外界对于地方债务压力的关注。
    另据记者统计,中国约有10个城市每年城建投资都在千亿规模,个个堪称“豪可敌国”。
    一个城市与一个国家
    去年,鲍里斯·约翰逊受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邀请来到武汉,参观万达集团在武汉的商业、文化投资项目。约翰逊此行参观了万达集团在武汉的最大项目“中央文化区”,号称投入资金多达500亿元。
    万达巨资投向武汉,仅仅是该市近年来城市建设高速发展的一个缩影。一般而言,固定资产投资分为三大领域,即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工业投资。前两者相加即为城市建设投资。
    以2013年为例,武汉完成基础设施(包括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投资1301.14亿元,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1905.60亿元,两项之和为3206.74亿元。
    而据媒体报道,2014年武汉城建总投资将超1500亿元,房地产开发投资预计将破2000亿元。此速度与唐良智谈及的未来五年2万亿元的城市投资账本基本吻合。
    据武汉市城建委主任彭浩此前介绍,庞大的城建投资中,政府财政支出其实只占很小一部分。其他融资渠道包括利用BT(建设-移交)、BOT(建设-运营-移交)、PPP(公私合营)融资,发行企业债券、融资租赁、利用外资、民间资本等,发展各区融资平台资金等。
    上述英国媒体在谈到武汉的城建蓝图时表示,仅武汉一座城市,在基础设施上的支出就与英国全国相仿。这座城市数以百计的公寓楼、环城公路、桥梁、铁路、一个完整的地铁系统和第二国际机场都在建设之中。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英国政府网站查询到的信息显示,英国官方的新版全国基础设施计划总规模超过375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37500亿元),投资领域包括能源、交通、防汛、废物处理、水资源和通信设施,时间表则覆盖到2030年或以后。
    也就是说,这3750亿英镑将是英国今后近20年的整体投资规模。而根据英国财政部的信息,英国将在未来7年完成公共投资1000亿英镑,从而重建英国。当然,其中许多钱需从私营部门融得。
    考虑到存在口径出入,以及房地产投资是否计入等问题,并不能简单得出武汉城建支出超过英国的结论,但根据武汉2013年的数据,基础设施投资(1301.14亿元)约占城市建设投资(3206.74亿元,即基础设施投资与房地产开发投资之和)的40%,也就是说5年2000亿英镑的目标投入中,大概会有800亿英镑直接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这与英国的投入规模大体相仿,符合上述英媒的判断。
    地方债偿债隐忧
    大手笔投入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亦引发了外界对武汉负债问题的关注。根据财政部湖北专员的一份《对湖北省武汉市本级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调查与思考》报告,截至2012年6月30日,武汉债务余额达2037.05亿元,负债率相当于国际通行标准的1.36倍,政府2年内每天需偿债1亿元。武汉因此被冠以“中国负债最高城市”之名。
    不仅如此,今年年初,中债资信发布了最新一期对武汉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城投”)跟踪信用评级结果,将武汉城投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
    武汉城投是武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融资主体和武汉市政府城建投融资运作平台,主要承担武汉城市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投资和建设任务。
    对于降级原因,中债资信在评级报告中直言:“公司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偿债指标有所弱化。公司未来投资支出规模仍很大,同时考虑到目前融资平台的融资政策依然严格,且未来1~2年公司到期债务规模很大,整体偿债压力将增大。”
    与此同时,武汉城投的银行授信额度也大幅缩水,但其负债却在大幅攀升,负债总额已从2010年的841亿元升至2013年9月末的1117亿元。
    中债资信称,武汉城投的偿债资金来源主要来自武汉市政府财政资金(每年约50亿元)、路桥收费返还(每年约18亿元)、土地出让收益等,但未来五年仍有约250亿元的资金缺口。
    不过,康良智也表示现在的债务与城市总体经济发展水平、偿债能力是匹配的,但要制定合理的举债规模,优化债务结构,适应未来城市发展规律,把资金管好、用好,用出效率、用在该用的地方。
    各地还债基本靠卖地
    在武汉大举造城的同时,中国其他城市也在进行着令世界惊叹的城市建设。《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一些大城市每年的基础建设投资都在千亿规模,若加上房地产开发投资,均达数千亿之多,个个不输武汉。
    京沪方面,2013年北京全年完成基础设施投资1785.7亿元,主要投向交通运输和公共服务业。上海城市基础设施则完成投资1043.31亿元,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2819.59亿元。
    天津市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数据,不过去年7月当地媒体报道称,2013年上半年天津市共投资959.61亿元,推算天津一年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在1400亿元以上,加上房地产1480.82亿元的投资,一年城市建设投资达到3000亿左右。
    在“第三城”广州,去年完成建设改造投资2874.87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1579.68亿元,也就是说基础设施投资大概在1300亿。
    经济总量位居全国第四的深圳,城市建设已经相对成熟,因此目前可以投资的空间也比较小,去年城市更新改造投资仅358.34亿元。
    相比东部,中西部的一些大城市建设后劲更显十足。比如重庆,去年全市基础设施完成投资2962.10亿元,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3012.78亿元,堪称“真土豪”。
    长沙去年完成基础设施投资829.32亿元,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1153.61亿元;郑州去年基础设施投资973亿,房地产开发投资1445亿元。城建投资力度均达到2000亿级别。
    广东省财政厅科研所所长黎旭东教授告诉记者,工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这两大领域,市场主导作用比较强,因此主要靠企业投资完成,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则主要以政府来推动。“政府负责基础设施,比如地铁、隧道桥梁、污水处理等市政设施。”
    而地方政府投资则主要通过旗下的投融资平台负债投资来实现,大规模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也使得很多地方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例如,重庆市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底,全市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为3070.39亿元。在北京,截至2013年6月底,北京市本级和区县本级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6496.32亿元,比2010年底增加3325.49亿元。
    2010年亚运会的举办地广州的债务也不少。截至去年6月,广州市政府性债务达2865亿元。一方面是背负的沉重债务,另一方面则是未来发展仍需继续举债投入。按照计划,2013年7月~2016年,广州市计划举债1438亿元,主要用于交通、教育等基础设施建设。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化解债务?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告诉记者,地方政府还债主要有几个来源,包括土地收入、国企收益、税收以及罚款等非税收入。
    以广州为例,目前广州已经制定了《广州市存量政府性债务化解工作方案(2013年下半年-2016年)》,通过盘活优质资产和存量土地资源、重新划分债务性质主体、增加国资经营收入等多种途径,加大债务化解力度,该市力争到2016年年底,化解全市存量债务60%左右。
    实际上,大部分地方融资平台的抵押资产都是土地,这意味着地方政府未来能否如期还债,与当地房地产市场的好坏有关。
    “现在很多地方领导恨不得在任上把所有工程都搞完,有些领导为了政绩和GDP拼命建设,不管离开之后还能否可持续发展。”黎旭东说,一旦房地产形势下行,那么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也会凸显。
    “全国都一样,所以,地方政府往往比较反对对房地产进行严格的调控。”彭澎说。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