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德国汉堡的红灯区: 欧洲一家网站做的欧洲最受欢迎红灯区的调查显示,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法国的巴黎以及德国的汉堡和法兰克福当选为欧洲四大红灯区。 欧洲周游四国,到了汉堡,慕名前去红灯区。 旅游公司把游览红灯区作为观光项目非正式的向游客推荐。 在德国,红灯区可是合法经营的,妓女称为性工作者。有专门的妓女指导中心,由政府劳工部管理,政府定期组织她们做身体检查和进行防疫防病培训。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有纳税号和工作许可证。她们可以去妓院上班,签订工作合同、领取纳税卡片、享受社会保险。 到了St.Pauli区的绳索大街(Reeperbahn),就算是进入红灯区了。 时间大概是晚上9点半钟。 寒风中,车来车往的繁华马路,两边店铺林立,行人很多。 初看起来,这里与一般大城市的商业街没多大区别,服装店、超市、餐厅、书店、纪念品店,性用品商店等,其实,这些商店无不与“性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越往里走,伴随“Sexy”、“Table Dance”等鲜红色字眼出现的,是印有性感女郎的海报和闪烁着曲线玲珑的女性身体图案的霓虹灯。 天还没黑,这些大部分都叫“Club”的俱乐部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营业了,其实,是有特别表演的歌舞俱乐部,包括脱衣舞、钢管舞比比皆是,真人性爱表演,很受欢迎。 边走边看,前边一阵骚动,一个高过180厘米的金发女子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迈着夸张的T台步款款走来。 身着闪亮的塑胶质感低胸短裙,面料少到不能再少,巨大墨镜,如血红唇,扑鼻香气,模样夸张得好像从隔壁性商品店橱窗中走出的模特儿。 她大概是今晚的台柱…… 来自印度的青年阿里在法兰克福找到了“天堂”,他在几天之内,享受了红灯区内几乎所有的性服务种类,最后,在摩洛哥式的“温柔乡”中真的上了“天堂”。 加速了红灯区的瓦解,“500万欧元俱乐部”的经营者预言:“在十年之内,红灯区将不复存在,与性交易,如影随行的犯罪,大大减少。”    德国经受了较为严重的经济危机! 色情业迎来了一个纵向发展的新机会。 如今,德国拥有将近40万性工作从业者,她们每年创造出高达145亿欧元的营业额。 这对于“利润最大”的投资者和“税收最大”的财政部门来说,无疑都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联邦政府推行的法律,就像是他们的保护伞,柏林高级会所之一的“500万欧元俱乐部”经营者表示:“这一次联邦议会选对了路。 自从2002年正式立法以来,这一行,好混多了!我们再也不用与其他低档妓院挤在红灯区,从而,有条件为高级会员,提供更安全、更私密的个性服务了。” 经济危机的影响下,一些收入较低的职业女性不排除接受“兼职”的机会,27岁的维罗尼卡就拥有双重身份:白天她是一家医院里的护士,晚上她穿着鱼网丝袜和露出三点的性感改装护士服,在柏林的一家色情夜总会跳艳舞。    这样,偶尔为之的兼职从业者对联邦财政做出了贡献,她们需要每个工作日,缴纳25欧元的税款。 过去,维奇根本不敢想象脱离红灯区,只有在店方的保护下,她们才是安全的,那样,必须忍受皮条客或店主的盘剥。 她说:“现在,要是受到侵犯,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报警了。”这就大大降低了个体从业的妓女遇害的风险。    依法成立的行业联合会对于整顿市场秩序、维护从业者权益等方面,做出贡献。 他们希望客人能有这样的意识:如果感到妓女并非自愿,就应该报警。同样是个体从业,维奇这样居家稳定、依法纳税的本国“楼凤”算是很幸运的了,大街小巷里,还有着四处游荡、黑户逃税的“流莺”们,她们多是来自罗马尼亚、波兰或巴尔干国家的妓女们,“过夜50欧元,这是联邦统一价”。她们不用忍受蛇头有组织的卖淫计划和剥削,却必须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每天要提防来自警察和犯罪分子的双重打击,一旦被抓,会被罚款和遣返! 一旦遇到极端暴力分子,可能连性命都难保。    维奇对现在的状况非常满意:“我在报纸上登广告、跟打来电话的客人讨价还价、详细询问他们的喜好、每个月,我还会定期纳税。我并不感觉自己的工作很可耻。在家工作时,可以自己决定时间、每天客人的数量、甚至,选择顾客,这些,在红灯区根本不可能实现。”    2002年大选之后,德国现任女总理默克尔带领红绿联盟上台执政,大联盟政府支持卖淫合法化,妓女作为纳税人,享受自己的权利。 她们可以与嫖客签订合约,若嫖客事后拒绝付款,妓女们可根据合约对其进行指控。 妓女们将与其他职业者一样享有社会保障,包括领取失业救济金、退休金和享有带薪病假等,她们也可以在报纸或是杂志的资讯内发布广告。    曾经红极一时的东欧各国“伴游女郎”,在享受出境旅游的同时,提供“24小时贴身服务”的做法,似乎因为花销过大,已经无人问津。 丰富的选择,已经让很多原本打算前往诸如泰国这样“性旅游”的国度度假的顾客,转向本国或其他稍近的目的地。 如果单纯为了换换口味,各条红灯区的路边,走一遭,你可以听到,除了标准德语之外的几乎所有语言,这里仿佛正是经济全球化的缩影。    随着欧盟东扩,越来越多的新鲜劳动力涌入红灯区,她们极大地冲击了原有的市场秩序和价格体系。 这些外国妓女们多半处于非法状态,她们多是为了抵债或是为家人换取更好的生活,而来到德国,她们之中的95%,知道自己的命运。 在鲁尔区红灯区的停车场内,时常可以看到;又有满满一车的“新货”准备上架。    国外来的女工,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事先连工作地点、工作方式和报酬多少都不知道。 如果拒绝老板的要求,她们很快就会遭到报复。勒索、囚禁、殴打,甚至,轮奸时常发生。“我们简直就是奴隶,每天只得到一包烟和10欧元的饭钱。我们赚的钱,全都给了蛇头,只有这样才能够为家人还清负债、早日赎身、换一份正当的职业。”来自捷克的乌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无奈地说:“我什么都可以做,等我自由了就回家,再也不踏入德国半步。”    2006年,德国世界杯足球赛期间,东欧的一些卖淫集团借此机会,成批地向德国输送了总量在44万人左右的妓女。    汉诺威一家妓院的经营者透露称,她的妓院收入已经减少30%,部分同行,甚至减半。 汉诺威的卖春客们更愿意去迪厅,因为那里的姑娘不用交税;科隆举世闻名的 “帕莎红灯区”曾经是整个鲁尔区的最热闹的街道,现在这里的商家们却绞尽脑汁招揽顾客──鲁尔区内上门服务、每天下午专门招待老年人的“甜心爸爸” 专场、脱衣舞表演全场半价、发放30欧元代金券“尝鲜”一流的姑娘! 一些吸引眼球的竞赛,比如一家妓院就举办了一次足以写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吹箫比赛”,7个小时内,为148名顾客们提供服务,平均每3分钟,一个。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夏季游园会上的小丑戏码。   随着经济衰退的加剧,各种服务的价格都在下降,整个红灯区笼罩在低迷之中。 穿着暴露的女人们不是无聊地晃动着双腿,就是看上去很寂寞,只有偶尔上门询价的客人才能将她们从瞌睡中惊醒。她们展现出职业性的媚笑,跳上玻璃窗进行展示。   如今,在这座“德国性都”的红灯区“橱窗”、夜总会、流动房车和路边存在着2400名从业者,散落在汉堡的各个角落!十年前,汉堡警方估计全市有4300名性从业人员。   德国2002年颁行的新法允许妓女公开营销,从此,德国“性产业”公开走上台面成为“新兴产业”。妓女与雇主签订正式的劳动合约,为她们获得社保待遇奠定基础。在此之前,如果妓女登记真实的职业,不能享有医保。   德国目前,职业妓女们大约有40万人,官方统计数字,并未区分男女两性从业者,男妓的确切人数并无统计,但,只占一小部分,他们享有法律的同等保护及待遇。“新兴产业”每年的收入达到了140亿欧元,贡献的税收是部分德国城市重要的财政来源。德国的合法性产业,金融危机下,欧洲性产业境况的缩影!      经济危机的阴霾!   汉堡一家由地下室改造成的色情酒吧:室内灯光昏暗,床头摇曳着烛光。粉红色的宽沙发围出充满诱惑的“温柔乡”,视野开阔、可以轻松地观看其他人如何享受激情。沙发旁的小桌上整齐地摆放着避孕套、润滑剂、以及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长条桌上,提供各种酒精饮料、精心烹饪的简单食物,诸如小面包、黄瓜条、小香肠、糖果和蜜饯。每个走进来的男人都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千零一夜》中的皇宫,600万欧元打造的奢华“闺房”,不同肤色、热辣撩人的美女献上迷人笑脸和周到服务。   很难想象,在经济危机威胁欧洲的今天,这片位于法兰克福会展中心和机场附近、总占地5500平方米的豪华妓院,每天都能迎来多于200位慷慨的客人。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投资人就完全收回了成本。它成功的秘诀,当然不仅是氛围,更在于这些美女愿意为不戴避孕套的客人口交。自经济危机以来,这家酒吧推出了每周一次的“特价之夜”,男人们只需交纳每人70欧元的入场费,就可以同时享受几个妓女们的服务,只不过,与其他男人分享。   这里,周日和周一,为老年人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半价优惠。顾客只需交纳70欧元入场费,就可以在早上10点到凌晨4点之间,不受限制地享用食品、饮料和性服务。离开时,偶遇几个当地居民,谈起这闻名世界的德国汉堡红灯区时,他们更多积聚很久的无奈和厌烦。可是,又能怎样呢?   夜幕降临,马路上熙熙攘攘,车来车往,服装店、超市、餐厅、烤肉摊、杂货店、脱衣舞俱乐部、性商店、妓院、性博物馆及Sexy、Table Dance的霓虹灯和海报都像重生了一样充满了张力。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汉堡的性工作者是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凭坐窗内,身着三点式,搔首弄姿,男人一驻脚,里面的女郎便会打开窗户热情地亲吻男人。   红灯区在汉堡的圣保利区一个封闭的Reeperbahn街道上,两道影壁墙在街道两头将它与外隔开,入口的墙上是一个性感女郎的画儿,充满了情欲的暗示。 德国的汉堡和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着闻名世界的红灯区。 法国的红磨坊和蒙马特的疯马俱乐部相较之则更侧重艺术表演而非纯粹的性服务场所。 德国的汉堡相比荷兰又显得更专业和老练。 这大概就是德国人的严谨性。   这里周日和周一为老年人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半价优惠。 顾客只需交纳70欧元入场费就可以在早上10点到凌晨4点之间不受限制地享用食品、饮料和性服务。离开时偶遇几个当地居民,谈起这闻名世界的德国汉堡红灯区时,他们更多的是积聚很久的无奈和厌烦。可是又能怎样呢?   汉堡红灯区里有许多与情色文化的产业,例如音像店、书店、性品商店、剧场、电影院、夜总会、酒吧乃至博物馆等等,给不少人提供了就业机会。红灯区里,街头艺术家在墙上绘制了以情色为主题巨幅壁画,充满了香艳的挑逗。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德国汉堡的红灯区: 欧洲一家网站做的欧洲最受欢迎红灯区的调查显示,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法国的巴黎以及德国的汉堡和法兰克福当选为欧洲四大红灯区。 欧洲周游四国,到了汉堡,慕名前去红灯区。 旅游公司把游览红灯区作为观光项目非正式的向游客推荐。 在德国,红灯区可是合法经营的,妓女称为性工作者。有专门的妓女指导中心,由政府劳工部管理,政府定期组织她们做身体检查和进行防疫防病培训。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有纳税号和工作许可证。她们可以去妓院上班,签订工作合同、领取纳税卡片、享受社会保险。 到了St.Pauli区的绳索大街(Reeperbahn),就算是进入红灯区了。 时间大概是晚上9点半钟。 寒风中,车来车往的繁华马路,两边店铺林立,行人很多。 初看起来,这里与一般大城市的商业街没多大区别,服装店、超市、餐厅、书店、纪念品店,性用品商店等,其实,这些商店无不与“性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越往里走,伴随“Sexy”、“Table Dance”等鲜红色字眼出现的,是印有性感女郎的海报和闪烁着曲线玲珑的女性身体图案的霓虹灯。 天还没黑,这些大部分都叫“Club”的俱乐部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营业了,其实,是有特别表演的歌舞俱乐部,包括脱衣舞、钢管舞比比皆是,真人性爱表演,很受欢迎。 边走边看,前边一阵骚动,一个高过180厘米的金发女子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迈着夸张的T台步款款走来。 身着闪亮的塑胶质感低胸短裙,面料少到不能再少,巨大墨镜,如血红唇,扑鼻香气,模样夸张得好像从隔壁性商品店橱窗中走出的模特儿。 她大概是今晚的台柱…… 来自印度的青年阿里在法兰克福找到了“天堂”,他在几天之内,享受了红灯区内几乎所有的性服务种类,最后,在摩洛哥式的“温柔乡”中真的上了“天堂”。 加速了红灯区的瓦解,“500万欧元俱乐部”的经营者预言:“在十年之内,红灯区将不复存在,与性交易,如影随行的犯罪,大大减少。”    德国经受了较为严重的经济危机! 色情业迎来了一个纵向发展的新机会。 如今,德国拥有将近40万性工作从业者,她们每年创造出高达145亿欧元的营业额。 这对于“利润最大”的投资者和“税收最大”的财政部门来说,无疑都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联邦政府推行的法律,就像是他们的保护伞,柏林高级会所之一的“500万欧元俱乐部”经营者表示:“这一次联邦议会选对了路。 自从2002年正式立法以来,这一行,好混多了!我们再也不用与其他低档妓院挤在红灯区,从而,有条件为高级会员,提供更安全、更私密的个性服务了。” 经济危机的影响下,一些收入较低的职业女性不排除接受“兼职”的机会,27岁的维罗尼卡就拥有双重身份:白天她是一家医院里的护士,晚上她穿着鱼网丝袜和露出三点的性感改装护士服,在柏林的一家色情夜总会跳艳舞。    这样,偶尔为之的兼职从业者对联邦财政做出了贡献,她们需要每个工作日,缴纳25欧元的税款。 过去,维奇根本不敢想象脱离红灯区,只有在店方的保护下,她们才是安全的,那样,必须忍受皮条客或店主的盘剥。 她说:“现在,要是受到侵犯,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报警了。”这就大大降低了个体从业的妓女遇害的风险。    依法成立的行业联合会对于整顿市场秩序、维护从业者权益等方面,做出贡献。 他们希望客人能有这样的意识:如果感到妓女并非自愿,就应该报警。同样是个体从业,维奇这样居家稳定、依法纳税的本国“楼凤”算是很幸运的了,大街小巷里,还有着四处游荡、黑户逃税的“流莺”们,她们多是来自罗马尼亚、波兰或巴尔干国家的妓女们,“过夜50欧元,这是联邦统一价”。她们不用忍受蛇头有组织的卖淫计划和剥削,却必须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每天要提防来自警察和犯罪分子的双重打击,一旦被抓,会被罚款和遣返! 一旦遇到极端暴力分子,可能连性命都难保。    维奇对现在的状况非常满意:“我在报纸上登广告、跟打来电话的客人讨价还价、详细询问他们的喜好、每个月,我还会定期纳税。我并不感觉自己的工作很可耻。在家工作时,可以自己决定时间、每天客人的数量、甚至,选择顾客,这些,在红灯区根本不可能实现。”    2002年大选之后,德国现任女总理默克尔带领红绿联盟上台执政,大联盟政府支持卖淫合法化,妓女作为纳税人,享受自己的权利。 她们可以与嫖客签订合约,若嫖客事后拒绝付款,妓女们可根据合约对其进行指控。 妓女们将与其他职业者一样享有社会保障,包括领取失业救济金、退休金和享有带薪病假等,她们也可以在报纸或是杂志的资讯内发布广告。    曾经红极一时的东欧各国“伴游女郎”,在享受出境旅游的同时,提供“24小时贴身服务”的做法,似乎因为花销过大,已经无人问津。 丰富的选择,已经让很多原本打算前往诸如泰国这样“性旅游”的国度度假的顾客,转向本国或其他稍近的目的地。 如果单纯为了换换口味,各条红灯区的路边,走一遭,你可以听到,除了标准德语之外的几乎所有语言,这里仿佛正是经济全球化的缩影。    随着欧盟东扩,越来越多的新鲜劳动力涌入红灯区,她们极大地冲击了原有的市场秩序和价格体系。 这些外国妓女们多半处于非法状态,她们多是为了抵债或是为家人换取更好的生活,而来到德国,她们之中的95%,知道自己的命运。 在鲁尔区红灯区的停车场内,时常可以看到;又有满满一车的“新货”准备上架。    国外来的女工,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事先连工作地点、工作方式和报酬多少都不知道。 如果拒绝老板的要求,她们很快就会遭到报复。勒索、囚禁、殴打,甚至,轮奸时常发生。“我们简直就是奴隶,每天只得到一包烟和10欧元的饭钱。我们赚的钱,全都给了蛇头,只有这样才能够为家人还清负债、早日赎身、换一份正当的职业。”来自捷克的乌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无奈地说:“我什么都可以做,等我自由了就回家,再也不踏入德国半步。”    2006年,德国世界杯足球赛期间,东欧的一些卖淫集团借此机会,成批地向德国输送了总量在44万人左右的妓女。    汉诺威一家妓院的经营者透露称,她的妓院收入已经减少30%,部分同行,甚至减半。 汉诺威的卖春客们更愿意去迪厅,因为那里的姑娘不用交税;科隆举世闻名的 “帕莎红灯区”曾经是整个鲁尔区的最热闹的街道,现在这里的商家们却绞尽脑汁招揽顾客──鲁尔区内上门服务、每天下午专门招待老年人的“甜心爸爸” 专场、脱衣舞表演全场半价、发放30欧元代金券“尝鲜”一流的姑娘! 一些吸引眼球的竞赛,比如一家妓院就举办了一次足以写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吹箫比赛”,7个小时内,为148名顾客们提供服务,平均每3分钟,一个。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夏季游园会上的小丑戏码。   随着经济衰退的加剧,各种服务的价格都在下降,整个红灯区笼罩在低迷之中。 穿着暴露的女人们不是无聊地晃动着双腿,就是看上去很寂寞,只有偶尔上门询价的客人才能将她们从瞌睡中惊醒。她们展现出职业性的媚笑,跳上玻璃窗进行展示。   如今,在这座“德国性都”的红灯区“橱窗”、夜总会、流动房车和路边存在着2400名从业者,散落在汉堡的各个角落!十年前,汉堡警方估计全市有4300名性从业人员。   德国2002年颁行的新法允许妓女公开营销,从此,德国“性产业”公开走上台面成为“新兴产业”。妓女与雇主签订正式的劳动合约,为她们获得社保待遇奠定基础。在此之前,如果妓女登记真实的职业,不能享有医保。   德国目前,职业妓女们大约有40万人,官方统计数字,并未区分男女两性从业者,男妓的确切人数并无统计,但,只占一小部分,他们享有法律的同等保护及待遇。“新兴产业”每年的收入达到了140亿欧元,贡献的税收是部分德国城市重要的财政来源。德国的合法性产业,金融危机下,欧洲性产业境况的缩影!      经济危机的阴霾!   汉堡一家由地下室改造成的色情酒吧:室内灯光昏暗,床头摇曳着烛光。粉红色的宽沙发围出充满诱惑的“温柔乡”,视野开阔、可以轻松地观看其他人如何享受激情。沙发旁的小桌上整齐地摆放着避孕套、润滑剂、以及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长条桌上,提供各种酒精饮料、精心烹饪的简单食物,诸如小面包、黄瓜条、小香肠、糖果和蜜饯。每个走进来的男人都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千零一夜》中的皇宫,600万欧元打造的奢华“闺房”,不同肤色、热辣撩人的美女献上迷人笑脸和周到服务。   很难想象,在经济危机威胁欧洲的今天,这片位于法兰克福会展中心和机场附近、总占地5500平方米的豪华妓院,每天都能迎来多于200位慷慨的客人。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投资人就完全收回了成本。它成功的秘诀,当然不仅是氛围,更在于这些美女愿意为不戴避孕套的客人口交。自经济危机以来,这家酒吧推出了每周一次的“特价之夜”,男人们只需交纳每人70欧元的入场费,就可以同时享受几个妓女们的服务,只不过,与其他男人分享。   这里,周日和周一,为老年人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半价优惠。顾客只需交纳70欧元入场费,就可以在早上10点到凌晨4点之间,不受限制地享用食品、饮料和性服务。离开时,偶遇几个当地居民,谈起这闻名世界的德国汉堡红灯区时,他们更多积聚很久的无奈和厌烦。可是,又能怎样呢?   夜幕降临,马路上熙熙攘攘,车来车往,服装店、超市、餐厅、烤肉摊、杂货店、脱衣舞俱乐部、性商店、妓院、性博物馆及Sexy、Table Dance的霓虹灯和海报都像重生了一样充满了张力。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汉堡的性工作者是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凭坐窗内,身着三点式,搔首弄姿,男人一驻脚,里面的女郎便会打开窗户热情地亲吻男人。   红灯区在汉堡的圣保利区一个封闭的Reeperbahn街道上,两道影壁墙在街道两头将它与外隔开,入口的墙上是一个性感女郎的画儿,充满了情欲的暗示。 德国的汉堡和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着闻名世界的红灯区。 法国的红磨坊和蒙马特的疯马俱乐部相较之则更侧重艺术表演而非纯粹的性服务场所。 德国的汉堡相比荷兰又显得更专业和老练。 这大概就是德国人的严谨性。   这里周日和周一为老年人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半价优惠。 顾客只需交纳70欧元入场费就可以在早上10点到凌晨4点之间不受限制地享用食品、饮料和性服务。离开时偶遇几个当地居民,谈起这闻名世界的德国汉堡红灯区时,他们更多的是积聚很久的无奈和厌烦。可是又能怎样呢?   汉堡红灯区里有许多与情色文化的产业,例如音像店、书店、性品商店、剧场、电影院、夜总会、酒吧乃至博物馆等等,给不少人提供了就业机会。红灯区里,街头艺术家在墙上绘制了以情色为主题巨幅壁画,充满了香艳的挑逗。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有2个想法

  1. 美国兴起人体寿司 :男女全裸、当餐盘!
    由日本“女体盛”演变而来的“人体寿司”开始在美国流行起来,相比日本“女体盛”,美国“人体寿司”多了男子全裸“餐盘”。
    其中,佛罗里达州一家名为“功夫厨房与寿司”的餐厅,就为客人提供全裸“人体寿司”服务。

    据悉,“女体盛”是日本古代大和民族极端大男子主义的产物!
    据说,在日本已有一千多年历史!
    作为日本饮食文化的一种特色,其影响已经波及全球。

    在这家餐厅里,长相俊俏、身材匀称的男女模特一丝不挂地躺在餐桌上,仅用蕉叶和芥末,遮挡住其私密部位,他们的身体上,摆着寿司和生鱼片,供客人享用。
    要想得到这种特殊服务,客人必须消费满500美元。

    餐厅老板南森-利伯曼表示,这种裸体人体餐盘服务,多数情况下,只在多人群体就餐、聚会、单身男子聚会、单身女子聚会和生日宴会上提供。

    餐厅的做法,受到许多人的非议!
    当地的商业管理规定要求,只要餐厅能保证食物的卫生,这项服务便不存在任何问题。
    充当人体餐盘的服务员表示,他们需要钱,他们不介意全裸提供餐盘服务。

    中国“未富先老” 全球唯一
    2014年02月05日
    |
    更多

    图/经济日报提供
    “2030年中国人口金字塔和今天的日本看起来非常相似。”彭博全球经济主管Michael McDonough的一句话,点出中国遭遇的人口老化趋势,也预示中国面临的经济及社会难题。

    最新统计显示,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首次突破3,000万人,占总人口比例高达24.4%;另一方面,15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为7,895万人,首次跌破8,000万人。

    日本是全球老年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
    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就会成为第二个日本;
    现在,日本面对的难题,中国都必须因应。
    中国要达到现在日本的收入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是全球唯一“未富!先老”的国家,1999年,步入老年化社会时,国民平均所得还不到1,000美元!
    目前,推进工业化及城镇化的过程。
    这意味,中国因应老年化的经济能力相对薄弱。
    中国更有全球最多的老年人口及惊人的老化速度。
    预计今年底,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就会突破2亿人;
    联合国更预估,这个数字在2050年,达到4.87亿人,占大陆人口的35%。
    中国人口结构在1981年后的18年内,就由“壮年型”,步入老年化社会;

    同样的过程,法国走了115年;
    美国用了60年。
    目前,大陆人口结构在加速老化。
    随着人口老化,过去数十年,中国经济发展依赖的“人口红利”逐渐减退。
    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首次出现下降,15至59岁劳动人口,较2011年,减少345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下降0.6个百分点。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2.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德国汉堡的红灯区: 欧洲一家网站做的欧洲最受欢迎红灯区的调查显示,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法国的巴黎以及德国的汉堡和法兰克福当选为欧洲四大红灯区。 欧洲周游四国,到了汉堡,慕名前去红灯区。 旅游公司把游览红灯区作为观光项目非正式的向游客推荐。 在德国,红灯区可是合法经营的,妓女称为性工作者。有专门的妓女指导中心,由政府劳工部管理,政府定期组织她们做身体检查和进行防疫防病培训。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有纳税号和工作许可证。她们可以去妓院上班,签订工作合同、领取纳税卡片、享受社会保险。 到了St.Pauli区的绳索大街(Reeperbahn),就算是进入红灯区了。 时间大概是晚上9点半钟。 寒风中,车来车往的繁华马路,两边店铺林立,行人很多。 初看起来,这里与一般大城市的商业街没多大区别,服装店、超市、餐厅、书店、纪念品店,性用品商店等,其实,这些商店无不与“性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越往里走,伴随“Sexy”、“Table Dance”等鲜红色字眼出现的,是印有性感女郎的海报和闪烁着曲线玲珑的女性身体图案的霓虹灯。 天还没黑,这些大部分都叫“Club”的俱乐部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营业了,其实,是有特别表演的歌舞俱乐部,包括脱衣舞、钢管舞比比皆是,真人性爱表演,很受欢迎。 边走边看,前边一阵骚动,一个高过180厘米的金发女子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迈着夸张的T台步款款走来。 身着闪亮的塑胶质感低胸短裙,面料少到不能再少,巨大墨镜,如血红唇,扑鼻香气,模样夸张得好像从隔壁性商品店橱窗中走出的模特儿。 她大概是今晚的台柱…… 来自印度的青年阿里在法兰克福找到了“天堂”,他在几天之内,享受了红灯区内几乎所有的性服务种类,最后,在摩洛哥式的“温柔乡”中真的上了“天堂”。 加速了红灯区的瓦解,“500万欧元俱乐部”的经营者预言:“在十年之内,红灯区将不复存在,与性交易,如影随行的犯罪,大大减少。”    德国经受了较为严重的经济危机! 色情业迎来了一个纵向发展的新机会。 如今,德国拥有将近40万性工作从业者,她们每年创造出高达145亿欧元的营业额。 这对于“利润最大”的投资者和“税收最大”的财政部门来说,无疑都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联邦政府推行的法律,就像是他们的保护伞,柏林高级会所之一的“500万欧元俱乐部”经营者表示:“这一次联邦议会选对了路。 自从2002年正式立法以来,这一行,好混多了!我们再也不用与其他低档妓院挤在红灯区,从而,有条件为高级会员,提供更安全、更私密的个性服务了。” 经济危机的影响下,一些收入较低的职业女性不排除接受“兼职”的机会,27岁的维罗尼卡就拥有双重身份:白天她是一家医院里的护士,晚上她穿着鱼网丝袜和露出三点的性感改装护士服,在柏林的一家色情夜总会跳艳舞。    这样,偶尔为之的兼职从业者对联邦财政做出了贡献,她们需要每个工作日,缴纳25欧元的税款。 过去,维奇根本不敢想象脱离红灯区,只有在店方的保护下,她们才是安全的,那样,必须忍受皮条客或店主的盘剥。 她说:“现在,要是受到侵犯,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报警了。”这就大大降低了个体从业的妓女遇害的风险。    依法成立的行业联合会对于整顿市场秩序、维护从业者权益等方面,做出贡献。 他们希望客人能有这样的意识:如果感到妓女并非自愿,就应该报警。同样是个体从业,维奇这样居家稳定、依法纳税的本国“楼凤”算是很幸运的了,大街小巷里,还有着四处游荡、黑户逃税的“流莺”们,她们多是来自罗马尼亚、波兰或巴尔干国家的妓女们,“过夜50欧元,这是联邦统一价”。她们不用忍受蛇头有组织的卖淫计划和剥削,却必须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每天要提防来自警察和犯罪分子的双重打击,一旦被抓,会被罚款和遣返! 一旦遇到极端暴力分子,可能连性命都难保。    维奇对现在的状况非常满意:“我在报纸上登广告、跟打来电话的客人讨价还价、详细询问他们的喜好、每个月,我还会定期纳税。我并不感觉自己的工作很可耻。在家工作时,可以自己决定时间、每天客人的数量、甚至,选择顾客,这些,在红灯区根本不可能实现。”    2002年大选之后,德国现任女总理默克尔带领红绿联盟上台执政,大联盟政府支持卖淫合法化,妓女作为纳税人,享受自己的权利。 她们可以与嫖客签订合约,若嫖客事后拒绝付款,妓女们可根据合约对其进行指控。 妓女们将与其他职业者一样享有社会保障,包括领取失业救济金、退休金和享有带薪病假等,她们也可以在报纸或是杂志的资讯内发布广告。    曾经红极一时的东欧各国“伴游女郎”,在享受出境旅游的同时,提供“24小时贴身服务”的做法,似乎因为花销过大,已经无人问津。 丰富的选择,已经让很多原本打算前往诸如泰国这样“性旅游”的国度度假的顾客,转向本国或其他稍近的目的地。 如果单纯为了换换口味,各条红灯区的路边,走一遭,你可以听到,除了标准德语之外的几乎所有语言,这里仿佛正是经济全球化的缩影。    随着欧盟东扩,越来越多的新鲜劳动力涌入红灯区,她们极大地冲击了原有的市场秩序和价格体系。 这些外国妓女们多半处于非法状态,她们多是为了抵债或是为家人换取更好的生活,而来到德国,她们之中的95%,知道自己的命运。 在鲁尔区红灯区的停车场内,时常可以看到;又有满满一车的“新货”准备上架。    国外来的女工,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事先连工作地点、工作方式和报酬多少都不知道。 如果拒绝老板的要求,她们很快就会遭到报复。勒索、囚禁、殴打,甚至,轮奸时常发生。“我们简直就是奴隶,每天只得到一包烟和10欧元的饭钱。我们赚的钱,全都给了蛇头,只有这样才能够为家人还清负债、早日赎身、换一份正当的职业。”来自捷克的乌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无奈地说:“我什么都可以做,等我自由了就回家,再也不踏入德国半步。”    2006年,德国世界杯足球赛期间,东欧的一些卖淫集团借此机会,成批地向德国输送了总量在44万人左右的妓女。    汉诺威一家妓院的经营者透露称,她的妓院收入已经减少30%,部分同行,甚至减半。 汉诺威的卖春客们更愿意去迪厅,因为那里的姑娘不用交税;科隆举世闻名的 “帕莎红灯区”曾经是整个鲁尔区的最热闹的街道,现在这里的商家们却绞尽脑汁招揽顾客──鲁尔区内上门服务、每天下午专门招待老年人的“甜心爸爸” 专场、脱衣舞表演全场半价、发放30欧元代金券“尝鲜”一流的姑娘! 一些吸引眼球的竞赛,比如一家妓院就举办了一次足以写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吹箫比赛”,7个小时内,为148名顾客们提供服务,平均每3分钟,一个。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夏季游园会上的小丑戏码。   随着经济衰退的加剧,各种服务的价格都在下降,整个红灯区笼罩在低迷之中。 穿着暴露的女人们不是无聊地晃动着双腿,就是看上去很寂寞,只有偶尔上门询价的客人才能将她们从瞌睡中惊醒。她们展现出职业性的媚笑,跳上玻璃窗进行展示。   如今,在这座“德国性都”的红灯区“橱窗”、夜总会、流动房车和路边存在着2400名从业者,散落在汉堡的各个角落!十年前,汉堡警方估计全市有4300名性从业人员。   德国2002年颁行的新法允许妓女公开营销,从此,德国“性产业”公开走上台面成为“新兴产业”。妓女与雇主签订正式的劳动合约,为她们获得社保待遇奠定基础。在此之前,如果妓女登记真实的职业,不能享有医保。   德国目前,职业妓女们大约有40万人,官方统计数字,并未区分男女两性从业者,男妓的确切人数并无统计,但,只占一小部分,他们享有法律的同等保护及待遇。“新兴产业”每年的收入达到了140亿欧元,贡献的税收是部分德国城市重要的财政来源。德国的合法性产业,金融危机下,欧洲性产业境况的缩影!      经济危机的阴霾!   汉堡一家由地下室改造成的色情酒吧:室内灯光昏暗,床头摇曳着烛光。粉红色的宽沙发围出充满诱惑的“温柔乡”,视野开阔、可以轻松地观看其他人如何享受激情。沙发旁的小桌上整齐地摆放着避孕套、润滑剂、以及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长条桌上,提供各种酒精饮料、精心烹饪的简单食物,诸如小面包、黄瓜条、小香肠、糖果和蜜饯。每个走进来的男人都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千零一夜》中的皇宫,600万欧元打造的奢华“闺房”,不同肤色、热辣撩人的美女献上迷人笑脸和周到服务。   很难想象,在经济危机威胁欧洲的今天,这片位于法兰克福会展中心和机场附近、总占地5500平方米的豪华妓院,每天都能迎来多于200位慷慨的客人。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投资人就完全收回了成本。它成功的秘诀,当然不仅是氛围,更在于这些美女愿意为不戴避孕套的客人口交。自经济危机以来,这家酒吧推出了每周一次的“特价之夜”,男人们只需交纳每人70欧元的入场费,就可以同时享受几个妓女们的服务,只不过,与其他男人分享。   这里,周日和周一,为老年人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半价优惠。顾客只需交纳70欧元入场费,就可以在早上10点到凌晨4点之间,不受限制地享用食品、饮料和性服务。离开时,偶遇几个当地居民,谈起这闻名世界的德国汉堡红灯区时,他们更多积聚很久的无奈和厌烦。可是,又能怎样呢?   夜幕降临,马路上熙熙攘攘,车来车往,服装店、超市、餐厅、烤肉摊、杂货店、脱衣舞俱乐部、性商店、妓院、性博物馆及Sexy、Table Dance的霓虹灯和海报都像重生了一样充满了张力。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汉堡的性工作者是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凭坐窗内,身着三点式,搔首弄姿,男人一驻脚,里面的女郎便会打开窗户热情地亲吻男人。   红灯区在汉堡的圣保利区一个封闭的Reeperbahn街道上,两道影壁墙在街道两头将它与外隔开,入口的墙上是一个性感女郎的画儿,充满了情欲的暗示。 德国的汉堡和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着闻名世界的红灯区。 法国的红磨坊和蒙马特的疯马俱乐部相较之则更侧重艺术表演而非纯粹的性服务场所。 德国的汉堡相比荷兰又显得更专业和老练。 这大概就是德国人的严谨性。   这里周日和周一为老年人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半价优惠。 顾客只需交纳70欧元入场费就可以在早上10点到凌晨4点之间不受限制地享用食品、饮料和性服务。离开时偶遇几个当地居民,谈起这闻名世界的德国汉堡红灯区时,他们更多的是积聚很久的无奈和厌烦。可是又能怎样呢?   汉堡红灯区里有许多与情色文化的产业,例如音像店、书店、性品商店、剧场、电影院、夜总会、酒吧乃至博物馆等等,给不少人提供了就业机会。红灯区里,街头艺术家在墙上绘制了以情色为主题巨幅壁画,充满了香艳的挑逗。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圣保利是汉堡的夜生活中心。真正的红灯区,在那条僻静的Reeperbahn街上,长达900米。街道两旁全是三层的楼房。每家的店面大都是三个门面,店面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