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常在我心中 ! 2014-01-29 07:30:23| 周末的中午,我正坐在星巴克。我一边喝咖啡、一边翻译一篇文章! 此时,电话响了。是《中文导报》的张石兄打来的。 我很久没跟张石兄联系了,这真是个久违的电话。 张石兄也和原来一样,一如既往地不会客套,在电话那头,他开口就道:怎么样,来《中文导报》开个专栏吧?! 张石兄如此直接,我也就不假思索,开口答道:好! 说来惭愧,也许因为网络过于发达,现在的我,很有些时候没有看《中文导报》了。 但,在十多年前,我初来日本的时候,《中文导报》是我唯一订阅的一份报纸。我现在还记得:在那时,面对一切,都无比陌生的寂寞日子里,《中文导报》带给我的亲切与温暖。 而且,在12年前,我人生中,寄出的第一篇投稿,也是发表在《中文导报》上的。 12年前,我来日本已经3年,并初为人母。 我的母亲,也因为,她第一次做了外婆,她兴冲冲地从中国国内赶来日本、照顾我。 我母亲不懂日语,她却烂漫、天真,像个孩子一般,因此,在日本,她闹出不少可爱的笑话:例如,她去日本的肉店买肉末,却又不知道肉末用日语如何说,于是,她掏出纸笔,在纸上,她先画一个盘子,然后,在盘子里,她密密麻麻地画上许多“小点点”—-日本店员虽然完全不懂中文,但,她们居然也看懂了我母亲的“画”,她们迅速跑到柜台里面,拿了一盒还没来得及摆上柜台的肉末给她。 又例如:我母亲特别爱美,哪怕去超市买个菜,她也必定妆容隆重,花枝招展地出门,闹得跟去参加派对一般:轰轰烈烈—- 说她花枝招展,是因为:我母亲很喜欢着刺绣的唐装。 那样的衣服,在中国,倒还没什么! 但在日本,一眼望去,除了灰色,就是黑的素装街头,实在是过于醒目。 有一次,我和我母亲一起出门、购物。 商场里的一位女店员,一个劲用日语赞美我母亲身上那件宝蓝色唐装、非常漂亮! 我将那位女店员的赞美,翻译给我母亲听,我母亲一听之下,顿时豪情万丈,居然,她当场就将唐装从身上脱下来,一定要送给那位赞美她的日本女店员…… 我母亲的如此种种,象一幅幅欢乐的漫画,让人乐不可支。 于是,我将我母亲在日本的这些趣事统统整理出来,写成了一篇《母亲在日本》,我并为自己取了“唐辛子”这个笔名,给《中文导报》投了稿—- 那是我人生中、寄出的第一篇投稿。 很快,没多久,当时,《中文导报》的编辑陶维佳就给我回了信,说:唐辛子,谢谢你的投稿,你的母亲真是太可爱了! 这封回信,至今,应该仍保存在我家柜子里的某处。 当时,网络尚未普及,我的投稿以及编辑的回信,彼此都是用手写就的—– 那样的一笔、一划,在网络发达的当下,已经成了过往的奢华。 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地给《中文导报》投过N次稿,编辑陶维佳也陆陆续续地给我回信。 大约过了一年?还是二年左右的时间,我收到陶维佳寄来的一封长信,信的内容,大致是她已经从《中文导报》辞职,感谢大家对她多年编辑工作的支持。 那是我收到的陶维佳编辑的最后一封来信! 从那以后,我们就失去联系,一直到现在。 而且,虽然,我们有过书信往来! 但我至今,和陶维佳也没有见过面,甚至,我不知道她的长相和样子。 我不知道十多年前就离开了《中文导报》的她,现在,仍在日本吗? 还继续关注这份她曾经工作过的报纸吗?如果她还在看这份报纸,我想通过我在《中文导报》的第一篇专栏,跟她问声好,朝她深深鞠躬说声“谢谢”,因为,她是我人生中,我所遇到的第一位编辑。 即使我们从未见过面,我无法想象她的样子。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和她的名字。 继陶维佳之后,担任编辑工作的,是杜海玲。 我和杜海玲也有过邮件联系,也通过电话,但,也至今,我们没有见过面。 我只记得:杜海玲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而她写的文章,也很好看—-尤其是关于张爱玲的那些文章。 后来,我又认识了张石兄。 我读过张石兄所出版的每一本书。 我不太喜欢张石兄的小说! 但,我们喜欢他的随笔。他的随笔谈日本文学,也谈中日关系,还谈他中年留学的人生。 他写“无限透明之蔚蓝的破碎”,写他为了学术自由,远离家乡,来到日本,他也写他曾经为了生活,而成为一个“出门挣钱的父亲”。 这些人与点滴的往事,构成我对《中文导报》的记忆。 除此之外,我还记得《中文导报》的一句广告词:“中文常在我心中”。 尽管,在全球英文化时代,用以表达中文的汉字,方正得足够笨重; 也尽管,在全民网络化时代,一份需要印刷成纸张才能发行的报纸,也缓慢得足够迟钝。 但是,我仍然热爱汉字,在网络信息过剩的疲惫中,仍然渴望纸张的温暖。 我离开家乡十多年了,越来越感觉: 家乡象一个再也无法回头的梦。 但好在还有中文,好在还有这份坚守多年的中文报纸,承载着梦中的失落与疼痛。 (原载《中文导报》/辛子in日本 专栏) 作者:唐辛子 性 别: 女 故 乡: 湖南省 长沙市 现居住地: 海外 日本 自我介绍: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 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 转贴?请标明出处! 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 多谢~ 邮箱:xinzijj@gmail.com ! 近期心愿: 唐辛子同志新书《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 中国国内各大书店陆续上架中, 当当网购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633524            ! 《唐辛子in日本:有关教育、饮食和男女》! 当当网购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14618&ref=search-1-C 。 您可能也喜欢: 在日本教中文! “游”在日本:银阁寺的美味团子&奇怪的中文翻译! 在日本“阅读空气”:日本女人的镇静! 唐辛子《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读后感 ! 我们都是地球母亲的不孝子孙! “食”在日本:日本的元气–鳗鱼节! 日本经济不况,全赖小鬼当家! 樱花与日本人! 食在日本:日本的回转寿司! 日本夫妻的“圆满离婚”! “游”在日本:安土桃山的“日本战国武士村”! 日本相扑里的中国大力士! 转载人(标点符号有所修改,未经作者本人同意!特注):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中文常在我心中 ! 2014-01-29 07:30:23| 周末的中午,我正坐在星巴克。我一边喝咖啡、一边翻译一篇文章! 此时,电话响了。是《中文导报》的张石兄打来的。 我很久没跟张石兄联系了,这真是个久违的电话。 张石兄也和原来一样,一如既往地不会客套,在电话那头,他开口就道:怎么样,来《中文导报》开个专栏吧?! 张石兄如此直接,我也就不假思索,开口答道:好! 说来惭愧,也许因为网络过于发达,现在的我,很有些时候没有看《中文导报》了。 但,在十多年前,我初来日本的时候,《中文导报》是我唯一订阅的一份报纸。我现在还记得:在那时,面对一切,都无比陌生的寂寞日子里,《中文导报》带给我的亲切与温暖。 而且,在12年前,我人生中,寄出的第一篇投稿,也是发表在《中文导报》上的。 12年前,我来日本已经3年,并初为人母。 我的母亲,也因为,她第一次做了外婆,她兴冲冲地从中国国内赶来日本、照顾我。 我母亲不懂日语,她却烂漫、天真,像个孩子一般,因此,在日本,她闹出不少可爱的笑话:例如,她去日本的肉店买肉末,却又不知道肉末用日语如何说,于是,她掏出纸笔,在纸上,她先画一个盘子,然后,在盘子里,她密密麻麻地画上许多“小点点”—-日本店员虽然完全不懂中文,但,她们居然也看懂了我母亲的“画”,她们迅速跑到柜台里面,拿了一盒还没来得及摆上柜台的肉末给她。 又例如:我母亲特别爱美,哪怕去超市买个菜,她也必定妆容隆重,花枝招展地出门,闹得跟去参加派对一般:轰轰烈烈—- 说她花枝招展,是因为:我母亲很喜欢着刺绣的唐装。 那样的衣服,在中国,倒还没什么! 但在日本,一眼望去,除了灰色,就是黑的素装街头,实在是过于醒目。 有一次,我和我母亲一起出门、购物。 商场里的一位女店员,一个劲用日语赞美我母亲身上那件宝蓝色唐装、非常漂亮! 我将那位女店员的赞美,翻译给我母亲听,我母亲一听之下,顿时豪情万丈,居然,她当场就将唐装从身上脱下来,一定要送给那位赞美她的日本女店员…… 我母亲的如此种种,象一幅幅欢乐的漫画,让人乐不可支。 于是,我将我母亲在日本的这些趣事统统整理出来,写成了一篇《母亲在日本》,我并为自己取了“唐辛子”这个笔名,给《中文导报》投了稿—- 那是我人生中、寄出的第一篇投稿。 很快,没多久,当时,《中文导报》的编辑陶维佳就给我回了信,说:唐辛子,谢谢你的投稿,你的母亲真是太可爱了! 这封回信,至今,应该仍保存在我家柜子里的某处。 当时,网络尚未普及,我的投稿以及编辑的回信,彼此都是用手写就的—– 那样的一笔、一划,在网络发达的当下,已经成了过往的奢华。 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地给《中文导报》投过N次稿,编辑陶维佳也陆陆续续地给我回信。 大约过了一年?还是二年左右的时间,我收到陶维佳寄来的一封长信,信的内容,大致是她已经从《中文导报》辞职,感谢大家对她多年编辑工作的支持。 那是我收到的陶维佳编辑的最后一封来信! 从那以后,我们就失去联系,一直到现在。 而且,虽然,我们有过书信往来! 但我至今,和陶维佳也没有见过面,甚至,我不知道她的长相和样子。 我不知道十多年前就离开了《中文导报》的她,现在,仍在日本吗? 还继续关注这份她曾经工作过的报纸吗?如果她还在看这份报纸,我想通过我在《中文导报》的第一篇专栏,跟她问声好,朝她深深鞠躬说声“谢谢”,因为,她是我人生中,我所遇到的第一位编辑。 即使我们从未见过面,我无法想象她的样子。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和她的名字。 继陶维佳之后,担任编辑工作的,是杜海玲。 我和杜海玲也有过邮件联系,也通过电话,但,也至今,我们没有见过面。 我只记得:杜海玲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而她写的文章,也很好看—-尤其是关于张爱玲的那些文章。 后来,我又认识了张石兄。 我读过张石兄所出版的每一本书。 我不太喜欢张石兄的小说! 但,我们喜欢他的随笔。他的随笔谈日本文学,也谈中日关系,还谈他中年留学的人生。 他写“无限透明之蔚蓝的破碎”,写他为了学术自由,远离家乡,来到日本,他也写他曾经为了生活,而成为一个“出门挣钱的父亲”。 这些人与点滴的往事,构成我对《中文导报》的记忆。 除此之外,我还记得《中文导报》的一句广告词:“中文常在我心中”。 尽管,在全球英文化时代,用以表达中文的汉字,方正得足够笨重; 也尽管,在全民网络化时代,一份需要印刷成纸张才能发行的报纸,也缓慢得足够迟钝。 但是,我仍然热爱汉字,在网络信息过剩的疲惫中,仍然渴望纸张的温暖。 我离开家乡十多年了,越来越感觉: 家乡象一个再也无法回头的梦。 但好在还有中文,好在还有这份坚守多年的中文报纸,承载着梦中的失落与疼痛。 (原载《中文导报》/辛子in日本 专栏) 作者:唐辛子 性 别: 女 故 乡: 湖南省 长沙市 现居住地: 海外 日本 自我介绍: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 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 转贴?请标明出处! 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 多谢~ 邮箱:xinzijj@gmail.com ! 近期心愿: 唐辛子同志新书《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 中国国内各大书店陆续上架中, 当当网购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633524            ! 《唐辛子in日本:有关教育、饮食和男女》! 当当网购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14618&ref=search-1-C 。 您可能也喜欢: 在日本教中文! “游”在日本:银阁寺的美味团子&奇怪的中文翻译! 在日本“阅读空气”:日本女人的镇静! 唐辛子《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读后感 ! 我们都是地球母亲的不孝子孙! “食”在日本:日本的元气–鳗鱼节! 日本经济不况,全赖小鬼当家! 樱花与日本人! 食在日本:日本的回转寿司! 日本夫妻的“圆满离婚”! “游”在日本:安土桃山的“日本战国武士村”! 日本相扑里的中国大力士! 转载人(标点符号有所修改,未经作者本人同意!特注):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有一个想法

  1. 中文常在我心中 !

    2014-01-29 07:30:23|

    周末的中午,我正坐在星巴克。我一边喝咖啡、一边翻译一篇文章!
    此时,电话响了。是《中文导报》的张石兄打来的。

    我很久没跟张石兄联系了,这真是个久违的电话。
    张石兄也和原来一样,一如既往地不会客套,在电话那头,他开口就道:怎么样,来《中文导报》开个专栏吧?!
    张石兄如此直接,我也就不假思索,开口答道:好!

    说来惭愧,也许因为网络过于发达,现在的我,很有些时候没有看《中文导报》了。
    但,在十多年前,我初来日本的时候,《中文导报》是我唯一订阅的一份报纸。我现在还记得:在那时,面对一切,都无比陌生的寂寞日子里,《中文导报》带给我的亲切与温暖。
    而且,在12年前,我人生中,寄出的第一篇投稿,也是发表在《中文导报》上的。

    12年前,我来日本已经3年,并初为人母。
    我的母亲,也因为,她第一次做了外婆,她兴冲冲地从中国国内赶来日本、照顾我。
    我母亲不懂日语,她却烂漫、天真,像个孩子一般,因此,在日本,她闹出不少可爱的笑话:例如,她去日本的肉店买肉末,却又不知道肉末用日语如何说,于是,她掏出纸笔,在纸上,她先画一个盘子,然后,在盘子里,她密密麻麻地画上许多“小点点”—-日本店员虽然完全不懂中文,但,她们居然也看懂了我母亲的“画”,她们迅速跑到柜台里面,拿了一盒还没来得及摆上柜台的肉末给她。

    又例如:我母亲特别爱美,哪怕去超市买个菜,她也必定妆容隆重,花枝招展地出门,闹得跟去参加派对一般:轰轰烈烈—-
    说她花枝招展,是因为:我母亲很喜欢着刺绣的唐装。
    那样的衣服,在中国,倒还没什么!
    但在日本,一眼望去,除了灰色,就是黑的素装街头,实在是过于醒目。
    有一次,我和我母亲一起出门、购物。
    商场里的一位女店员,一个劲用日语赞美我母亲身上那件宝蓝色唐装、非常漂亮!
    我将那位女店员的赞美,翻译给我母亲听,我母亲一听之下,顿时豪情万丈,居然,她当场就将唐装从身上脱下来,一定要送给那位赞美她的日本女店员……

    我母亲的如此种种,象一幅幅欢乐的漫画,让人乐不可支。
    于是,我将我母亲在日本的这些趣事统统整理出来,写成了一篇《母亲在日本》,我并为自己取了“唐辛子”这个笔名,给《中文导报》投了稿—-
    那是我人生中、寄出的第一篇投稿。
    很快,没多久,当时,《中文导报》的编辑陶维佳就给我回了信,说:唐辛子,谢谢你的投稿,你的母亲真是太可爱了!
    这封回信,至今,应该仍保存在我家柜子里的某处。
    当时,网络尚未普及,我的投稿以及编辑的回信,彼此都是用手写就的—–
    那样的一笔、一划,在网络发达的当下,已经成了过往的奢华。

    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地给《中文导报》投过N次稿,编辑陶维佳也陆陆续续地给我回信。
    大约过了一年?还是二年左右的时间,我收到陶维佳寄来的一封长信,信的内容,大致是她已经从《中文导报》辞职,感谢大家对她多年编辑工作的支持。
    那是我收到的陶维佳编辑的最后一封来信!
    从那以后,我们就失去联系,一直到现在。
    而且,虽然,我们有过书信往来!
    但我至今,和陶维佳也没有见过面,甚至,我不知道她的长相和样子。
    我不知道十多年前就离开了《中文导报》的她,现在,仍在日本吗?
    还继续关注这份她曾经工作过的报纸吗?如果她还在看这份报纸,我想通过我在《中文导报》的第一篇专栏,跟她问声好,朝她深深鞠躬说声“谢谢”,因为,她是我人生中,我所遇到的第一位编辑。
    即使我们从未见过面,我无法想象她的样子。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和她的名字。

    继陶维佳之后,担任编辑工作的,是杜海玲。
    我和杜海玲也有过邮件联系,也通过电话,但,也至今,我们没有见过面。
    我只记得:杜海玲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而她写的文章,也很好看—-尤其是关于张爱玲的那些文章。

    后来,我又认识了张石兄。
    我读过张石兄所出版的每一本书。
    我不太喜欢张石兄的小说!
    但,我们喜欢他的随笔。他的随笔谈日本文学,也谈中日关系,还谈他中年留学的人生。
    他写“无限透明之蔚蓝的破碎”,写他为了学术自由,远离家乡,来到日本,他也写他曾经为了生活,而成为一个“出门挣钱的父亲”。

    这些人与点滴的往事,构成我对《中文导报》的记忆。
    除此之外,我还记得《中文导报》的一句广告词:“中文常在我心中”。
    尽管,在全球英文化时代,用以表达中文的汉字,方正得足够笨重;
    也尽管,在全民网络化时代,一份需要印刷成纸张才能发行的报纸,也缓慢得足够迟钝。
    但是,我仍然热爱汉字,在网络信息过剩的疲惫中,仍然渴望纸张的温暖。
    我离开家乡十多年了,越来越感觉:
    家乡象一个再也无法回头的梦。
    但好在还有中文,好在还有这份坚守多年的中文报纸,承载着梦中的失落与疼痛。

    (原载《中文导报》/辛子in日本 专栏)

    作者:唐辛子
    性 别: 女
    故 乡: 湖南省 长沙市
    现居住地: 海外 日本
    自我介绍: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
    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
    转贴?请标明出处!
    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
    多谢~
    邮箱:xinzijj@gmail.com !
    近期心愿:
    唐辛子同志新书《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
    中国国内各大书店陆续上架中, 当当网购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633524            !
    《唐辛子in日本:有关教育、饮食和男女》!
    当当网购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14618&ref=search-1-C

    您可能也喜欢:
    在日本教中文!
    “游”在日本:银阁寺的美味团子&奇怪的中文翻译!
    在日本“阅读空气”:日本女人的镇静!
    唐辛子《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读后感

    我们都是地球母亲的不孝子孙!
    “食”在日本:日本的元气–鳗鱼节!
    日本经济不况,全赖小鬼当家!
    樱花与日本人!
    食在日本:日本的回转寿司!
    日本夫妻的“圆满离婚”!
    “游”在日本:安土桃山的“日本战国武士村”!
    日本相扑里的中国大力士!

    转载人(标点符号有所修改,未经作者本人同意!特注):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