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园里去摘草莓,园丁们大多来自非洲。 在乡村城堡里避暑,在英格兰如鱼鳞般冰凉的阳光下摘采草莓。 摘草莓是这样的:从霜冻刚刚褪去的五月,到寒冬即将来临的十一月,是英格兰的草莓季节。 园丁们通常要每天凌晨4点起床,每天工作8个小时,每周工作6到7天;每摘满10公斤,就要把满载草莓的篮子,提到步行至少100米之外的卡车上。 专业的园丁每天能摘80到120公斤的草莓。 地球人大概能赚50到100英镑,每周。 阿凡达也许能赚150到200英镑,每周。 无论怎样努力,赚的钱不会远远高于6.25英镑/小时的英国最低工薪; 弯腰曲背一整天后,晚上,在农场附近,由一截截车皮搭建成的营寨里休息,到城里,去享受一下夜景?不可能,除非自己有车; 货真价实的苦力活,很多人一生中只摘过一天的草莓。 这份工作吸引了每年超过2万名来自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俄罗斯,波兰,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等东欧国家的季节性移民们。 季节性移民,应该说是季节性移民工,就像象群在干旱的非洲大陆上、寻找水源一样,这些移民工寻找的,是低技能,易上手的工作机会。 在同类工作环境下,比自己国家高出2到3倍的工资。 他们中,不少人是大学生。有的专业,赫赫有名的国际关系学或金融世贸学,他趁着年轻,体力好,来赚下学期的生活费或暑期旅行的钱。 这些年轻人偶尔在车皮营寨里开派对,唱的歌,超过10种语言。 Alastair 是Langdon Manor 农场的农场主,他的草莓果园,在英国的草莓胜地Kent。 每年,在他的农场里工作的季节性移民工们,约有160多人,他们中,有20%是大学生,来自东欧各地。 最近这几年,英国保守党政府和声称要退出欧盟的英国独立党互相较劲,看谁能成为移民的最大仇家。 UK实行了60年的季节性移民政策(seasonal migrant scheme)在这场角逐中,终于在2013年12月,被喝令暂停,针对非欧盟国家的季节性移民工签,全面取消——草莓将因为没有足够的人 力摘采,会成片、成片地烂掉,草莓的市场价格,提升10%到15%。 草莓,玉米,蔬菜,整个农业,都被殃及渔池。Alastair忧心仲仲。 很多农场主已经在考虑,未来,要把农场搬到人工和成本都相对较低的国家里去。 受这种自杀式移民政策的影响,2014年1月,抵达英国的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人,只有25人。 英国保守党政府提出的口号,是要让农业回归到英国本地人的手中,解决常年失业的问题。 表面上,这和欧洲绿党“发展区域农业,自给自足,自己摘草莓”宗旨,有些相仿。 实施起来,比摘月还难。 政客们,毕竟,拥有的,只是他们童年时代摘草莓的回忆。 那些仇外分子,趁机把错误,一古脑地推到移民身上,说,都是移民惹的祸,是因为有了移民,这世上,才有了最低工资。 只有那些饥不择食的移民才会为了每小时2英镑卖身——只提鸡蛋、不提母鸡的论调! 从1863年废除奴隶制! 报名来摘草莓的英国人,也许,一如既往地寥寥无几。 自二战以后,草莓农场一直承袭着某种移民传统: 工业革命以前,是黑 人; 1980年代,是苏格兰人; 2000年代,是波兰人; 之后,东欧人。 摘草莓这个活很苦,能在这苦中,品味出甜味来的,都是那些经受过比它苦十倍的生活的人。 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以前24年独裁。 英国福利制度决定了人们宁愿失业,也不愿从事任何季节性的工作。 因为,人们一旦有了工作,失业救济金,就会被叫停。 季节性的工作,即,几个月后,将失业。 再次领取救济金,要等到失业第6周之后。 如果幸运,能在波涛汹涌的失业大军中,独树一帜,有可能在第18或28周之后,再次成功地申请到救济金…… 摘草莓的工资,无论如何丰厚,都是不足以让人类成活到第18或28周的。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