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阴道独白>话剧剧本! (中山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专业师生共同改编) 2003年5月11日广东美术馆晚7点半演出 引子(Powerpoint) “阴道”,我说出来了 阴毛 我的短裙 洪水 初潮 阴道事实(1)、(2) 阴道工作坊??献给贝蒂?道森 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黑人少女记忆 阴道事实(3) 我问一个六岁小女孩 干涸的河流 孤独与关爱 收回阴道 因为他喜欢看 呻吟 出生之舞 我就在那儿 终场:呼吸 引子(音乐、Powerpoint) 1、(开场白)“阴道”,我说出来了。 甲:“阴道”,我说出来了。 乙:“阴道”,我再说一遍。 甲:从读到这个剧本,到开始排练,我们一直不断重复这个词;我们在教室里说、在学术研讨会说、在寝室说、在聚会中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愿意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说。每次演出“阴道独白”,我们都要说它个一百二十八遍。 甲:我们说出“阴道”,是在研究和排练中获得的勇气;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乙:在座的观众,你们也许很担心,担心我们怎么表演这出戏。 甲:我也很担心,我担心的是:为什么人们对这出戏心存疑虑。我担心人们如何说“阴道”这个词,我更担心人们不说这个词。我担心我自己的阴道。在我还是小女孩时,我曾被人强奸;成年以后,我很少对人说起这件事,我的身体和精神曾经是相互分离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两腿之间的这个部位,它值得我骄傲,它可以让我感到强大和生命力。 乙:人们不去说的事物,它就不被看见、承认和记忆。我们不说的东西成为一种秘密,而秘密则导致羞耻、恐惧和神秘。我们说出这个词,是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自在地说,不再觉得羞耻。 甲:随着更多的女人说出这个词,坦坦荡荡地说;说出它就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它成为我们语言的一部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阴道变得完整、可敬和神圣。它与我们思维相连,点燃我们的精神。耻辱消失,暴力终止;因为阴道是真实的,是可以理解的;它与强大、智慧、敢于谈论阴道的女人相联系。 乙:而这儿就是起点。这儿是我们开始思考阴道的地方,是去了解其他女人阴道故事的地方。 甲:在这里,我们破除神秘、羞辱和恐惧,尝试着,说出这个词,因为我们知道,这是解放我们、让我们自由的词。让我们大声说出: 甲乙合:“阴道”。 2、阴毛 (演员三人,一人独白,两人在后面做哑剧表演) 除非你喜爱阴毛,否则你无法喜爱阴道。很多人不喜欢阴毛。我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丈夫,他就讨厌阴毛。他说:“阴毛又脏又乱!” 他要我把它剃掉。剃完之后,我的阴道看起来膨胀、暴露,像一个小女孩。这个样子令他格外兴奋。当他跟我做爱时,我的阴道就像被刺扎着。我摩擦它感觉好点,但很疼;就像抓挠被蚊子咬过的地方。我觉得阴道疼得火辣辣的,那儿有刺眼的红色肿块,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拒绝再剃阴毛。不久,我的丈夫就有了外遇。 于是,我们一起去找心理医生,进行婚姻协调。我丈夫说,他出去玩女人,是因为我不肯剃阴毛,不愿在性生活中满足他。治疗师有很重的德国口音,说一句话喘一口气,表示她非常同情我的处境。她问我,为什么你不肯满足你丈夫?我告诉她,我觉得丈夫的要求太古怪,当我那儿的毛被剃掉时,我好像变成了小女孩,禁不住以婴儿的声音说话。那儿的皮肤发炎疼痛,连抗过敏药膏都没用。治疗师告诉我说,婚姻是一种妥协。我问她,如果我剃了阴毛,我的丈夫就不会去玩女人吗?治疗师却说:你的问题只会冲淡治疗的效果。你需要积极参与,这才是好的开端。 回家后,我丈夫更坚持要剃我的阴毛,好像这是他从婚姻治疗中应该得到的奖品。有几次,他把我割伤了,浴盆中有一点点血。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是那么高兴地剃我的阴毛。以后,当我的丈夫压在我身上时,我可以感到他那如钉子般尖锐的东西刺入我的身体,刺入我那赤裸、膨胀的阴道。那里没有保护、没有皮毛。 终于,我明白了,阴毛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它是花儿四周的叶子,是房子四周的草地。为了要喜爱阴道,你必须喜欢阴毛。你不能只挑你想要的东西。此外,我丈夫还是一直在外面玩女人。 3、我的短裙 (两位演员朗诵,后面考虑有五人动作表演)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an invitation 不是一个邀请、 a provocation 不是挑衅、 an indication 不是象征 that I want it 它不是说我要 or give it 或者我给你 or that I hook. 更不是说我想勾引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begging for it 不祈求任何东西 it does not want you 它不想要你 to rip it off me 来脱我的衣服 or pull it down. 或者把它拽到脚这里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a legal reason 不是一个合法理由 for raping me 你休想说是我招惹了你的强奸 although it has been before 尽管以前人们用过这个理由, it will not hold up 但在新的法庭上 in the new court. 这一条决不能成立。 My short skirt, believe it or no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我的短裙,信不信由你 我的短裙,和你没关系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可以透出我漂亮的大腿 is about discovering 我穿着它,可以发现 the power of my lower calves 我的双腿多么强壮有力 about cool autumn air traveling 我的短裙,可以让秋天的风吹拂, 可以让风一直吹到我裙子里的身体 up my inner thighs about allowing everything I see 这样我看到、路过或感觉的一切 or pass or feel to live inside. 全都环绕着我自己 My short skirt is not proof 我的短裙不是证明 that I am stupid 不表明我傻、我柔弱 or undecided 我犹豫不决、 or a malleable little girl.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无知少女。 My short skirt is my defiance 我的短裙是挑战 I will not let you make me afraid 它张扬我的勇气和精力 My short skirt is not showing off 我的短裙是快乐 this is who I am 我就是这个样子。 before you made me cover it 休想把我从头到脚蒙起来, or tone it down.休想扯下我的裙子! Get used to it. 看不看得惯,那是你的事儿。 My short skirt is happiness 我的短裙是快乐 I can feel myself on the ground.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岿然屹立 I am here. I am hot. 我就在这儿,热烈刺激 My short skirt is a liberation 我的短裙是解放的征兆 flag in the women’s army 是我们娘子军的旗帜 I declare these streets, any streets 我宣告这些街道、任何街道(注意:表演时可以抚摸大腿,这里是比喻) my vagina’s country. 都属于我的阴道国度。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turquoise water 有湖水和宝石的蔚蓝色 with swimming colored fish 有花朵在水中、鱼群在游戏 a summer festival有夏日佳节 in the starry dark 明月当空 a bird calling 鸟儿呼唤 a train arriving in a foreign town 列车到达异国的城镇 my short skirt is a wild spin 我的短裙是飞旋的纱轮 a full breath 轻柔的风 a tango dip 一个探戈舞步 my short skirt is 我的短裙是 initiation 出发的姿势 appreciation 去理解、享受 excitation. 欣喜和激动 But mainly my short skirt 但最重要的是,我的短裙 and everything under it 还有里面的一切 is Mine. 都是我的 Mine. 我的 Mine.我的 4、洪水 我访问了一些老年妇女,她们中的很多人,第一次接触这个话题。有位老人说,她可从来没有看过她的阴道,也从来没有体验过性高潮。在她72岁时,她去接受心理治疗;在医师的鼓励下,一天下午,她独自在家,点上蜡烛,洗了个澡;接着,她打开音响,放出音乐,开始研究自己的阴道。她说,她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干这件事,因为她有关节炎,腿脚不好。最后,当她终于发现自己的*时,她,哭了。下面这个独白就是献给她的。 洪水 下面那儿吗?哎哟,我的天啊,有多少年我都没再去过下面那儿了(以下扩号内文字为表演提示:冷漠的,隔膜的)。那儿流血、发炎、很难闻,还有霉菌。哦,那儿的腥味,连你自己都讨厌。 不,不是说我天生不正常,没那么戏剧性。我的意思是说(教训口吻),嗯,像你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孩儿,怎么到处找人谈下面的事呢?什么,“阴……道”,这个词你不能说(苦口婆心的)!不错,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可是你知道它让我倒了多大的霉吗(老道世故,因而语调平静)?那好吧,我就从初恋说起(平静,也很热心讲故事)。 那个小伙子,他叫安迪。对,他很可爱(很得意、喜悦);我们很般配。那一天,他邀我出去,就在他的车子里(很想讲,但是觉得讲不出口,不雅观,所以欲言又止)…… 我不能跟你说这个!说下面的事情。我没法说(这几句都很坚决,压抑自己,下决心守口如瓶)。(转教训口吻)你买楼,看楼盘就行了,你还真去看下水道?下面那儿,它跟下水道没什么两样,它每个月都漏水,还得把它堵住。这你都知道,(口吻转体贴,依然有长辈对孩子说话的口气)你们这些在外面跑的女孩子,倒霉时多不方便。 哦,对,安迪,安迪很帅,他是我的初恋情人(得意,喜悦,夸张一点)。在他那辆白色跑车里(非常喜欢回忆自己开始初恋的浪漫情怀,但是找不到词语来说当时的尴尬,所以下面有点语无伦次),我,我当时在想……他忽然吻我,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霸王硬上弓(惊惶失措状)。我真的没想到(很无辜的、很想解释清楚),我第一次体会到那种热情(像小女生那样)。就在他搂着我的时候,下面那儿,一股热流涌出我的身体(这几句话都说得软绵绵地,表现出难以控制)。那肯定不是尿,可它有点味儿(很委屈,很无辜)??老实说,我并没有真的闻到什么味儿(这一句是抵制上一句的,是老年人对经验的认识);(回到当时的情境)但是,安迪却说,你怎么像……馊了的牛奶(夸张一点,做动作)。我想解释(无辜女生),我努力用衣服擦他那车座(非常认真地在椅子上磨屁股),可是,我堵不住自己(急得要哭了,很窘的样子)。(小女生状,仿佛是第一件新衣服,少女纯真的想象被身体的欲望和她对欲望的无知打破了。所有的幻灭和无奈、委屈在这里说出来。还有很多惋惜,因为为了这个失败的恋爱,新衣服也糟蹋了,真的不值得)那是一件新衣服,上面有淡黄色的花朵;在车座上擦过以后,再也没法穿了。安迪把我送回家,(叹口气,说明结局,不回避,夸张一点)我们,就这么吹了。 (语调夸张)后来啊,我也和别的男人约会过,但是,一想到下面那儿,我就坐不住(紧张)。我在约会前就开始紧张,我从来都不主动(没办法的样子)。慢慢地,男人,对我也就没兴趣了(这几句,说得很无奈,好像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哦,我做过一些梦(精神提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热情而奔放,释放出本性),疯狂的梦。哦,那很傻(甜甜地笑)。我总梦见一个像盖博(盖博是四十、五十年代好莱坞明星,演《乱世佳人》里的男主角,又高又大,女人偶像)的男人(好像回到初恋情怀)。他在门口等我,捧着那么大一捧玫瑰花(优美、神往)。我们去大酒店,吃大虾,喝红酒(沉浸、得意,说平生最得意的事情)。突然,这个盖博就把我揽到怀里,凝视着我的眼睛(满怀热情、奔放)……就在他要吻我的一刹那(做作的甜蜜),房子开始摇动(屏住气);鸽子,有鸽子从桌子下面飞出来(惊喜,但惊喜里有惶恐;好像诺亚方舟的鸽子,和和平、也和洪水联系在一起,有好的意思,也有灾难的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鸽子在那儿(紧张,这是爆发、达到高潮前的紧张),而那股热流一下子涌出来(释然,但也面临不好的结局)。我站在水里动不了(非常无力的感觉),而桌子、椅子都漂起来。盖博松开我,鱼从他的衣服里游出来;盖博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冷冷地说,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不过,我现在不再做这样的梦了。自从他们把我下面的一切都拿走以后,我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他们拿掉了我的子宫,卵巢,全套家什。医生认为他说的话很有趣,他说,反正你也用不着了,留着它干吗?事实上,我是得了癌症。现在,下水道已经永远堵住,什么也不会流出来了。话又说回来,我也不介意,关门大吉。告诉你啊,我现在有很多别的情趣,我养了三只猫、五条狗;我还收集古董。 这就是你要的故事?你大老远的,到处跟人谈“阴……道”?我真没想过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谈这个。我的故事完了。 不过,你还是第一个让我谈“阴……道”的人,我感觉好点儿了…… 5、初潮 (五人轮流对白,修改稿待定) 7岁时,我二年级,我哥哥开始说什么“一月一次”。我不喜欢他大笑的样子。 我找妈妈问:“谁一月来一次?”。妈妈说:“一个朋友,”她说:“就像收水电费的人一样。” 爸爸送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送给我的小女孩,她现在变成小女人了。” 我害怕。妈教我用厚厚的卫生巾。第一次用时贴反了,有胶的一面朝上。 9岁半。我想我一定会流血过多而死。我把内裤卷起来,扔在角落里,不想让爸爸妈妈担心。 10岁半,没有准备。我妈很意外:“哈,怎么你的来得这么早?” 我记得,我是最后一个来的。那年,我13岁。 初一时。我妈说:“噢,那很好啊。” 那天,坐在我后面的男生悄悄对我说:你,的裤子弄脏了…… 上厕所时,发现裤子上有血。我以为得了怪病,一路哭着回家。 我12岁,穿着短裤,没来得及穿衣。低头,我看到了血。 第一次“倒霉”的时候,在学校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告诉了老师。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叫我去买卫生巾。 我的同桌告诉我,她得到礼品,还烛光晚餐呢。 13岁。那时还没有护舒宝,必须留意衣服有没有被弄脏。(低声地)“嘿!帮我看看。” 我家姐妹多,买不起卫生巾。 我妈妈说:外婆一辈子没有用过卫生巾,她用一条“骑马带”,里面装满沙子。 我妈妈最喜欢挑卫生巾,她说现在的人真奢侈,卫生巾包得像点心,还超薄型呢。 我妈说,以前用卫生纸包马粪纸,正面用完用反面;活到三十岁才知道世界上有卫生巾啊。 有人说女孩开始倒霉,成绩就垮下来。 我不敢洗头。奶奶说:“倒霉”时洗头,以后生不出男孩。 我以为自己坐了刚刷过红漆的椅子。 恶心,吃不下饭。 我的腰疼。 我总是觉得肚子饿。 我怕人们闻到味儿,说我像一条鱼。 我心中的他向我走来,我好激动。他对我说:“要我把外套借给你吗?”我裤子脏了。 学校颁奖典礼。我上台领奖,感觉情况不对。幸好看不出来,但我还是觉得很丢脸。 体育课上,大家都玩跳马的游戏;我只能站在一边,像个怪物。 “老师,请原谅我女儿不能参加篮球课,她这几天不能剧烈运动。” 我完全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很少说话,默默体验成熟。 15岁,我的“那个”还没有来。担心自己不正常。妈妈安慰我说:没关系,有的女生会来得晚一点。 我妈给我煲红糖水,接着我睡着了。 我完了,好像一觉醒来,又精神,又神气。 姐姐送我参加游泳比赛,她叫我用OB。她的数学怎么总是全班第一?! (齐唱:)《第一次》 曲:光良 (用在开头或末尾) 喔 第一次你 悄悄来的时候 手足无措 心轻轻地颤抖 喔 第一次你 走进我的生活 心中浮起 丝丝淡淡的忧愁 那是来自自己的问候 那是新的拥有 喔 第一次我 渴想把你猜透 有时错过 有时轻易邂逅 喔 第一次我 与你成为朋友 欣喜惶惑 闪烁在我的眼眸 那是第一次知道 什么是成熟 6、阴道事实(1、2) (powerpoint 展示图象,台前两人朗诵) 1593年,在一次审判女巫时,负责调查的律师,这个已婚男人,显然第一次发现了*。他把它看作魔鬼的乳头、看作女巫有罪的铁证。据说,那是“一小块肉,向外突出,好像一个乳头,长约两个半厘米。”监狱看守“第一眼看到它时还不打算告发,因为它靠近那个如此隐秘的地方,那地方让人看到是不体面的。最后,不想隐瞒这件太奇怪的事情”,他还是把这女人的私处展示给各种各样的旁观者了。旁观者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女巫被判有罪。 19世纪,凡是学会通过手淫来培养性高潮能力的女孩,都被认为是有病,需要治疗。通常,“治疗”或“纠正”她们的方法是:切除或烧灼*,还有,戴上“紧身贞**带”,也就是把阴唇缝在一起,让女人无法触及自己的*;更有甚者,通过手术切除卵巢、阉割女性。但是,医学文献伤从来没有提到过为防止男孩手淫,通过手术的方法切除睾丸,或截断阴茎。 根据记录,在美国,最后一次为“治疗”手淫而进行的*切除,发生在1948年,被施行手术的女人,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7、阴道工作坊??献给贝蒂?道森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个圆形的粉红贝壳;它打开、合拢;合拢又打开。我的阴道是一朵花,一朵奇异的郁金香,它中心敏感又幽深,气息芬芳,花瓣柔嫩而坚强。 (以下括号内为表演提示:这里可以用话外音,音乐加话外音。声音响起时,主角正在打开垫子,做准备,她穿一条漂亮的长裙子,一件短外衣,人很漂亮,又有点拘谨;是外表自傲,内心缺乏信心的性格。但既然要自我治疗,还是要掩饰自己的脆弱,所以她有些身体动作来掩饰对这个工作坊的不安感。虽然不安,也没办法,不是听说这个工作坊能帮助女人重获性高潮吗,豁出去了,就到这里来了。好像看妇科,再淑女也免不了露出羞处,那就忘了害羞吧,到这里的人都有点疯疯癫癫的,自己也就疯一回吧。) (听到声音,表示听不懂这些诗句,展开叙述,介绍这个地方,布景可以怪异、热烈,例如充满热带花朵,还有大量的色块,颜色艳丽。或者用朱迪?芝加哥或者奥基弗的作品装饰,用Powerpoint)这里是贝蒂?道森的工作室,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来到这里,求取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知识。到这里来的人,都能听到这首诗,刚开始,谁也听不懂。我只是知道有个女人主持这个项目已经有二十五年了,她的课程,说起来有点邪乎;(半信半疑,模仿自己初次上课的表情)那就是帮助女人信任阴道,观看阴道;还有,(要引起观众注意,自己心存疑虑,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性感中心是自己可以**作的,疑问的语气)寻找她们的性感中心,(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出)寻找*。 在课堂上,这个女人要我们画一张画,画我们那“独特、美丽、神奇的阴道”(夸张,因为刚开始,主角不认同这一点,所以用夸张的语气说,把自己的心理与工作坊主持人的心理区别开来,说明自己从来不认为阴道有什么独特美丽,这个工作坊女人真是疯疯癫癫的),她居然这么称呼阴道。(从垫子旁边捡起画册:)她又让我们每个人,都画出自己想象的阴道的样子。瞧,一个大肚子女人画了张血盆大口,它在尖叫着,有硬币从里边掉出来(动作,暗示这是对生孩子的想象);一个干巴巴的女人画了一个扁平盘子,上头有花格子的图案(暗示形象与身体形象的关系,图形抽象,暗示一个扁平女人体形)。这(不好意思),这是我画的,我画了个大黑点(不好意思地说,暗示:其实我没什么好画的,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图象来,我对阴道的认识就是盲点),还应该加上些弯弯曲曲的细线条(加出效果,让观众看到后爆发笑声,指着画说)。(再想想)我觉得,我的阴道就像个(停顿,想了半天,也不过如此,很被动,展示另一幅图象,图象要有漫画风格,比较搞笑)吸尘器(这里要让观众笑,因为吸尘器嘛,能吸进去什么好东西,再说,那么实用,没情趣);(再翻开一幅画)或者说,(好不容易想了个别致一点的比喻)它像个星球,有自己的规律,很独立(图画上独立的星星围绕自己的轨道转动,一个女人图象,这个星体在她的大腿旁边。她的大腿中间有一个圆点,喜剧一点,让观众爆发大笑。上面每一幅图都让观众笑)。(对观众,释然的表情,认同观众的表情,表示,反正我跟你们看法一样:)我并不觉得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画完后,我们接着要做的事情是,用镜子观看自己的,(要努力才能说出这个字,毕竟也有点不好意思)阴道;要看得很仔细(做出古怪表情,认为简直匪夷所思),还得向大家做报告心得(有苦说不出的表情,到时说什么啊)。我得承认(跟观众说,说心里话,拉近和观众的距离),在这以前,我对阴道是一知半解,(停一会儿,让人们想想,我们不都是这么看待阴道吗)道听途说。我从没真正看过它。就这么举着镜子躺到垫子上,找对姿势都不容易(在垫子上猫着腰,东张西望,滑稽化这些姿势),还得看那里面,(做出艰难万分的样子,看观众,跟观众合谋,这句话要让观众笑,让观众想象自己这个样子多么滑稽:)简直回到了中世纪,那时的天文学家大概就是拿着这么原始的玩意观测太阳系的(把镜子拿起来看天)。 (背过身子,夸张地举镜子,镜子故意举得很高,象征性地对着自己下体,接着回头对观众报告心得)初看上去,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故做惊奇);好像一条(停一下,找比喻)剖开的小鱼,(再看)里边很复杂,(翻过身来对着观众)那么红、那么新鲜,又那么粗糙。最令我吃惊的是,它还有很多层(语气表现出,这么复杂,哪里看得清楚嘛,很惶惑,又不知道这些层次是干吗的,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说下面几句时要有点屏住呼吸的感觉,有点紧张,仿佛在触及自己的敏感部位)一层包着一层,一层开启另一层,我不知道该不该再去探索这些层次(这里有性压抑的影子,有自己的心理基础,认为不应该去主动寻找,但又不禁受到吸引)。 (回复正常声音,自然地)然后,主持工作坊的女人问我们,有多少人体会过性高潮?有两个女人勉强举了举手,但是我没有。我其实是体会过性高潮的。我没有举手只是因为,我的性高潮都是偶然的,我不知道怎样使它出现。性高潮,这是一种神秘、奇妙的东西,刻意去寻找,那就没有惊喜了。但是其实,唉,惊喜已经没有了??我已经两年没有体会过可遇不可求的性高潮了(急切、沮丧,很丧气)。我真的怕自己不正常(慢,轻声,说出自己干出这件疯事的原因,因为希望摆脱那种不愉快的状态,重新得到快感),所以才来到这个疯狂的工作坊。 于是,那个时刻来了,(这里语气要戏剧化一点,好像小孩偷吃糖果一样)那个我害怕又渴望的时刻。主持工作坊的女人要求我们,再拿出镜子来,看谁能找到自己的*。(真的蒙了头了,尽管知道有这么回事,可是轮到自己做时,真的不知从何做起,声音有点惶恐)我们在那儿,我们这群女人,坐在垫子上(这个位置要很不稳当,因为,如果完全躺下去的话,是看不见的,必须镜子对着自己,头还得抬起来,要做出很不舒服的姿势)寻找它的位置,那个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有什么用的*(请注意,这里,台词的意思是讽刺传统,讽刺传统对待女人性器官的态度,在性压抑的文化中,女人的性是被控制的,怎么会告诉女人如何获得快感呢)。我真的不好意思去找,我怕(忧郁,不知如何说出自己的恐惧。害怕自己真的找不到它,或者这个地方已经失去敏感,别人有的感觉我没有,就像眼睛会近视、听力会衰退、记忆也会丧失一样,好像说到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感到非常无助),我怕我已经失去它了。我(惊恐、伤感,不要用原来那种流畅的快速处理)也许有病,性冷感(不能相信但又无法否认,性冷感等于失去女性魅力了,这也是人物担忧的),我是闭塞、枯燥、乏味的女人(自己对自己如此无趣很是无奈,很不情愿)。这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同样悲哀和失落的记忆):小时候,十岁那年,在一个湖里,我弄丢了镶着翡翠的戒指(很美丽的饰物,用姿势表现出其美丽而不可再得)。我不断不断潜到水底,用手摸索着那些石头、鱼、瓶盖还有粘乎乎的东西,可就是找不到我的戒指。我怕,我知道会受惩罚(孩子气的担心,仿佛摔碎了碗,不知什么方法能让碗复原),我不该戴着它游泳(追悔莫及,委屈,真的想哭的感觉)。 (说接下来的台词时,要恢复自然,换一种语气)主持工作坊的女人看见,我在那儿疯狂的摸索,(摇头,擦眼泪,回复人物语气)丧气地擦着眼,她走了过来,我说(这里不要用喊来处理,而用委屈,说不出的委屈,声音压抑,低沉,没法说明自己内心的伤感): “我弄丢了我的*,它不见了,我不该戴着它游泳”。 (恢复自然)这个女人笑了,她平静地抚摸我的头(这些话要平静、亲切,能够抚慰心灵),她说(真诚的微笑):*是不可能弄丢的,(启发式的)它就像房子上的门铃,它就是房子本身;(我点头表示会意,人物理解了那女人的话,所以人称就换了,换成第一人称)它是我,是我的本质。我不用去寻找,只需要体会(启悟的感觉,好像倾听一种声音);体会它,体会我的*。 于是,我回到我的位置,(这时声音要松弛,但是要知道,这时观众的心理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所有的表演都在挑战观众的承受力,挑战他们想象性爱场景的能力。演员的所有表演都是挑战性的,但是演员这时的表演要传达严肃性,这个严肃来自对自己的尊重;尊重自己的身体、尊重自己的感觉,认识自己、认识身体,把性爱经验当作知识来求索。这里的表演一点也不淫秽,它是创造性的,创造出一种新的美感情境)我闭上眼,把镜子放下(声音很轻,不用考虑观众,集中于想象自己的感受,脑子里出现美好的场景,例如满地都是玫瑰花,或者触摸纯净的百合,一朵接着一朵)。我看见,(非常渴望的、激情饱满)我的身体漂浮起来,我慢慢开始接近自己(仿佛飞机起飞前摩擦地面),重新进入;就像太空人重新进入地球大气层(那时没有任何声音,旁若无人,但是宇航员非常高兴回到地球),那是非常安静地进入(欣喜)。我起伏、着陆;着陆,又起伏;我进入自己的肌肉、血液和细胞,进入自己的阴道。忽然,一切变得很简单;接着,我的手指突然碰到了与我很和谐的那个地方。开始有一点颤抖,然后是震动、爆发。一层层肌肤分开再分开,充满光明,充满音乐、色彩、纯真和渴望。我感觉到了,我喊叫着,我在我蓝色的垫子上重新获得了它,(后面的处理可以在调动激情的情况下,用饱满的情绪来演绎,达到高潮;然后松弛,完全信赖自己的身体,感激自己的身体。感激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器官,能够使自己愉悦,感受快乐,非常欣慰)我,感激(这儿的句子不用多了,只要有那种情绪、带出一种余韵就行了)。 (下面的诗句,用自己的自然、真诚、抒情的风格来处理,表现出作者认同自己的身体,也认同了工作坊的理念:让妇女重新获得自己的身体,赞美和肯定自己,非常抒情和喜悦:)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朵郁金香,一种命运。我正在到达,如同我正在离开。我的阴道,我的阴道,我,自己。 8、我的阴道, 我的村庄 1993年在中欧地区,有两万到7万名妇女遭受强奸;强奸成为一种有计划、有步骤的战争策略,有许多少女被关进强暴集中营,没有人做任何事去阻止这种暴力。 下面这个独白来自一位波斯尼亚妇女,让我们感谢她公开了她的故事,让我们向她的勇敢无畏致敬。谨以这段独白献给每一位在战争和日常生活中遭受强暴的女人。 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两人表演) 我的阴道是绿色的、流水轻盈的温柔田野。在那里,母牛哞哞、夕阳休憩,可爱的男朋友用金色的稻草轻轻地触碰着它。 我的双腿间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不知道它在何处。我不去碰。现在不。不再碰。从此以后,永远不碰。 我的阴道是爱说话的,它不能等;说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要说的话;它停不下来,没法停下来;啊,来吧,来吧。 自从我梦见一只死去的动物,一根又粗又黑的钓鱼线把它缝进阴道中;尸体的恶臭无法去除,我就再也不去碰。阴道的喉咙被撕裂,它的血把我所有夏天的裙子都染红。 我的阴道唱着所有女孩的歌,它唱着羊铃鸣响的歌,秋日旷野的歌,田园之歌,阴道之歌,阴道回家之歌。 自从士兵把粗重的长枪插进去,我就不再碰。那冰冷的枪头戳透了我的心。我不知道,他们是要开枪,还是要把它一直推到我天旋地转的头顶。他们有六个人,带着黑色面罩的魔鬼医生也用酒瓶来塞。还有棍子、扫帚柄。 我的阴道有流水潺潺,在太阳晒过的小石头、在突起的*上,有清净的流水,四处飞溅。 自从我听见皮肉撕裂、发出捏碎柠檬的刺耳声音,我就不再碰;自从阴道那边一块血肉落在我手中,我就不再碰;那一片唇,那一边的阴唇完全丧失了,我再也不去碰。 我的阴道、我那生气盎然、清凉湿润的村庄。我的阴道,我的家乡。 自从那连续七天的轮奸,我就不再碰;那里发出粪便和腌肉的臭味,他们把肮脏的精液留在我的身体中。我变成了一条有毒的河,一条流淌脓汁的河。所有的庄稼都死去,所有的鱼都死去。 (齐)我的阴道,我那生气盎然、清凉湿润的村庄。 他们入侵、屠宰、把它全部烧毁了。 我现在不再触碰。 不再造访。 我如今身在别处。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9、回忆 过去十年间,我采访了一百多妇女,她们是我们称之为“无家可归“的女人。这些人绝大多数小时候遭受过乱伦虐待或年轻时被强奸。在她们的记忆里,“家”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她们遭受强暴,却无法报案,得不到救助。由于社会地位低下,她们也没有治愈创伤的途径。不断蒙受耻辱,这最终摧毁了她们的自尊,把她们推向毒品、卖淫、艾滋病;其中很多人濒临死亡的绝境。 下面这个独白出自一个女人的亲身经历。这个故事不同寻常,虽然,这里有残忍、暴力,但它有一个不同的结局。这个女人在避难所遇到另一个女人,她们相爱了。依靠爱的力量,她们结合在一起,重建美好人生。我以这个片段赞美她们惊人的勇气,我也把它献给所有那些受到伤害、需要帮助而我们还没有见过面的女人。 回忆:1965年12月,5岁 妈妈发出吓人的尖叫,刺耳又可怕;她说:你不准再挠那里。我非常害怕,因为我已经挠了。从此,我不敢再碰下面那地方,即使是洗澡的时候。我害怕,怕水从那里的小洞流进肚子,灌满我的身体,然后我会爆炸,像一支水枪。我用胶布封住下面的洞口,但是没办法,胶布遇水就脱落了。我想象有一种塞子,就像浴盆的塞子一样,如果把洞口塞住,就可以阻止任何东西;不让它们进入我的身体。我睡觉时,穿宽松的睡衣,里面套了三条粉红的小内裤。我还是想抚摸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有。 回忆:7岁 隔壁的托尼比我大三岁,他发火了,狠狠地打我,他的拳头重重落在我两腿之间。我的整个身体好像被撕裂了。我回家,走路一跛一跛,我尿不出来。妈妈问:你那下面怎么啦?我告诉她是托尼干的。她冲我大声怒吼,她说:永远别让男人再碰你那儿。我想要辩解:妈妈!他不是碰了那里,他是打我那里。 回忆:9岁 我在床上玩,跳起来,落下去,跳起来,落下去;啊(尖叫……)地上有东西刺进我的下体。我发出了尖利的叫声,那声音像是从身体下面的洞口发出。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他们把下面刺破的地方重新缝合起来。 回忆:10岁 我呆在爸爸的房子里。他在楼上开Party。每个人都在喝酒、大声吵吵。我一个人在地下室玩,我在试一套新内衣,那是爸爸的新情人送给我的。突然,爸爸的好朋友、大个子杰姆从我身后冒了出来;他扯下我的新内衣,把他巨大、坚硬的东西插进了我的阴道。我尖叫、踢他、打他,我拼命想要逃开。但是他已经进去了。后来,爸爸冲进来,他手里拿着枪,“砰”的一声巨响;杰姆的腿不动了,我的下体在流血,好多好多血。我想我的阴道全破了。杰姆从此瘫痪;以后有七年时间,我妈不许我再见爸爸。 回忆:12岁 我的阴道是个很不好的地方,一个让我痛苦、厌恶的地方;一个挨打、被侵犯、总是流血的地方。它是厄运的来源。它是倒霉的地方。我幻想,在我的两腿之间有风火轮,然后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孩,可以骑着风火轮去旅行,走得越远越好。 回忆:13岁 她是我的邻居。一个二十四岁、魅力四射的女人。我总是盯着她看。一天,她请我坐上她的车。在车上,她问我喜不喜欢亲吻男孩子。我说,不!我不喜欢。然后她就说,要让我见识一样东西。说着,她伏下身子,温柔地吻了我的嘴唇,用她的唇;接着,她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Wow。 她问我,愿不愿意到她家里去;接着,她又一次吻了我。她教我放松,去感受、用我们的舌头去品尝那种滋味。她问我妈妈,可不可以让我去她那里过夜?我妈当然很高兴,因为,这么一位漂亮、成功的女人居然对我感兴趣。我更是乐坏了,我简直迫不及待。 她的公寓太棒了,她把家装饰得真漂亮!那是七十年代的风格:一串串的珠子、毛茸茸的枕头和朦胧的灯光。我当场下决心:等我长大了,也要做个成功女人,就像她那样。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Vodka,然后问我:想喝点什么?我说,我想要一杯和你一样的酒。她说:你妈妈可不会喜欢你喝Vodka。我说:我妈,她也不会喜欢我吻女人。于是,这个美丽的女人就给我倒了一杯Vodka。 然后,她换上了绸缎睡裙。那裙子是深红色的,她显得更美了。我以前一直认为,女同性恋很丑。可是,她的美让我晕眩。我说:“你真棒。”她说:“你也一样。”我说:“可是,我只有白内衣。”于是,她替我慢慢地穿上另一件绸缎裙。裙子是淡紫色的,就像温柔的初春时光。 Vodka已经冲上我的头,我全身舒展,准备好了。 在她的床头,有一张黑人裸女的画像,画上的女人梳着蓬蓬头。 她轻轻地、慢慢地让我平躺在床上;仅仅是身体的摩擦就让我兴奋起来。接着,她对我和我的阴道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各种以前我一直认为很肮脏的事情。Wow,我是那么热情、那么狂野。她说:“你的阴道,没有被男人碰过,气味清新迷人,但愿我能让它永远保持清新。”我开始陷入疯狂。 这时,电话响了。显然,是我妈打来的。我敢肯定,她发现了什么。我做任何事情都被她逮个正着。我喘不过气,拿起电话;我尽量平息自己,可别让她听出来了。电话那头,她问我:“你这是怎么了?你在跑步吗?”我说:“没有,妈妈,我在做健美**。”然后,她对那个漂亮女人说:“看好我闺女,别让她和男孩子鬼混”。漂亮女人告诉她说:“你放心好了,这里绝对没有男孩子。” 接着,这个魅力四射的女人教我,她教了我关于阴道的所有事情。她要我在她面前爱抚自己,她告诉我得到快感的各种方式。她是那么细心、周到。她说,如果你知道怎么得到快感、如何让自己高兴,你就永远不需要依赖男人。 第二天早晨,我担心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因为我是那么、那么地爱她。她笑了。 第二天早晨,我离开她家;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现在,人们说,那是一种强暴。我当时只有十三岁,而她是二十四岁。嗯,我说,如果那是强暴,那可真是挺不错的经验;这种经验,把我可怜的阴道变成了天上的伊甸园。 10、阴道事实(3) (两人表演,背后有黑衣妇女在舞台上默默走动) 有八千万到一亿的女孩和年轻女人,遭受过生殖器切割的苦痛。实施这种手术的地方大多是非洲国家,每年,大约有两百万年轻女孩会被人用小刀、剃刀或玻璃片切割*,或者将它完全切除;她们的部分阴唇或全部阴唇,被人用羊肠线或针刺缝在一起。 这种手术通常被美化为“割礼”。一位非洲专家纳希德?托比亚直捷了当地指出:这种手术如果用在男人身上,它的范围将会是,从割掉阴茎的绝大部分到“割除整个阴茎,包括它的软组织的根部和部分阴囊皮肤。” 女阴切割的短期后遗症包括:破伤风、败血症、大出血,以及尿道、膀胱、阴道壁和肛门括约肌受伤;长期后遗症包括:慢性子宫炎、大面积伤痕造成的终生行走不便、瘘管的形成、高度增长的生育痛苦与危险;还有,过早结束生命。 (朗诵结束后静场,Powerpoint呈现中国妇女与儿童生存问题) 11、我问一个六岁的女孩 “如果要打扮你的阴道,让它穿什么呢?” “红色运动鞋、纽约大都会棒球队的球帽,扣在后脑勺上”。 “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什么呢?” “它会说以‘W’和‘T’打头的词,比如w(伟大)t,(提琴)。” “阴道能让你想到什么?” “漂亮的黑桃子。还有,亮晶晶的大钻石,它是我的。” “你的阴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它里面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大脑。” “你的阴道的气味像什么?” “像雪花。” 12、干涸的河流 《阴道独白》也由不同的女人在不同的国家上演,这些国家的女人加上了自己的故事和发挥?? 干涸的河流(中国城市故事,一人独白) 背景:弧形的酒吧台,高脚凳,一杯红酒。 表演方式:独白 [前面三段在酒吧凳下面表演,可以较自由、舒展] 我喜欢时尚的东西,喜欢泡酒吧,蹦“的”。也许,在男人看来,我是那种合适一夜情的女人。不过,了解我的男人都知道,最好还是和我保持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性爱?我的妈妈、我的老师从来不跟我谈这些。也没有人鼓励我和男生交往。我读小学的时候,女生多看男生两眼,就是妖精、潘金莲。有一次,一个男生发言,我不同意,起来反驳他,一下课,我们被速配成功了,那个男生个子比我矮一个头,只好做武大郎了。 月经也是一个恶梦。我是班里第一个来月经的,那时我11岁,上午上完课,一站起来,我发现凳子一片鲜红,再一看,原来是自己惹的祸。怎么办?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要把这张凳子给洗干净,那可是学校的公共财物啊!可是,学校好像没有水龙头,我又不敢告诉老师,我窘得很,拿起那张大板凳挡住屁股后面,就往家里跑。一路上,人们像看怪物那样看着我。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就因为我来月经,那些和我很要好的同学都不和我玩了。我一夜之间成了小妇人,降格为二等公民了。 [坐上酒吧凳]高考结束后,我的班主任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公司老板,他请我做翻译,出差到上海。上飞机时,我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酒店,他强奸了我。我非常沮丧,我似乎没有失去什么,但好像又什么都失去了,最让我提心吊胆的是,我会怀孕。天哪!我还要上大学的啊!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哭了整整一夜。 我的初恋?那时我读大三。我很爱他。他很沉稳,对我很好。他经常对我有性的要求,我都拒绝了,因为我不想他发现我不是那尊贵的处女。那天,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我答应他了,因为我刚好来月经,我想蒙混过关。嘿,果不然,他也没有发现,只当那些留在被单上的血就是我的初红。他似乎很满足。几天后,他到学校找我,脸色很难看。我想,要是他看穿了我的小把戏,我就坦白跟他说呗,他应该会原谅我。但是,我没有解释的机会。他说,我的经血让他倒霉了,那天汽车打不着火就是个坏兆头,第二天他还丢了一笔大生意。他的父母说,我们八字不合,其实就是说我克夫……总之,所有坏运气都是我带来的。 从那以后,我也交过其他男朋友,有时也和他们做做爱。奇怪的是,他们总有同样的问题:你下面为什么那么干?我说,是紧张吧。确实,我非常紧张。做爱、血、让人倒霉的血、灾难的血…………想到这些,我的阴道就会收缩、就会猛打退堂鼓。做爱,勉强地进去,完了出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下面为什么要湿润? 高潮?没有,从来没有。对,我会自慰,但自慰不是为了高潮,而是为了让我那可怜的阴道得到一些温柔的抚慰。 现在,我很矛盾,因为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爱我的未婚夫,我喜欢他亲吻我的感觉。可是,我的阴道没有接受他。上两个月,我不再手淫,我想为婚姻做点准备。可是,我的阴道还是很冷漠,很寂寞。 [下来]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是什么性冷淡。我还是喜欢男人,没有爱上女人,我还是想得到爱欲的满足。再说,我是那么热爱生活。我很忙,忙碌让我忘记身体的需要,让我觉得人生还有别的可追求的东西。每次照镜子,还很亮丽嘛,我就安慰自己说:阴道干枯了,青春也还在。 13、孤独与关爱 (配乐朗诵,四人舞蹈) 我真希望画一张地图,在上面标出“对阴道友善的城市”。在那些城市,表演一结束,就有很多女人涌来,告诉我她们的故事。这一切常常提醒我,女人的生活是多么不平凡、多么深奥。我也因此认识到,女人们多么孤立、多么受压抑;而能够说出痛苦和迷惑的女人是多么的少。还有,所有这一切给妇女带来多少屈辱;而让妇女们说出她们的故事、和他人分享,这是何等重要。作为女人,我们的生存是多么依靠这种对话啊。 我应该补充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越南少女,她五岁时刚到美国,还不会说英语;在和最好的朋友玩耍时,她跌倒在消防栓上,造成阴道裂伤。母亲发现了带血的内裤,推测她遭到强奸。因为小女孩不知道“消防栓”这个英文单词,她无法向父母解释自己的真实经历。她的父母指控说,她最要好的朋友的哥哥强奸了她。他们匆忙把小女孩送进医院,一大群男人围在她的床边,查看她那敞开的、裸露的阴道。接着,在回家的路上,小女孩发现,父亲再也不看她一眼。在他的眼里,她变成了一个“被用过”的、“完蛋了”的女人。他再也不正眼看她。 我还记得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她告诉我,她生下来就没有阴道;可是,直到14岁时,同伴们谈论月经,她才发现自己有点不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和父亲与继母住在一起,父亲很爱她,带她去看妇科。医生发现,她事实上没有阴道,也没有子宫。父亲的心碎了,但他克制着泪水和伤感,安慰女儿说:“没事儿,亲爱的,这算不了什么。事实上,这样更好。我们要给你装上美国最好的人造阴道。等将来你遇到你丈夫时,他就会知道,我们专门为他做了这件事。”他们真的让女儿做了人工阴道,让她轻松地生活,不再烦恼。后来,她还带了她父亲来见我,父女之间的爱让我的心融化了。 15、因为他喜欢看(一人独白) 我是这样喜欢上我的阴道的。说起来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一个男人而喜欢;这显然不对嘛。用老外的话来说,政治上不正确。这个意思是说,不应该因为男人而喜欢自己,而应该自立自强,自己搞搞气氛。 比方说,洗澡的时候,浴缸里放些干花和泡泡,身旁播放恩雅的音乐;心中默想,我爱女人,所以我爱自己。我很清楚这类说法。还有啊,阴道是美丽的;我们厌恶自己,这只是内化了父权文化,因为这个文化教我们压抑性欲、讨厌自己。我们不应该恨自己,全世界阴道联合起来。 这些说法我都知道。这就好比,一种文化认为,越肥越美;我们要是在这种文化中长大,人人都会胡吃海塞,看谁能长出一双象腿。唉,可惜啊,我们的文化不喜欢那个;要的是丰乳、细腰、牙签腿。真的,不瞒您说,我不喜欢自己的大腿,更别提阴道啦。打第一次看见医生做妇科检查的表情,我就恨不得、恨不得从来没有那玩意儿。医生的表情让我羞愧,好像欠了他的债没还,又好像犯过重婚罪。其实,医生脸上很缺乏表情,他拿阴道钳的样子就像是开他们家衣柜。总之,我就是不喜欢什么阴道。你们想想,人们碰上最讨厌、最不能容忍受的事情说什么?TMD嘛,还有,傻X。就这意思,你怎么可能爱你的阴道!我呀,真可怜那些骂他母亲、还要进去的人。 可是,我只能是一个有阴道的女人。为了活下去,我常常幻想,就算我有阴道吧,可我不会说出它的名字。我把它想成绣花枕头、貂皮围巾、丝绸手套;或者一幅淡淡的水粉画,温泉缭绕,烟雨朦胧。我想着这些,才能肯定性的吸引。不然,我没法理解,他们骂傻X, 还进去搅和什么劲。 后来,我遇到一个人,这个人改变了我对阴道的认识。 这是个男人,不过他很平常,貌不惊人,语不出众;钱挣得不多,没有身家背景。说来好笑,我们是这么认识的。我和这位同事外出回来,天上开始下雨;这个人把他的伞打开,又说,披上我的衣服。当他把外套脱下来交到我手里时,他的手无意中碰了我的;接着,他又碰了我的肩膀。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们都爱上了这场雨,并且觉得雨下得很及时。我们一起回到住处,上了床,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这个家伙热爱阴道,原来,他是个艺术家呢。他喜欢抚摸,这还不够,他说,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去尝一尝。最反常的是,他说不能偷偷摸摸瞎折腾。我们第一次赤膊上阵,他就这么愣着。 我想,黑咕隆咚的,这家伙准是有毛病。我说:“开灯”。 他把灯打开,然后说:“这就对了,我就想好好看你”。 “你看不见我吗,我就在这儿,”我又拽了他一把。 可他的眼睛根本不看我,说:“我要看那儿”。 “没必要,”我说:“你进来吧”。 “我要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儿”, 他说。 “你在心里想想成不成,你就只当是沙发椅子、棉花垫子、橡皮套子。我肯定你不是第一次看这个。” 此人不依不饶,说你怎么这么没有想象力;再说,连看都不看,那不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吗?我真受不了他的主意,我眼前浮现的不是人参果,而是一个切开了的木瓜,色泽黯淡,毫无情趣。 “哦,那是我的隐私,你不要那么低级趣味好不好,拜托了。” “不,”他说,“这才是你。我得看看”。 这人像考古学家,像考证甲骨文一样专心致志;我反守为攻,开始琢磨他的表情。他看了又看,屏住呼吸,容光焕发,热情无比。人们总是说恋爱中的女人如何如何?其实让我告诉你吧,恋爱中的男人才叫滑稽呢,怎么形容?就像大灰狼呗,满脸傻笑,上气不接下气的。 而这个家伙还是诗人呢,他说:“你很美,”他说,“你身体的这一部分,跟你整个人一样,热情又优雅、敏锐又有活力”。 “真的有可看性?”我问。 他就像看手相似的继续报告,他的手指如同在军事地图上指指点点;我的求知欲一下子调动起来,我推开他的手,第一次研究了真枪实弹的男人身体。我们直瞪瞪地彼此对视,像两头熊准备搏斗,又像两个部落交换图腾;我们用彼此的礼物互致敬意,继而融成一团,不分彼此。 这个故事献给我们的儿子,他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16、呻吟(三人喜剧小品。中国故事。) A(粤语)B(普通话)C(北方话) 幕开,三个环坐台上。 A:你们有没有听过那种声音啊? C:啥声音呀? A:乜耶声啊? B:就是叫床的声音。 C:(显得很激动)哎唷,我的妈呀,这你也敢说!? A:这有什么了不起,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C:不是我大惊小怪。你们不知道,俺们村有一个小媳妇为这事死了呢? B:死了?怎么死的? A:系啊,讲来听下。 C:说来话长,俺们村有个“听房”的习俗。那对新人结婚的时候,有一个小子出了个损招,他偷偷把一个小录音机藏在人家床底,录人家的声音。第二天,他把录的东西拿到村头去放,大伙都围着听。这时,新娘刚好出来洗衣服,几个小伙子就使坏,闭着眼睛,扭着屁股,对着新娘学着她叫。新娘转身就跑回家,扯一根牵牛的绳子,上吊自杀了。 B:就这样死了? C:可不是?! B:唉,那也太不值了吧。 像我这种人,那不得死好几千回了。我天生就爱叫!食堂有好吃的,我叫;买了新衣服,我也叫;跟男朋友做爱做到爽,我更叫! (C觉得很丢人,立即上前关窗、拉窗帘,恐防被人听见。而A上前制止) C:哎唷,丢死人罗。 A:喂喂,做乜耶,呢度不系“你们村”,呢度系广州耶! C:广州也要做人啊! A:(对B说)别管她,不如叫一个来听听? B:好,那就来一个淑女型的。【淑女型】“啊,亲爱的,我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A:(学着扭捏的样子)哇,仲“要对我负责啊!”,嗨,真系老土!依家早就流行一夜情了,仲负乜耶责! B:哦,那你学一个来听听。 A:好啊,听住。【好字型】 (A叫完,A、B二人对视一下,然后会意,共同走向C,然后把C推向前台) B:唉,你跟你们家的老赵是怎么叫的啊? C:(很不好意思)我跟我们家老赵可是从来都不叫的。 A:系乜?唔叫啊。系唔系甘啊??(A夸张地做着做爱时强忍不叫的动作,B在旁起哄) B:哎呀,性压抑啊,要出人命了! (C被她们激怒了,说) C:俺,俺就叫一个给你们听听! (A、B一听,赶紧围上前,等着C表演。) C:(扭捏了一会儿)俺可真的叫了? A、B:叫吧。 C:真的叫? A、B:(不耐烦地)叫啊! C:(看到实在无法,只得叫了)啊,啊……【抿唇型】 (A、B二人看到,不禁高兴,也跟着狂欢) A、B:啊,啊,啊??! 17、出生之舞(三人配乐舞蹈,表现生育情境) 18、我就在那儿,在产房(朗诵) 献给希娃 当她的阴道张开时,我就在那儿。 我们全都在那儿:她母亲、她丈夫,还有我。 来自乌克兰的护士,整只手 在她的阴道里摸索, 偶尔,还跟我们聊几句; 戴着橡皮手套的手, 在她的阴道中转动, 好象打开 装满了水的水龙头。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中 当子宫收缩迫使她四面蠕动, 奇怪的呻吟渗出她的毛孔。 连续几个小时,我都在那儿; 忽然,她狂叫起来, 手臂在带电的空气中舞动。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中 当她的阴道变化, 从羞怯的性生活的洞孔 变成一条远古的隧道、一个神圣的器皿; 一条威尼斯运河, 一口深井; 一个等待救援的孩子 卡在井中。 我看到她阴道的颜色, 颜色变了; 我看到瘀肿的青伤, 灼热的番茄红, 淡红和深黑; 我看到血,血像汗一样沿着边缘渗出, 我看到黄色、白色的液体、屎尿,还有血块 从所有的洞口排挤、汹涌, 用力、越来越用力; 从这个洞口,我看见婴儿的头, 摩擦黑色的毛发 来自乌克兰的护士 不停地转动光滑的手臂, 我看见,婴儿的头就在身体后面?? 一个难以确切的记忆 我就在那儿, 当我们俩,她母亲和我, 抓住她的腿,伸展她的身体, 我们鼓足劲 和她一起用力, 而她的丈夫坚定地数着: “一、二、三、四”…… 他要她集中心志, 更加集中心志。 我们全神贯注看着她, 看着那个地方, 我们的视线无法离开那里。 我们忘了那是阴道, 我们所有人都忘了; 还有什么能够解释 我们此刻没有敬畏、没有好奇。 当医生拿着“艾丽丝漫游奇境”的汤匙进去时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里, 她的阴道变成了一张音域宽广的歌喉 歌唱着,用她所有的气力; 先是小脑袋,然后是灰白色、不停拍打的手臂, 接着是快速游动的身体, 迅速滑入我们伸出的手臂里。 后来,我就在那儿, 我转过身来,面对她的身体; 我站着,看着那儿,她的阴道 全部打开、完全裸露、破损、肿胀,撕裂了, 她的血布满医生的双手, 而他那么冷静地缝合着她的阴道。 我站着,一动不动地凝望, 她的阴道 突然变成了一颗贲张、跳动的红色心脏。 心有能力牺牲, 阴道也一样。 心能够宽容和修复, 它能改变形状让我们进来, 它能够扩张让我们出去; 阴道也一样。 心能为我们疼痛、为我们伸展、为我们死, 它流血, 而流血是为了让我们进入这个困难、奇妙的世界; 阴道也一样。 我记得,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 19、终场:全体出场谢幕!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阴道独白>话剧剧本! (中山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专业师生共同改编) 2003年5月11日广东美术馆晚7点半演出 引子(Powerpoint) “阴道”,我说出来了 阴毛 我的短裙 洪水 初潮 阴道事实(1)、(2) 阴道工作坊??献给贝蒂?道森 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黑人少女记忆 阴道事实(3) 我问一个六岁小女孩 干涸的河流 孤独与关爱 收回阴道 因为他喜欢看 呻吟 出生之舞 我就在那儿 终场:呼吸 引子(音乐、Powerpoint) 1、(开场白)“阴道”,我说出来了。 甲:“阴道”,我说出来了。 乙:“阴道”,我再说一遍。 甲:从读到这个剧本,到开始排练,我们一直不断重复这个词;我们在教室里说、在学术研讨会说、在寝室说、在聚会中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愿意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说。每次演出“阴道独白”,我们都要说它个一百二十八遍。 甲:我们说出“阴道”,是在研究和排练中获得的勇气;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乙:在座的观众,你们也许很担心,担心我们怎么表演这出戏。 甲:我也很担心,我担心的是:为什么人们对这出戏心存疑虑。我担心人们如何说“阴道”这个词,我更担心人们不说这个词。我担心我自己的阴道。在我还是小女孩时,我曾被人强奸;成年以后,我很少对人说起这件事,我的身体和精神曾经是相互分离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两腿之间的这个部位,它值得我骄傲,它可以让我感到强大和生命力。 乙:人们不去说的事物,它就不被看见、承认和记忆。我们不说的东西成为一种秘密,而秘密则导致羞耻、恐惧和神秘。我们说出这个词,是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自在地说,不再觉得羞耻。 甲:随着更多的女人说出这个词,坦坦荡荡地说;说出它就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它成为我们语言的一部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阴道变得完整、可敬和神圣。它与我们思维相连,点燃我们的精神。耻辱消失,暴力终止;因为阴道是真实的,是可以理解的;它与强大、智慧、敢于谈论阴道的女人相联系。 乙:而这儿就是起点。这儿是我们开始思考阴道的地方,是去了解其他女人阴道故事的地方。 甲:在这里,我们破除神秘、羞辱和恐惧,尝试着,说出这个词,因为我们知道,这是解放我们、让我们自由的词。让我们大声说出: 甲乙合:“阴道”。 2、阴毛 (演员三人,一人独白,两人在后面做哑剧表演) 除非你喜爱阴毛,否则你无法喜爱阴道。很多人不喜欢阴毛。我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丈夫,他就讨厌阴毛。他说:“阴毛又脏又乱!” 他要我把它剃掉。剃完之后,我的阴道看起来膨胀、暴露,像一个小女孩。这个样子令他格外兴奋。当他跟我做爱时,我的阴道就像被刺扎着。我摩擦它感觉好点,但很疼;就像抓挠被蚊子咬过的地方。我觉得阴道疼得火辣辣的,那儿有刺眼的红色肿块,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拒绝再剃阴毛。不久,我的丈夫就有了外遇。 于是,我们一起去找心理医生,进行婚姻协调。我丈夫说,他出去玩女人,是因为我不肯剃阴毛,不愿在性生活中满足他。治疗师有很重的德国口音,说一句话喘一口气,表示她非常同情我的处境。她问我,为什么你不肯满足你丈夫?我告诉她,我觉得丈夫的要求太古怪,当我那儿的毛被剃掉时,我好像变成了小女孩,禁不住以婴儿的声音说话。那儿的皮肤发炎疼痛,连抗过敏药膏都没用。治疗师告诉我说,婚姻是一种妥协。我问她,如果我剃了阴毛,我的丈夫就不会去玩女人吗?治疗师却说:你的问题只会冲淡治疗的效果。你需要积极参与,这才是好的开端。 回家后,我丈夫更坚持要剃我的阴毛,好像这是他从婚姻治疗中应该得到的奖品。有几次,他把我割伤了,浴盆中有一点点血。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是那么高兴地剃我的阴毛。以后,当我的丈夫压在我身上时,我可以感到他那如钉子般尖锐的东西刺入我的身体,刺入我那赤裸、膨胀的阴道。那里没有保护、没有皮毛。 终于,我明白了,阴毛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它是花儿四周的叶子,是房子四周的草地。为了要喜爱阴道,你必须喜欢阴毛。你不能只挑你想要的东西。此外,我丈夫还是一直在外面玩女人。 3、我的短裙 (两位演员朗诵,后面考虑有五人动作表演)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an invitation 不是一个邀请、 a provocation 不是挑衅、 an indication 不是象征 that I want it 它不是说我要 or give it 或者我给你 or that I hook. 更不是说我想勾引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begging for it 不祈求任何东西 it does not want you 它不想要你 to rip it off me 来脱我的衣服 or pull it down. 或者把它拽到脚这里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a legal reason 不是一个合法理由 for raping me 你休想说是我招惹了你的强奸 although it has been before 尽管以前人们用过这个理由, it will not hold up 但在新的法庭上 in the new court. 这一条决不能成立。 My short skirt, believe it or no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我的短裙,信不信由你 我的短裙,和你没关系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可以透出我漂亮的大腿 is about discovering 我穿着它,可以发现 the power of my lower calves 我的双腿多么强壮有力 about cool autumn air traveling 我的短裙,可以让秋天的风吹拂, 可以让风一直吹到我裙子里的身体 up my inner thighs about allowing everything I see 这样我看到、路过或感觉的一切 or pass or feel to live inside. 全都环绕着我自己 My short skirt is not proof 我的短裙不是证明 that I am stupid 不表明我傻、我柔弱 or undecided 我犹豫不决、 or a malleable little girl.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无知少女。 My short skirt is my defiance 我的短裙是挑战 I will not let you make me afraid 它张扬我的勇气和精力 My short skirt is not showing off 我的短裙是快乐 this is who I am 我就是这个样子。 before you made me cover it 休想把我从头到脚蒙起来, or tone it down.休想扯下我的裙子! Get used to it. 看不看得惯,那是你的事儿。 My short skirt is happiness 我的短裙是快乐 I can feel myself on the ground.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岿然屹立 I am here. I am hot. 我就在这儿,热烈刺激 My short skirt is a liberation 我的短裙是解放的征兆 flag in the women’s army 是我们娘子军的旗帜 I declare these streets, any streets 我宣告这些街道、任何街道(注意:表演时可以抚摸大腿,这里是比喻) my vagina’s country. 都属于我的阴道国度。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turquoise water 有湖水和宝石的蔚蓝色 with swimming colored fish 有花朵在水中、鱼群在游戏 a summer festival有夏日佳节 in the starry dark 明月当空 a bird calling 鸟儿呼唤 a train arriving in a foreign town 列车到达异国的城镇 my short skirt is a wild spin 我的短裙是飞旋的纱轮 a full breath 轻柔的风 a tango dip 一个探戈舞步 my short skirt is 我的短裙是 initiation 出发的姿势 appreciation 去理解、享受 excitation. 欣喜和激动 But mainly my short skirt 但最重要的是,我的短裙 and everything under it 还有里面的一切 is Mine. 都是我的 Mine. 我的 Mine.我的 4、洪水 我访问了一些老年妇女,她们中的很多人,第一次接触这个话题。有位老人说,她可从来没有看过她的阴道,也从来没有体验过性高潮。在她72岁时,她去接受心理治疗;在医师的鼓励下,一天下午,她独自在家,点上蜡烛,洗了个澡;接着,她打开音响,放出音乐,开始研究自己的阴道。她说,她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干这件事,因为她有关节炎,腿脚不好。最后,当她终于发现自己的*时,她,哭了。下面这个独白就是献给她的。 洪水 下面那儿吗?哎哟,我的天啊,有多少年我都没再去过下面那儿了(以下扩号内文字为表演提示:冷漠的,隔膜的)。那儿流血、发炎、很难闻,还有霉菌。哦,那儿的腥味,连你自己都讨厌。 不,不是说我天生不正常,没那么戏剧性。我的意思是说(教训口吻),嗯,像你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孩儿,怎么到处找人谈下面的事呢?什么,“阴……道”,这个词你不能说(苦口婆心的)!不错,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可是你知道它让我倒了多大的霉吗(老道世故,因而语调平静)?那好吧,我就从初恋说起(平静,也很热心讲故事)。 那个小伙子,他叫安迪。对,他很可爱(很得意、喜悦);我们很般配。那一天,他邀我出去,就在他的车子里(很想讲,但是觉得讲不出口,不雅观,所以欲言又止)…… 我不能跟你说这个!说下面的事情。我没法说(这几句都很坚决,压抑自己,下决心守口如瓶)。(转教训口吻)你买楼,看楼盘就行了,你还真去看下水道?下面那儿,它跟下水道没什么两样,它每个月都漏水,还得把它堵住。这你都知道,(口吻转体贴,依然有长辈对孩子说话的口气)你们这些在外面跑的女孩子,倒霉时多不方便。 哦,对,安迪,安迪很帅,他是我的初恋情人(得意,喜悦,夸张一点)。在他那辆白色跑车里(非常喜欢回忆自己开始初恋的浪漫情怀,但是找不到词语来说当时的尴尬,所以下面有点语无伦次),我,我当时在想……他忽然吻我,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霸王硬上弓(惊惶失措状)。我真的没想到(很无辜的、很想解释清楚),我第一次体会到那种热情(像小女生那样)。就在他搂着我的时候,下面那儿,一股热流涌出我的身体(这几句话都说得软绵绵地,表现出难以控制)。那肯定不是尿,可它有点味儿(很委屈,很无辜)??老实说,我并没有真的闻到什么味儿(这一句是抵制上一句的,是老年人对经验的认识);(回到当时的情境)但是,安迪却说,你怎么像……馊了的牛奶(夸张一点,做动作)。我想解释(无辜女生),我努力用衣服擦他那车座(非常认真地在椅子上磨屁股),可是,我堵不住自己(急得要哭了,很窘的样子)。(小女生状,仿佛是第一件新衣服,少女纯真的想象被身体的欲望和她对欲望的无知打破了。所有的幻灭和无奈、委屈在这里说出来。还有很多惋惜,因为为了这个失败的恋爱,新衣服也糟蹋了,真的不值得)那是一件新衣服,上面有淡黄色的花朵;在车座上擦过以后,再也没法穿了。安迪把我送回家,(叹口气,说明结局,不回避,夸张一点)我们,就这么吹了。 (语调夸张)后来啊,我也和别的男人约会过,但是,一想到下面那儿,我就坐不住(紧张)。我在约会前就开始紧张,我从来都不主动(没办法的样子)。慢慢地,男人,对我也就没兴趣了(这几句,说得很无奈,好像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哦,我做过一些梦(精神提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热情而奔放,释放出本性),疯狂的梦。哦,那很傻(甜甜地笑)。我总梦见一个像盖博(盖博是四十、五十年代好莱坞明星,演《乱世佳人》里的男主角,又高又大,女人偶像)的男人(好像回到初恋情怀)。他在门口等我,捧着那么大一捧玫瑰花(优美、神往)。我们去大酒店,吃大虾,喝红酒(沉浸、得意,说平生最得意的事情)。突然,这个盖博就把我揽到怀里,凝视着我的眼睛(满怀热情、奔放)……就在他要吻我的一刹那(做作的甜蜜),房子开始摇动(屏住气);鸽子,有鸽子从桌子下面飞出来(惊喜,但惊喜里有惶恐;好像诺亚方舟的鸽子,和和平、也和洪水联系在一起,有好的意思,也有灾难的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鸽子在那儿(紧张,这是爆发、达到高潮前的紧张),而那股热流一下子涌出来(释然,但也面临不好的结局)。我站在水里动不了(非常无力的感觉),而桌子、椅子都漂起来。盖博松开我,鱼从他的衣服里游出来;盖博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冷冷地说,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不过,我现在不再做这样的梦了。自从他们把我下面的一切都拿走以后,我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他们拿掉了我的子宫,卵巢,全套家什。医生认为他说的话很有趣,他说,反正你也用不着了,留着它干吗?事实上,我是得了癌症。现在,下水道已经永远堵住,什么也不会流出来了。话又说回来,我也不介意,关门大吉。告诉你啊,我现在有很多别的情趣,我养了三只猫、五条狗;我还收集古董。 这就是你要的故事?你大老远的,到处跟人谈“阴……道”?我真没想过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谈这个。我的故事完了。 不过,你还是第一个让我谈“阴……道”的人,我感觉好点儿了…… 5、初潮 (五人轮流对白,修改稿待定) 7岁时,我二年级,我哥哥开始说什么“一月一次”。我不喜欢他大笑的样子。 我找妈妈问:“谁一月来一次?”。妈妈说:“一个朋友,”她说:“就像收水电费的人一样。” 爸爸送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送给我的小女孩,她现在变成小女人了。” 我害怕。妈教我用厚厚的卫生巾。第一次用时贴反了,有胶的一面朝上。 9岁半。我想我一定会流血过多而死。我把内裤卷起来,扔在角落里,不想让爸爸妈妈担心。 10岁半,没有准备。我妈很意外:“哈,怎么你的来得这么早?” 我记得,我是最后一个来的。那年,我13岁。 初一时。我妈说:“噢,那很好啊。” 那天,坐在我后面的男生悄悄对我说:你,的裤子弄脏了…… 上厕所时,发现裤子上有血。我以为得了怪病,一路哭着回家。 我12岁,穿着短裤,没来得及穿衣。低头,我看到了血。 第一次“倒霉”的时候,在学校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告诉了老师。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叫我去买卫生巾。 我的同桌告诉我,她得到礼品,还烛光晚餐呢。 13岁。那时还没有护舒宝,必须留意衣服有没有被弄脏。(低声地)“嘿!帮我看看。” 我家姐妹多,买不起卫生巾。 我妈妈说:外婆一辈子没有用过卫生巾,她用一条“骑马带”,里面装满沙子。 我妈妈最喜欢挑卫生巾,她说现在的人真奢侈,卫生巾包得像点心,还超薄型呢。 我妈说,以前用卫生纸包马粪纸,正面用完用反面;活到三十岁才知道世界上有卫生巾啊。 有人说女孩开始倒霉,成绩就垮下来。 我不敢洗头。奶奶说:“倒霉”时洗头,以后生不出男孩。 我以为自己坐了刚刷过红漆的椅子。 恶心,吃不下饭。 我的腰疼。 我总是觉得肚子饿。 我怕人们闻到味儿,说我像一条鱼。 我心中的他向我走来,我好激动。他对我说:“要我把外套借给你吗?”我裤子脏了。 学校颁奖典礼。我上台领奖,感觉情况不对。幸好看不出来,但我还是觉得很丢脸。 体育课上,大家都玩跳马的游戏;我只能站在一边,像个怪物。 “老师,请原谅我女儿不能参加篮球课,她这几天不能剧烈运动。” 我完全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很少说话,默默体验成熟。 15岁,我的“那个”还没有来。担心自己不正常。妈妈安慰我说:没关系,有的女生会来得晚一点。 我妈给我煲红糖水,接着我睡着了。 我完了,好像一觉醒来,又精神,又神气。 姐姐送我参加游泳比赛,她叫我用OB。她的数学怎么总是全班第一?! (齐唱:)《第一次》 曲:光良 (用在开头或末尾) 喔 第一次你 悄悄来的时候 手足无措 心轻轻地颤抖 喔 第一次你 走进我的生活 心中浮起 丝丝淡淡的忧愁 那是来自自己的问候 那是新的拥有 喔 第一次我 渴想把你猜透 有时错过 有时轻易邂逅 喔 第一次我 与你成为朋友 欣喜惶惑 闪烁在我的眼眸 那是第一次知道 什么是成熟 6、阴道事实(1、2) (powerpoint 展示图象,台前两人朗诵) 1593年,在一次审判女巫时,负责调查的律师,这个已婚男人,显然第一次发现了*。他把它看作魔鬼的乳头、看作女巫有罪的铁证。据说,那是“一小块肉,向外突出,好像一个乳头,长约两个半厘米。”监狱看守“第一眼看到它时还不打算告发,因为它靠近那个如此隐秘的地方,那地方让人看到是不体面的。最后,不想隐瞒这件太奇怪的事情”,他还是把这女人的私处展示给各种各样的旁观者了。旁观者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女巫被判有罪。 19世纪,凡是学会通过手淫来培养性高潮能力的女孩,都被认为是有病,需要治疗。通常,“治疗”或“纠正”她们的方法是:切除或烧灼*,还有,戴上“紧身贞**带”,也就是把阴唇缝在一起,让女人无法触及自己的*;更有甚者,通过手术切除卵巢、阉割女性。但是,医学文献伤从来没有提到过为防止男孩手淫,通过手术的方法切除睾丸,或截断阴茎。 根据记录,在美国,最后一次为“治疗”手淫而进行的*切除,发生在1948年,被施行手术的女人,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7、阴道工作坊??献给贝蒂?道森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个圆形的粉红贝壳;它打开、合拢;合拢又打开。我的阴道是一朵花,一朵奇异的郁金香,它中心敏感又幽深,气息芬芳,花瓣柔嫩而坚强。 (以下括号内为表演提示:这里可以用话外音,音乐加话外音。声音响起时,主角正在打开垫子,做准备,她穿一条漂亮的长裙子,一件短外衣,人很漂亮,又有点拘谨;是外表自傲,内心缺乏信心的性格。但既然要自我治疗,还是要掩饰自己的脆弱,所以她有些身体动作来掩饰对这个工作坊的不安感。虽然不安,也没办法,不是听说这个工作坊能帮助女人重获性高潮吗,豁出去了,就到这里来了。好像看妇科,再淑女也免不了露出羞处,那就忘了害羞吧,到这里的人都有点疯疯癫癫的,自己也就疯一回吧。) (听到声音,表示听不懂这些诗句,展开叙述,介绍这个地方,布景可以怪异、热烈,例如充满热带花朵,还有大量的色块,颜色艳丽。或者用朱迪?芝加哥或者奥基弗的作品装饰,用Powerpoint)这里是贝蒂?道森的工作室,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来到这里,求取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知识。到这里来的人,都能听到这首诗,刚开始,谁也听不懂。我只是知道有个女人主持这个项目已经有二十五年了,她的课程,说起来有点邪乎;(半信半疑,模仿自己初次上课的表情)那就是帮助女人信任阴道,观看阴道;还有,(要引起观众注意,自己心存疑虑,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性感中心是自己可以**作的,疑问的语气)寻找她们的性感中心,(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出)寻找*。 在课堂上,这个女人要我们画一张画,画我们那“独特、美丽、神奇的阴道”(夸张,因为刚开始,主角不认同这一点,所以用夸张的语气说,把自己的心理与工作坊主持人的心理区别开来,说明自己从来不认为阴道有什么独特美丽,这个工作坊女人真是疯疯癫癫的),她居然这么称呼阴道。(从垫子旁边捡起画册:)她又让我们每个人,都画出自己想象的阴道的样子。瞧,一个大肚子女人画了张血盆大口,它在尖叫着,有硬币从里边掉出来(动作,暗示这是对生孩子的想象);一个干巴巴的女人画了一个扁平盘子,上头有花格子的图案(暗示形象与身体形象的关系,图形抽象,暗示一个扁平女人体形)。这(不好意思),这是我画的,我画了个大黑点(不好意思地说,暗示:其实我没什么好画的,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图象来,我对阴道的认识就是盲点),还应该加上些弯弯曲曲的细线条(加出效果,让观众看到后爆发笑声,指着画说)。(再想想)我觉得,我的阴道就像个(停顿,想了半天,也不过如此,很被动,展示另一幅图象,图象要有漫画风格,比较搞笑)吸尘器(这里要让观众笑,因为吸尘器嘛,能吸进去什么好东西,再说,那么实用,没情趣);(再翻开一幅画)或者说,(好不容易想了个别致一点的比喻)它像个星球,有自己的规律,很独立(图画上独立的星星围绕自己的轨道转动,一个女人图象,这个星体在她的大腿旁边。她的大腿中间有一个圆点,喜剧一点,让观众爆发大笑。上面每一幅图都让观众笑)。(对观众,释然的表情,认同观众的表情,表示,反正我跟你们看法一样:)我并不觉得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画完后,我们接着要做的事情是,用镜子观看自己的,(要努力才能说出这个字,毕竟也有点不好意思)阴道;要看得很仔细(做出古怪表情,认为简直匪夷所思),还得向大家做报告心得(有苦说不出的表情,到时说什么啊)。我得承认(跟观众说,说心里话,拉近和观众的距离),在这以前,我对阴道是一知半解,(停一会儿,让人们想想,我们不都是这么看待阴道吗)道听途说。我从没真正看过它。就这么举着镜子躺到垫子上,找对姿势都不容易(在垫子上猫着腰,东张西望,滑稽化这些姿势),还得看那里面,(做出艰难万分的样子,看观众,跟观众合谋,这句话要让观众笑,让观众想象自己这个样子多么滑稽:)简直回到了中世纪,那时的天文学家大概就是拿着这么原始的玩意观测太阳系的(把镜子拿起来看天)。 (背过身子,夸张地举镜子,镜子故意举得很高,象征性地对着自己下体,接着回头对观众报告心得)初看上去,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故做惊奇);好像一条(停一下,找比喻)剖开的小鱼,(再看)里边很复杂,(翻过身来对着观众)那么红、那么新鲜,又那么粗糙。最令我吃惊的是,它还有很多层(语气表现出,这么复杂,哪里看得清楚嘛,很惶惑,又不知道这些层次是干吗的,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说下面几句时要有点屏住呼吸的感觉,有点紧张,仿佛在触及自己的敏感部位)一层包着一层,一层开启另一层,我不知道该不该再去探索这些层次(这里有性压抑的影子,有自己的心理基础,认为不应该去主动寻找,但又不禁受到吸引)。 (回复正常声音,自然地)然后,主持工作坊的女人问我们,有多少人体会过性高潮?有两个女人勉强举了举手,但是我没有。我其实是体会过性高潮的。我没有举手只是因为,我的性高潮都是偶然的,我不知道怎样使它出现。性高潮,这是一种神秘、奇妙的东西,刻意去寻找,那就没有惊喜了。但是其实,唉,惊喜已经没有了??我已经两年没有体会过可遇不可求的性高潮了(急切、沮丧,很丧气)。我真的怕自己不正常(慢,轻声,说出自己干出这件疯事的原因,因为希望摆脱那种不愉快的状态,重新得到快感),所以才来到这个疯狂的工作坊。 于是,那个时刻来了,(这里语气要戏剧化一点,好像小孩偷吃糖果一样)那个我害怕又渴望的时刻。主持工作坊的女人要求我们,再拿出镜子来,看谁能找到自己的*。(真的蒙了头了,尽管知道有这么回事,可是轮到自己做时,真的不知从何做起,声音有点惶恐)我们在那儿,我们这群女人,坐在垫子上(这个位置要很不稳当,因为,如果完全躺下去的话,是看不见的,必须镜子对着自己,头还得抬起来,要做出很不舒服的姿势)寻找它的位置,那个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有什么用的*(请注意,这里,台词的意思是讽刺传统,讽刺传统对待女人性器官的态度,在性压抑的文化中,女人的性是被控制的,怎么会告诉女人如何获得快感呢)。我真的不好意思去找,我怕(忧郁,不知如何说出自己的恐惧。害怕自己真的找不到它,或者这个地方已经失去敏感,别人有的感觉我没有,就像眼睛会近视、听力会衰退、记忆也会丧失一样,好像说到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感到非常无助),我怕我已经失去它了。我(惊恐、伤感,不要用原来那种流畅的快速处理)也许有病,性冷感(不能相信但又无法否认,性冷感等于失去女性魅力了,这也是人物担忧的),我是闭塞、枯燥、乏味的女人(自己对自己如此无趣很是无奈,很不情愿)。这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同样悲哀和失落的记忆):小时候,十岁那年,在一个湖里,我弄丢了镶着翡翠的戒指(很美丽的饰物,用姿势表现出其美丽而不可再得)。我不断不断潜到水底,用手摸索着那些石头、鱼、瓶盖还有粘乎乎的东西,可就是找不到我的戒指。我怕,我知道会受惩罚(孩子气的担心,仿佛摔碎了碗,不知什么方法能让碗复原),我不该戴着它游泳(追悔莫及,委屈,真的想哭的感觉)。 (说接下来的台词时,要恢复自然,换一种语气)主持工作坊的女人看见,我在那儿疯狂的摸索,(摇头,擦眼泪,回复人物语气)丧气地擦着眼,她走了过来,我说(这里不要用喊来处理,而用委屈,说不出的委屈,声音压抑,低沉,没法说明自己内心的伤感): “我弄丢了我的*,它不见了,我不该戴着它游泳”。 (恢复自然)这个女人笑了,她平静地抚摸我的头(这些话要平静、亲切,能够抚慰心灵),她说(真诚的微笑):*是不可能弄丢的,(启发式的)它就像房子上的门铃,它就是房子本身;(我点头表示会意,人物理解了那女人的话,所以人称就换了,换成第一人称)它是我,是我的本质。我不用去寻找,只需要体会(启悟的感觉,好像倾听一种声音);体会它,体会我的*。 于是,我回到我的位置,(这时声音要松弛,但是要知道,这时观众的心理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所有的表演都在挑战观众的承受力,挑战他们想象性爱场景的能力。演员的所有表演都是挑战性的,但是演员这时的表演要传达严肃性,这个严肃来自对自己的尊重;尊重自己的身体、尊重自己的感觉,认识自己、认识身体,把性爱经验当作知识来求索。这里的表演一点也不淫秽,它是创造性的,创造出一种新的美感情境)我闭上眼,把镜子放下(声音很轻,不用考虑观众,集中于想象自己的感受,脑子里出现美好的场景,例如满地都是玫瑰花,或者触摸纯净的百合,一朵接着一朵)。我看见,(非常渴望的、激情饱满)我的身体漂浮起来,我慢慢开始接近自己(仿佛飞机起飞前摩擦地面),重新进入;就像太空人重新进入地球大气层(那时没有任何声音,旁若无人,但是宇航员非常高兴回到地球),那是非常安静地进入(欣喜)。我起伏、着陆;着陆,又起伏;我进入自己的肌肉、血液和细胞,进入自己的阴道。忽然,一切变得很简单;接着,我的手指突然碰到了与我很和谐的那个地方。开始有一点颤抖,然后是震动、爆发。一层层肌肤分开再分开,充满光明,充满音乐、色彩、纯真和渴望。我感觉到了,我喊叫着,我在我蓝色的垫子上重新获得了它,(后面的处理可以在调动激情的情况下,用饱满的情绪来演绎,达到高潮;然后松弛,完全信赖自己的身体,感激自己的身体。感激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器官,能够使自己愉悦,感受快乐,非常欣慰)我,感激(这儿的句子不用多了,只要有那种情绪、带出一种余韵就行了)。 (下面的诗句,用自己的自然、真诚、抒情的风格来处理,表现出作者认同自己的身体,也认同了工作坊的理念:让妇女重新获得自己的身体,赞美和肯定自己,非常抒情和喜悦:)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朵郁金香,一种命运。我正在到达,如同我正在离开。我的阴道,我的阴道,我,自己。 8、我的阴道, 我的村庄 1993年在中欧地区,有两万到7万名妇女遭受强奸;强奸成为一种有计划、有步骤的战争策略,有许多少女被关进强暴集中营,没有人做任何事去阻止这种暴力。 下面这个独白来自一位波斯尼亚妇女,让我们感谢她公开了她的故事,让我们向她的勇敢无畏致敬。谨以这段独白献给每一位在战争和日常生活中遭受强暴的女人。 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两人表演) 我的阴道是绿色的、流水轻盈的温柔田野。在那里,母牛哞哞、夕阳休憩,可爱的男朋友用金色的稻草轻轻地触碰着它。 我的双腿间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不知道它在何处。我不去碰。现在不。不再碰。从此以后,永远不碰。 我的阴道是爱说话的,它不能等;说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要说的话;它停不下来,没法停下来;啊,来吧,来吧。 自从我梦见一只死去的动物,一根又粗又黑的钓鱼线把它缝进阴道中;尸体的恶臭无法去除,我就再也不去碰。阴道的喉咙被撕裂,它的血把我所有夏天的裙子都染红。 我的阴道唱着所有女孩的歌,它唱着羊铃鸣响的歌,秋日旷野的歌,田园之歌,阴道之歌,阴道回家之歌。 自从士兵把粗重的长枪插进去,我就不再碰。那冰冷的枪头戳透了我的心。我不知道,他们是要开枪,还是要把它一直推到我天旋地转的头顶。他们有六个人,带着黑色面罩的魔鬼医生也用酒瓶来塞。还有棍子、扫帚柄。 我的阴道有流水潺潺,在太阳晒过的小石头、在突起的*上,有清净的流水,四处飞溅。 自从我听见皮肉撕裂、发出捏碎柠檬的刺耳声音,我就不再碰;自从阴道那边一块血肉落在我手中,我就不再碰;那一片唇,那一边的阴唇完全丧失了,我再也不去碰。 我的阴道、我那生气盎然、清凉湿润的村庄。我的阴道,我的家乡。 自从那连续七天的轮奸,我就不再碰;那里发出粪便和腌肉的臭味,他们把肮脏的精液留在我的身体中。我变成了一条有毒的河,一条流淌脓汁的河。所有的庄稼都死去,所有的鱼都死去。 (齐)我的阴道,我那生气盎然、清凉湿润的村庄。 他们入侵、屠宰、把它全部烧毁了。 我现在不再触碰。 不再造访。 我如今身在别处。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9、回忆 过去十年间,我采访了一百多妇女,她们是我们称之为“无家可归“的女人。这些人绝大多数小时候遭受过乱伦虐待或年轻时被强奸。在她们的记忆里,“家”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她们遭受强暴,却无法报案,得不到救助。由于社会地位低下,她们也没有治愈创伤的途径。不断蒙受耻辱,这最终摧毁了她们的自尊,把她们推向毒品、卖淫、艾滋病;其中很多人濒临死亡的绝境。 下面这个独白出自一个女人的亲身经历。这个故事不同寻常,虽然,这里有残忍、暴力,但它有一个不同的结局。这个女人在避难所遇到另一个女人,她们相爱了。依靠爱的力量,她们结合在一起,重建美好人生。我以这个片段赞美她们惊人的勇气,我也把它献给所有那些受到伤害、需要帮助而我们还没有见过面的女人。 回忆:1965年12月,5岁 妈妈发出吓人的尖叫,刺耳又可怕;她说:你不准再挠那里。我非常害怕,因为我已经挠了。从此,我不敢再碰下面那地方,即使是洗澡的时候。我害怕,怕水从那里的小洞流进肚子,灌满我的身体,然后我会爆炸,像一支水枪。我用胶布封住下面的洞口,但是没办法,胶布遇水就脱落了。我想象有一种塞子,就像浴盆的塞子一样,如果把洞口塞住,就可以阻止任何东西;不让它们进入我的身体。我睡觉时,穿宽松的睡衣,里面套了三条粉红的小内裤。我还是想抚摸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有。 回忆:7岁 隔壁的托尼比我大三岁,他发火了,狠狠地打我,他的拳头重重落在我两腿之间。我的整个身体好像被撕裂了。我回家,走路一跛一跛,我尿不出来。妈妈问:你那下面怎么啦?我告诉她是托尼干的。她冲我大声怒吼,她说:永远别让男人再碰你那儿。我想要辩解:妈妈!他不是碰了那里,他是打我那里。 回忆:9岁 我在床上玩,跳起来,落下去,跳起来,落下去;啊(尖叫……)地上有东西刺进我的下体。我发出了尖利的叫声,那声音像是从身体下面的洞口发出。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他们把下面刺破的地方重新缝合起来。 回忆:10岁 我呆在爸爸的房子里。他在楼上开Party。每个人都在喝酒、大声吵吵。我一个人在地下室玩,我在试一套新内衣,那是爸爸的新情人送给我的。突然,爸爸的好朋友、大个子杰姆从我身后冒了出来;他扯下我的新内衣,把他巨大、坚硬的东西插进了我的阴道。我尖叫、踢他、打他,我拼命想要逃开。但是他已经进去了。后来,爸爸冲进来,他手里拿着枪,“砰”的一声巨响;杰姆的腿不动了,我的下体在流血,好多好多血。我想我的阴道全破了。杰姆从此瘫痪;以后有七年时间,我妈不许我再见爸爸。 回忆:12岁 我的阴道是个很不好的地方,一个让我痛苦、厌恶的地方;一个挨打、被侵犯、总是流血的地方。它是厄运的来源。它是倒霉的地方。我幻想,在我的两腿之间有风火轮,然后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孩,可以骑着风火轮去旅行,走得越远越好。 回忆:13岁 她是我的邻居。一个二十四岁、魅力四射的女人。我总是盯着她看。一天,她请我坐上她的车。在车上,她问我喜不喜欢亲吻男孩子。我说,不!我不喜欢。然后她就说,要让我见识一样东西。说着,她伏下身子,温柔地吻了我的嘴唇,用她的唇;接着,她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Wow。 她问我,愿不愿意到她家里去;接着,她又一次吻了我。她教我放松,去感受、用我们的舌头去品尝那种滋味。她问我妈妈,可不可以让我去她那里过夜?我妈当然很高兴,因为,这么一位漂亮、成功的女人居然对我感兴趣。我更是乐坏了,我简直迫不及待。 她的公寓太棒了,她把家装饰得真漂亮!那是七十年代的风格:一串串的珠子、毛茸茸的枕头和朦胧的灯光。我当场下决心:等我长大了,也要做个成功女人,就像她那样。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Vodka,然后问我:想喝点什么?我说,我想要一杯和你一样的酒。她说:你妈妈可不会喜欢你喝Vodka。我说:我妈,她也不会喜欢我吻女人。于是,这个美丽的女人就给我倒了一杯Vodka。 然后,她换上了绸缎睡裙。那裙子是深红色的,她显得更美了。我以前一直认为,女同性恋很丑。可是,她的美让我晕眩。我说:“你真棒。”她说:“你也一样。”我说:“可是,我只有白内衣。”于是,她替我慢慢地穿上另一件绸缎裙。裙子是淡紫色的,就像温柔的初春时光。 Vodka已经冲上我的头,我全身舒展,准备好了。 在她的床头,有一张黑人裸女的画像,画上的女人梳着蓬蓬头。 她轻轻地、慢慢地让我平躺在床上;仅仅是身体的摩擦就让我兴奋起来。接着,她对我和我的阴道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各种以前我一直认为很肮脏的事情。Wow,我是那么热情、那么狂野。她说:“你的阴道,没有被男人碰过,气味清新迷人,但愿我能让它永远保持清新。”我开始陷入疯狂。 这时,电话响了。显然,是我妈打来的。我敢肯定,她发现了什么。我做任何事情都被她逮个正着。我喘不过气,拿起电话;我尽量平息自己,可别让她听出来了。电话那头,她问我:“你这是怎么了?你在跑步吗?”我说:“没有,妈妈,我在做健美**。”然后,她对那个漂亮女人说:“看好我闺女,别让她和男孩子鬼混”。漂亮女人告诉她说:“你放心好了,这里绝对没有男孩子。” 接着,这个魅力四射的女人教我,她教了我关于阴道的所有事情。她要我在她面前爱抚自己,她告诉我得到快感的各种方式。她是那么细心、周到。她说,如果你知道怎么得到快感、如何让自己高兴,你就永远不需要依赖男人。 第二天早晨,我担心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因为我是那么、那么地爱她。她笑了。 第二天早晨,我离开她家;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现在,人们说,那是一种强暴。我当时只有十三岁,而她是二十四岁。嗯,我说,如果那是强暴,那可真是挺不错的经验;这种经验,把我可怜的阴道变成了天上的伊甸园。 10、阴道事实(3) (两人表演,背后有黑衣妇女在舞台上默默走动) 有八千万到一亿的女孩和年轻女人,遭受过生殖器切割的苦痛。实施这种手术的地方大多是非洲国家,每年,大约有两百万年轻女孩会被人用小刀、剃刀或玻璃片切割*,或者将它完全切除;她们的部分阴唇或全部阴唇,被人用羊肠线或针刺缝在一起。 这种手术通常被美化为“割礼”。一位非洲专家纳希德?托比亚直捷了当地指出:这种手术如果用在男人身上,它的范围将会是,从割掉阴茎的绝大部分到“割除整个阴茎,包括它的软组织的根部和部分阴囊皮肤。” 女阴切割的短期后遗症包括:破伤风、败血症、大出血,以及尿道、膀胱、阴道壁和肛门括约肌受伤;长期后遗症包括:慢性子宫炎、大面积伤痕造成的终生行走不便、瘘管的形成、高度增长的生育痛苦与危险;还有,过早结束生命。 (朗诵结束后静场,Powerpoint呈现中国妇女与儿童生存问题) 11、我问一个六岁的女孩 “如果要打扮你的阴道,让它穿什么呢?” “红色运动鞋、纽约大都会棒球队的球帽,扣在后脑勺上”。 “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什么呢?” “它会说以‘W’和‘T’打头的词,比如w(伟大)t,(提琴)。” “阴道能让你想到什么?” “漂亮的黑桃子。还有,亮晶晶的大钻石,它是我的。” “你的阴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它里面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大脑。” “你的阴道的气味像什么?” “像雪花。” 12、干涸的河流 《阴道独白》也由不同的女人在不同的国家上演,这些国家的女人加上了自己的故事和发挥?? 干涸的河流(中国城市故事,一人独白) 背景:弧形的酒吧台,高脚凳,一杯红酒。 表演方式:独白 [前面三段在酒吧凳下面表演,可以较自由、舒展] 我喜欢时尚的东西,喜欢泡酒吧,蹦“的”。也许,在男人看来,我是那种合适一夜情的女人。不过,了解我的男人都知道,最好还是和我保持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性爱?我的妈妈、我的老师从来不跟我谈这些。也没有人鼓励我和男生交往。我读小学的时候,女生多看男生两眼,就是妖精、潘金莲。有一次,一个男生发言,我不同意,起来反驳他,一下课,我们被速配成功了,那个男生个子比我矮一个头,只好做武大郎了。 月经也是一个恶梦。我是班里第一个来月经的,那时我11岁,上午上完课,一站起来,我发现凳子一片鲜红,再一看,原来是自己惹的祸。怎么办?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要把这张凳子给洗干净,那可是学校的公共财物啊!可是,学校好像没有水龙头,我又不敢告诉老师,我窘得很,拿起那张大板凳挡住屁股后面,就往家里跑。一路上,人们像看怪物那样看着我。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就因为我来月经,那些和我很要好的同学都不和我玩了。我一夜之间成了小妇人,降格为二等公民了。 [坐上酒吧凳]高考结束后,我的班主任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公司老板,他请我做翻译,出差到上海。上飞机时,我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酒店,他强奸了我。我非常沮丧,我似乎没有失去什么,但好像又什么都失去了,最让我提心吊胆的是,我会怀孕。天哪!我还要上大学的啊!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哭了整整一夜。 我的初恋?那时我读大三。我很爱他。他很沉稳,对我很好。他经常对我有性的要求,我都拒绝了,因为我不想他发现我不是那尊贵的处女。那天,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我答应他了,因为我刚好来月经,我想蒙混过关。嘿,果不然,他也没有发现,只当那些留在被单上的血就是我的初红。他似乎很满足。几天后,他到学校找我,脸色很难看。我想,要是他看穿了我的小把戏,我就坦白跟他说呗,他应该会原谅我。但是,我没有解释的机会。他说,我的经血让他倒霉了,那天汽车打不着火就是个坏兆头,第二天他还丢了一笔大生意。他的父母说,我们八字不合,其实就是说我克夫……总之,所有坏运气都是我带来的。 从那以后,我也交过其他男朋友,有时也和他们做做爱。奇怪的是,他们总有同样的问题:你下面为什么那么干?我说,是紧张吧。确实,我非常紧张。做爱、血、让人倒霉的血、灾难的血…………想到这些,我的阴道就会收缩、就会猛打退堂鼓。做爱,勉强地进去,完了出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下面为什么要湿润? 高潮?没有,从来没有。对,我会自慰,但自慰不是为了高潮,而是为了让我那可怜的阴道得到一些温柔的抚慰。 现在,我很矛盾,因为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爱我的未婚夫,我喜欢他亲吻我的感觉。可是,我的阴道没有接受他。上两个月,我不再手淫,我想为婚姻做点准备。可是,我的阴道还是很冷漠,很寂寞。 [下来]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是什么性冷淡。我还是喜欢男人,没有爱上女人,我还是想得到爱欲的满足。再说,我是那么热爱生活。我很忙,忙碌让我忘记身体的需要,让我觉得人生还有别的可追求的东西。每次照镜子,还很亮丽嘛,我就安慰自己说:阴道干枯了,青春也还在。 13、孤独与关爱 (配乐朗诵,四人舞蹈) 我真希望画一张地图,在上面标出“对阴道友善的城市”。在那些城市,表演一结束,就有很多女人涌来,告诉我她们的故事。这一切常常提醒我,女人的生活是多么不平凡、多么深奥。我也因此认识到,女人们多么孤立、多么受压抑;而能够说出痛苦和迷惑的女人是多么的少。还有,所有这一切给妇女带来多少屈辱;而让妇女们说出她们的故事、和他人分享,这是何等重要。作为女人,我们的生存是多么依靠这种对话啊。 我应该补充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越南少女,她五岁时刚到美国,还不会说英语;在和最好的朋友玩耍时,她跌倒在消防栓上,造成阴道裂伤。母亲发现了带血的内裤,推测她遭到强奸。因为小女孩不知道“消防栓”这个英文单词,她无法向父母解释自己的真实经历。她的父母指控说,她最要好的朋友的哥哥强奸了她。他们匆忙把小女孩送进医院,一大群男人围在她的床边,查看她那敞开的、裸露的阴道。接着,在回家的路上,小女孩发现,父亲再也不看她一眼。在他的眼里,她变成了一个“被用过”的、“完蛋了”的女人。他再也不正眼看她。 我还记得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她告诉我,她生下来就没有阴道;可是,直到14岁时,同伴们谈论月经,她才发现自己有点不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和父亲与继母住在一起,父亲很爱她,带她去看妇科。医生发现,她事实上没有阴道,也没有子宫。父亲的心碎了,但他克制着泪水和伤感,安慰女儿说:“没事儿,亲爱的,这算不了什么。事实上,这样更好。我们要给你装上美国最好的人造阴道。等将来你遇到你丈夫时,他就会知道,我们专门为他做了这件事。”他们真的让女儿做了人工阴道,让她轻松地生活,不再烦恼。后来,她还带了她父亲来见我,父女之间的爱让我的心融化了。 15、因为他喜欢看(一人独白) 我是这样喜欢上我的阴道的。说起来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一个男人而喜欢;这显然不对嘛。用老外的话来说,政治上不正确。这个意思是说,不应该因为男人而喜欢自己,而应该自立自强,自己搞搞气氛。 比方说,洗澡的时候,浴缸里放些干花和泡泡,身旁播放恩雅的音乐;心中默想,我爱女人,所以我爱自己。我很清楚这类说法。还有啊,阴道是美丽的;我们厌恶自己,这只是内化了父权文化,因为这个文化教我们压抑性欲、讨厌自己。我们不应该恨自己,全世界阴道联合起来。 这些说法我都知道。这就好比,一种文化认为,越肥越美;我们要是在这种文化中长大,人人都会胡吃海塞,看谁能长出一双象腿。唉,可惜啊,我们的文化不喜欢那个;要的是丰乳、细腰、牙签腿。真的,不瞒您说,我不喜欢自己的大腿,更别提阴道啦。打第一次看见医生做妇科检查的表情,我就恨不得、恨不得从来没有那玩意儿。医生的表情让我羞愧,好像欠了他的债没还,又好像犯过重婚罪。其实,医生脸上很缺乏表情,他拿阴道钳的样子就像是开他们家衣柜。总之,我就是不喜欢什么阴道。你们想想,人们碰上最讨厌、最不能容忍受的事情说什么?TMD嘛,还有,傻X。就这意思,你怎么可能爱你的阴道!我呀,真可怜那些骂他母亲、还要进去的人。 可是,我只能是一个有阴道的女人。为了活下去,我常常幻想,就算我有阴道吧,可我不会说出它的名字。我把它想成绣花枕头、貂皮围巾、丝绸手套;或者一幅淡淡的水粉画,温泉缭绕,烟雨朦胧。我想着这些,才能肯定性的吸引。不然,我没法理解,他们骂傻X, 还进去搅和什么劲。 后来,我遇到一个人,这个人改变了我对阴道的认识。 这是个男人,不过他很平常,貌不惊人,语不出众;钱挣得不多,没有身家背景。说来好笑,我们是这么认识的。我和这位同事外出回来,天上开始下雨;这个人把他的伞打开,又说,披上我的衣服。当他把外套脱下来交到我手里时,他的手无意中碰了我的;接着,他又碰了我的肩膀。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们都爱上了这场雨,并且觉得雨下得很及时。我们一起回到住处,上了床,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这个家伙热爱阴道,原来,他是个艺术家呢。他喜欢抚摸,这还不够,他说,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去尝一尝。最反常的是,他说不能偷偷摸摸瞎折腾。我们第一次赤膊上阵,他就这么愣着。 我想,黑咕隆咚的,这家伙准是有毛病。我说:“开灯”。 他把灯打开,然后说:“这就对了,我就想好好看你”。 “你看不见我吗,我就在这儿,”我又拽了他一把。 可他的眼睛根本不看我,说:“我要看那儿”。 “没必要,”我说:“你进来吧”。 “我要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儿”, 他说。 “你在心里想想成不成,你就只当是沙发椅子、棉花垫子、橡皮套子。我肯定你不是第一次看这个。” 此人不依不饶,说你怎么这么没有想象力;再说,连看都不看,那不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吗?我真受不了他的主意,我眼前浮现的不是人参果,而是一个切开了的木瓜,色泽黯淡,毫无情趣。 “哦,那是我的隐私,你不要那么低级趣味好不好,拜托了。” “不,”他说,“这才是你。我得看看”。 这人像考古学家,像考证甲骨文一样专心致志;我反守为攻,开始琢磨他的表情。他看了又看,屏住呼吸,容光焕发,热情无比。人们总是说恋爱中的女人如何如何?其实让我告诉你吧,恋爱中的男人才叫滑稽呢,怎么形容?就像大灰狼呗,满脸傻笑,上气不接下气的。 而这个家伙还是诗人呢,他说:“你很美,”他说,“你身体的这一部分,跟你整个人一样,热情又优雅、敏锐又有活力”。 “真的有可看性?”我问。 他就像看手相似的继续报告,他的手指如同在军事地图上指指点点;我的求知欲一下子调动起来,我推开他的手,第一次研究了真枪实弹的男人身体。我们直瞪瞪地彼此对视,像两头熊准备搏斗,又像两个部落交换图腾;我们用彼此的礼物互致敬意,继而融成一团,不分彼此。 这个故事献给我们的儿子,他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16、呻吟(三人喜剧小品。中国故事。) A(粤语)B(普通话)C(北方话) 幕开,三个环坐台上。 A:你们有没有听过那种声音啊? C:啥声音呀? A:乜耶声啊? B:就是叫床的声音。 C:(显得很激动)哎唷,我的妈呀,这你也敢说!? A:这有什么了不起,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C:不是我大惊小怪。你们不知道,俺们村有一个小媳妇为这事死了呢? B:死了?怎么死的? A:系啊,讲来听下。 C:说来话长,俺们村有个“听房”的习俗。那对新人结婚的时候,有一个小子出了个损招,他偷偷把一个小录音机藏在人家床底,录人家的声音。第二天,他把录的东西拿到村头去放,大伙都围着听。这时,新娘刚好出来洗衣服,几个小伙子就使坏,闭着眼睛,扭着屁股,对着新娘学着她叫。新娘转身就跑回家,扯一根牵牛的绳子,上吊自杀了。 B:就这样死了? C:可不是?! B:唉,那也太不值了吧。 像我这种人,那不得死好几千回了。我天生就爱叫!食堂有好吃的,我叫;买了新衣服,我也叫;跟男朋友做爱做到爽,我更叫! (C觉得很丢人,立即上前关窗、拉窗帘,恐防被人听见。而A上前制止) C:哎唷,丢死人罗。 A:喂喂,做乜耶,呢度不系“你们村”,呢度系广州耶! C:广州也要做人啊! A:(对B说)别管她,不如叫一个来听听? B:好,那就来一个淑女型的。【淑女型】“啊,亲爱的,我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A:(学着扭捏的样子)哇,仲“要对我负责啊!”,嗨,真系老土!依家早就流行一夜情了,仲负乜耶责! B:哦,那你学一个来听听。 A:好啊,听住。【好字型】 (A叫完,A、B二人对视一下,然后会意,共同走向C,然后把C推向前台) B:唉,你跟你们家的老赵是怎么叫的啊? C:(很不好意思)我跟我们家老赵可是从来都不叫的。 A:系乜?唔叫啊。系唔系甘啊??(A夸张地做着做爱时强忍不叫的动作,B在旁起哄) B:哎呀,性压抑啊,要出人命了! (C被她们激怒了,说) C:俺,俺就叫一个给你们听听! (A、B一听,赶紧围上前,等着C表演。) C:(扭捏了一会儿)俺可真的叫了? A、B:叫吧。 C:真的叫? A、B:(不耐烦地)叫啊! C:(看到实在无法,只得叫了)啊,啊……【抿唇型】 (A、B二人看到,不禁高兴,也跟着狂欢) A、B:啊,啊,啊??! 17、出生之舞(三人配乐舞蹈,表现生育情境) 18、我就在那儿,在产房(朗诵) 献给希娃 当她的阴道张开时,我就在那儿。 我们全都在那儿:她母亲、她丈夫,还有我。 来自乌克兰的护士,整只手 在她的阴道里摸索, 偶尔,还跟我们聊几句; 戴着橡皮手套的手, 在她的阴道中转动, 好象打开 装满了水的水龙头。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中 当子宫收缩迫使她四面蠕动, 奇怪的呻吟渗出她的毛孔。 连续几个小时,我都在那儿; 忽然,她狂叫起来, 手臂在带电的空气中舞动。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中 当她的阴道变化, 从羞怯的性生活的洞孔 变成一条远古的隧道、一个神圣的器皿; 一条威尼斯运河, 一口深井; 一个等待救援的孩子 卡在井中。 我看到她阴道的颜色, 颜色变了; 我看到瘀肿的青伤, 灼热的番茄红, 淡红和深黑; 我看到血,血像汗一样沿着边缘渗出, 我看到黄色、白色的液体、屎尿,还有血块 从所有的洞口排挤、汹涌, 用力、越来越用力; 从这个洞口,我看见婴儿的头, 摩擦黑色的毛发 来自乌克兰的护士 不停地转动光滑的手臂, 我看见,婴儿的头就在身体后面?? 一个难以确切的记忆 我就在那儿, 当我们俩,她母亲和我, 抓住她的腿,伸展她的身体, 我们鼓足劲 和她一起用力, 而她的丈夫坚定地数着: “一、二、三、四”…… 他要她集中心志, 更加集中心志。 我们全神贯注看着她, 看着那个地方, 我们的视线无法离开那里。 我们忘了那是阴道, 我们所有人都忘了; 还有什么能够解释 我们此刻没有敬畏、没有好奇。 当医生拿着“艾丽丝漫游奇境”的汤匙进去时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里, 她的阴道变成了一张音域宽广的歌喉 歌唱着,用她所有的气力; 先是小脑袋,然后是灰白色、不停拍打的手臂, 接着是快速游动的身体, 迅速滑入我们伸出的手臂里。 后来,我就在那儿, 我转过身来,面对她的身体; 我站着,看着那儿,她的阴道 全部打开、完全裸露、破损、肿胀,撕裂了, 她的血布满医生的双手, 而他那么冷静地缝合着她的阴道。 我站着,一动不动地凝望, 她的阴道 突然变成了一颗贲张、跳动的红色心脏。 心有能力牺牲, 阴道也一样。 心能够宽容和修复, 它能改变形状让我们进来, 它能够扩张让我们出去; 阴道也一样。 心能为我们疼痛、为我们伸展、为我们死, 它流血, 而流血是为了让我们进入这个困难、奇妙的世界; 阴道也一样。 我记得,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 19、终场:全体出场谢幕!》有2个想法

  1. 中国大陆(内地)居民申请赴台湾地区需要什么手续?

      答:(一)提交填写完整的《中国大陆居民往来台湾地区申请审批表》、近期正面免冠蓝底彩色光学照片(规格48mmX33mm)。
      (二)交验有效中国大陆居民身份证(未满16周岁的除外)、户口簿原件,并提交复印件;已持有有效《中国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的,提交《中国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
      (三)交验有效的入台湾许可证明或经确认能够进入台湾地区的有关证明,并提交复印件。
      (四)派出所或单位意见(按需申领的地区除属登记备案的国家工作人员外可免提供单位或派出所意见,持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同意赴台湾地区批件的人员申请前往台湾,无须提交所在工作单位意见。)。
      (五)提交与赴台申请事由相应的证明:
      1、应邀前往台湾的:(1)提交中国大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同意赴台湾地区批件原件,或经省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确认盖章的复印件。(2)申请人在非常住户口所在地申请的,提交工作证明,交验暂住证原件,并提交复印件。(3)可以由本人申请办理,也可以由组团单位集中代办,代办人须提交单位介绍信。
      2、经中国大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经济局审核立项前往台湾进行经贸交流活动的,提交中国大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经济局“关于应邀往来台湾立项批复”原件。

    我美國跨國公司的网站们中,己綁定了三個新域名們 :
    我們己把1000000000000.org 這個域名綁定到: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這三個空間們上。
    我们已把 0123456789876543210.org ;
    9876543210123456789.org 這兩個域名們綁定到: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HelicoptersBuyers.com 這兩個空間們上。
    本公司只受理年营业额累计可以达到伍佰万元美金的业务之客户委托。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Shredder used cars factory;used cars shredder factory界 領袖們 戰略家們 智庫;
    日本制造、产品买卖、批发商。
    email: 郵件一律拒收附件。文字,圖片,請發入郵件正文框內。
    1779642876@qq.com; 成为QQ VIP用户日:2013年12月11日始。
    M13901623260@outlook.com
    BillionairesDesire@163.com ;
    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
    漢語意譯 – 跨國公司之名稱:
    美國 – 西洋白人女子 西洋白人男子 金發碧眼的億萬富豪們帝國有限公司網址們。
    U.S.A. –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董事局主席:Mr. Geoorge S.Chen ;
    中華裔 中華民族某支陳氏家族家譜編委會 祭祖委員會 副會長;
    CEO:小 安倍晉山;
    美國名牌直升飛機銷售總監:朴槿賢;
    B.B.E.I.- 各發達國家境內就業勞務輸入署署長:陳立峰三世;
    B.B.E.I.-几十个QQ群们(QQ圈子们)经营管理委员会陳委员长(笔名):牛化腾。
    百萬富翁社交圈,QQ:1779642876 ;
    億萬富豪社交圈,QQ:1779642876 ;
    美利堅合眾國– 金發碧眼膚白的億萬富翁們帝國有限公司網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世界铁路整车货运、车皮计划申请业务!
    世界散货船舶租赁业务!
    由原中国上海铁路分局货运服务公司商贸中心陈总经理;
    由原美国Zen散货船舶货运有限公司上海业务陈经理主持业务!
    騰迅群:烏克蘭愛好者圈
    QQ號碼:281983633;
    Sugar Daddy with blonde Concubines service company.
    乌克兰夫妻 配偶生活
    QQ:310493125;未婚者勿加入海外两性圈子。
    外国夫妇凭夫妻结婚证申请加入。
    不对中国国籍者开放。
    俄罗斯、乌克兰美丽动人、金发碧眼的新娘中介,年费:一千美元!
    乌克兰情人浪漫生活圈
    QQ:141072039;
    邂逅乌克兰姑娘 女孩
    QQ:181260822;圈子。
    西欧瑞士英国社交圈
    QQ:173357963;
    美国内华达团队旅行圈
    QQ:277526953;
    歡迎猶他州摩門教一夫多妻製家庭接待我們訪問團。
    Welcome to Utah Mormon polygamy family received us mission.
    法国留学 工作 婚恋 移居 圈子
    QQ:157937657;
    日本制造 进口商品报价 圈子
    日本、東京、大阪、名古屋、社(企業)登録。
    东京不動産、レストラン、ホテル、商社ビジネスのサポートプロバイダ。
    日本东京、大阪、名古屋公司(企业)注册商。
    東京不动产、饭店、旅馆、生意买卖支援商。
    QQ:316483367;
    报废汽车压块分解工厂
    QQ:171936514;圈子。
    韩国投资移民圈子
    QQ:190498041;韩国式夫妻生活展示公园 团队自由行一站式服务商。
    世界会务展览业者圈子
    QQ:264201736;
    最低成本投资移民海外
    QQ:241887293;
    我公司愿意与各发达国家同行们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内 注册合资,合作公司。经营世界各发达国家、地区不动产之投资、买卖、生意圈子。
    東京、塞浦路斯、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拉脱维亚、澳大利亚、俄国、泰国、英国、美国、韩国、(台湾)台南、高雄等地不动产、房地产、别墅、豪宅、庄园、城池、城堡买卖商。
    德国通
    QQ:213331230;医院界,医生界,医疗技能界,医学医治服务界圈子。
    Hamburg, Deutschland, Berlin Unternehmen (Unternehmens-) Registrar. Restaurants, Hotels, Handels-Business-Support-Anbieter.
    德国汉堡、柏林公司(企业)注册商。饭店、旅馆、生意 买卖支援商。
    德国制造之医疗器械、设备买卖用户
    QQ:262438853;圈子。
    寻觅中国进口贸易物流货代方向的朋友们。
    德国生产厂、中国国内,都可以做售后服务。
    由中国进口方考虑到维护,维修。
    我们只做上家与下家之间的德国产品之进出口交易。
    疑难杂症患者们德国医疗行 行程接待一条龙,一站式服务商。
    B.B.E.I.- 德国医学界 医院们 医生们 医疗设备 医疗技能 医学经验交流 会务服务 推广组;
    原:(Phänomenal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E.K.) 德国首都柏林泛纳美诺商展公司B.J.陈首席代表主持业务。

    美废 欧废 废纸供货商
    QQ:313490923;圈子。
    Shredder cars shredder cars
    QQ:205981892;圈子。
    Cars shredder cars shredder
    QQ:129385536;圈子。
    建网站 海外服务器
    提供海外服务器、空间、域名,价格:每年2万元。
    QQ:316485433;圈子。
    上海旧区改造贫民窟
    QQ:122846667;圈子。中国改造棚户区,3一5年内完成不了。见中国国务院2009年12月会议曰:3一5年完成改造。
    上海养老产业机构
    QQ:308546271;圈子。
    苹果手机拍客们社交圈
    QQ:313562561;
    三星手机拍客们社交圈
    QQ:313562576;
    Blonde,blond girls for you
    QQ:162255835;谢绝中国大陆国籍人士加入圈子。责任自负。
    金发碧眼肤白模特们圈
    QQ:304552826;
    Ukraine blonde bride,lady
    QQ:159967263;谢绝中国大陆国籍人士申请加入圈子。责任自负。
    You Must be a foreigner identity before they can apply to join the circle. Please provide identity cards, passports, business cards。
    您必須是外國人身份才可以申請加入圈子。請提供身份證,護照,名片。
    Doit être une identité d’étranger avant de pouvoir demander à rejoindre le cercle. S’il vous plaît fournir des cartes d’identité, passeports, cartes de visite。
    骆家辉粉丝团圈子
    QQ:304224557;
    美国公司注册美国公司
    QQ:305216132;圈子。
    美国品牌直升飞机销售商
    QQ:159982530;圈子。美国制造。安排宏力医院购得医用直升机EC120,一架,1150万元。
    直升机机库、直升飞机背景提供拍广告用。每次2万元。
    注册美国公司注册年检
    QQ:318502682;圈子。
    上海18度以下,寒气起
    QQ:318513919;圈子。
    特拉华 德拉瓦团队旅行
    QQ:159956402;圈子。
    歡迎猶他州摩門教一夫多妻製家庭接待我們訪問團。
    Welcome to Utah Mormon polygamy family received us mission.
    西班牙
    QQ:136801175;西班牙房地产投资移居圈子。百万元到近亿元,每套地中海附近房子。
    世界各天體海灘浴場裸體曬太陽裸體游泳旅行團隊接待商。
    The world’s bathing nude sunbathing nude nude beach swim team received travel providers。
    海外海滩裸晒、裸泳旅行团 接待 一站式 一条龙服务商(谢绝中国大陆国籍者)。
    英语角。英文角。
    Nue bronzer nue nue plage équipe de natation de bain du monde a reçu des fournisseurs de voyages。
    QQ:308529235;圈子。
    帮助解放非洲女性们
    QQ:145266836;圈子。
    马化腾粉丝团圈子
    QQ:159993563;
    马化腾研究研究马化腾
    QQ:305546694;圈子。
    研究马化腾马化腾研究
    QQ:296297470;圈子。
    英语角。英文角。
    QQ:308529235;圈子。
    俄罗斯普京大帝粉丝团
    QQ:129578554;
    克林顿前总统粉丝团圈
    QQ:258679727;
    欧巴马 奥巴马粉丝团
    QQ:213014453;
    朴槿惠女总统粉丝团圈
    QQ:311623472;
    韩国济州岛、首尔、清谭洞等地旅行团、旅游团一站式、一条龙接待商。满十六人出团。
    日本安倍昭惠粉丝团圈
    QQ:313569240;
    日本小泉纯一郎粉丝团
    QQ:121349921;
    日本小泉进次郎粉丝团
    QQ:301313722;
    东京不动产(房子、房地产、别墅、公寓,庄园,23区,台场方圆、周围20Km,东京奥运会周围)买卖、投资服务商合作者。
    泰国他信 英拉粉丝团
    QQ:316564659;
    泰国各地旅行团、旅游团一条龙、一站式全程接待服务商 。满16人发团。
    欢迎投资、合资公司,连锁经营。
    苹果手机拍客们社交圈
    QQ:313562561;
    三星手机拍客们社交圈
    QQ:313562576;
    谷歌 脸谱 推特 微信粉丝
    QQ:228915044;
    篮球 法语爱好者圈子
    QQ:216085415;
    莫谈国事 喜悦人生者圈
    QQ:209128829;
    我们爱汉口城市社交圈!我们爱武汉城市社交圈!
    我们爱珠海城市社交圈!我们爱上海城市社交圈!
    日本男根节粉丝团圈子
    QQ:276549022;
    日本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地境内(建筑业等360行就业服务商。饭店、旅馆买卖中间商。
    希拉里 克林顿粉丝团
    QQ:126593332;

    中华民族、华裔们社交
    QQ:305374318;
    促进 亚洲太平洋共同体 早日实现
    Promote the early realization of the Asian Pacific Community!
    アジア太平洋地域の早期実現を促進!
    아시아 태평양 커뮤니티의 조기 실현을 촉진!
    Promouvoir la réalisation rapide de la Communauté de l’Asie Pacifique!
    促進亞洲太平洋共同體早日實現!
    Mempromosikan realisasi awal dari Komunitas Asia Pasifik!
    pagsasakatuparan ng Asian Pacific Community!
    Promover a realização antecipada da Comunidade Asian Pacific!

    单身未婚肤白美丽富裕(者圈子)
    QQ:316855503;
    境外就业劳务输出国圈(出国打工,30岁以下)。
    高级、优秀、健康、强壮之建筑工赴日本打工、就业、找工作、研修生、出国去日本劳务指导、服务商(请自我详情介绍、联系方法、配照片)
    QQ:310848109;
    健康长寿快乐幸福者圈
    QQ:203274587;
    上海贵族团队、团体体检咨询服务商。
    上海 市区内 陳氏太极拳 初级 免费 培训 。
    本公司2個網站圈們佔用大量數據庫。
    限年营业额达到伍佰万元美元的公司法人,或全权代表加入我们的圈子们。
    本公司陳董事长兼任河北石家庄佛教协会*慈济医院副院长,兼招商引资部部长。欢迎实力加盟者申办各地分医院。
    我的QQ号码:1779642876 。
    腾讯公司授予我方最新特权:千人群:最高2000好友们。
    文革习性?马化腾们禁闭了我牛化腾的QQ空间。时代荣幸、荣誉也!

    注:圈友、网友如将我的内容转载、转发不同网络场所达五百次者,奖上海一日免费游;转载、转发达三千次者,奖同游泰国,或韩国(游轮行),或华东五日免费游!

  2. http://billionairesdesire.blog.163.com
    http://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http://www.HelicoptersBuyers.com; email: 1779642876@qq.com; M13901623260@outlook.com;13901623260@163.com; M13901623260@sohu.com
    美利坚合众国 – 金发碧眼的亿万富豪们帝国有限公司网址。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阴道独白>话剧剧本!

    (中山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专业师生共同改编)
    2003年5月11日广东美术馆晚7点半演出
    引子(Powerpoint)
    “阴道”,我说出来了
    阴毛
    我的短裙
    洪水
    初潮
    阴道事实(1)、(2)
    阴道工作坊??献给贝蒂?道森
    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黑人少女记忆
    阴道事实(3)
    我问一个六岁小女孩
    干涸的河流
    孤独与关爱
    收回阴道
    因为他喜欢看
    呻吟
    出生之舞
    我就在那儿
    终场:呼吸
    引子(音乐、Powerpoint)
    1、(开场白)“阴道”,我说出来了。
    甲:“阴道”,我说出来了。
    乙:“阴道”,我再说一遍。
    甲:从读到这个剧本,到开始排练,我们一直不断重复这个词;我们在教室里说、在学术研讨会说、在寝室说、在聚会中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愿意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说。每次演出“阴道独白”,我们都要说它个一百二十八遍。
    甲:我们说出“阴道”,是在研究和排练中获得的勇气;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乙:在座的观众,你们也许很担心,担心我们怎么表演这出戏。
    甲:我也很担心,我担心的是:为什么人们对这出戏心存疑虑。我担心人们如何说“阴道”这个词,我更担心人们不说这个词。我担心我自己的阴道。在我还是小女孩时,我曾被人强奸;成年以后,我很少对人说起这件事,我的身体和精神曾经是相互分离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两腿之间的这个部位,它值得我骄傲,它可以让我感到强大和生命力。
    乙:人们不去说的事物,它就不被看见、承认和记忆。我们不说的东西成为一种秘密,而秘密则导致羞耻、恐惧和神秘。我们说出这个词,是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自在地说,不再觉得羞耻。
    甲:随着更多的女人说出这个词,坦坦荡荡地说;说出它就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它成为我们语言的一部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阴道变得完整、可敬和神圣。它与我们思维相连,点燃我们的精神。耻辱消失,暴力终止;因为阴道是真实的,是可以理解的;它与强大、智慧、敢于谈论阴道的女人相联系。
    乙:而这儿就是起点。这儿是我们开始思考阴道的地方,是去了解其他女人阴道故事的地方。
    甲:在这里,我们破除神秘、羞辱和恐惧,尝试着,说出这个词,因为我们知道,这是解放我们、让我们自由的词。让我们大声说出:
    甲乙合:“阴道”。
    2、阴毛
    (演员三人,一人独白,两人在后面做哑剧表演)
    除非你喜爱阴毛,否则你无法喜爱阴道。很多人不喜欢阴毛。我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丈夫,他就讨厌阴毛。他说:“阴毛又脏又乱!” 他要我把它剃掉。剃完之后,我的阴道看起来膨胀、暴露,像一个小女孩。这个样子令他格外兴奋。当他跟我做爱时,我的阴道就像被刺扎着。我摩擦它感觉好点,但很疼;就像抓挠被蚊子咬过的地方。我觉得阴道疼得火辣辣的,那儿有刺眼的红色肿块,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拒绝再剃阴毛。不久,我的丈夫就有了外遇。
    于是,我们一起去找心理医生,进行婚姻协调。我丈夫说,他出去玩女人,是因为我不肯剃阴毛,不愿在性生活中满足他。治疗师有很重的德国口音,说一句话喘一口气,表示她非常同情我的处境。她问我,为什么你不肯满足你丈夫?我告诉她,我觉得丈夫的要求太古怪,当我那儿的毛被剃掉时,我好像变成了小女孩,禁不住以婴儿的声音说话。那儿的皮肤发炎疼痛,连抗过敏药膏都没用。治疗师告诉我说,婚姻是一种妥协。我问她,如果我剃了阴毛,我的丈夫就不会去玩女人吗?治疗师却说:你的问题只会冲淡治疗的效果。你需要积极参与,这才是好的开端。
    回家后,我丈夫更坚持要剃我的阴毛,好像这是他从婚姻治疗中应该得到的奖品。有几次,他把我割伤了,浴盆中有一点点血。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是那么高兴地剃我的阴毛。以后,当我的丈夫压在我身上时,我可以感到他那如钉子般尖锐的东西刺入我的身体,刺入我那赤裸、膨胀的阴道。那里没有保护、没有皮毛。
    终于,我明白了,阴毛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它是花儿四周的叶子,是房子四周的草地。为了要喜爱阴道,你必须喜欢阴毛。你不能只挑你想要的东西。此外,我丈夫还是一直在外面玩女人。
    3、我的短裙
    (两位演员朗诵,后面考虑有五人动作表演)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an invitation 不是一个邀请、
    a provocation 不是挑衅、
    an indication 不是象征
    that I want it 它不是说我要
    or give it 或者我给你
    or that I hook. 更不是说我想勾引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begging for it 不祈求任何东西
    it does not want you 它不想要你
    to rip it off me 来脱我的衣服
    or pull it down. 或者把它拽到脚这里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not a legal reason 不是一个合法理由
    for raping me 你休想说是我招惹了你的强奸
    although it has been before 尽管以前人们用过这个理由,
    it will not hold up 但在新的法庭上
    in the new court. 这一条决不能成立。
    My short skirt, believe it or no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我的短裙,信不信由你
    我的短裙,和你没关系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可以透出我漂亮的大腿
    is about discovering 我穿着它,可以发现
    the power of my lower calves 我的双腿多么强壮有力
    about cool autumn air traveling 我的短裙,可以让秋天的风吹拂,
    可以让风一直吹到我裙子里的身体
    up my inner thighs
    about allowing everything I see 这样我看到、路过或感觉的一切
    or pass or feel to live inside. 全都环绕着我自己
    My short skirt is not proof 我的短裙不是证明
    that I am stupid 不表明我傻、我柔弱
    or undecided 我犹豫不决、
    or a malleable little girl.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无知少女。
    My short skirt is my defiance 我的短裙是挑战
    I will not let you make me afraid 它张扬我的勇气和精力
    My short skirt is not showing off 我的短裙是快乐
    this is who I am 我就是这个样子。
    before you made me cover it 休想把我从头到脚蒙起来,
    or tone it down.休想扯下我的裙子!
    Get used to it. 看不看得惯,那是你的事儿。
    My short skirt is happiness 我的短裙是快乐
    I can feel myself on the ground.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岿然屹立
    I am here. I am hot. 我就在这儿,热烈刺激
    My short skirt is a liberation 我的短裙是解放的征兆
    flag in the women’s army 是我们娘子军的旗帜
    I declare these streets, any streets 我宣告这些街道、任何街道(注意:表演时可以抚摸大腿,这里是比喻)
    my vagina’s country. 都属于我的阴道国度。
    My short skirt 我的短裙
    is turquoise water 有湖水和宝石的蔚蓝色
    with swimming colored fish 有花朵在水中、鱼群在游戏
    a summer festival有夏日佳节
    in the starry dark 明月当空
    a bird calling 鸟儿呼唤
    a train arriving in a foreign town 列车到达异国的城镇
    my short skirt is a wild spin 我的短裙是飞旋的纱轮
    a full breath 轻柔的风
    a tango dip 一个探戈舞步
    my short skirt is 我的短裙是
    initiation 出发的姿势
    appreciation 去理解、享受
    excitation. 欣喜和激动
    But mainly my short skirt 但最重要的是,我的短裙
    and everything under it 还有里面的一切
    is Mine. 都是我的
    Mine. 我的
    Mine.我的
    4、洪水
    我访问了一些老年妇女,她们中的很多人,第一次接触这个话题。有位老人说,她可从来没有看过她的阴道,也从来没有体验过性高潮。在她72岁时,她去接受心理治疗;在医师的鼓励下,一天下午,她独自在家,点上蜡烛,洗了个澡;接着,她打开音响,放出音乐,开始研究自己的阴道。她说,她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干这件事,因为她有关节炎,腿脚不好。最后,当她终于发现自己的*时,她,哭了。下面这个独白就是献给她的。
    洪水
    下面那儿吗?哎哟,我的天啊,有多少年我都没再去过下面那儿了(以下扩号内文字为表演提示:冷漠的,隔膜的)。那儿流血、发炎、很难闻,还有霉菌。哦,那儿的腥味,连你自己都讨厌。
    不,不是说我天生不正常,没那么戏剧性。我的意思是说(教训口吻),嗯,像你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孩儿,怎么到处找人谈下面的事呢?什么,“阴……道”,这个词你不能说(苦口婆心的)!不错,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可是你知道它让我倒了多大的霉吗(老道世故,因而语调平静)?那好吧,我就从初恋说起(平静,也很热心讲故事)。
    那个小伙子,他叫安迪。对,他很可爱(很得意、喜悦);我们很般配。那一天,他邀我出去,就在他的车子里(很想讲,但是觉得讲不出口,不雅观,所以欲言又止)……
    我不能跟你说这个!说下面的事情。我没法说(这几句都很坚决,压抑自己,下决心守口如瓶)。(转教训口吻)你买楼,看楼盘就行了,你还真去看下水道?下面那儿,它跟下水道没什么两样,它每个月都漏水,还得把它堵住。这你都知道,(口吻转体贴,依然有长辈对孩子说话的口气)你们这些在外面跑的女孩子,倒霉时多不方便。
    哦,对,安迪,安迪很帅,他是我的初恋情人(得意,喜悦,夸张一点)。在他那辆白色跑车里(非常喜欢回忆自己开始初恋的浪漫情怀,但是找不到词语来说当时的尴尬,所以下面有点语无伦次),我,我当时在想……他忽然吻我,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霸王硬上弓(惊惶失措状)。我真的没想到(很无辜的、很想解释清楚),我第一次体会到那种热情(像小女生那样)。就在他搂着我的时候,下面那儿,一股热流涌出我的身体(这几句话都说得软绵绵地,表现出难以控制)。那肯定不是尿,可它有点味儿(很委屈,很无辜)??老实说,我并没有真的闻到什么味儿(这一句是抵制上一句的,是老年人对经验的认识);(回到当时的情境)但是,安迪却说,你怎么像……馊了的牛奶(夸张一点,做动作)。我想解释(无辜女生),我努力用衣服擦他那车座(非常认真地在椅子上磨屁股),可是,我堵不住自己(急得要哭了,很窘的样子)。(小女生状,仿佛是第一件新衣服,少女纯真的想象被身体的欲望和她对欲望的无知打破了。所有的幻灭和无奈、委屈在这里说出来。还有很多惋惜,因为为了这个失败的恋爱,新衣服也糟蹋了,真的不值得)那是一件新衣服,上面有淡黄色的花朵;在车座上擦过以后,再也没法穿了。安迪把我送回家,(叹口气,说明结局,不回避,夸张一点)我们,就这么吹了。
    (语调夸张)后来啊,我也和别的男人约会过,但是,一想到下面那儿,我就坐不住(紧张)。我在约会前就开始紧张,我从来都不主动(没办法的样子)。慢慢地,男人,对我也就没兴趣了(这几句,说得很无奈,好像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哦,我做过一些梦(精神提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热情而奔放,释放出本性),疯狂的梦。哦,那很傻(甜甜地笑)。我总梦见一个像盖博(盖博是四十、五十年代好莱坞明星,演《乱世佳人》里的男主角,又高又大,女人偶像)的男人(好像回到初恋情怀)。他在门口等我,捧着那么大一捧玫瑰花(优美、神往)。我们去大酒店,吃大虾,喝红酒(沉浸、得意,说平生最得意的事情)。突然,这个盖博就把我揽到怀里,凝视着我的眼睛(满怀热情、奔放)……就在他要吻我的一刹那(做作的甜蜜),房子开始摇动(屏住气);鸽子,有鸽子从桌子下面飞出来(惊喜,但惊喜里有惶恐;好像诺亚方舟的鸽子,和和平、也和洪水联系在一起,有好的意思,也有灾难的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鸽子在那儿(紧张,这是爆发、达到高潮前的紧张),而那股热流一下子涌出来(释然,但也面临不好的结局)。我站在水里动不了(非常无力的感觉),而桌子、椅子都漂起来。盖博松开我,鱼从他的衣服里游出来;盖博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冷冷地说,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不过,我现在不再做这样的梦了。自从他们把我下面的一切都拿走以后,我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他们拿掉了我的子宫,卵巢,全套家什。医生认为他说的话很有趣,他说,反正你也用不着了,留着它干吗?事实上,我是得了癌症。现在,下水道已经永远堵住,什么也不会流出来了。话又说回来,我也不介意,关门大吉。告诉你啊,我现在有很多别的情趣,我养了三只猫、五条狗;我还收集古董。
    这就是你要的故事?你大老远的,到处跟人谈“阴……道”?我真没想过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谈这个。我的故事完了。
    不过,你还是第一个让我谈“阴……道”的人,我感觉好点儿了……
    5、初潮
    (五人轮流对白,修改稿待定)
    7岁时,我二年级,我哥哥开始说什么“一月一次”。我不喜欢他大笑的样子。
    我找妈妈问:“谁一月来一次?”。妈妈说:“一个朋友,”她说:“就像收水电费的人一样。”
    爸爸送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送给我的小女孩,她现在变成小女人了。”
    我害怕。妈教我用厚厚的卫生巾。第一次用时贴反了,有胶的一面朝上。
    9岁半。我想我一定会流血过多而死。我把内裤卷起来,扔在角落里,不想让爸爸妈妈担心。
    10岁半,没有准备。我妈很意外:“哈,怎么你的来得这么早?”
    我记得,我是最后一个来的。那年,我13岁。
    初一时。我妈说:“噢,那很好啊。”
    那天,坐在我后面的男生悄悄对我说:你,的裤子弄脏了……
    上厕所时,发现裤子上有血。我以为得了怪病,一路哭着回家。
    我12岁,穿着短裤,没来得及穿衣。低头,我看到了血。
    第一次“倒霉”的时候,在学校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告诉了老师。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叫我去买卫生巾。
    我的同桌告诉我,她得到礼品,还烛光晚餐呢。
    13岁。那时还没有护舒宝,必须留意衣服有没有被弄脏。(低声地)“嘿!帮我看看。”
    我家姐妹多,买不起卫生巾。
    我妈妈说:外婆一辈子没有用过卫生巾,她用一条“骑马带”,里面装满沙子。
    我妈妈最喜欢挑卫生巾,她说现在的人真奢侈,卫生巾包得像点心,还超薄型呢。
    我妈说,以前用卫生纸包马粪纸,正面用完用反面;活到三十岁才知道世界上有卫生巾啊。
    有人说女孩开始倒霉,成绩就垮下来。
    我不敢洗头。奶奶说:“倒霉”时洗头,以后生不出男孩。
    我以为自己坐了刚刷过红漆的椅子。
    恶心,吃不下饭。
    我的腰疼。
    我总是觉得肚子饿。
    我怕人们闻到味儿,说我像一条鱼。
    我心中的他向我走来,我好激动。他对我说:“要我把外套借给你吗?”我裤子脏了。
    学校颁奖典礼。我上台领奖,感觉情况不对。幸好看不出来,但我还是觉得很丢脸。
    体育课上,大家都玩跳马的游戏;我只能站在一边,像个怪物。
    “老师,请原谅我女儿不能参加篮球课,她这几天不能剧烈运动。”
    我完全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很少说话,默默体验成熟。
    15岁,我的“那个”还没有来。担心自己不正常。妈妈安慰我说:没关系,有的女生会来得晚一点。
    我妈给我煲红糖水,接着我睡着了。
    我完了,好像一觉醒来,又精神,又神气。
    姐姐送我参加游泳比赛,她叫我用OB。她的数学怎么总是全班第一?!
    (齐唱:)《第一次》
    曲:光良
    (用在开头或末尾)
    喔 第一次你 悄悄来的时候
    手足无措 心轻轻地颤抖
    喔 第一次你 走进我的生活
    心中浮起 丝丝淡淡的忧愁
    那是来自自己的问候
    那是新的拥有
    喔 第一次我 渴想把你猜透
    有时错过 有时轻易邂逅
    喔 第一次我 与你成为朋友
    欣喜惶惑 闪烁在我的眼眸
    那是第一次知道 什么是成熟
    6、阴道事实(1、2)
    (powerpoint 展示图象,台前两人朗诵)
    1593年,在一次审判女巫时,负责调查的律师,这个已婚男人,显然第一次发现了*。他把它看作魔鬼的乳头、看作女巫有罪的铁证。据说,那是“一小块肉,向外突出,好像一个乳头,长约两个半厘米。”监狱看守“第一眼看到它时还不打算告发,因为它靠近那个如此隐秘的地方,那地方让人看到是不体面的。最后,不想隐瞒这件太奇怪的事情”,他还是把这女人的私处展示给各种各样的旁观者了。旁观者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女巫被判有罪。
    19世纪,凡是学会通过手淫来培养性高潮能力的女孩,都被认为是有病,需要治疗。通常,“治疗”或“纠正”她们的方法是:切除或烧灼*,还有,戴上“紧身贞**带”,也就是把阴唇缝在一起,让女人无法触及自己的*;更有甚者,通过手术切除卵巢、阉割女性。但是,医学文献伤从来没有提到过为防止男孩手淫,通过手术的方法切除睾丸,或截断阴茎。
    根据记录,在美国,最后一次为“治疗”手淫而进行的*切除,发生在1948年,被施行手术的女人,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7、阴道工作坊??献给贝蒂?道森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个圆形的粉红贝壳;它打开、合拢;合拢又打开。我的阴道是一朵花,一朵奇异的郁金香,它中心敏感又幽深,气息芬芳,花瓣柔嫩而坚强。
    (以下括号内为表演提示:这里可以用话外音,音乐加话外音。声音响起时,主角正在打开垫子,做准备,她穿一条漂亮的长裙子,一件短外衣,人很漂亮,又有点拘谨;是外表自傲,内心缺乏信心的性格。但既然要自我治疗,还是要掩饰自己的脆弱,所以她有些身体动作来掩饰对这个工作坊的不安感。虽然不安,也没办法,不是听说这个工作坊能帮助女人重获性高潮吗,豁出去了,就到这里来了。好像看妇科,再淑女也免不了露出羞处,那就忘了害羞吧,到这里的人都有点疯疯癫癫的,自己也就疯一回吧。)
    (听到声音,表示听不懂这些诗句,展开叙述,介绍这个地方,布景可以怪异、热烈,例如充满热带花朵,还有大量的色块,颜色艳丽。或者用朱迪?芝加哥或者奥基弗的作品装饰,用Powerpoint)这里是贝蒂?道森的工作室,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来到这里,求取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知识。到这里来的人,都能听到这首诗,刚开始,谁也听不懂。我只是知道有个女人主持这个项目已经有二十五年了,她的课程,说起来有点邪乎;(半信半疑,模仿自己初次上课的表情)那就是帮助女人信任阴道,观看阴道;还有,(要引起观众注意,自己心存疑虑,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性感中心是自己可以**作的,疑问的语气)寻找她们的性感中心,(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出)寻找*。
    在课堂上,这个女人要我们画一张画,画我们那“独特、美丽、神奇的阴道”(夸张,因为刚开始,主角不认同这一点,所以用夸张的语气说,把自己的心理与工作坊主持人的心理区别开来,说明自己从来不认为阴道有什么独特美丽,这个工作坊女人真是疯疯癫癫的),她居然这么称呼阴道。(从垫子旁边捡起画册:)她又让我们每个人,都画出自己想象的阴道的样子。瞧,一个大肚子女人画了张血盆大口,它在尖叫着,有硬币从里边掉出来(动作,暗示这是对生孩子的想象);一个干巴巴的女人画了一个扁平盘子,上头有花格子的图案(暗示形象与身体形象的关系,图形抽象,暗示一个扁平女人体形)。这(不好意思),这是我画的,我画了个大黑点(不好意思地说,暗示:其实我没什么好画的,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图象来,我对阴道的认识就是盲点),还应该加上些弯弯曲曲的细线条(加出效果,让观众看到后爆发笑声,指着画说)。(再想想)我觉得,我的阴道就像个(停顿,想了半天,也不过如此,很被动,展示另一幅图象,图象要有漫画风格,比较搞笑)吸尘器(这里要让观众笑,因为吸尘器嘛,能吸进去什么好东西,再说,那么实用,没情趣);(再翻开一幅画)或者说,(好不容易想了个别致一点的比喻)它像个星球,有自己的规律,很独立(图画上独立的星星围绕自己的轨道转动,一个女人图象,这个星体在她的大腿旁边。她的大腿中间有一个圆点,喜剧一点,让观众爆发大笑。上面每一幅图都让观众笑)。(对观众,释然的表情,认同观众的表情,表示,反正我跟你们看法一样:)我并不觉得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画完后,我们接着要做的事情是,用镜子观看自己的,(要努力才能说出这个字,毕竟也有点不好意思)阴道;要看得很仔细(做出古怪表情,认为简直匪夷所思),还得向大家做报告心得(有苦说不出的表情,到时说什么啊)。我得承认(跟观众说,说心里话,拉近和观众的距离),在这以前,我对阴道是一知半解,(停一会儿,让人们想想,我们不都是这么看待阴道吗)道听途说。我从没真正看过它。就这么举着镜子躺到垫子上,找对姿势都不容易(在垫子上猫着腰,东张西望,滑稽化这些姿势),还得看那里面,(做出艰难万分的样子,看观众,跟观众合谋,这句话要让观众笑,让观众想象自己这个样子多么滑稽:)简直回到了中世纪,那时的天文学家大概就是拿着这么原始的玩意观测太阳系的(把镜子拿起来看天)。
    (背过身子,夸张地举镜子,镜子故意举得很高,象征性地对着自己下体,接着回头对观众报告心得)初看上去,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故做惊奇);好像一条(停一下,找比喻)剖开的小鱼,(再看)里边很复杂,(翻过身来对着观众)那么红、那么新鲜,又那么粗糙。最令我吃惊的是,它还有很多层(语气表现出,这么复杂,哪里看得清楚嘛,很惶惑,又不知道这些层次是干吗的,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说下面几句时要有点屏住呼吸的感觉,有点紧张,仿佛在触及自己的敏感部位)一层包着一层,一层开启另一层,我不知道该不该再去探索这些层次(这里有性压抑的影子,有自己的心理基础,认为不应该去主动寻找,但又不禁受到吸引)。
    (回复正常声音,自然地)然后,主持工作坊的女人问我们,有多少人体会过性高潮?有两个女人勉强举了举手,但是我没有。我其实是体会过性高潮的。我没有举手只是因为,我的性高潮都是偶然的,我不知道怎样使它出现。性高潮,这是一种神秘、奇妙的东西,刻意去寻找,那就没有惊喜了。但是其实,唉,惊喜已经没有了??我已经两年没有体会过可遇不可求的性高潮了(急切、沮丧,很丧气)。我真的怕自己不正常(慢,轻声,说出自己干出这件疯事的原因,因为希望摆脱那种不愉快的状态,重新得到快感),所以才来到这个疯狂的工作坊。
    于是,那个时刻来了,(这里语气要戏剧化一点,好像小孩偷吃糖果一样)那个我害怕又渴望的时刻。主持工作坊的女人要求我们,再拿出镜子来,看谁能找到自己的*。(真的蒙了头了,尽管知道有这么回事,可是轮到自己做时,真的不知从何做起,声音有点惶恐)我们在那儿,我们这群女人,坐在垫子上(这个位置要很不稳当,因为,如果完全躺下去的话,是看不见的,必须镜子对着自己,头还得抬起来,要做出很不舒服的姿势)寻找它的位置,那个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有什么用的*(请注意,这里,台词的意思是讽刺传统,讽刺传统对待女人性器官的态度,在性压抑的文化中,女人的性是被控制的,怎么会告诉女人如何获得快感呢)。我真的不好意思去找,我怕(忧郁,不知如何说出自己的恐惧。害怕自己真的找不到它,或者这个地方已经失去敏感,别人有的感觉我没有,就像眼睛会近视、听力会衰退、记忆也会丧失一样,好像说到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感到非常无助),我怕我已经失去它了。我(惊恐、伤感,不要用原来那种流畅的快速处理)也许有病,性冷感(不能相信但又无法否认,性冷感等于失去女性魅力了,这也是人物担忧的),我是闭塞、枯燥、乏味的女人(自己对自己如此无趣很是无奈,很不情愿)。这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同样悲哀和失落的记忆):小时候,十岁那年,在一个湖里,我弄丢了镶着翡翠的戒指(很美丽的饰物,用姿势表现出其美丽而不可再得)。我不断不断潜到水底,用手摸索着那些石头、鱼、瓶盖还有粘乎乎的东西,可就是找不到我的戒指。我怕,我知道会受惩罚(孩子气的担心,仿佛摔碎了碗,不知什么方法能让碗复原),我不该戴着它游泳(追悔莫及,委屈,真的想哭的感觉)。
    (说接下来的台词时,要恢复自然,换一种语气)主持工作坊的女人看见,我在那儿疯狂的摸索,(摇头,擦眼泪,回复人物语气)丧气地擦着眼,她走了过来,我说(这里不要用喊来处理,而用委屈,说不出的委屈,声音压抑,低沉,没法说明自己内心的伤感): “我弄丢了我的*,它不见了,我不该戴着它游泳”。
    (恢复自然)这个女人笑了,她平静地抚摸我的头(这些话要平静、亲切,能够抚慰心灵),她说(真诚的微笑):*是不可能弄丢的,(启发式的)它就像房子上的门铃,它就是房子本身;(我点头表示会意,人物理解了那女人的话,所以人称就换了,换成第一人称)它是我,是我的本质。我不用去寻找,只需要体会(启悟的感觉,好像倾听一种声音);体会它,体会我的*。
    于是,我回到我的位置,(这时声音要松弛,但是要知道,这时观众的心理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所有的表演都在挑战观众的承受力,挑战他们想象性爱场景的能力。演员的所有表演都是挑战性的,但是演员这时的表演要传达严肃性,这个严肃来自对自己的尊重;尊重自己的身体、尊重自己的感觉,认识自己、认识身体,把性爱经验当作知识来求索。这里的表演一点也不淫秽,它是创造性的,创造出一种新的美感情境)我闭上眼,把镜子放下(声音很轻,不用考虑观众,集中于想象自己的感受,脑子里出现美好的场景,例如满地都是玫瑰花,或者触摸纯净的百合,一朵接着一朵)。我看见,(非常渴望的、激情饱满)我的身体漂浮起来,我慢慢开始接近自己(仿佛飞机起飞前摩擦地面),重新进入;就像太空人重新进入地球大气层(那时没有任何声音,旁若无人,但是宇航员非常高兴回到地球),那是非常安静地进入(欣喜)。我起伏、着陆;着陆,又起伏;我进入自己的肌肉、血液和细胞,进入自己的阴道。忽然,一切变得很简单;接着,我的手指突然碰到了与我很和谐的那个地方。开始有一点颤抖,然后是震动、爆发。一层层肌肤分开再分开,充满光明,充满音乐、色彩、纯真和渴望。我感觉到了,我喊叫着,我在我蓝色的垫子上重新获得了它,(后面的处理可以在调动激情的情况下,用饱满的情绪来演绎,达到高潮;然后松弛,完全信赖自己的身体,感激自己的身体。感激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器官,能够使自己愉悦,感受快乐,非常欣慰)我,感激(这儿的句子不用多了,只要有那种情绪、带出一种余韵就行了)。
    (下面的诗句,用自己的自然、真诚、抒情的风格来处理,表现出作者认同自己的身体,也认同了工作坊的理念:让妇女重新获得自己的身体,赞美和肯定自己,非常抒情和喜悦:)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朵郁金香,一种命运。我正在到达,如同我正在离开。我的阴道,我的阴道,我,自己。
    8、我的阴道, 我的村庄
    1993年在中欧地区,有两万到7万名妇女遭受强奸;强奸成为一种有计划、有步骤的战争策略,有许多少女被关进强暴集中营,没有人做任何事去阻止这种暴力。
    下面这个独白来自一位波斯尼亚妇女,让我们感谢她公开了她的故事,让我们向她的勇敢无畏致敬。谨以这段独白献给每一位在战争和日常生活中遭受强暴的女人。
    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两人表演)
    我的阴道是绿色的、流水轻盈的温柔田野。在那里,母牛哞哞、夕阳休憩,可爱的男朋友用金色的稻草轻轻地触碰着它。
    我的双腿间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不知道它在何处。我不去碰。现在不。不再碰。从此以后,永远不碰。
    我的阴道是爱说话的,它不能等;说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要说的话;它停不下来,没法停下来;啊,来吧,来吧。
    自从我梦见一只死去的动物,一根又粗又黑的钓鱼线把它缝进阴道中;尸体的恶臭无法去除,我就再也不去碰。阴道的喉咙被撕裂,它的血把我所有夏天的裙子都染红。
    我的阴道唱着所有女孩的歌,它唱着羊铃鸣响的歌,秋日旷野的歌,田园之歌,阴道之歌,阴道回家之歌。
    自从士兵把粗重的长枪插进去,我就不再碰。那冰冷的枪头戳透了我的心。我不知道,他们是要开枪,还是要把它一直推到我天旋地转的头顶。他们有六个人,带着黑色面罩的魔鬼医生也用酒瓶来塞。还有棍子、扫帚柄。
    我的阴道有流水潺潺,在太阳晒过的小石头、在突起的*上,有清净的流水,四处飞溅。
    自从我听见皮肉撕裂、发出捏碎柠檬的刺耳声音,我就不再碰;自从阴道那边一块血肉落在我手中,我就不再碰;那一片唇,那一边的阴唇完全丧失了,我再也不去碰。
    我的阴道、我那生气盎然、清凉湿润的村庄。我的阴道,我的家乡。
    自从那连续七天的轮奸,我就不再碰;那里发出粪便和腌肉的臭味,他们把肮脏的精液留在我的身体中。我变成了一条有毒的河,一条流淌脓汁的河。所有的庄稼都死去,所有的鱼都死去。
    (齐)我的阴道,我那生气盎然、清凉湿润的村庄。
    他们入侵、屠宰、把它全部烧毁了。
    我现在不再触碰。
    不再造访。
    我如今身在别处。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9、回忆
    过去十年间,我采访了一百多妇女,她们是我们称之为“无家可归“的女人。这些人绝大多数小时候遭受过乱伦虐待或年轻时被强奸。在她们的记忆里,“家”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她们遭受强暴,却无法报案,得不到救助。由于社会地位低下,她们也没有治愈创伤的途径。不断蒙受耻辱,这最终摧毁了她们的自尊,把她们推向毒品、卖淫、艾滋病;其中很多人濒临死亡的绝境。
    下面这个独白出自一个女人的亲身经历。这个故事不同寻常,虽然,这里有残忍、暴力,但它有一个不同的结局。这个女人在避难所遇到另一个女人,她们相爱了。依靠爱的力量,她们结合在一起,重建美好人生。我以这个片段赞美她们惊人的勇气,我也把它献给所有那些受到伤害、需要帮助而我们还没有见过面的女人。
    回忆:1965年12月,5岁
    妈妈发出吓人的尖叫,刺耳又可怕;她说:你不准再挠那里。我非常害怕,因为我已经挠了。从此,我不敢再碰下面那地方,即使是洗澡的时候。我害怕,怕水从那里的小洞流进肚子,灌满我的身体,然后我会爆炸,像一支水枪。我用胶布封住下面的洞口,但是没办法,胶布遇水就脱落了。我想象有一种塞子,就像浴盆的塞子一样,如果把洞口塞住,就可以阻止任何东西;不让它们进入我的身体。我睡觉时,穿宽松的睡衣,里面套了三条粉红的小内裤。我还是想抚摸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有。
    回忆:7岁
    隔壁的托尼比我大三岁,他发火了,狠狠地打我,他的拳头重重落在我两腿之间。我的整个身体好像被撕裂了。我回家,走路一跛一跛,我尿不出来。妈妈问:你那下面怎么啦?我告诉她是托尼干的。她冲我大声怒吼,她说:永远别让男人再碰你那儿。我想要辩解:妈妈!他不是碰了那里,他是打我那里。
    回忆:9岁
    我在床上玩,跳起来,落下去,跳起来,落下去;啊(尖叫……)地上有东西刺进我的下体。我发出了尖利的叫声,那声音像是从身体下面的洞口发出。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他们把下面刺破的地方重新缝合起来。
    回忆:10岁
    我呆在爸爸的房子里。他在楼上开Party。每个人都在喝酒、大声吵吵。我一个人在地下室玩,我在试一套新内衣,那是爸爸的新情人送给我的。突然,爸爸的好朋友、大个子杰姆从我身后冒了出来;他扯下我的新内衣,把他巨大、坚硬的东西插进了我的阴道。我尖叫、踢他、打他,我拼命想要逃开。但是他已经进去了。后来,爸爸冲进来,他手里拿着枪,“砰”的一声巨响;杰姆的腿不动了,我的下体在流血,好多好多血。我想我的阴道全破了。杰姆从此瘫痪;以后有七年时间,我妈不许我再见爸爸。
    回忆:12岁
    我的阴道是个很不好的地方,一个让我痛苦、厌恶的地方;一个挨打、被侵犯、总是流血的地方。它是厄运的来源。它是倒霉的地方。我幻想,在我的两腿之间有风火轮,然后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孩,可以骑着风火轮去旅行,走得越远越好。
    回忆:13岁
    她是我的邻居。一个二十四岁、魅力四射的女人。我总是盯着她看。一天,她请我坐上她的车。在车上,她问我喜不喜欢亲吻男孩子。我说,不!我不喜欢。然后她就说,要让我见识一样东西。说着,她伏下身子,温柔地吻了我的嘴唇,用她的唇;接着,她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Wow。
    她问我,愿不愿意到她家里去;接着,她又一次吻了我。她教我放松,去感受、用我们的舌头去品尝那种滋味。她问我妈妈,可不可以让我去她那里过夜?我妈当然很高兴,因为,这么一位漂亮、成功的女人居然对我感兴趣。我更是乐坏了,我简直迫不及待。
    她的公寓太棒了,她把家装饰得真漂亮!那是七十年代的风格:一串串的珠子、毛茸茸的枕头和朦胧的灯光。我当场下决心:等我长大了,也要做个成功女人,就像她那样。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Vodka,然后问我:想喝点什么?我说,我想要一杯和你一样的酒。她说:你妈妈可不会喜欢你喝Vodka。我说:我妈,她也不会喜欢我吻女人。于是,这个美丽的女人就给我倒了一杯Vodka。
    然后,她换上了绸缎睡裙。那裙子是深红色的,她显得更美了。我以前一直认为,女同性恋很丑。可是,她的美让我晕眩。我说:“你真棒。”她说:“你也一样。”我说:“可是,我只有白内衣。”于是,她替我慢慢地穿上另一件绸缎裙。裙子是淡紫色的,就像温柔的初春时光。
    Vodka已经冲上我的头,我全身舒展,准备好了。
    在她的床头,有一张黑人裸女的画像,画上的女人梳着蓬蓬头。
    她轻轻地、慢慢地让我平躺在床上;仅仅是身体的摩擦就让我兴奋起来。接着,她对我和我的阴道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各种以前我一直认为很肮脏的事情。Wow,我是那么热情、那么狂野。她说:“你的阴道,没有被男人碰过,气味清新迷人,但愿我能让它永远保持清新。”我开始陷入疯狂。
    这时,电话响了。显然,是我妈打来的。我敢肯定,她发现了什么。我做任何事情都被她逮个正着。我喘不过气,拿起电话;我尽量平息自己,可别让她听出来了。电话那头,她问我:“你这是怎么了?你在跑步吗?”我说:“没有,妈妈,我在做健美**。”然后,她对那个漂亮女人说:“看好我闺女,别让她和男孩子鬼混”。漂亮女人告诉她说:“你放心好了,这里绝对没有男孩子。”
    接着,这个魅力四射的女人教我,她教了我关于阴道的所有事情。她要我在她面前爱抚自己,她告诉我得到快感的各种方式。她是那么细心、周到。她说,如果你知道怎么得到快感、如何让自己高兴,你就永远不需要依赖男人。
    第二天早晨,我担心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因为我是那么、那么地爱她。她笑了。
    第二天早晨,我离开她家;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现在,人们说,那是一种强暴。我当时只有十三岁,而她是二十四岁。嗯,我说,如果那是强暴,那可真是挺不错的经验;这种经验,把我可怜的阴道变成了天上的伊甸园。
    10、阴道事实(3)
    (两人表演,背后有黑衣妇女在舞台上默默走动)
    有八千万到一亿的女孩和年轻女人,遭受过生殖器切割的苦痛。实施这种手术的地方大多是非洲国家,每年,大约有两百万年轻女孩会被人用小刀、剃刀或玻璃片切割*,或者将它完全切除;她们的部分阴唇或全部阴唇,被人用羊肠线或针刺缝在一起。
    这种手术通常被美化为“割礼”。一位非洲专家纳希德?托比亚直捷了当地指出:这种手术如果用在男人身上,它的范围将会是,从割掉阴茎的绝大部分到“割除整个阴茎,包括它的软组织的根部和部分阴囊皮肤。”
    女阴切割的短期后遗症包括:破伤风、败血症、大出血,以及尿道、膀胱、阴道壁和肛门括约肌受伤;长期后遗症包括:慢性子宫炎、大面积伤痕造成的终生行走不便、瘘管的形成、高度增长的生育痛苦与危险;还有,过早结束生命。
    (朗诵结束后静场,Powerpoint呈现中国妇女与儿童生存问题)
    11、我问一个六岁的女孩
    “如果要打扮你的阴道,让它穿什么呢?”
    “红色运动鞋、纽约大都会棒球队的球帽,扣在后脑勺上”。
    “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什么呢?”
    “它会说以‘W’和‘T’打头的词,比如w(伟大)t,(提琴)。”
    “阴道能让你想到什么?”
    “漂亮的黑桃子。还有,亮晶晶的大钻石,它是我的。”
    “你的阴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它里面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大脑。”
    “你的阴道的气味像什么?”
    “像雪花。”
    12、干涸的河流
    《阴道独白》也由不同的女人在不同的国家上演,这些国家的女人加上了自己的故事和发挥??
    干涸的河流(中国城市故事,一人独白)
    背景:弧形的酒吧台,高脚凳,一杯红酒。
    表演方式:独白
    [前面三段在酒吧凳下面表演,可以较自由、舒展]
    我喜欢时尚的东西,喜欢泡酒吧,蹦“的”。也许,在男人看来,我是那种合适一夜情的女人。不过,了解我的男人都知道,最好还是和我保持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性爱?我的妈妈、我的老师从来不跟我谈这些。也没有人鼓励我和男生交往。我读小学的时候,女生多看男生两眼,就是妖精、潘金莲。有一次,一个男生发言,我不同意,起来反驳他,一下课,我们被速配成功了,那个男生个子比我矮一个头,只好做武大郎了。
    月经也是一个恶梦。我是班里第一个来月经的,那时我11岁,上午上完课,一站起来,我发现凳子一片鲜红,再一看,原来是自己惹的祸。怎么办?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要把这张凳子给洗干净,那可是学校的公共财物啊!可是,学校好像没有水龙头,我又不敢告诉老师,我窘得很,拿起那张大板凳挡住屁股后面,就往家里跑。一路上,人们像看怪物那样看着我。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就因为我来月经,那些和我很要好的同学都不和我玩了。我一夜之间成了小妇人,降格为二等公民了。
    [坐上酒吧凳]高考结束后,我的班主任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公司老板,他请我做翻译,出差到上海。上飞机时,我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酒店,他强奸了我。我非常沮丧,我似乎没有失去什么,但好像又什么都失去了,最让我提心吊胆的是,我会怀孕。天哪!我还要上大学的啊!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哭了整整一夜。
    我的初恋?那时我读大三。我很爱他。他很沉稳,对我很好。他经常对我有性的要求,我都拒绝了,因为我不想他发现我不是那尊贵的处女。那天,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我答应他了,因为我刚好来月经,我想蒙混过关。嘿,果不然,他也没有发现,只当那些留在被单上的血就是我的初红。他似乎很满足。几天后,他到学校找我,脸色很难看。我想,要是他看穿了我的小把戏,我就坦白跟他说呗,他应该会原谅我。但是,我没有解释的机会。他说,我的经血让他倒霉了,那天汽车打不着火就是个坏兆头,第二天他还丢了一笔大生意。他的父母说,我们八字不合,其实就是说我克夫……总之,所有坏运气都是我带来的。
    从那以后,我也交过其他男朋友,有时也和他们做做爱。奇怪的是,他们总有同样的问题:你下面为什么那么干?我说,是紧张吧。确实,我非常紧张。做爱、血、让人倒霉的血、灾难的血…………想到这些,我的阴道就会收缩、就会猛打退堂鼓。做爱,勉强地进去,完了出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下面为什么要湿润?
    高潮?没有,从来没有。对,我会自慰,但自慰不是为了高潮,而是为了让我那可怜的阴道得到一些温柔的抚慰。
    现在,我很矛盾,因为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爱我的未婚夫,我喜欢他亲吻我的感觉。可是,我的阴道没有接受他。上两个月,我不再手淫,我想为婚姻做点准备。可是,我的阴道还是很冷漠,很寂寞。
    [下来]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是什么性冷淡。我还是喜欢男人,没有爱上女人,我还是想得到爱欲的满足。再说,我是那么热爱生活。我很忙,忙碌让我忘记身体的需要,让我觉得人生还有别的可追求的东西。每次照镜子,还很亮丽嘛,我就安慰自己说:阴道干枯了,青春也还在。
    13、孤独与关爱
    (配乐朗诵,四人舞蹈)
    我真希望画一张地图,在上面标出“对阴道友善的城市”。在那些城市,表演一结束,就有很多女人涌来,告诉我她们的故事。这一切常常提醒我,女人的生活是多么不平凡、多么深奥。我也因此认识到,女人们多么孤立、多么受压抑;而能够说出痛苦和迷惑的女人是多么的少。还有,所有这一切给妇女带来多少屈辱;而让妇女们说出她们的故事、和他人分享,这是何等重要。作为女人,我们的生存是多么依靠这种对话啊。
    我应该补充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越南少女,她五岁时刚到美国,还不会说英语;在和最好的朋友玩耍时,她跌倒在消防栓上,造成阴道裂伤。母亲发现了带血的内裤,推测她遭到强奸。因为小女孩不知道“消防栓”这个英文单词,她无法向父母解释自己的真实经历。她的父母指控说,她最要好的朋友的哥哥强奸了她。他们匆忙把小女孩送进医院,一大群男人围在她的床边,查看她那敞开的、裸露的阴道。接着,在回家的路上,小女孩发现,父亲再也不看她一眼。在他的眼里,她变成了一个“被用过”的、“完蛋了”的女人。他再也不正眼看她。
    我还记得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她告诉我,她生下来就没有阴道;可是,直到14岁时,同伴们谈论月经,她才发现自己有点不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和父亲与继母住在一起,父亲很爱她,带她去看妇科。医生发现,她事实上没有阴道,也没有子宫。父亲的心碎了,但他克制着泪水和伤感,安慰女儿说:“没事儿,亲爱的,这算不了什么。事实上,这样更好。我们要给你装上美国最好的人造阴道。等将来你遇到你丈夫时,他就会知道,我们专门为他做了这件事。”他们真的让女儿做了人工阴道,让她轻松地生活,不再烦恼。后来,她还带了她父亲来见我,父女之间的爱让我的心融化了。
    15、因为他喜欢看(一人独白)
    我是这样喜欢上我的阴道的。说起来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一个男人而喜欢;这显然不对嘛。用老外的话来说,政治上不正确。这个意思是说,不应该因为男人而喜欢自己,而应该自立自强,自己搞搞气氛。
    比方说,洗澡的时候,浴缸里放些干花和泡泡,身旁播放恩雅的音乐;心中默想,我爱女人,所以我爱自己。我很清楚这类说法。还有啊,阴道是美丽的;我们厌恶自己,这只是内化了父权文化,因为这个文化教我们压抑性欲、讨厌自己。我们不应该恨自己,全世界阴道联合起来。
    这些说法我都知道。这就好比,一种文化认为,越肥越美;我们要是在这种文化中长大,人人都会胡吃海塞,看谁能长出一双象腿。唉,可惜啊,我们的文化不喜欢那个;要的是丰乳、细腰、牙签腿。真的,不瞒您说,我不喜欢自己的大腿,更别提阴道啦。打第一次看见医生做妇科检查的表情,我就恨不得、恨不得从来没有那玩意儿。医生的表情让我羞愧,好像欠了他的债没还,又好像犯过重婚罪。其实,医生脸上很缺乏表情,他拿阴道钳的样子就像是开他们家衣柜。总之,我就是不喜欢什么阴道。你们想想,人们碰上最讨厌、最不能容忍受的事情说什么?TMD嘛,还有,傻X。就这意思,你怎么可能爱你的阴道!我呀,真可怜那些骂他母亲、还要进去的人。
    可是,我只能是一个有阴道的女人。为了活下去,我常常幻想,就算我有阴道吧,可我不会说出它的名字。我把它想成绣花枕头、貂皮围巾、丝绸手套;或者一幅淡淡的水粉画,温泉缭绕,烟雨朦胧。我想着这些,才能肯定性的吸引。不然,我没法理解,他们骂傻X, 还进去搅和什么劲。
    后来,我遇到一个人,这个人改变了我对阴道的认识。
    这是个男人,不过他很平常,貌不惊人,语不出众;钱挣得不多,没有身家背景。说来好笑,我们是这么认识的。我和这位同事外出回来,天上开始下雨;这个人把他的伞打开,又说,披上我的衣服。当他把外套脱下来交到我手里时,他的手无意中碰了我的;接着,他又碰了我的肩膀。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们都爱上了这场雨,并且觉得雨下得很及时。我们一起回到住处,上了床,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这个家伙热爱阴道,原来,他是个艺术家呢。他喜欢抚摸,这还不够,他说,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去尝一尝。最反常的是,他说不能偷偷摸摸瞎折腾。我们第一次赤膊上阵,他就这么愣着。
    我想,黑咕隆咚的,这家伙准是有毛病。我说:“开灯”。
    他把灯打开,然后说:“这就对了,我就想好好看你”。
    “你看不见我吗,我就在这儿,”我又拽了他一把。
    可他的眼睛根本不看我,说:“我要看那儿”。
    “没必要,”我说:“你进来吧”。
    “我要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儿”, 他说。
    “你在心里想想成不成,你就只当是沙发椅子、棉花垫子、橡皮套子。我肯定你不是第一次看这个。”
    此人不依不饶,说你怎么这么没有想象力;再说,连看都不看,那不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吗?我真受不了他的主意,我眼前浮现的不是人参果,而是一个切开了的木瓜,色泽黯淡,毫无情趣。
    “哦,那是我的隐私,你不要那么低级趣味好不好,拜托了。”
    “不,”他说,“这才是你。我得看看”。
    这人像考古学家,像考证甲骨文一样专心致志;我反守为攻,开始琢磨他的表情。他看了又看,屏住呼吸,容光焕发,热情无比。人们总是说恋爱中的女人如何如何?其实让我告诉你吧,恋爱中的男人才叫滑稽呢,怎么形容?就像大灰狼呗,满脸傻笑,上气不接下气的。
    而这个家伙还是诗人呢,他说:“你很美,”他说,“你身体的这一部分,跟你整个人一样,热情又优雅、敏锐又有活力”。
    “真的有可看性?”我问。
    他就像看手相似的继续报告,他的手指如同在军事地图上指指点点;我的求知欲一下子调动起来,我推开他的手,第一次研究了真枪实弹的男人身体。我们直瞪瞪地彼此对视,像两头熊准备搏斗,又像两个部落交换图腾;我们用彼此的礼物互致敬意,继而融成一团,不分彼此。
    这个故事献给我们的儿子,他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16、呻吟(三人喜剧小品。中国故事。)
    A(粤语)B(普通话)C(北方话)
    幕开,三个环坐台上。
    A:你们有没有听过那种声音啊?
    C:啥声音呀?
    A:乜耶声啊?
    B:就是叫床的声音。
    C:(显得很激动)哎唷,我的妈呀,这你也敢说!?
    A:这有什么了不起,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C:不是我大惊小怪。你们不知道,俺们村有一个小媳妇为这事死了呢?
    B:死了?怎么死的?
    A:系啊,讲来听下。
    C:说来话长,俺们村有个“听房”的习俗。那对新人结婚的时候,有一个小子出了个损招,他偷偷把一个小录音机藏在人家床底,录人家的声音。第二天,他把录的东西拿到村头去放,大伙都围着听。这时,新娘刚好出来洗衣服,几个小伙子就使坏,闭着眼睛,扭着屁股,对着新娘学着她叫。新娘转身就跑回家,扯一根牵牛的绳子,上吊自杀了。
    B:就这样死了?
    C:可不是?!
    B:唉,那也太不值了吧。
    像我这种人,那不得死好几千回了。我天生就爱叫!食堂有好吃的,我叫;买了新衣服,我也叫;跟男朋友做爱做到爽,我更叫!
    (C觉得很丢人,立即上前关窗、拉窗帘,恐防被人听见。而A上前制止)
    C:哎唷,丢死人罗。
    A:喂喂,做乜耶,呢度不系“你们村”,呢度系广州耶!
    C:广州也要做人啊!
    A:(对B说)别管她,不如叫一个来听听?
    B:好,那就来一个淑女型的。【淑女型】“啊,亲爱的,我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A:(学着扭捏的样子)哇,仲“要对我负责啊!”,嗨,真系老土!依家早就流行一夜情了,仲负乜耶责!
    B:哦,那你学一个来听听。
    A:好啊,听住。【好字型】
    (A叫完,A、B二人对视一下,然后会意,共同走向C,然后把C推向前台)
    B:唉,你跟你们家的老赵是怎么叫的啊?
    C:(很不好意思)我跟我们家老赵可是从来都不叫的。
    A:系乜?唔叫啊。系唔系甘啊??(A夸张地做着做爱时强忍不叫的动作,B在旁起哄)
    B:哎呀,性压抑啊,要出人命了!
    (C被她们激怒了,说)
    C:俺,俺就叫一个给你们听听!
    (A、B一听,赶紧围上前,等着C表演。)
    C:(扭捏了一会儿)俺可真的叫了?
    A、B:叫吧。
    C:真的叫?
    A、B:(不耐烦地)叫啊!
    C:(看到实在无法,只得叫了)啊,啊……【抿唇型】
    (A、B二人看到,不禁高兴,也跟着狂欢)
    A、B:啊,啊,啊??!
    17、出生之舞(三人配乐舞蹈,表现生育情境)
    18、我就在那儿,在产房(朗诵)
    献给希娃
    当她的阴道张开时,我就在那儿。
    我们全都在那儿:她母亲、她丈夫,还有我。
    来自乌克兰的护士,整只手
    在她的阴道里摸索,
    偶尔,还跟我们聊几句;
    戴着橡皮手套的手,
    在她的阴道中转动,
    好象打开
    装满了水的水龙头。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中
    当子宫收缩迫使她四面蠕动,
    奇怪的呻吟渗出她的毛孔。
    连续几个小时,我都在那儿;
    忽然,她狂叫起来,
    手臂在带电的空气中舞动。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中
    当她的阴道变化,
    从羞怯的性生活的洞孔
    变成一条远古的隧道、一个神圣的器皿;
    一条威尼斯运河,
    一口深井;
    一个等待救援的孩子
    卡在井中。
    我看到她阴道的颜色,
    颜色变了;
    我看到瘀肿的青伤,
    灼热的番茄红,
    淡红和深黑;
    我看到血,血像汗一样沿着边缘渗出,
    我看到黄色、白色的液体、屎尿,还有血块
    从所有的洞口排挤、汹涌,
    用力、越来越用力;
    从这个洞口,我看见婴儿的头,
    摩擦黑色的毛发
    来自乌克兰的护士
    不停地转动光滑的手臂,
    我看见,婴儿的头就在身体后面??
    一个难以确切的记忆
    我就在那儿,
    当我们俩,她母亲和我,
    抓住她的腿,伸展她的身体,
    我们鼓足劲
    和她一起用力,
    而她的丈夫坚定地数着:
    “一、二、三、四”……
    他要她集中心志,
    更加集中心志。
    我们全神贯注看着她,
    看着那个地方,
    我们的视线无法离开那里。
    我们忘了那是阴道,
    我们所有人都忘了;
    还有什么能够解释
    我们此刻没有敬畏、没有好奇。
    当医生拿着“艾丽丝漫游奇境”的汤匙进去时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里,
    她的阴道变成了一张音域宽广的歌喉
    歌唱着,用她所有的气力;
    先是小脑袋,然后是灰白色、不停拍打的手臂,
    接着是快速游动的身体,
    迅速滑入我们伸出的手臂里。
    后来,我就在那儿,
    我转过身来,面对她的身体;
    我站着,看着那儿,她的阴道
    全部打开、完全裸露、破损、肿胀,撕裂了,
    她的血布满医生的双手,
    而他那么冷静地缝合着她的阴道。
    我站着,一动不动地凝望,
    她的阴道
    突然变成了一颗贲张、跳动的红色心脏。
    心有能力牺牲,
    阴道也一样。
    心能够宽容和修复,
    它能改变形状让我们进来,
    它能够扩张让我们出去;
    阴道也一样。
    心能为我们疼痛、为我们伸展、为我们死,
    它流血,
    而流血是为了让我们进入这个困难、奇妙的世界;
    阴道也一样。
    我记得,
    我就在那儿,在产房。
    19、终场:全体出场谢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