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在飞机上的座位 俄媒体称,斯诺登将于莫斯科时间14时05分(北京时间18时05分)乘俄航SU150飞往哈瓦那,飞行时间约12小时40分。厄瓜多尔驻俄大使已经在机场为斯诺登送行。 据悉,斯诺登抵达莫斯科后将飞往古巴。国际文传社和塔斯社均证实了这一计划。斯诺登中途将辗转多个国家(包括委内瑞拉和秘鲁)抵达厄瓜多尔。按照这一行程,斯诺登将于27日抵达厄瓜多尔。 据俄媒最新消息,斯诺登原定将在当地时间14:05分登上前往古巴的俄航SU150航班,但飞机目前延误。如果按正常航路,飞机将会经过美国领空,以及美国的盟国加拿大和挪威领空。消息人士称,不排除美国政府会采取极端措施迫降飞机的可能。这架A330客机最大航程有限,很难绕行。 据央视报道,斯诺登据信所预定航班已经起飞,大批记者购买了机票随机飞往哈瓦那。媒体称斯诺登所坐位置为17A。但斯诺登本人并未在飞机上出现。据报道,飞机上一半的乘客都是记者。另外,俄安全部门消息人士向文传电讯社证实,斯诺登并不在该趟航班上。 来自俄罗斯文传电讯社的消息,斯诺登可能已经不在俄罗斯境内。另据消息人士透露,斯诺登应该还有另一张前往古巴的机票,因为莫斯科没有直飞加拉加斯或基多的航班。 虽然记者们没有在前往哈瓦那的航班上发现斯诺登,但他仍会前往拉丁美洲,所以古巴是必经之地。 厄瓜多尔官员日前曾表示考虑为斯诺登提供政治庇护。虽然厄瓜多尔与美国曾于1941年签署引渡协议,但是当地媒体引用了厄瓜多尔外长帕蒂诺的话说,“斯诺登先生或许会向厄瓜多尔政府寻求庇护,如果他有这个意向,我们当然愿意考虑他的请求,我们当年对阿桑奇(Julian Assange,维基解密创始者)就是这样做的。” 值得一提的是,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Rafael Correa Delgado)22日宣布,继续为阿桑奇提供政治庇护。阿桑奇近日呼吁国际社会支援斯诺登。而在斯诺登前往莫斯科途中,就曾有阿桑奇私人法律顾问哈里森(Sarah Harrison)陪同。她曾帮助阿桑其安排厄瓜多尔的庇护。 合法离开香港 香港特区政府23日就斯诺登事件发表声明说,斯诺登当天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 声明说,美国政府先前向特区政府要求向斯诺登发出临时拘捕令。由於所提供文件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要求,特区政府已要求美方提供进一步资料。特区政府在未获得足够资料处理临时拘捕令的情况下,并无法律依据限制斯诺登离境。 声明没有提及斯诺登离境的目的地,但与斯诺登接触密切的香港《南华早报》证实,斯诺登已经搭乘客机飞往俄罗斯首都莫斯科。 為斯诺登提供在港期间法律咨询的律师巴裡斯特·罗伯特·蒂博23日晚告诉这家报纸,斯诺登当天通过「合法途径」以及「正常的出入境通道」离开香港。 晚些时候,「维基揭秘」网站发表声明,证实斯诺登在「外交人士和『维基揭秘』法律顾问」陪同下离境,正经由一条「安全路线」前往第三国,寻求政治避难。 声明说,美国政府决定起诉并寻求引渡斯诺登后,这名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僱员向「维基揭秘」寻求法律援助,以确保他的安全。 机场旅馆过夜 莫斯科时间下午5时5分 (北京时间23日21时5分),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由香港直飞莫斯科的SU213航班降落於莫斯科以北的谢列梅捷沃机场。航空公司一名消息人士向俄塔社证实斯诺登在这一航班上。 俄新社援引俄罗斯执法部门一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执法部门没有接到逮捕斯诺登的指令,「不会有任何针对斯诺登的行动」。 聚集在机场的记者用显示有斯诺登照片的iPad堵住乘客让其指认。俄塔社记者对30多名与斯诺登同飞机抵达的乘客进行了问询,只有3人宣称在机舱裡见到了斯诺登本人,他们是从记者手中提供的照片中认出斯诺登的。 客机著陆不久,斯诺登没有随其他同机乘客一样出现在出口处。一些乘客说,他可能被其他车辆直接从停机坪接走。 美国乘客贾森·斯蒂芬说,客机靠近登机口时,他们看到一辆小轿车停在一旁。 「他们将行李直接从飞机搬进轿车,有点奇怪,我看到3个行李」。 法新社报道,客机著陆后,一辆插有厄瓜多尔国旗的外交车辆停在贵宾抵达通道口。 当地媒体猜测,斯诺登可能在某个南美国家驻莫斯科使馆内停留一晚。有报道称,虽然他没有俄罗斯签证,但他可以下飞机后直接登上有外交牌照的厄使馆车辆,前往厄使馆。 然而,一名莫斯科机场人士告诉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记者,斯诺登无法离开谢列梅捷沃机场,他也否认了斯诺登通过进入大使馆车辆离开机场的可能性。俄航人士也透露,斯诺登在机场E航站楼的机场旅馆开了一个房间。 最终目的地不明 「维基揭秘」没有公开斯诺登寻求政治避难的目的地国。媒体报道的主要对像国包括古巴、厄瓜多尔、冰岛和委内瑞拉。 《南华早报》证实,斯诺登23日抵达俄罗斯,但不会停留在那裡,暗示他可能最终前往冰岛或為「维基揭秘」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提供政治避难的厄瓜多尔。 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一名以斯诺登姓名登记的顾客订购了这家航空公司一张由莫斯科飞往古巴的航班。不过,俄塔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斯诺登最终目的地可能是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 「一名同姓名的顾客今天将从香港抵达莫斯科。明天,6月24日,他会乘坐SU150航班飞往 (古巴首都)哈瓦那,」这名消息人士说,「同样是明天(24日),他会乘坐一架当地航班从哈瓦那飞往加拉加斯。 」 据报道,美国务院已经发表声明,告诉西半球国家,斯诺登因犯下严重罪行被通缉,其他国家不应让他出入境,但没有点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不过,有报道引述美国资深官员消息称,美国务院已点名要求古巴、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等3国,拒绝斯诺登入境。 厄瓜多尔外交部长裡卡多·帕蒂尼奥23日则证实,斯诺登已向该国提交政治避难申请。帕蒂尼奥正在越南访问,他通过社交网站「推特」发佈了上述消息。帕蒂尼奥说,厄瓜多尔政府已收到斯诺登的庇护申请,但没有公佈更多细节。厄外交部称,帕蒂尼奥24日将在越南河内举行新闻发佈会。 美国指俄介入 美国司法部23日发表声明,证实收到香港特区政府有关斯诺登离境的通报,表示将寻求斯诺登目的地国执法部门的合作。 「我们将继续就这一事务与香港特区政府磋商,」司法部女发言人南达·奇特尔说,「对於斯诺登试图停留的国家,我们将寻求相应的执法部门合作。 」 就斯诺登经俄罗斯中转寻求政治避难,民主党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将矛头指向俄当局,怀疑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可能事先知道并同意斯诺登经俄罗斯中转。他说,这可能伤害美俄关系。 「他们似乎总喜欢对著美国的眼睛指手画脚,不管是叙利亚还是伊朗问题,现在是斯诺登,」舒默说,「朋友应该以得体的方式互相对待。 」 《华盛顿邮报》分析称,从莫斯科飞往古巴哈瓦那,正常情况下需要飞经美国以及其盟友挪威和加拿大的空域。如果按照这一航线,美国甚至可以在飞机经过上空时逼迫其降落。不过,如果飞机使用另一条航线先向北飞往北极,然后朝南从大西洋中间前往古巴那麼意味著俄罗斯当局在斯诺登「逃亡」中扮演了协助的角色。 誓言缉拿归案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帕萨基23日表示,由於面临重罪指控并遭通缉,斯诺登的护照已被吊销,不得再进行任何境外旅行。普萨基当天在声明中称,撤销斯诺登的护照符合美国法律相关规定。她同时表示,虽然斯诺登的护照会被吊销,但其美国公民的身份不受影响。 美国会眾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说,飞往古巴或委内瑞拉的行為与斯诺登先前曝光「稜镜」项目的初衷背道而驰。他要求美国政府通过一切法律手段将斯诺登引渡回国受审。 「这些国家(古巴、委内瑞拉)的每一个人都敌视美国,」罗杰斯说,「想想他(斯诺登)说过什麼,现在做了什麼,这不符合逻辑。 」 美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范斯坦也对此表示赞同。范斯坦说:「我希望把他抓住,让他回来接受审判。 」范斯坦说,她担心斯诺登可能披露更多的美国国家机密,除非他落网。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歷山大也表示:「斯诺登所披露的对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盟友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必须捉拿归案。 」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斯诺登的行动与他可能所标榜的自己是一名英勇的揭发者相左,「我希望我们追缉他,直到天涯海角。 」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