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新娘在台湾建党 ,拥两万多名党员们。时间: 2013-6-19 03:42| 台湾中华生产党党主席卢月香,回到故乡中国永定推广台湾水稻,还要帮党员们开拓中国大陆市场。 深夜10点多,卢月香风尘仆仆出现在约定的意大利餐厅,她刚参加完一个社会活动。 卢月香坐下来,只要了一杯温水,她说,晚上喝咖啡会让人“兴奋得睡不着觉”。 卢月香现在的身份,是台湾一个新兴政党“中华生产党”的党主席,该党拥有22000多名党员,多为中国大陆移居台湾人士,除此以外,还包涵台湾的退役军人、文艺界人士、大学生和“新住民”等。该党,目前与72个在野政党结盟,党部下属有32个对接协会,渐渐成为台湾政治格局中的“关键少数”。 作为党主席,卢月香暂时没计划向公共募集经费,现在,党部运行经费,完全是她做生意的钱,在支撑。 比起媒体照片上,那个神采奕奕、活力十足的女人,眼前的卢月香,显得极为朴实。在预约采访时,她始终在向记者确认一件事——“有那么多优秀的人,你为什么要采访我?” 二十几年前,出生在中国福建龙岩永定县的卢月香嫁到了中国台北,成为中国台湾的首批“大陆新娘”。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她想用自身行动,来反抗和消除台湾社会对中国大陆新娘的歧视,甚至,创建政党,为她们争取平等地位。 如今,这支由中国大陆新娘组成“中华生产党”开始展现了它的力量。 卢月香介绍,最近,黄复兴党部一直想和中华生产党合并,在台湾,成立一个新住民委员会,只要她答应与黄复兴党部合作,就推选她担任“主任委员”。 她在福建龙岩一所汽车技术学校毕业后,开过大货车、办过煤矿,独闯过广东,后来,她拥有了一支运输货物和煤炭的车队,利润可观。 一次偶然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到访中国大陆的台湾太太,这位太太对她印象特别好,当即希望她能成为“儿媳妇”,并主动索取她的几张照片。 没过多久,她接到了来自中国台湾一位男士电话。就这样,她成为了一名中国“大陆新娘”。 “当时,我带了2000美元,如果跟丈夫过得不好,被抛弃了,我就用这笔钱,买一张返回大陆的飞机票。”卢月香笑着回忆道。 1992年,刚到中国台湾时,卢月香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样眼光。“到市场买菜,会被人鄙视,到诊所看病,主治医生见我是中国大陆来的,随便看看,就让我走了,这种歧视,让我很委屈。” 卢月香老公家是开超市的,嫁过去的第三天,她就开始帮助老公做生意。因为,她没有工作权,即使是开店,她也不能站在柜台前,只能在旁边,帮助丈夫,这完全挑战了她的心理底线——在中国福建龙岩时,她曾是车队的领导者。 为了用最快时间,融入到台湾,卢月香决定,建立一个社交圈。“凡是到我这里来客人,只要来第二次,我一定会要电话号码。我想多认识本地人,进入他们的社交圈,了解当地文化,包括,认识社团和政党的人。”卢月香说,她用7年多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人脉网络。 这些朋友们大多是台湾当地的阔太太,生意上的常客。为了建立感情,卢月香会给她们最低折扣和优惠,好的商品,都会留给她们。只要有时间,她就请她们吃饭、喝咖啡。 卢月香说,大陆姑娘,很难交上真心的台湾朋友,交朋友需要成本,她本人很节省,从来不买化妆品,挣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交际上了。 2010年,卢月香和一群姐妹们向台湾内务部门申请,成立中华生产党,她担任党主席。在该党的成员结构中,七成以上,都是大陆配偶。 2012年,卢月香以一个政党主席的身份,号召所有党员,联合其它几个政党,组成“悍马雄兵”,全力协助国民党拉票,最后,国民党再度胜出。因为,选举有功,台湾官方给她颁发了一等勋章。 近两年,她领着一批台湾人,返乡,投资,在中国福建龙岩地区栽种2000亩以上的台湾稻米。每年,她都会给中国内地灾区赠送几百吨大米,雅安发生地震后,她就在中国厦门,组织了一批营养大米送往灾区。 卢月香带领的中华生产党,目前,已与台湾74个政党结为兄弟党,每月开政党大会时,她都会介绍两岸的政策、法律以及中国大陆的一些观念。 英国两名发明家John Foden 和Yannick Read 发明一款飞行自行车,让普通自行车变身为飞行器,最高可在距离地面1200多米高处持续飞行3小时,操作简便,无需飞行执照。发明者说,这款飞行自行车可让通勤者免受交通拥堵之苦,又便于外出休闲度假。这款名为“Paravelo”的飞行自行车,造价为1万英镑(约合1.57万美元) 飞行自行车Paravelo利用风扇作为动力,在地面速度可达到15英里每小时,用滑翔伞飞行时速则可以达到25英里。 发明者称,飞行自行车不需要飞行执照,花费与家庭小汽车不相上下。他们相信这个发明会改变未来人们上班出行方式。

中国大陆新娘在台湾建党 ,拥两万多名党员们。时间: 2013-6-19 03:42|
台湾中华生产党党主席卢月香,回到故乡中国永定推广台湾水稻,还要帮党员们开拓中国大陆市场。
深夜10点多,卢月香风尘仆仆出现在约定的意大利餐厅,她刚参加完一个社会活动。
卢月香坐下来,只要了一杯温水,她说,晚上喝咖啡会让人“兴奋得睡不着觉”。
卢月香现在的身份,是台湾一个新兴政党“中华生产党”的党主席,该党拥有22000多名党员,多为中国大陆移居台湾人士,除此以外,还包涵台湾的退役军人、文艺界人士、大学生和“新住民”等。该党,目前与72个在野政党结盟,党部下属有32个对接协会,渐渐成为台湾政治格局中的“关键少数”。
作为党主席,卢月香暂时没计划向公共募集经费,现在,党部运行经费,完全是她做生意的钱,在支撑。
比起媒体照片上,那个神采奕奕、活力十足的女人,眼前的卢月香,显得极为朴实。在预约采访时,她始终在向记者确认一件事——“有那么多优秀的人,你为什么要采访我?”
二十几年前,出生在中国福建龙岩永定县的卢月香嫁到了中国台北,成为中国台湾的首批“大陆新娘”。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她想用自身行动,来反抗和消除台湾社会对中国大陆新娘的歧视,甚至,创建政党,为她们争取平等地位。
如今,这支由中国大陆新娘组成“中华生产党”开始展现了它的力量。
卢月香介绍,最近,黄复兴党部一直想和中华生产党合并,在台湾,成立一个新住民委员会,只要她答应与黄复兴党部合作,就推选她担任“主任委员”。
她在福建龙岩一所汽车技术学校毕业后,开过大货车、办过煤矿,独闯过广东,后来,她拥有了一支运输货物和煤炭的车队,利润可观。
一次偶然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到访中国大陆的台湾太太,这位太太对她印象特别好,当即希望她能成为“儿媳妇”,并主动索取她的几张照片。
没过多久,她接到了来自中国台湾一位男士电话。就这样,她成为了一名中国“大陆新娘”。
“当时,我带了2000美元,如果跟丈夫过得不好,被抛弃了,我就用这笔钱,买一张返回大陆的飞机票。”卢月香笑着回忆道。
1992年,刚到中国台湾时,卢月香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样眼光。“到市场买菜,会被人鄙视,到诊所看病,主治医生见我是中国大陆来的,随便看看,就让我走了,这种歧视,让我很委屈。”
卢月香老公家是开超市的,嫁过去的第三天,她就开始帮助老公做生意。因为,她没有工作权,即使是开店,她也不能站在柜台前,只能在旁边,帮助丈夫,这完全挑战了她的心理底线——在中国福建龙岩时,她曾是车队的领导者。
为了用最快时间,融入到台湾,卢月香决定,建立一个社交圈。“凡是到我这里来客人,只要来第二次,我一定会要电话号码。我想多认识本地人,进入他们的社交圈,了解当地文化,包括,认识社团和政党的人。”卢月香说,她用7年多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人脉网络。
这些朋友们大多是台湾当地的阔太太,生意上的常客。为了建立感情,卢月香会给她们最低折扣和优惠,好的商品,都会留给她们。只要有时间,她就请她们吃饭、喝咖啡。
卢月香说,大陆姑娘,很难交上真心的台湾朋友,交朋友需要成本,她本人很节省,从来不买化妆品,挣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交际上了。
2010年,卢月香和一群姐妹们向台湾内务部门申请,成立中华生产党,她担任党主席。在该党的成员结构中,七成以上,都是大陆配偶。
2012年,卢月香以一个政党主席的身份,号召所有党员,联合其它几个政党,组成“悍马雄兵”,全力协助国民党拉票,最后,国民党再度胜出。因为,选举有功,台湾官方给她颁发了一等勋章。
近两年,她领着一批台湾人,返乡,投资,在中国福建龙岩地区栽种2000亩以上的台湾稻米。每年,她都会给中国内地灾区赠送几百吨大米,雅安发生地震后,她就在中国厦门,组织了一批营养大米送往灾区。
卢月香带领的中华生产党,目前,已与台湾74个政党结为兄弟党,每月开政党大会时,她都会介绍两岸的政策、法律以及中国大陆的一些观念。

英国两名发明家John Foden 和Yannick Read 发明一款飞行自行车,让普通自行车变身为飞行器,最高可在距离地面1200多米高处持续飞行3小时,操作简便,无需飞行执照。发明者说,这款飞行自行车可让通勤者免受交通拥堵之苦,又便于外出休闲度假。这款名为“Paravelo”的飞行自行车,造价为1万英镑(约合1.57万美元)
飞行自行车Paravelo利用风扇作为动力,在地面速度可达到15英里每小时,用滑翔伞飞行时速则可以达到25英里。
发明者称,飞行自行车不需要飞行执照,花费与家庭小汽车不相上下。他们相信这个发明会改变未来人们上班出行方式。

《中国大陆新娘在台湾建党 ,拥两万多名党员们。时间: 2013-6-19 03:42| 台湾中华生产党党主席卢月香,回到故乡中国永定推广台湾水稻,还要帮党员们开拓中国大陆市场。 深夜10点多,卢月香风尘仆仆出现在约定的意大利餐厅,她刚参加完一个社会活动。 卢月香坐下来,只要了一杯温水,她说,晚上喝咖啡会让人“兴奋得睡不着觉”。 卢月香现在的身份,是台湾一个新兴政党“中华生产党”的党主席,该党拥有22000多名党员,多为中国大陆移居台湾人士,除此以外,还包涵台湾的退役军人、文艺界人士、大学生和“新住民”等。该党,目前与72个在野政党结盟,党部下属有32个对接协会,渐渐成为台湾政治格局中的“关键少数”。 作为党主席,卢月香暂时没计划向公共募集经费,现在,党部运行经费,完全是她做生意的钱,在支撑。 比起媒体照片上,那个神采奕奕、活力十足的女人,眼前的卢月香,显得极为朴实。在预约采访时,她始终在向记者确认一件事——“有那么多优秀的人,你为什么要采访我?” 二十几年前,出生在中国福建龙岩永定县的卢月香嫁到了中国台北,成为中国台湾的首批“大陆新娘”。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她想用自身行动,来反抗和消除台湾社会对中国大陆新娘的歧视,甚至,创建政党,为她们争取平等地位。 如今,这支由中国大陆新娘组成“中华生产党”开始展现了它的力量。 卢月香介绍,最近,黄复兴党部一直想和中华生产党合并,在台湾,成立一个新住民委员会,只要她答应与黄复兴党部合作,就推选她担任“主任委员”。 她在福建龙岩一所汽车技术学校毕业后,开过大货车、办过煤矿,独闯过广东,后来,她拥有了一支运输货物和煤炭的车队,利润可观。 一次偶然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到访中国大陆的台湾太太,这位太太对她印象特别好,当即希望她能成为“儿媳妇”,并主动索取她的几张照片。 没过多久,她接到了来自中国台湾一位男士电话。就这样,她成为了一名中国“大陆新娘”。 “当时,我带了2000美元,如果跟丈夫过得不好,被抛弃了,我就用这笔钱,买一张返回大陆的飞机票。”卢月香笑着回忆道。 1992年,刚到中国台湾时,卢月香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样眼光。“到市场买菜,会被人鄙视,到诊所看病,主治医生见我是中国大陆来的,随便看看,就让我走了,这种歧视,让我很委屈。” 卢月香老公家是开超市的,嫁过去的第三天,她就开始帮助老公做生意。因为,她没有工作权,即使是开店,她也不能站在柜台前,只能在旁边,帮助丈夫,这完全挑战了她的心理底线——在中国福建龙岩时,她曾是车队的领导者。 为了用最快时间,融入到台湾,卢月香决定,建立一个社交圈。“凡是到我这里来客人,只要来第二次,我一定会要电话号码。我想多认识本地人,进入他们的社交圈,了解当地文化,包括,认识社团和政党的人。”卢月香说,她用7年多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人脉网络。 这些朋友们大多是台湾当地的阔太太,生意上的常客。为了建立感情,卢月香会给她们最低折扣和优惠,好的商品,都会留给她们。只要有时间,她就请她们吃饭、喝咖啡。 卢月香说,大陆姑娘,很难交上真心的台湾朋友,交朋友需要成本,她本人很节省,从来不买化妆品,挣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交际上了。 2010年,卢月香和一群姐妹们向台湾内务部门申请,成立中华生产党,她担任党主席。在该党的成员结构中,七成以上,都是大陆配偶。 2012年,卢月香以一个政党主席的身份,号召所有党员,联合其它几个政党,组成“悍马雄兵”,全力协助国民党拉票,最后,国民党再度胜出。因为,选举有功,台湾官方给她颁发了一等勋章。 近两年,她领着一批台湾人,返乡,投资,在中国福建龙岩地区栽种2000亩以上的台湾稻米。每年,她都会给中国内地灾区赠送几百吨大米,雅安发生地震后,她就在中国厦门,组织了一批营养大米送往灾区。 卢月香带领的中华生产党,目前,已与台湾74个政党结为兄弟党,每月开政党大会时,她都会介绍两岸的政策、法律以及中国大陆的一些观念。 英国两名发明家John Foden 和Yannick Read 发明一款飞行自行车,让普通自行车变身为飞行器,最高可在距离地面1200多米高处持续飞行3小时,操作简便,无需飞行执照。发明者说,这款飞行自行车可让通勤者免受交通拥堵之苦,又便于外出休闲度假。这款名为“Paravelo”的飞行自行车,造价为1万英镑(约合1.57万美元) 飞行自行车Paravelo利用风扇作为动力,在地面速度可达到15英里每小时,用滑翔伞飞行时速则可以达到25英里。 发明者称,飞行自行车不需要飞行执照,花费与家庭小汽车不相上下。他们相信这个发明会改变未来人们上班出行方式。》有一个想法

  1. 中国台湾《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规定,大陆新娘在台湾满六年,才有工作权(此前,是八年)。
    结婚满两年,或已生育子女,只能申请在台湾依亲居留。
    在四年的“依亲期”内,只有八种情况,能申请台湾工作许可。
    不少大陆配偶无奈,选择打“黑工”。

    2009年4月,中国台湾“立法院”终于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开放中国大陆配偶在中国台湾的工作、继承及请领劳保给付权利。

    2001年,她领取到了中国台湾身份证,当年5月份,她就加入中国国民党。
    2002年,她进入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做党工。
    两年后,她将创建的协会,更名为“蚂蚁雄兵”,全力支持连战、宋楚瑜竞选。

    她说:“全家出动,到中国大陆帮忙,拉台商的选票,我包了几辆旅游巴士,到桃园机场,欢迎台商返台,投票。此事感动了马英九,他胜选后,他答应,为中国大陆新娘争取缩短获得中国台湾公民身份的时间。”
    为了让中国国民党当选,卢月香不惜血本,前后,她花去了几百万新台币。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