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航天飞机谢幕,俄罗斯独霸太空,时间:2011-07-07

美国航天飞机谢幕,俄罗斯独霸太空,时间:2011-07-07
美国航天飞机谢幕, 俄罗斯独霸太空—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每90分钟,绕地球一圈,是有史以来在太空中,组装的最昂贵项目。再过几天,国际空间站,就只能靠一条造价不菲的线维系了;这根线,将掌握在美国在航天领域的历史强劲竞争者(俄罗斯)手中。
最后一架美国航天飞机,定于周五升空。之后,美国等国将依靠俄罗斯的“老爷”宇宙飞船,向造价1,000亿美元的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俄罗斯将独霸载人航天领域,紧张局面已经在不断加剧。在俄罗斯人将用“联盟号”(Soyuz)宇宙飞船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价格,提高近两倍的过程中,其他国家,除支付更高的价格外,别无选择。
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局长多丹(Jean-Jacques Dordain)说,我们处境不妙,这还算是委婉的说法,我们犯了一个集体性错误。欧洲航天局是联合管理国际空间站的五个国际机构之一。
“联盟号”代表了低成本人类太空探索的成功。这种俄罗斯宇宙飞船,使用一次性大型火箭进行发射,将宇航员像制导加农炮弹一样,运送到绕地轨道上,或从轨道上运回地球。相反,美国围绕著有史以来最复杂的飞行器──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建立了自己的航天计划。自航天飞机诞生以来,美国已经在上面,花费了2,091亿美元;整个俄罗斯航天计划,目前每年仅花费20亿美元。
俄罗斯航天局Roskosmos新任局长波波夫金(Vladimir Popovkin),上个月对一家俄罗斯报纸说,今天,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是一种非常昂贵的享受,在经济上,实际不可行。俄罗斯航天局官员,没有就本文所说话题发表评论。
俄罗斯在载人航天中的独霸地位,不会永远保持下去。如果一切如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的计划,俄罗斯的霸主地位,将于2016年结束,NASA希望:届时能够从数种新的商业载人航天器中,选择一种使用,目前,这些航天器,仍在设计之中。NASA正在寻找一种商业航天出租车服务──所用航天器,由私营部门设计、制造和运营,在降低成本的同时,加快发展速度。
NASA航天业务副主管William Gerstenmaier说,我们正竭力获得自己的人员运送能力。他兼任负责管理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委员会的主席。
自2004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宣布:航天飞机计划结束以来,俄罗斯航天局已经八次提高运送美国宇航员去国际空间站的价格。据NASA一项新的审计报告说,根据最新的合约,到2016年时,“联盟号”上的每个座位,将花费NASA 6,300万美元,较2005年,上涨175%。
最大幅度的一次涨价,将于今年夏季晚些时候生效,届时,最后一次航天飞机任务将结束。这就意味着,今年晚些时候,每位美国宇航员,乘坐“联盟号”,将花费4,340万美元,较上半年涨了57%。
数位美国航天专家说,俄罗斯政府不太可能将目前在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独霸地位,作为一种外交施压手段,不过,它肯定会获取商业利益。
俄罗斯人并没有对航天飞机的终结幸灾乐祸。俄罗斯航天局载人计划负责人克拉斯诺夫(Alexei Krasnov),上个月对一家俄罗斯报纸说,就算美国将付钱给我们,以使用我们的“联盟号”,放弃航天飞机,对俄罗斯来说,也没有好处。俄罗斯是国际空间站的一大支持国,他指出,假如没有航天飞机,国际空间站的修建,是不可能的。他说,假如航天飞机继续飞行,对我们会更好,即使是每年只有一次。
国际空间站的设计初衷,是作为一个向其他星球发送航天器的平台。不过,这一使命,转变成了一个绕地球运行的实验室,对人类和其他生物体在失重环境下的表现进行试验。希望藉此对基本生命功能,有更多的了解、发现新的医疗方法和疫苗。在很多试验中,需要由人类进行或参与。
目前为止,NASA已经买下了2016年底前的46个“联盟号”座位,并希望买更多。NASA官员将涨价,归因于通货膨胀和生产更多“联盟号”宇宙飞船所需增加的成本。俄罗斯人建造“联盟号”,已经有近40年历史。俄罗斯人一直在不断改进“联盟号”,今年将推出一个新的版本。
今年4月份,NASA向美国五家航天公司总计拨款2.693亿美元,用于开发将人类送往国际空间站的系统。
专家说,其中,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霍桑市的“空间探索科技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似乎进展地最为深入。该公司承诺:建造一个可以重复使用的系统,该系统能以每人最低2,000万美元的成本,将七名宇航员送入轨道。这一报价,只是大多数未来人员运送预估成本的一小部分。
空间探索公司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是贝宝(PayPal)和Tesla Motor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说,项目必须要以纳税人愿意支付的价格完成。这意味着NASA能够输送数量多得多的宇航员,其对国际空间站的使用,会更加充分。
Aerospace Corp.进行的一次由NASA赞助的分析,没有那么乐观。Aerospace预测,每一座位的未来运输成本,在9,000万美元,至1.5亿美元之间。Aerospace Corp.是NASA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咨询机构之一。

俄罗斯“联盟”号飞船
空间探索公司已经和NASA,签署了一份总值16亿美元的合同。从明年开始,前者,将利用其名为“龙”的试验宇宙飞船,和“隼”号(Falcon)火箭,为国际空间站运送补给物资。今年4月份,NASA再次给该公司拨款7,500万美元,以便为“龙”号宇宙飞船研发一个弹射逃生系统。这一系统,对于“龙”号宇宙飞船,正式变成载人运输工具,非常重要。
但俄罗斯联邦航天署的官员,今年4月警告说,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允许“龙”号无人宇宙飞船接近国际空间站,也不会允许其在空间站上停靠──直到他们认为飞船安全为止。1997年,因为,受到一个货运舱的撞击,俄罗斯和平号(Mir)空间站曾严重受损。
事实上,NASA检察总长,上周就警告说,私人公司开发出安全的商用载人系统的时间,可能过长,这可能会危及美国对国际空间站的使用。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空间政策分析家劳德斯登(John Logsdon)说,如果你押注这些公司中一家,或多家能够开发出一种成本可负担、可持续使用的载人系统,那么,打赌失败的风险,仍然很高;目前来看,美国宇航员,只能搭乘俄罗斯的飞船。
事实上,NASA已经行动起来,在俄罗斯载人飞船上,为美国宇航员购买了更多座位,以防商业开发继续落后于计划的风险。目前,NASA已经购买的俄罗斯“联盟”号(Soyuz)飞船的座位,只能够用到2016年,而且这样做,还要求国会解除对俄技术贸易的法律限制。要购买更多的“联盟”号座位,NASA还要获得国会的进一步批准。对此,NASA正在申请。
虽然,票价越来越高,但和NASA的航天飞机的运行成本相比,“联盟”号飞船的票价,相对较低。这主要是因为:两种飞行器采用的载人航天的工程法,存在根本不同。“联盟”号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使用的“阿波罗”号(Apollo)登月飞船,和“土星”号(Saturn)火箭类似。
相比之下,航天飞机,就是由宇航员驾驶的可以重复使用的、加了机翼的宇宙飞船,宇航员可以像驾驶滑翔机那样,操纵航天飞机脱离轨道着陆。每一架航天飞机,含有250多万个零部件,使用的线缆总长,达230英里(约合370公里),并可以在极速、极热、极冷、失重和真空环境下飞行。
上世纪70年代,NASA的航天飞机设计师承诺:民用载人宇宙飞行能实现廉价、安全、常规三大目标,以成为人类向其它星球航行的起点。按他们的计划,航天飞机每年最多发射50次。
在30年的飞行中,这些航天飞机,把50多颗卫星送进了轨道,将超过300万磅(约合1360吨)的货物,和来自16个国家的355名人员,送入太空。并发射了行星际探测器,和包括哈勃太空望远镜(Hubble Space Telescope)在内的一些重要轨道观测仪。
但在实践中,航天飞机项目,从未实现常规、可靠或廉价的目标。航天飞机每次发射成本,高达15亿美元;1972年项目启动时,NASA官员承诺的是:每次发射成本1,050万美元,总计发射100次。NASA从未接近于实现其设计者曾经预测的发射频率。
没有了可以依赖的航天飞机,NASA管理层,匆匆改变了他们运营国际空间站的方式。这些人修改了此前计划的维修方式,以及未来10年开展研究的方法。他们计划利用最后几次航天飞机的飞行建设大型备用零部件的存储站,目前,给国际空间站运送物资的俄罗斯、欧洲和日本的无人补给飞船,无法装下这些大型备用零部件。
最后,美国不得不思考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问题:它成功研发出航天飞机,赢得了技术竞赛,但却输掉了这场战争。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空间历史学家罗兰德(Alex Roland)说,可以这么说,尽管俄罗斯的宇宙飞船离不开又大又笨的助推火箭,但其发展轨道,始终是正确的。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纽约领跑10大国际金融中心,时间:2011-07-08
在上海发布的2011年度“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简称IFCD INDEX)”显示,纽约、伦敦、东京,继续领跑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发展实力前三甲,其余的4,到10位,分别是香港、新加坡、上海、巴黎、法兰克福、悉尼、阿姆斯特丹。
与2010年度相比,前10位城市位次,并没有出现大的变化,上海凭借在服务水平、产业支撑,和综合环境等分指标上的进步,提升2位,至第6位,悉尼提升1位,至第9位,第10位的华盛顿,被阿姆斯特丹取代。
在中国大陆的金融中心中,上海排在第6位,北京排在第14位,深圳排在第21位,均处于中,上位次。

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每90分钟绕地球一圈,是有史以来在太空中组装的最昂贵项目。再过几天,国际空间站就只能靠一条造价不菲的线维系了,而这根线将掌握在美国在航天领域的历史劲敌俄罗斯手中。
最后一架美国航天飞机定于周五升空。之后,美国等国将依靠俄罗斯的“老爷”宇宙飞船向造价1,000亿美元的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俄罗斯将独霸载人航天领域,而紧张局面已经在不断加剧。在俄罗斯人将用“联盟号”(Soyuz)宇宙飞船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价格提高近两倍的过程中,其他国家除支付更高的价格外,别无选择。
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局长多丹(Jean-Jacques Dordain)说,我们处境不妙,这还算是委婉的说法,我们犯了一个集体性错误。欧洲航天局是联合管理国际空间站的五个国际机构之一。
“联盟号”代表了低成本人类太空探索的成功。这种俄罗斯宇宙飞船使用一次性大型火箭进行发射,将宇航员像制导加农炮弹一样运送到绕地轨道上,或从轨道上运回地球。相反,美国则围绕著有史以来最复杂的飞行器──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建立了自己的航天计划。自航天飞机诞生以来,美国已经在上面花费了2,091亿美元,而整个俄罗斯航天计划目前每年仅花费20亿美元。
俄罗斯航天局Roskosmos新任局长波波夫金(Vladimir Popovkin)上个月对一家俄罗斯报纸说,今天,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是一种非常昂贵的享受,在经济上实际不可行。俄罗斯航天局官员没有就本文所说话题发表评论。
俄罗斯在载人航天中的独霸地位不会永远保持下去。如果一切如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的计划,俄罗斯的霸主地位将于2016年结束,NASA希望届时能够从数种新的商业载人航天器中选择一种使用,目前这些航天器仍在设计之中。NASA正在寻找一种商业航天出租车服务──所用航天器由私营部门设计、制造和运营,在降低成本的同时加快发展速度。
NASA航天业务副主管William Gerstenmaier说,我们正竭力获得自己的人员运送能力。他还兼任负责管理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委员会的主席。
自2004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宣布航天飞机计划结束以来,俄罗斯航天局已经八次提高运送美国宇航员去国际空间站的价格。据NASA一项新的审计报告说,根据最新的合约,到2016年时,“联盟号”上的每个座位将花费NASA 6,300万美元,较2005年上涨175%。
最大幅度的一次涨价将于今年夏季晚些时候生效,届时最后一次航天飞机任务将结束。这就意味着,今年晚些时候,每位美国宇航员乘坐“联盟号”将花费4,340万美元,较上半年涨了57%。
数位美国航天专家说,俄罗斯政府不太可能将目前在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独霸地位作为一种外交施压手段,不过,它肯定会获取商业利益。
俄罗斯人并没有对航天飞机的终结幸灾乐祸。俄罗斯航天局载人计划负责人克拉斯诺夫(Alexei Krasnov)上个月对一家俄罗斯报纸说,就算美国将付钱给我们以使用我们的“联盟号”,放弃航天飞机对俄罗斯来说也没有好处。俄罗斯是国际空间站的一大支持国,他指出,假如没有航天飞机,国际空间站的修建是不可能的。他说,假如航天飞机继续飞行,对我们会更好,即使是每年只有一次。
国际空间站的设计初衷是作为一个向其他星球发送航天器的平台。不过,这一使命转变成了一个绕地球运行的实验室,对人类和其他生物体在失重环境下的表现进行试验。希望藉此对基本生命功能有更多的了解、发现新的医疗方法和疫苗。在很多试验中,需要由人类进行或参与。
目前为止,NASA已经买下了2016年底前的46个“联盟号”座位,并希望买更多。NASA官员将涨价归因于通货膨胀和生产更多“联盟号”宇宙飞船所需增加的成本。俄罗斯人建造“联盟号”已经有近40年历史。俄罗斯人一直在不断改进“联盟号”,今年将推出一个新的版本。
今年4月份,NASA向美国五家航天公司总计拨款2.693亿美元,用于开发将人类送往国际空间站的系统。
专家说,其中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霍桑市的“空间探索科技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似乎进展地最为深入。该公司承诺建造一个可以重复使用的系统,该系统能以每人最低2,000万美元的成本将七名宇航员送入轨道。这一报价只是大多数未来人员运送预估成本的一小部分。
空间探索公司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是贝宝(PayPal)和Tesla Motor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说,项目必须要以纳税人愿意支付的价格完成。这意味着NASA能够输送数量多得多的宇航员,其对国际空间站的使用也会更加充分。
Aerospace Corp.进行的一次由NASA赞助的分析则没有那么乐观。Aerospace预测,每一座位的未来运输成本在9,000万美元至1.5亿美元之间。Aerospace Corp.是NASA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咨询机构之一。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将中文(简体)译成中文(繁体)

美國航天飛機謝幕,俄羅斯獨霸太空,時間:2011-07-07
美國航天飛機謝幕, 俄羅斯獨霸太空—國際空間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每90分鐘,繞地球一圈,是有史以來在太空中,組裝的最昂貴項目。再過幾天,國際空間站,就只能靠一條造價不菲的線維繫了;這根線,將掌握在美國在航天領域的歷史強勁競爭者(俄羅斯)手中。
最後一架美國航天飛機,定於週五升空。之後,美國等國將依靠俄羅斯的“老爺”宇宙飛船,向造價1,000億美元的國際空間站運送宇航員。俄羅斯將獨霸載人航天領域,緊張局面已經在不斷加劇。在俄羅斯人將用“聯盟號”(Soyuz)宇宙飛船向國際空間站運送宇航員的價格,提高近兩倍的過程中,其他國家,除支付更高的價格外,別無選擇。
歐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局長多丹(Jean-Jacques Dordain)說,我們處境不妙,這還算是委婉的說法,我們犯了一個集體性錯誤。歐洲航天局是聯合管理國際空間站的五個國際機構之一。
“聯盟號”代表了低成本人類太空探索的成功。這種俄羅斯宇宙飛船,使用一次性大型火箭進行發射,將宇航員像製導加農砲彈一樣,運送到繞地軌道上,或從軌道上運回地球。相反,美國圍繞著有史以來最複雜的飛行器──可重複使用的航天飛機──建立了自己的航天計劃。自航天飛機誕生以來,美國已經在上面,花費了2,091億美元;整個俄羅斯航天計劃,目前每年僅花費20億美元。
俄羅斯航天局Roskosmos新任局長波波夫金(Vladimir Popovkin),上個月對一家俄羅斯報紙說,今天,可重複使用的航天飛機,是一種非常昂貴的享受,在經濟上,實際不可行。俄羅斯航天局官員,沒有就本文所說話題發表評論。
俄羅斯在載人航天中的獨霸地位,不會永遠保持下去。如果一切如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總署(NASA)的計劃,俄羅斯的霸主地位,將於2016年結束,NASA希望:屆時能夠從數種新的商業載人航天​​器中,選擇一種使用,目前,這些航天器,仍在設計之中。 NASA正在尋找一種商業航天出租車服務──所用航天器,由私營部門設計、製造和運營,在降低成本的同時,加快發展速度。
NASA航天業務副主管William Gerstenmaier說,我們正竭力獲得自己的人員運送能力。他兼任負責管理國際空間站的國際委員會的主席。
自2004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總統宣布:航天飛機計劃結束以來,俄羅斯航天局已經八次提高運送美國宇航員去國際空間站的價格。據NASA一項新的審計報告說,根據最新的合約,到2016年時,“聯盟號”上的每個座位,將花費NASA 6,300萬美元,較2005年,上漲175%。
最大幅度的一次漲價,將於今年夏季晚些時候生效,屆時,最後一次航天飛機任務將結束。這就意味著,今年晚些時候,每位美國宇航員,乘坐“聯盟號”,將花費4,340萬美元,較上半年漲了57%。
數位美國航天專家說,俄羅斯政府不太可能將目前在向國際空間站運送宇航員的獨霸地位,作為一種外交施壓手段,不過,它肯定會獲取商業利益。
俄羅斯人並沒有對航天飛機的終結幸災樂禍。俄羅斯航天局載人計劃負責人克拉斯諾夫(Alexei Krasnov),上個月對一家俄羅斯報紙說,就算美國將付錢給我們,以使用我們的“聯盟號”,放棄航天飛機,對俄羅斯來說,也沒有好處。俄羅斯是國際空間站的一大支持國,他指出,假如沒有航天飛機,國際空間站的修建,是不可能的。他說,假如航天飛機繼續飛行,對我們會更好,即使是每年只有一次。
國際空間站的設計初衷,是作為一個向其他星球發送航天器的平台。不過,這一使命,轉變成了一個繞地球運行的實驗室,對人類和其他生物體在失重環境下的表現進行試驗。希望藉此對基本生命功能,有更多的了解、發現新的醫療方法和疫苗。在很多試驗中,需要由人類進行或參與。
目前為止,NASA已經買下了2016年底前的46個“聯盟號”座位,並希望買更多。 NASA官員將漲價,歸因於通貨膨脹和生產更多“聯盟號”宇宙飛船所需增加的成本。俄羅斯人建造“聯盟號”,已經有近40年曆史。俄羅斯人一直在不斷改進“聯盟號”,今年將推出一個新的版本。
今年4月份,NASA向美國五家航天公司總計撥款2.693億美元,用於開發將人類送往國際空間站的系統。
專家說,其中,一家位於加利福尼亞州霍桑市的“空間探索科技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似乎進展地最為深入。該公司承諾:建造一個可以重複使用的系統,該系統能以每人最低2,000萬美元的成本,將七名宇航員送入軌道。這一報價,只是大多數未來人員運送預估成本的一小部分。
空間探索公司首席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是貝寶(PayPal)和Tesla Motors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他說,項目必須要以納稅人願意支付的價格完成。這意味著NASA能夠輸送數量多得多的宇航員,其對國際空間站的使用,會更加充分。
Aerospace Corp.進行的一次由NASA贊助的分析,沒有那麼樂觀。 Aerospace預測,每一座位的未來運輸成本,在9,000萬美元,至1.5億美元之間。 Aerospace Corp.是NASA最有影響力的外部諮詢機構之一。

俄羅斯“聯盟”號飛船
空間探索公司已經和NASA,簽署了一份總值16億美元的合同。從明年開始,前者,將利用其名為“龍”的試驗宇宙飛船,和“隼”號(Falcon)火箭,為國際空間站運送補給物資。今年4月份,NASA再次給該公司撥款7,500萬美元,以便為“龍”號宇宙飛船研發一個彈射逃生系統。這一系統,對於“龍”號宇宙飛船,正式變成載人運輸工具,非常重要。
但俄羅斯聯邦航天署的官員,今年4月警告說,短時間內,他們不會允許“龍”號無人宇宙飛船接近國際空間站,也不會允許其在空間站上停靠──直到他們認為飛船安全為止。 1997年,因為,受到一個貨運艙的撞擊,俄羅斯和平號(Mir)空間站曾嚴重受損。
事實上,NASA檢察總長,上週就警告說,私人公司開發出安全的商用載人系統的時間,可能過長,這可能會危及美國對國際空間站的使用。
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空間政策分析家勞德斯登(John Logsdon)說,如果你押注這些公司中一家,或多家能夠開發出一種成本可負擔、可持續使用的載人系統,那麼,打賭失敗的風險,仍然很高;目前來看,美國宇航員,只能搭乘俄羅斯的飛船。
事實上,NASA已經行動起來,在俄羅斯載人飛船上,為美國宇航員購買了更多座位,以防商業開發繼續落後於計劃的風險。目前,NASA已經購買的俄羅斯“聯盟”號(Soyuz)飛船的座位,只能夠用到2016年,而且這樣做,還要求國會解除對俄技術貿易的法律限制。要購買更多的“聯盟”號座位,NASA還要獲得國會的進一步批准。對此,NASA正在申請。
雖然,票價越來越高,但和NASA的航天飛機的運行成本相比,“聯盟”號飛船的票價,相對較低。這主要是因為:兩種飛行器採用的載人航天的工程法,存在根本不同。 “聯盟”號在很多方面,與美國在上世紀60年代使用的“阿波羅”號(Apollo)登月飛船,和“土星”號(Saturn)火箭類似。
相比之下,航天飛機,就是由宇航員駕駛的可以重複使用的、加了機翼的宇宙飛船,宇航員可以像駕駛滑翔機那樣,操縱航天飛機脫離軌道著陸。每一架航天飛機,含有250多萬個零部件,使用的線纜總長,達230英里(約合370公里),並可以在極速、極熱、極冷、失重和真空環境下飛行。
上世紀70年代,NASA的航天飛機設計師承諾:民用載人宇宙飛行能實現廉價、安全、常規三大目標,以成為人類向其它星球航行的起點。按他們的計劃,航天飛機每年最多發射50次。
在30年的飛行中,這些航天飛機,把50多顆衛星送進了軌道,將超過300萬磅(約合1360噸)的貨物,和來自16個國家的355名人員,送入太空。並發射了行星際探測器,和包括哈勃太空望遠鏡(Hubble Space Telescope)在內的一些重要軌道觀測儀。
但在實踐中,航天飛機項目,從未實現常規、可靠或廉價的目標。航天飛機每次發射成本,高達15億美元;1972年項目啟動時,NASA官員承諾的是:每次發射成本1,050萬美元,總計發射100次。 NASA從未接近於實現其設計者曾經預測的發射頻率。
沒有了可以依賴的航天飛機,NASA管理層,匆匆改變了他們運營國際空間站的方式。這些人修改了此前計劃的維修方式,以及未來10年開展研究的方法。他們計劃利用最後幾次航天飛機的飛行建設大型備用零部件的存儲站,目前,給國際空間站運送物資的俄羅斯、歐洲和日本的無人補給飛船,無法裝下這些大型備用零部件。
最後,美國不得不思考一個頗具諷刺意味的問題:它成功研發出航天飛機,贏得了技術競賽,但卻輸掉了這場戰爭。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空間歷史學家羅蘭德(Alex Roland)說,可以這麼說,儘管俄羅斯的宇宙飛船離不開又大又笨的助推火箭,但其發展軌道,始終是正確的。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紐約領跑10大國際金融中心,時間:2011-07-08
在上海發布的2011年度“新華-道瓊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指數(簡稱IFCD INDEX)”顯示,紐約、倫敦、東京,繼續領跑國際金融中心城市發展實力前三甲,其餘的4,到10位,分別是香港、新加坡、上海、巴黎、法蘭克福、悉尼、阿姆斯特丹。
與2010年度相比,前10位城市位次,並沒有出現大的變化,上海憑藉在服務水平、產業支撐,和綜合環境等分指標上的進步,提升2位,至第6位,悉尼提升1位,至第9位,第10位的華盛頓,被阿姆斯特丹取代。
在中國大陸的金融中心中,上海排在第6位,北京排在第14位,深圳排在第21位,均處於中,上位次。

國際空間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每90分鐘繞地球一圈,是有史以來在太空中組裝的最昂貴項目。再過幾天,國際空間站就只能靠一條造價不菲的線維繫了,而這根線將掌握在美國在航天領域的歷史勁敵俄羅斯手中。

最後一架美國航天飛機定於週五升空。之後,美國等國將依靠俄羅斯的“老爺”宇宙飛船向造價1,000億美元的國際空間站運送宇航員。俄羅斯將獨霸載人航天領域,而緊張局面已經在不斷加劇。在俄羅斯人將用“聯盟號”(Soyuz)宇宙飛船向國際空間站運送宇航員的價格提高近兩倍的過程中,其他國家除支付更高的價格外,別無選擇。

歐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局長多丹(Jean-Jacques Dordain)說,我們處境不妙,這還算是委婉的說法,我們犯了一個集體性錯誤。歐洲航天局是聯合管理國際空間站的五個國際機構之一。

“聯盟號”代表了低成本人類太空探索的成功。這種俄羅斯宇宙飛船使用一次性大型火箭進行發射,將宇航員像製導加農砲彈一樣運送到繞地軌道上,或從軌道上運回地球。相反,美國則圍繞著有史以來最複雜的飛行器──可重複使用的航天飛機──建立了自己的航天計劃。自航天飛機誕生以來,美國已經在上面花費了2,091億美元,而整個俄羅斯航天計劃目前每年僅花費20億美元。

俄羅斯航天局Roskosmos新任局長波波夫金(Vladimir Popovkin)上個月對一家俄羅斯報紙說,今天,可重複使用的航天飛機是一種非常昂貴的享受,在經濟上實際不可行。俄羅斯航天局官員沒有就本文所說話題發表評論。

俄羅斯在載人航天中的獨霸地位不會永遠保持下去。如果一切如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總署(NASA)的計劃,俄羅斯的霸主地位將於2016年結束,NASA希望屆時能夠從數種新的商業載人航天​​器中選擇一種使用,目前這些航天器仍在設計之中。 NASA正在尋找一種商業航天出租車服務──所用航天器由私營部門設計、製造和運營,在降低成本的同時加快發展速度。

NASA航天業務副主管William Gerstenmaier說,我們正竭力獲得自己的人員運送能力。他還兼任負責管理國際空間站的國際委員會的主席。

自2004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總統宣布航天飛機計劃結束以來,俄羅斯航天局已經八次提高運送美國宇航員去國際空間站的價格。據NASA一項新的審計報告說,根據最新的合約,到2016年時,“聯盟號”上的每個座位將花費NASA 6,300萬美元,較2005年上漲175%。

最大幅度的一次漲價將於今年夏季晚些時候生效,屆時最後一次航天飛機任務將結束。這就意味著,今年晚些時候,每位美國宇航員乘坐“聯盟號”將花費4,340萬美元,較上半年漲了57%。

數位美國航天專家說,俄羅斯政府不太可能將目前在向國際空間站運送宇航員的獨霸地位作為一種外交施壓手段,不過,它肯定會獲取商業利益。

俄羅斯人並沒有對航天飛機的終結幸災樂禍。俄羅斯航天局載人計劃負責人克拉斯諾夫(Alexei Krasnov)上個月對一家俄羅斯報紙說,就算美國將付錢給我們以使用我們的“聯盟號”,放棄航天飛機對俄羅斯來說也沒有好處。俄羅斯是國際空間站的一大支持國,他指出,假如沒有航天飛機,國際空間站的修建是不可能的。他說,假如航天飛機繼續飛行,對我們會更好,即使是每年只有一次。

國際空間站的設計初衷是作為一個向其他星球發送航天器的平台。不過,這一使命轉變成了一個繞地球運行的實驗室,對人類和其他生物體在失重環境下的表現進行試驗。希望藉此對基本生命功能有更多的了解、發現新的醫療方法和疫苗。在很多試驗中,需要由人類進行或參與。

目前為止,NASA已經買下了2016年底前的46個“聯盟號”座位,並希望買更多。 NASA官員將漲價歸因於通貨膨脹和生產更多“聯盟號”宇宙飛船所需增加的成本。俄羅斯人建造“聯盟號”已經有近40年曆史。俄羅斯人一直在不斷改進“聯盟號”,今年將推出一個新的版本。

今年4月份,NASA向美國五家航天公司總計撥款2.693億美元,用於開發將人類送往國際空間站的系統。

專家說,其中一家位於加利福尼亞州霍桑市的“空間探索科技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似乎進展地最為深入。該公司承諾建造一個可以重複使用的系統,該系統能以每人最低2,000萬美元的成本將七名宇航員送入軌道。這一報價只是大多數未來人員運送預估成本的一小部分。

空間探索公司首席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是貝寶(PayPal)和Tesla Motors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他說,項目必須要以納稅人願意支付的價格完成。這意味著NASA能夠輸送數量多得多的宇航員,其對國際空間站的使用也會更加充分。

Aerospace Corp.進行的一次由NASA贊助的分析則沒有那麼樂觀。 Aerospace預測,每一座位的未來運輸成本在9,000萬美元至1.5億美元之間。 Aerospace Corp.是NASA最有影響力的外部諮詢機構之一。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

http://www.billionairesdesire.com

http://www.billionairesparty.com

http://www.billionairesgroup.com

Mr.Geoorge S.Chen ‘s Mobile (Text only):+0086-13901623260
E-MAIL: chensihong1961@126.com
George1390162326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