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上) 时寒冰 xiaok02 2017-08-28 00:01 第24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上) 第一节 决战序幕 在美国的大棋局上,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羁绊。从伊朗到叙利亚,再到南美的委内瑞拉,美国每一个对手背后,都能看到俄罗斯健壮的身影妖冶多姿地晃动。当然,美国的观感不会是心旌摇曳,而常常是压抑不住的愤怒。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与西方离得越来越远,它对美国战略目标的实现也构成越来越大的障碍。可以说,移不开这个羁绊,美国下一步棋就很难下。这正是美国转而调整大战略,放弃攻打叙利亚,暂缓与伊朗尖锐对抗的重要原因之一。 乌克兰动荡成为欧美与俄罗斯对决的舞台。 因为,乌克兰是俄罗斯最后的屏障——普京曾经不止一次地强调这种观点。 国际关系分析家们基本上都认同这样的观点:乌克兰是大俄罗斯复兴的关键。[1] 俄罗斯与乌克兰是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经济最发达的两个共和国,苏联的大部分工业企业都位于俄罗斯与乌克兰境内,因此,两者之间的经济联系密切,互相依赖。比如:乌克兰80%的企业不能独立完成最终产品,必须与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进行产业合作。而俄罗斯与欧洲国家80%以上的能源交易要通过乌克兰输送。乌克兰土地肥沃,号称欧洲的粮仓,当然也是俄罗斯的粮仓。[2] 普京几乎把乌克兰看作俄罗斯的一个省。[3]乌克兰是俄罗斯的谷仓和重要的煤炭、金属和其他原材料产地,失去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打击将是致命的。[4] 俄罗斯有6个州与乌克兰接壤,乌克兰则有8个州与俄罗斯相邻,两国之间有2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既有陆地边界又有海上边界。[5]可以说,乌克兰是俄罗斯的天然屏障。因此,包括基辛格博士在内的美国政治家,无不梦想着将乌克兰纳入北约,以打开通向俄罗斯的门户。[6] 下图为乌克兰地图。 从历史上来看,俄罗斯的每一次崛起几乎都离不开乌克兰的加盟。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前助理、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其著作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乌克兰是欧亚棋盘上一个新的重要地带,是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少了乌克兰的俄罗斯仍可争取帝国地位,但所建立的将基本是个亚洲帝国,并且更有可能被卷入与觉醒了的中亚人的冲突而付出沉重代价。如果莫斯科重新控制了拥有5200万人口、重要资源及黑海出海口的乌克兰,俄罗斯将自然而然重获建立一个跨欧亚强大帝国的资本。乌克兰丧失独立将立即影响到中欧,使波兰变为一体化欧洲东部前沿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7] 正因为乌克兰对俄罗斯如此重要,美欧才更想让乌克兰融入西方。事实上,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早在2008年就在其报告中写道:“通过吸收巴尔干国家,可能还有乌克兰和土耳其为新的成员,欧盟将继续在其外围推动政治稳定与民主化进程。”[8] 2013年11月,当乌克兰政府宣布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筹备进程而倒向俄罗斯,欧美的愤怒之火在冰冷的失望中迅速燃烧。 欧美支持下的乌克兰反对派激烈地与政府对抗,并在2014年2月演变成流血冲突。而欧美空前一致地把矛头直言不讳地指向了俄罗斯,指向了普京。 2014年2月22日出版的《经济学人》刊文指出:“乌克兰动乱的最终策划者是身在克里姆林宫的普京,他的野心在于将乌克兰视为俄罗斯帝国势力范围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普京已经通过经济制裁和威逼利诱促使乌克兰背叛了欧盟。现在,该是西方联合起来对付冷酷的流氓行径的时候了,尽管同一个拥有巨大石油储备与巨量核武器的国家进行抗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困难再大也必须努力去做。西方世界最起码不应该再把俄罗斯当成是一个法治民主国家,而应当把它从G8中除名。西方必须联合起来对抗普京。”[9] 查阅欧美媒体对乌克兰动乱的评论,几乎清一色地在把矛头指向俄罗斯,而且愤怒而明确地提出与俄罗斯对抗。再向前看,对美国与伊朗缓和关系的理由就变得更加清晰了:伊朗局势缓和,伊朗的石油、天然气可以强化西方对抗俄罗斯的底气,同时削弱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大棒政策的威力。 乌克兰动乱使得欧美与俄罗斯之间脆弱的面纱被彻底揭开,仅有的虚伪的温情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博弈。 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战略意义是无可替代的。 比如,对俄罗斯而言,失去了乌克兰,俄罗斯的海上军事力量将被大大削弱。 虽然身为传统意义上的陆地强国,俄罗斯对海洋却是极其重视的。沙皇时期的彼得一世为获得通向波罗的海的入海口,不惜对瑞典作战长达21年,最终如愿以偿。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海军的活动范围大大收缩。2013年,俄罗斯政府宣布将恢复自苏联解体以来丧失的全球海军的存在,俄海军司令再次确认将在地中海建立常设海军作战编队。[10] 如果大家关注到俄罗斯政府的这个动向,就会发现,从此开始,欧美加快了拉拢乌克兰的步伐。争夺的焦点,恰恰与俄罗斯海军有关。 俄罗斯尽管拥有37653公里长的海岸线,却被地理分割成了互不相连的4块,因而,俄罗斯海军的战略机动就必须通过公海进行,而地中海是沟通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以及黑海舰队的必经之路。地中海对俄罗斯的经济意义也非常重要,俄罗斯每年有60%的进口货物经过这里输入。 黑海舰队是俄罗斯唯一处于温带海区的舰队,一年四季均可通航。该舰队能常年进出地中海,既牵制部分北约海军力量,又成为联系俄罗斯舰队的纽带。[11] 而黑海舰队的主要基地和舰队司令部设在乌克兰南部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冷战期间,黑海舰队的战略任务是控制土耳其海峡,出地中海应对美国海军第六舰队;破坏欧洲的石油航线以及美国至亚洲的海上交通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从南翼包围欧洲;支援印度洋分舰队。苏联解体时,黑海舰队按照协议划归俄罗斯,但舰队锚地所在的港口属于乌克兰。当时约定俄罗斯租用乌克兰的这些军港,每年交纳约1亿美元作为租金,将于2017年撤出塞瓦斯托波尔[12]——这个时间节点,恰在2016~2022年,微妙之处也在这里。 虽然2010年4月21日,乌克兰与俄罗斯签署租赁协议,同意俄罗斯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半岛塞瓦斯托波尔港口2017年租期到期后,延长25年至2042年。[13]但是,乌克兰反对这一协议的声音一直非常强烈。 如果俄罗斯失去它在乌克兰的港口,黑海舰队就会成为历史,俄罗斯的海军力量将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俄罗斯最怕的,恰恰是欧美最喜欢、最希望的。 当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倒向俄罗斯时,亲欧盟的势力立即举行声势浩大的抗议游行,引发乌克兰国内的大动荡,并导致动荡不断升级。在动荡中,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这对于欧美来说,是成本最低的权力更换路径。 2014年2月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决议,解除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职务,支持新任议长图尔奇诺夫任代总统。乌克兰代总统马上表示:“乌克兰重新回归加入欧盟的轨道是重点。”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俄罗斯不愿意看到的。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说,如果认为那些戴着面罩、手持武器走上基辅街头的人是政府,那么我们很难同这样的政府打交道。他说:“我们的一些西方伙伴看法不同,他们认为这是合法机关。”[14] 俄罗斯立即宣布暂缓实施2013年底同意向乌克兰提供的150亿美元的贷款计划,并把俄罗斯驻乌克兰大使叫回国内“议事”,以批评乌克兰反对派撕毁既定协议、夺取国家政权。[15] 对俄罗斯来说,至关重要的是黑海舰队所在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这里是普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退让寸步的必争之地。 从18世纪中期开始,克里米亚一直隶属俄罗斯。1954年,为庆祝乌克兰的哥萨克人与俄国“结盟”300周年,赫鲁晓夫主导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决议,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 苏联解体后,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克里米亚半岛多数居民主张独立或并入俄罗斯。据1992年5月在半岛进行的民意测验表明,有80%的民众主张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实行自治。1992年5月21日,俄议会通过决议,宣布1954年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的决议不再具有法律效力。1994年5月20日,克里米亚议会决定恢复等于宣布独立的1992年宪法,乌克兰与俄罗斯为此一度剑拔弩张。[16] 普京的底线非常明确,即使乌克兰倒向欧美,俄罗斯也绝不可以失去克里米亚!失去克里米亚,俄罗斯海军的实力将被严重削弱!而克里米亚历史的特殊性,恰是俄罗斯的优势,普京当然会充分利用这一优势。 但是,在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失踪”、新组建的政府立场明显倾向于美欧的情况下,普京罕见地保持了沉默,一直没有就乌克兰的动荡公开发表言论,这一点令西方非常费解,他们想不出普京葫芦里要卖什么药。[17] 第二节 一步狠棋 在西方困惑不解的时候,普京绝对没有闲着。 普京曾说:“不给俄罗斯退路的人,我们也不会给他活路。” 普京还曾说:“如果你不准备动武,就不要随意拿起武器恫吓别人。只有在你决定开枪的时候,才须掏出手枪。”[18] 普京一直在行动。 2014年2月27日凌晨,突然有武装人员占领了克里米亚议会和政府大楼,并在楼上升起俄罗斯国旗。当天,克里米亚议会举行非例行会议,选举“俄罗斯统一党”领导人谢尔盖·阿克肖诺夫为新总理。[19] 2月28日,俄罗斯黑海舰队装甲车辆开始在克里米亚半岛实施调动,“以保障该舰队驻扎地安全”。 这意味着,克里米亚在事实上被俄罗斯一手掌控。 2014年3月1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新上任的总统谢尔盖·阿克肖诺夫,正式请求俄罗斯派遣部队帮助维护该地区的安全。而代行乌克兰总统职责的图尔奇诺夫则签署法令,宣布不承认谢尔盖·阿克肖诺夫为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 同日,俄总统普京根据联邦宪法向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提议在乌克兰领土上动用军事力量,直至该国形势恢复稳定。俄联邦委员会当天已同意采取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全面措施,保护在乌克兰的俄罗斯公民及军人的安全。[20] 随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电话交谈,奥巴马呼吁俄罗斯避免对乌克兰其他地区(显然是指战略意义重大的克里米亚地区)进行干涉。普京则对奥巴马说,俄罗斯保留通过干预来保护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利益和说俄语人口的权利。[21] 如果俄罗斯牢牢控制着克里米亚,欧美其实并没有好的对策。对于欧美而言,失去克里米亚的乌克兰,战略意义也将削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谋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愿意与俄罗斯直接开战。 普京也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才敢于出狠招,直接把克里米亚控制在手里,然后,再慢慢地从点到面扩大战果。 普京这步棋让欧美痛在心中。 2014年3月1日,乌克兰三位前总统克拉夫丘克、库奇马和尤先科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当局废除2010年乌俄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和梅德韦杰夫在哈尔科夫签署的俄黑海舰队驻留克里米亚的协议。 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3月2日对此做出回应,他强调俄黑海舰队不是“流浪汉”,塞瓦斯托波尔就是“故乡”。[22] 显而易见,俄罗斯与乌克兰争夺的焦点,欧美与俄罗斯博弈的中心,最终都落在了黑海舰队所在的克里米亚。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结果显示,96.6%的选民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反对加入俄罗斯的仅占2.51%。 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大笔一挥,将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了俄罗斯联邦。俄罗斯黑海舰队的大本营、克里米亚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作为另一个联邦主体也加入了俄罗斯。普京在一群兴高采烈的俄罗斯政治精英面前签署了这两份条约,完成了将这个黑海之滨的半岛重新划归俄罗斯版图的过程。普京说,克里米亚人民已决定了他们的命运,这是他们自由意志的胜利,克里米亚是俄罗斯战争荣耀的象征,是俄罗斯传统、语言、信仰的象征,但普京表示“没有必要”分裂乌克兰。[23] 3月21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全票批准克里米亚入俄条约,并通过规定其地位及边界等细节的宪法草案。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草案,至此,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入俄的法律程序已全部完成。[24] 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成了最大的赢家,永久性地解决了对它至关重要的克里米亚问题。得到了克里米亚,乌克兰对俄罗斯的重要性大大降低。 但是,俄罗斯并没有就此止步。 乌克兰威胁对俄罗斯进行报复,西方则以制裁进行威胁。 但俄罗斯毕竟是战略棋局高手,它有自己的破解之道。 在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之后,普京把克里米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提高了将近一倍,与俄罗斯的平均水平持平,并提高教师和医生等公共领域劳动者的工资。同时,俄罗斯官员还宣布了针对克里米亚的若干项新的投资计划和减税方案。[25]4月1日,俄罗斯的能源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乌克兰提高天然气售价,俄罗斯还关闭了与乌克兰边境口岸,禁止货车通行,加紧施压。[26] 这立即对乌克兰其他城市产生了示范效应和刺激效应。 乌克兰东部三大城市顿涅茨克、哈尔科夫与卢甘斯克先后爆发反政府活动,要求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27] 俄罗斯的目的是什么? 其一,在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之后,乌克兰极力反击的目标是要回克里米亚,而当乌克兰东部城市纷纷要求加入俄罗斯之后,乌克兰的目标向后退到了确保乌克兰现有领土的完整方面。普京意在以进为退,化解自身压力。 其二,迫使给乌克兰东部城市更大自治权。俄罗斯想逼迫乌克兰中央政府赋予各地州级官员更大的权力,由各地区选择自己的领导人,保护自己的经济、文化与宗教传统,包括打造与俄罗斯之间的独立经济纽带。这种联邦制不仅能够确保乌克兰不会反俄罗斯,而且乌克兰中央政府被架空,州级官员强势,俄罗斯就能绕过乌克兰中央政府直接与州一级政府打交道,便于俄罗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28] 其三,进一步打击乌克兰经济,促使乌克兰民众分裂。这将迫使乌克兰在主权问题上让步,并且,这种状况也将阻碍乌克兰加入北约。[29]即使乌克兰政府平乱成功,动荡的持续也会对乌克兰及支持它的欧美尤其欧洲造成严重拖累。 面对俄罗斯的狠棋,乌克兰其实并没有好的应对之策,因为它在能源等方面离不开俄罗斯。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就曾经试图改变在能源领域严重依赖俄罗斯的状况,但一直未能成功。后来的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也想实现能源的多元化,并积极与土库曼斯坦接触,但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的成本要远远高于从俄罗斯进口。[30] 我们再来看美国。 很多西方人埋怨奥巴马在乌克兰危机中过于软弱、过于愚蠢。他们说错了,奥巴马恰恰是做了最聪明的选择。如果奥巴马做了激烈的、超出他能力的反应,才更下不了台,更容易将自己置于被动地位。在冷静的背后,留下来的是更多的选择空间。 在当今世界,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将意味着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说得明白点,对于俄罗斯,美国不可能像当初对待侵吞了科威特的伊拉克那样,直接诉诸武力。事实上,两个超级军事大国之间从未直接发生过战争。[31] 既然军事干涉没有可能性,那么制裁呢? 且不说全球化时代,由于经济的高度融合,制裁伤人也伤己,单就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这一点,欧洲就很难对俄罗斯进行像样的制裁。 西方对伊朗的制裁达到了削弱伊朗的目的,原因是伊朗没有不可替代的东西——伊朗的天然气可以用俄罗斯的天然气替代,这多少有点讽刺意味。 相比之下,对俄罗斯制裁则要困难得多。西方非常明白,要想既不伤及自身又切切实实地伤害俄罗斯,是不可能做到的。西方的弱点包括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英国的金融中心地位以及法国向俄海军供应舰船的12亿欧元合同等。如果没有欧洲的参与,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不可能产生多大效果。[32] 在奥巴马看似软弱的背后,实际上隐含着美国的大战略布局。 维持而不是立即结束乌克兰的乱局,可以让美国获取更多的利益。乌克兰乱局的持续可以同时牵制俄罗斯与欧洲。这正好符合著名国际关系理论家约翰·米尔斯海默所构建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的理论。该理论认为,大国在面对另一个实力不断膨胀的国家时,第一反应不是寻求建立针对该国的均势同盟,而是倾向于把遏制实力不断膨胀的国家的责任推卸给他国,让他国充当责任承担者,自己则坐山观虎斗,坐享渔翁之利。[33] 乌克兰动荡的持续,时刻牵动着俄罗斯与欧洲,不仅使得双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进行干预的经济成本不断上升,也给美国力压欧洲加大制裁俄罗斯提供了充足的借口,而制裁将具有天然的离间欧洲与俄罗斯关系的作用。 同时,鉴于中国与乌克兰关系的日益紧密,尤其是在军事、农业等领域的合作日渐深入,乌克兰动荡的持续也将对中乌之间的进一步合作造成阻碍。 因此,真正占据霸权地位的国家更追求“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不轻易动用武力的——轻易动用武力的国家恰恰说明它所能动用的力量和能做的选择非常有限。 与俄罗斯相比,美国可出的牌要多得多。 第三节 金融战 美欧与俄罗斯决战乌克兰,欧美暂时处于下风。 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里面有深层次的原因。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欧美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各有各的利益取向。美国不愿意直接站到俄罗斯的对立面,而更倾向于鼓动欧洲走上与俄罗斯对立的舞台。 其一,美国担心自己在乌克兰事件中冲在前面可能会惹火烧身。由于普京支持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并向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泄密者斯诺登提供庇护,而美国又被认为在俄罗斯总统大选中为普京制造障碍,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已经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美国担心自己如果在乌克兰动荡中表现得过于醒目,容易刺激俄罗斯采取对美国不利的过激行动,比如,抛弃美元而用欧元来结算原油、天然气等。普京是一个让美国既恨又怕的狠角色。所以,美国更希望在“争取”乌克兰的过程中,与俄罗斯闹翻的是欧盟而不是美国。 其二,美国希望欧盟与俄罗斯在博弈中互相消耗,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美国战略中最完美的构成是:乌克兰倒向欧洲,而俄罗斯又不会去损害乌克兰的经济。这既可以让俄罗斯的门户大开,又可以用救援乌克兰拖累欧洲,同时让俄罗斯与欧洲在无休止的博弈中互相消耗。所以,在乌克兰事件中,美国一直在把主动权让给欧洲。 但是,欧洲对乌克兰加入欧盟的态度过于自信,远不及美国考虑得周到。乌克兰当时亟需援助资金,欧洲不愿意向其提供更多贷款,以便与俄罗斯开出的150亿美元相竞争,美国当然也不会“出血”,这是导致乌克兰最终倒向俄罗斯的根本原因之一。 所以,面对这次博弈的不利局面,美国对欧洲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美国高级官员表示“美国不会再把主导权让给欧洲”。[34] 应该认识到,虽然在乌克兰博弈中,俄罗斯明显处于上风,但这并不是最终结局。欧美与俄罗斯的博弈将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而下一步,美国要对准的一定是俄罗斯的软肋:经济和金融。 金融战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器! 我们看看美国等西方国家是如何通过金融工具洗劫苏联财富的。 1961年,卢布与美元的比价为1:1.1。从1989年开始,苏联由原来的固定汇率制“转型”为双重汇率制。各种国际金融机构蜂拥进入苏联,用美元购买卢布,并在苏联境内高息揽储和借贷巨额卢布,把卢布对美元的比值推高到1:2。由于苏联中央银行发行的卢布相当部分掌控在外资手中,苏联国有企业流动资金严重匮乏,企业效益严重下滑,西方开始抛出各种唱衰苏联的报告,导致苏联国企证券价格快速下跌。外资便在卢布处于高位的时候乘机收购了大批廉价的苏联国有企业。 此时,大量卢布重新回到苏联政府和居民手中,但大量实物包括企业已经被外资掌控。实物资产贬值又引发苏联严重的通货膨胀。1990年11月,外资银行乘苏联汇率改革之机开始抛售卢布,并引导着卢布对美元的贬值预期,卢布对美元的比值很快下跌到100:1。卢布的外汇市场被彻底击垮。1993年,卢布与美元的比值为1400:1,加上国际套利者低价购入的苏联国有资产和卢布贬值所逃掉的巨额卢布债务,最后,卢布对美元的实际贬值程度竟高达112000倍这一天文数字。美国仅动用区区几亿美元就在几年内洗劫了苏联人民70多年来辛辛苦苦积攒的28万亿美元巨额财富。[35] 打金融战,美国在全球可谓独孤求败。 在俄罗斯宣布将出兵乌克兰后,俄罗斯卢布开始出现暴跌迹象。英国与美国均认为,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不改变目前的做法,那么它必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3月3日,俄罗斯央行宣布将关键利率上调150个基点,从5.5%提高至7%,以抑制通货膨胀风险以及金融市场波动性加大的风险。[36] 俄罗斯央行上调利率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查询俄罗斯中央银行2011~2014年4月关键利率调整情况(下图)可知,2014年3月以前,俄罗斯的关键利率基本上都在5.25和5.5之间徘徊,像这种一次上调150个基点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 数据来源: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37] 同时,据路透社报道,俄罗斯央行在3月3日当天至少抛售了100亿美元,以对卢布提供支撑,成为市场中唯一卖出美元者。而英国《金融时报》则报道称,俄罗斯央行当天“至少抛出70亿美元支撑卢布汇率”。由于俄罗斯人对1997~1998年和2008~2009年的卢布贬值有着深刻而痛苦的记忆,恐慌心理很容易蔓延,导致灾难性后果,这是俄罗斯不得不抛美元来支撑卢布的重要原因。[38] 此后不久,俄罗斯央行确认在3月3日当日抛售了113亿美元干预汇市。3月12日,俄罗斯央行再度抛售26.6亿美元进行汇市干预。“整个3月,俄罗斯央行至少花费了160亿美元来阻止卢布贬值。”除此之外,资本外逃在2014年第一季度已经达到500亿~55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3年全年这一数据为630亿美元。[39] 但是,这样的结果必然是逐渐耗干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下图为2003~2014年3月俄罗斯外汇储备的情况。 数据来源: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40] 从图中可以看出,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增长在2007年以后就变得非常缓慢,2012年达到最高峰后便开始下降。这点外汇储备不足以对美元构成重大威胁。显然,俄罗斯抛售外汇储备来避免卢布快速贬值的做法,其实是有巨大隐患的。 接着,俄罗斯又出一招:强调普京和中国谈论了乌克兰问题,并与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持有类似的立场。而后,普京的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Sergei Glazyev)放出狠话:“我们将鼓动所有人摆脱美元这种不稳定的货币,抛售美国国债并离开美国市场。我们将创建自己的货币支付系统,或转用其他货币。如果美国选择冻结我们的资产,那么,我们将被迫不去偿还美国给俄罗斯的贷款。”[41] 俄罗斯显然是用借力打力的策略,借助中国的力量来强化自己打击美元的威慑力。这招棋不能不说精妙。但是,打金融战,俄罗斯远不是美国的对手。 在金融食物链上,美国处于全球最顶端,俄罗斯想摆脱美国的金融打击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金融战能直接摧毁人们的信心。 在欧美因乌克兰问题要制裁俄罗斯的情况下,许多人都明白“乌克兰冲突会转移到金融战场”,俄罗斯的商业巨头们不得不考虑危机可能会对俄罗斯经济造成的损害。一些富豪可能会像过去与普京公开发生争执后所做的那样,出售其在俄罗斯的大部分资产。[42] 我们知道,资本短缺一直是俄罗斯经济发展的瓶颈,这在转型期表现得尤其明显。[43]而克里米亚事件后引发的资本外流,将成为俄罗斯的一个梦魇。 2014年1~3月,受乌克兰事件的影响,俄罗斯资本大量流出。据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安德烈·克列帕奇(Andrei Klepach)透露,俄罗斯一季度资本流出规模将接近政府估计的650亿~700亿美元区间的高点。该数字将超越2013年全年资本流出的630亿美元,并高于普京经济顾问阿列克谢·库德林(Alexei Kudrin)10天前才预估的500亿美元。 3月20日,美国将普京核心圈子的20名成员(包括4名寡头)和与俄罗斯高层有关系的一家银行列入黑名单。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克列帕奇表示,国际形势恶化正在拖累俄罗斯经济,“在此之前,资本流出已经非常严重。紧张加剧和关系降温无疑使局面更糟糕”。与此同时,作为俄罗斯外商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之一的德国企业,正开始将俄罗斯子公司积累的一部分利润汇回本国。[44] 随后,跨国银行与俄罗斯银行纷纷下调对2014年度俄罗斯经济增长的预期。世界银行认为,假如西方因乌克兰问题而施加进一步的制裁,俄罗斯经济可能缩水1.8%。随着通胀攀升、增长停滞、卢布快速贬值、股市暴跌,以及数百亿美元资本为避险而出逃,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在2014年4月承认,该国经济已处于衰退边缘。[45] 2014年4月底,标准普尔评级服务公司将俄罗斯信用评级下调至仅比垃圾级高一档的水平。标准普尔称,俄罗斯经济增长疲弱以及潜在的国内外资本大规模外流,是它下调该国评级的原因。受此影响,俄罗斯股市下跌,卢布走低。预计其他评级公司也会下调俄罗斯评级。[46] 这种间接的打击令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加之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日益升级,进一步加剧了俄罗斯的资本外逃。2014年5月初,欧洲央行(ECB)表示,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截至2014年4月),俄罗斯实际的资本外流规模估计已经达到2220亿美元,比俄罗斯自己承认的数字高出4倍。[47] 打金融战,最简单的就是创造条件促使目标国的货币贬值,引发货币信用危机。苏联就是这样瓦解的。苏联末期不断升级的卢布信用危机,不仅导致整个经济体彻底崩溃,而且迅速激化了加盟共和国与联盟中央之间的矛盾冲突。由于卢布实际购买力急剧下降,各加盟共和国为了巩固并扩展自己的既得利益,竭力摆脱联盟中央的垂直管制。它们力推自己的主权货币,排挤卢布,这场围绕货币控制权的争斗最终以联盟中央的败北而结束,苏联也宣告解体。[48]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容易理解,俄罗斯不惜抛售外汇储备来维护卢布稳定的原因了。 第四节 石油战 除了金融,美国的石油、天然气武器也威力巨大。历史上,美国曾经两次利用能源武器实施其战略意图。 第一次是1941年对日本石油禁运,由于当时日本所需石油的大约85%都来自美国,石油禁运加速了日本的败亡。遭到石油禁运的日本试图从苏联获得原油供应,失败后,日本在1941年12月7日发动了著名的“珍珠港事件”。日本的战略设计家们一心只想摧毁美国在太平洋基地的战舰,却忽略了摧毁美国在夏威夷港存放的450万桶油料。这一疏忽使得美国得以迅速发动反击,速度之快完全出乎日本海军部的意料。[49] 第二次是1986年对苏联的能源战。当时,美国一方面与沙特合作,压低石油价格;另一方面阻止欧洲进口苏联的天然气,极大地削弱了苏联的经济实力,并成为引发其解体的重要原因。[50] 这一次,美国会不会故技重演? 美国人理所当然会想到这步棋。《纽约时报》刊发的一篇评论指出,奥巴马要想遏制普京,就需要从能源入手,“如果我们的北约盟友也采取类似的行动进行配合,就可以立即大幅度地削弱普京利用能源要挟邻国的能力……我希望美国能牵头制定一项能源政策,削弱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油气独裁”。[51] 俄罗斯经济对原油的依赖是众所周知的,而美国动用原油武器打击对手的能力越来越强——打压油价还是拉升油价,只是取决于它要打击的对象是谁。 2013年5月,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预测,由于技术进步,美国页岩油产量的上升,石油市场正遭受冲击。北美正在持续以创纪录的速度生产石油,预计今后5年内,全球新增原油供应的1/3将来自美国。这意味着美国将从原油主要进口国变成净出口国。[52] 2013年12月,美国能源情报署宣布将2016年美国原油产量的估测值大幅上调至950万桶/日,几乎两倍于2008年500万桶/日的产量。[53] 美国预计最迟到2014年,美国的原油产量将高于俄罗斯,因为在美国原油产量增加的同时,俄罗斯的原油产量却在下滑。除非俄罗斯发现新的大型油田,否则很难阻止石油产量的下滑。 2014年1月初,美国能源情报署发布的数据显示,一方面,由于页岩油开采,美国的原油产量较5年前已经增长了约64%。另一方面,随着汽车变得更加节能,美国对石油燃料的需求已经放缓。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到2016年,美国的石油和液体燃料进口量将占其消费量的25%左右,远低于2005年的60%。[54] 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信息是:美国政府在2013财年发放了103张原油出口牌照,比2012年的66张增加了一半多,也创下至少自2006年以来的最高纪录。页岩油开采正在促使美国向加拿大出口原油。2013年9月,美国向加拿大原油日出口量达到9.9万桶,该数字还在不断上升。[55] 其实,早在2011年,美国就已经成为燃料净出口国。截至2013年6月的一年中,美国石油和煤炭出口额已从三年前的515亿美元增至1102亿美元,增幅超过两倍。[56]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新奥尔良港的动力煤出口量达到1760万吨,较2009年的低点增长6倍。美国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全球动力煤供应商,这些煤炭主要是出口到欧洲(美国自己用清洁的天然气而把煤炭向外出口)。[57] 同时,美国天然气的出口也在加大。现在,至少有6条规划中的管道将向墨西哥输气。埃克森美孚公司称,随着产量飙升、需求放缓,到2040年前,北美地区15%的天然气有望出口。[58] 这些信号非常重要。 欧洲要想在与俄罗斯的博弈中占据上风,就必须摆脱对俄罗斯能源(如天然气)的依赖,而美国能否帮助欧洲做到这一点,直接关系到欧洲在战略棋局上的定位。 事实上,正是由于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商业实力和庞大经济规模(俄罗斯是全球第八大经济体),跟它切断联系对于欧洲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乌克兰驻欧盟的大使称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犹如“蚊叮虫咬”,但即便是这样温和的制裁都让很多欧洲国家感到顾虑重重。[59] 美国早就在关注高油价的影响。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在2008年的报告中就指出:居高不下的能源价格,将让俄罗斯、伊朗这样的能源出口大国拥有庞大的财政资源增强其国力。[60]有意思的是,沙特等国更是高油价的受益者,然而美国只字不提,仅仅列举了两个它不喜欢的国家。文字背后的意味深长。 美国要打石油战,有两种选择: 一是压低油价,打痛俄罗斯——此选择重在价格战。 二是通过向欧洲出口石油、天然气,把俄罗斯挤出欧洲——此选择重在对俄罗斯的替代性,选择这种方式则意味着美国不必过分压低石油、天然气的价格,仅通过蚕食俄罗斯的能源市场占有率即可达到战略目标。相比之下,这步棋对美国更有利,可操作性更强。一方面,如果大幅压低油价,沙特等产油国的抵触也会非常强烈,毕竟,产油国的原油盈亏平衡点也已经大幅上升;另一方面,把俄罗斯挤出欧洲而由美国填补缺口,能够给美国带来最直接的实惠。 欧洲从俄罗斯等国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是与相对较贵的石油价格挂钩的,每百万英热的价格接近12美元,而美国天然气仅3.3美元。只要华盛顿允许,美国天然气就能出口到欧洲,抢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等巨头的市场份额。[61] 由于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是美国的3.6倍多,即使美国以比较高的价格向欧洲出口,欧洲也会成为受益者。 我们知道,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一直是世界能源地缘政治中的一大特点,随着美国页岩气大量出口至欧洲市场,以及欧洲自身页岩气的发展,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程度将急剧下降。根据美国莱斯大学贝克研究所的预测,到2040年,俄罗斯在西欧天然气市场所占份额将从2009年的27%降至13%。这一变化将极大地改变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力量平衡,增强欧洲抵制俄罗斯对欧洲事务进行干预的能力。而俄罗斯则必然加速战略重心东移,把亚太地区作为油气出口的主要方向。[62]因此,今后中国再与俄罗斯进行油气价格谈判时,应该重视这一趋势性转变,把握住主动权。 这些枯燥的数据给我们的信息是,美国在通过能源武器打击对手方面,正变得越来越有力量,当这种力量与金融武器合二为一的时候,其杀伤力是不言而喻的。 美国有着庞大的石油储备。美国早在数年前就努力构建相当于90天石油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这一数量相当于沙特110天的石油总产量。[63] 当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计划通过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后,2014年3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比尔·吉本斯说美国准备释放5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这些战略石油储备将用于试销,检查系统基础设施的操作能力,理由是“由于近期美国国内的原油产量大幅度提高,相关系统发生了重大变化,需要对系统的功能重新进行测试”。分析师表示,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比他的前任更愿意动用战略储备,奥巴马是要告诉俄罗斯,美国可以影响原油价格。美国共和党议员呼吁政府尽快批准天然气出口,向莫斯科施压,避免克里米亚事态恶化。[64] 下图为国际能源署成员国石油总储备天数(工业+公共)。 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65] 除了释放原油储备,美国还将借助原油产量飞速增长的伊拉克等国的力量,强化石油战的打击力。事实上,美国当初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目的之一,就是“重建伊拉克的石油工业以增加供给,压低油价,减少某些不友好国家的石油收入”。[66] 伊拉克这步棋非常关键,美国可以用它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威力。而俄罗斯的能源大棒,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威力了。 而且,即使美国依然无法在短期内撼动俄罗斯的石油威力,还可能进一步放松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借助伊朗的原油、天然气出口,压低油价,并减轻欧洲对俄罗斯的原油依赖——这将对俄罗斯产生更严重的伤害。同时,也不让伊朗占太大便宜——用伊朗的油压低国际油价,油价跌,伊朗的石油销售利润也会减少。 此谓以敌制敌。 美国自身的力量会加剧这一战略的推进。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指出,美国原油、天然气产能的剧增,进口原油的剧减,有可能加剧全球的产能过剩,油价可能大跌,而靠油价来平衡预算的产油国将遭受重创。[67] 俄罗斯可以抵御军事打击,却很难抵御得了石油价格下跌的打击。次贷危机爆发后,国际油价从每桶145美元暴跌到35美元,俄罗斯的软肋立即显露无遗:俄罗斯几乎没有制造业出口,既没有电子产品、成衣,也没有机械制造业来为它带来稳定的收入。[68]现在,俄罗斯的这种状况并未有明显改变。 油价下跌也会加速卢布的贬值。其一,能源价格下跌通过“荷兰病”效应直接造成卢布贬值。[69]其二,石油价格下跌通过国际储备的下降间接造成卢布贬值。[70] 当油价下跌与卢布贬值的力量合二为一,等于石油战与金融战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这对俄罗斯将造成更大的杀伤力。 第五节 美俄大战 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制裁和一触即发的石油战,俄罗斯绝不会坐以待毙。它的破解办法非常简单,就是提前与周边大国签订油气供应大单。一方面,把油价固定下来,至少部分化解油价下跌的风险;另一方面,把市场固定下来,化解欧洲一旦承受不住美国压力减少从俄罗斯买油的风险,确保俄罗斯的财政收入不至于因制裁的深入而立即陷入困境。 同时,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加快一体化进程。早在1995年1月,俄罗斯、白俄斯、哈萨克斯坦三国就在莫斯科签订了关税联盟协定。[71]2014年5月29日,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三国总统签署了成立欧亚经济联盟的条约,根据条约规定,欧亚经济联盟将于2015年1月1日起开始运转。[72] 面对俄罗斯出的招,美国也做了战术调整。2014年5月21日,当中俄签署总价值4000亿美元长达30年的天然气购销合同后[73],美国开始改变做法,对俄罗斯围而不打,而专注于对付外围力量。 一方面,美国继续鼓动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国家与中国摩擦,为爆发战争冲突创造条件;另一方面,美国将加快退出宽松政策的步伐,吸引全球资金回流美国,引爆不配合美国深化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欧洲国家与其他相关国家的经济危机,用危机来减少对原油的需求,达到重创油价的战略目标。 无论是石油战还是金融战,都不可能在一两个回合就宣告结束。 尤其是石油战,关键在于有真实需求的支撑。据国际能源署统计,2013年,美国的石油需求每天增加了39万桶,增幅为2%。中国的石油需求每天增加了29.5万桶——这至少是六年来的最低增幅。欧洲石油需求也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首次出现增长。2013年11月,经合组织国家的石油库存减少了5000万桶,是2011年1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这导致石油存量比这些国家的五年平均值减少了1亿桶。[74] 这正是美国在克里米亚入俄后,对俄罗斯的石油战在初始阶段打得比较艰难的重要原因。 而且,俄罗斯也想方设法来化解美国的攻击。俄罗斯深知自己经济过于依赖原油的软肋,因此必然积极应对。别忘了,普京及其幕僚相当一部分都是克格勃出身,谍战是他们的强项。 2014年6月19日,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说,俄罗斯情报机构秘密资助反对水力压裂开采天然气的环保组织,通过联手这些组织维持欧洲市场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拉斯穆森指出,北约发现俄罗斯正在发起能源“暗战”:组织散布假情报,以瓦解其他欧洲国家开发页岩气等替代能源的努力。北约认为俄罗斯针对能源等许多问题发起了一场提供假情报的活动。[75]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言之凿凿,让另外一个谜团也迎刃而解。 笔者在本书的上部“现实篇”中曾经提及一件非常蹊跷的事:2014年,就在美国因乌克兰危机磨刀霍霍要对俄罗斯打石油战的时候,5月,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突然将此前对美国蒙特利页岩油基地可采储量预测值从154亿桶大幅下调至6亿桶。据此,有人称“美国页岩革命及能源的新黄金时代神话濒临破灭”。此消息一出,油价应声而涨。 我们知道,美国能源信息署隶属美国能源部,虽然是独立部门,但是它的主要原始数据来自地方的独立原油调查公司或者原油公司,数据方面有被误导的可能。而这一点,恰恰是俄罗斯可以利用的漏洞,即只要“误导”了来自地方的独立原油调查公司或者原油公司,就可以改变人们对页岩油的预期,也就可以改变油价运行趋势,促使油价上涨。 这或许正是在美俄剑拔弩张时,突然诡异地出现蒙特利页岩油基地可采储量预测值大幅度下调的内因。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至少为我们了解事实真相,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而且,在蒙特利页岩油基地可采储量预测值大幅下调后不久,伊拉克局势也突然在2014年5月底恶化,再次推高油价。这里面有没有俄罗斯的因素我们不得而知,但这至少是俄罗斯所乐见的结果,这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 俄罗斯也一直在努力去美元化。2014年5月13日,俄罗斯财政部宣布准备通过一项计划,大力提升本币卢布在俄出口贸易中的影响力,减少以美元为支付货币的交易,明确而坚定地走“去美元”道路。[76] 我们知道,俄罗斯出口的商品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提升卢布在俄罗斯出口贸易中的影响力,无疑是想用“石油卢布”替代“石油美元”——尽管范围只局限于俄罗斯与中国等为数不多的国家贸易中,对俄罗斯的意义却非常重大。 美国对俄罗斯的石油战、金融战还没有怎么出狠招,俄罗斯对美国的金融战和石油战倒首先打得娇喘吁吁、活色生香的。面对俄罗斯人雨点般袭来的妩媚而性感的小拳头,不知道美国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国与国之间的博弈,从来是斗智斗勇、无所不用其极的。 俄罗斯的反击和真实原油需求的支持,使得美国无法在短期内压低油价,而只能通过引爆一场大危机,对真实需求釜底抽薪,人为压低需求,从而达到2008年时出现的油价暴跌的局面——这一点与美国抄底全球资源的大战略恰恰是完全吻合的。 必须指出的是,美国对打赢石油战信心满满。 2014年6月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页岩气成为美国手中地缘政治的王牌”的文章,指出:美国之所以能够利用石油制裁迫使伊朗回到核谈判桌前,不仅由于沙特阿拉伯愿意弥补制裁伊朗造成的每日百万桶的石油产量减少,更得益于美国页岩革命引发的普遍预期。如果美国政府批准增加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那么最终就可以削弱俄罗斯通过威胁切断天然气供应要挟其邻国的能力。[77] 大国之间的博弈将激烈地进行下去,而美国是否全面开打石油战,关键是看美国是否放宽原油出口或能否促使产油大国大幅度提高原油产量——这(尤其是放宽原油出口)将是对俄石油战全面展开的非常重要的信号。 除了金融战、石油战,美国也将杀回马枪,拿下叙利亚,对俄罗斯在塔尔图斯军港的驻军来个釜底抽薪,消除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威慑力量。 在美俄因为乌克兰问题矛盾激化的时候,美国开始对叙利亚表现出空前强硬的姿态。2014年3月18日,美国国务院要求叙利亚政府关闭驻美使领馆,所有非美籍或未获在美永久居留权的叙利亚外交人员离境。美方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拒绝辞职,美国认为巴沙尔应为持续3年多的叙利亚流血冲突负责。叙方外交人员及家属最晚3月31日离境,行政人员最晚4月30日离境。[78] 3月18日和19日,以色列空军战机轰炸了叙利亚境内几个军事目标,包括叙政府军的一个训练营、一个炮兵基地和戈兰高地叙控区的两个军事总部。叙利亚政府和军方在3月19日分别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攻击叙利亚境内军事目标的行为,认为以色列的袭击是为了配合叙利亚反对派在叙境内的行动。[79] 3月23日,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发表声明,证实土耳其军方当天在土叙边境地区上空击落一架叙利亚米格-23战斗机。[80] 如果把一系列事件与克里米亚问题联系起来,脉络就变得非常清晰。克里米亚加盟俄罗斯,美国无可奈何,只能够从叙利亚入手,促使叙利亚政权更迭,一举清除俄罗斯在叙利亚塔尔图斯军港的军事存在。 根据2013年美俄两国签署的协议,叙利亚承诺于2014年4月27日前完成化学武器的转移任务,将化学武器送往其他国家完成销毁。 西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条件日益成熟,而美国也在为战争寻找理由。 2014年3月底,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约翰·O.布伦南(JohnO.Brennan)对众议院的一个委员会表示:“基地组织正通过叙利亚招募人员,他们的能力正在增长,不仅能在叙利亚境内实施袭击,而且能利用叙利亚作为跳板对外发动袭击,我们对此严重关切。”美国相信,已有数十名经验丰富的激进武装分子在最近几个月内从巴基斯坦抵达叙利亚,其中包括一些中层的策划人员。美国情报官员和反恐官员担心,他们到叙利亚的目的是在未来对欧洲和美国发动袭击。[81] 当战争的理由慢慢地聚集起来,战争还会远吗?如果俄罗斯失去塔尔图斯军港,那么它的军事力量将受到局限,成为奥巴马所讥讽的“区域强国”或“地区强国”。[82] 注释 [1]安德烈亚斯·乌姆兰.乌克兰:复兴大俄罗斯的关键[N].参考消息,2014-01-24. [2]张弘.试析乌克兰与俄罗斯关系中的经济因素[J].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9(2). [3]Angus Roxburgh. The Strongman:Vladimir Putin and the Struggle for Russia[M].I.B.Tauris,2013. [4]戴斯多·多尔瓦宁.普京与梅德韦杰夫[M].北京:红旗出版社,2012. [5]王庆平.影响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的地缘经济因素解析[J].西伯利亚研究,2011(5). [6]Yaroslav Bilinsky. Endgame in NATO’s Enlargement:The Baltic States and Ukraine[M].New York:Greenwood Press,1999. [7]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8]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25:A Transformed World[M].New York:Cosimo, Inc,2008. [9]Ukraine in Flames—Putin’s Inferno[J]. The Economist,2014-02-22. [10]马建光,李东.解放军报:俄海军回归地中海的战略考量[N].解放军报,2013-04-03. [11]姜振军.俄罗斯国家安全问题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需要说明的是,俄罗斯北方舰队所处的摩尔曼斯克州首府摩尔曼斯克港也是不冻港,该港位于北极圈内,由于受暖洋流影响,是高纬度终年不冻港,但摩尔曼斯克港无法替代克里米亚的战略地位。 [12]沈辉.以优惠价天然气换军港租约 黑海舰队得以长扼高加索出海口[N].重庆日报,2010-04-30. [13]Ria Novosti. The New Cold War:Russia Will Modernize Its Black Sea Fleet in Ukraine[OL].Global Research, http://www.globalresearch.ca/the-new-cold-war-russia-will-modernize-its-black-sea-fleet-in-ukraine/5324111,2013-02-24. [14]普京民族主义特点为他带来的强大支持率,不断触动梅德韦杰夫,使这位有着浓郁民主情怀的领导人日益带上民族主义的色彩。 [15]田野.乌克兰代总统:重归入欧盟轨道[N].新华每日电讯,2014-02-25. [16]蒋莉.俄乌克里米亚半岛之争[J].国际资料信息,2009(1). [17]Steven Lee Myers. Growing Crisis in Its Backyard Snares Russia[N].The New York Times,2014-02-27. [18]戴斯多·多尔瓦宁.普京与梅德韦杰夫[M].北京:红旗出版社,2012. [19]乌代总统“不认”克里米亚新总理[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4-03/02/c_126208845.htm,2014-03-02. [20]谢亚宏,李博雅.俄罗斯决定在乌克兰动用军事力量[N].人民日报,2014-03-02. [21]Alan Cullison, Paul Sonne, Gregory L. White.Russia Moves to Deploy Troops in Ukraine:In Phone Call, Obama Urges Putin to De-escalate Tension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3-02. [22]高书原.乌克兰3位前总统联名呼吁废除俄黑海舰队驻留协议[OL].人民网,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0302/c1011-24505170.html,2014-03-02. [23]Kathrin Hille, Neil Buckley, Courtney Weaver, Guy Chazan. Vladimir Putin Signs Treaty to Annex Crimea[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3-18. [24]新华社.乌克兰正考虑是否退出独联体[N].京华日报,2014-03-21. [25]Andrew E. Kramer.Russia Raises Some Salaries and Pensions for Crimeans[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31. [26]Andrew E. Kramer.Russia Tightens Pressure on Ukraine With Rise in Natural Gas Price[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01. [27]Andrew Higgins. In Eastern Ukraine, a One-Building, Pro-Russia Realm Persists Despite Criticism[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09. [28]Neil Macfarquhar. Russia Plotting for Ukrainian Influence, Not Invasion, Analysts Say[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09. [29]Mark Nuckols. Behind Putin’s Ukraine‘Unrest’Game[N].New York Post,2014-04-10. [30]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石油地缘政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31]James E. Dougherty, Robert L.Pfaltzgraff Jr.Contending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A Comprehensive Survey(5th Edition)[M].Pearson,2000. [32]Gideon Rachman. Ukraine Is a Test Case for American Power[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3-10. [33]John J. Mearsheimer.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M].New York:W.W.Norton,2003. [34]Adam Entous, Laurence Norman. Behind the West’s Miscalculations in Ukraine[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3-03. [35]李慎明,张宇燕.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36]Andrey Ostroukh. Russia Raises Interest Rates After Markets Plummet:Central Bank Raises Rates by 1.5 Percentage Point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3-03. [37]Interest rates on the Bank of Russia operations[OL]. 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http://www.cbr.ru/Eng/DKP/?PrtId=dkp_itm. [38]Jack Farchy, Ralph Atkins. War Fears Decimate Russia Stocks[N].The Financial Times,2004-03-04. [39]Lidia Kelly. UPDATE 2-Russia C.bank Vows to Defend Financial Stability, Keeps Rates on Hold[OL].Reuter,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03/14/russia-cenbank-rates-idUSL6N0MB19320140314,2014-03-14. [40]做这个图表的时候,刚开始用的是世界银行的数据,后来发现俄罗斯中央银行发布的年度数据与之略有差异,便改用了俄罗斯中央银行的数据。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Posi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Reserveof Russia[OL].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http://www.cbr.ru/eng/statistics/print.aspx?file=credit_statistics/iip_ira_14_e.htm&pid=svs&sid=mipzrRF. [41]Russia Vows to Switch to Other Currencies over US Sanctions Threat-Glazyev[OL]. The Voice of Russia, http://voiceofrussia.com/news/2014_03_04/268000581/,2014-03-04. [42]Ellen Barrym. Titans in Russia Fear New Front in Ukraine Crisis[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10. [43]曹英华.俄罗斯制度变迁与产业结构耦合[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3. [44]Kathrin Hille, Richard McGregor. Russia Braced for$70bn in Outflows[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3-25. [45]David M. Herszenhorn.Russia Economy Worsens Even Before Sanctions Hit[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16. [46]Peter Nurse. What Analysts Are Saying About Russia Now[OL].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blogs.wsj.com/moneybeat/2014/04/25/what-analysts-are-saying-about-russia-now/?mod=WSJ_LatestHeadlines,2014-04-25. [47]Ambrose Evans-Pritchard. ECB:Capital Flight From Russia Has Hit$220bn[N].The Guardian,2014-05-08. [48]富景筠.卢布信用危机与苏联解体[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49]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石油地缘政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50]林伯强,黄光晓.能源金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1]Thomas L. Friedman.Continue Reading the Main Story[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18. [52]Ajay Makan. IEA Forecasts US to Account for a Third of New Oil Supplies[N].The Financial Times,2013-05-14. [53]Ed Crooks. US Oil Output Estimate Jumps[N].The Financial Times,2013-12-17. [54]Daniel Gilbert, Ben Lefebvre. U.S.Oil Boom Changes Trade Trend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1-07. [55]Gregory Meyer, Neil Hume. Energy Groups Clamour for Licences to Export US Crude[N].The Financial Times,2013-12-11. [56]James Politi. Value of US Fuel Exports Soars to$110.2bn in Year to June 2013[N].The Financial Times,2013-08-19. [57]Alison Sider. The Future of Coal:Gulf Coast Hums as Exports Rise[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1-08. [58]辛文.美天然气南下墨西哥 进口气已占墨消费总量的30%[N].中国石油报,2013-07-17. [59]Ian Bremmer. A Tortured Policy Toward Russia[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26. [60]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25:A Transformed World[M].New York:Cosimo, Inc,2008. [61]Liam Denning. Europe Looks to Barge into America’s Cheap Natural Ga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2-20. [62]林伯强,黄光晓.能源金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3]Jay Hakes. A Declaration of Energy Independence:How Freedom from Foreign Oil Can Improve National Security, Our Economy, and the Environment[M].Hoboken:Wiley,2008. [64]Ayesha Rascoe, Valerie Volcovici. U.S.Surprises Oil Market with Sale from Strategic Reserve[OL].The Reuters,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03/12/us-usa-energy-reserves-idUSBREA2B12V20140312,2014-03-12. [65]此为2012年2月数据,但该数据近年来变化不大。中国的数据不在其列,是估算的。中国从2003年启动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计划,到2020年全部建成,共分三期。第一期(2004~2009)已经建成,储备原油约1.03亿桶,按照2008年的石油消费水平可供全国13~14天的石油用量。如果按照2013年的消费水平,则只可供全国10天左右的石油消耗量。 [66]Scott L. Montgomery.The Powers That Be:Global Energy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and Beyond[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10. [67]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30:Alternative Worlds[M].Independene: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2012. [68]Angus Roxburgh. The Strongman:Vladimir Putin and the Struggle for Russia[M].I.B.Tauris,2013. [69]简单说来,就是高油价提高了石油部门的工资和收益,导致了总需求的增加,促使汇率上升,本币升值。反之,则导致本币贬值。 [70]郭晓琼.俄罗斯产业结构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 [71]包良明.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加快一体化进程[J].东欧中亚研究,1995(6). [72]商务部驻乌克兰经商参处.白俄罗斯总统称乌克兰无法摆脱与欧亚经济联盟合作[OL].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406/20140600618686.shtml,2014-06-10. [73]高美.中俄签30年天然气购销合同 总价值4000亿美元[N].新京报,2014-05-22. [74]Ajay Makan. US oil demand growth outstrips China in 2013,says IEA[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1-21. [75]Sam Jones, Guy Chazan, Christian Oliver. Nato Claims Moscow Funding Anti-fracking Groups[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6-20. [76]张涵.俄罗斯加速“去美元化”[N].21世纪经济报道,2014-05-15. [77]Joseph S. Nye Jr.Shale Gas Is America’s Geopolitical Trump Card[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6-08. [78]新华社.美国要求叙利亚关闭使领馆[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4-03/20/c_126290447.htm,2014-03-20. [79]刘阳,陈聪.叙利亚称以色列越境袭击违反联合国停火协议[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4-03/20/c_119866240.htm,2014-03-20. [80]郑金发,李铭.土耳其军方证实击落一架叙利亚米格-23战斗机[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3/24/c_126304938.htm,2014-03-24. [81]Eric Schmitt. Qaeda Militants Seek Syria Base, U.S.Officials Say[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25. [82]Michael D. Shear, Peter Baker.Obama Answers Critics, Dismissing Russia as a‘Regional Power'[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25.陈斯红转发:第25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下) 时寒冰 xiaok02 2017-08-28 00:01 第25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下) 第一节 不是诅咒 当西方寒光闪闪的刀剑出鞘,普京还能以最后的武士的姿态坦然地迎接挑战吗?俄罗斯能否在即将到来的空前大危机中,逃过这一劫? 对于美国而言,俄罗斯坚硬无比的铠甲下面,藏着一颗脆弱的心。 由于这场大决战靠的不是刀枪而是金融与经济,我们主要从这两个方面来仔细剖析俄罗斯的未来。 俄罗斯经济的基础是石油、天然气和矿产[1],属于资源依赖型国家。 曾任俄罗斯联邦政府代总理的叶·季·盖达尔博士指出,苏联时期,其外贸平衡、收支平衡、居民的粮食供应、保持政治稳定,全都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垦荒地的天然气怎样、石油开采的状况如何。[2] 经济比较依赖资源的国家,在资源价格上涨的时候,是受益者;但在资源价格下跌的时候,却是最直接的受伤者。 众所周知,俄罗斯经济的强劲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2002年起资源性产品的价格上涨。而国际市场能源产品价格变化的特点是波动频繁,幅度也很大,一旦价格迅速下降,俄罗斯经济对资源性产品过多依赖的缺陷就会暴露无遗。俄罗斯资源依赖型经济的收入表现出高度的不稳定,整个经济也会频繁经历繁荣与衰退周期。 另外,由于政府财政高度依赖自然资源收入,来自资源价格波动的冲击也会加剧政府宏观调控的难度,使得政府难以对经济发展做出有效的规划——别忘了,自2012年开始,世界已经步入了资源下跌期。2013年12月美联储开始按部就班地削减购债规模,又加速了资源的下跌步伐。 资源产业关联性弱也导致俄罗斯产业结构调整缓慢。俄罗斯自然资源丰富,其资源部门的收益率远远高于其他行业和部门,外资也多是投入到较高收益的能源部门,这使得大部分资金都流入初级资源行业,导致俄罗斯其他生产部门缺乏竞争力。[3] 相关数据证实了这一点。从投资流向来看,俄罗斯的投资主要进入了成品油和焦炭生产、冶金业、金属采矿业、煤炭业等原材料行业。除了能源原材料行业外,主要是金融、商业和房地产,而后者并不属于生产性投资。[4] 俄罗斯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资源诅咒”。 什么是“资源诅咒”? 20世纪后半期以来,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并没有给他们带来经济上的高增长。相反,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反而落后于资源贫乏国家的经济增长率。 这就是“资源诅咒”。 “资源诅咒”反映了自然资源的丰裕程度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反向关系,即自然资源丰裕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反而低于自然资源贫乏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自然资源成为经济增长的“诅咒”。“资源诅咒”的原因并非资源本身对经济有阻碍,而是资源影响了促进经济增长的因素,间接地影响了经济的增长速度。 现有有关“资源诅咒”问题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其传导途径上,教育是主要传导机制之一。研究者发现,资源与教育负相关。丰富的自然资源会降低人们对好的教育的渴望程度,吸引人力资本向资源部门转移,降低劳动力生产率。 制度是另一重要传导途径。研究者发现,丰富的自然资源会产生寻租行为,使一些企业家加入到寻租行列,减少了进行有效率的生产性活动,进而降低了经济的发展速度。还有研究者发现,腐败的程度取决于资源的丰富程度、政府政策和权力的集中度。[5]委内瑞拉在20世纪70年代,就因为大量开采和出口石油,引发大规模的贪污腐败、资源的浪费和经济发展战略的短视,从而导致空前的经济危机,被称为“委内瑞拉化”现象。[6] 在2016~2022年的这个周期内,俄罗斯将痛苦地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入“资源诅咒”当中难以自拔。 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它根本走不出这个越来越黑暗的魔咒。 研究表明,在过去的10年里,俄罗斯GDP年均增长率保持在7%左右,但是如果减去石油价格上涨的因素,俄罗斯的GDP年均增长率只有3%。[7] 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的石油价格从暴涨到暴跌,正是导致苏联经济遭受重创的原因之一。2008年底,随着次贷危机的恶化,石油价格暴跌,俄罗斯经济马上跟着快速下行(如下图所示)。 数据来源:《金砖国家联合统计手册2013》与俄罗斯联邦统计局。 从上图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在次贷危机爆发后,随着油价的下跌,俄罗斯的GDP增长率迅速下降,可谓一落千丈。如果不是中国出台4万亿救市计划,推升了国际油价等大宗商品价格,俄罗斯的经济状况将更为糟糕,并且这种糟糕的局面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俄罗斯的汇率亦是随着国际油价大幅度变化(如下图所示)。 数据来源:《金砖国家联合统计手册2013》。 当油价在次贷危机恶化后暴跌之时,俄罗斯的卢布亦大幅度贬值。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卢布对国际主要流通货币明显贬值,2009年1~10月平均汇率较2008年同期平均贬值了32.66%。 伴随

第24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上)
时寒冰 xiaok02 2017-08-28 00:01
第24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上)

第一节 决战序幕

在美国的大棋局上,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羁绊。从伊朗到叙利亚,再到南美的委内瑞拉,美国每一个对手背后,都能看到俄罗斯健壮的身影妖冶多姿地晃动。当然,美国的观感不会是心旌摇曳,而常常是压抑不住的愤怒。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与西方离得越来越远,它对美国战略目标的实现也构成越来越大的障碍。可以说,移不开这个羁绊,美国下一步棋就很难下。这正是美国转而调整大战略,放弃攻打叙利亚,暂缓与伊朗尖锐对抗的重要原因之一。

乌克兰动荡成为欧美与俄罗斯对决的舞台。

因为,乌克兰是俄罗斯最后的屏障——普京曾经不止一次地强调这种观点。

国际关系分析家们基本上都认同这样的观点:乌克兰是大俄罗斯复兴的关键。[1]

俄罗斯与乌克兰是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经济最发达的两个共和国,苏联的大部分工业企业都位于俄罗斯与乌克兰境内,因此,两者之间的经济联系密切,互相依赖。比如:乌克兰80%的企业不能独立完成最终产品,必须与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进行产业合作。而俄罗斯与欧洲国家80%以上的能源交易要通过乌克兰输送。乌克兰土地肥沃,号称欧洲的粮仓,当然也是俄罗斯的粮仓。[2]

普京几乎把乌克兰看作俄罗斯的一个省。[3]乌克兰是俄罗斯的谷仓和重要的煤炭、金属和其他原材料产地,失去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打击将是致命的。[4]

俄罗斯有6个州与乌克兰接壤,乌克兰则有8个州与俄罗斯相邻,两国之间有2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既有陆地边界又有海上边界。[5]可以说,乌克兰是俄罗斯的天然屏障。因此,包括基辛格博士在内的美国政治家,无不梦想着将乌克兰纳入北约,以打开通向俄罗斯的门户。[6]

下图为乌克兰地图。

从历史上来看,俄罗斯的每一次崛起几乎都离不开乌克兰的加盟。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前助理、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其著作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乌克兰是欧亚棋盘上一个新的重要地带,是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少了乌克兰的俄罗斯仍可争取帝国地位,但所建立的将基本是个亚洲帝国,并且更有可能被卷入与觉醒了的中亚人的冲突而付出沉重代价。如果莫斯科重新控制了拥有5200万人口、重要资源及黑海出海口的乌克兰,俄罗斯将自然而然重获建立一个跨欧亚强大帝国的资本。乌克兰丧失独立将立即影响到中欧,使波兰变为一体化欧洲东部前沿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7]

正因为乌克兰对俄罗斯如此重要,美欧才更想让乌克兰融入西方。事实上,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早在2008年就在其报告中写道:“通过吸收巴尔干国家,可能还有乌克兰和土耳其为新的成员,欧盟将继续在其外围推动政治稳定与民主化进程。”[8]

2013年11月,当乌克兰政府宣布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筹备进程而倒向俄罗斯,欧美的愤怒之火在冰冷的失望中迅速燃烧。

欧美支持下的乌克兰反对派激烈地与政府对抗,并在2014年2月演变成流血冲突。而欧美空前一致地把矛头直言不讳地指向了俄罗斯,指向了普京。

2014年2月22日出版的《经济学人》刊文指出:“乌克兰动乱的最终策划者是身在克里姆林宫的普京,他的野心在于将乌克兰视为俄罗斯帝国势力范围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普京已经通过经济制裁和威逼利诱促使乌克兰背叛了欧盟。现在,该是西方联合起来对付冷酷的流氓行径的时候了,尽管同一个拥有巨大石油储备与巨量核武器的国家进行抗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困难再大也必须努力去做。西方世界最起码不应该再把俄罗斯当成是一个法治民主国家,而应当把它从G8中除名。西方必须联合起来对抗普京。”[9]

查阅欧美媒体对乌克兰动乱的评论,几乎清一色地在把矛头指向俄罗斯,而且愤怒而明确地提出与俄罗斯对抗。再向前看,对美国与伊朗缓和关系的理由就变得更加清晰了:伊朗局势缓和,伊朗的石油、天然气可以强化西方对抗俄罗斯的底气,同时削弱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大棒政策的威力。

乌克兰动乱使得欧美与俄罗斯之间脆弱的面纱被彻底揭开,仅有的虚伪的温情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博弈。

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战略意义是无可替代的。

比如,对俄罗斯而言,失去了乌克兰,俄罗斯的海上军事力量将被大大削弱。

虽然身为传统意义上的陆地强国,俄罗斯对海洋却是极其重视的。沙皇时期的彼得一世为获得通向波罗的海的入海口,不惜对瑞典作战长达21年,最终如愿以偿。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海军的活动范围大大收缩。2013年,俄罗斯政府宣布将恢复自苏联解体以来丧失的全球海军的存在,俄海军司令再次确认将在地中海建立常设海军作战编队。[10]

如果大家关注到俄罗斯政府的这个动向,就会发现,从此开始,欧美加快了拉拢乌克兰的步伐。争夺的焦点,恰恰与俄罗斯海军有关。

俄罗斯尽管拥有37653公里长的海岸线,却被地理分割成了互不相连的4块,因而,俄罗斯海军的战略机动就必须通过公海进行,而地中海是沟通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以及黑海舰队的必经之路。地中海对俄罗斯的经济意义也非常重要,俄罗斯每年有60%的进口货物经过这里输入。

黑海舰队是俄罗斯唯一处于温带海区的舰队,一年四季均可通航。该舰队能常年进出地中海,既牵制部分北约海军力量,又成为联系俄罗斯舰队的纽带。[11]

而黑海舰队的主要基地和舰队司令部设在乌克兰南部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冷战期间,黑海舰队的战略任务是控制土耳其海峡,出地中海应对美国海军第六舰队;破坏欧洲的石油航线以及美国至亚洲的海上交通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从南翼包围欧洲;支援印度洋分舰队。苏联解体时,黑海舰队按照协议划归俄罗斯,但舰队锚地所在的港口属于乌克兰。当时约定俄罗斯租用乌克兰的这些军港,每年交纳约1亿美元作为租金,将于2017年撤出塞瓦斯托波尔[12]——这个时间节点,恰在2016~2022年,微妙之处也在这里。

虽然2010年4月21日,乌克兰与俄罗斯签署租赁协议,同意俄罗斯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半岛塞瓦斯托波尔港口2017年租期到期后,延长25年至2042年。[13]但是,乌克兰反对这一协议的声音一直非常强烈。

如果俄罗斯失去它在乌克兰的港口,黑海舰队就会成为历史,俄罗斯的海军力量将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俄罗斯最怕的,恰恰是欧美最喜欢、最希望的。

当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倒向俄罗斯时,亲欧盟的势力立即举行声势浩大的抗议游行,引发乌克兰国内的大动荡,并导致动荡不断升级。在动荡中,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这对于欧美来说,是成本最低的权力更换路径。

2014年2月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决议,解除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职务,支持新任议长图尔奇诺夫任代总统。乌克兰代总统马上表示:“乌克兰重新回归加入欧盟的轨道是重点。”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俄罗斯不愿意看到的。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说,如果认为那些戴着面罩、手持武器走上基辅街头的人是政府,那么我们很难同这样的政府打交道。他说:“我们的一些西方伙伴看法不同,他们认为这是合法机关。”[14]

俄罗斯立即宣布暂缓实施2013年底同意向乌克兰提供的150亿美元的贷款计划,并把俄罗斯驻乌克兰大使叫回国内“议事”,以批评乌克兰反对派撕毁既定协议、夺取国家政权。[15]

对俄罗斯来说,至关重要的是黑海舰队所在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这里是普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退让寸步的必争之地。

从18世纪中期开始,克里米亚一直隶属俄罗斯。1954年,为庆祝乌克兰的哥萨克人与俄国“结盟”300周年,赫鲁晓夫主导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决议,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

苏联解体后,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克里米亚半岛多数居民主张独立或并入俄罗斯。据1992年5月在半岛进行的民意测验表明,有80%的民众主张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实行自治。1992年5月21日,俄议会通过决议,宣布1954年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的决议不再具有法律效力。1994年5月20日,克里米亚议会决定恢复等于宣布独立的1992年宪法,乌克兰与俄罗斯为此一度剑拔弩张。[16]

普京的底线非常明确,即使乌克兰倒向欧美,俄罗斯也绝不可以失去克里米亚!失去克里米亚,俄罗斯海军的实力将被严重削弱!而克里米亚历史的特殊性,恰是俄罗斯的优势,普京当然会充分利用这一优势。

但是,在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失踪”、新组建的政府立场明显倾向于美欧的情况下,普京罕见地保持了沉默,一直没有就乌克兰的动荡公开发表言论,这一点令西方非常费解,他们想不出普京葫芦里要卖什么药。[17]

第二节 一步狠棋

在西方困惑不解的时候,普京绝对没有闲着。

普京曾说:“不给俄罗斯退路的人,我们也不会给他活路。”

普京还曾说:“如果你不准备动武,就不要随意拿起武器恫吓别人。只有在你决定开枪的时候,才须掏出手枪。”[18]

普京一直在行动。

2014年2月27日凌晨,突然有武装人员占领了克里米亚议会和政府大楼,并在楼上升起俄罗斯国旗。当天,克里米亚议会举行非例行会议,选举“俄罗斯统一党”领导人谢尔盖·阿克肖诺夫为新总理。[19]

2月28日,俄罗斯黑海舰队装甲车辆开始在克里米亚半岛实施调动,“以保障该舰队驻扎地安全”。

这意味着,克里米亚在事实上被俄罗斯一手掌控。

2014年3月1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新上任的总统谢尔盖·阿克肖诺夫,正式请求俄罗斯派遣部队帮助维护该地区的安全。而代行乌克兰总统职责的图尔奇诺夫则签署法令,宣布不承认谢尔盖·阿克肖诺夫为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

同日,俄总统普京根据联邦宪法向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提议在乌克兰领土上动用军事力量,直至该国形势恢复稳定。俄联邦委员会当天已同意采取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全面措施,保护在乌克兰的俄罗斯公民及军人的安全。[20]

随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电话交谈,奥巴马呼吁俄罗斯避免对乌克兰其他地区(显然是指战略意义重大的克里米亚地区)进行干涉。普京则对奥巴马说,俄罗斯保留通过干预来保护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利益和说俄语人口的权利。[21]

如果俄罗斯牢牢控制着克里米亚,欧美其实并没有好的对策。对于欧美而言,失去克里米亚的乌克兰,战略意义也将削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谋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愿意与俄罗斯直接开战。

普京也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才敢于出狠招,直接把克里米亚控制在手里,然后,再慢慢地从点到面扩大战果。

普京这步棋让欧美痛在心中。

2014年3月1日,乌克兰三位前总统克拉夫丘克、库奇马和尤先科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当局废除2010年乌俄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和梅德韦杰夫在哈尔科夫签署的俄黑海舰队驻留克里米亚的协议。

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3月2日对此做出回应,他强调俄黑海舰队不是“流浪汉”,塞瓦斯托波尔就是“故乡”。[22]

显而易见,俄罗斯与乌克兰争夺的焦点,欧美与俄罗斯博弈的中心,最终都落在了黑海舰队所在的克里米亚。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结果显示,96.6%的选民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反对加入俄罗斯的仅占2.51%。

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大笔一挥,将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了俄罗斯联邦。俄罗斯黑海舰队的大本营、克里米亚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作为另一个联邦主体也加入了俄罗斯。普京在一群兴高采烈的俄罗斯政治精英面前签署了这两份条约,完成了将这个黑海之滨的半岛重新划归俄罗斯版图的过程。普京说,克里米亚人民已决定了他们的命运,这是他们自由意志的胜利,克里米亚是俄罗斯战争荣耀的象征,是俄罗斯传统、语言、信仰的象征,但普京表示“没有必要”分裂乌克兰。[23]

3月21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全票批准克里米亚入俄条约,并通过规定其地位及边界等细节的宪法草案。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草案,至此,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入俄的法律程序已全部完成。[24]

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成了最大的赢家,永久性地解决了对它至关重要的克里米亚问题。得到了克里米亚,乌克兰对俄罗斯的重要性大大降低。

但是,俄罗斯并没有就此止步。

乌克兰威胁对俄罗斯进行报复,西方则以制裁进行威胁。

但俄罗斯毕竟是战略棋局高手,它有自己的破解之道。

在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之后,普京把克里米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提高了将近一倍,与俄罗斯的平均水平持平,并提高教师和医生等公共领域劳动者的工资。同时,俄罗斯官员还宣布了针对克里米亚的若干项新的投资计划和减税方案。[25]4月1日,俄罗斯的能源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乌克兰提高天然气售价,俄罗斯还关闭了与乌克兰边境口岸,禁止货车通行,加紧施压。[26]

这立即对乌克兰其他城市产生了示范效应和刺激效应。

乌克兰东部三大城市顿涅茨克、哈尔科夫与卢甘斯克先后爆发反政府活动,要求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27]

俄罗斯的目的是什么?

其一,在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之后,乌克兰极力反击的目标是要回克里米亚,而当乌克兰东部城市纷纷要求加入俄罗斯之后,乌克兰的目标向后退到了确保乌克兰现有领土的完整方面。普京意在以进为退,化解自身压力。

其二,迫使给乌克兰东部城市更大自治权。俄罗斯想逼迫乌克兰中央政府赋予各地州级官员更大的权力,由各地区选择自己的领导人,保护自己的经济、文化与宗教传统,包括打造与俄罗斯之间的独立经济纽带。这种联邦制不仅能够确保乌克兰不会反俄罗斯,而且乌克兰中央政府被架空,州级官员强势,俄罗斯就能绕过乌克兰中央政府直接与州一级政府打交道,便于俄罗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28]

其三,进一步打击乌克兰经济,促使乌克兰民众分裂。这将迫使乌克兰在主权问题上让步,并且,这种状况也将阻碍乌克兰加入北约。[29]即使乌克兰政府平乱成功,动荡的持续也会对乌克兰及支持它的欧美尤其欧洲造成严重拖累。

面对俄罗斯的狠棋,乌克兰其实并没有好的应对之策,因为它在能源等方面离不开俄罗斯。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就曾经试图改变在能源领域严重依赖俄罗斯的状况,但一直未能成功。后来的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也想实现能源的多元化,并积极与土库曼斯坦接触,但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的成本要远远高于从俄罗斯进口。[30]

我们再来看美国。

很多西方人埋怨奥巴马在乌克兰危机中过于软弱、过于愚蠢。他们说错了,奥巴马恰恰是做了最聪明的选择。如果奥巴马做了激烈的、超出他能力的反应,才更下不了台,更容易将自己置于被动地位。在冷静的背后,留下来的是更多的选择空间。

在当今世界,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将意味着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说得明白点,对于俄罗斯,美国不可能像当初对待侵吞了科威特的伊拉克那样,直接诉诸武力。事实上,两个超级军事大国之间从未直接发生过战争。[31]

既然军事干涉没有可能性,那么制裁呢?

且不说全球化时代,由于经济的高度融合,制裁伤人也伤己,单就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这一点,欧洲就很难对俄罗斯进行像样的制裁。

西方对伊朗的制裁达到了削弱伊朗的目的,原因是伊朗没有不可替代的东西——伊朗的天然气可以用俄罗斯的天然气替代,这多少有点讽刺意味。

相比之下,对俄罗斯制裁则要困难得多。西方非常明白,要想既不伤及自身又切切实实地伤害俄罗斯,是不可能做到的。西方的弱点包括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英国的金融中心地位以及法国向俄海军供应舰船的12亿欧元合同等。如果没有欧洲的参与,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不可能产生多大效果。[32]

在奥巴马看似软弱的背后,实际上隐含着美国的大战略布局。

维持而不是立即结束乌克兰的乱局,可以让美国获取更多的利益。乌克兰乱局的持续可以同时牵制俄罗斯与欧洲。这正好符合著名国际关系理论家约翰·米尔斯海默所构建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的理论。该理论认为,大国在面对另一个实力不断膨胀的国家时,第一反应不是寻求建立针对该国的均势同盟,而是倾向于把遏制实力不断膨胀的国家的责任推卸给他国,让他国充当责任承担者,自己则坐山观虎斗,坐享渔翁之利。[33]

乌克兰动荡的持续,时刻牵动着俄罗斯与欧洲,不仅使得双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进行干预的经济成本不断上升,也给美国力压欧洲加大制裁俄罗斯提供了充足的借口,而制裁将具有天然的离间欧洲与俄罗斯关系的作用。

同时,鉴于中国与乌克兰关系的日益紧密,尤其是在军事、农业等领域的合作日渐深入,乌克兰动荡的持续也将对中乌之间的进一步合作造成阻碍。

因此,真正占据霸权地位的国家更追求“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不轻易动用武力的——轻易动用武力的国家恰恰说明它所能动用的力量和能做的选择非常有限。

与俄罗斯相比,美国可出的牌要多得多。

第三节 金融战

美欧与俄罗斯决战乌克兰,欧美暂时处于下风。

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里面有深层次的原因。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欧美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各有各的利益取向。美国不愿意直接站到俄罗斯的对立面,而更倾向于鼓动欧洲走上与俄罗斯对立的舞台。

其一,美国担心自己在乌克兰事件中冲在前面可能会惹火烧身。由于普京支持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并向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泄密者斯诺登提供庇护,而美国又被认为在俄罗斯总统大选中为普京制造障碍,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已经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美国担心自己如果在乌克兰动荡中表现得过于醒目,容易刺激俄罗斯采取对美国不利的过激行动,比如,抛弃美元而用欧元来结算原油、天然气等。普京是一个让美国既恨又怕的狠角色。所以,美国更希望在“争取”乌克兰的过程中,与俄罗斯闹翻的是欧盟而不是美国。

其二,美国希望欧盟与俄罗斯在博弈中互相消耗,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美国战略中最完美的构成是:乌克兰倒向欧洲,而俄罗斯又不会去损害乌克兰的经济。这既可以让俄罗斯的门户大开,又可以用救援乌克兰拖累欧洲,同时让俄罗斯与欧洲在无休止的博弈中互相消耗。所以,在乌克兰事件中,美国一直在把主动权让给欧洲。

但是,欧洲对乌克兰加入欧盟的态度过于自信,远不及美国考虑得周到。乌克兰当时亟需援助资金,欧洲不愿意向其提供更多贷款,以便与俄罗斯开出的150亿美元相竞争,美国当然也不会“出血”,这是导致乌克兰最终倒向俄罗斯的根本原因之一。

所以,面对这次博弈的不利局面,美国对欧洲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美国高级官员表示“美国不会再把主导权让给欧洲”。[34]

应该认识到,虽然在乌克兰博弈中,俄罗斯明显处于上风,但这并不是最终结局。欧美与俄罗斯的博弈将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而下一步,美国要对准的一定是俄罗斯的软肋:经济和金融。

金融战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器!

我们看看美国等西方国家是如何通过金融工具洗劫苏联财富的。

1961年,卢布与美元的比价为1:1.1。从1989年开始,苏联由原来的固定汇率制“转型”为双重汇率制。各种国际金融机构蜂拥进入苏联,用美元购买卢布,并在苏联境内高息揽储和借贷巨额卢布,把卢布对美元的比值推高到1:2。由于苏联中央银行发行的卢布相当部分掌控在外资手中,苏联国有企业流动资金严重匮乏,企业效益严重下滑,西方开始抛出各种唱衰苏联的报告,导致苏联国企证券价格快速下跌。外资便在卢布处于高位的时候乘机收购了大批廉价的苏联国有企业。

此时,大量卢布重新回到苏联政府和居民手中,但大量实物包括企业已经被外资掌控。实物资产贬值又引发苏联严重的通货膨胀。1990年11月,外资银行乘苏联汇率改革之机开始抛售卢布,并引导着卢布对美元的贬值预期,卢布对美元的比值很快下跌到100:1。卢布的外汇市场被彻底击垮。1993年,卢布与美元的比值为1400:1,加上国际套利者低价购入的苏联国有资产和卢布贬值所逃掉的巨额卢布债务,最后,卢布对美元的实际贬值程度竟高达112000倍这一天文数字。美国仅动用区区几亿美元就在几年内洗劫了苏联人民70多年来辛辛苦苦积攒的28万亿美元巨额财富。[35]

打金融战,美国在全球可谓独孤求败。

在俄罗斯宣布将出兵乌克兰后,俄罗斯卢布开始出现暴跌迹象。英国与美国均认为,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不改变目前的做法,那么它必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3月3日,俄罗斯央行宣布将关键利率上调150个基点,从5.5%提高至7%,以抑制通货膨胀风险以及金融市场波动性加大的风险。[36]

俄罗斯央行上调利率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查询俄罗斯中央银行2011~2014年4月关键利率调整情况(下图)可知,2014年3月以前,俄罗斯的关键利率基本上都在5.25和5.5之间徘徊,像这种一次上调150个基点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

数据来源: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37]

同时,据路透社报道,俄罗斯央行在3月3日当天至少抛售了100亿美元,以对卢布提供支撑,成为市场中唯一卖出美元者。而英国《金融时报》则报道称,俄罗斯央行当天“至少抛出70亿美元支撑卢布汇率”。由于俄罗斯人对1997~1998年和2008~2009年的卢布贬值有着深刻而痛苦的记忆,恐慌心理很容易蔓延,导致灾难性后果,这是俄罗斯不得不抛美元来支撑卢布的重要原因。[38]

此后不久,俄罗斯央行确认在3月3日当日抛售了113亿美元干预汇市。3月12日,俄罗斯央行再度抛售26.6亿美元进行汇市干预。“整个3月,俄罗斯央行至少花费了160亿美元来阻止卢布贬值。”除此之外,资本外逃在2014年第一季度已经达到500亿~55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3年全年这一数据为630亿美元。[39]

但是,这样的结果必然是逐渐耗干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下图为2003~2014年3月俄罗斯外汇储备的情况。

数据来源: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40]

从图中可以看出,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增长在2007年以后就变得非常缓慢,2012年达到最高峰后便开始下降。这点外汇储备不足以对美元构成重大威胁。显然,俄罗斯抛售外汇储备来避免卢布快速贬值的做法,其实是有巨大隐患的。

接着,俄罗斯又出一招:强调普京和中国谈论了乌克兰问题,并与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持有类似的立场。而后,普京的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Sergei Glazyev)放出狠话:“我们将鼓动所有人摆脱美元这种不稳定的货币,抛售美国国债并离开美国市场。我们将创建自己的货币支付系统,或转用其他货币。如果美国选择冻结我们的资产,那么,我们将被迫不去偿还美国给俄罗斯的贷款。”[41]

俄罗斯显然是用借力打力的策略,借助中国的力量来强化自己打击美元的威慑力。这招棋不能不说精妙。但是,打金融战,俄罗斯远不是美国的对手。

在金融食物链上,美国处于全球最顶端,俄罗斯想摆脱美国的金融打击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金融战能直接摧毁人们的信心。

在欧美因乌克兰问题要制裁俄罗斯的情况下,许多人都明白“乌克兰冲突会转移到金融战场”,俄罗斯的商业巨头们不得不考虑危机可能会对俄罗斯经济造成的损害。一些富豪可能会像过去与普京公开发生争执后所做的那样,出售其在俄罗斯的大部分资产。[42]

我们知道,资本短缺一直是俄罗斯经济发展的瓶颈,这在转型期表现得尤其明显。[43]而克里米亚事件后引发的资本外流,将成为俄罗斯的一个梦魇。

2014年1~3月,受乌克兰事件的影响,俄罗斯资本大量流出。据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安德烈·克列帕奇(Andrei Klepach)透露,俄罗斯一季度资本流出规模将接近政府估计的650亿~700亿美元区间的高点。该数字将超越2013年全年资本流出的630亿美元,并高于普京经济顾问阿列克谢·库德林(Alexei Kudrin)10天前才预估的500亿美元。

3月20日,美国将普京核心圈子的20名成员(包括4名寡头)和与俄罗斯高层有关系的一家银行列入黑名单。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克列帕奇表示,国际形势恶化正在拖累俄罗斯经济,“在此之前,资本流出已经非常严重。紧张加剧和关系降温无疑使局面更糟糕”。与此同时,作为俄罗斯外商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之一的德国企业,正开始将俄罗斯子公司积累的一部分利润汇回本国。[44]

随后,跨国银行与俄罗斯银行纷纷下调对2014年度俄罗斯经济增长的预期。世界银行认为,假如西方因乌克兰问题而施加进一步的制裁,俄罗斯经济可能缩水1.8%。随着通胀攀升、增长停滞、卢布快速贬值、股市暴跌,以及数百亿美元资本为避险而出逃,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在2014年4月承认,该国经济已处于衰退边缘。[45]

2014年4月底,标准普尔评级服务公司将俄罗斯信用评级下调至仅比垃圾级高一档的水平。标准普尔称,俄罗斯经济增长疲弱以及潜在的国内外资本大规模外流,是它下调该国评级的原因。受此影响,俄罗斯股市下跌,卢布走低。预计其他评级公司也会下调俄罗斯评级。[46]

这种间接的打击令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加之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日益升级,进一步加剧了俄罗斯的资本外逃。2014年5月初,欧洲央行(ECB)表示,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截至2014年4月),俄罗斯实际的资本外流规模估计已经达到2220亿美元,比俄罗斯自己承认的数字高出4倍。[47]

打金融战,最简单的就是创造条件促使目标国的货币贬值,引发货币信用危机。苏联就是这样瓦解的。苏联末期不断升级的卢布信用危机,不仅导致整个经济体彻底崩溃,而且迅速激化了加盟共和国与联盟中央之间的矛盾冲突。由于卢布实际购买力急剧下降,各加盟共和国为了巩固并扩展自己的既得利益,竭力摆脱联盟中央的垂直管制。它们力推自己的主权货币,排挤卢布,这场围绕货币控制权的争斗最终以联盟中央的败北而结束,苏联也宣告解体。[48]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容易理解,俄罗斯不惜抛售外汇储备来维护卢布稳定的原因了。

第四节 石油战

除了金融,美国的石油、天然气武器也威力巨大。历史上,美国曾经两次利用能源武器实施其战略意图。

第一次是1941年对日本石油禁运,由于当时日本所需石油的大约85%都来自美国,石油禁运加速了日本的败亡。遭到石油禁运的日本试图从苏联获得原油供应,失败后,日本在1941年12月7日发动了著名的“珍珠港事件”。日本的战略设计家们一心只想摧毁美国在太平洋基地的战舰,却忽略了摧毁美国在夏威夷港存放的450万桶油料。这一疏忽使得美国得以迅速发动反击,速度之快完全出乎日本海军部的意料。[49]

第二次是1986年对苏联的能源战。当时,美国一方面与沙特合作,压低石油价格;另一方面阻止欧洲进口苏联的天然气,极大地削弱了苏联的经济实力,并成为引发其解体的重要原因。[50]

这一次,美国会不会故技重演?

美国人理所当然会想到这步棋。《纽约时报》刊发的一篇评论指出,奥巴马要想遏制普京,就需要从能源入手,“如果我们的北约盟友也采取类似的行动进行配合,就可以立即大幅度地削弱普京利用能源要挟邻国的能力……我希望美国能牵头制定一项能源政策,削弱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油气独裁”。[51]

俄罗斯经济对原油的依赖是众所周知的,而美国动用原油武器打击对手的能力越来越强——打压油价还是拉升油价,只是取决于它要打击的对象是谁。

2013年5月,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预测,由于技术进步,美国页岩油产量的上升,石油市场正遭受冲击。北美正在持续以创纪录的速度生产石油,预计今后5年内,全球新增原油供应的1/3将来自美国。这意味着美国将从原油主要进口国变成净出口国。[52]

2013年12月,美国能源情报署宣布将2016年美国原油产量的估测值大幅上调至950万桶/日,几乎两倍于2008年500万桶/日的产量。[53]

美国预计最迟到2014年,美国的原油产量将高于俄罗斯,因为在美国原油产量增加的同时,俄罗斯的原油产量却在下滑。除非俄罗斯发现新的大型油田,否则很难阻止石油产量的下滑。

2014年1月初,美国能源情报署发布的数据显示,一方面,由于页岩油开采,美国的原油产量较5年前已经增长了约64%。另一方面,随着汽车变得更加节能,美国对石油燃料的需求已经放缓。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到2016年,美国的石油和液体燃料进口量将占其消费量的25%左右,远低于2005年的60%。[54]

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信息是:美国政府在2013财年发放了103张原油出口牌照,比2012年的66张增加了一半多,也创下至少自2006年以来的最高纪录。页岩油开采正在促使美国向加拿大出口原油。2013年9月,美国向加拿大原油日出口量达到9.9万桶,该数字还在不断上升。[55]

其实,早在2011年,美国就已经成为燃料净出口国。截至2013年6月的一年中,美国石油和煤炭出口额已从三年前的515亿美元增至1102亿美元,增幅超过两倍。[56]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新奥尔良港的动力煤出口量达到1760万吨,较2009年的低点增长6倍。美国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全球动力煤供应商,这些煤炭主要是出口到欧洲(美国自己用清洁的天然气而把煤炭向外出口)。[57]

同时,美国天然气的出口也在加大。现在,至少有6条规划中的管道将向墨西哥输气。埃克森美孚公司称,随着产量飙升、需求放缓,到2040年前,北美地区15%的天然气有望出口。[58]

这些信号非常重要。

欧洲要想在与俄罗斯的博弈中占据上风,就必须摆脱对俄罗斯能源(如天然气)的依赖,而美国能否帮助欧洲做到这一点,直接关系到欧洲在战略棋局上的定位。

事实上,正是由于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商业实力和庞大经济规模(俄罗斯是全球第八大经济体),跟它切断联系对于欧洲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乌克兰驻欧盟的大使称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犹如“蚊叮虫咬”,但即便是这样温和的制裁都让很多欧洲国家感到顾虑重重。[59]

美国早就在关注高油价的影响。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在2008年的报告中就指出:居高不下的能源价格,将让俄罗斯、伊朗这样的能源出口大国拥有庞大的财政资源增强其国力。[60]有意思的是,沙特等国更是高油价的受益者,然而美国只字不提,仅仅列举了两个它不喜欢的国家。文字背后的意味深长。

美国要打石油战,有两种选择:

一是压低油价,打痛俄罗斯——此选择重在价格战。

二是通过向欧洲出口石油、天然气,把俄罗斯挤出欧洲——此选择重在对俄罗斯的替代性,选择这种方式则意味着美国不必过分压低石油、天然气的价格,仅通过蚕食俄罗斯的能源市场占有率即可达到战略目标。相比之下,这步棋对美国更有利,可操作性更强。一方面,如果大幅压低油价,沙特等产油国的抵触也会非常强烈,毕竟,产油国的原油盈亏平衡点也已经大幅上升;另一方面,把俄罗斯挤出欧洲而由美国填补缺口,能够给美国带来最直接的实惠。

欧洲从俄罗斯等国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是与相对较贵的石油价格挂钩的,每百万英热的价格接近12美元,而美国天然气仅3.3美元。只要华盛顿允许,美国天然气就能出口到欧洲,抢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等巨头的市场份额。[61]

由于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是美国的3.6倍多,即使美国以比较高的价格向欧洲出口,欧洲也会成为受益者。

我们知道,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一直是世界能源地缘政治中的一大特点,随着美国页岩气大量出口至欧洲市场,以及欧洲自身页岩气的发展,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程度将急剧下降。根据美国莱斯大学贝克研究所的预测,到2040年,俄罗斯在西欧天然气市场所占份额将从2009年的27%降至13%。这一变化将极大地改变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力量平衡,增强欧洲抵制俄罗斯对欧洲事务进行干预的能力。而俄罗斯则必然加速战略重心东移,把亚太地区作为油气出口的主要方向。[62]因此,今后中国再与俄罗斯进行油气价格谈判时,应该重视这一趋势性转变,把握住主动权。

这些枯燥的数据给我们的信息是,美国在通过能源武器打击对手方面,正变得越来越有力量,当这种力量与金融武器合二为一的时候,其杀伤力是不言而喻的。

美国有着庞大的石油储备。美国早在数年前就努力构建相当于90天石油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这一数量相当于沙特110天的石油总产量。[63]

当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计划通过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后,2014年3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比尔·吉本斯说美国准备释放5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这些战略石油储备将用于试销,检查系统基础设施的操作能力,理由是“由于近期美国国内的原油产量大幅度提高,相关系统发生了重大变化,需要对系统的功能重新进行测试”。分析师表示,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比他的前任更愿意动用战略储备,奥巴马是要告诉俄罗斯,美国可以影响原油价格。美国共和党议员呼吁政府尽快批准天然气出口,向莫斯科施压,避免克里米亚事态恶化。[64]

下图为国际能源署成员国石油总储备天数(工业+公共)。

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65]

除了释放原油储备,美国还将借助原油产量飞速增长的伊拉克等国的力量,强化石油战的打击力。事实上,美国当初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目的之一,就是“重建伊拉克的石油工业以增加供给,压低油价,减少某些不友好国家的石油收入”。[66]

伊拉克这步棋非常关键,美国可以用它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威力。而俄罗斯的能源大棒,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威力了。

而且,即使美国依然无法在短期内撼动俄罗斯的石油威力,还可能进一步放松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借助伊朗的原油、天然气出口,压低油价,并减轻欧洲对俄罗斯的原油依赖——这将对俄罗斯产生更严重的伤害。同时,也不让伊朗占太大便宜——用伊朗的油压低国际油价,油价跌,伊朗的石油销售利润也会减少。

此谓以敌制敌。

美国自身的力量会加剧这一战略的推进。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指出,美国原油、天然气产能的剧增,进口原油的剧减,有可能加剧全球的产能过剩,油价可能大跌,而靠油价来平衡预算的产油国将遭受重创。[67]

俄罗斯可以抵御军事打击,却很难抵御得了石油价格下跌的打击。次贷危机爆发后,国际油价从每桶145美元暴跌到35美元,俄罗斯的软肋立即显露无遗:俄罗斯几乎没有制造业出口,既没有电子产品、成衣,也没有机械制造业来为它带来稳定的收入。[68]现在,俄罗斯的这种状况并未有明显改变。

油价下跌也会加速卢布的贬值。其一,能源价格下跌通过“荷兰病”效应直接造成卢布贬值。[69]其二,石油价格下跌通过国际储备的下降间接造成卢布贬值。[70]

当油价下跌与卢布贬值的力量合二为一,等于石油战与金融战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这对俄罗斯将造成更大的杀伤力。

第五节 美俄大战

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制裁和一触即发的石油战,俄罗斯绝不会坐以待毙。它的破解办法非常简单,就是提前与周边大国签订油气供应大单。一方面,把油价固定下来,至少部分化解油价下跌的风险;另一方面,把市场固定下来,化解欧洲一旦承受不住美国压力减少从俄罗斯买油的风险,确保俄罗斯的财政收入不至于因制裁的深入而立即陷入困境。

同时,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加快一体化进程。早在1995年1月,俄罗斯、白俄斯、哈萨克斯坦三国就在莫斯科签订了关税联盟协定。[71]2014年5月29日,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三国总统签署了成立欧亚经济联盟的条约,根据条约规定,欧亚经济联盟将于2015年1月1日起开始运转。[72]

面对俄罗斯出的招,美国也做了战术调整。2014年5月21日,当中俄签署总价值4000亿美元长达30年的天然气购销合同后[73],美国开始改变做法,对俄罗斯围而不打,而专注于对付外围力量。

一方面,美国继续鼓动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国家与中国摩擦,为爆发战争冲突创造条件;另一方面,美国将加快退出宽松政策的步伐,吸引全球资金回流美国,引爆不配合美国深化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欧洲国家与其他相关国家的经济危机,用危机来减少对原油的需求,达到重创油价的战略目标。

无论是石油战还是金融战,都不可能在一两个回合就宣告结束。

尤其是石油战,关键在于有真实需求的支撑。据国际能源署统计,2013年,美国的石油需求每天增加了39万桶,增幅为2%。中国的石油需求每天增加了29.5万桶——这至少是六年来的最低增幅。欧洲石油需求也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首次出现增长。2013年11月,经合组织国家的石油库存减少了5000万桶,是2011年1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这导致石油存量比这些国家的五年平均值减少了1亿桶。[74]

这正是美国在克里米亚入俄后,对俄罗斯的石油战在初始阶段打得比较艰难的重要原因。

而且,俄罗斯也想方设法来化解美国的攻击。俄罗斯深知自己经济过于依赖原油的软肋,因此必然积极应对。别忘了,普京及其幕僚相当一部分都是克格勃出身,谍战是他们的强项。

2014年6月19日,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说,俄罗斯情报机构秘密资助反对水力压裂开采天然气的环保组织,通过联手这些组织维持欧洲市场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拉斯穆森指出,北约发现俄罗斯正在发起能源“暗战”:组织散布假情报,以瓦解其他欧洲国家开发页岩气等替代能源的努力。北约认为俄罗斯针对能源等许多问题发起了一场提供假情报的活动。[75]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言之凿凿,让另外一个谜团也迎刃而解。

笔者在本书的上部“现实篇”中曾经提及一件非常蹊跷的事:2014年,就在美国因乌克兰危机磨刀霍霍要对俄罗斯打石油战的时候,5月,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突然将此前对美国蒙特利页岩油基地可采储量预测值从154亿桶大幅下调至6亿桶。据此,有人称“美国页岩革命及能源的新黄金时代神话濒临破灭”。此消息一出,油价应声而涨。

我们知道,美国能源信息署隶属美国能源部,虽然是独立部门,但是它的主要原始数据来自地方的独立原油调查公司或者原油公司,数据方面有被误导的可能。而这一点,恰恰是俄罗斯可以利用的漏洞,即只要“误导”了来自地方的独立原油调查公司或者原油公司,就可以改变人们对页岩油的预期,也就可以改变油价运行趋势,促使油价上涨。

这或许正是在美俄剑拔弩张时,突然诡异地出现蒙特利页岩油基地可采储量预测值大幅度下调的内因。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至少为我们了解事实真相,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而且,在蒙特利页岩油基地可采储量预测值大幅下调后不久,伊拉克局势也突然在2014年5月底恶化,再次推高油价。这里面有没有俄罗斯的因素我们不得而知,但这至少是俄罗斯所乐见的结果,这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

俄罗斯也一直在努力去美元化。2014年5月13日,俄罗斯财政部宣布准备通过一项计划,大力提升本币卢布在俄出口贸易中的影响力,减少以美元为支付货币的交易,明确而坚定地走“去美元”道路。[76]

我们知道,俄罗斯出口的商品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提升卢布在俄罗斯出口贸易中的影响力,无疑是想用“石油卢布”替代“石油美元”——尽管范围只局限于俄罗斯与中国等为数不多的国家贸易中,对俄罗斯的意义却非常重大。

美国对俄罗斯的石油战、金融战还没有怎么出狠招,俄罗斯对美国的金融战和石油战倒首先打得娇喘吁吁、活色生香的。面对俄罗斯人雨点般袭来的妩媚而性感的小拳头,不知道美国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国与国之间的博弈,从来是斗智斗勇、无所不用其极的。

俄罗斯的反击和真实原油需求的支持,使得美国无法在短期内压低油价,而只能通过引爆一场大危机,对真实需求釜底抽薪,人为压低需求,从而达到2008年时出现的油价暴跌的局面——这一点与美国抄底全球资源的大战略恰恰是完全吻合的。

必须指出的是,美国对打赢石油战信心满满。

2014年6月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页岩气成为美国手中地缘政治的王牌”的文章,指出:美国之所以能够利用石油制裁迫使伊朗回到核谈判桌前,不仅由于沙特阿拉伯愿意弥补制裁伊朗造成的每日百万桶的石油产量减少,更得益于美国页岩革命引发的普遍预期。如果美国政府批准增加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那么最终就可以削弱俄罗斯通过威胁切断天然气供应要挟其邻国的能力。[77]

大国之间的博弈将激烈地进行下去,而美国是否全面开打石油战,关键是看美国是否放宽原油出口或能否促使产油大国大幅度提高原油产量——这(尤其是放宽原油出口)将是对俄石油战全面展开的非常重要的信号。

除了金融战、石油战,美国也将杀回马枪,拿下叙利亚,对俄罗斯在塔尔图斯军港的驻军来个釜底抽薪,消除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威慑力量。

在美俄因为乌克兰问题矛盾激化的时候,美国开始对叙利亚表现出空前强硬的姿态。2014年3月18日,美国国务院要求叙利亚政府关闭驻美使领馆,所有非美籍或未获在美永久居留权的叙利亚外交人员离境。美方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拒绝辞职,美国认为巴沙尔应为持续3年多的叙利亚流血冲突负责。叙方外交人员及家属最晚3月31日离境,行政人员最晚4月30日离境。[78]

3月18日和19日,以色列空军战机轰炸了叙利亚境内几个军事目标,包括叙政府军的一个训练营、一个炮兵基地和戈兰高地叙控区的两个军事总部。叙利亚政府和军方在3月19日分别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攻击叙利亚境内军事目标的行为,认为以色列的袭击是为了配合叙利亚反对派在叙境内的行动。[79]

3月23日,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发表声明,证实土耳其军方当天在土叙边境地区上空击落一架叙利亚米格-23战斗机。[80]

如果把一系列事件与克里米亚问题联系起来,脉络就变得非常清晰。克里米亚加盟俄罗斯,美国无可奈何,只能够从叙利亚入手,促使叙利亚政权更迭,一举清除俄罗斯在叙利亚塔尔图斯军港的军事存在。

根据2013年美俄两国签署的协议,叙利亚承诺于2014年4月27日前完成化学武器的转移任务,将化学武器送往其他国家完成销毁。

西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条件日益成熟,而美国也在为战争寻找理由。

2014年3月底,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约翰·O.布伦南(JohnO.Brennan)对众议院的一个委员会表示:“基地组织正通过叙利亚招募人员,他们的能力正在增长,不仅能在叙利亚境内实施袭击,而且能利用叙利亚作为跳板对外发动袭击,我们对此严重关切。”美国相信,已有数十名经验丰富的激进武装分子在最近几个月内从巴基斯坦抵达叙利亚,其中包括一些中层的策划人员。美国情报官员和反恐官员担心,他们到叙利亚的目的是在未来对欧洲和美国发动袭击。[81]

当战争的理由慢慢地聚集起来,战争还会远吗?如果俄罗斯失去塔尔图斯军港,那么它的军事力量将受到局限,成为奥巴马所讥讽的“区域强国”或“地区强国”。[82]

注释

[1]安德烈亚斯·乌姆兰.乌克兰:复兴大俄罗斯的关键[N].参考消息,2014-01-24.

[2]张弘.试析乌克兰与俄罗斯关系中的经济因素[J].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9(2).

[3]Angus Roxburgh. The Strongman:Vladimir Putin and the Struggle for Russia[M].I.B.Tauris,2013.

[4]戴斯多·多尔瓦宁.普京与梅德韦杰夫[M].北京:红旗出版社,2012.

[5]王庆平.影响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的地缘经济因素解析[J].西伯利亚研究,2011(5).

[6]Yaroslav Bilinsky. Endgame in NATO’s Enlargement:The Baltic States and Ukraine[M].New York:Greenwood Press,1999.

[7]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8]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25:A Transformed World[M].New York:Cosimo, Inc,2008.

[9]Ukraine in Flames—Putin’s Inferno[J]. The Economist,2014-02-22.

[10]马建光,李东.解放军报:俄海军回归地中海的战略考量[N].解放军报,2013-04-03.

[11]姜振军.俄罗斯国家安全问题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需要说明的是,俄罗斯北方舰队所处的摩尔曼斯克州首府摩尔曼斯克港也是不冻港,该港位于北极圈内,由于受暖洋流影响,是高纬度终年不冻港,但摩尔曼斯克港无法替代克里米亚的战略地位。

[12]沈辉.以优惠价天然气换军港租约 黑海舰队得以长扼高加索出海口[N].重庆日报,2010-04-30.

[13]Ria Novosti. The New Cold War:Russia Will Modernize Its Black Sea Fleet in Ukraine[OL].Global Research, http://www.globalresearch.ca/the-new-cold-war-russia-will-modernize-its-black-sea-fleet-in-ukraine/5324111,2013-02-24.

[14]普京民族主义特点为他带来的强大支持率,不断触动梅德韦杰夫,使这位有着浓郁民主情怀的领导人日益带上民族主义的色彩。

[15]田野.乌克兰代总统:重归入欧盟轨道[N].新华每日电讯,2014-02-25.

[16]蒋莉.俄乌克里米亚半岛之争[J].国际资料信息,2009(1).

[17]Steven Lee Myers. Growing Crisis in Its Backyard Snares Russia[N].The New York Times,2014-02-27.

[18]戴斯多·多尔瓦宁.普京与梅德韦杰夫[M].北京:红旗出版社,2012.

[19]乌代总统“不认”克里米亚新总理[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4-03/02/c_126208845.htm,2014-03-02.

[20]谢亚宏,李博雅.俄罗斯决定在乌克兰动用军事力量[N].人民日报,2014-03-02.

[21]Alan Cullison, Paul Sonne, Gregory L. White.Russia Moves to Deploy Troops in Ukraine:In Phone Call, Obama Urges Putin to De-escalate Tension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3-02.

[22]高书原.乌克兰3位前总统联名呼吁废除俄黑海舰队驻留协议[OL].人民网,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0302/c1011-24505170.html,2014-03-02.

[23]Kathrin Hille, Neil Buckley, Courtney Weaver, Guy Chazan. Vladimir Putin Signs Treaty to Annex Crimea[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3-18.

[24]新华社.乌克兰正考虑是否退出独联体[N].京华日报,2014-03-21.

[25]Andrew E. Kramer.Russia Raises Some Salaries and Pensions for Crimeans[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31.

[26]Andrew E. Kramer.Russia Tightens Pressure on Ukraine With Rise in Natural Gas Price[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01.

[27]Andrew Higgins. In Eastern Ukraine, a One-Building, Pro-Russia Realm Persists Despite Criticism[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09.

[28]Neil Macfarquhar. Russia Plotting for Ukrainian Influence, Not Invasion, Analysts Say[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09.

[29]Mark Nuckols. Behind Putin’s Ukraine‘Unrest’Game[N].New York Post,2014-04-10.

[30]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石油地缘政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31]James E. Dougherty, Robert L.Pfaltzgraff Jr.Contending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A Comprehensive Survey(5th Edition)[M].Pearson,2000.

[32]Gideon Rachman. Ukraine Is a Test Case for American Power[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3-10.

[33]John J. Mearsheimer.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M].New York:W.W.Norton,2003.

[34]Adam Entous, Laurence Norman. Behind the West’s Miscalculations in Ukraine[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3-03.

[35]李慎明,张宇燕.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36]Andrey Ostroukh. Russia Raises Interest Rates After Markets Plummet:Central Bank Raises Rates by 1.5 Percentage Point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3-03.

[37]Interest rates on the Bank of Russia operations[OL]. 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http://www.cbr.ru/Eng/DKP/?PrtId=dkp_itm.

[38]Jack Farchy, Ralph Atkins. War Fears Decimate Russia Stocks[N].The Financial Times,2004-03-04.

[39]Lidia Kelly. UPDATE 2-Russia C.bank Vows to Defend Financial Stability, Keeps Rates on Hold[OL].Reuter,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03/14/russia-cenbank-rates-idUSL6N0MB19320140314,2014-03-14.

[40]做这个图表的时候,刚开始用的是世界银行的数据,后来发现俄罗斯中央银行发布的年度数据与之略有差异,便改用了俄罗斯中央银行的数据。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Posi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Reserveof Russia[OL].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http://www.cbr.ru/eng/statistics/print.aspx?file=credit_statistics/iip_ira_14_e.htm&pid=svs&sid=mipzrRF.

[41]Russia Vows to Switch to Other Currencies over US Sanctions Threat-Glazyev[OL]. The Voice of Russia, http://voiceofrussia.com/news/2014_03_04/268000581/,2014-03-04.

[42]Ellen Barrym. Titans in Russia Fear New Front in Ukraine Crisis[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10.

[43]曹英华.俄罗斯制度变迁与产业结构耦合[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3.

[44]Kathrin Hille, Richard McGregor. Russia Braced for$70bn in Outflows[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3-25.

[45]David M. Herszenhorn.Russia Economy Worsens Even Before Sanctions Hit[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16.

[46]Peter Nurse. What Analysts Are Saying About Russia Now[OL].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blogs.wsj.com/moneybeat/2014/04/25/what-analysts-are-saying-about-russia-now/?mod=WSJ_LatestHeadlines,2014-04-25.

[47]Ambrose Evans-Pritchard. ECB:Capital Flight From Russia Has Hit$220bn[N].The Guardian,2014-05-08.

[48]富景筠.卢布信用危机与苏联解体[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49]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石油地缘政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50]林伯强,黄光晓.能源金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1]Thomas L. Friedman.Continue Reading the Main Story[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18.

[52]Ajay Makan. IEA Forecasts US to Account for a Third of New Oil Supplies[N].The Financial Times,2013-05-14.

[53]Ed Crooks. US Oil Output Estimate Jumps[N].The Financial Times,2013-12-17.

[54]Daniel Gilbert, Ben Lefebvre. U.S.Oil Boom Changes Trade Trend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1-07.

[55]Gregory Meyer, Neil Hume. Energy Groups Clamour for Licences to Export US Crude[N].The Financial Times,2013-12-11.

[56]James Politi. Value of US Fuel Exports Soars to$110.2bn in Year to June 2013[N].The Financial Times,2013-08-19.

[57]Alison Sider. The Future of Coal:Gulf Coast Hums as Exports Rise[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1-08.

[58]辛文.美天然气南下墨西哥 进口气已占墨消费总量的30%[N].中国石油报,2013-07-17.

[59]Ian Bremmer. A Tortured Policy Toward Russia[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26.

[60]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25:A Transformed World[M].New York:Cosimo, Inc,2008.

[61]Liam Denning. Europe Looks to Barge into America’s Cheap Natural Gas[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2-20.

[62]林伯强,黄光晓.能源金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3]Jay Hakes. A Declaration of Energy Independence:How Freedom from Foreign Oil Can Improve National Security, Our Economy, and the Environment[M].Hoboken:Wiley,2008.

[64]Ayesha Rascoe, Valerie Volcovici. U.S.Surprises Oil Market with Sale from Strategic Reserve[OL].The Reuters,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03/12/us-usa-energy-reserves-idUSBREA2B12V20140312,2014-03-12.

[65]此为2012年2月数据,但该数据近年来变化不大。中国的数据不在其列,是估算的。中国从2003年启动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计划,到2020年全部建成,共分三期。第一期(2004~2009)已经建成,储备原油约1.03亿桶,按照2008年的石油消费水平可供全国13~14天的石油用量。如果按照2013年的消费水平,则只可供全国10天左右的石油消耗量。

[66]Scott L. Montgomery.The Powers That Be:Global Energy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and Beyond[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10.

[67]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30:Alternative Worlds[M].Independene: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2012.

[68]Angus Roxburgh. The Strongman:Vladimir Putin and the Struggle for Russia[M].I.B.Tauris,2013.

[69]简单说来,就是高油价提高了石油部门的工资和收益,导致了总需求的增加,促使汇率上升,本币升值。反之,则导致本币贬值。

[70]郭晓琼.俄罗斯产业结构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

[71]包良明.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加快一体化进程[J].东欧中亚研究,1995(6).

[72]商务部驻乌克兰经商参处.白俄罗斯总统称乌克兰无法摆脱与欧亚经济联盟合作[OL].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406/20140600618686.shtml,2014-06-10.

[73]高美.中俄签30年天然气购销合同 总价值4000亿美元[N].新京报,2014-05-22.

[74]Ajay Makan. US oil demand growth outstrips China in 2013,says IEA[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1-21.

[75]Sam Jones, Guy Chazan, Christian Oliver. Nato Claims Moscow Funding Anti-fracking Groups[N].The Financial Times,2014-06-20.

[76]张涵.俄罗斯加速“去美元化”[N].21世纪经济报道,2014-05-15.

[77]Joseph S. Nye Jr.Shale Gas Is America’s Geopolitical Trump Card[N].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4-06-08.

[78]新华社.美国要求叙利亚关闭使领馆[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4-03/20/c_126290447.htm,2014-03-20.

[79]刘阳,陈聪.叙利亚称以色列越境袭击违反联合国停火协议[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4-03/20/c_119866240.htm,2014-03-20.

[80]郑金发,李铭.土耳其军方证实击落一架叙利亚米格-23战斗机[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3/24/c_126304938.htm,2014-03-24.

[81]Eric Schmitt. Qaeda Militants Seek Syria Base, U.S.Officials Say[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25.

[82]Michael D. Shear, Peter Baker.Obama Answers Critics, Dismissing Russia as a‘Regional Power'[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25.

陈斯红转发

第25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下)
时寒冰 xiaok02 2017-08-28 00:01
第25章 俄罗斯的生死劫:2016~2022(下)

第一节 不是诅咒

当西方寒光闪闪的刀剑出鞘,普京还能以最后的武士的姿态坦然地迎接挑战吗?俄罗斯能否在即将到来的空前大危机中,逃过这一劫?

对于美国而言,俄罗斯坚硬无比的铠甲下面,藏着一颗脆弱的心。

由于这场大决战靠的不是刀枪而是金融与经济,我们主要从这两个方面来仔细剖析俄罗斯的未来。

俄罗斯经济的基础是石油、天然气和矿产[1],属于资源依赖型国家。

曾任俄罗斯联邦政府代总理的叶·季·盖达尔博士指出,苏联时期,其外贸平衡、收支平衡、居民的粮食供应、保持政治稳定,全都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垦荒地的天然气怎样、石油开采的状况如何。[2]

经济比较依赖资源的国家,在资源价格上涨的时候,是受益者;但在资源价格下跌的时候,却是最直接的受伤者。

众所周知,俄罗斯经济的强劲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2002年起资源性产品的价格上涨。而国际市场能源产品价格变化的特点是波动频繁,幅度也很大,一旦价格迅速下降,俄罗斯经济对资源性产品过多依赖的缺陷就会暴露无遗。俄罗斯资源依赖型经济的收入表现出高度的不稳定,整个经济也会频繁经历繁荣与衰退周期。

另外,由于政府财政高度依赖自然资源收入,来自资源价格波动的冲击也会加剧政府宏观调控的难度,使得政府难以对经济发展做出有效的规划——别忘了,自2012年开始,世界已经步入了资源下跌期。2013年12月美联储开始按部就班地削减购债规模,又加速了资源的下跌步伐。

资源产业关联性弱也导致俄罗斯产业结构调整缓慢。俄罗斯自然资源丰富,其资源部门的收益率远远高于其他行业和部门,外资也多是投入到较高收益的能源部门,这使得大部分资金都流入初级资源行业,导致俄罗斯其他生产部门缺乏竞争力。[3]

相关数据证实了这一点。从投资流向来看,俄罗斯的投资主要进入了成品油和焦炭生产、冶金业、金属采矿业、煤炭业等原材料行业。除了能源原材料行业外,主要是金融、商业和房地产,而后者并不属于生产性投资。[4]

俄罗斯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资源诅咒”。

什么是“资源诅咒”?

20世纪后半期以来,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并没有给他们带来经济上的高增长。相反,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反而落后于资源贫乏国家的经济增长率。

这就是“资源诅咒”。

“资源诅咒”反映了自然资源的丰裕程度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反向关系,即自然资源丰裕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反而低于自然资源贫乏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自然资源成为经济增长的“诅咒”。“资源诅咒”的原因并非资源本身对经济有阻碍,而是资源影响了促进经济增长的因素,间接地影响了经济的增长速度。

现有有关“资源诅咒”问题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其传导途径上,教育是主要传导机制之一。研究者发现,资源与教育负相关。丰富的自然资源会降低人们对好的教育的渴望程度,吸引人力资本向资源部门转移,降低劳动力生产率。

制度是另一重要传导途径。研究者发现,丰富的自然资源会产生寻租行为,使一些企业家加入到寻租行列,减少了进行有效率的生产性活动,进而降低了经济的发展速度。还有研究者发现,腐败的程度取决于资源的丰富程度、政府政策和权力的集中度。[5]委内瑞拉在20世纪70年代,就因为大量开采和出口石油,引发大规模的贪污腐败、资源的浪费和经济发展战略的短视,从而导致空前的经济危机,被称为“委内瑞拉化”现象。[6]

在2016~2022年的这个周期内,俄罗斯将痛苦地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入“资源诅咒”当中难以自拔。

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它根本走不出这个越来越黑暗的魔咒。

研究表明,在过去的10年里,俄罗斯GDP年均增长率保持在7%左右,但是如果减去石油价格上涨的因素,俄罗斯的GDP年均增长率只有3%。[7]

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的石油价格从暴涨到暴跌,正是导致苏联经济遭受重创的原因之一。2008年底,随着次贷危机的恶化,石油价格暴跌,俄罗斯经济马上跟着快速下行(如下图所示)。

数据来源:《金砖国家联合统计手册2013》与俄罗斯联邦统计局。

从上图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在次贷危机爆发后,随着油价的下跌,俄罗斯的GDP增长率迅速下降,可谓一落千丈。如果不是中国出台4万亿救市计划,推升了国际油价等大宗商品价格,俄罗斯的经济状况将更为糟糕,并且这种糟糕的局面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俄罗斯的汇率亦是随着国际油价大幅度变化(如下图所示)。

数据来源:《金砖国家联合统计手册2013》。

当油价在次贷危机恶化后暴跌之时,俄罗斯的卢布亦大幅度贬值。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卢布对国际主要流通货币明显贬值,2009年1~10月平均汇率较2008年同期平均贬值了32.66%。

伴随而来的是信贷机构的状况迅速恶化,坏账不断增加。

即使在2008年底,中国推出4万亿救市计划拉动需求的大背景下,2009年1~10月,俄罗斯对外贸易总额同比也下降41.04%,其中出口同比下降42.28%。俄罗斯同期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也大幅减少了18.8%,说明投资者对未来缺乏信心。[8]

显然,资源依赖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导致俄罗斯应付金融危机能力变得非常脆弱。

但是,笔者必须特别指出的是,资源丰富本身绝对不是问题——尽管“资源诅咒”已经成为发展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命题。

著名资源经济学家奥提(Auty)甚至提出了“资源的劫难”的概念,他认为丰裕的资源对一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并不是充分有利的条件,反而是一种限制。

在此之后,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和威默(Wamer)通过选取95个发展中国家作为样本进行了实证检验,得出结论:资源型产品(农产品、矿产品和燃料)出口占GDP的比重每提高16%,经济增长速度将下降1%。[9]

资源丰富真的会变得如此可怕吗?

绝不是!

笔者在翻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后确信,上述经济学家的研究具有巨大的片面性和欺骗性。比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的研究,选取的95个国家原本就是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发达国家!

好比选择穷人做研究样本,发现穷人非常节约,然后就得出节约让他们贫穷的结论。假如这些穷人不节约,而是挥霍掉仅有的财富,是否会更加穷困潦倒?如果把富人作为研究样本,不是同样可以得出节约让他们富裕的结论吗?——富人的日常开支在他们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当然是非常低的。

这样的研究与其说是研究,不如说是在用学术编造一个骗局。

美国、德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难道不是资源丰富的国家,它们的综合国力不照样位居世界前列吗?

事实上,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大部分都是资源丰富的国家。即使日本这样自然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也有着辽阔而丰富的海洋资源。更何况,资源包括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显然,如果选取这些国家作为样本,经济学家将能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另外,假如那些发展中国家没有矿产等资源,发展会更快还是更慢?是更穷还是更富有?正是在所谓“资源诅咒”“资源的劫难”等理论的误导之下,一些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贱卖资源,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资源诅咒”,恰恰相反,它们因这种愚昧的做法遭到更恶毒的诅咒。

更有必要指出的是,杰弗里·萨克斯的一个著名称号是“休克疗法之父”,他曾经给拉丁美洲、东欧、苏联、亚洲和非洲多个国家的政府做经济顾问。有意思的是,他当过顾问的地区或国家都曾发生过严重的经济危机。

1991~1994年1月,萨克斯率领一队经济顾问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就一系列问题提供咨询,包括维护宏观经济稳定、私有化、市场自由化和国际金融关系等。[10]

英国人西蒙·皮拉尼在其著作中写道,包括萨克斯在内的美国顾问“与盖达尔、丘拜斯及其同僚们一起研究政策措施,然后,把这些措施直接写进总统令中。叶利钦担任总统期间,每一个重要的经济决策都是以这种方式实施的。议会完全是个摆设。这个哈佛团队控制了大部分美国政府直接提供给俄罗斯的援助”。[11]

萨克斯非常激进地主张把国有资产迅速抛售并整合进西欧市场,但他“顾问”的效果众所周知,未能兑现任何承诺,没有一个既定的目标得以实现。[12]

如果不是后来普京力挽狂澜,俄罗斯几乎彻底休克,再也无法醒来!

显然,“我们不能忽略律师和经济学家在全球掠夺中扮演的角色”。[13]

不能认为“资源=诅咒”,资源本身没有罪,也不应是被诅咒的对象。关键在于如何使用资源,这完全取决于人对资源的看法、态度及有关资源国的国家制度如何。“资源诅咒”并非无法逃避的宿命。[14]

经济学是一门研究人类行为及如何将有限或者稀缺资源进行合理配置的社会科学。问题是,如何配置,由谁配置才算合理、才算最优呢?从本质上来看,经济学的作用,实际上是为某种行为或者某种计划的实施提供冠冕堂皇的理由,以谋求其利益最大化的工具,所谓的资源最优配置只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

资源丰富不是“诅咒”而是“祝福”。

正是凭借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力量,俄罗斯经济才摆脱了2007~2008年金融危机的困局,稳定了国家的财政和对外贸易地位,保障了这一阶段俄罗斯人生活水平的提高。[15]普京利用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上涨的有利形势,将俄罗斯变成一个全球能源大帝国、一个由国家控制的能源大国。[16]

资源之所以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成为“诅咒”,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权力缺少制衡,资源高度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严重扭曲了资源的优化配置。同时,由于通过出售矿产等资源赚钱太容易,导致整个国家人力、资本向这些自然资源领域集中,引发投机热潮,从而使得科研等领域无法有效吸引社会的关注而被冷落,造成整个社会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和生产率的降低。

资源只有在科研、创新能力的护航之下,才能发挥出巨大的魅力,才能成为温馨而美丽的祝福!美国如此,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德国也是如此。

普京也认识到了这一点。笔者在《普京文集(2002~2008)》中,看到他在展望2020年的发展战略时,如是说:“我们尚未摆脱惯性地依赖于能源原料的发展模式……这种状况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俄罗斯不断依赖于商品和技术的进口,导致让我们担当世界经济原料附庸国的角色,并在将来导致我们落后于世界主导经济体,把我们国家从世界领头人的行列中挤出去。为了避免事情沿着这种模式滑下去,唯一现实的选择就是国家的创新发展战略,最有效地发挥人的知识和才能,不断改善技术和经济成果,以及整个社会的生活。”[17]

一个大国领导人有如此睿智和智慧的认识,是非常难得的。

但在新的棋局中,给普京的时间,实在太有限了。

第二节 脆弱大国

俄罗斯经济结构单一,对能源产品的依赖、国家对能源和其他重要经济部门的垄断以及随着收入增长而愈演愈烈的腐败,都给俄罗斯的经济造成很大负担。其他问题包括基础设施的缺陷、生态问题、教育体制和公共医疗的落后,等等。[18]

资源依赖性缺陷,已经充分暴露出了俄罗斯的软肋。一旦遇到金融危机,俄罗斯经济增长过度依赖大宗商品出口价格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也更加凸显。[19]

只需要把油价打下来,把大宗商品的价格压下来,俄罗斯的经济就会跌入深渊,俄罗斯卢布也会大幅度贬值。在俄罗斯坚硬的盾牌之下,却隐藏着瓷片般脆弱的软肋,几乎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金融战并非常规战,俄罗斯强大的军事力量没有用武之地。这是看不见敌人的战场,再精确的制导导弹也无目标发射。

资源依赖并非俄罗斯的全部软肋,还有更多。

其一,资本外流在俄罗斯早就是常态。

1998~2011年的13年间,俄罗斯资本账户累计逆差2770亿美元。其间,只有3年是资本净流入,总额为870亿美元。

2008年,随着次贷危机的恶化,投资者“要钱不要货”,大规模抛售俄罗斯卢布资产。同时,很多投资俄罗斯的欧美共同基金面临大规模的赎回潮。这对俄罗斯的金融体系构成了最直接的打击。[20]

即使在次贷危机之后,资本外流的状况也没有根本好转。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俄罗斯资本流出达568亿美元。资本外流常态化对俄罗斯国际收支、国内税基以及政策的制定实施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同时也严重动摇国民信心,成为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

为了留住资金,普京从2012年大选后开始,亲自领导制定改善投资环境的“路线图”,以改善营商和投资环境,吸引外资。

2013年1月1日起,俄罗斯将塞浦路斯从离岸中心的“黑名单”中删除,凡是从俄罗斯公司转移到塞浦路斯的利润可以自由撤回,不对其征税,对转移资金在塞浦路斯获得的利润也免除征税(此前征收9%的所得税)。

俄罗斯金融机构在离岸中心注册的财务公司曾被列为重点监控对象,根据俄反洗钱法规要求,俄罗斯金融机构要向俄罗斯财政部金融监管局通报境外业务的基本情况。根据俄罗斯财政部的命令,这一要求也一并取消了。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央行计划在2015年前,逐步扩大汇率形成机制的灵活性,最终停止为维持卢布汇率而实施的定期外汇干预。[21]

普京是政治强人,在很多领域都可谓精通,却并非金融方面的强人。

改善投资环境是对的,但在2013年美国收紧货币政策的情况下,削弱对热钱的监控,扩大汇率形成机制的灵活性,反而更利于热钱的外流,更容易加剧本币的贬值。这将给俄罗斯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

其二,俄罗斯外债在GDP中的占比,在金砖五国中最高(直到2012年被南非超越,见第264页上图)。

而且,俄罗斯的公司债务爆炸性地增长。从1998年底的不到300亿美元上升至高峰期的5000亿美元,到2008年12月,仍高达4520亿美元。

俄罗斯财政状况恶化的速度非常之快。

在普京的两届总统任期内,俄联邦预算一直保持盈余,到2009年开始出现赤字。2008年1~4月,俄罗斯联邦盈余相当于GDP的9.4%,当年全年的盈余相当于GDP的4.1%,而2009年1~4月的赤字则相当于GDP的3.1%。日渐升高的预算赤字导致国家的储备基金很快被消耗,而这是前些年年景好时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22]

数据来源:《金砖国家联合统计手册2013》。其中,缺少印度2012年的数据。

俄罗斯外汇储备的峰值出现在2008年8月1日,为5965.66亿美元,随后逐月下降,到2009年5月1日,就已经降到3839.05亿美元。俄罗斯国家储备基金也急剧缩水,截至2009年12月1日,国家储备基金余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达43.4%,比2008年9月1日峰值的时候,下降了47.36%。[23]

在次贷危机下尚且如此,那么在新一轮的比次贷危机强度更大、持续时间更长的大危机中,俄罗斯不仅要重演这一幕,而且结果将更为惨烈。

其三,俄罗斯通货膨胀严重。

数据来源:World Bank。

从第264页下图可以看出,2003~2012年间,俄罗斯按GDP平减指数衡量的通货膨胀率,除了2009年位于2%的低点外,其余年份全部都在8%以上。

也由于这个原因,2012年9月13日,俄罗斯不得不宣布加息——将再融资利率从8%提高至8.25%,理由是:俄罗斯的CPI超过了央行设定的目标区间上限,加息是出于物价和通胀预期上升的考虑。俄罗斯央行的做法,令全球大感意外。因为当年其他金砖国家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都曾降息,以期提振放缓的经济增长。[24]

通货膨胀封堵了俄罗斯货币宽松的空间,将使俄罗斯在危机中的处境更加艰难。

可以看出,早在克里米亚事件及随之而来的西方制裁出现之前,规模达2万亿美元的俄罗斯经济就已陷入滞胀。滞胀是一组危险因素的组合:增长停滞、通胀高企、失业率飙升……[25]

另外,俄罗斯的腐败一直比较严重。而且,其腐败主要表现为一种特殊形式的高级腐败,即“政府俘获”。

这种形式的腐败不仅牵涉到寻求非法利益的公司,而且还涉及政府官员。这种腐败会导致改革停滞,因为后续的改革会因反竞争势力与官僚的相互勾结而夭折。由于这种腐败主要是通过与权力的勾结而不是创新来达到逐利目标,会成为变革的阻力。[26]

俄罗斯的腐败根深蒂固。国际权威反腐机构“透明国际”称,俄罗斯每年的腐败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清廉指数在全球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46位。[27]

俄罗斯反贪组织2010年8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俄罗斯官员贪污金额总数已占GDP的50%。俄罗斯近5年平均受贿金额增长了一倍,80%以上的官员有腐败行为。俄罗斯首席军事检察官指出,俄罗斯军队也普遍存在腐败现象,划拨给国防军工领域的预算有1/5被贪污。普京再次当选总统后,2012年8月,明确支持杜马禁止官员拥有海外财产的法案,10月通过了监督官员开支的法案。11月,普京解除有贪污嫌疑的谢尔久科夫的国防部长职务。普京的反腐风暴还将持续下去,但由于腐败问题根深蒂固,短期内不可能彻底根除。[28]

腐败会加大俄罗斯社会的运行成本,降低运行效率,加大协调、凝聚各方力量的阻碍,从而削弱俄罗斯抵御外部危机冲击的能力和抗击金融战、石油战的能力。

而在俄罗斯境内,有1700多个非政府组织,其活动资金主要来源于美国。[29]不难想象,深遭民众痛恨的腐败很容易被利用,成为反对政府的力量,俄罗斯的社会动荡将随着经济的恶化而进一步加剧。

第三节 大隐患

俄罗斯还有两大非常头痛的难题。

第一,人口因素。

苏联解体后不久,俄罗斯就开始被人口问题困扰着。

俄罗斯人的平均寿命比较短。20世纪60年代,俄罗斯人的寿命与其他发达国家持平。但现在,俄罗斯男性的平均寿命为59岁,比发达国家低15~19岁,女性的平均寿命为73岁,比发达国家低7~12岁。

俄罗斯的死亡率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达到最高值,末期有所下降,但2000年以后再次上升。与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国家比,俄罗斯劳动年龄的男性死亡率要高出2~4倍,女性的死亡率也高出1倍。[30]

俄罗斯人口从1993年达到1.487亿的历史峰值之后,就开始急剧下降,到2009年跌至1.427亿,9年间每年减少40万人。如果排除外来移民因素,俄罗斯人口实际减少1200万以上。其中,远东地区从1991年的806.4万人,下降到2012年的628.4万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不足1人。在最近10年时间里,俄罗斯境内有13740个村庄和214座城镇先后消失,形成大片的“居住真空”地带。

俄罗斯老龄化问题突出。60岁以上人口占其总人口的18.89%,65岁以上人口占其总人口的12.7%。

劳动力资源是人口体系中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是影响经济走势的重要因素,对国家发展进程具有决定性的意义。2012年,俄罗斯劳动力适龄人口(男性16~59岁,女性16~54岁)共有8705.5万。从中期前景来看,俄罗斯有劳动能力的人口每年将减少80万~100万,到2030年,劳动力适龄人口将降低到7200万。如果按照这种趋势延续下去,俄罗斯将会面临劳动力和兵源短缺等问题,极大地威胁俄罗斯经济发展的持续性和国防安全的稳定性。[31]

由于人口限制,2009年,俄罗斯为了完成30万人的征兵任务,不得不决定征召10万名有犯罪前科的青年入伍,占征兵任务的1/3。[32]2008年,俄罗斯拥有75万义务兵,到2017年,只有65万年满18岁的青年人满足俄罗斯军队的需求。[33]

为补充人口自然死亡的损失,2012~2025年之前,俄联邦须平均每年引进移民42.5万人。[34]俄罗斯政府近年来推出一系列政策吸引外来移民,俄罗斯的海外移民主要是来自原苏联国家和中国的劳工移民。[35]

2013年9月12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世界移民总量达2.3亿,占世界总人口3.2%。而大部分移民的选择都是欧洲,在欧洲生活着7200万外来移民。此外,外来移民总量位居世界第一的国家是美国,达到4580万。俄罗斯以1100万移民数量位居第二。[36]

2012年6月,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批准了《2025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移民政策构想》,以创造条件和机制来长期吸引俄罗斯经济需要的不同行业的高级和中级专业人才、企业家和投资者。[37]

但是,尽管如此,俄罗斯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与劳动力短缺问题,在短期内依然无法通过吸引移民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第二,能源垄断时代的终结。

能源垄断给俄罗斯带来了施展权力的舞台。俄罗斯运用石油和天然气向周边国家扩张霸权,从远东到欧洲,俄罗斯把同一块胡萝卜抛给中国和日本、德国和英国,故意对能源管道运输终点含糊其词,通过让相关国家博弈而坐享渔翁之利。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签订了25年的天然气合同,将本国的天然气高价向外出售,而消费来自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值得强调的是,土库曼斯坦对俄罗斯的合同供应量2.3亿立方英尺,恰恰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同意从2010年起向中国出售的天然气量。[38]

但是,俄罗斯的这种垄断优势正在慢慢消散。

中亚地区石油、天然气储量丰富,占世界储量的18%~25%。其中,哈萨克斯坦的石油探明储量位居世界第七位,而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储量位居世界的第十位。[39]

土库曼斯坦已探明天然气储量多达22.8万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四位,而估测储量甚至达23万亿立方米,石油储量约为120亿吨。[40]中亚地区因此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41]

但是,一直以来,中亚国家的油气资源出口绝大部分要借助与俄罗斯相连的管道进行,这样过分依赖俄罗斯的单一出口形式常常使中亚能源出口国深感受制于人。[42]

这种局面当然是俄罗斯所乐见的。但是,中亚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及重要的战略位置,成为大国争夺的目标。美国首先明确了争夺战略:打破俄罗斯对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垄断。美国一边拉拢哈萨克斯坦,争夺对中亚能源的控制权,一边促进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四国签署修建巴杰(巴库—杰伊汉)管道,以避开俄罗斯的控制。[43]

巴杰管道的特色就在于,其输油管道根本不需要通过俄罗斯和伊朗的国境。说得再直白一点,该线路完全将俄罗斯和伊朗排除在外。该输送管道的政治目的远大于经济意义,甚至可能根本就不计较经济上的利益得失。[44]

油气管道对中国的意义更为重大。能源进口渠道主要有海上运输和境外管道输送两种,管道较之油轮运输更便捷、安全。因此,中哈原油管道、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另外还有中缅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对中国实现能源进口的多元化和提高能源保障程度有重要战略意义。[45]

2003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了分阶段建设“阿特劳—阿拉山口”输油管道的协议。2004年9月28日,中哈石油管道二期工程正式剪彩动工。2005年底完成管道铺设。[46]2006年5月25日,中哈输油管道中阿塔苏—独山子段建成输油,从而使中国能够首次以管道方式从境外进口原油。[47]

2009年12月,中国—中亚的天然气管道单线开通,按照建设计划,2010年双线建成通气。[48]加之通往其他国家的相关管道相继建成,中亚不用再像过去那样依靠俄罗斯的管道即可实现石油、天然气的向外输送。

俄罗斯在失去了中亚能源管道运输的垄断权之后,它对中亚能源价格等方面的影响也就相应被削弱,并且还增加了新的竞争对手。这不仅不利于俄罗斯通过控制油价来获取利益(俄罗斯以前通过低价从中亚买天然气、高价卖给欧洲赚差价),也使得俄罗斯的能源大棒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力量。

俄罗斯的能源武器不仅针对欧洲,也针对日本和中国。多年以来,围绕中国与日本谁将成为俄罗斯新的管道东线计划的首选合作伙伴,俄罗斯一直试图让中日争斗,以赢得短期最大利益。[49]

日本学者也指出,俄罗斯通过拖延战术,让中日两国展开相互竞争,从中可以得到更有利的条件。但长达4年以上的拖延慢慢地开始起反作用,日本和中国都已经对俄罗斯的行为感到吃惊或者说厌烦透了,信任感随之消失。[50]

但在中国和中亚管道建成运营后,加之2008年次贷危机恶化,俄罗斯的态度开始变化。2009年4月,俄罗斯与中国签署了一项有关石油换贷款的协议。根据该协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将对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和俄罗斯石油公司分别提供100亿美元和150亿美元的信贷,作为回报,俄罗斯将修建一条石油管线到中国,从2011年开始的20年内向中国输油3亿吨。[51]

这再次证明了一点,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建立和维护,是以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价值观为基础的,所谓的友谊不过是果盘上摆放着的那朵美丽的假花。人们可以欣赏它的美丽,却不能用它来解决饥渴。但人们常被它的美丽所欺骗和迷惑,并一厢情愿地坚信不疑。

作为一个靠能源上涨而从崩溃边缘侥幸逃生的大国,俄罗斯在正在到来的更惨烈的大危机中,还能重新找回帝国的荣耀吗?

普京1999年8月出任俄罗斯总理、2000年3月当选俄罗斯总统,恰恰是从普京就职开始,俄罗斯从崩溃边缘逃生,踏上了复苏之路。而俄罗斯的复苏路线,与油价的上涨路线,与矿产品的上涨路线,几乎是重叠的。如果没有巨大的原材料财富,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是不可能发生的。[52]

2002年,俄罗斯的原油生产已经超过沙特,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生产国。[53]

世界石油价格的飙升,外加每年近50%的石油产出的增加,使得俄罗斯累积了高达5874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外债数额也从1998年的1389亿美元的峰值——略相当于GDP的68%,下降至2008年底的294亿美元,这只相当于GDP的2个百分点。[54]

普京无疑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领导人,但是运气也是极其重要的一面。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再大的智慧也只能哀叹英雄无用武之地。

在2012年大转折之后,俄罗斯坐享油价上涨红利的好日子就在慢慢结束,而美联储逐步收紧货币政策,将对油价、矿产品价格产生重压,俄罗斯经济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只有油价保持高位,俄罗斯才能用油气出口换取大量现金,俄罗斯的社会和经济改革才会有资金保障,扩大能源生产以及开辟出口线路所需的投资才会有着落。[55]

俄罗斯的希望都寄托在油价身上。

一旦俄罗斯经济大幅度下挫,卢布大幅度贬值,俄罗斯的资源就会非常清晰地裸露出来,而且变得空前廉价!如果这一幕再次呈现,将是当年苏联解体前那一段历史的重演。那么,“美国仅仅动用了几亿美元就把苏联人民积攒70年的财富——价值28万亿美元的财富赚到手”[56]的一幕是否会重演?

事实上,当美联储在2013年12月18日宣布削减购债以后,俄罗斯卢布对美元贬值的速度就明显加快。下图(见第270页)为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2日1美元兑俄罗斯卢布的走势,可以明显看出,卢布对美元的贬值速度在加快。

在这个周期内,对俄罗斯而言,也许它更应该担忧的是帝国会否重蹈苏联那样分崩离析的覆辙。

俄罗斯1993年通过的宪法,确定了其联邦主体的构成,共计89个联邦主体。近年来,俄罗斯一些联邦主体相继通过全民公决实现了合并。经过合并之后,依然有多达83个联邦主体。其中,包括21个民族共和国、4个自治专区、1个自治州、9个边疆区、46个州和2个直辖市。[57]

俄罗斯宪法规定,民族共和国、自治专区、自治州、边疆区、州和直辖市都是平等的俄罗斯联邦主体。由于俄罗斯联邦现行的联邦制度是以民族原则和地域原则为基础的,在运行过程中仍有一些现实矛盾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而联邦制度的特殊性、联邦主体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也决定了俄罗斯联邦制发展的曲折性。[58]

俄罗斯联邦有130个大小民族,但只有32个民族即大约1700万少数民族拥有自己的民族自治实体,占63.72%。还有36.28%的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民族自治实体,生活在俄罗斯联邦境内其他州、边疆区、直辖市和民族自治实体中。

俄罗斯联邦主体的这种复杂多样性所造成的必然的权力地位上的不平等,更加导致了民族自我意识和民族独立自主意识的增强,使民族关系变得更加尖锐复杂。

普京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强化了对地方的控制和管理,将原俄罗斯的联邦主体按地域原则划分为7个联邦区,每个联邦区任命一位总统全权代表。同时,削弱地方行政长官和各共和国总统的影响,改革联邦委员会,加强中央权力机关对地方政策的干预。[59]

在俄罗斯经济稳定发展的过程中,一切都不是问题,但当陷入经济、金融危机中的时候,一切又成了问题。苏联就是在危机中突然分崩离析的。

作为当今世界上唯一能够在军事等方面与美国抗衡的竞争对手,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始终是美国的心腹大患。面对即将到来的强度更大、持续时间更久的危机,俄罗斯所面临的绝非经济问题那么简单,但经济却能成为撕裂国家联盟的一个响亮的集结号。

在克里米亚通过公投加入俄罗斯以后,普京获得了一个战略胜利,但也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纽约时报》评论指出:“任何理智的人都明白,通过让某个地方的全民公投来决定主权的归属,这样的先例对俄罗斯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俄罗斯联盟中有80多个不同的地区,160多个族群,至少讲100种语言。”[60]

美国下一步要怎么做,这种思路已经挑明了。

只要卢布一持续地大幅度贬值,引发信用危机,俄罗斯各联邦主体就有可能推出自己的主权货币,导致苏联解体的那一幕就有可能重演。

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大洗牌、大动荡、大危机的时代,这个时代犹如“一战”“二战”,具有对世界格局的深远影响,只不过战争的主角不再是枪炮,而是金融与经济。而这些都不是俄罗斯的强项——这才是最致命的一点。

注释

[1]George F. Will.Is Ukraine the Cold War’s Final Episode?[N].The Washington Post,2014-02-21.

[2]叶·季·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3]王智辉.俄罗斯资源依赖型经济的长期增长[J].东北亚论坛,2008,17(1).

[4]李建民.2012年俄罗斯经济政策走向及形势分析[M]//李永全.俄罗斯发展报告(2013).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5]王学斌,朱永刚,赵学刚.资源是诅咒还是福音?——基于中国省级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世界经济文汇,2011(6).

[6]马晓科.俄罗斯“资源陷阱”现象之实证研究——基于最小二乘估计和向量自回归模型[M]//华民.世界经济研究报告(2010年).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

[7]木村泛.普京的能源战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8]程亦军.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的俄罗斯经济[M]//吴恩远,孙力.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0).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9]王云.“资源诅咒”的实证分析及破解[J].经济问题,2008(11).

[10]萨克斯.贫穷的终结[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11]西蒙·皮拉尼.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权利、金钱和人民[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3.

[12]Vassilis K. Fouskas, Bulent Gokay.The Fall of the US Empire:Global Fault-Lines and the Shifting Imperial Order[M].London:Pluto Press,2012.

[13]乌戈·马太,劳拉·纳德.西方的掠夺:当法治非法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美国法学教授乌戈·马太和人类学教授劳拉·纳德在其著作中说这句话的背景是:哈佛大学经济系教授、拉丁美洲金融问题专家多明戈·卡瓦罗在担任阿根廷中央银行行长、经济部部长时,在1991年建立了1阿根廷比索兑1美元的固定汇率,由此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更广泛的后共产主义美国霸权时代。这一“钉住”汇率导致了阿根廷的经济主权屈从于美国。阿根廷人发现他们的经济——包括公共部门中最有价值的部分,特别是他们的储蓄被劫持了。而在10年间,华尔街的大型证券公司从阿根廷政府债券承销中,获得了近10亿美元的收益。这一切都被各种创造性的衍生工具包装起来。由于许多掠夺者的存在,57%的阿根廷人受到了影响,并在今天正式属于穷人行列,尽管他们生活在世界上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做出这一决策的原因与如今经济被正式“美元化”的其他十几个国家(特别是厄瓜多尔)一样,都是面临着可怕的经济衰退、高通货膨胀、庞大的政府赤字和大规模的银行倒闭。

[14]木村泛.普京的能源战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15]阿列克佩罗夫.俄罗斯石油:过去、现在与未来[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16]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石油地缘政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17]普京.关于俄罗斯到2020年的发展战略[M]//普京.普京文集.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

[18]戴斯多·多尔瓦宁.普京与梅德韦杰夫[M].北京:红旗出版社,2012.

[19]李建民.独联体国家投资环境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20]刘军梅.全球金融危机对俄罗斯的影响:传导机制、应对措施及中俄金融合作的空间[J].俄罗斯研究,2008(6).

[21]李建民.2012年俄罗斯经济政策走向及形势分析[M]//李永全.俄罗斯发展报告(2013).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22]斯蒂芬·赫德兰.危机中的俄罗斯:一个超级能源大国的终结[J].俄罗斯研究,2010(2).

[23]程亦军.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的俄罗斯经济[M]//吴恩远,孙力.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0).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24]朱周良.通胀捣乱 俄罗斯“顶风”加息[N].上海证券报,2012-09-14.

[25]David M. Herszenhorn.Russia Economy Worsens Even Before Sanctions Hit[N].The New York Times,2014-04-16.

[26]Shigeo Katsu. Realizing the Asian Century:Transforming Governance and Institutions[M]//Harinder S.Kohli, Ashok Sharma, Anil Sood.Asia 2050:Realizing the Asian Century.SAGE Publications Pvt.Ltd,2011.

[27]2013年,俄罗斯的排名为第127位,说明在普京加大反腐力度之后,已经有所改善。

[28]张德广,刘古昌,王珍.动荡持续 复苏艰难:2012/2013年国际形势纵览[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3.

[29]张德广,刘古昌,王珍.动荡持续 复苏艰难:2012/2013年国际形势纵览[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3.

[30]西蒙·皮拉尼.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权利、金钱和人民[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3.

[31]于卓超.新普京时代俄罗斯移民政策——兼论俄罗斯人口形势的动态发展[M]//李永全.俄罗斯发展报告(2013).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32]姜振军.俄罗斯国家安全问题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33]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Global Trends 2025:A Transformed World[M].New York:Cosimo, Inc,2008.

[34]盖莉萍.《2025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移民政策构想》解读[J].西伯利亚研究,2013,40(2).

[35]盘点移民最多的国家:美国居首,俄罗斯第二[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3(2).

[36]Million International Migrants Living Abroad Worldwide-New Global Migration Statistics Reveal[R]. United Nations, http://esa.un.org/unmigration/wallchart2013.htm,2013-09-12.

[37]Concept Of The State Migration Policy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Through To 2025[EB/OL]. ThePresident of Russia, http://eng.kremlin.ru/news/4011,2012-06-13.

[38]Michael J. Economides, Donna Marie D’Aleo, Mimi Bardagjy, Jonathan Clark.From Soviet to Putin and Back[M].Energy Tribune Publishing Inc,2008.

[39]王海燕.中国参与中亚区域能源合作的策略[J].新疆金融,2008(2).

[40]许涛.链接利益共同体的能源大动脉[J].中国与世界,2013(12).

[41]徐冬青.中国与俄罗斯及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基于中国能源安全视角[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08(6).

[42]吴宏伟.2009年中亚国家的能源开发与国际合作[M]//吴恩远,孙力.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0).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43]李红强,王礼茂.中亚能源地缘政治格局演进:中国力量的变化、影响与对策[J].资源科学,2009(10).

[44]木村泛.普京的能源战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45]陈惠敏.境外尤其管道对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意义[J].能源与环境,2013(12).

[46]许勤华.从中哈石油管道看中国与中亚的能源合作[J].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05(4).

[47]钱学文.中国参与中亚里海能源合作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思考[J].东北亚论坛,2007(5).

[48]吴宏伟.2009年中亚国家的能源开发与国际合作[M]//吴恩远,孙力.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0).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49]斯蒂芬·赫德兰.危机中的俄罗斯:一个超级能源大国的终结[J].俄罗斯研究,2010(2).

[50]木村泛.普京的能源战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51]斯蒂芬·赫德兰.危机中的俄罗斯:一个超级能源大国的终结[J].俄罗斯研究,2010(2).

[52]Michael T. Klare.Rising Powers, Shrinking Planet:The New Geopolitics of Energy[M].New York:Metropolitan Books,2008.

[53]田春生.俄罗斯经济:进入快速增长阶段[M]//王洛林,余永定,等.2003~2004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54]斯蒂芬·赫德兰.危机中的俄罗斯:一个超级能源大国的终结[J].俄罗斯研究,2010(2).

[55]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石油地缘政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56]刘福堆.金融殖民[M].中信出版社,2011.

[57]张金海.俄罗斯两个联邦主体合并为外贝加尔边疆区[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03/01/content_7696988.htm,2008-03-01.

[58]李士峰.浅析俄罗斯联邦制度的历史演变[J].西伯利亚研究,2008,35(6).

[59]马海霞.概述俄罗斯的联邦制[J].边疆经济与文化,2004(11).

[60]Alexei Navalny. How to Punish Putin[N].The New York Times,2014-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