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檢察官提讼美利堅合眾國最高法院的大戏尚未开张,即告戛然而止,如同一场恶作剧般,美國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們就無恥地用一个轻松的7:2否决了它們自己,它們将高悬美国上空231年之久的法律正义的憲法光輝打得散乱了满地。 2020年12月12日,美国华盛顿DC,唐納德J.川普(唐納德J.特朗普)的支持者們聚集在美國最高法院面前,美國選民們抗议美國大选舞弊及表达对 唐納德 川普总统的支持。 (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律的本意是用来维护正义的,在浩如烟海般的法条和判例中,其实,法律不过是“申张正义”而已,然而,让我们看看美国最高法院是怎么答复德州檢察官对四大关键摇摆州选举违反宪法的诉讼的:“德州请求批准提交诉状的动议因不符合(美利堅合眾國)宪法第三条的规定而被驳回。德州未能证明另一州进行选举的方式对其有司法上可以认知的利益。所有其他悬而未决的动议均因没有实际意义而被驳回。” 上亿的美国選民們等了足足三天,美國選民們没有等到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却得到了因为原告方没有起訴资格而被美利堅合眾國最高法院無恥驳回的结果。 明明是如同井喷般的美國大選选举(選票)舞弊证据、無數证人和视频; 明明是汹涌澎湃的美國選民們的反对窃选的呼声; 明明是言之凿凿、切中肯綮的德州诉讼说辞,到了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这里,居然成了“不符合(美國)宪法第三条”、“未能证明”、“可以认知”,还要怎么樣的證據才能让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认知美國大選的選舉舞弊、選舉政變和证明呢? 难道要看到美利坚合眾國(联邦)的立国基础—宪法,被轻轻推倒,然后,美國各州分崩离析地内战开打吗? 戴着法律王冠头衔的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居然玩起来了小学生般的文字游戏,让人顿时觉得:美國憲法、法律的尊严被它們轰然地倒下。 其实,不是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的智商不够,而是它們出于怯懦和自私的原因,他们的内心不愿意让他们去履行守護美國憲法神圣的职责,等于是,它們放弃了以最小代价维护美国宪法和拯救美利堅合眾國国家的机会。 从最简单的道理说起,美国的选举是一场自下而上的授权活动,美國每一个州是一个独立的选举环境,美國50个州再共同组成一个更广泛的社区,接受各自的选举结果。 美國如果有几个州没有诚信,把美國大選选举环境搞得肮脏不堪,难道美國其他州就必须无条件地喝下被美國那几个州污染的水吗? ​美國最高法院所谓的德州未能证明被告州选举方式对美國所有其余各州造成影响的说法,這是相当荒唐、有害的。 德州共和党随即发布了一个紧急声明,他們谴责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纵容美國摇摆州无视美國宪法的行为,同时,他們呼吁美利堅合眾國所有遵守美國宪法的州們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遵守美國宪法的联合体/合众国,此举一下子打破了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設置的牢笼,直接表明了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漠视美國的公平、正义所可能导致的分裂后果。 法律是为有道德的人准备的,美國最高法院的玩忽职守凸显了美国社会面临的严重危机,冲突正在升级,而恢复秩序的代价却越来越大,美國最高法院的驳回德州的訴訟案一公布,全球舆论界立刻呈现两面倒的格局,左媒一片呼声,喬 拜登与贺锦丽的“偽光辉、偽坚毅”的头像已经登上了《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加冕的准备工作已经有序进行了; 而支持唐納德 川普總統的媒体纷纷谴责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的倒行逆施,并表达继续奋战的愿望。就在眼下,华盛顿特区有數百万美國選民們聚集,大家继续声援 美國總統 唐納德 川普,大家对“美國民主黨与喬 拜登團隊成員們美國大選选举政变”永不屈服。 也许,这场决定世界未来走向的正邪大战注定就是艰难的。 正义每前进一步,都会带来很多磨难,磨难的本身也在造就着正义本身、造就着正义前进的动力和最终的辉煌。

德州檢察官提讼美利堅合眾國最高法院的大戏尚未开张,即告戛然而止,如同一场恶作剧般,美國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們就無恥地用一个轻松的7:2否决了它們自己,它們将高悬美国上空231年之久的法律正义的憲法光輝打得散乱了满地。

2020年12月12日,美国华盛顿DC,唐納德J.川普(唐納德J.特朗普)的支持者們聚集在美國最高法院面前,美國選民們抗议美國大选舞弊及表达对 唐納德 川普总统的支持。
(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律的本意是用来维护正义的,在浩如烟海般的法条和判例中,其实,法律不过是“申张正义”而已,然而,让我们看看美国最高法院是怎么答复德州檢察官对四大关键摇摆州选举违反宪法的诉讼的:“德州请求批准提交诉状的动议因不符合(美利堅合眾國)宪法第三条的规定而被驳回。德州未能证明另一州进行选举的方式对其有司法上可以认知的利益。所有其他悬而未决的动议均因没有实际意义而被驳回。”
上亿的美国選民們等了足足三天,美國選民們没有等到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却得到了因为原告方没有起訴资格而被美利堅合眾國最高法院無恥驳回的结果。

明明是如同井喷般的美國大選选举(選票)舞弊证据、無數证人和视频;

明明是汹涌澎湃的美國選民們的反对窃选的呼声;

明明是言之凿凿、切中肯綮的德州诉讼说辞,到了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这里,居然成了“不符合(美國)宪法第三条”、“未能证明”、“可以认知”,还要怎么樣的證據才能让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认知美國大選的選舉舞弊、選舉政變和证明呢?
难道要看到美利坚合眾國(联邦)的立国基础—宪法,被轻轻推倒,然后,美國各州分崩离析地内战开打吗?

戴着法律王冠头衔的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居然玩起来了小学生般的文字游戏,让人顿时觉得:美國憲法、法律的尊严被它們轰然地倒下。
其实,不是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的智商不够,而是它們出于怯懦和自私的原因,他们的内心不愿意让他们去履行守護美國憲法神圣的职责,等于是,它們放弃了以最小代价维护美国宪法和拯救美利堅合眾國国家的机会。

从最简单的道理说起,美国的选举是一场自下而上的授权活动,美國每一个州是一个独立的选举环境,美國50个州再共同组成一个更广泛的社区,接受各自的选举结果。
美國如果有几个州没有诚信,把美國大選选举环境搞得肮脏不堪,难道美國其他州就必须无条件地喝下被美國那几个州污染的水吗?

​美國最高法院所谓的德州未能证明被告州选举方式对美國所有其余各州造成影响的说法,這是相当荒唐、有害的。

德州共和党随即发布了一个紧急声明,他們谴责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纵容美國摇摆州无视美國宪法的行为,同时,他們呼吁美利堅合眾國所有遵守美國宪法的州們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遵守美國宪法的联合体/合众国,此举一下子打破了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設置的牢笼,直接表明了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漠视美國的公平、正义所可能导致的分裂后果。

法律是为有道德的人准备的,美國最高法院的玩忽职守凸显了美国社会面临的严重危机,冲突正在升级,而恢复秩序的代价却越来越大,美國最高法院的驳回德州的訴訟案一公布,全球舆论界立刻呈现两面倒的格局,左媒一片呼声,喬 拜登与贺锦丽的“偽光辉、偽坚毅”的头像已经登上了《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加冕的准备工作已经有序进行了;

而支持唐納德 川普總統的媒体纷纷谴责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們的倒行逆施,并表达继续奋战的愿望。就在眼下,华盛顿特区有數百万美國選民們聚集,大家继续声援 美國總統 唐納德 川普,大家对“美國民主黨与喬 拜登團隊成員們美國大選选举政变”永不屈服。

也许,这场决定世界未来走向的正邪大战注定就是艰难的。
正义每前进一步,都会带来很多磨难,磨难的本身也在造就着正义本身、造就着正义前进的动力和最终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