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回复: 被告并没有回答原告提出的这些严峻的问题,而是选择躲在德州无法参与其中的各州法院和裁决后面,曲解德州所提出的补救措施和禁止令请求。应当发布禁止令,因为被告没有,也不能为其行为进行辩护。 首先,除了最高法院,德州和德州公民都无法从其他任何一个法庭起诉并获得补救措施。 其次,德州并没有要求本院直接选择让川普总统连任,德州也并没有试图剥夺被告州大多数选民的选举权。德州要求本院承认一个明显的事实———即被告对2020选举的执政不公,使得人们无从得知哪位候选人获得了大多数合法选票。本法院的角色是打击违宪行为,并将该案发回给宪法和国会授权了的行为者,并由其采取下一步行动。 第三,被告州所援引的这些拖延行为和立场表明他们对民主制度中最为珍贵的权利——选举权的轻率和不严肃。暗示德州没有及时采取行动这一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被告州花了数月时间计划并实施损害选举公正性的措施,而德州只有几周时间用来查明他们的违法行为,寻找愿意发声的证人以及调取可提交的证据。 除了上述这些问题之外,被告几乎没有为他们这些行为的任何可取之处进行辩护,因此本院应发出禁令。 大概翻了一下,扔个🔗http://t.cn/A6q4uIwL 几十个州就靠一纸宪法维系,要是这种违宪行为能被允许,那各州就可以各玩各的了

德州回复:
被告并没有回答原告提出的这些严峻的问题,而是选择躲在德州无法参与其中的各州法院和裁决后面,曲解德州所提出的补救措施和禁止令请求。应当发布禁止令,因为被告没有,也不能为其行为进行辩护。
首先,除了最高法院,德州和德州公民都无法从其他任何一个法庭起诉并获得补救措施。
其次,德州并没有要求本院直接选择让川普总统连任,德州也并没有试图剥夺被告州大多数选民的选举权。德州要求本院承认一个明显的事实———即被告对2020选举的执政不公,使得人们无从得知哪位候选人获得了大多数合法选票。本法院的角色是打击违宪行为,并将该案发回给宪法和国会授权了的行为者,并由其采取下一步行动。
第三,被告州所援引的这些拖延行为和立场表明他们对民主制度中最为珍贵的权利——选举权的轻率和不严肃。暗示德州没有及时采取行动这一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被告州花了数月时间计划并实施损害选举公正性的措施,而德州只有几周时间用来查明他们的违法行为,寻找愿意发声的证人以及调取可提交的证据。
除了上述这些问题之外,被告几乎没有为他们这些行为的任何可取之处进行辩护,因此本院应发出禁令。

大概翻了一下,扔个🔗http://t.cn/A6q4uIwL

几十个州就靠一纸宪法维系,要是这种违宪行为能被允许,那各州就可以各玩各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