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拒绝德州诉讼请求(判决书全文),洗洗睡吧…… 其实不想走 华语群星 美国最高法院周五拒绝了由得克萨斯州发起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支持的,力图破坏总统当选人拜登在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关键摇摆州的支持。 该裁决对特朗普为扭转拜登预计的选举团胜利而进行的绝望和不成功的努力造成了致命打击。三天后,选举团将开始在各自的州投票,最终确定拜登的胜利。 选举法专家从一开始就表示,诉讼不太可能成功。但是特朗普本人甚至提出了动议干预此案的特朗普,已将帕克斯顿的诉讼大肆宣传为“大案”。 周五,法院驳回了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对四个战场州提起诉讼的企图。法官们说,帕克斯顿(Paxton)没有理由起诉其他州,因为它们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改变了其投票程序。 法院说:“由于缺乏根据宪法第三条所确定的资格,得克萨斯州要求提出申诉的动议被拒绝。” “得克萨斯州没有表现出司法上可识别的利益,即另一州进行选举的方式。所有其他待决的动议均被驳回。” 拜登的发言人迈克·格温(Mike Gwin)在一份声明中说,法院“果断,迅速地拒绝了唐纳德·特朗普及其盟友对民主进程的最新攻击。” 格温说:“这不足为奇-数十名法官,双方的选举官员以及特朗普自己的检察长都驳斥了他毫无根据的企图否认他输掉了选举。” “总统当选人拜登明确和指挥的胜利将通过选举团在周一批准,他将在1月20日宣誓就职。” 德克萨斯州的诉讼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要求最高法院宣布“无法计算”其选举团的选票,从而使四个战场州的选举结果无效。 拜登在四个州的选举中共获得62票选票,这使他超过了确保担任总统职位所需的270票选票的门槛。拜登预计将赢得306票选票,而特朗普为232票。 如果得克萨斯州赢得了诉讼,那将使拜登的胜利无效。 高等法院中最保守的两位法官塞缪尔·阿里托和克拉伦斯·托马斯在短暂的异议中表示,他们本可以允许对帕克斯顿的诉讼提起诉讼,但补充说,他们“不会给予此案寻求的其他救济”。 “我认为,在属于我们原始管辖范围内的案件中,我们没有酌情权拒绝提起诉讼,”阿里托在一份由托马斯支持的声明中写道。“因此,我将批准提出申诉的动议,但不会给予其他救济,并且我对任何其他问题均不表示意见。” 特朗普赢得民众投票的十几个州提交了摘要,以支持德克萨斯州的行动。包括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R-Calif。)在内的120多名共和党国会议员不久后也提交了类似的“法院之友”简介。 但是拜登获胜的大约数十个州和领地提出了自己的摘要,以反对德克萨斯州的申诉。 加利福尼亚州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周五下午的一封严厉的亲爱的同事的一封严厉信中指责共和党人支持参与“危及民主的颠覆选举”的案件。 佩洛西写道:“这起诉讼是共和党绝望的行为,这违反了我们美国民主制的原则。 她的信说:“作为国会议员,我们庄严宣誓支持和捍卫宪法。” “共和党人通过对我们的民主的鲁and和毫无结果的攻击来颠覆宪法,这有可能严重削弱公众对我们最神圣的民主机构的信任,并阻碍我们在未来的紧迫挑战方面取得进展。” 一直领导特朗普努力通过法庭行动撤销拜登的胜利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图片 高院意见全文如下(中文翻译仅供参考,英文原文为准) 2020年12月11日,周五 未诀案件的法官令 德克萨斯州请求允许提出诉讼的动议。 因缺乏《宪法》第三条规定的资格而驳回申诉。 宪法。德克萨斯州没有表明在司法上 可承认的利益的方式中,另一个州的利益 进行选举。所有其他未决动议均被驳回 故为无意义。 阿利托大法官的声明,托马斯大法官也加入其中。我认为,我们没有自由裁量权来拒绝提交属于我们原始管辖权的案件的申诉书。见Arizona v. California, 589 U. S. ___。 (2020年2月24日)(Thomas, J., dissenting)。因此,我将批准提出申诉的动议,但不会给予其他救济,我对任何其他问题不发表意见。 FRIDAY, DECEMBER 11, 2020 ORDER IN PENDING CASE TEXAS V. PENNSYLVANIA, ET AL. The State of Texas’s motion for leave to file a bill of complaint is denied for lack of standing under Article III of the Constitution.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a judicially cognizable interest in the manner in which another State conducts its elections. All other pending motions are dismissed as moot. Statement of Justice Alito, with whom Justice Thomas joins: In my view, we do not have discretion to deny the filing of a bill of complaint in a case that falls within our original jurisdiction. See Arizona v. California, 589 U. S. ___ (Feb. 24, 2020) (Thomas, J., dissenting). I would therefore grant the motion to file the bill of complaint but would not grant other relief, and I express no view on any other issue. CERTIORARI GRANTED GOLDMAN SACHS GROUP, ET AL. V. AR TEACHER RETIREMENT, ET

美國 高院拒绝德州诉讼请求(判决书全文),洗洗睡吧……

其实不想走
华语群星

美国最高法院周五拒绝了由得克萨斯州发起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支持的,力图破坏总统当选人拜登在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关键摇摆州的支持。

该裁决对特朗普为扭转拜登预计的选举团胜利而进行的绝望和不成功的努力造成了致命打击。三天后,选举团将开始在各自的州投票,最终确定拜登的胜利。

选举法专家从一开始就表示,诉讼不太可能成功。但是特朗普本人甚至提出了动议干预此案的特朗普,已将帕克斯顿的诉讼大肆宣传为“大案”。
周五,法院驳回了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对四个战场州提起诉讼的企图。法官们说,帕克斯顿(Paxton)没有理由起诉其他州,因为它们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改变了其投票程序。

法院说:“由于缺乏根据宪法第三条所确定的资格,得克萨斯州要求提出申诉的动议被拒绝。”

“得克萨斯州没有表现出司法上可识别的利益,即另一州进行选举的方式。所有其他待决的动议均被驳回。”

拜登的发言人迈克·格温(Mike Gwin)在一份声明中说,法院“果断,迅速地拒绝了唐纳德·特朗普及其盟友对民主进程的最新攻击。”

格温说:“这不足为奇-数十名法官,双方的选举官员以及特朗普自己的检察长都驳斥了他毫无根据的企图否认他输掉了选举。” “总统当选人拜登明确和指挥的胜利将通过选举团在周一批准,他将在1月20日宣誓就职。”

德克萨斯州的诉讼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要求最高法院宣布“无法计算”其选举团的选票,从而使四个战场州的选举结果无效。

拜登在四个州的选举中共获得62票选票,这使他超过了确保担任总统职位所需的270票选票的门槛。拜登预计将赢得306票选票,而特朗普为232票。
如果得克萨斯州赢得了诉讼,那将使拜登的胜利无效。

高等法院中最保守的两位法官塞缪尔·阿里托和克拉伦斯·托马斯在短暂的异议中表示,他们本可以允许对帕克斯顿的诉讼提起诉讼,但补充说,他们“不会给予此案寻求的其他救济”。

“我认为,在属于我们原始管辖范围内的案件中,我们没有酌情权拒绝提起诉讼,”阿里托在一份由托马斯支持的声明中写道。“因此,我将批准提出申诉的动议,但不会给予其他救济,并且我对任何其他问题均不表示意见。”
特朗普赢得民众投票的十几个州提交了摘要,以支持德克萨斯州的行动。包括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R-Calif。)在内的120多名共和党国会议员不久后也提交了类似的“法院之友”简介。

但是拜登获胜的大约数十个州和领地提出了自己的摘要,以反对德克萨斯州的申诉。

加利福尼亚州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周五下午的一封严厉的亲爱的同事的一封严厉信中指责共和党人支持参与“危及民主的颠覆选举”的案件。

佩洛西写道:“这起诉讼是共和党绝望的行为,这违反了我们美国民主制的原则。
她的信说:“作为国会议员,我们庄严宣誓支持和捍卫宪法。” “共和党人通过对我们的民主的鲁and和毫无结果的攻击来颠覆宪法,这有可能严重削弱公众对我们最神圣的民主机构的信任,并阻碍我们在未来的紧迫挑战方面取得进展。”

一直领导特朗普努力通过法庭行动撤销拜登的胜利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图片

高院意见全文如下(中文翻译仅供参考,英文原文为准)

2020年12月11日,周五
未诀案件的法官令
德克萨斯州请求允许提出诉讼的动议。
因缺乏《宪法》第三条规定的资格而驳回申诉。
宪法。德克萨斯州没有表明在司法上
可承认的利益的方式中,另一个州的利益
进行选举。所有其他未决动议均被驳回
故为无意义。

阿利托大法官的声明,托马斯大法官也加入其中。我认为,我们没有自由裁量权来拒绝提交属于我们原始管辖权的案件的申诉书。见Arizona v. California, 589 U. S. ___。

(2020年2月24日)(Thomas, J., dissenting)。因此,我将批准提出申诉的动议,但不会给予其他救济,我对任何其他问题不发表意见。

FRIDAY, DECEMBER 11, 2020
ORDER IN PENDING CASE
TEXAS V. PENNSYLVANIA, ET AL.
The State of Texas’s motion for leave to file a bill of
complaint is denied for lack of standing under Article III of
the Constitution.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a judicially
cognizable interest in the manner in which another State
conducts its elections. All other pending motions are dismissed
as moot.
Statement of Justice Alito, with whom Justice Thomas joins: In my view, we do not have discretion to deny the filing of a bill of complaint in a case that falls within our original jurisdiction. See Arizona v. California, 589 U. S. ___
(Feb. 24, 2020) (Thomas, J., dissenting). I would therefore grant the motion to file the bill of complaint but would not grant other relief, and I express no view on any other issue.
CERTIORARI GRANTED
GOLDMAN SACHS GROUP, ET AL. V. AR TEACHER RETIREMENT, ET